明星潜规则之皇 第18534章岳灵珊新婚之夜失身

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 作者:梦九重 更新时间:2019-09-22 14:58: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怀抱这样动人的半裸玉体使令狐冲体内欲火更盛,心想今天非强奸了这大美女不可。而令狐冲粗暴的动作、男人身上体味和极有力的磨蹭,不禁使从未尝过禁果的岳灵珊体内有闪过一种莫名的冲动,但冲动一晃既逝,理智很快恢复,一想到对方跟自己是师兄妹,而且自己又是嫁作人妇的新娘子,一旦传扬出去的话真是丢死人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还是个处女,怎能将宝贵的贞操给他,双手拼命的捶打着令狐冲的胸膛,“大师兄,不!不要!求你,不要!放开我,求……求你……不要!”

  岳灵珊的脸羞的通红,大声叫喊着。可令狐冲就是 美丽的新娘子这副娇羞模样,红通的脸蛋更增岳灵珊绣色,使她更加动人。看着这美丽的少女被自己咨意完弄,令狐冲不禁哈哈淫笑着:“叫啊,叫啊,女人不叫,男人不爱,最好让大家都听到我令狐冲是怎样强奸你这个美丽的新娘子的。”

  岳灵珊听了这话哪敢再叫,只用手捶打他的胸膛,可这对令狐冲来说就像挠痒一样。秀丽的长发不停飘摆着,突然感觉到他的肉棒大龟头头正隔着轻纱在自己只有一层薄薄小亵裤遮挡的阴部狠命摩擦,弄的岳灵珊感觉既舒服又难受,阴蒂被摩擦的一阵阵瘙痒,阴道内不禁分泌出淫水,使小亵裤甚至令狐冲的外袍都打湿了,一方面怕自己抵挡不住,一方面又怕他的肉棒竟会顶破轻纱一下子就夺去自己的贞操,只好压低声音轻声苦苦哀求着:“大师兄,求你……不要,饶了我,饶…饶了我吧”

  但岳灵珊很快地被令狐冲的大嘴与樱唇凑上,只能发出“恩、恩”声,这更增强了令狐冲的性欲。一直视贞洁如命的岳灵珊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强吻过,甚至都没与男友接过吻。令狐冲久经战阵的肉棒大龟头很快感到了小师妹小腹上的湿润,不禁性欲勃发。

  一方面继续用肉棒顶磨岳灵珊的阴部,换左手狠压她丰臀,一方面很快的将舌头伸进岳灵珊了芳唇裡去挑弄她的舌头; 美丽的新娘子的舌头拼命向外顶抵抗着,可哪里是他的对手,樱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据了。

  另外令狐冲的右手也隔着肚兜握住了她的乳房上下的戳弄,发现岳灵珊的乳房不仅丰满坚挺更充满弹性,令狐冲预感她可能还是个处女,使得令狐冲愉快无比的大把大把的抓捏着她的乳房。

  在令狐冲放肆的完弄下岳灵珊只感到一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令狐冲胡渣的刺激下,在男人强壮身体的摩擦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玩弄她的乳房,此时岳灵珊的下体也反应连连。令狐冲不愧是情场浪子,即使强奸也使得岳灵珊淫水不断。

  令狐冲龟头上的感觉更强烈了,竟然放肆的顺著 美丽的新娘子的乳房往下抚摸经过小腹来到了她的神密幽谷,令狐冲顺手欲伸进岳灵珊的小亵裤里一摸,可岳灵珊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抽出娇小的右手来阻挡他的粗大的右手。

  他索性顺势一把就隔着 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的小亵裤抓摸她的肉嫩阴部,岳灵珊的小手却只能无力的抓着男人右臂做无谓的抵抗。手越过了给爱液湿润了的亵裤,在岳灵珊的大腿内侧徘徊。

  那儿的肌肤特别幼嫩,滑不溜手的。强烈的刺激使岳灵珊下意识的急急挺动腰肢。令狐冲的手回到该到的地方,在湿润的亵裤上停了下来。湿透了的亵裤根本已失去了保护的作用,令狐冲的手指完全可以感觉到岳灵珊阴户的形状。一条溪谷,正不断涌出稠密的春水。小溪尽头,正是岳灵珊性感的枢纽。

  虽然隔住亵裤,但令狐冲技巧的爱抚,仍让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刺激得死去活来。索性隔着亵裤抚摸阴核,并用两隻手指轻轻捏住小豆,上下左右的掀动著。直接的刺激令岳灵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揉磨肉嫩娇小的少女阴部使令狐冲舒服无比,嘴上的亲吻更加激烈了。惊喜的发现她的小亵裤已经都湿遍了;更用右手中指不断来回抚弄她的阴唇,使得亵裤一小部都陷如了阴唇。蜜汁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

  令狐冲发现 美丽的新娘子右手只是抓着自己的右臂,便放肆的一把将右手伸进她的小亵裤里,一会儿狠命抓摸着她的肉嫩阴部,一会儿又轻轻抓扯着岳灵珊浓密的阴毛。甚至又放肆的将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抓摸岳灵珊下体,指尖轻触密洞口;中指则已埋在肉缝中搅动,而且向洞口慢慢推进。

  令狐冲第一节指头已经探进入了美丽的新娘子的从未缘客扫的花径,但觉温暖湿润,阴道紧绷著的四壁被慢慢迫开。岳灵珊感到下身有异物闯进,怪怪的很不舒服。但全身的甜美感觉,却叫她竟忘了躲避。手指一面绕圈子的缓缓挺进,第二节手指也进入了。岳灵珊感到下身愈来愈胀,愈来愈不舒服。

  哎呀!“痛!”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感到这一下很痛。令狐冲也感觉到指尖遇到了障碍物,软软的不知是甚么东西。他试试轻轻地再往前一顶,“哎!”岳灵珊又喊了出来了。

  难道是处女膜。一想到自己将要强奸的美丽的新娘子竟然是处女,啊德不禁血脉喷张,心想一定要用大鸡巴给她开苞。强烈的感到岳灵珊的玉洞又小又窄,紧包着自己的手指,令狐冲只有停止前进,此时半截手指被岳灵珊的玉洞紧紧吸著,又温暖又柔软,非常舒服。他尝试将手指慢慢抽出,又再缓缓插入,保持不弄痛岳灵珊。

  这样轻柔的抽送,岳灵珊倒可以接受,反而愈来愈觉得舒服。再加上阴

  核上和胸前两点均被磨的强烈刺激,岳灵珊又难受了,只见她全身泛起红晕,腰肢猛烈的挺动著,一股股爱液激射涌出,身体阵阵激颤,陷入失神状态。

  过了一会儿岳灵珊才惊惧的感到他可能用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内,虽然体内瘙痒连连,淫水不断,但由于强烈的害怕就这样失去处女,自己的贞操竟然会被这样的人夺去,下意识的紧闭双腿,夹紧了他的右手掌,拼命摇头使小嘴摆脱男人无耻的强吻,抱着一线能使对方怜悯的希望,喘着气,低声哀求道:“不,大师兄……不要……不可以……我是平之的妻子……他……他不会放过你”

  令狐冲得意的笑道:“饶了你,小师妹你别做梦了,你这样的大美女我不上你太可惜了,林平之那个小白脸我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再说你又不是处女,怕什么。”

  左手承势从她的臀部剥下小亵裤,大把抓摸她的丰满玉臀。而岳灵珊哪有精力去管他的左手,任由他抓抚,听他的语气自己似乎有一丝希望,红着脸以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你……你饶了我吧,我……我……我还是处女。”

  “真的么,我不信,”令狐冲故意道。

  “真的,大师兄我……我真的是处女,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了”

  没想到小师妹自己承认是处女,一想到今天要插穴的不仅是个天生尤物,居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而且还是她亲口说出,令狐冲更加性欲勃发,肉棒更加高高勃起,哈哈淫笑道:“太好了,我更要定你了,林平之那个小白脸这次的绿帽子是戴定了,看他还敢不敢和我抢女人。”

  说着令狐冲的右手更加疯狂的在岳灵珊双腿的紧夹下用手指分开阴唇抚摩洞口早已湿润的肉壁,左手一下从背部将岳灵珊更紧的揽在怀中,头一下就埋在早已被磨蹭的更加高耸挺拔的娇嫩双乳之间,张口就放肆的狂吻岳灵珊那迷人的深深乳沟。

  岳灵珊无比迷人的娇躯在男人怀中拼命挣扎着,然而水蛇般的娇躯的扭动更增强了双方肢体的摩擦,男人更感到无比的舒畅,疯狂的用嘴玷污着岳灵珊那珍贵的乳沟。岳灵珊没有想到自己的哀求竟然换来的是对方更加强烈的非礼。

  而令狐冲的强抱几乎使新娘子双腿离地,只得用左手钩住男人的脖子,右手仍然抓住他的右臂防备他右手的无礼插入阴道,想到自己的抵抗是那样的无力,而自己的阴户就这样暴露在一个大色狼的面前,心想只要能保住处女膜不失守,他想怎样就怎样吧,自己只有忍耐。

  一边咬牙忍耐着剧烈的爱抚带来的强烈快感,一边仍低声哀求着:“不要…大师兄…恩……不要,求你饶了我,我……我不想……不想失去处女之身!”

  而即将被强奸的女人的无力和哀求更唤起了男人的野性,令狐冲无耻的挑逗道:“骗人,不想失去处女那你为什么玉腿夹着我的手不放。”

  美丽的新娘子粉脸羞的通红,但心想怎能再上你当,稍一放松他的手指随时可能插入阴道。于是反而将腿夹的更紧了。令狐冲一看她又上当,不禁再次淫笑,猛得强吻住岳灵珊的樱唇,舌头再次深入玉口,强行与处女的滑舌缠在一起;左手环抱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不断抚摩。

  令狐冲右手在岳灵珊双腿的紧夹下抓摸阴户更加舒爽无比,感觉小穴阴唇已经非常湿润能被很轻易的翻开,索性用食指深入外阴道,一边用手掌抚摩阴蒂,一边用食指按抠外阴道内的女人最敏感的阴核。

  岳灵珊顿时被搞的阴户内酸痒无比,淫水像决了提的洪水一样,淋了令狐冲一手都是,这时的岳灵珊玉唇被吻,丰乳被紧贴在男人长满胸毛的坏中,阴道,阴蒂,阴核都被玩弄着,娇躯已经瘫软,双腿已渐渐夹不住男人的手掌了。

  令狐冲乘机将右手伸过阴户去抚摩美丽的新娘子的玉臀,而用手臂狠命摩擦岳灵珊的阴户并慢慢将她双腿抬离地面,形成岳灵珊几乎全裸的叉坐在男人右手的姿势。

  令狐冲的强奸行为不知为何反而使岳灵珊更容易兴奋,淫水更加汹涌,玉舌竟然不自觉的主动和男人的绞在一起,小穴坐在手臂上不自禁的来回移动以增强摩擦。就这样岳灵珊继续被强行爱抚和强吻10多分钟之久。

  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忍不住发出动人的叫床般的呻吟。突然令狐冲感到她的阴唇张开了,忙用手掌猛揉阴户,这时岳灵珊的阴唇猛烈的将自己的手掌向内吸,阴户一阵阵的痉挛。

  突然一股浓浓的阴精从阴道内热热的喷射而出,淋在令狐冲的手掌上。岳灵珊就这样有了第一次高潮。全身已香汗淋漓,由于高潮后的乏力,岳灵珊趴在男人。没想到自己被强暴还能有高潮,岳灵珊感到十分羞耻和委屈,不禁流下难过的泪水。

  令狐冲淫笑道:“哈哈,哭什么,看你的淫水淋得我一手都是,还没插穴就丢精了。”

  此时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得挣脱大色狼的怀抱,左手提起小亵裤,右手啪的给了令狐冲一个耳光,涨红着脸说道:“滚,快滚,令狐冲,你……你这个无耻的大色狼,亏我以前喜欢过你,亏我娘亲那么疼你,你却乘机强……强奸人家。”

  令狐冲大笑道:“哈,哈,哈,小师妹,要我出去不难,乖乖让我给你开了苞自然会走。”岳灵珊没想到他竟然说

  出这样无耻的话来,羞的满脸通红,不知说什么好,喘着气道:“你……你……。”

  胸脯不断起伏。“你什么,你爽够了,老子还没爽呢!”色狼上前一把就剥下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的肚兜,一双美丽绝伦的坚挺玉乳一下就冲破束缚,蹦了出来。岳灵珊的玉乳十分白嫩丰满,发育的非常匀称高耸,乳沟深深的十分明显。而此时的丰乳似乎比平时又涨大了许多,坚挺无比。

  乳白色的山峰上镶嵌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不知为何,乳头已经充分勃起,甚至微微上翘,仿佛在示意着什么。而白皙的乳房在屋内明亮灯光的照耀下甚至可以看到一根根充血的静脉,被浓密的黑黑阴毛包裹的私处在早已湿润的半透明的白色小亵裤的衬托下更显性感。

  这副情景让令狐冲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岳灵珊见大色狼不断淫笑,而眼睛更无比淫荡的盯着自己的乳房,急忙用双手捂住发育的比一般少女丰满的多的玉乳,随着令狐冲一步步逼近一步步向后退。

  大色狼却慢慢的走了过来,边走边脱掉长袍,只剩下留有淡黄色精液痕迹的肮脏亵裤被巨大无比的肉棒高高顶起。看着大色狼这副景象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更紧张了,心想自己平时连两个手指都容不下的柔嫩小穴要是被这样的肉棒玷污就彻底完了。眼光里露出绝望的神采,不禁哀求道:“不要,饶……饶了我吧,你,……你要什么,我,都……都给你。”

  紧张的竟然忘记措辞。令狐冲大笑道:“现在我就要你的肉体,都给我吧!”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突然想起背后是桌子,而桌子上有一张垫子。忙抓起垫子向大色狼扔去,乘机捡起袍子向门口冲去。谁知一不小心脚踩在袍子上,娇躯跌倒趴在地。

  大色狼乘机抢过袍子,一只左手抓住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修长的左腿,右手猛的抓住丰臀,抚摩几次后一下就撕去岳灵珊仅剩的白色小亵裤。这下岳灵珊美丽的娇躯完全裸露在大色狼面前。丰满的粉臀性感的向上翘起,在十分浓密阴毛保护下的已经被揉的红红的阴户完全暴露在大色狼面前。

  令狐冲无比放肆的用右手按住岳灵珊的纤腰,伸左手食中两指从背后一下就插入阴道洞口,直抵处女膜,还不时抓扯浓密的阴毛。岳灵珊感到一阵疼痛,双手趴在地上,长发一甩猛一回头,看见大色狼的手指正插在自己原本十分紧密的密洞里并上下揉动,阴道内又是酸痒又是疼痛。感觉他的手指正紧抵着处女膜随时都有可能失贞,“不,不要!不要!”右腿急忙蹬出,大色狼正忙着用手指玩穴,差一点就被她蹬倒。

  这一下更增加了大色狼的征服欲,“妈的,老子索性先给你破瓜在说!免得夜长梦多!”令狐冲一边对岳灵珊喊着,一边用双手狠狠的将岳灵珊的纤腰向地面压下,使玉臀高高向上翘起,急忙脱下新娘子的亵裤,又黑有粗的大鸡巴对准玉穴一下就插了下去,可是处女的阴道口又小又窄,一时间却插不进去,大龟头象小拳头一般插在玉洞口,将玉门分成两半,阴埠高高隆起,好看极了。龟头上清楚地感到玉洞已经湿润,还有淫水不断流出,龟头前面有一层软膜阻挡,知道那就是处女膜了。

  此时美丽的新娘子感到自己的阴部象要裂开了一样,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哭着叫到:“不,求求你,不要啊!饶了我吧!”拼命地腰动玉臀想摆脱大鸡巴的纠缠,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

  令狐冲的大龟头被岳灵珊的阴门嫩肉紧紧夹着从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之极的感觉,再也不想忍耐,大色狼深吸一口气,双手按着处女的纤腰向下一压,让美女的玉臀更加高高向上翘起,大蛮腰用力狠命一挺,霸王硬上弓!只听“扑赤”一声,大鸡巴立刻破瓜而入骚穴,大龟头直抵花心!

  “不,不要啊!!……啊……我,我……大师兄,饶了我吧!”

  岳灵珊紧张的不断摇头,长发左右飘摆,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岳灵珊感到一阵剧痛从阴道传来,阴部象撕裂一般,感觉仿佛一个大木桩深深地打入自己的阴道一样。

  新娘子岳灵珊痛地左手紧紧地抓住地毯,右手则紧紧捏住地上的外袍,嘴上拼命咬住自己的一簇长发,痛地眼泪一下就并了出来,口中发出一深沉闷的哼声。“完了,终于被他奸污了。”岳灵珊绝望地想道。

  令狐冲却不着急,心想今天应好好玩弄这个美丽的处女。随着这一下插入,岳灵珊紧小的处女阴道立刻被大鸡巴分成两边,阴埠高高隆起。岳灵珊的处女小穴又小又窄又浅,加上被以老汉推车的方式从屁股后插入,大鸡巴只进了一半多一点就到达底端。令狐冲感到阴道真是十分紧密,阴壁嫩肉象个大手一样紧紧的抓着大鸡巴,阴道口象一张小孩的小嘴一样一张一翕吮吸着他的鸡巴杆。

  阴道内虽然很紧但十分湿润,热热的十分温暖,好美的处女小穴呀!!电台大美女大尤物终于被我强奸了,想到这不禁双手拦腰抱住岳灵珊,两只大手从背后绕过猛抓猛揉处女又大又坚挺又有弹性的玉乳,手指还不停地揉捏两个早已硬得象石头的乳头!大鸡巴龟头紧顶花心,就那样插在处女阴道里,暂时没有动作。

  此时岳灵珊已经失去抵抗的力量,只得双手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接受大鸡巴的插入,玉腿叉开着跪在地上,只能任大色狼亲吻自己的粉颈,抓捏自己丰满的乳房,玉背和大色狼的胸膛紧贴在一起。口里呻吟着:“恩……恩……不!不!!”

  &nbs

  p;但是很快,美丽的新娘子岳灵珊感到阴道内的疼痛感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瘙痒感,大鸡巴将阴部塞的鼓鼓涨涨的,反而有一种充实的感觉,阴道内酸酸麻麻的难过死了。阴部的淫水还在继续喷涌着,岳灵珊不禁呻吟出来,她感到一个热大的东西一下子从自己阴道内拔出来,男人的大龟头堵住自己那张开的阴门,紧接着就又捅了进去。

  自己的阴唇涨痛着产生了又一阵强烈的快感,令狐冲看到美丽的新娘子的两片红润的阴唇竟然张开了。从中喷涌出一股白色的液体,流到了岳灵珊身下的地毯上,白嫩的身体扭动着,哪里还忍的住狂热的性交欲,蘸着那热乎乎的爱液便把那粗大的龟头抵在岳灵珊的花心上,处女的阴道虽然在喷涌却仍然是狭窄的,大色狼便把那粗大的龟头一下下进进出出挤挤插插地抽动的岳灵珊的阴道里,看着那红都都龟头很快就被白色的液体包围了。

  岳灵珊那红润的阴门随着他的抽动在一开一闭,真是十分的动人景象。岳灵珊在轻声呻吟着:“求求你,不……不要了……”大色狼那管这么多,兴奋地把那粗大长耸的阴茎一下又一下顶进了岳灵珊那狭窄的阴道里,处女便疼痛的“啊~~~~”的大声娇呼着。

  令狐冲感觉自己那坚硬的阴茎顶进了那夹紧的阴道里,紧触的感觉和岳灵珊红晕满脸的娇态真是太动人了,岳灵珊忍不住拼命扭动着玉体想逃避着,可是纤腰被大色狼左手压住,根本无济于事。

  令狐冲右手抚摸着岳灵珊的玉臀,把美女的屁股和下身往上抬着,看着自己那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插进去大半截了,岳灵珊的玉手紧紧抓着地上的袍子,咬着牙“不,不”的喊痛,大色狼不禁轻轻放下处女的臀部,把那粗大的阴茎退出去了一些。

  岳灵珊的处女鲜血流了出来,染红了那本已十分红润的阴唇和白嫩的阴部,男人那黑粗的阴茎上也沾满了鲜血,岳灵珊正稍感轻松,大色狼弯下腰去,扑的一下又把那粗大的阴茎插了进去。

  岳灵珊不禁又娇呼一声,大色狼就这么欣赏着处女的娇态,并不着急地慢慢运动着身体,把那粗大的阴茎一下下抽动在岳灵珊鲜血贱流的阴道里,他每抽动一下都很激烈,插就插到底、直抵岳灵珊那紧合的阴道深处,抽就转着圈的抽出来,直抽到龟头顶触在处女那鲜嫩的阴唇上。

  美妙阴道是紧合的,岳灵珊感觉粗大阴茎在那里动人的深深抽动是那么的美妙,感触是那么的强烈。但被强奸的岳灵珊仍摆脱不了矜持,拼命扭动着娇躯,做无奈的抵抗,口中忍不住大声喊叫着:“啊,不……不要……恩……”声音里不仅有了痛苦的呻吟,也开始充满了性交的欢娱,只抽动了几下,那粗挺的阴茎上就沾满了岳灵珊的处女鲜血,岳灵珊也慢慢舒软了下来。

  随着那粗大灼热的阴茎在自己那刚被强行开苞的阴道内放肆的抽动,在那股撕裂火烧般的疼痛中,有一股令她震颤的激流开始从那鲜血贱流的阴部传了开来,只觉得自己那被大色狼粗暴分开的雪白丰盈的玉臀,正在被大色狼的大手热抚着,揪弄着自己鲜嫩的肌肤,岳灵珊那两条丰盈的大腿不禁开始不自觉的夹紧了,战栗了。

  令狐冲在美女的玉臀上骑着,高兴地看着身下美丽的新娘子被他尽情玩弄的样子,不禁性欲大张,忽忽地喘着粗气,伸手握住了岳灵珊那两个丰盈无比的玉乳,用大拇指在少女那娇嫩的乳沟间滑动着,两根手指夹住处女勃起的粉红乳头使劲的夹弄着,岳灵珊只觉得自己那勃起的乳头上又是疼痛又是酸痒不禁“~啊”的叫出声来。

  令狐冲看着美丽的岳灵珊在自己身下被强暴着,却感觉到美女那鲜血贱流的阴部紧紧夹着自己粗大的阴茎,阳物不禁更加的壮大起来,低头看着自己那灼热长耸的阴茎正从岳灵珊高高翘起的屁股后一下下挺搅着美丽的新娘子那阴毛柔嫩的阴部,把沾满美丽的新娘子处女鲜血的长耸阴茎一下子从少女那流血的阴道内抽了出来,从根部到龟头足有二十好几厘米,带着岳灵珊黏稠的鲜血把美女那火红的阴唇都翻了出来,足足抽了七八秒,鲜血顺着美丽的新娘子那白净的屁股和大腿流到了地毯上,可不知怎的,岳灵珊却带着快乐呻吟着,丰满的玉臀向上猛挺,白净的臀部绷紧了使自己娇柔的阴部追逐着大色狼那长耸的阴茎。

  令狐冲不禁哈哈淫笑,性欲狂发。大笑中,令狐冲突然两手粗暴地握住岳灵珊那十分丰满勃起的雪白玉乳,象揉面一样很揉着,支起身子向美丽的少女凑去,岳灵珊只觉得那股动人的感觉在自己那被大色狼动人玩弄的乳房和阴茎不停搅动的阴道内爆发着,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在战栗着,肛门在紧缩着,那股动人的感觉已经超过了疼痛,不禁用嘴紧咬自己的一簇头发,强忍越来越猛烈的快感。

  令狐冲乘机淫笑着挺起身,用手按住美丽的新娘子纤腰,大鸡巴对准玉臀,从屁股后又一次一下子把他那十分粗大长耸的阴茎从龟头到已经沾上处女鲜血的大鸡巴柑狠狠插入了岳灵珊那娇嫩夹紧的阴道中,少女立即感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充实感和一阵强烈的疼痛,接着的玉臀似乎被劈开了一样。

  此时令狐冲又开始揉摸丰满的玉乳,一股更加强烈的骚动感从岳灵珊那无比丰盈娇贵的乳胸传进了处女美丽身躯里的每一部位,再次压过了被粗大阴茎插入的疼痛感,岳灵珊只觉得那粗大的阴茎在自己鲜嫩的阴道里一个劲儿的、艰难地揉弄着,突然又再次向外拔出,岳灵珊本能的夹紧了阴道和肛门挺起粉臀向上迎去,口中“呜”的吟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