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楚王 第1120章 明阳死了

小说:元卿凌楚王 作者:重生医妃 更新时间:2020-06-07 14:38: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先是首辅中毒,继而是太子夫妇遇刺,朝中再引起轩然大波,听得刺客中有一人是狄家的人,有一部分官员压不住了,纷纷要求三司协同审理此案,除了安丰亲王之外,如今连安王都被牵扯进来,局面乱糟糟的。

  这一个乱局,宇文皓也没压住,就这么任由其发酵,如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即将入京的洪烈身上,且下了几道命令,着边关严密盯着北漠的动向,一旦有异常立刻回报。

  褚首辅醒来了,他醒来之后的第一道命令,便是给褚明阳送毒酒。

  府中上下都震惊了,褚家大爷心里头明白,却也跪在地上为女儿求情。

  褚首辅盯着他,只沉沉地说了一句,“废物!”

  褚家大爷这些年没有作为,却也管不住自己的媳妇女儿,接二连三地出问题,首辅对他是真失望透顶。

  褚家大爷哭得肝肠寸断,甚至搬出了褚家先祖,首辅一手打落,怒得眸色狰狞,“活人尚且拦不住我,死人又能如何?”

  “爹,虎毒不食子,她也是您的亲孙女啊。”褚家大爷绝望地哭道。

  褚首辅眼窝深陷,眸色冷电地盯着他,“那老夫是你的谁?她下毒之时,可有想过老夫是她的亲祖父?她若不死,褚家迟早要被她害得满门灭绝,此事太子不问罪还好,问起罪来,她便是通敌大罪,你是不是要褚家所有人为她陪葬?”

  褚家大爷哭着道:“父亲,太子听您的话,您说一句,他定也会给您这个面子,阳儿就是痴傻,哪里知道是通敌?阳儿伤的人是您,如今您也无事,那说白了就是咱关起门来一家子的事情,旁人也没权管,只要您不计较就行了,儿子知道她是大逆不道,可您怎么也得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啊。”

  褚首辅只觉得胸腔之气陡起,但看着儿子那窝囊的面容,却不知道从何发去,如此简单的道理,他怎也不知?

  太子今日听他的话,来日呢?就算太子一直压着不提,朝中其他官员呢?

  首辅总盼着他能听得进去一二,日后对他也是大有裨益,护不了他们一辈子,总得提个警醒,因而忍着怒气道:“林霄是敌国暗探,她为暗探所用,毒杀当朝首辅,这是一家人的恩怨吗?是关起门来就能解决的事吗?如今人人知她是暗探,为父护着她,是不是等同告知天下,我褚家一门都是暗探?这后果是不是你可以承担的?太子没拿下她,而是交还给褚家处理,便是给褚家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若不杀她,太子那边如何交代过去?太子尚且好说,你可知道,如今圣上不过是病了而已,圣上总要主政的,你懂不懂啊?”

  褚家大爷听得这话,前思后想,也知道再无挽救的可能,但要他再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如何承受得起?一时激动,哭昏在地上。

  褚首辅脸上笼上了一层阴霾与悲痛,叫人抬了他出去,再叫了府中执赏罚的嬷嬷进来,道:“送毒酒去给大皇子妃,办得利索些,别折腾太久。”

  “是!”嬷嬷便领了命去。

  且说褚明阳虽是被扣押起来,却到底认为自己已经在娘家,祖父又昏迷着,谁能伤害她?因而,依旧是满心的愤怒,对送饭菜来的丫鬟小厮一顿顿地痛斥殴打,好几次想要闯出去,被人拦下之后又是在屋中狂发脾气。

  等到嬷嬷与几名府卫带着毒酒来,她已经是极怒之中,上前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嬷嬷的脸上,怒气冲冲地道:“都给我滚开,我要出去。”

  这位老嬷嬷是府中内务主事,已经在褚家伺候了好多年,就连首辅都对她和颜悦色几分,几时被人打过脸?

  但嬷嬷也不恼,只是看着褚明阳,平静地道:“大皇子妃,老爷有令,叫老奴给你送一杯水酒来。”

  “什么老爷?什么水酒?”褚明阳看着身后缓缓进来的侍卫,其中一人端着酒杯,过了门槛后便站定,她死死盯着,慢慢地退后一步。

  嬷嬷在她退一步之后,便逼上前一步,脸上指印清晰,眼底波澜不惊,“大皇子妃,老爷已经醒来,也是老爷吩咐,给您送的水酒。”

  褚明阳眼底充满了惊恐,跌撞着后退,“祖父醒来了?不是说御医都束手无策吗?什么水酒?我不喝,快拿走。”

  嬷嬷微笑,“大皇子妃不必害怕,这酒是老奴选的,服下去之后不会有太大的痛苦,片刻便去。”

  “滚,滚!”褚明阳回身就抡了一把椅子朝老嬷嬷扔了过去,便往门口扑去。

  府卫当即拦住,拽住她的手臂往里头架,褚明阳疯狂大喊,使劲挣扎,双腿跃起来蹬人,但这几人在府中掌管府规,惩治过不少下人,有自己的手段,夹着她往里头推便直接压在了椅子上。

  其中一人捏开了她的嘴巴,力度很大,捏得褚明阳的脸和下巴丝毫动弹不得,嬷嬷的阴影笼罩上来,神情淡然地站在褚明阳面前,吩咐道:“老爷有令,办利索一些,不可耽误。”

  “是!”那端酒的府卫上前来,两指捏住酒杯,精准地灌入了褚明阳的嘴里,整个过程,干脆利落,不过是忽倏之间,酒便下了喉咙。

  酒灌下去之后,也没松开褚明阳,防着她扣喉吐出,如此还得折腾一番。

  直压着她有一会儿,褚明阳绝望地踹脚,死亡的恐惧彻底笼罩了她,“不要,救我,救我……”

  喉咙传来灼烧的感觉,那灼烧顺着喉咙一直往下,她拳头紧握,指甲印入了皮肉里头,渐渐地就呼救不得,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先是脑袋一炸,继而脑子里走马灯似地,闪过许多张脸孔,母亲,姐姐,宇文君……

  耳边听得嬷嬷轻声道:“大皇子妃,该上路了,你作恶多端,老爷留你到今日,已经是格外开恩,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下辈子投胎当个好人,切莫再作恶。”

  她不甘心,不甘心,她没有作恶,她所做一切,有什么错的?她所求的,一样没得到,林霄,林霄救我……

  气息,渐渐地沉了下去,府卫松开,她的头便往边上倒去,身子也瘫软下来,嬷嬷往她鼻间一探,脸上没什么表情,“办妥了,回去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