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楚王 第518章 本妃的态度

小说:元卿凌楚王 作者:重生医妃 更新时间:2019-09-06 01:5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元卿凌不大放心,毕竟小糯米还发着烧。s.bookbao.

  她陪着笑脸道:“皇祖母,他们可闹腾了。只怕会累着您。”

  太后脸一板,不高兴地道:“是怕累着老身还是不放心老身带啊?怕老身亏待了他们舍不得给一口奶吃是不是?”

  元卿凌笑着道:“瞧您说的。您还能亏待了他们?您宠得就跟掌上明珠似的……”

  “呸呸呸,什么掌上明珠?又不是闺女。这是金疙瘩,老太婆的金疙瘩啊。”太后抱着小糯米,稀罕地道。

  她抬起头看了元卿凌一眼。冷冷地道:“不必废话了。就留在宫中养几日。等好了自然给你送出去。你若不放心,叫太上皇给你做个保。”

  元卿凌听得她连太上皇都抬出来了,哪里还敢说不?只是。才满月的孩子,要送离自己身边几天。她肯定是惦记舍不得的。

  不过,想着自己要筹办医学院的事情。这几天横竖也顾不得看他们。便应下了。

  奶娘自然也得留在宫中,太后对她们甚是严厉。叫了宫中的嬷嬷来教导规矩,从她们的吃喝到喂奶的整个过程。太后也是严密监督。

  元卿凌出宫回到府中,喜嬷嬷听得说孩子被留在了宫中。就差点没急起来了,不过,也知道太后的性子,她要看曾孙子,不给她看行吗?若真不给,估计三天两头找事,老太太还是得罪不起的。

  宇文皓的政见,因着褚首辅的大力支持而得到了很多朝臣的支持。

  狄魏明那边自然也掌握了一部分的人脉,且多半是武将。

  这事始终涉及军事,武将的支持是最重要的,所以,宇文皓这两天也带着靖廷去找一些武将,再带着莫易去给他们解释新武器。

  纪王妃这天以鉴赏兵器为由,邀请了一些官员过府,其中,便有几名武将。

  纪王妃盛情款待,酒过三巡之后,有官员问起纪王妃的身体,纪王妃醉眼朦胧,唇边隐着淡淡地笑意,道:“得了太子妃的良药,本妃已无大碍,只是,这命是保住了,可也欠下了这人命的债啊,什么债都好还,唯独这人命债不好还,诸位大人不如给本妃出出主意,本妃该如何报答太子妃的恩情呢?”

  季将军是个聪明的,听得此,他想了想,道:“王妃,听闻太子日前在早朝上提出,要与大周……”

  纪王妃伸手压了压,眸子光芒倏闪,“季将军快快打住吧,妇人不干政,这朝堂上的事情,本妃是不敢过问的,不过,素闻太子贤能英明,他提出来的政见想必是为我北唐千秋万代着想,值得诸位大人斟酌考虑的。”

  在座有一位叫姓隋的将军,昔日跟过狄魏明,狄魏明早已经跟他取得联系,听得纪王妃这样说,他淡淡地道:“太子提出与大周结盟,无非就是懦夫所为,想着有大周这个靠山,我北唐就可安枕无忧,可这样一来,我北唐岂不是要事事看大周的脸色?末将认为不妥当的。”

  纪王妃看着他,声音冷了几分,“隋将军,本妃虽然是妇人,却也知道太子提出的是盟约而不是俯首称臣,怎么在你口中就需要事事看大周的脸色?”

  隋将军强硬地道:“王妃这就不懂了吧?这一旦联盟,就互相会有制约,军事制约可不是一件好事。”

  纪王妃笑了起来,眼底越发冰冷,“是么?那本妃为什么听说这制定的条约是指不可侵略?莫非,隋将军有侵略他国的念头吗?”

  隋将军一怔,“这……末将肯定没有。”

  “既然没有,你担心什么?”纪王妃反问。

  隋将军神色微僵,顿了顿,道:“这也不是末将一人的担心,末将也是为了北唐的江山千秋万代着想。”

  纪王妃森冷地笑着,眸光环视在场的众人,淡淡地道:“是不是真为北唐江山着想,诸位心里都有数,今日无端说起朝政,按说我这个妇人是不该多的,只是听了隋将军的话,我便觉得朝中有些武将确实懦弱,反对太子的原因是什么啊?不就是怕惹鲜卑和北漠不满,怕挑起战事吗?有一句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北唐水土丰沃,早被鲜卑和北漠惦记着,自打我北唐开朝至今,鲜卑和北漠数度来犯,虽压制打退,但过一阵子又卷土重来,他们这般轮番地打,我北唐疲于奔命,国库早空,经不起大折腾了,联盟对我们利大于弊,至少可震慑四方蛮夷,使我北唐有喘气的机会,这些显浅的道理,连我这个内院妇人都懂得,诸位大人高瞻远瞩,断没有不知之理,至于出于什么心思反对,那就真的要诸位大人问心了。我纪王府大门敞开,接纳的是同道中人,若觉得本妃说得没有道理,可以离开。”

  隋将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冷冷地道:“既然如此,末将告辞!”

  纪王妃端起酒杯,慢条斯理地道:“隋将军,本妃再敬你这最后一杯,出了纪王府的大门,只怕本妃和隋将军来日再无见面的机会了。”

  她说完,站起来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喝完之后,眸色阴沉未明地看着隋将军。

  隋将军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盯着纪王妃,“王妃,您这是威胁本将吗?”

  纪王妃唇角的笑意加深,“是!”

  她手中的杯子滑落,哐当地掉在了地上,杯子碎成几片,其中一块碎片弹到了隋将军的脚下,旋转了一圈之后停下来,发出嗡嗡的声音,伴随着纪王妃的冷厉的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隋将军莫非以为本妃往日是钱挠身,才会为隋将军的美人赎身,再为隋将军谋取前程?本妃能捧起你,也能摔死你,隋将军三思。”

  隋将军的脸色大变,愤怒地看着纪王妃,“你……”

  纪王妃冷冷地道:“不必你我了,在座的,有多少人是真心效忠纪王或者本妃?不都是因为得了本妃的恩惠或者被本妃抓住了小辫子才会在这里吗?本妃素来奉信你好我好大家好,面子上从不与诸位大人为难,今日是头一遭,因为你们需要看到本妃的态度,纪王如今被关了禁闭,本妃也要为郡主着想,说报恩也好,筹谋郡主的未来也好,本妃都需要一个明确的态度,而你们只能跟随本妃的态度,没有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