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楚王 第272章 一定很痛

小说:元卿凌楚王 作者:重生医妃 更新时间:2019-09-06 01:5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蛮儿抬起头他,只见浑身脏乱的少年眸色森冷,充满敌意,她擦了一把眼泪,“我坐着你的家了?对不住,我挪一挪。”

  “你有手有脚,去找活儿干吧。”少年冷冷地道,“何必乞讨?”

  蛮儿哭了起来,“我是南疆人,谁家都不要南疆丫头。”

  “去码头扛大包,你手脚粗壮,有力气。”少年坐了下来,抚摸着肚皮,今日,又是无功而返,他已经两天没讨到吃的了,只是喝了一肚子的水。

  蛮儿起身走了。

  没多久,她回来,手里握住两个馒头,递给了少年,“请你吃。”

  少年迟疑了一下,抬头她,“你……”

  “我买的,不是抢的。”她摸了一下耳垂,“我原先的主家送了一双银耳环给我,我卖了,换了点钱。”

  “你不是乞丐?”少年接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一口咀嚼许久才咽下。

  “我不是,但是只怕也要做乞丐了。”蛮儿惆怅地道,她坐起身来着少年,“你说码头扛大包的地方,请女的吗?”

  少年摇头,“应该不要。”s11;

  蛮儿哎了一声,擦了一下红肿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

  少年道:“你会拳脚功夫吗?”

  “会一点。”

  少年说:“你明天去西集吧,有户人家找会拳脚功夫的丫头。”

  “我是南疆人。”蛮儿知道一般人家都不要南疆人的。

  少年有些烦了,“你去试试啊,人家不要再说。”

  “哦,我知道了。”蛮儿

  连忙点头,觉得少年人不错。

  且说宇文皓回了王府之后,便一五一十地把如何问罪褚明阳如何被家法伺候都说给了元卿凌听。

  元卿凌听得他亲自出手把人家绑到了房梁上,不禁皱着眉头道:“你还碰她?”

  倒不是真嫌弃他碰,只是觉得这事,最好是褚家出手。

  “没碰到,直接用鞭子系上去的,还顺带拖了一下徐一的腰带。”宇文皓骄傲地道,他的手指连褚明阳的头发丝都没碰到的。

  元卿凌问道:“那这三十家法和三十大板有分别吗?”

  “褚家老头亲自出手,这出手不轻,得血水都渗出来了,估计连骨头都要伤着了。”宇文皓说。

  他挑了她的下巴一下,“这会不生气了吧?”

  元卿凌拨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我本来就不是生褚明阳的气,我只是生气你隐瞒我,我骄傲啊,我男人这么多女人惦记着,证明是个好东西。”

  “你才是好东西!”宇文皓斜睨了她一眼,“你骂人。”

  元卿凌笑了,“行,你不是个好东西,好了吧?”

  “闭嘴吧你,还骄傲呢,是谁说我招蜂引蝶来着?”宇文皓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徐一在旁边嘟嘴,挑眉。

  宇文皓横眉竖眼,“你出去,本王自然会说。”

  徐一灰溜溜地出去了。

  元卿凌着两人的“互动”,“嗯?还有事?”

  宇文皓又喝了一口水,吞咽了几下,才小心翼翼地着元卿凌道:“这事

  真的和我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我觉得,也要告诉你。”

  “说啊。”元卿凌着他的脸色,这事着不小啊。

  “就是那个走的时候嘛,我跟徐一走出去,褚

  明翠追了上来……”他咳嗽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自然,“就是那个齐王妃嘛……”

  “我知道褚明翠是谁,你说事!”元卿凌扬了声音。

  宇文皓嗯了一声,眼神开始躲避,“就是她追上来,把那个玉佩还给我,那玉佩就是被拿走的那个,皇祖父送我的那个,你知道,我素来珍视这个玉佩,这直接给我摔成了三块,气得我要死……”

  元卿凌一拍桌子,“你说重点!”

  宇文皓垂下头,平仄不分飞快地说出口,“就是齐王妃问我,如果她和离了,我是否也会休了你娶她为妃。”

  元卿凌瞪大眼睛,“天啊!”

  元卿凌举起手,轻轻地一巴掌盖过去,“你脑子能不能正常一点?”

  元卿凌直接一巴掌又盖了过去,“一定很痛。”

  “现在就有比我好的人?是谁?”元

  宇文皓连忙解释,“我可什么都没说,直接拉着徐一就走了。”

  “这就是男人正常的思维。”宇文皓叫苦连天,“我们才好多久你就怀孕了?这还没个过程,直接说不行就不行了,还说不知道要煎熬多少个月,谁想过我的艰辛?天这么冷,我也不愿意去洗冷水澡,我会病的。”s11;

  他低头着她的手指,“你你的手指,修长,白皙,柔软,一定很……”

  宇文皓笑骂道:“你这翻话,我只听进去了前面那一句,你喜欢上我,后面的,就当狗吠,我听不真。”

  宇文皓脸色羞愧,“这不是年少无知吗?我都知道错了,你别总是说。”

  “我有药。”元卿凌着他一副那啥不满的样子,不禁笑了,“快了,再熬半月。”

  “没法子的,谁让他就喜欢她呢?”

  元卿凌想想脑袋就大了。

  这倒是真的。

  元卿凌摇摇头,“我不怪你,其实你们从小青梅竹马长大,她变成这样,最难过的人应该是你,最美好的记忆,都被现实摧毁了,我能明白,我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那种幻灭,真的很……上头。”

  卿凌问道。

  元卿凌笑了笑,“你啊,当初我第一眼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在我心里,所有美好的代名词都冠在了你的头上,那时候你就是天下间最出色的人,我以嫁给你为梦想,终于,我得偿所愿了,和你近距离接触,住在了一块,幻灭啊,幻灭,我所想的那些美好代名词,没一样能用在你的身上,悔不当初。”

  “不知道,没遇上,但是,谁都不敢说谁是最好的。”

  元卿凌着他,苦笑道:“宇文皓,到底有多少女人惦记着你啊?”

  元卿凌依偎在他的怀中,“我信你,可总有比我好的人出现。”

  “你遇到过?”宇文皓一下子推开她,眸子眯起来,细细地审视,锐光顿现,“谁?哪个王八蛋?”

  “现在就有比你好的人啊,这事又不是说谁好就选谁的。”宇文皓安慰道。

  他凑过来,唇覆盖上耳垂,“你喜欢上我的这个上,是动词是吧?”

  宇文皓掰着手指算,“半月,哎,还得把三个巴掌的手指熬完。”

  元卿凌道:“算了,我也别杞人忧天了,但是,从褚明翠这话可以出,她和齐王的感情真的很不稳定,你心疼过你弟弟吗?”

  尤其以后,如果他真的做了皇帝,那三宫六院……

  “可我只惦记着你。”宇文皓拉着她的手抱过来,亲了她的脸颊一下,“我发誓,对你绝无二心。”

  “你以前也喜欢她。”元卿凌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