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卿凌楚王 第1200章 撵走就是

小说:元卿凌楚王 作者:重生医妃 更新时间:2020-07-18 11:29: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惠平公主气得要紧,丹凤眼越发刻薄,也不搭理阿四,看着元卿凌道:“本公主来找你,是有事跟你说的,你叫这些闲杂人等下去。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楚王府没有闲杂人!”元卿凌眉目清冷地道。

  惠平公主扬了脸,冷笑一声,“好,既然是没规矩的地方,那本公主也就有话直说,太子要增设惠民署门诊,是你的意思吧?”

  “朝中政事,我不过问。”元卿凌道。

  惠平公主冷道:“休得不承认,谁不知道你开了一个什么学院?你可知道你惹下弥天大祸了?两三年培养得出一位大夫吗?北唐哪位大夫不得打小跟在师父的身边殷勤伺候着?没个十年八年,怎能出师从医?从你学院出来的大夫,庸医都够不上,若治死了人是不是你负责?”

  元卿凌知道这里拜师学医,是年纪小小就开始在师父的身边,几年采药磨药晒药,几年抓药份药炼药,除此之外,还得在师父家里伺候生活起居各项,等到年纪差不多了,才开始教授医术。

  而学院里的学生,在三年的时间里头,不需要学其他,也不需要做其他,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学,而随着奶奶如今开设门诊,学院们也会轮流在身边跟着看着,辨别症状,增加临床经验,她很肯定,她的学生,比新教出来的那些大夫,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听了惠平公主的话,她道:“这些事情不是公主该忧心的,增设惠民署门诊,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也是政事,你我都干涉不得。”

  知晓了来意,也懒得敷衍,她站起来,“送客!”

  “元卿凌,你竟然敢不把本公主放在眼里?”惠平公主大怒,想都没想过元卿凌竟半点面子都不给她,还在她面前如此嚣张。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元卿凌峻了眉目,太子妃的气势顿显无疑,“公主,你若好声好气来跟我说,我可以跟你分析分析,但你一来便下马威,打了我府中的丫头,我府中的人纵然犯错,也是我来管教,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看你是长辈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但绝无下次,请吧,不送了!”

  元卿凌说完,转身便出门去了。

  远远地还听到惠平公主在叫嚣,说要等宇文皓回来问问他,是否要纵容媳妇目无尊长。

  阿四跟着她走,听得龇牙咧嘴,“太过分了,怎会如此嚣张?真恨不得拿御杖给她几棍子!”

  元卿凌笑了起来,“阿四,她哪里有资格用御杖啊?不要管她,以后她来的话,堵在外头,不许入府就是。”

  阿四道:“对,不给她来,看她能嚣张到哪里去。”

  进了偏厅,绮罗已经没哭了,其嬷嬷帮她处理好了烫伤,好在处理及时,应该不会起水泡。

  元卿凌看着绮罗发红的眼底,道:“委屈你了。”

  “奴婢没事!”绮罗摇头,在府中这些年,太子妃仁厚,对下人都是极好的,长久不曾受过这些委屈,一时才会觉得委屈。

  阿四道:“元姐姐已经帮你出头了,把她撵了出去。”

  其嬷嬷闻,担忧地道:“但惠平公主始终是太上皇的女儿,这样对她,太上皇会不会不高兴?她会不会入宫告状?”

  绮罗也瞬间白了脸,“那……那怎么办?要不奴婢追出去给她赔罪?”

  元卿凌笑着安慰,“太上皇明辨是非,不会听她的,再说了,太上皇一向不喜欢妇人干预政事,这增设惠民署门诊是国家大事,太上皇怎容她过问?且她自己本就存着私心,哪里敢到太上皇跟前说?”

  听元卿凌这么说,其嬷嬷和绮罗才放了心。

  晚些老五进门,其嬷嬷就先跟他禀报了此事,宇文皓听罢也没说什么,只安抚她们不必担心,便回了啸月阁。

  元卿凌在里头给二宝讲故事,他进去便抱起了二宝,都亲了一下,才叫奶娘带下去。

  伸手拢了元卿凌入怀,“惠平姑姑来过?受委屈了吧?”

  元卿凌抬起头,眼底是和煦的笑意,“凭她怎能叫我委屈?其嬷嬷告诉你的?”

  “嗯,她太过分了,我明日叫人到她府中送句话,若她再横加阻拦,休怪我不念姑侄之情。”宇文皓眉目森冷地道。

  元卿凌也同意,“敲打敲打也好,希望她自己懂得收敛。”

  “以后她来的话,拦在门口,不许进来打扰你。”宇文皓执着她的手,眼底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元卿凌笑了起来,“我也是这样吩咐下去的,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宇文皓傲娇地道:“谁说惹不起的?放眼整个北唐,你就没有惹不起的人,父皇和皇祖父都为你撑腰呢。”

  元卿凌笑着道:“她应该不敢进宫去找皇祖父。”

  “顶多到镇国大公主那边去哭诉几句。”宇文皓淡淡地道。

  宇文皓所料也没错,惠平公主从楚王府走后,就直接去了镇国大公主府邸。

  镇国大公主最近头风发作,道她是过来问候请安的,还对身边的老婆子说这侄女还是挺孝顺的。

  她顶着头痛出来见侄女,却见惠平公主一脸的愤怒,见着她就跪下,请她做主。

  镇国大公主见状,便叫人扶起了她,问道:“你哭哭啼啼的,什么事啊?”

  惠平公主一番添油加醋,说在楚王府里受了多大的委屈,还被太子妃赶了出来。

  大公主是知道元卿凌的为人,也知道惠平公主的为人,听得她尖酸刻薄地说着元卿凌的坏话,额头就一抽一抽地发痛,眸色微沉,轻喝了一声,“够了!”

  惠平公主怔了一下,“大姑姑!”

  镇国大公主斥道:“你去楚王府怀着什么心思,老身很清楚,政事哪里轮到你一个妇道人家来过问?你还去找太子妃,这和太子妃有什么关系?怪不得太子妃冷待你,换做老身,直接把你撵了出去。”

  惠平公主哪里想到大公主竟会帮着元卿凌,当下急怒了,“大姑姑,您难道也信她学院里头出来的大夫能真的治病救人吗?一旦治死了人,损的是皇家的掩面,百姓会怪罪朝廷的。”

  大公主生气地道:“那也轮不到你管,你别以为老身不知道你私下串通了一批医馆药商,故意抬高价格,限制病人,企图威逼太子就范,这事你父皇是不知道,若知道了也容不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