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三国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绝地反击

小说:重生在三国 作者:陈楚 更新时间:2020-02-05 23:27: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陛下,那边也开始了!”吕布道。s.qingdaojob.

  陈楚点了点头。

  攻击西侧高地的罗斯军在付出极大的代价后终于攻到了秦军阵线前,猛发一声喊,带着一种发泄的味道,嚎叫着撞在秦军长枪阵线之上。罗斯军拼命向前突,但是由于长枪阵线的特性,罗斯人的伤亡很大,但却效果不好,不过秦军长枪阵线还是被汹涌的罗斯军挤得内凹下来,若照此发展下去被罗斯人突破长枪阵线也不是没有可能。

  秦军令旗急舞。负责指挥长枪阵线的将官当即下令阵线散开。登时原本条形的阵线变成了数个抱成团的圆阵。

  罗斯军以为击溃了秦军阵线,兴奋地猛发一声喊,从圆阵之间的缺口汹涌进去,却赫然发现数以万计的秦军弓弩手正瞪着他们,数万弓弩手梯次配置在罗斯军群正面的高地上蓄势待发。

  罗斯军都不禁一愣神。嗡地一声大响,密集至极的箭雨猛地迎面而来。

  罗斯军将士不禁面色一白,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许多罗斯军将士便被箭雨掀翻在地。

  场面登时大乱,就连所谓的苍鹰军团也混乱起来。

  就在这时,早就在等候时机的秦军铁骑猛发一声喊,从高处呼啸下来,掀起漫天烟尘,那景象就仿佛山洪暴发一般,惊心动魄。

  大部分罗斯军都愣住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已经绝望了。苍鹰军团不愧为罗斯人引以为傲的精锐王牌,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猛发一声喊迎了上去。

  转眼间双方骑兵猛地撞在一起,心中惊惶的苍鹰军团虽然竭尽全力但还是在顷刻间被秦军铁骑冲得七零八落。

  与此同时,近二十万秦军步军突然出现,从三个方向朝山坡上的罗斯军围去。

  在盆地下观战的罗斯军众将看到这一幕全都震惊了,一名部将难以置信地喊道:“不是说秦军主力不在这里吗?怎么又这么多的秦军?”他的话音刚落,有人指着东侧高地喊道:“看那里!”众人不禁朝东侧高地张望去,看到了与西侧高地同样的景象。

  约瑟夫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目光朝正前方的张辽部看去,双眼中闪过疯狂之色。这时,秦军的炮火正不断在四周落下,盆地中的罗斯军已经军心动荡了。

  “将士们!~~”约瑟夫扯着嗓子喊道。

  现场登时安静下来,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立马在正中央的约瑟夫身上,现场诡异的安静,四周是隆隆的炮声。

  “秦人向来残忍!我们已经没有活路了!~~”

  所有人都不禁流露出绝望之色,不过并没有人怀疑约瑟夫的话,因为长久以来罗斯朝廷便是这么告诉罗斯百姓和军队的。

  “与其等死,不如拼了!”约瑟夫高举宝剑吼道。

  所有人的心中不禁升起疯狂的念头。

  “杀!”约瑟夫指着张辽部大喊一声。

  杀~!所有罗斯军将士猛发出一声喊,疯狂地朝张辽部汹涌而去。

  “陛下你看!”

  陈楚皱了皱眉头。

  吕布难以置信地道:“这些家伙好像要拼命了!”看向陈楚。

  陈楚道:“文远所部新败不久,而且康居军和第九军团战力有限,只怕抵挡不住!奉先,你可率领这里所有骑兵从后方突袭敌军!”“是!”

  汹涌的罗斯军如同暴风下的海潮般朝张辽阵线冲来,虽然毫无章法,不过气势却非常骇人,人人状似疯狂,不时落在兵潮中间的炮弹似乎都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张辽立马在军阵中间,眉头紧皱。

  十余万大军列成三道阵线,将士们显得非常紧张的样子。

  转眼间,汹涌的兵潮重重地撞在秦军第一道阵线之上。罗斯军疯狂地吼叫着,挥刀猛冲,片刻之间竟然便将秦军第一到阵线击破。

  张辽不禁心中一惊,眼见第二道防线也岌岌可危了,当即率领麾下亲兵加入战场。

  张辽挥舞大刀在敌军丛中掀起漫天血雨,勇不可挡,但是眼前的敌军仿佛中了邪似的不断嚎叫着朝他冲来,似乎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张辽很快便陷入重围之中,而第九军团和康居军则处在全面崩溃的边缘之上。

  就在张辽部千钧一发之际,吕布率领六万骑兵赶到了。

  六万骑兵从罗斯军的后方发起猛攻,一鼓作气杀入敌军兵丛中,迅猛向前冲杀,铁蹄将罗斯人重重地践踏下去,横刀扬起漫天血雨。

  罗斯人的战斗意志瞬间崩溃了,这种靠恐惧手段煽动起来的战斗意志根本就不可靠。罗斯将士放弃了战斗,惊慌失措地四下奔逃,就如同被狼群脸上的羊群一般,无助、惊恐、慌不择路。

  陈楚笑了笑。朝眼前的战场看去。此时西侧高地上的战斗也已经到尾声了,精锐的苍鹰军团完全崩溃,而另外两个军团的情况更差。

  东侧高地的情况稍微有些不一样,一个军团的罗斯军聚在一起苦苦抵挡,不过大势已去,他们的抵抗其实也只能为其赢得些许尊严罢了。

  视线转到北面的河道边。这里的战斗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秦军拼死抵挡着罗斯大军疯狂的进攻,一浪高过一浪,完全不计伤亡。

  斯兰皇后皱眉问道:“怎么还没有攻下?”

  立在她面前的罗斯大将回禀道:“皇后,秦军的抵抗相当顽强,我军已经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主攻的一个军团基本上已经残了!~~”

  斯兰皇后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我不要听这些!传令下去,继续加大攻击力度!我们必须尽快与约瑟夫汇合,他们现在一定更加艰难!”“是!”将领应诺一声,退了下去。

  斯兰皇后朝远方的天空望了一眼,这时原本喧嚣的气氛似乎安静了不少。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时,一名斥候官心急火燎地奔了过来。

  斥候官滚下战马,气喘吁吁地禀报道:“皇,皇后,不,不好了!约瑟夫他们,他们垮了!”

  一听这话,斯兰皇后险些晕了过去。身旁的众将也都变了颜色。

  斯兰皇后犹豫了一下,断然下令道:“传令各军立刻撤回杜伦特要塞!”“是!”

  阵线上残存的秦军与罗斯大军惨烈混战,空气中全是刺鼻的硝烟和血腥味,凄厉的惨叫声不是响起,身负重伤的秦军士兵抱着敌人同归于尽。满眼都是惨烈,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负责阻击的第二军团六万将士不愧为秦军铁血精锐,即便到了这一刻,他们的意志依旧坚如钢铁,血红的目光中只有悲壮和熊熊的战意。而处在绝对优势一方的罗斯人却显得有些动摇了。这也难怪,面对这样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的对手,任何人都会感到恐惧、无力。

  然而就在战事最激烈的时候,已经取得一些突破的罗斯军竟突然之间撤退了。

  秦军将士一时没回过味来。

  陈楚在战局已经成定局后,立刻率领大部分军队朝北方而去。不过等他率领主力大军赶到的时候,斯兰已经率领罗斯军撤走一些时间了。

  陈楚不愿就这么让罗斯军跑掉,当即率领所有骑兵队衔尾追击。

  当天晚上,陈楚率领近十万骑兵追到一座峡谷口,这里虽然是峡谷,不过地形并不险要,草木茂盛。罗斯溃军刚刚从这里过去。

  就在陈楚准备下令继续追击的时候,山谷中突然升起滔天烈焰,同时还有剧烈的爆炸声。

  陈楚皱了皱眉头,朝烈焰翻滚的山谷望了一眼,调转马头,“回去!”

  半夜时分陈楚返回到秦军大营。这时,战场基本已经打扫完毕,近三十万罗斯军俘虏被押到大营一旁的营寨中,有一个军团负责看押。

  一众大将急忙迎了上来。

  陈楚跳下战马,看了一眼满脸兴奋的众将,大笑道:“今天一仗打得痛快!”

  众将深有同感地哈哈一笑。

  陈楚朝一旁的文远看了一眼,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文远,这一仗你当居首功!”

  张辽连忙抱拳道:“末将不敢贪功!此实在是陛下英明神武之功!”

  陈楚笑道:“文远,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要是没有你们和万千将士,我只怕连个把罗斯士兵都打不赢啊!”

  众将不禁一笑。

  回到大帐,陈楚在上首坐下,众将分列左右。

  陈楚问道:“我军伤亡情况怎么样?”

  原本热烈的气氛登时变得有些压抑。

  张辽回禀道:“我军共折损二十二万之众!~~”

  陈楚眉头一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