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三国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野游

小说:重生在三国 作者:陈楚 更新时间:2020-02-05 23:27: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慢点!”陈楚急声叫道。s.kan121.三个小家伙好像没听见似的。“这三个小家伙!!”陈楚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让典韦派出一队铁卫保护三个孩子。

  素素冲到那群梅花鹿近前,朝最大的那头梅花鹿放了一箭,箭矢贴着梅花鹿的脖子飞了过去,扎在草地中。

  陈天和策马来到素素身旁,一脸豪气地道:“姐,看我的!”素素很不屑地看了陈天和一眼。

  陈天和拉开强攻,有模有样。顿了顿,放开弓弦,只听见嗖的一声响,那头最大的梅花鹿应声倒下,箭矢穿过了梅花鹿的脖颈,可见陈天和的箭法已经有相当火候了。

  周围的铁卫们都不禁发出一声赞叹。做为陈天和母亲的貂蝉不禁流露出骄傲的神情。

  陈楚呵呵笑道:“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快赶上我了!”

  众女不禁白了陈楚一眼。

  二子陈一山不甘示弱地道:“看我的!”说着也像陈天和一样举起强弓,搭上箭矢,拉开弓弦。此时,那群梅花鹿已经受惊急速朝不远处的树林逃去。

  嗖的一声响,只见一道乌光闪过。紧接着,正在急速奔跑的一头梅花鹿栽倒在地。

  众铁卫一起大喊道:“好!!”

  陈一山一脸骄傲地看了一眼哥哥和姐姐。

  素素哼了一声,策马追出去十几步,急匆匆地朝刚刚奔进树林的那群梅花鹿放了一箭,然而箭矢依旧没有猎取到任何目标。

  素素急得快要哭了,策马朝树林里奔去。二十几个铁卫连忙跟了上去。

  陈楚苦笑道:“这丫头真是太要强了!”扭头对众娇妻道:“我们过去看看吧!”众娇妻点了点头,张蕊一脸担忧的神情。

  众人来到陈天和和陈一山旁边,陈楚笑道:“两小子都很不错!”

  两小孩开心地道:“谢谢父皇!”

  貂蝉和大乔拉住两小孩,斥责了一番。两小孩一脸委屈的模样。

  此时,张蕊追上了素素。

  素素撅着小嘴跟随母亲回到众人中间,眼眸红红的。

  陈楚笑问道:“小丫头,怎么了?”

  素素嘴一瘪,呜咽道:“素素没用!素素没射中梅花鹿!”

  陈楚呵呵一笑,跳下战马,来到素素的小马驹旁,一把将素素抱了起来,宠溺地揉了一下素素的脑袋,笑问道:“小丫头,现在要不要师父了?”

  素素点了点小脑袋。素素这小丫头虽然天资过人,不过却有些骄傲,根本就不要师父,这也是她今天之所以无法射中梅花鹿的原因。

  陈楚抱着素素来到两小子面前,放了下来,揉了揉两小子的脑袋,欣慰地道:“你们很好!就像你们的爹一样!”

  两小子鼓着腮帮子,非常激动的模样。貂蝉和大乔看着自己的孩子流露出慈母所特有的神情。

  陈楚问貂蝉和大乔道:“这两小子的师父是谁?”

  貂蝉回答道:“天和的师父是吕布将军!”大乔回答道:“一山的师父是也是吕布将军!”

  陈楚不禁感到有些意外,“吕布竟然肯当这两小子的师父!”

  貂蝉和大乔微笑着点了点头。

  陈楚摸着下巴思忖了一下,流露出一个有些恶搞的神情。张蕊不禁轻轻地给了陈楚一拐子,低声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陈楚笑道:“我在想,如果素素也拜吕布为师,那将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这有什么问题吗?”张蕊奇怪地问道。

  陈楚连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扭头问素素道:“素素,你愿意拜吕布将军为师吗?”

  素素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小大人样的点头道:“可以的!吕布将军是我朝的第一勇将!”

  众人闻不禁笑了起来,陈楚揉着素素的脑袋没好气地道:“你可不能叫吕布将军,你应该叫叔叔!”

  素素撅了撅嘴,“知道了!”

  陈楚和一众娇妻骑着马慢悠悠地游荡着,众娇妻不时发出迷人的笑声;陈天和和陈一山两小孩则骑着小马驹在众铁卫的抱住下将大大小小的动物撵得鸡飞狗跳;素素没有再参与其中,一脸羡慕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撒欢。

  临近傍晚了。

  众人在靠近溪流的一片草地上扎营。铁卫们将两位皇子打的几十头猎物带到厨房下。这几十头猎物中,有十几头鹿,几头獐子,还有一些其它的动物,收获很不小。

  “陛下,请问如何烹饪这些猎物?”御厨前来询问道。这时,陈楚正和一众娇妻、孩子们围在篝火边说着话。

  陈楚道:“既然是在外面游玩,那么就烤制吧!”

  “是!”庖厨应诺一声。

  片刻后,火堆上架起了架子,一头被处理好的肥美的梅花鹿被穿膛架在了架子上。

  一名庖厨细心地调整着火堆的火势,另一名庖厨则小心翼翼地转动着木架。段涛对身旁的典韦道:“恶来,把多余的猎物都发给将士们,让他们也尝尝朕的孩子所猎取的猎物!”“是!”典韦应诺一声,带着几名铁卫下去分发猎物去了。

  片刻后,火堆上的梅花鹿呈现出了诱人的金黄色,一滴滴的肉油不时地滴落到火堆中,哧的一声,升起一缕青烟,散发出浓郁的肉香。

  三个小孩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停地咽着口水。

  “老爸,还没好吗?”素素急不可耐地问道。

  陈楚呵呵一笑,揉了揉素素的脑袋,“快好了!不要急!”

  这时,一名庖厨领着两位宫女来到火堆旁,宫女抬着一个很大的木制食盘。

  又过了片刻,负责转动木架的庖厨喊道:“好了!!”随即与另一名庖厨一起将烤好的烤全鹿抬到木盘上。

  陈楚从崔莹的手中接过一碗精心切割好的鹿肉,一股浓郁的肉香钻进了鼻子。陈楚忍不住深吸了口气。鹿肉被烤炙的恰到好处,每一片鹿肉外围的三分之一都呈现出诱人的金黄色,点点肉油还在向外冒着,中间部分则呈现出嫩白色。一看这烤肉的模样,就忍不住食指大动。陈楚迫不及待地将一片肉放进嘴中,登时感到浓郁的肉香将整个人都托了起来,囫囵咽了下去,赞叹道:“好吃!张师傅,你的手艺越来越精湛了!”

  被称为张师傅的那个庖厨流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连忙跪下谢恩。

  陈楚笑道:“不用多礼!”

  这时,三个小孩正狼吞虎咽着,半边脸都糊满了肉油。做为母亲的貂蝉、张蕊和大乔在一旁照看着,一脸慈爱而又好笑的神情。

  一个时辰之后,一头一百多斤重的烤全鹿便进了众人的五脏庙。三小孩翻在草地上,小肚皮高高地耸起。就连平时食量很小的甄宓等女也都感到撑得慌。

  这时,铁壁卫们也将其它的几十头猎物一扫而空,个个一脸满足的模样,心里在想:吃了皇子亲手打的猎物,可以吹嘘好一阵子了!

  所谓温饱思淫欲,当天晚上陈楚摸进了甄宓的小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