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九百七十三章你要为它们出头么?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端午刚过,东城门里缓缓驶出三辆马车,边上跟着数名随从,看着象富贵人家出城游玩,但细心的人会发现,当中那辆马车是乌木打造,银顶黄盖头,深红的帏布,套车的皆是高头大马,矫健俊美,瞧着不凡,想必里头坐着的定是极有身份的人。

  那马车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圣上和娘娘,还有清扬公主和晟皇子,他们今日应邀去史莺莺的山庄游玩。前面的马车坐的是史莺莺一家人,后面的马车则是绮红绿荷带着孩子们,至于宁九和贾桐,自然是骑马跟在边上,扮做随从的模样。

  清扬公主是个坐不住的,挑着帘子东张西望,看到路边的门坊时,知道到了地方,忍不住叫了起来,“到了,到了,叫乌水山庄。”

  白千帆原本是半倚在皇帝怀里的,听到闺女那声喊,忙也挑了帘子往外看,乌水山庄,这名字让她太感慨,一下就想起当年在江南的事情来,她是个念旧的人,看着里边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山一水皆照着江南的式样来修建,忍不住心绪起伏,有些伤感起来。

  那是她人生当中过得最惬意的日子,自由自在,虽然要为生计发愁,却苦中作乐,那种脚踏实地的充实感此后再也没有过。

  大家在中亭下了马车,绿荷和绮红看着这一切也惊喜不已,江南是她们的第二故乡,在那里生活的时间不算太长,却是最忘怀的。

  史莺莺笑意盈盈的问,“皇上,娘娘觉得此处的风景如何?”

  皇帝是矜持的,负着手,昂着头,自有君王的气度,说话前必要先沉吟片刻,但白千帆不一样,心里喜欢,冲口而出,“太漂亮了,莺莺,你太厉害了,居然把江南的山水搬到北方来了?这么浩大的工程肯定很难吧?”

  “还好,”史莺莺说,“我让我爹找了最好的画师,把乌水镇附近的山水画了下来,再稍作修改,让工匠们按画上来修建便是了。”

  “说得轻描淡写,”白千帆满眼都是佩服,“想必过程一定不容易。”

  几个人正说着话,就听那头咚的一声响,池塘里溅起了水花,原来是清扬公主看大鱼冒了头,便拿石头去砸。

  白千帆制止她,“鱼不是这样抓的,要么钓,要么下水拿网子去捞,别再拿石头砸了。”

  清扬公主问,“娘亲,你钓过鱼么?”

  “何止钓过,娘亲还下水去摸过鱼呢”

  史莺莺在边上插嘴:“娘娘最爱的恐怕还是捉泥鳅,当时乌水镇,就属娘娘捉泥鳅最厉害。”

  墨容晟皱起了眉头,“娘亲为什么要捉泥鳅,不怕弄脏衣裳么?”

  白千帆哈哈大笑,“不捉泥鳅,娘亲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就得挨饿,谁还管衣裳脏不脏?”

  皇帝最听不得她说这段往事,明明说的人挺可乐,听在他耳朵里却只觉得心酸,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若不然,何以让她落到去捉泥鳅度日的地步。

  晟皇子是个阶级立场分明的人,撇了撇嘴,不屑的道:“难道爹不给娘饭吃么,何至于要做下等人才做的事?”

  清扬公主抬手就敲他的头,“娘是怎么教咱们的,天下人没有贵贱之分,只有好坏之分,你说谁是下等人?娘亲么?”

  她下手重,晟皇子哎哟一声,捂着脑袋横眉以对。

  清扬公主凶巴巴的看着他,“不知错还敢瞪我?”抬起手又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墨容晟缩了缩脖子,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他说话有点不经脑子,说完了才意识到不妥。若是平日清扬当众打他,娘亲定会制止,但今日,娘亲不说话……说明是他不对,偷偷瞟一眼皇帝,皇帝的脸色有些沉,吓得他一个激灵,躲在史芃芃的身后,若说这里还有谁能护着他,大概也只有史芃芃了。

  史芃芃回头冲他笑了笑,示意他别害怕。

  明媚的阳光下,小姑娘的笑容对是晟皇子有治愈的作用,他的心瞬间安定下来,哼,爹不疼他,有姐jiěténg呢。

  他悄悄扯着史芃芃的袖子,故意走得慢了些,瞧瞧前面那个土匪一样的墨容清扬,晟皇子真觉得跟她八字犯冲,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是姐弟,还是同年同日出生的双胞胎!

  他是这么的阳春白雪,墨容清扬却象个下里巴人,跟在她身边的那几个人也是物以类聚,贾小朵是大饼脸冒傻气,杜锦彦象个小蛮夫,只有宁安有些冤,他一直都知道宁安想摆脱墨容清扬,但显然做不到,毕竟墨容清扬的后台太硬,谁都得罪不起。

  还是他和芃芃好,他们是志同道合的青梅竹马,不爱那些下里巴人的玩意儿,任何时侯都干干净净,让人赏心悦目,不象墨容清扬,疯上一阵,就成小花猫了。

  走在前头的墨容清扬看到了小鹿,高兴坏了,手里拿着树枝,把小鹿从东撵到西,从南撵到北,弄得小鹿简直要奔溃,惊慌失措的张望,不知道倒底要把它赶往何处?

  杜锦彦是公主的忠实小伙伴,也折了根树枝加入了驱赶的队伍,贾小朵自然不能落后,嘻嘻哈哈冲了进去,三个人挥舞着树枝,围追堵截,把几头小鹿惊得魂飞魄散,发出呦呦的哀鸣声。

  宁安有些看不过眼,拦住了带头的清扬公主,“别追了,欺负几头小鹿算什么本事?”

  墨容清扬跑得满头大汗,顺手一抹,额头上就多了几道黑印子,倒有点象山大王的额纹,她追得正起劲,被宁安挡住,有点不高兴,“怎么,你要为它们出头么?”

  宁安很无语,什么叫为它们出头?清扬公主有个奇葩的脑回路,好象做什么都要分个高低胜负,尤其喜欢跟人斗,晟皇子从小到大都是她的手下败将,而他……也没能逃出她的手掌心,这么多年,做为她的玩伴,校场上赢得多,但暗亏也吃了不少。

  清扬公主摆了个起式,“来吧,谁赢了,小鹿归谁。”

  宁安伸着脖子往前面看了一眼,大人们都在前面看风景,没有人注意他们,他嘴角一勾,一个扫膛腿绊倒墨容清扬,手臂用力压在她胸口上方,飞快的数:“一二三,好,你输了。”

  在墨容清扬还没回过神来的时侯,他赶紧爬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杜锦彦把清扬公主拉起来,“姐姐没摔疼吧?”

  清扬公主摆摆手,冲还在追小鹿的贾小朵喊,“算了,别追了,放过它们吧。”她可是个认赌服输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