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九百四十一章库房被烧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史莺莺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扯了衣裳披上,跑去开门,“怎么回事,哪里着火了?”

  拍门的是袁天林,他喘着气道:“是库房,库房着火了,正在扑救,您快去看看吧。”

  史莺莺脸刷一下就白了,“走,快快去。”

  好在库房一直有人看守,只是火起来了,两个伙计才惊醒,忙呼喊起来,叫附近的人帮忙救火,又打发人回来报信,等史莺莺赶去的时侯,火差不多已经灭了,漆黑的夜里,只看得见火星子不时在风里亮一下又黯下去,呛人的浓烟在上空升腾,救完火的百姓们站在一旁议论纷纷。

  “怎么烧起来的?”

  “不知道啊,这大半夜的突然就燃起来了。”

  “幸亏发现得早,不然连着这一片都得烧没了。”

  “灭是灭了,里边的东西只怕也烧掉了一些。”

  “谁家的库房?”

  “听说是如意楼史老板的。”

  “史老板人不错,我上次带侄子去如意楼吃饭,还送了一个小风车,我侄子可喜欢了。”

  “史老板自认倒霉吧,幸亏人没事。”

  “……”

  史莺莺从人群中穿过来,听着大家的议论,脸上很平静,她先问了是否有人受伤,知道没有,才放了心,转身看着百姓们,朗声道:“多谢大家鼎力相助,各位的大恩,莺莺铭记在心,日后定涌泉相报。”

  人群中有人说,“史老板,您太客气了,这么大的事,谁还能袖手旁观么,都是街坊,应当的。”

  “是啊,史老板,事情已然这样了,您也别太难过,赶紧收拾收拾吧。”

  春寒料峭,史莺莺出来得及,没带披风,但百姓们的话让她心里暖暖的,她拱了拱手,“谢谢大家,各位受累了,赶紧回去歇着吧。”

  百姓们渐渐散去,史莺莺转身进了库房,一股子焦味冲进她的鼻腔,呛得她咳了一声。

  两个小伙计一脸惊惶的立在门边,嗫嗫的,“东家……”

  “倒底怎么回事?”

  小伙计你看我,我看你,他们哪知道怎么回事啊,睡到半夜突然就着火了。

  “有没有带火种进库房?”

  “东家,咱们不是头一天守库房,什么做得,什么做不得,都是知道的,断不会带火种进库房,咱们屋里特意用的琉璃灯,上床就熄了,一点火种都没有。”

  看守库房的伙计是史莺莺亲自挑选的,老实本份,为人沉稳,且他们俩看守了大半年,从来没有出过事,怎么会莫名其妙着火了呢?这里也不生火做饭,又没有火种,怎么着起来的呢?

  点着灯进去看,因为扑救得及时,库房里的东西只烧掉了三成,但很多被烟薰坏了,没办法再用,也等同于是损失,粗粗一估算,至少损失了一半的货物,那些都是天亮之后就要摆到她新商号的货架上去的,可现在,货不够,货架装不满,新商号开张的日子就得延期。

  对一名商人来说,既定的计划被打乱,是很糟心的事情,特别对史莺莺来说,这是她计划了很久的事情,越是临近,越是兴奋,无数次想像过商号开张时的盛况,如今这场火就象一盆冷水浇在她心头,说不出的难受和愤懑。

  但商场上的事就是这样瞬息万变,史莺莺做生意这么久,也有心理准备,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指责小伙计,只叫人连夜清点,趁着烟还没把其他的东西薰坏,把未受损的货物赶紧搬走。

  她也跟着大伙一起干,忍着呛人的薰烟,把完好的货物一样一样擦干净,放到伙计们睡的那间屋里去。

  等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洒下大地,史莺莺已经带着伙计们把所有货物清点完毕,叫袁天林用马车把完好的货物运回府里去,她始终觉得这场火起得太蹊跷,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把货物转移为好。

  等最后一批货物被运走,史莺莺把伙计们叫到一起说话。

  虽然损失了一半的货物,但史莺莺也有收获,街坊们的鼎力相助,伙计们的不辞辛苦,都让她很感动,她并没有吩咐什么,但伙计们自发相告,许多人听到消息,穿好衣服就跑来了,一直帮着清点,人多力量大,所以才能完成得这么快。

  “多谢大家前来帮忙。”史莺莺朝大伙鞠了一躬。

  伙计们哪受过这个,手忙脚乱纷纷回礼,“东家,您这是折杀咱们了。”

  史莺莺笑着说,“我没看错大家,不管是如意楼还是锦绣绸庄,都是我史记的人,应该相互帮助,所有人,这个月发双倍月银,你们肯下力气,我就舍得出银两。”

  大伙都欢呼起来,这样大方的东家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欢呼过后,大家安静下来,烧过的库房就在眼前,想想东家的损失,有人说,“东家,您的心意咱们领了,刚损失了这么多货物,还是留着银子做别的用处。”

  “是啊,东家,咱们来帮忙不是为了钱。”

  “对对,咱们不要钱。”

  史莺莺压了压手,笑道,“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真要替我想,就打起精神干活,替东家多挣些钱,东家挣了钱,给大伙发红包!”

  听着史莺莺豪迈的语气,伙计们再一次欢呼起来。

  不管出了什么事,今日如意楼和锦绣绸庄还得开张,史莺莺把人手做了安排,分为两班,一班为上午,一班为下午,轮班补睡。伙计们很感慨,比起别家的老板,恨不得让你时时刻刻都替他卖命才好,史莺莺这样的体恤,实在难得。

  史莺莺迎着朝阳往家里走去,身边跟着金钏儿,阿夏和柱子。

  几个人刚走到集市边上,迎面看到了谢靖宇,或许说,是谢靖宇特意站在那里等她。

  金钏儿几个立刻护在史莺莺前面,手摸着腰间的bishou,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史莺莺默了一下,低声吩咐,“你们让开,我过去一下。”

  “夫人,他不是好人。”金钏儿说道。

  “我知道,我有事想问他。”史莺莺把她拉开,提步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