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九百三十五章出宫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其实守岁应该在自个家里守,但皇帝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太子,心安理得的带着媳『妇』和两个小的出宫了。

  一家四口,郝平贯,月桂,外加几个暗卫,静悄悄的出了宫门往贾桐家里去。

  贾桐家里此刻也是高挑着红灯笼,高朋满座,喜气洋洋,宁九绮红带着宁安,杜长风史莺莺带着史芃芃,杜锦彦早早都过来了,等帝后一到,就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马车摘了响铃,但马蹄依旧踏破了夜『色』,到了宫门前,守卫一看马车的规格,便立刻肃然立在一旁,月桂掀起半边帘子,对外头的守卫道:“我奉皇后娘娘之命,给贾夫人送点东西。”

  月桂是皇后跟前的大红人,平日里,她也常奉皇后之命给宁夫人和贾夫人送东西,守卫都很熟悉,恭谨的行礼,道声,“姑姑慢走。”

  白千帆最高兴的就是可以出宫,离了那道宫门,感觉连呼吸都要畅快许多,她怀念在江南的日子,没有道道重门,没有繁琐的规矩,那样的自由自在,可如今没办法,她爱墨容澉,愿意陪他呆在禁宫里,只是心境多少是不同的,墨容澉疼她,怕她闷坏了,隔上一段日子便会带她出宫来游玩,每次出来,她都象一只冲出牢宠的小鸟,雀跃又欢喜,和墨容清扬坐一块,母女俩个不时挑了帘子往外看,一大一小,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

  皇帝坐在对面,看着神相似的媳『妇』和闺女,心里微微叹气,他深爱白千帆,愿意满足她所有的愿意,可唯独在这件事上无能为力,他是皇帝,自古皇帝就必须住在禁宫里,禁宫是皇权所在,离了禁宫,他这个皇帝也就无用武之地了。他知道自已亏欠白千帆,所以尽量弥补,想方设法讨她高兴。

  今晚不禁宵,但街上的行人并不多,偶尔有小孩提着灯笼在路边玩耍,放一两个炮仗,炸响沉寂的夜,给过年添上几分喜庆的味道。

  墨容清扬羡慕的看着,咂巴了一下嘴,对皇帝说,“爹,到了贾大人家,我也要放炮仗!”

  皇帝想都不想就拒绝,“让奴才们放给你看。”

  墨容清扬嘟嘴,“自已放才有意思嘛。”

  “很危险,会炸着手的。”

  “奴才们就不怕炸手么?”

  “……”

  白千帆笑着说,“行,你不怕就自己放。晟儿要不要放炮仗?”

  墨容晟撇撇嘴,“炮仗会灼了衣袍,晟儿不放。”

  墨容清扬朝他做口型:胆小鬼。

  墨容晟头一扭,只当没看见。

  皇帝最疼爱墨容清扬,觉得她做什么都那么可爱,忍不住把她抱过来放在腿上,『摸』『摸』她的元宝髻:“你娘小的时侯,爹给她梳,如今给你梳,总算没有丢了手艺。”

  清扬公主扬着小脸,笑眯眯的说,“将来,我也要找一个会梳头的夫君。”

  晟皇子总算抓着机会,哼了一声:“这么小就想着嫁人,你是公主,好歹矜持一点吧。”

  皇帝瞟他一眼,道:“就因为是公主,凡事都要早早计划,马虎不得,”他低头看清扬公主,目光立刻柔和起来,“清扬,关于附马,爹心里已经有几个人选了,横竖还早,且观察几年再说,你放心,你的事,爹心里有数。”

  白千帆,“……”才五岁的娃娃就开始物『色』夫君了……

  墨容清扬一点也不害臊,笑得眼睛弯弯,“爹给清扬挑的附马一定是极好的,不过爹,嫁妆是不是现在也得开始准备了?”

  皇帝,“……好,爹现在就开始准备,花十年的时间给咱们长公主备嫁妆。”

  墨容晟眼红,忍不住问,“爹,那我呢?”

  皇帝脸一凛,“你媳『妇』也要爹准备嫁妆?”

  听着这父子三个的对话,白千帆和月桂忍不住好笑,皇帝也笑,笑到一半,突然又伤感起来,这么可爱的闺女哪里啥得她嫁呢,天底下又有谁配得上他的清扬?一想到她今后要到别人家去过日子,皇帝心里忍不住酸楚起来。

  清扬公主问,“爹,你怎么不高兴了?”

  皇帝说,“爹觉得十年的时间准备嫁妆可能不够,不如十五年吧。”

  墨容晟睁大了眼睛,心想,父皇这是要把家底都掏给清扬啊,他将来开牙建府怎么办?

  “爹,不如别让清扬嫁了吧,让她一直陪着您不好么?”

  这话说到皇帝心坎上了,他赞许的看了儿子一眼,想听听清扬公主怎么说。

  墨容晟难得得到父皇和蔼可亲的眼神,很是受宠若惊,在心里窃笑:天下是太子哥哥的,他开牙建府做个闲散的富贵王爷,清扬在宫里做个老姑娘,嗯,完美!

  清扬公主扬声问,“爹,东越的长公主若是嫁不出去,是不是很丢脸?”

  皇帝一想,也对,自古皇帝的闺女不愁嫁,清扬要是不嫁,难堵天下悠悠之口,嫁与不嫁,对皇帝来说,是个难题。

  就这么说说笑笑,东长西短的扯,不知不觉就到了贾桐的府上,府门大开,门上贾桐带着几个小厮站在那里,看到马车到了台阶下,立刻下来打帘子,皇帝抱着清扬公主,皇后牵着晟皇子,一行人静悄悄的进了门,就跟来走亲戚似的。

  等他们进了门,立刻大门紧闭,照壁边上,站了一群人,一见帝后立刻跪下行礼,白千帆扶起史莺莺:“在外头不讲究这些,只当咱们还在江南那么处就行。”

  皇帝眯着眼睛,看到杜长风带着儿子跪在最后面,一直没有抬头,他眉宇一展,杜将军还算识趣。

  杜长风跟着众人起身,依旧是低垂着眼帘,从前,听到白千帆的声音,他的心里会立刻掀起波澜,但如今,却是一片平静,一别数年,她的声音依旧清脆,想来容颜也依旧美丽,但倒底是过去了,曾经立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可终究,他取的是另一瓢,而白千帆注定只是墨容澉的那一瓢,他曾怪命运捉弄,可谁又知道,命运往往才是最好的安排。

  人群中,他握住史莺莺的手,心里无比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