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九百三十三章人不见了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杜长风看着史莺莺快快的前去,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敢情他那彪悍的小媳妇害臊了。

  他大步跟上去,一把抓住史莺莺的手,“哪里跑?”

  史莺莺憋了半天,卟哧一笑,“杜将军你变了。”

  “我哪里变了?”

  “变得油腔滑舌的了。”

  “还有呢?”

  史莺莺仔细看了他两眼,突然有些感慨,“当年我明明喜欢的是清秀的小哥哥,没想到最后嫁了你这么个黑疙瘩。”

  “清秀的小哥哥有什么好?”杜长风瞟她一眼,“能象我那样结结实实的疼你?”

  史莺莺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又红了脸,是够结实,疯起来能把她的腰折断。

  夫妻俩个说着话,你撞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看得后头的金钏儿和阿夏掩嘴偷笑,真好,又象回到西北的时侯,夫人和将军成天在一块斗嘴,有时侯斗着斗着还打起来,打着打着就进了房,再出来的时侯,将军昂首挺胸负着手往前厅去,夫人则红着脸一声不吭去了后院。

  杜长风今日颇有些雅性,看到绣工精美的手帕,给史莺莺买一条,看到漂亮的银发钗,也给史莺莺买一根,看到冻柿子买几个,看到热气腾腾的发糕也买几块。四个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逛,一路买,一路吃的到了城西。

  城西住的大都是穷人,大杂院居多,但烟花柳巷也有,赌场也有,乞丐更喜欢在这里聚堆,三五成群,夏天睡露天,冬天搭个棚子,几个人挤在一处取暖。

  史莺莺看着路边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实在是可怜,让阿夏掏几个大子给他,可刚给到他手里,就被大乞丐抢走了,阿夏要追上去,被杜长风喝住,“别追了。”

  他把手里的发糕掰了一小块给小乞丐:“吃吧。”

  小乞丐伸着脏兮兮的小手接边来,快速的塞进嘴里,他怕再被那些大乞丐给抢走了。

  杜长风站在那里,等他咽下去,再掰一块给他,但小乞丐接过去却没有吃,史莺莺说,“快吃啊,小心又被人抢了。”

  小乞丐扭头看了看树底下的棚子,“我留给我姐姐吃。”

  史莺莺说:“叫你姐姐出来吃吧。”

  “她,她冷。”

  史莺莺走过去看,低矮的棚子里很幽暗,她看了半天才看到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居然是个长相不错的小姑娘,只是衣裳单薄,身上用草绳绑着很多枯黄的芭蕉叶,当衣裳穿,史莺莺不由得心酸起来,这姑娘比她家芃芃大不了几岁,却是这般悲惨,她把披风解下来递给小姑娘,“你穿着吧,明日我让人给你送棉衣来。”

  小姑娘抖着手接过披风,立刻裹在身上,对她磕头,“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史莺莺问,“你们爹娘呢?”

  “娘死了,爹不见了。”

  史莺莺:“……”她让金钏儿把他们在路上买的吃食全留给这姐弟俩,别的忙也帮不上,只能尽点微薄之力。

  临走的时侯,金钏儿说,“昌隆米行不是在布粥么,你们怎么不去吃?”

  小姑娘说,“现在人多,要排队,我们晚点再去。”

  看到这对可怜的姐弟后,史莺莺心里有些难过,焉焉的提不起精神,杜长风安慰她道:“别想那么多,如今的东越也算国泰民安,可繁华之下总有疮痍,这是无可避免的事。”

  又走了一段,远远看到了热气腾腾的粥摊,两个半人高的大灶上架着两只大铁锅,大铲在锅子搅动着,空气中飘着米香的味道。

  粥摊前排着长长的队伍,并不全是乞丐,更多的是住在附近的百姓,平日里吃不饱,多喝碗热粥也是好的。

  史莺莺仔细打量,并没看到昌隆米行的周老板,也不见那日自称金汀阁房主人的男人。有一个穿锦袍的中年男人象个管事,穿着富贵,长得却是一副尖嘴猴腮,有些奸诈的样子,当然看人不能光看面相,毕竟人家这是在行善。

  另有四五个伙计,两个掌勺,其他人维持秩序,都端着一脸笑,很是亲切的样子。

  为了不引起怀疑,史莺莺和杜长风并没有停住脚步,只是缓缓的从摊子前经过,绕到另一条路再回去。

  等过了身,史莺莺问杜长风,“你怎么看?”

  “没什么异常。”

  “我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史莺莺又问金钏儿和阿夏,“你们觉得呢?”

  金钏儿说,“看来咱们怀疑错了,他们给百姓布粥,是大善之举。”

  阿夏却说,“听说明天还有一天,再看看吧。”

  回到家里,史莺莺翻出一些自己的旧衣物,又让柳妈妈连夜把杜长风一件棉袍给改小尺寸,拿包袱皮装上,准备明日给那对姐弟送去。

  第二日,她准备了一些白面馒头和点头,也拿包袱皮装上,打发金钏儿和阿夏送给那对姐弟。

  可是金钏儿和阿夏回来后,说那个低矮的小棚子还在,但那对姐弟却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史莺莺奇怪了,“今天都大年三十了,他们还能去哪,莫非被哪个亲戚接回家过年去了?”

  金钏儿摇头,“不太可能吧,我跟周围的人打听了,说他们姐弟俩在那里都半年多了,从来没有人来看过他们,据他们自己说爹娘都不是本地人,也没有什么亲戚,不然哪能流落在那里当乞丐啊?”

  史莺莺有些担心,“这大过年的,两个半大的孩子能去哪呢?”

  阿夏说,“夫人,他们不是今日不见的,周围的人说,他们昨晚就没有回来。”

  “没回来是去哪了?”

  “去讨粥了。”

  史莺莺:“……小姑娘昨日说,等人少些再去讨粥,人少的时侯大概是天将黑了,那时侯他们去了粥摊,之后就没回去?”

  阿夏点头,“我猜测是这样。”

  史莺莺沉吟了一下,吩咐金钏儿,“快叫将军来。”

  杜长风过来听到这个事情,皱着眉头,负手在屋里踱着圈子。

  史莺莺紧张的看着他,“你说那姐弟俩的失踪会不会跟昌隆米行有关?”

  杜长风停住脚步,仰天叹了一口气,“过几日再去看看,说不定他们只是去别的地方呆几天就回来了。”他这样说只是安慰史莺莺,希望她宽心过个年,至于真相……以他的预感来说,并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