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六百八十章这,或许就是幸福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整个驿站的人都看到,杜老板被史老板追着屋前屋后『乱』窜,狼狈不堪,不时回头喊:“你别追了,我伤还没好呢!”

  “没好,没好你还……啊!”史莺莺虽然气得七窍生烟,但脑子还算清醒,知道打仗的事现在还是秘密,不能轻易泄『露』。

  虽然平时杜老板和史老板老斗嘴,但象这样的大阵仗还是头一次见,看客们顿时坐不住了,一大群人跟在屁股后头看热闹。

  驿站里比过年还热闹,吵闹声差点没把屋顶给掀了,皇帝怕吵,皱了眉头,问宁九,“下边怎么回事,吵什么?”

  宁九把头伸出窗外看了一眼,笑了,“史莺莺教训杜长风,大伙在看热闹。”

  皇帝听了,起身走到窗边去看,过了一会,果然看到史莺莺追着杜长风跑过来,后面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然后楼下噼噼啪啪一阵『乱』响,中间还夹杂着起哄的声音。

  皇帝开始还饶有兴趣的听着,后面脸『色』就慢慢沉下去了。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自己和白千帆也象一对冤家似的吵吵闹闹,外人瞧着他没面子,其实他心里高兴着呢,就象杜长风,看着狼狈,其实都是装出来的,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还打不过一个弱女子么,不过是为了示弱,让对方发泄而已。说白了,是因为爱!爱她,就陪着她耍花枪,不爱,管你是哪根葱哪头蒜!

  只是他仔细观察过杜长风,这厮大概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爱上了史莺莺,来的那两天还让史莺莺配合跟他演戏,分明就是在走他的老路,当初他也是自己没有察觉就爱上了白千帆,结果闹出了许多笑话,还差点把她拱手让人。

  他摇了摇头,在心里唏嘘,不论多精明理智的男人,一旦涉及感情,跟一头猪有什么区别?他就是最好的例子,媳『妇』儿不要他了,他还死乞百赖要把她抢回来,但凡有点傲气,他就应该死心,从此恩断意绝,把她从心里抹去。

  史莺莺追了几个圈,没追上杜长风,气得把手里的木瓢狠狠掷过去,却没有打中,她一跺脚,不追了,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这一变故把大家都吓到了,哄笑声没有了,都纷纷指责杜长风,“杜老板,你做什么事让史老板这么伤心,快去赔个不是哦!”

  “杜老板,你跑什么嘛,武高武大的汉子,挨女人几下打有什么嘛!”

  “就是,你是男人,她是女人,你应该迁让她嘛,怎么能惹她伤心哩!”

  “史老板是多好的女人哦,杜老板你要懂得珍惜塞。”

  杜长风听着带了各地方的指责,脸上有些讪讪的,他也被史莺莺这一举动吓到了,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他走过去,一把将哇哇大哭的史莺莺抱了起来,史莺莺倒也没挣扎,一边哭,一边任他抱回屋里去。

  杜长风默不作声拧了湿帕子给她擦脸,有些嗫嗫的,“不就骗你一下,值得这么哭么,那么多人看着,不丢脸啊!”

  史莺莺自己拿过帕子擦了几下,丢回给他,“自打跟了你,我哪还有什么脸面噢,都让你丢光了。”

  “怎么是让我丢光呢,”杜长风觉得很冤枉,嘟噜着,“你可不能什么都往我身上赖。”

  史莺莺用力抽了几下鼻子,慢慢平息下来,“我问你,你要去当前锋,是不是为了她?”

  杜长风脱口而出,“不是!”

  “答得这么快,一定是心里有鬼!”她再信他就怪了,“明明身上的伤还没好全,一听要为她打仗,立刻就什么都不顾了。”

  “我伤好不好,刚才检验得还不够么?圈着屋子跑了五六个圈呢。”杜长风作势要脱衣裳:“要不,你亲眼瞧瞧?”

  史莺莺没好气,“谁稀罕看你。”

  杜长风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会想歪,我怎么还会为了她去做什么事呢,人家正牌的夫君在楼上呢,你也替我想想,我是一介武夫,本来就应该呆在军队里,要不是一时糊涂自毁了前程,上次攻打临安的功劳肯定是我的,哪有韩将军什么事啊,说不定现在已经成护国大将军了,哪用跑到西北来经营驿站啊……”

  史莺莺看着他,微皱了眉头,“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了这么多,你问哪句?”

  “什么自毁前程。”

  “一时糊涂自毁了前程。”

  史莺莺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承认自己是一时糊涂?”

  杜长风苦笑,“当时鬼『迷』了心窍,现在回想起来,可不就是一时糊涂么。”

  史莺莺的眉头松开了,可没一会又皱起来,“你的意思是,若没犯糊涂,就不用跟我来这里开驿站,还好好的当你的将军塞?”

  杜长风:“……咳咳咳,其实到这里开驿站也没什么不好的,挣得比将军还多呢,天高皇帝远,多自在啊。我觉得挺好。”

  史莺莺心里总算舒坦了些,说,“你要去打仗,我不拦着,反正我就一句话,你不回来,这份产业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杜长风脸『色』一凛,“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产业岂能让你一个人独吞,说什么我也要回来的。”

  史莺莺脸上终于云开见日,有了点笑容,说,“行了,你出去,一个大老爷儿会收拾什么,我替你收拾,晚上叫厨房做顿好的替你践行。”

  杜长风没有说话,拍拍她的肩,“不错,是个当家理事的好媳『妇』啊。”

  史莺莺故意拿眼睛斜他,“说什么呢?”

  杜长风边说边往外走,“我说哪个娶了你,是捡到宝了。”

  “滚蛋!”史莺莺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卟哧一声笑了,“得『性』!”

  杜长风走到廊上,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开着,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屋里窄窄的一小块地方,史莺莺就在站在那里,弯着腰,替他收拾着行李,一件件衣裳整齐的叠放,码好……

  他看着看着,象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荡』漾开来,慢慢的充盈了整个胸腔,让他觉得岁月如此静好,他头一次意识到,或许,这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