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六百六十章面壁思过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这是皇帝第一次亲眼见到墨容麟伤人,第一次见到他看到血时兴奋的样子,那一刻,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太过惊讶,太过骇然,以至于有片刻的愣神,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小的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之前他都是从奴才们的嘴里听到有关墨容麟的那些事,奴才们向来喜欢fěnshitàipg,他也没当一回事,只有月桂认真的提过一回,但他以为是月桂太过忧虑,今日亲眼所见,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进了房,他放下墨容麟,转身关上门,把一切喧嚣嘈杂都挡在门外。

  墨容麟大概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垂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皇帝也站着,却是无比心酸,要是他娘亲还在,他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他把墨容麟放在椅子上,自己坐在他对面,很有点当面锣,对面鼓要谈一次的样子。

  墨容麟睁着黯淡的眼眸看他一眼,又低垂下去,两只小手绞在一起,小可怜的模样儿象足了白千帆。

  皇帝提起的一口气倏地泄下去,他默了一下,声音放得极柔和,“麟儿,抬起头来看父皇。”

  墨容麟低着头没动。

  皇帝等了一会,声音放得更柔了,“麟儿,抬起头来看爹。”

  说来也奇怪,把父皇改成爹,墨容麟瞬间就抬起头来,抬着两只大眼睛看他。

  皇帝心里一暧,眼里带了笑,“告诉爹,为什么要那样做?”问完自己又觉得可笑,墨容麟根本不会说话,怎么答他?

  他换了一种方式,“麟儿喜欢看到血?”

  墨容麟看着他没什么表示,但是目光没有回避。

  皇帝有些无奈,墨容麟不说话,也很少主动给出反应,如果喜欢便默然接爱,不喜欢,挥手打开,想跟他好好谈话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管墨容麟听不听得懂,总之,他是当爹的,孩子做错了事,就得跟他好好讲道理。

  “麟儿,今儿个你过生辰,本来是喜庆的日子,但你这样做,爹不高兴,无缘无故伤人是不对的,爹知道你在外头受了很多苦,你,娘亲,”说到这里,皇帝突然觉得刺痛了一下,忍不住捂住了胸口,缓了口气,才接下去说,“她要是知道你变成这样,一定会很伤心的……”

  他一边说,一边注意观察墨容麟的表情,当他说到这里的时侯,墨容麟似乎有点难过的样子,扁了扁小嘴,黯淡的眸子忽的一亮,有了水光。只是那点变化微乎其微,等他再仔细看,墨容麟又恢复如常了。

  他没有让墨容麟再回到宴席上去,做错了事,应该面壁思过。

  修元霜说的没错,子不教,父之过,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纵容的结果,他也需要一起思过,于是一大一小到宗祠对墙而坐,墙上是墨容氏的祖训。

  ……

  小辈有过,小则责之,大则打之,切不可骂;

  刻刻敬慎,不可纵之忽之;

  平日养身,以怯懦机警为上;

  千金之子,不坐檐瓦之下,

  贵人善于自保,鲁夫玩忽『性』命;

  童应教其读经读史,开卷有益,不可敷演无实;

  不学礼,无以立;

  何处不需要礼,贵人知礼,愚人无礼;

  ……

  洒洒洋洋的祖训,刻在半尺宽的竹简上,挂满了一整面墙。

  那一晚,碧福殿的盛宴照常进行,朝臣和宫妃们热热闹闹的吃席,皇帝父子枯坐宗祠,对着祖训思过,直到子时,方才回到承德殿歇息。

  墨容麟睡着后,皇帝躺在边上看他,心里却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第二日,皇帝下朝回来,见修元霜站在南书房外,看到他,她忙迎上来行礼:“臣妾给皇上请安。”

  他嗯了一声,问,“你来找朕有事?”

  “是,臣妾,”修元霜半低着头,声音却是清朗:“臣妾还是为上回的事而来,请皇上恩准,让太子殿下到景秀宫去。”

  皇帝负手立在那里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他是千帆的孩子。”

  “臣妾知道,”修元霜说,“从前臣妾做错了事,皇上很难相信臣妾,但臣妾有信心,可以教好太子殿上,请皇上开恩。”

  皇帝问,“你哪来的信心?”

  “臣妾对皇上有多大的忠心,就对自己有多大的信心。”修元霜说,“皇上可以做个尝试,若是一个月内,太子殿下没有进步,您就把他接回去,臣妾自此再不提这事。”

  皇帝想了想,“你先回去,容朕考虑考虑。”

  修元霜倾了倾身子,“是,臣妾回去静侯皇上佳音。”

  皇帝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迈着步子上了台阶,修元霜直起身子,默默的看着他大步跨进了屋子。

  秋纹上来搀扶她,小声道,“主子,回吧,看皇上这态度,只怕还是不同意。”

  “不,本宫预感这次成了。”

  秋纹有些奇怪:“主子从哪看出来有希望?奴才可看到皇上有点烦恼的样子呢。”

  修元霜笑了:“皇上在感情上不想把太子交给本宫,但理智却告诉他应该交给本宫,所以他才烦恼啊。”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修元霜歇了午觉起来,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主子,月桂姑姑送太子殿下来了。”

  秋纹啊了一声,望向修元霜的眼神充满了惊喜和佩服。

  修元霜倒是很淡定的样子,坐在那里吃燕窝,吩咐道:“去盛一碗来,放凉了给太子殿下吃。”

  刚吩咐完,月桂就带着墨容麟进来了,她行了礼,眼睛有些红,但眼神里带着傲气,“奴才奉皇上的口谕,送太子殿下过来,皇上说了,先让太子殿下在景秀宫里住三日,三日过后,太子愿意留便留下,若是不愿意,奴才再接殿下回去。”

  修元霜在心里苦笑,三天能看出什么气侯,皇上还是舍不得啊。

  但她只客气的对月桂道:“麻烦姑娘替本宫给皇上带几句话,就说本宫多谢皇上成全,定照皇上的意思,三天后让太子殿下自己选择去留。请皇上放心,本宫定会悉心照顾,让太子殿下在景秀宫里生活愉悦。”

  月桂淡然道:“这样最好,皇上说了,奴才可以随时来看太子殿下,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妥,可立即接他回去。”

  “这个自然,”修元霜依旧是客气的态度:“你照顾殿下这么久,定是舍不得,景秀宫随时欢迎你来。”

  月桂来的时侯准备了一肚话,没想到修元霜这么好说话,弄得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蹲下来把墨容麟抱了抱,也不管孩子听不听得懂,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最后成功把自己说哭,才觉得有点过了,一个宫里住着,前后就是几步路的事,想他了就过来,她倒弄得象要生离死别了似的。

  月桂抹了一把眼泪,『摸』『摸』孩子的头,一咬牙,转身飞快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