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四百一十五章永远不离开我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楚王的仪仗从街那头过来了,嘈杂声,脚步声,马蹄声,倾刻到了门外,月香月桂象两只受了惊的兔子紧紧挨在一起,惊恐的看着院门。

  外头有人叫门,啪啪啪拍打着门,口音很熟悉,是贾桐。

  两人更慌了,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单薄的院门在一等待卫手里简直跟纸片似的,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一大群人涌了进来,相当有序的分两排而立,一个身材高大面『色』冷沉的男人走了进来。

  月香月桂什么都来不及想,卟通跪倒在地,头点地,抖如筛糠,嘴唇哆嗦着连求饶都不敢。

  “携主潜逃,罪该当诛!”

  月香月桂眼泪长流,却不敢哭出来,低声应着,“奴婢认罪。”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被楚王找到了就是个死!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是清脆熟悉的声音响起,“你怎么这样?说了不吓唬她们的。”

  月香月桂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人从地上架起来,“两位姐姐别怕,王爷跟你们开玩笑的呢。”

  月香月桂腿还是软的,根本站不稳,摇摇晃晃间,透过模糊的泪眼看到了穿女装的白千帆,不觉一愣,续而心口一松,皆是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有一处劫后余生的感慨,搂着她小声涰泣着。

  “没要你们的命,还有脸哭!”

  月香月桂忙收了声,扯着衣袖把脸擦干净,规规矩矩跪下来给楚王磕头,“奴婢们罪该万死,谢王爷不杀之恩,王爷宅心仁厚,奴婢们……”

  “行了,起来吧,”楚王淡淡的道:“你们虽对本王不忠,对楚王妃倒是忠心不二,就凭这一点,本王也不能拿你们怎么样,收拾收拾,呆会上醉仙楼吃了午饭,就进城去了。”

  虽然舍不得,月香月桂也知道只能照吩咐做,如今被楚王寻着了,一切都将回到从前,王妃回到楚王身边,她们本是奴婢,自然要跟去的。当下也不多话,到屋里悉悉索索的收拾起来。

  楚王负手站在院子里,很寻常的江南小院,青砖铺地,有篱笆,种着花草,干净清澈,小而温馨,他扫了一圈,抬脚进了屋子,就是他媳『妇』住了大半年的地方,他一定要亲眼看一看。

  三个人都在白千帆的屋子里,小声的争论着,他静悄悄站在门口,听她们在里面说话。

  月香,“王妃,这些就别带了吧,都是些男人的衣裳,你以后也用不着了呀。”

  “就是,”月桂说,“如今您恢复了身份,还要这些做什么?”

  “我留着有用……”

  “有什么用,”墨容澉迈进门里,脸『色』不善:“还想跑一次?”

  两个丫环见他进来,立刻闪身出去,曾经王爷对王妃有多黏乎,她们是看在眼里的,如今一切照旧,她们自然不杵在这里碍事了。

  白千帆嘿嘿嘿,把手里的衣裳打开给他看:“月桂刚做的,没穿两回呢,扔了太可惜了。”

  楚王看到这些男装很没有安全感,好象这些东西只要在白千帆身边,她就随时有跑路的可能,她不知道,这大半年他是怎么过来的,没心没肺的丫头哪能体会他的苦楚,有时侯伤感起来,好象连肠子都拧巴到一起了,半天直不起身来。

  “过来。”他张开双臂。

  倒底是大了,又有了那层关系,白千帆略有些娇羞的蹭过去,偎进他怀里,手指绕着他的腰带打圈圈。

  “答应我,永远不离开我。”

  她哼了一声,抬起头,委屈的扁嘴,“明明是你送我走的,现在又来怪我。”

  “是我不好,我对不住你,”他抱紧她,声音象从胸腔里透出来的:“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发誓,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否则我一定不得好死。”

  他说得太快,她想来堵他的嘴已经来不及,皱着眉埋怨:“说这些做什么,都过去了。”

  “好,不提了,从今往后,我们只朝前看。”他吻她的额:“不管时局如何,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

  白千帆吸了一下鼻子,“我知道你上次送我走是有苦衷的,可是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告诉我,别让我误会,成吗?”

  “好,我答应你。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我什么事都告诉你。”他顿了一下,“那么……你是不是有事也该告诉我?”

  “当然,我没什么可瞒你的。”

  “哪天碰见杜长风的?”

  “啊?”白千帆惊讶的抬头,“这你都知道?”

  墨容澉垂眼看她,“我不问,你是不是不打算说?”

  白千帆呵呵呵,“我说他,你会不高兴嘛……”

  “你说了,我不生气,你不说,我才生气。”

  “……就是去苏城失火那天,我去城里救火,刚好分到他手下,就,就碰到了……”

  墨容澉站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原来就是那天晚上……她在那里,就在他身边,他连她的名字都听到了,可惜还是错过了。

  她和杜长风碰到了,所以杜长风才象突然打了鸡血似的,主动请缨,说什么答应了他爹要捞个大将军当当,分明就是为了她!只可惜,杜长风机关算尽,瞒天过海,倒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没说什么……就让他别说出去,他答应了,然后我就走了。”

  他点点头,“以后别再见他了,他不是什么好人。”

  “为什么?”白千帆奇怪的问,“我听说是他取严守义的脑袋回来的,替苏城的百姓报了仇,大家都当他是大英雄呢。”

  “他知道你在哪,却不告诉我,这安的是什么心?”墨容澉重重的哼了一声,“分明就是狼子野心!”

  “他是君子嘛,答应了就要守承诺,当然不会告诉你……”

  墨容澉瞪起两只眼睛,“你还替他说话?”

  他一怒,白千帆就不作声了,默默的摘下墙上的弹弓往包袱里放,枕头底下『摸』出几支绣镖,床底下掏出一个小罐……

  她一沉默,墨容澉就有些慌,压下自己的火气,腆着脸凑上去,“这小刀看着不象之前的,谁给你做的?”

  白千帆还是不说话。

  墨容澉彻底慌了,一把抱住她,“千帆,你好歹说句话,我哪儿错了,你说出来。”

  白千帆轻轻吁了一口气,“刚才姐姐在屋里跟我说了,王爷要是发火,叫我别火上添油,咱们好不容易遇上了,别为个不相干的人伤了和气。”

  不相干的人,原来杜长风在她心里是不相干的人,楚王爷的心瞬间舒畅了,嘴角扬得老高,声音愉悦的道,“瞧瞧还有什么要装的,都装上,我来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