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三百五十一章想问你要个人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下棋的时侯,皇甫珠儿很仔细的观察墨容澉,但从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她很小就认得他,印象里,墨容澉沉默寡,讳莫如深,喜怒从不形于『色』,人人都怕他,唯独对她和颜悦『色』,无论她提什么要求,总是有求必应,太子曾笑,说每个人都有死『穴』,她皇甫珠儿就是墨容澉的死『穴』。

  她想,自己在他心里总是特别的。可这次回来,凭着女人的敏感,墨容澉对白千帆似乎也有些特别。是因为可怜,因为同情,因为白千帆是白家放弃的人,所以才对那小丫头纵容么,可为什么偏偏是她?

  墨容澉其实并不心软,他的心软只对身边很亲近的人,比如她,比如手足,比如患难之交,除此,再无其他。

  她敢回来,是对自己有信心,和白千帆斗,是想试试墨容澉,在他心里,他倒底会舍弃谁?她不相信,他们十来年的感情,敌不过一个小丫头片子!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墨容澉对她未曾忘情,他纵容白千帆不过是因为从没遇见过那样的人,贪图一时新鲜而已,而自己,才是他心里的重之又重。

  郝平贯挑了帘子进来,“王爷,皇上打发人来请您进宫。”

  皇甫珠儿手一抖,指间的白子落地,郝平贯忙弯腰拾起来,双手呈回桌上。

  “说了什么事吗?”

  “没有,就说请王爷进宫一趟。”

  “好,取我的氅来,备马。”

  墨容澉干脆利落的起了身,皇甫珠儿担心的看着他,“三哥哥,皇上叫你去会不会是……”

  墨容澉安抚的对她笑笑,“皇上这个时侯叫我入宫,大概是想同我喝酒,说起来,我们兄弟也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中午你自己吃饭,不用等我。”

  皇甫珠儿送他到门口,低声说道,“三哥哥,我同你说的话,你记在心里,一切以你为重,我不要紧的。”

  “不要多想,会没事的。”

  他带着贾桐宁九转身离去,出了月洞门才问,“都安排好了吗?”

  “是,都安排好了。”

  墨容澉跨上马,突然扭头看了一眼揽月阁的方向,却什么都没说,一抖缰绳,策马而去。

  绿荷站在抱柱后边,见墨容澉一行人走了,转身回到屋里,得意的扬眉,“爷走了,没人给她撑腰了,绮红姐姐,瞧好吧!”

  绮红无奈的摇摇头,“你别闹,她不是好惹的。”

  “不好惹,本姑娘偏要惹一惹。我亲耳听见她求爷把王妃送走的,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她算老几啊,罪臣之女也枉想当王妃?呸!”

  她把那只碗搁在托盘上,出去叫了小丫环进来,“去,给皇甫姑娘送去,就说是给她补身子的,让她慢些吃。”

  小丫环应了一声,麻溜的送到皇甫珠儿屋里,“姑娘,这是给您补身子的,您慢些吃。”

  皇甫珠儿见是一碗『奶』膏子,眼睛一亮,她以前就爱吃这个,没想到墨容澉还记得。

  心里一喜,舀了一勺放进嘴里,顿时跟被针狠狠扎了一下似的,哇的一声吐出来,可仍有少量的顺着喉咙下去了,灼得她五脏六腑都痛。

  小丫环见状,惊得叫起来,“姑娘这是怎么了?快来人啊!”

  嘈杂的脚步声似乎从四面八方涌来,皇甫珠儿脸『色』通红,捂着嘴,一脸狼狈的看向门口,走在最前面的是绿荷,后边是绮红,还有几个小丫环,看到绿荷脸上的幸灾乐祸,她这才明白过来,气得脸『色』又变白了。

  绿荷大惊小怪的叫:“呀,姑娘这是怎么啦?怎么吐了?莫不是有了?您进府才多久,铁定不是咱们爷的,这是怎么说的呢,咱们爷……”

  皇甫珠儿虽然落了难,也不允准一个奴婢这样污辱她,张不了嘴,扬了手狠狠打过去。

  绿荷岂会被她打到,身子一转,闪开,自有小丫环们将皇甫珠儿团团围住,说是劝架,却是令她无法再上前。

  绮红打圆场:“姑娘不要生气,怪奴婢没事先说明,这是『奶』油酥茶,外头被一层酥皮盖住了热气,所以姑娘一时没太注意,烫了嘴,奴婢给姑娘赔个不是,姑娘中午想吃什么,奴婢尽心尽力替姑娘做了来算是赔罪。”

  到这会,皇甫珠儿嘴里那股刺痛的感觉才淡了些,她吁了一口气,“不用麻烦,我怕你在菜里下毒。”

  绿荷哼了一声,“听见没,你做好人,可人家不领情。”

  绮红叫小丫环把屋里收拾一下,扯着绿荷往外走,“行了,你少说两句吧,等爷回来有你好看的。”

  绿荷不以为然:“她不是喜欢告黑状吗?让她告去!本姑娘不怕。”

  身后,皇甫珠儿阴沉的盯着她的背影,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

  让墨容澉说中了,皇帝真是请他到宫里来喝酒的。

  美酒,佳肴,甚至还有悦耳的丝竹,美艳的舞姬。

  皇帝满面笑容迎上来,“三弟,来,快坐,朕一直等着你。”

  墨容澉笑着行了个礼,在一侧坐下来,“皇兄这个时侯叫臣弟来,臣弟想着也只有喝酒一事。果然让臣弟猜着了。”

  “知朕者,莫过三弟也。”皇帝哈哈大笑,亲自替他倒酒。

  墨容澉也不客气,端起来就喝:“臣弟来晚了,先干为敬。”

  皇帝见他脸上没半点犹豫之『色』,倒是放下心来,“不用急,朕今日犯了酒瘾,咱们不醉不归。”

  “好!”墨容澉笑得爽朗:“不醉不归。”

  “三弟,这段时间你跟朕生份了,朕心里也不好受。”

  “皇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臣弟早已经忘了。”

  “还是三弟通情达理,是朕心眼小,钻了牛角尖,竟然误会你……”

  “皇兄喝酒,”墨容澉打断他的话,先杯为敬。那些话,皇帝能拉下面子说出来,可事后保不齐心里不痛快,能不说便不说的好,反正大家心知肚明。

  “还是三弟懂朕,”皇帝很是感叹的道:“皇后说得对,这世上最懂朕的人是三弟啊!每回朕有麻烦,都是三弟帮着朕,朕心里很感激。”

  “为皇兄分忧,是臣弟的责任。”

  “既然说到这里,朕这里还真有件麻烦事,想请三弟帮忙。”

  “皇兄请讲。”

  皇帝手一抬,丝竹和舞姬都停了下来,安静的退了下去。

  皇帝笑得有些随意,“朕想问你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