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一百八十五章取名字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小库子回怀临阁回话,墨容澉问,“你出来的时侯见着王妃没?”

  “见着了,王妃还问奴才话来着。”

  “哦?”墨容澉的脸『色』缓了缓,“问你什么了?”

  “王妃问奴才,王爷是不是单请侧王妃?还说王爷上午说要同王妃一起吃寿面。”

  墨容澉的嘴边隐有笑意,“那你怎么答的?”

  “奴才造实答的,说奴才不知道,王爷只请侧王妃一个,还说会给王妃和庶王妃送寿面过去。”

  那丝隐着的笑意终于浮上了面容,他接着问,“王妃怎么答的?”

  “王妃说,有寿面吃就行,在不在一块吃倒没什么,吃了王爷的寿面,她在揽月阁里也能祝王爷长命百岁。还叫我……”说到这里,小库子腿肚子直打颤,王爷刚才还有一丝笑模样,怎么转眼就一脸冰霜,害他都不敢往下说了。

  “还叫你什么?”墨容澉怒喝:“有话不一气儿说完,想找打是不是?”

  小库子抖了一下,麻溜的说完最后一句,“还叫我快回去,别叫大总管久等。”

  “没了?”

  “没了。”

  墨容澉心里的怒火一拔一拔往上冒,抬了抬脚,凌厉的目光象刀子一样扎在小库子脸上,小库子皱巴着脸直哆嗦,他想退下去,脚却移不动,就跟被定住了似的。

  墨容澉是真想把这个给他带来坏消息的小厮一脚踢出去,他咬着牙槽忍了又忍,终于是『逼』得自己冷静下来,再这么下去,他都瞧不起自个了,拿小厮出气不是他行事的风格,没这个必要,不就一个女人嘛,不值当!

  墨容澉为这事,着实生了几天闷气,每日回到府里,就呆在怀临阁里,哪里都不去,白千帆若到怀临阁来,他借口忙政务也不见她。

  白千帆对他这种时好时不好的态度都有些习惯了,也不往心里去,大不了又回到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时侯去,想当初,白相府那样凶险的地方,她都熬过来了,在楚王府活下去还不简单,况且并没有少了她的吃穿用度,也没人上赶子害她。

  既然墨容澉不想见她,她也有自知之明,去了两次就不去了,呆在自己的揽月阁里跟小兔仔玩。

  『毛』绒绒的一对小兔仔着实惹人爱,她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天天儿拎到院子里,想要它们蹦跶。可这对小兔仔胆贼小,从笼子里拎出来放在地上,就象被钉子钉住了似的,纹丝不动,身子微微打着颤,睁着一双小红眼怯怯的看着她。

  白千帆给它们喂萝卜片,它们也不吃,只是不停的抖着,她只好耐着『性』子安抚它们。

  “别怕,这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了,我会好好待你们的,院子里的人都和善,不会有人欺负你们的,乖啊,吃吧,吃了长个,别象我似的,小时侯吃不饱,到现在身量还这么小,其实我都及笄了呢。乖乖,吃啊,是不是咽不下,我给你们拿水来,要不尝点子果『露』,可好吃了,是从皇宫里带出来的,听说是皇后娘娘亲手酿的呢,你们是天底下最有福气的兔子了。”

  月香在一旁笑,“王妃,您说这么多,它们也听不懂啊。”

  白千帆叹了一口气,很忧伤,为什么小黄那么通人『性』,两只小兔仔却这么怂呢?

  “给你们取个名字怎么样,就叫小白和小灰。”

  月香捂嘴直乐,“王妃,您这名字也太简单了,小白,小灰,小黄,听说您以前有只油葫芦叫小黑,庄稼人给小辈取名才这样的呢。”

  白千帆问:“你的意思是要取个高雅点的名字?”

  “是啊,比方这只白的可以叫雪球。”

  白千帆高兴得一拍巴掌,“这个好,就叫雪球,灰的呢?”

  月香想了想,“其实取名这事吧,问王爷最好,他念的书多,肚子里有才,取的名字一定雅俗共赏。”

  白千帆垂了眼,幽幽的叹气,“王爷现在不理我呢,请他取名字,只怕是自讨没趣。我去怀临阁,他连正眼都不瞧我。”

  “爷儿们嘛,有时侯就跟小孩似的,气一阵就过去了,要不您现在过去,看王爷气消了没有,要我说,您给他再送个小礼物过去,把那个四不象换回来,保管什么事都没有了。”

  白千帆哼了一声,“将军肚里能撑船,一点小事气『性』这么长,我不去,他爱咋咋地!”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小库子喊:“王爷有请侧王妃过怀临阁。”

  月香急起来,“您听听,王爷又让叫侧王妃了,以前哪有她什么事,我看您才是小心眼,爷儿们有时侯就得给个台阶下,要再这么僵着,我看王爷迟早有一天把你打入冷宫。”

  白千帆笑起来,“你当这是宫里吗?冷宫都出来了。”

  “就一比方,反正您不听劝,瞧着吧,王爷再好的『性』子也得搁凉了。”

  “凉就凉呗,大不了出府去,反正迟早要出去的。”

  月香看着她这油盐不尽的样子,气得跺了一下脚,听到白千帆高兴的叫:“有了,这只灰的叫灰鼠。”

  月香觉得奇怪:“它明明是兔,怎么要叫鼠?”

  “我就想着鼠是灰『色』的,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月香是最好的『性』子,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时小黄慢悠悠走过来,经过灰兔子身边时,它的身子明显一震,嘴里发出类似“咕咕”的声音。

  白千帆喛了一声,“就叫咕咕怎么样?”

  月香点头,“这比小灰好听。”

  “可是它为什么叫?是饿了吗?萝卜就在边上,它也不肯吃,再这么下去,刚得了名就得归西了。”

  月香见她的心思仍在兔子身上,叹了一口气,“要不您拎着它们去外头转转,说不定它们能高兴起来。”

  白千帆一想也是,便把两只小兔仔拎回笼子里,提在手上大摇大摆的出了院门。

  正好修元霜也从院子里出来,彼此见了面,相视一笑,白千帆是心无芥蒂的,笑着问,“姐姐去怀临阁呀?”

  “是,王爷找我不知道什么事,”修元霜一脸淡笑,“王妃要一起去吗?”

  “不了,”白千帆扬了扬手里的笼子,“我怕把它们闷坏了,带它们四处走走去。”说完大步流星往明湖那头去了。

  秋纹哼了一声,“显摆什么,不就是王爷送的嘛,这是哄小孩儿的玩意儿,赶明儿王爷送主子的肯定比这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