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一百六十九章她道声谢就这么拿走了?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1-04 02:12:2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说◎网,♂小说◎网,

  白千帆看到贾桐自然是高兴,亲亲热热叫着师傅,拉着他到前院要打拳给他看,毕竟贾桐不当值的时侯很少,他不象绮红绿荷可以随意离开墨容澉左右。

  贾桐话都没说完,就被她拖到前院里,正儿八紧的起了个势,贾桐见她兴致颇高,不好扫了她的兴,便含笑立在那里观看。

  看得出这些日子,白千帆并没有放下练功,一招一式都很到位,练功其实是件苦差事,亏得她能坚持下来,虽然她是徒弟,贾桐也不由得心生了敬意。比起一般的千金小姐,王妃真是与众不同的。

  白千帆认真的练着,嘴里呼呼哈哈的叫着,颇有气势。

  这声音传到落星阁,秋纹站在院里踮脚看,见白千帆在打拳,很鄙夷的撇了撇嘴,再一瞧,贾桐也在,她微皱了眉,贾待卫到揽月阁做什么,难道是王爷来了?

  正想着,就见白千帆打完拳,跑到贾桐跟前扬着脸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贾桐似乎不肯,她便扯着他的衣袖撒娇,贾桐有些无奈,只好点头,白千帆这才高兴了,拖着他又往屋里去,态度极亲昵,瞧着关系很不一般。

  秋纹眼珠子一转,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身为王妃,和侍卫拉拉扯扯,真不知羞耻!

  墨容澉沐浴更衣出来,还不见白千帆过来,脸一沉,对宁九道:“贾桐这差当得越发利索了,你去瞧瞧。”

  宁九应了是,转身就走,刚到月洞门,就见贾桐领着白千帆过来,他上前行了礼,对白千帆说:“王妃快去吧,王爷正等着您呢。”

  白千帆听贾桐说墨容澉买了乞巧节的一些物什,很有些雀跃,说了声好,兴冲冲往前去了。

  贾桐要跟上去,被宁九拦住,“你现在去估计得领顿板子,等王妃把王爷哄高兴了再『露』面。”

  贾桐奇道:“我犯什么事了?”

  宁九哼了一声,“王爷吩咐的事,你不紧着去办,路上开小差了吧,这会子才带王妃过来,王爷打你板子都算轻的。”

  贾桐道:“这能怪我么,王妃有日子没见着师傅了,缠着说上几句话也是人之常情吧,再说王爷的规矩,回来要先沐浴更衣,王妃巴巴儿赶来,不还是得等么?”

  宁九斜眼睨他:“你不该聪明的时侯聪明,该聪明的时侯却犯糊涂,身为近身伺侯的奴才,主子心里想什么都不知道?”

  贾桐一脸茫然,“王爷心里想什么?”

  宁九看他那副蠢样,懒得多说,转身就走,贾桐忙腆着脸跟上去,“小九儿,你就告诉我吧,明儿请你吃大席。”

  白千帆急急的走到书房前,突然想起了规矩,细声细气的隔着帘子道,“王爷,我来了。”

  墨容澉坐在酸枝木太师椅上正看各营里送来的军需清单,听到声音,心里一喜,脸上却故作镇静,声音淡淡的道:“进来。”

  白千帆撩了帘子进去,一阵风似的到了跟前蹲下行礼,迫不及待的说,“贾桐说王爷买了明儿乞巧用的物什?”

  墨容澉眼睛还盯着公文上,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略抬了抬下巴,“在那边,你自个去瞧。”

  白千帆哦了一声到南窗下的摆台边去看,果然全是好东西,桂花头油,七彩丝线,小银针,牛郎织女蜡像,鸳鸯雕挂,巧果……最叫她喜欢是各式各样的磨乐喝,没一个重样的,她拿起这个,又拿起那个,皆有些爱不释手,不知道该挑哪个才好……

  墨容澉看她欣喜雀跃的样子,心头自然也是欢喜的,仍是很随意的口气,“还挑什么,都拿回去吧。”

  白千帆返身对他蹲了个福,“谢王爷赏。”

  她来的时侯做了准备,袖筒里扯出包袱皮,把台子上的东西一归拢,全扫进包袱里,四只角一结,小小的包袱往肩上一搭,眉开笑眼的朝墨容澉招招手,“王爷,我回去了。”

  墨容澉:“……”他在集市上走了一身的汗才淘回来这么些,她道声谢就这么拿走了?

  没等他回过神来,白千帆挎着包袱,昂首挺胸的出去了。

  贾桐宁九站在门口,见她把东西就这样拿走,也吃了一惊,和他们设想的画面完全不一样啊……

  他们想的是,白千帆在屋里和墨容澉说笑一阵子,然后留下来吃午饭,等她走的时侯,派个小丫头提着东西送到揽月阁去才对。

  墨容澉愣了半天神,突然抚额一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次和好,白千帆并不象之前那样对他完全心无芥蒂,多多少少还是保持着一点距离,这不怪她,只能怪自己,是他让她太伤心了。

  白千帆拿着包袱直接去了落星阁,进门就叫,“修姐姐,我给你送好东西来了。”

  修元霜笑着迎出来,“给我送什么好东西?”

  白千帆挽着她的胳膊亲亲热热往里走,“到屋里再看,保管你会喜欢。”

  修元霜见她肩上挎着包袱,有些奇怪的问,“你要出门子?”

  “不是,”白千帆走了大厅,把包袱拿下来解开,笑道:“快看,王爷替咱们准备的,姐姐想要什么,随便挑。”她又叫秋纹:“去把顾姐姐叫来,也让她高兴高兴。”

  秋纹眼皮子一搭:“请王妃见谅,奴婢要服伺主子吃『药』,去不得。”

  修元霜眼睛一瞪,“王妃叫你去,你就去,罗嗦什么?”

  白千帆打量了修元霜一眼,“姐姐病了吗?要不要紧?”

  “昨晚受了点风寒,不打紧的。”

  “请大夫瞧了吗?”

  “不用,就是一般的伤风,让丫环去『药』铺抓剂『药』就行了。”修元霜打发一个小丫头去请顾青蝶,低头看着那些东西:“王爷也怪,有些东西就一份,有些又不止三份,这怎么分?”

  白千帆道:“两位姐姐先挑,剩下的给我就成。”

  “那怎么好,您是王妃,应该先紧着您。”

  “我年纪小,理应排在后头,您和顾姐姐先挑。咱们按次序来挑,也公平合理。”

  修元霜不肯,现在王爷的态度还不明朗,若真是她们挑剩下的给了白千帆,让他知道,说不定又得罚她跪了。她扫了一眼白千帆,心里思忖着,不会是这小丫头设套让她钻吧,故意把自己弄得多可怜,好博王爷同情。

  没多一会子,顾青蝶过来了,听说是王爷给她们买的,心里很是欢喜,说起来,她如今算是三人当中最不受宠的,可王爷买东西的时侯没忘了她,不管怎么样,至少他对她们还算公平,没有把谁撇下。

  想一想真是难得,一个爷儿们,平素冷口冷面,没想到还会有这么温情的一面。她如今也想通了,不求独宠,但求雨『露』均沾,以后有了子嗣,母凭子贵才是正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