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他应该习惯她的亲近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3-12 14:35: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许夫人完全没必要搞什么小动作,不管史芃芃是美还是丑,墨容麟都不会看在眼里,更不可能和她洞房花烛夜。s.sthuojia.只是当史芃芃走上台阶,抬起头来的时侯,他还是猝不及防的被吓到了,惨白一张脸,乌漆抹黑的眼睛,血红的一张大嘴,像无意间闯入青天白日里的一只女鬼。

  他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一小步,拉开一些距离,脸上的嫌弃意味十分明显。

  史芃芃看到他刹那间的惊骇,心里总算舒坦了些,目不斜视的往大殿里走去。

  按规矩,皇帝在红毯上接到皇后,两人要并肩进入大殿接受众人的跪拜和恭贺,但从他们身后看过去,画面有些诡异,就好像帝后中间还隐藏着一个看不见的人。大家虽然有些奇怪,慢慢的也就明白过来,皇帝不喜皇后,所以连走路都不愿与她离得太近,见识了皇后的尊容,也能理解皇帝的心情,谁愿意娶个丑妻啊。

  进了大殿,史芃芃在镶着明黄宽边的蒲团上跪下来,接受皇后的宝册和金印,听礼部司承唱诵有关皇后的赞美之词,接下来便是行大礼,尽管司丞在边上卖力的引导,但帝后两人全程无交流,连视线都不曾有过刹那交集,各自游离在自己的世界里,给人的感觉很怪异。司丞在这种莫名压抑的气氛里,觉得心好累,他都不知道这二位是干嘛来了?

  史芃芃也很累,头上的凤冠太重,喜服一层又一层裹在身上,天气虽然还没有真正热起来,可大殿里到处都是喜烛,明晃晃的琉璃大盏,乌泱泱的人群,又闷又热,她背上早已经出汗如浆,黏在身上十分难受,只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好还她一个清静。

  到了晚上,她被人拥簇着进了凤鸣宫,头一件事就是让金钏儿帮她摘下凤冠,喜娘在一旁劝,“娘娘,可使不得,皇上还要过来与娘娘喝合卺酒……”

  史芃芃掩嘴打了个呵欠,“皇上不会过来了,摘吧。”

  “怎么会呢,照规矩是要……”

  金钏儿不耐烦的把喜娘拔开,“娘娘让摘就摘,啰嗦什么?”

  金钏儿长得五大三粗,只轻轻一拔,喜娘就弹出好几步远,面带惊骇的看着她,“你,你怎么……”如此嚣张……

  金钏儿斜她一眼,喜娘把后头的话收住了,在宫中行走,最要紧是识时务,金钏儿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更何况还有皇后这么硬的后台。

  让金钏儿随嫁是史莺莺的主意,论智谋,她相信后宫那些女人都不是史芃芃的对手,但万一有那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想动武,就让金钏儿上。

  除了金钏儿,凤鸣宫还有两个近身服侍的宫女,一个叫琼玉,一个叫琼花,能拔到凤鸣宫做近侍的,没有不机灵的,见状立刻帮着金钏儿一起给史芃芃更衣下妆,又安排热水让皇后娘娘沐浴。

  史芃芃坐在浴桶里昏昏欲睡,洗到一半就睡过去了,洗完的时侯,琼玉琼花正要叫醒史芃芃,就见金钏儿拿了一条大浴布把皇后娘娘裹起来抱走了。

  琼玉,“……”

  琼花,“……”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

  墨容麟按计划去了许雪伶的宫中,他隐约有些期待,等了这么久,今天晚上,一切应该水到渠成了吧。

  许雪伶虽然是贵妃,却没有资格与皇后一同入宫,要等大婚的程序走完,在傍晚时分从西华门抬进来,直接抬进皇帝亲赐的碧瑶宫。

  尽管做了贵妃,许雪伶也并不是很高兴,毕竟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当皇后的,那种糟心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摸了一手绝好的牌,却在半路被人截胡了,截胡的这个人偏偏还是一手刚凑成的烂牌,那种不甘和遗憾真真是戳心戳脾戳肺管子。

  可外头一声通传,又让她喜出望外,本以为今晚自己要独守空房,没想到皇帝却来了,赶紧到门口跪迎,身子刚矮下去,就被一只大手拖起来,“爱妃不必多礼。”

  这声爱妃叫了许雪伶心头一颤,方才的不快立刻烟消云散,她红着脸,娇羞的看着墨容麟,“皇上怎么来了?”

  “今日是朕与爱妃的喜日子,朕难道不应该来?”

  许雪伶更高兴了,新婚之夜,皇帝不去皇后宫里,却来了她这儿,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是值得高兴的,不管怎么样,她已经比皇后占了先机。

  在墨容麟看来,许雪伶长了一张母仪天下的脸,是那种端庄大气,中规中矩的漂亮,很符合他心里皇后的样子。他带着欣赏的眼光打量她,却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史芃芃那张吓人的女鬼脸……

  “皇上,皇上……”

  许雪伶叫到第二声的时侯,墨容麟才回过神来,“嗯?”

  许雪伶满面娇羞的说,“皇上今日累了,早点歇着吧。”

  墨容麟也是这个意思,与其呆坐着,不如办正事要紧,他嗯了一声,站起来伸开双臂,等着许雪伶服侍他更衣。

  许雪伶心里很激动,虽然皇帝一点也不浪漫,不会花前月下说些好听的,但他用行动表达了对她的渴望。

  她的心砰砰直跳,缓步走到皇前跟前,抬起手解他脖子底下的鹰头玉扣。

  随着她的靠近,墨容麟的额上开始冒汗,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他竭力忍住,一遍遍给自己催眠:许雪伶是他喜欢的女人,他应该习惯她的亲近,习惯了就好……

  玉扣被解开的瞬间,许雪伶的手指在他脖子上划了一下,就那么轻轻的一下,墨容麟胸腔急剧起伏,扭头一声干呕。

  许雪伶吓坏了,忙抚他的背,“皇上,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臣妾叫太医来么……”

  这下可要了墨容麟的命,划他一下,他都干呕,现在许雪伶整只手都拍在他背上,还离得那样近,浓郁的香气直往他鼻子里冲,他难受得说不出话来,弯着腰,一声接一声的“哇——哇——哇——”

  王长良和四喜本来就对皇帝行房的事担着心,听到屋里的动静,立刻冲了进来,把墨容麟从贵妃娘娘的手里解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