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王妃初长成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想回家看看我娘亲

小说:家有王妃初长成 作者:墨子白 更新时间:2020-06-11 15:24: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墨容麟快步走过去,声音出奇的温和,“在等朕么?”

  “嗯,”史芃芃点头,“臣妾想着皇上应该快到了,就出来看看。”

  “入秋了,风冷,下次别在出来迎了,仔细吹了风受凉。”墨容麟说完自己先愣了一下,说好的要斩断情丝,他在干什么……

  史芃芃也有些意外,笑着说,“不碍事,我也是刚出来一会。”她伴着皇帝往屋里走,进门的时侯,稍稍让了一下,想让墨容麟先进去,结果墨容麟也让她,两个人一同挤在了门里,颇有些滑稽,屋里的奴才们看到,不由得低头偷笑。

  史芃芃有些不好意思,站着没动,还想让墨容麟先进,但皇帝似乎没反应过来,卡在那里一脸茫然的样子,她就只好先迈进去了。

  墨容麟傻在那里是因为史芃芃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了,虽然只是侧身,但那种贴合的感觉让他头皮起了颤,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无措,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好在那只是一个小插曲,也不会有人敢笑话他,进了屋,他依旧是那个尊贵无比的皇帝。

  饭菜早摆好了,等帝后坐下来,边上的人也退开了些,并不像往常那样侍侯得仔细,这是月桂姑姑吩咐的,她自个就没来,也要奴才们有点眼介力,少打搅帝后相处的时光。

  史芃芃余光瞟见奴才们都退到后头了,只好自己帮着皇帝布菜,她也不知道皇帝喜欢吃什么,下筷子前总要问一声,“皇上,红烧蹄髈要么,臣妾给您舀一点?”

  墨容麟正襟危坐,表情有些严肃,嗯了一声,伸了小碟子过来接。

  史芃芃,“……”她还没舀,他就把碗伸过来了,这么喜欢吃?

  舀了一大勺给他,“皇上喜欢,多吃点。”

  墨容麟看着有些油腻的蹄髈,几不可察的蹙了一下眉,一声不吭的吃了下去。看得一旁的王长良眼睛都鼓了起来,他知道皇帝其实并不怎么爱吃蹄髈,偶尔夹一块尝个味就罢了,这么大一勺,也就皇后敢下手,要搁别人,皇帝早发火了。

  蹄髈味道有些重,墨容麟嗓子齁着了,唤人倒水,一开口,声音是哑的,史芃芃这才意识到自己犯错误了,忙亲自把水端过来,送到皇帝嘴边,“是不是咸着了?”

  墨容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皇后把水送到嘴边,他低头就喝,倒让史芃芃有些不自在,当着一屋子奴才,皇帝也太……不把她当外人了。

  尽管两个人各有所思,这顿饭还是和和美美的吃完了,帝后移了地方,到偏厅里喝茶,这屋里原本破破烂烂,后来墨容麟让人换了全新的桌椅摆设,看起来跟从前大不一样,史芃芃特别喜欢靠窗的那张美人榻,没事的时侯就躺在那里看书,皇帝送她的东西也都搬到这间屋里来,装得满满当当的。

  墨容麟的目光在那些东西上一一掠过,平时过来没怎么留意,今日这么看过去,心里吃了一惊,他竟然送了这么多东西过来,也都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送,吃的玩的用的穿的,想到什么就吩咐人送过来。

  他老神在在的坐着,史芃芃也没管他,站在柜子前整理书籍

  -->>

  墨容麟看她伸着手臂,宽大的袖子滑下来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他不错眼珠的看,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侯走到了史芃芃的身边。

  史芃芃翻着书页子,一时又看入了迷,并没注意到皇帝到了她身边。

  墨容麟的目光从那截雪腕往上挪,到肩,到脖子,到耳朵,看到了她侧面的有零散的头发垂下来,他伸手悄悄捻了捻,跟做贼似的,心开始砰砰跳,嗓子眼里干渴得很,却不敢开口要水喝。

  史芃芃看完一页,正要看下一页,一转脑袋,头发被扯住了,她咝了一声,一抬眼,这才发现皇帝近在咫尺。

  四目相视的瞬间,两个人都有些愣怔,还是史芃芃先打破沉默,“皇上,臣妾有话想跟你说。”

  墨容麟垂下手,撩起袍子坐回原来的地方,“你说。”

  史芃芃没说话,走到门边把门关上,窗子也关上。

  墨容麟本来很镇定,看她这样,立刻就有些慌了,站了起来,“你,你做什么?”史芃芃曾经威胁他的事,他还历历在目,如今他对她好了,难道她还要威胁他不成?

  史芃芃安抚的对他笑了笑,“皇上别紧张,臣妾不会对您做什么?”

  墨容麟嘴硬,“朕难道还怕你不成?”

  史芃芃伸出手,“皇上要是不怕我,就握住臣妾的手。”

  那只手顿在半空,手指微垂,似乎在招唤他,墨容麟咽了一下喉咙,“朕为什么要握你的手?”

  史芃芃看着他,“皇上,臣妾在帮你。”

  只一句话,墨容麟就明白了,史芃芃知道他的隐疾,他以为自己会发怒,但是并没有,他只是眼巴巴看着那只手,心里充满了渴望。

  晋王说,如果喜欢到了某个份上,就会对喜欢的女人产生欲、望,想亲她,想抱她,想与她颠鸾倒凤,到那时,他的病就全好了。

  他心里很乱,但他知道这是个机会,将来要扩充后宫,如果他不赶紧治好自己的病,等到选秀的时侯,他的秘密就守不住了。

  他也看着史芃芃,“你知道了?”

  史芃芃点点头,“臣妾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帮皇上,”她鼓励他,“皇上,握住臣妾的手。”

  墨容麟不再犹豫,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他的心是提到嗓子眼的,害怕下一刻自己的胃里会翻腾,会干呕,会无法呼吸……

  那只软绵绵的手握在掌心里,像一团湿热的火,他后背出冒了汗,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他以为自己快发病了,但也仅此而已,他没有干呕,胃里也没有翻腾,更没有难受得无法呼吸。

  “皇上,感觉怎么样?”史芃芃问他。

  墨容麟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还,还好。”

  “那就握久一点。”

  墨容麟过了半响,才答,“好。”声音却哑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