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518章弥补过错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不是的,她没有,她明明那么爱他。

  “你胡说,我没有……”

  叶晓离浑身的力气都被这些话给抽尽了,瘫软在了地上。

  伊曜辉看着她,满脸的失望。

  叶晓离抬头隔着浓重的泪雾看着伊曜辉,没再说什么,目光在空气中僵持了几秒,她缓缓的爬了起来,走向了二楼。

  “你要干什么去?”

  伊曜辉冷声询问。叶晓离停下了虚软无力的脚步,没有回头。

  “陆教授说他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他毕竟是宝宝的爸爸,我让宝宝看看他爸爸也不行吗?”

  她微微侧脸,没有完全转过来,没听到身后的声音,她便又迈步上了二楼。

  没一会,她就把孩子抱了下来。

  伊曜辉还站在客厅里,经过他的时候,叶晓离看都没看他一眼就直接走了。

  而他也没拦,直到那刚进来不久的车又开走,林墨才走了过来:

  “先生,您就让小姐这样把小少爷带走了?万一……”

  “没事。你不是已经去医院查过了吗?而且晓离的情绪不像是假的。再说,那种毒,一旦发作就无解。陆寒川也没辙。没关系。随她去。萧彦南一死,她只有我。不想靠也只能靠着我。”

  伊曜辉看着那辆远去的车,面露出阴狠的表情。

  林墨想想也是,便没再说什么。

  叶晓离重新回到医院时,医院里还是只有陆寒川和越冥。他们将消息瞒的很好,

  看着她将宝宝抱来,陆寒川很欣慰的连连点头。

  “这样好。彦南他很喜欢宝宝,让这小东西陪陪他爸爸。”

  叶晓离满脸都是泪痕,也说不出话来,到了医院就直接进了病房里。

  还是她离去时候的样子,他安静的躺在那,一丝生气都没有只有各种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

  怀中的这小小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感觉到了什么,虽然醒着却没哭没闹,竟睁着两个小眼睛,安静的很。

  “彦南……”

  抱着孩子坐下的时候,叶晓离喊了一声:“我把宝宝抱来了。他还醒着呢,你看看他好不好?”

  她知道她这句话说得很痴傻,他哪能睁开眼睛?

  这段时间,她最怕的就是他到身旁,怕他看她,怕听到他说话,一心只想远离,彻底永久的远离。

  现在才知道,当他真的不再看她,不再跟她说话了,她的心会这样痛。

  “我真傻,我还在奢望什么?陆教授说,你醒不过来了……”

  一声呢喃后,她吸了吸鼻子,沉默了一会,又说道:“既然你看不到他,那让他陪你睡一会吧。”

  说着,她便轻轻的掀开了萧彦南身上盖的被子,将宝宝放在了他身边。

  小家伙哼哼了两声,叶晓离抬手摸了摸小东西的脸,唇角微微的扬了起来:“你取了名字,又没说姓什么。跟你姓吧。其实,就算那天你要求他跟你姓,我也不会说什么的。你是他爸爸,这是改不了的。他也需要你。”

  低头,沉默了一会,她又说道:“不,不只是他需要你,我也需要你。其实,你不知道,

  我很想你。这几个月来,每天都很想你。可是我没办法面对你,一看到你我就想起苏雅。一想到她,我就好生气,好嫉妒,我嫉妒她霸占了你最初的爱,霸占了你的回忆,甚至到现在还要霸占你的情绪。让你那么心心念念。”

  她有些说不下去,低着头轻轻哭泣。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的饮泣声惊了,躺在萧彦南身边的小东西,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叶晓离没动,只看着宝宝哭啼的小脸,泪如决堤。

  她没管孩子,任由他哭了好一会,陆寒川在门外听了受不了进来了。

  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低泣声压下了所有的话语。

  许久,她才又压了压心头的痛苦,再一次将脸抬起。

  时间分秒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那只在被子下的手松开了。

  交到陆寒川手里时候,她又不舍的摸了摸宝宝的脸。

  陆寒川微微震惊,叶晓离的目光始终凝在孩子饱满稚嫩的脸上:“嗯。送去老宅。我想多陪陪彦南。”

  陆寒川正准备出去,却听叶晓离道:“陆教授。把他哄好后直接让越冥送回老宅去吧。我没时间照顾他,放在别人那里我也不放心。交给他奶奶,我相信,老太太对他好的。”

  叶晓离知道他信得过,看了看他,便将宝宝从萧彦南身边抱了出来。

  我想告诉你,可我怕他伤害宝宝。后来你走了,我就想算了,再等机会吧,反正这件事他是让我去做的。我还有时间,慢慢找机会跟你说,让你救回宝宝,让你想办法自保。可我没想到,他竟然在那天的宴席上就对你动了手。”

  “晓离。你别这样。事已至此不要太伤心。宝宝这么哭坏了怎么办?来,给我。我找个同事哄哄他。”

  “彦南,既然是我的错。我就该弥补这个过错。”

  “送回萧家老宅?”

  “他说的对。你弄成这样,不能怪他,不能怪他给你下毒。怪我,怪我,都是我的错。我要是不那么固执,要是能早点原谅你,你就不会这样,至少现在不会这样。

  很长的时间,她都没在说话,只睁着泪水流不停的双眼看着病床上的人。

  陆寒川没说什么,看了看病床上的人,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生气,不该让他有可趁机之机。我更不该明知道他想对你下毒手还这么犹豫不决,是我害的你。对不起,彦南,对不起……”

  陆寒川抱着宝宝,叶晓离的目光一直跟着他,直到陆寒川将门关上,她才转过脸来。

  那天,你去伊宅吃饭,我不让你看宝宝。其实那时候我很想,很想告诉你,告诉你宝宝就在楼上,可是被他控制了,他用宝宝威胁我。威胁我给你下毒,他想让你死,你死了我和宝宝都有继承权,已萧家就成他的了。

  说到这里,叶晓离说不下去了,脸低了下来,抓着萧彦南的手,低低的哭泣着。

  他自己一个大男人没有哄孩子的经验,好在医院上下他都熟,找个经验丰富的女医生很容易。

  “彦南。我对不起你。”

  揉着泪水的声音又想起,她将手伸到了被子下来。紧紧握住了萧彦南的手。

  叶晓离的语调陡然冷静下来,她把右手伸进了上衣的口袋里,手再抽出,指尖中已经多了一把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