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486章世界从那时候起就崩塌了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什么。我在想,你这么皮的性子,以后宝宝的性子也会跟你一样。到时候一下子有两个不服管教的人在身边,我岂不是头疼?”

  他的指尖缠绕着她的发丝,柔声的打趣着。

  叶晓离听了却不满的嘟起了嘴:“我哪皮了?我很斯文的好吗?再说,俗话都说了,子不教父之过。他要是顽皮不好调教,那一定是你的错,跟我没关系。”

  “……”

  这狡辩,差点没让萧彦南笑出声。

  眼看她是越说越兴奋,精神越来越好,怕她这晚上不睡觉,明天精神又不好,便故意沉了脸,没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只催促她睡觉去了。

  不许她说话,叶晓离闭上了眼睛,在暖暖的被窝里很快也就有了困意。

  正恍恍惚惚的时候,那个叫她睡觉的人忽然喊了她一声。

  “晓离。”

  “嗯?”

  叶晓离懒懒的嗯了声,没有张眼。

  可是等了半天,那人却没说什么。

  “怎么了?”

  她又追问了一声。萧彦南拿下巴在她发丝上蹭了蹭,低低的说道:

  “没什么,睡吧。”

  从陆寒川那里回来,他这一路都在想要不要跟她坦白苏雅的事情。他知道,由他自己说出来比由别人告诉她要好的多。

  可是,看着她这张干净纯粹的脸,他的话即便已经堆积到了嘴边,却还是说不出口。

  这一夜,叶晓离睡得安稳,萧彦南却始终没有睡意。整整一个晚上,他都将她轻拥在怀里。

  大手偶尔抚抚她的肚子,夜里也感觉到好几次里面那个小宝贝的活动。

  越是如此,那些盘桓在心头的话越是不敢开口。

  他怕,一旦开口,怀中的这份温暖便会突然消失。

  就这样一夜到天明。第二天早上,越冥来接他的时候,就道:

  “四少,昨晚我已经跟扎迩联系过了。他确认,凌楚河就是伊曜辉的养子,跟他见过面,叫伊楚河。不只是如此,凌楚河还跟他表达过想跟他单方面合作的愿望。这位伊家少爷想撇开伊曜辉自己做这个生意。

  不过扎迩觉得他目前还没有这份实力能吃下伊家现在能做的所有生意,所以扎迩拒绝了。扎迩说,您的请求,他很愿意帮助完成。这凌楚河也刚好就在云城,他可以就在云城动手,一切看您的意思。”

  萧彦南听完,沉默了一会,冷冷一哼:“苏雅说的原来是真的。这个凌楚河果真在肖想伊家的家业。他倒是聪明,想直接掐断伊曜辉的财路。只可惜,实力不够。人家看不上他。”

  “是的。我听扎迩那个口气,好像很削的样子。凌楚河大概自己也没想到扎迩完全瞧不起他吧?”

  越冥说道。萧彦南眸色沉了沉:“扎迩是个很小心的人,凌楚河喜欢尝试,他不喜欢。他只会选择更强更有保障的合作伙伴。而且,他为人心狠手辣。凌楚河找他,无异自寻死路。”

  “四少的意思是,就算我们现在不请他动手,他自己也会对付凌楚河?”

  越冥惊讶,萧彦南望着车窗外未融化的雪景:“凌楚河已经找过他,他又拒绝过。这是因为他不看好凌楚河的将来。

  &

  nbsp;可万一,这凌楚河真的拿到了伊家的控制权呢?他就不得不跟凌楚河打交道。已经是心有芥蒂的两个人,合作的过程就会太累。与其天天提防,不如除掉,另换他人。

  伊家除了伊曜辉之外还有别人,这继承人,并不一定要从伊曜辉的子女中选择。对于扎迩而,谁更听话,他就可以选择谁。

  伊曜辉的实力,他还忌惮,他们现在合作的也不错。他不会有别的心思。可是如果伊曜辉死了,其他那些人的实力,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忌惮的。

  他就可以大展拳脚,为所欲为了。所以,除掉一个凌楚河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事。原本就不看好,除掉,还卖我一个面子,他答应的当然爽快。”

  越冥听了这番话,沉思了一会,突然又说了句:

  “伊家这些事确实太复杂了。对少夫人这种单纯的女孩子来说,不知道都是最好的。”

  提到叶晓离,萧彦南冷肃的脸色微微的缓和。

  “晓离是不应该知道这些。这些对她来说都是负担。就算是打定主意不管,伊曜辉总是她父亲,有许多许多千丝万缕的联系等着她。所以,还是早点清理干净才好。”

  苏雅的话,让凌楚河脸上陡然显出阴狞之色。

  今天,他的话显得格外多。

  ……

  苏雅从床上翻身起来,半裸的肩露在外面,看着凌楚河。

  凌楚河将空杯子放在桌上,眉头紧皱着:“没什么可担心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担心也没用。我也没别的路可选,要么一辈子做伊家一条狗,顶着养子的名却又见不得光。我想改变,只有这一条路。”

  不只是她,她确信,他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达过这样的情绪。

  这情绪,带着无奈,也带着颓然。

  他显然睡得不好,脸上带着浓重的疲倦,眼下还有乌青。也没理她,只是从桌上端了一杯冷掉的水灌了下去。

  苏雅盯着凌楚河那张脸,心中冷冷哂笑。脸上却微皱着秀眉,一脸关爱和担心。

  “你怎么起这么早?”

  仿佛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才会发出的感叹。

  “是的。”

  “哼,这个老东西,要不是他背着我去找女儿,我也不会这么急的就走这条路。他不给我活路,我也不会让他好过。”

  “楚河,别这样。你的选择没有错。没人喜欢一辈子依附别人活着。更何况,伊曜辉那个老东西根本不真心待你。他现在找到了亲生女儿,叶晓离的丈夫又是萧彦南,他现在只是削尖了脑袋都想着怎么去讨好他这个亲生女儿。有了自己的骨肉,又搭上了萧彦南,这种好事,他怎么会放手?”

  苏雅穿着吊带,随手扯了一条披肩搭在了肩上起身了。

  “怎么了?”

  眼下正是关键时刻,他的心思并不难猜。

  这些情绪,他一直都有。但是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出来过。

  凌楚河的住处。

  “你在担心。”

  他的世界从知道伊曜辉在找叶晓离而又瞒着他的时候起就崩塌了。

  越冥附和。萧彦南将目光从雪景上收回,靠在车后座,闭上了眼睛,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