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484章他的安排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了迷药。”

  萧彦南有气无力的说道。越冥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震惊许久:“怎么会这样?”

  “先别说这些了。送我去寒川那。”

  萧彦南借着越冥的手往前艰难的走着。离开酒店,上了车,他便又拿起了电话。

  缓了缓情绪,他才打了个电话出去。

  “你刚回来?”

  叶晓离的话让萧彦南惊讶,旋即,开口又带了责备:“这么大雪的天,怎么偷偷的跑了出去?”

  “闷的慌,再说外面都是雪好漂亮,我跟童童去游乐园玩了一天。”

  游乐园?真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

  听出她语调的欢快,萧彦南担忧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回来就好。我今晚有应酬,晚点回家,你早点吃饭,早点睡觉。不要等我。”

  交代完了叶晓离,那边也没听出异样,没有问什么,他这才放心。收了电话之后就一声不吭。

  到了陆寒川那里,听他把事情一说,陆寒川也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萧彦南自己在他的药架上翻找起来,又说道:“有什么办法让我快点解了这迷药的劲。这样回去,晓离一定会怀疑。”

  见他在那翻,陆寒川这才回神。

  “直接找药怎么行?我总要知道你中的是什么迷药。过来,我先给你化验一下。”

  萧彦南没说什么,跟着他到了诊室。一管血抽完,萧彦南才又说道:

  “我心口疼。”

  他是提醒陆寒川,他的过敏症犯了。陆寒川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先休息,我把这个交给他们去化验,等会就来。”

  他说着,脚步就急匆匆的朝外走去了。

  没一会他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只药瓶和一杯水:“先把这药吃了。平复一下心情。心口还疼的话,你今晚就不能走了。”

  萧彦南接过药盒水,送到嘴里的时候,陆寒川又说道:

  “彦南,你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犯病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居然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了?”

  萧彦南将药合着微凉的液体吞下,身体往沙发上一靠,放下杯子,抬手就捂着了脸,一副颓然的模样。

  陆寒川看着他,然后坐在了他身边。

  他也没继续追问,就这么等着,过了好一会,萧彦南才将双手从脸上挪开,说道:

  “中午的时候她就来约我。说知道上次在漫城袭击我的是谁。还说如果我不去,她会等我一天。我本来也不想搭理她,但是又怕她不放手,以后还会纠缠我。这样,让晓离知道了,这事就麻烦了。所以我一直想到了下午,还是去了。

  到了茶楼,她确实跟我说了很多。说了凌楚河的底细,又说了她跟凌楚河之间并没有爱情,她想离开他,想跟我在一起。光听他的话,我都没有相信,只是只是有些吃惊,后来她说着说着,那些话就越来越离谱,我已经不想再听了就想走。

  这时候她就扑过来纠缠我。其实,当我感觉到心口那阵疼痛的时候,我也很奇怪。我也没想到对她,我居然也有过敏反应。

  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想走,她就把门抵死了,接着我就觉得头昏,她又纠缠我,没过一会,

  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寒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中的迷药。我进去之后根本一口茶都没喝,什么也没进嘴,怎么会中迷药?”

  萧彦南满脸不解同时满俩的懊悔。

  他现在很后悔自己去了那么一趟,如果始终回避她,至少今天这一出是不会发生的。

  陆寒川看着萧彦南,也明白他此时的心情,所以没有打趣,只是沉沉的叹了口气。

  “迷药这种东西不是非要进嘴才会中招的。你说你什么都没碰,我才就是迷香了。包厢里是不是点了熏香?”

  陆寒川这么一问,萧彦南怔住了。

  “我……我没印象。好像是有点淡淡的薰衣草味道。不过这种地方一般都会有点香味。我没多想。”

  萧彦南转过脸,目光幽沉的像一眼不见底的深潭:“我也知道不合理。”

  “是,一般人都不会多想。一般人也不会做这么下作的事情。”

  他该怎么办?

  “后来我就不知道了。醒了,穿了衣服就给越冥打了电话。”

  萧彦南心头沉重的喘不过气来。坐在沙发上一直没动。一直到陆寒川拿了针管过来。

  助理将一张纸递给了陆寒川,陆寒川站起来:“算了。我先帮你看看这个迷药怎么办。你也别多想。很多事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别着急。”

  陆寒川看看萧彦南的状态觉得不太好,还想再劝两句,又觉得劝也没多大用,便没再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你们……可是我想不通她跟你说那些话,很显然是想跟你和好回到从前,或者说想要依附你。这样的话,那又怎么会就只是做了这样一件事就结束了?不合理。”

  他没再说下去,可意思很明白。

  陆寒川当然也听懂了。被这穿衣服几个字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可是现在,他就没有那么洒脱了。他有需要顾忌的人,而她还怀着身孕。这个时候任何一点打击对她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陆寒川说道。而后看了看萧彦南,犹豫了一下,才又道:“那然后呢?你们……”

  陆寒川也沉默了。正想着,那边做血液分析的助理已经过来了:“陆教授,这是分析报告。”

  下之意这个苏雅还有下招。可她的下招在哪?

  陆寒川问道。萧彦南将衣袖扯了下来,立即就站了起来:“不在你这了。现在已经不早了,我现在就回去。”

  “半个小时内就会起效。你身上的迷药能解。其他的暂时没什么,你是在我这里待一晚还是等下回去?”

  走一步看一步,这话放在以前确实有效。若在以前,发生了这种事,他甚至没什么好烦恼的。等着那个女人再跟他提条件就好。

  离开陆寒川的诊所,前半程萧彦南依旧沉默。越冥看得出他心情有多阴郁也不敢多说,只默不作声的开着车。

  他连问都没问那针管里是什么,陆寒川也没说,直接把在他的胳膊上注射了一针才道:

  萧彦南头仰在沙发行,目光凝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沉默了许久。

  那样的话他实在说不出口,只能用这种隐晦的表达方式。

  直到快到观澜苑的时候,身后才突然响起萧彦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