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445章相求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帮忙。”

  乐童爽快干脆,半身倾过来,盯着叶晓离说道:“那个凌楚河,你还记得吧?那天站在那跟你说话的那个。”

  “记得啊?怎么了?”

  这段时间,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可真是有点高。

  想到那日在医院门口碰到的苏雅,这念头就在叶晓离的脑子里蹿了出来。

  “他给我介绍了一单大生意,我们老板很感激,当然了,也想结交一下,然后让我安排安排。可我跟他也不是很熟,约他吃饭,我怕他不愿意。所以……”

  “你想让我帮你搭线?”

  叶晓离很快听懂了乐童的话,旋即又皱眉:“但是,他怎么会主动给你介绍生意的?”

  “谈不上主动。那天我不是在那里收集了许多名片嘛。后来回去之后一个一个的联系,就没多想他是谁,直接打了电话。

  没想到他还记得我,跟我聊了几句,我那时候才想起来他好像跟医药行业暂时还没关系,就想说抱歉,哪知道他倒是很热情,说认识朋友,帮我连着介绍了两个朋友。我想着只要是机会就不能放弃啊,然后第二天就去拜访了他介绍的朋友。

  本来已经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谁知道他那朋友说,他前一天就打过招呼了。说知道我要来。

  就这样,其中一个觉得我们公司还不错,刚好有一批原材料要进口,就委托我们了。

  晓离,你说这个凌楚河,他怎么这么仗义呢?我知道,他是看在你,哦不,看在萧彦南的面子上的。

  但是我毕竟只是你的一个朋友啊,他却这么重视,要说他这样为了卖你们的面子,那他做的也太多了吧?”

  乐童的惊叹让叶晓离陷入了沉默中。

  “哎,晓离。”

  她没说话,乐童又推了她一下:“你说,你们上流社会的这些人,建立人脉关系是不是都这样?但凡有点可能都尽百分百的努力?”

  “你觉得他是为了建立人脉关系?”

  “不然呢?他干什么?总不会冲着我来的吧?我没这么大的面子。”

  乐童自嘲。叶晓离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说道:“你这么说的话,他凌楚河要么是个情商特别高的人,要么就是个特别善于钻营的人。”

  “也不能说钻营吧。他们这种人应该都这样吧?”

  乐童说道,叶晓离瞅着她笑了笑:“你刚才问我上流社会什么的,我真是不知道,毕竟我这一脚踏进上流社会也没几天。而且,彦南也没让我涉足这些事情。”

  “彦南……”

  她好端端的话,某人只听到这两个字。

  “喊的可真亲热啊。关系进展的不错嘛。”

  “乐童你欠揍。”

  叶晓离瞪她一眼,粉拳立即就招呼过去了。

  乐童挨了一拳,躲开了些,笑道:“你家总裁是把你保护的很好。不让你沾染这些。这些人啊,各个表面看起来都斯文有礼,其实商场上的人和事都是最险恶的。你呀,就偷着乐吧,当他的小公主好了。有他在外面遮风挡雨的,你什么都不用愁了。”

  “乐童。”

  前面还有司机,叶晓离气的直捂乐童的嘴。乐童笑着躲开,把她的手摁了下去。

  “那你帮不帮啊?我本来也不想再麻烦你的。但是我们领导吧,他好不容易接触了这么大一人物,就抓着我,非让我联系。我怎么总觉得我自己找他,他可能不会理我。所以……”

  “这事让我想想。你去找他不合适,我去找他好像也不合适。叫彦南去约他好像……更不合适。”

  叶晓离对着乐童露出无奈的表情。

  乐童小脸

  也皱了起来:“倒也是。段位不一样。让你家总裁纡尊降贵的邀请他,是不太好。要不这样吧。还是我去请他,我就说是我自己想请朋友吃顿饭,你也来,行吗?”

  叶晓离其实并不想跟凌楚河有什么纠结。

  更不想凌楚河借她接近萧彦南。

  “我去是可以。但是也只能仅限于我。彦南本来事情就多我不想再给他找麻烦。”

  这一点,乐童理解。说到底,都是凌楚河想接近萧彦南,这些关系扯多了,对萧彦南并没有多大的好处。

  “嗯。可以。发展我也没想帮他铺路搭桥,我只是应付我们老板。哎不过……”

  她突然又倾了过来,对着叶晓离闪着一双大眼,贼嘻嘻的笑道:“你现在可真变了,学会疼人了。这名字叫的,越来越顺嘴的。以前不是叫小叔就是萧总的。”

  “那你觉得我现在还叫小叔合适?”

  乐童也认同,点点头:“他们那些豪门之家的人呢,最养身惜命了,这种市井小吃,是绝对上不了他们的饭桌的,叶晓离,我同情你。”

  “嗯。这恐怕是真的。”

  “好了好了,我错了。大王饶命,我还指着大王让我平步青云呢。”

  乐童大笑,脸都埋了下去,叶晓离嘟着嘴,顺着这话就说:“可不是苦逼吗?我都后悔了。早知道不跟他在一起了。好没劲。”

  她的意思是凌楚河的事情,她还要出面。叶晓离松了手,:“行,吃顿饭嘛。你看着安排吧。”

  叶晓离舀了一勺甜豆脑:“你不知道我天天吃的都是什么。有多久没尝过这些美味了。还有,什么我一人吃了?那个大鸡腿不是你啃了吗?”

  大半个小时后,乐童盯着叶晓离面前又空了的盘子,瞪大了眼睛。

  “晓离。你怕是修炼成猪精了?怎么突然这么能吃了。一碗小面吃了,30块钱的烧烤你一人吃了。现在又把这碗豆腐脑给捧起来了。你怎么了?”

  “……”

  叶晓离白了乐童一眼。乐童眼睛眨巴了两下:“好像是不合适。不过……也蛮有感觉的吗,有点像偷晴。”

  乐童趴在桌上对着叶晓离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叶晓离摊摊手:“可不是。总裁大人难伺候呀,你今天找我,我还特地申请了才能出来的。”

  叶晓离被堵的面红耳赤,伸手捏住了乐童的耳朵:“你能说点好听的吗?”

  她同情的拍了拍叶晓离的肩,叶晓离吃了半碗豆脑,觉得有些撑了,便停了下来。

  “那我也就啃一个鸡腿啊,其他那些不都你吃了吗?你天天吃的什么?那萧家的饭还能比这个难吃不成?”

  乐童看着空空的烧烤盘,心塞不已,又起身去点了一些。

  “吆,瞧你这可怜劲,你这么没地位吗?嗯?”

  “天哪,哈哈,你这么苦逼的吗?”

  “你别光嘴上同情我,行动上也要来多支持我。没事多来找我。我就有机会吃了。”

  “你还没劲,你……”

  她坐回来,叶晓离便道:“萧家的饭菜是很好吃啊。但是都是营养啊,素淡啊,为主,我是重口味。你懂得。”

  “你才修炼成猪精了。”

  乐童知道叶晓离是个爽快人,她也一样,两人之间许多事都不需要再多说,这事就这么定了。

  云城大学的旁边有一条小吃巷,这是大学生们最喜欢来的地方,她们俩在学校的时候也就很喜欢过来,现在好久不来了,更觉得亲切。

  前面开车的人手抖了一下,车打了飘,司机旋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呃,手滑。”

  乐童一抬头,话刚出口嘴就直张着,发不出声音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