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345章难受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晓离虽然对自己的父母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刻了。但是印象再单薄,父母是谁,那还是知道的,她父亲走的很早,那时候她还不怎么记事。母亲走的时候,她已经好几岁了。记得些事了。

  母亲叶明兰是个很知性很温柔的女人。或许是父亲死后独自支撑太累,她的身体也不好,没几年也去世了。从那以后,她就跟了舅舅家。

  后来的时间里,舅舅家是她唯一的亲人。父亲那边没有任何亲戚来往。

  关于这一点,叶晓离长大后也问过舅舅。得到的答案是徐芳那阴不阴阳不阳的讥笑:只剩下她这么一个负担,谁还没事跑来认亲?只有他们家,甩不掉的麻烦。

  这话虽然不中听,但是想想也真是没毛病。只剩下她这么一个孤女,什么亲戚会来找她?找她干什么?出钱出力养她吗?

  那真是想多了。

  所以这么算下来,叶晓离觉得她的身世可以说简单的跟一张白纸一样。尤其是现在,更加如此。

  父母都不在了,没有亲兄弟姐妹的扶持,她几乎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这种身世背景,还有什么值得徐芳挖掘的?

  她怕是想让自己出力救叶欣雅出来,故意这么说的。真是可笑。

  叶晓离没有多想,看了一眼就将手机又塞进兜里去了。

  萧彦南看了她一眼:“有事?”

  “不是。一些推销短信。很无聊。”

  叶晓离随口一答,萧彦南也没多问,随手拿了一只空的汤碗给她盛了半碗排骨汤,放在她面前:

  “再喝点汤。”

  叶晓离看着又送到眼前来的食物,实在是很不理解这个男人这种喂猪的方式。

  想拒绝,眼瞅着某人严肃的样子,她又怂了。好在这汤看着清爽,也没多少,她也就拿来喝了。

  徐芳的短信,叶晓离便没再理。下午回到公司,把领悦的资料调出来看了看,一下午的时光也就过去了。

  下班后,萧彦南有事,没跟她一起,她独自回了观澜苑。

  刚一进门,手机又响了。

  这次还是徐芳,不是短信,却是一个电话。

  “舅妈。”

  接通后,叶晓离不冷不热的喊了一声。

  那边徐芳立即冷声回应:“你别叫我舅妈。担不起。”

  这样的冷冷语,叶晓离丝毫不意外,甚至不觉得有什么刺耳扎心的。

  “那你找我干什么?”

  她问道。那边有几秒的沉默,然后才传来徐芳的声音。

  “我发的短信你没看到?”

  她很不高兴的质问。质问叶晓离为什么忽略她。

  “那么无聊的短信,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回应什么。”

  叶晓离直,进了屋子,随手将包仍在了沙发上,没等徐芳说什么,又道:“你要是没其他的事我就挂了。”

  “叶晓离……”

  一声厉喝,隔着无线电波都觉得被震的耳膜都发颤。

  “你以为我没事跟你看玩笑呢?我没那个闲工夫。陆广文不是你爸,你爸另有其人。我手里有证据,你要想知道最好回来一趟。还有,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带你去找陆广文问个清楚。”

  这话,让叶晓离彻底愣住了。

  “你胡说什么?我爸已经死了。”

  陆广文是她父亲,她随母亲姓。而陆广文早在她还很小的事情就去世了。

  死了,怎么找来问个清楚?

  “呵……”电话那端传来徐芳的冷笑:“死了?谁告诉你的?你妈?我们?是啊,当年是那么说的。你们小,你知道什么?后来还不是我们说什么是什么?”

  这话,徐芳没有说错。是真的。那时候她不过几岁,以前的事情完全没印象,刚上学的时候见人家都有爸爸,自己没有,就问妈妈,后来也问过

  舅舅,得到的答案就是:死了。

  所以,徐芳说她的信息来自他们,这也没错。她并没有亲身经历过。

  “叶晓离。”

  叶晓离在这边想着,那边,徐芳又喊了一声:“你就真不想知道你到底是谁生的?”

  这个问题,对叶晓离来说有些突然。

  严格的说,她对陆广文真的没有多深厚的感情。甚至除了母亲摆过的照片以外,她对他的真人都没什么印象。

  但是,好歹是父亲,她也不是完全不想弄清楚自己的来历。

  所以她很矛盾。

  所以,她没有理会,又给按了。徐芳见打电话给她无果,就改发短信了。

  叶晓离想,这女人疯了。

  他进观澜苑的门,叶晓离已经不意外了。她当然不想跟他又过那种同居生活,但是这房子到底是人家的,就算过户到了她名下那也还是人家的。

  一边闲聊,一边还在琢磨父亲陆广文的事情。就这样墨迹着时间到了十一点多。萧彦南回来了。

  删除了n条谩骂短信之后,她的手机终于消停了。坐沙发上想了一会,就去洗澡了。

  捏着手机僵了一会,她才问道:“你到底想找我干什么?”

  刚刚她还在犹豫要不要见一见徐芳。听了那五百万之后,她就没什么犹豫了。

  放人还不够,还要勒索钱财。

  “我说是当然就是。我可以发照片给你。你自己想一想。我在家等你。另外,欣雅回来的时候,你拿五百万来。”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徐芳这个人贪得无厌,现在她要五百万,别说自己真的没有,就算有,这五百万就能堵住她的嘴吗?

  区区一分钟的时间里,叶晓离就做出了决定。话说完,就把电话果断给挂了。

  就算是真的,许棠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跟她说这些,一定是有目的的。

  而且,他也不会放她走的。所以也只能暂时这样了。

  这怎么可能?太玄幻了。

  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酒味。叶晓离皱了皱眉,知道他这难受从哪来的了。

  果然,她一问,徐芳就道:“我要你让萧彦南想办法放了欣雅。然后我会告诉你陆广文在哪。”

  为了让徐芳死心,叶晓离故意把说的刻薄又绝情。

  洗完澡出来,刚好乐童在微信上呼她,她便靠在床头跟乐童闲聊了起来。

  “我没有五百万给你。有也不会给。关于我爸的事,对不起,我现在没有兴趣知道什么。他死,或者活,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我谢谢你这么热心,但是用不着。”

  “五百万?”

  听到想动,她也没动,依旧靠在床上,她以为萧彦南过来,却没想到她只听到他的脚步声去朝客厅去的。脚步声有些沉重,也有些凌乱。

  客厅里,萧彦南已经倒在沙发上了。身子横躺着,一只脚还踩在地上,头枕着一边扶手,一只手臂横在额头上,轻蹙着眉,有些难受的模样。

  “我爸真活着?”

  感觉到不对劲,她就把手机放下了,爬起来,走了出来。

  几条信息差不多的内容。叶晓离看了一两条就懒得再看了,后面的都是直接删除了事。

  肯定不行的。等她发现自己真的有兴趣了之后,她就会在这上面加码,不停的加,那就好像一个枷锁一样,最终会勒死自己,还不一定能给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所以,即便自己真想弄清楚父亲的生死问题,也不能通过徐芳。

  她这边挂了电话后,没一会,电话就又响了。从这急切连续的电话铃声里,她都能想得出徐芳在那边是怎样一张气急败坏的脸。

  一连发了好几条很长的短信。大概的意思就是骂她之恩不图报,自己白费了那么多苦心养她,然后又强调了一遍,自己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她爱信不信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