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晓离萧彦南 第151章萧彦南是谁

小说:叶晓离萧彦南 作者:阿拉蕾 更新时间:2019-12-05 15: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叶晓离把手机扔到一旁,蒙头就睡。乐童看看她,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找了衣服就去洗漱了。

  回来,也已经睡沉的叶晓离往里面又推了推,乐童也躺下了。

  折腾了一晚,她也累了,看了看身边的醉鬼,也就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乐童被一阵砰砰的拍门声吵醒了。

  一睁开眼,先听到隔壁女孩不耐烦的叫声:“谁啊?大半夜的有病啊?”

  谁?

  乐童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朝身边那个缩成了虾米的女人看了一眼,收回目光来立即翻身起来了。

  脚还在地上找鞋,外面的人就已经进来了。

  那抹修长又透着凛冽戾气的身影站到这间十来平的小屋子门口时候,乐童什么话也没说,呆呆的望着他,伸手就指了指身边的一团。

  下一秒,那人便走了过来。

  “下来。”

  一声堪比冰凌的声音戳过来,已经变成木雕的乐童匆忙回神,顾不上再找不知道被踢哪去的鞋,光脚就站在了地上,让开了。

  萧彦南站在那张在他眼里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床边,再看着床上那个小的也可以忽略不计的身影,眉心拧成疙瘩。

  看了有两三分钟的时间,他弯腰伸手把那个小身影捞了过来,抱在了怀里。

  身体突然晃动,叶晓离不高兴的嘟囔了一声。但是,同时她的手臂却自然的扬了起来准确的勾住了萧彦南的脖子。

  那流畅的动作看的乐童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也不知道谁晚上还在骂混蛋来着,这时候抱这么紧。

  乐童撇嘴鄙夷的瞧着那个醉鬼的时候,萧彦南的目光也低落在怀中女人的脸上。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那脸红透了,眼睛闭着,同样嫣红的唇嘟着,像是被谁惊扰了美梦,有些不乐意的样子。

  那双手臂倒是紧紧的贴着他的脖子,热热的,软软的。

  这还像个话。

  但是,她眼睛都没睁开,肯定也不知道他是谁。

  不知道是谁就抱了。

  萧彦南眼中的那抹柔光陡然森寒,脸也沉了下来。

  不再多看,他抬起脸看也没看乐童一眼,收紧手臂,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离开乐童的家,一路上怀中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反应,直到把她放进车里的时候,她才好像被惊动了,不高兴,皱了皱眉,唔囔了一声,没醒头一歪又睡了。

  “离小姐这是喝了多少?”

  越冥不敢相信的回头看了看叶晓离。萧彦南阴着脸,朝那个歪在一旁的女人看着,越看越窝火。

  都学会酗酒了,越来越有本事了。

  “回观澜苑。”

  冷冷的命令,越冥立即发动了汽车,朝观澜苑方向驶去。

  车晃悠悠的在路上,某人睡得越发的沉,只是偶尔车身晃荡的时候,身体跟着晃了下,小脑袋也跟着碰时不时的碰到门边。

  第n次的看到那脑袋碰到门,紧锁着眉头的萧彦南忍不住伸手把那个小小的身体给捞了过来,搂在怀中。

  许是觉得温暖的人体比那硬邦邦的座椅舒服多了,某人的脸朝着温热源揉了揉,还很配合的调整了姿势,手臂划了个懒懒的弧度,然后落到了萧彦南的腰间,手轻轻揪住了他的灰色衬衫。

  还挺会享受的。

  瞧着某人的睡姿,萧彦南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唇边勾出一丝几不可见弧度。

  一路平静,下车的时候,叶晓离醒了。

  “嗯?”

  她被萧彦南拉出来,又被他抱起,迷怔的张了张眼,望了望头顶这张脸。

  &

  nbsp; “你是谁?为什么抱着我。”

  他是谁?

  萧彦南那舒展了一路的眉,瞬间又拧紧了。

  没有搭理,他抱着她上去了。

  “你是谁啊?为什么不说话?”

  怀里的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对他闪着。

  依旧懒得理会。

  “你不说话,还抱我……你……”

  那手扬了起来,在他的下巴上戳了戳:“是坏人。”

  下巴上被戳的麻麻的,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她脸上。

  “我是坏人。”

  “嗯。”

  那眼睛闪了闪。泛着眼红水光的唇不高兴的嘟了起来:“坏人。毋庸置疑。”

  某人的脑袋摇了摇,脸隔着衬衫蹭着他的胸口。

  这时候,还会用成语。

  萧彦南好气有好笑,她不安分,怕她掉下来,他只能收紧了手臂抱紧了一些。

  将她带到洗水台前,接了水给她,她漱口的时候,看着那脸上的苍白,萧彦南忍不住寒了脸。

  笑的很灿烂。

  好一会,再也吐不出东西了,她才慢慢直起腰来。

  他不急着拉她走了,俊颜一低,目光凝在那双眼睛上。

  酒喝多了的感觉,他知道。

  生气的不行,他瞪了她一眼,手却同时抽了旁边的纸巾,沾掉了她唇上的水泽。

  那双泛着水光的眼睛始终盯着他,又显出了一种迷怔的表情。

  轻轻的啪的一下,萧彦南愣住了。

  “难受。”

  本想给她倒点水,哪知刚放下去,她捂着嘴巴,翻了起来。萧彦南无奈,攥着她的胳膊,就将她拉到了卫生间。

  “谁让你跑去喝酒的?想死吗?”

  “去涑口。”

  “萧彦南……那萧彦南是谁?”

  叶晓离的脑袋扬了起来,看向萧彦南,很认真的摇了摇。

  凉凉的手指在他脸上轻轻的拍打。萧彦南却愣成了木雕。

  还没动步,一只白白又凉凉的手突然派到了他脸上。

  想死?

  “哦……”

  那迷糊的女人拖了个长音,突然又咧开了嘴笑了。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这样……‘打’过他的脸。

  “我认识你。萧彦南……”

  不知道她在迷糊什么,想把她直接拽到床上去睡觉,萧彦南的手臂就环上了她的肩膀。

  她居然没叫他小叔?

  在电梯里,这人就老问他是谁,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划来划去,到了公寓里,刚进门,她那小脸又皱吧起来了。

  那只收也不巴拉他了,揉着她自己的胸口。

  眉心皱了皱,他加快了步伐,将她抱进了房间里,放到了大床上。

  萧彦南看了看她唇角边的污渍,皱着眉,抓紧了她的胳膊。

  难受的感觉折腾之下,她脑子也稍稍清醒一点了。

  “不想?那你还作死?”

  真是不容易。

  捂着胸口,仰脸看看,眼神虽然还有些迷茫,却不像刚才那么糊里糊涂的了。

  她的话,他并不理解。

  叶晓离对着马桶大吐特吐。萧彦南一手拽着她的胳膊,一手拍着她颤抖的后背,俊颜紧绷。

  “不想。好不容易活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