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第105章选择,相信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5章 选择,相信!

  大第二天一大早四人收拾好行李回家,由紫鸢开车,龙岗坐在副驾驶,龙子睛和侃哥坐后面,“咱们是直接回家吗?”

  龙子睛说:“不,先回洛阳车站,别忘了就是你跟踪我们才害得我们把车扔在了洛阳车站,改坐的长途qi che。无弹窗..”

  “哦。”

  “现在是七点,来时坐长途车用了十个小时,我们要是速度快点用八小时,下午三点就能到洛阳车站,再用四十分钟回到到下马街谈谈事情,从下马街回到卧龙谷还要用一个小时,这样回到家差不多也到六点左右了。”

  “开这么长时间的车很累的。”

  “放心,你累了就换侃哥开,侃哥累了龙岗开,龙岗累了你再开。”

  “子睛哥好赖皮,你为什么不开?”

  “首先我为了保证不会晕车提前吃了晕车药,等会儿药效上来就睡得你叫都叫不醒,还有我是一个新手,而且是驾校开除,自学成才,你总不希望我直接在高速上变成一个马路r >

  车子从原来返回,路过客车坠毁的地方,客车面目全非,烧的漆黑的只剩骨架,看新闻得知无人生还,目前还在搜查核对中,在前面就是那块慰灵碑,静静伫立在路边注视着每一辆经过的车辆。

  侃哥看龙子睛睡意朦胧,正欲睡下,大叫一声:“完了!”

  龙子睛被吓得一激灵,睡意全无,气愤问:“你抽的什么风!”

  “别生气呀小龙王,我们是不是都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

  “我们是来干嘛的?”

  龙子睛瞌睡的要死,半睡不醒的说:“来刨薯啊,不然看你在那撩妹子。”

  “是来刨薯,可是薯呢?”

  “薯……”龙子睛一下恢复了精神,“对啊,说来说去我们也是盗墓行的,只顾着找起死回生咒的线索了,那么多珍宝竟然一件都没记得带,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见刘大哥吧。”说完,龙子睛就想起了自己带出来准备送给灵素的冰种白玉戒指。

  侃哥问:“龙岗,你带了吗?”

  龙岗拿出经布说:“只有这个,但这个不能交给别人,也不能说给任何人听,我会尽快破解上面的经文。”

  “完了,回去该怎么说?说没有寻到墓是不是有点打脸,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龙子睛急得头晕。

  “唉,小龙王,你看看这个?”

  龙子睛睁眼一看,侃哥手里拿了一面青铜镜,“这是?”

  “亏我机灵,在出楚悼王墓时偷偷装在包里,你们两个我就不多说了,这些事还得我侃哥操心啊。”

  “你还带了什么?”

  “就这一件,再说侃哥我也是一个为数不多多情的好男人,当时看见孟小芝死去,我哪还有闲心在那挑挑拣拣的,空手出来你还好意思问我。”

  “能不空手回去就行,看这个青铜镜年头要比楚悼王时期还要长得长。”龙子睛看青铜镜背面上有模糊的铭文接过开始打量。

  青铜镜是一种古老的由青铜所制的使用器物,自商周时代起,古人就用青铜磨光做镜子,光亮可照人,背面雕有精美纹饰,到战国时已很流行。

  龙子睛手中的青铜镜打破了过去

  传统的圆形和方形的制式,是一个四方委角行,委角是将四个直角改为小斜边而成八角形的做法,直径约有二十五厘米,厚度达两到三厘米,很早就有古书记载了制作铜镜的合金比例:“金锡半谓之鉴隧之齐。”即铜百分之五十,锡百分之五十,是铸镜的合剂。

  “小龙王,这青铜镜我也见过不少,差不多都一个样,你怎么看出它年头比楚悼王还要长很多的?”

  “看款式喽,你看这种铜镜是采用分铸的方法,把镜面和镜背纹饰分别铸造,再夹合在一起。这种复合铜镜,战国以后就基本绝迹了,依我看,这面青铜镜得有三千年到四千年的历史。”

  “三千年到四千年!那不是商周时期的!我这手气还真是好啊。”

  “没错,这回真让你捡到宝了。”

  这面青铜镜背面与边缘之间有六个虺龙缠绕,龙体有“金银错”花纹,边缘为一交叉涡纹带,嵌入的金银丝细如毛发,整个图纹采用浮雕手法,惟妙惟肖,工艺极为精密,可谓巧夺天工。

  青铜镜不但要时时擦抹干净,而且还得常常去磨光,才能够保持光亮如新,照出影像来,经过了四千年的历史,这面青铜镜虽然保存不错,但还是生有锈斑,背面的铭文也大多无法辨析。

  龙子睛用手机拍下前后两面,收好青铜镜闭眼就呼呼大睡,像只猪一样叫都叫不醒,中间换成侃哥一路来到了车站,紫鸢一辆车,侃哥开着刘大哥给准备的灰色面包车。开到了下马街。

  “子睛哥,别睡了,吃饭了。”

  龙子睛睁开那恍如隔世的眼睛,“到哪了?”

  “已经到下马街,赶快要去“园一居”了。”

  “这么快,我睡了那么久,我不过就多吃了几片晕车药。”

  “别说了,赶快进去吧。”

  龙岗见紫鸢跟在后面严厉说:“回去,在车上呆着,这不是你能露面的地方。”

  紫鸢噘着嘴老老实实回到了车里,龙岗三人进到“园一居”后院,见大堂人群聚集便走进察看。

  只见一张长桌上放满了明码标价的大大小小的石头,所有人都拿着小手灯吵吵嚷嚷的选着石头。

  侃哥说:“这是赌石,赌石是珠宝业术语,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须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的质量,一刀穷一刀富,见过一夜暴富的也不排除一夜倾家荡产的。”

  一旁的刘永鸿说着:“黄金有价玉无价狗屎地张出高绿瞧起来一片黑,照起来汪洋色加钱不如细看货。”

  刘永鸿看见人群中的三人,立刻就笑脸相迎,将三人带到隔壁房间,倒上茶说:“三位老弟,可盼着你们回来了,这一走连个短信都没有,可把我担心苦了。”

  侃哥问:“刘大哥,这外面是?”

  “赌石,这玩意来钱快,我就找了个道上人从别地买来赌石的石块随便捯饬捯饬准备赚他一笔。”

  “这风险也不小,你就不怕赔了。”

  “你别看这些人个个像身经百战,也是三双金眼三双银眼三双捣瞎眼,有把握的,好的玉石都被咱提前挑走,剩下的都摆出去卖,就算有切出好玉的,咱也是稳赚不赔。”

  龙子睛喝口茶说:“没想到这行水也那么深啊!”

  “先不说那么多,这回收获了什么东西拿出来我瞧瞧?”

  龙子睛拿出青铜镜,“其他

  没啥值钱的,就这件还行。”

  刘永鸿一见眼就直了,细看后赞扬说:“不枉几位兄弟辛苦跑一趟,这回真是挖到宝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老规矩,我来找买家,赚的钱咱哥四个分。”

  “有劳刘大哥!”

  “说哪的话,辛苦的是你们,上次你们带来的三宝灵芝玉如意我已经出手,每人各四十万,钱我已经打到各位账上,这位龙兄弟依然打到了铭祖的账上,等这面青铜镜出手我会在联系三位兄弟,咱们合作愉快,今晚我摆一桌庆祝庆祝。”

  龙子睛起身拒绝说:“多谢刘大哥的好意,这一路上也是劳累过度,我们就不多打扰,这家里人等得要着急了,我们就先回去,等过几天再来拜访。”

  “既然这样我就不强留了,路上小心。”

  侃哥把刘大哥准备的车的车钥匙

  还给他要走时,见龙岗依然在静静地喝茶,“龙岗你不和我们回去?”

  “为什么要回去?你们回家便回,我有自己私人的事情要解决。”

  龙子睛没有多做劝说,拉着侃哥出了“园一居”,见二人出了门,刘永鸿便问:“怎么样,这回找到了没有?”

  龙岗喝着茶说:“没有,一点线索都没有,等下一个地方再找。”

  “我告诉你,不要骗我,否则我可不保证你的那两个兄弟会不会知道你做了什么事!”

  龙岗一把飞刀划伤了刘永鸿的脖子,“别威胁我,当初你救了我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你的命对我来说可不值钱,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一条绳上的蚂蚱就别你争我抢的,还有一件事,你以为我会相信一把三宝灵芝玉如意就值这么点钱吗?你私吞了一半还多吧,我只是不想当着面戳破你,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就提前写好遗书。”龙岗一杯茶下肚出了“园一居”,刘永鸿捂着脖子不敢再出声。

  回卧龙谷路上,侃哥开着白色轿车,紫鸢在后面抓狂着问:“你们还没告诉我龙岗呢?他人去哪了?”

  “紫鸢妹子消停会儿,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你还打算把龙岗抓回家和你过日去啊,再说了,他现在跑不了,你也得给点时间让他接受是不是?”

  “子睛哥,他说的是真的嘛?”

  “是!是真的,龙岗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我不是答应过你一定会带他回生来嘛,放心吧,我一向说到做到!”

  “我知道你们在找一个叫什么起死回生咒,可看看楚悼王,孟小芝,老李头找长生不老药的结果,这些天书奇谈的事情你们还愿意相信吗?”

  “这世上有太多的奇人异事,太多结果我们都无法预料,可我们依然相信会有奇迹出现,并一直在努力,在争取,在享受这个过程,这会比看到结果更让人满足。”

  “真的是这样吗?”

  “就像你对龙岗,无论龙岗变成什么样子,对你什么态度,你还是不管不顾,无条件跟着他,爱着他,假如最后你们真的分离,你不会后悔自己当初选择相信他而勇敢迈出的那一步,因为过程已经使你知足,即使无法与他继续向前走,你也会含笑祝福。”

  “嘿,老泥鳅,故事讲完了,咋样,下山上我家,让你嫂子做几个菜,咱哥俩喝一杯,边喝我边接着给你讲,可好?”

  “行,行!老龙王,你搀着我点,我们现在就下去,下面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啊?”

  “还是他们几个,就叫冥海幽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