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第109章fùchóu之路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9章 f cho之路

  两天后,刘永鸿备好车和一些刨薯用的工具,装备置办妥当的龙岗坐在车上,杨修罗开着车开始向秦岭一个名为龙旗寨的地方作为落脚点。全文字阅读..

  龙岗头戴黑帽,靠在窗边闭目养神,面对龙岗的冷漠,杨修罗自来熟的个性自是耐不住寂寞,主动开口聊:“唉,兄弟,不如坐在前面来,后面没有安全带,哥们我刚开车不久,安全第一。”

  “只管开你的车,不用多说废话。”

  “唉!你说你这个人,好心当成驴肝肺,真不知道你每天是怎么过得,得无聊死了吧。”

  杨修罗见龙岗依旧一动不动,又自自语说:“也是,我们这天天与死人打交道,也没个鬼陪咱们唠唠嗑,能不无聊吗?”

  龙岗继续不搭理,杨修罗不耐其烦接着说:“没死你也吭个声啊,你说你这人这么冷淡,谁受得了你,绝对没一个朋友。”

  听到朋友二字,龙岗睁开眼心中突然一闪,脑海闪过两个模糊的身影与脸庞:“朋友?不是当事人就不要多嘴,当我走上这条f cho之路时,有些东西注定舍弃,而我不能回头。”

  杨修罗对此并不意外,对于龙岗也早已查过底细,“兄弟,你的事我自是知道一点,你背负的太重,f cho压得你抬不起头,你看不到太阳,白云,我也没有理由劝你放下一切,不过别当你f cho之后发现自己什么都不再拥有,没有活着的痕迹,没有继续生存的动力,那样倒不如一直迷失在f cho路上更好。”

  龙岗当然听不得别人一副教导自己的模样,但却压住怒气闭上眼说:“不要得寸进尺,如果是别人我保证他已经去阎王爷那报到去了。”

  杨修罗不以为然,嬉皮笑脸说:“别介呀!我这不是开车无聊嘛,找你聊会儿天,这一路那么远,不说话我会困死的。”

  “你要是觉得累我来开,不必拐弯抹角的提醒我。”

  “得嘞,就等你这句话了兄弟,既然我想交你这个朋友,我就与你坦诚相见,这次你可知道我们是去哪里盗墓的?”

  “秦岭。”

  “没错,秦岭是一个异常神秘的地方,终南山就属于秦岭的一部分,秦岭是中国南北的分界线,古代文明的发源地之一,也是中国华夏始祖的龙脉,古人云:“君山龙脉正结于此”,所以帝王王陵多建于此。”

  “所以你已经踩过点了!”

  “龙兄弟果然厉害,这次冒着生命危险请你来主要是借你的手段和我解一个谜,关键是找到一样东西。”

  经过杨修罗这样一铺垫,龙岗但是燃起了一丝好奇心,“话说清楚。”

  “不知龙兄弟可曾听说过杨琏真伽这个名字?”

  “杨琏真伽,凡事刨薯界的人谁人不识这位被称作古往今来第一大盗墓贼的杨琏真伽,盗墓一百一十所,不乏王公贵族墓,听闻

  背后有元朝统治者的指使,不仅将南宋的公侯卿相坟墓,皇后妃子的坟墓都盗了一遍,甚至南宋六陵都没有逃过他的毒手,靠此发了笔冥财。”

  杨修罗自是知道这位杨琏真伽,接过话说:“杨琏真伽盗墓的目的不仅是求财,与龙兄弟的“走地仙”比那是盗出了花样,他甚至将宋理宗的大脑壳,做成了一个饮酒的骷髅碗,还把宋理宗尸身倒挂三天,然后将从尸体中流出的水银,卖掉变成银两,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杨琏真伽盗墓取财,他用这笔庞大的冥财,购买建筑材料,然后在江南推行元朝统治者,以藏传佛教治国的理念,大肆在江南修建藏传佛教寺庙。”

  “你这是要去刨杨琏真伽的墓?”

  “杨琏真伽盗墓众多,在江南得罪人无数,在京城亦有很多人都对他恨得牙痒痒,故此,他死后最怕的一件事,就是被人盗墓,被掘棺暴尸,严峻的形势,决定了他死后,不会葬在为官的江南,以及元大都附近,甚至是大宋国原来的疆域,后来我查探到可能杨琏真伽被葬在西夏国的一处山中。”

  “那你去秦岭的目的到底是?”

  “金猫睛!”

  “金猫睛?”

  “没错,龙兄弟,我这为了交你这个兄弟可都是坦诚相告,杨琏真伽有一个得力的手下名叫宗恺,宗恺在南宋理宗陵里得到了大量的金玉珠宝,其中最值钱的一件宝贝就是“金猫睛”。”

  “我怎么从未听过金猫睛这种东西?”

  “金猫睛可以说是一件活宝,在一个金hang se的珠子中,有一颗猫眼一样的光圈,早晨的时候,光圈合为一线,晚上的时候光圈成了猫眼,杨琏真伽一心想得到金猫睛,可是宗恺却不肯将此宝给自己的主子,两个人分赃不均,结果杨琏真伽挥起铁棍,将宗恺打得脑浆迸裂,宗恺手下的一百多人,也被杨琏真伽所杀,后来,这枚沾满鲜血的重宝“金猫睛”就被杨琏真伽带到坟墓里!”

  “所以不还是要去刨杨琏真伽的墓?”

  “龙兄弟你有所不知,由于时代久远,资料缺失,再加上杨琏真伽“保密工作”很有一套,故此,他何年出生,何年死亡,家乡在哪里,埋葬在哪里,资料少得可怜,

  但是据我所知杨琏真伽曾因盗墓发财,所得宝贝有:“马乌玉笔箱”、“交加白齿梳”、“铜凉拨锈管”、“香骨案”、“伏虎枕”、“金猫睛”、“穿云琴”、“鱼影琼扇柄”等诸多奇珍,但是这八件宝贝到手后,其中有七件埋在他的坟墓里,而“金猫睛”却被他埋藏到了秦岭一座墓中。”

  “等等?你说的交加白齿梳可是作为佣金的交加白齿梳?”

  “没错。”

  龙岗听出杨修罗说话前后不对应,“杨琏真伽将七样宝贝做了陪葬品,你又不知此墓在何地,那这把本是陪葬品的交加白齿梳为何到了你的手里?”

  杨修罗深深叹气说:“唉,龙兄弟,你真是太单纯了,他不识货,我随便找一把白齿梳都可以叫交加白齿梳,显得贵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