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97-102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十七章 杉木棺

  龙子睛看侃哥被愤怒冲昏头脑,忙上前去制止,刚冲到洞口前被棺材兽顶出的侃哥撞倒在地,杀红了眼的棺材兽摇着头走了出来。..

  此时棺材兽因受伤的缘故有些站立不稳,稍不留神被抓住机会的侃哥上前一刀劈断了前额的黑角,棺材兽踉跄几下摔倒在地,欲起身时,乘其不备的侃哥骑到它的身上,狂躁的棺材兽晃动身体要把侃哥甩下,侃哥抓住棺材兽剩下的一截黑角使劲向后掰去喊:“快刺它的喉咙!”

  近在一旁的龙子睛立刻握紧玉柄青铜剑冲到跟前,一剑刺向棺材兽的喉咙,鲜血霎时喷涌而出,可怜那棺材兽死前连叫一声都没便咽了气。

  龙子睛扶起侃哥向几人示意,却见惊讶的紫鸢正对二人掷出一把飞刀,孟小芝也举起了枪对着二人,飞刀擦身而过,二人回头一瞧,原是那没死透的棺材兽f cho式的最后一扑,只听“砰”的枪响,一颗子弹与飞刀射入棺材兽的面门,棺材兽重重砸在二人身上彻底毙命。

  紫鸢和张华雷移开棺材兽,龙子睛二人也被砸的够呛,侃哥累得躺在地上休息,说:“这畜生没咬死我,差点没砸死我!”

  龙子睛起身问:“你们三个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张华雷解释说:“我们与你们在棺材兽洞口被冲散后向另一方向逃跑,只顾逃命没看到被树藤遮盖的洞口,三个人一起掉落崖底,还好被树藤和树枝缓冲了重力才没被摔死,在山底寻到了这楚悼王的行宫,记载长生不老药药方的神农本草经就在楚悼王棺内,于是便进来查看,谁知道那棺材兽不知怎的也闯了进来,我们与其一起厮杀,就这样遇到了你们,汤永康也死在了棺材兽口中。”

  龙子睛和紫鸢,侃哥三ren mian面相觑,心想:若不是我们放走了棺材兽自生自灭的话,你们也不会遭遇这个局面。

  紫鸢回头看说:“岗岗呢?他不会已经进洞了吧?”

  龙岗趁几人谈话不备时,只身一人进了那座散发光芒的山峰的入口,察觉后,几人也随即进入洞内,那场景回忆起也真是震撼。

  这座楚悼王墓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山洞,这座山峰并不高,底下的山洞高约七米,甚是宽阔,除此一个洞口没有其他出口,整个洞内几乎被改成了金銮殿般的豪华。

  洞顶的石面雕刻成一把伞面,如同撑开一把万寿伞,伞下最惹人注目的便是七件青铜升鼎,升鼎是楚器中最有代表性的器物,鼎耳外撇,束腰,平底,蹄足,鼎是级别高低的标志物,根据升鼎摆放的位置分析,七鼎是诸侯君王的规格。

  洞内还有两件像浴缸一般的四耳圆鉴,装饰豪华,有蟠螭纹和细小的蟠虺纹,鉴在古代是一种水器,主要是洗澡放水的地方,它还有充当镜子的作用,四耳一般是位阶比较高的人才能用,无不凸显了墓主人楚悼王身份的尊贵。

  除去这象征君王身份的陪葬品,还有玉石、水晶、玛瑙等,此外还有少量青铜器、乐器、车马器、兵器、玉饰、骨器玉石做成的树、玉色的花,眩人眼目的琉璃珠宝,无不显示着帝王特有的辉煌。

  万寿伞下一块突出的三层石阶上,放置有一具棺木,棺木乃是神农架特有的杉木制作,与那些价值连城的陪葬品比较,普通的杉木棺显得格格不入。

  龙岗对金银珠宝不感兴趣,迫不及待的走向杉木棺,张华雷和孟小芝也向杉木棺靠近。

  一旁惨死的汤永康身首异处,落得个死不瞑目,躺在玉石器上,洁白的玉石被变成了血红色,龙子睛伸手去抚汤永康的眼睛,一旁掉落一部手机,龙子睛拿起手机,查看后发现是汤永康的手机,不过龙子睛早知山中没有xin hao,无意中却发现一条未读的短信,打开短信的龙子睛不禁后脑勺一阵凉风,惊恐万状的他收起手机放在身上,没有多做语。

  众人来到杉木棺前,棺材四面都刻有图案,无不是宣扬龙胎下凡的楚悼王炼药升仙的功绩,一侧棺面还刻有楚悼王炼制长生不老药的过程,记载楚悼王在观看着炼药的过程,旁边还刻有一人拿着一卷卷竹简指挥炼药,龙子睛指着说:“看这里,如果说楚悼王是按神农本草经来炼制长生不老药,那这人手中的便是用来调配药方的神农本草经了。”

  孟小芝一看抓着张华雷激动指着说:“是,肯定是,快把棺材打开拿出来,我终于找到它了,我有救了!”

  眼神有些痴狂的龙岗正准备打开棺材,紫鸢在一边说:“先别急着开棺,你们看看这刻的是什么?”

  棺木上刻有一群士兵在一处悬崖上不知要做些什么,侃哥瞧后说:“这不是要摘金杈石斛吗?”

  “什么!”龙岗听后上前一看,这面棺面没出现楚悼王,刻的正是一群士兵在悬崖峭壁上取金杈石斛的场面,与为救中了碎蛇蛇毒的龙子睛在悬崖取金杈石斛的场面一模一样。

  侃哥问:“紫鸢,你们看这株草药像不像我们摘的金杈石斛。”

  “像,太像了,这金杈石斛难道就是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关键!”

  喝了用金杈石斛熬成药汤的龙子睛说:“没那么巧吧,这就能长生不老了?有记载的那么难吗?”

  龙岗正要开棺之际,龙子睛又把棺材四面的刻画全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些不寻常又难作解释的地方,“咚”的一声响打断了龙子睛的猜想,是龙岗几人竟毫不费力的便将棺材盖给推开,不禁让人费解,这哪里像什么帝王的棺木,一点防盗措施都没有。

  开棺的一瞬间,香味直冲众人而来,惊讶之余的几人毫无防备吸入这醉人的香气,只是回神的功夫,棺内聚集了来自几千年的浓郁芳香整个覆盖了洞内,直熏的龙子睛瞳孔泛黄,显出一双如利刃一般的双眼。

  第九十八章 食气鬼

  众人连忙掩住口鼻,进前一看发现整个棺内只有累累白骨和满满的水晶兰,还没想起撤出洞外,几人眼中珍宝琳琅满目的山洞消失了,升鼎还是青铜器,杉木棺还是水晶兰,如同换转了时空,变成布满血色,血气弥漫,尸骨成堆无数青面獠牙,口大如碗,张牙舞爪的鬼魂随即迎面冲来。最新章节阅读..

  侃哥不以为然地说:“大家不要惊慌,都是假的,又是闻到水晶兰的香味产生的幻觉,不信你们看。”

  “不要去试,这些鬼魂是食气鬼,应是被杀害用来守护楚悼王行宫的人死后所化,为此鬼乘机而入,吸取其身上的阳气,人就会死亡。”

  侃哥觉得龙子睛太杞人忧天,依旧一动不动,正面快速飞来一只食气鬼,利爪一下抓伤了侃哥,同时张开大嘴如龙子睛所说吸食人的阳气般,侃哥被撞飞摔在尸骨堆,捂着伤口说:“小心!不是幻觉,是真的!”

  &nb qi防备,面对眼前无数漂浮的食气鬼,却怎么也打不到,龙子睛挥着青铜剑也难伤到食气鬼,接着被一只食气鬼抓住青铜剑带到半空,挣脱之际,又被几只食气鬼正面撞来,撞得龙子睛头晕眼花,掉在地上还滑出几米远,青铜剑掉落在侃哥身边。

  龙子睛爬起来看着这一幕,张华雷保护着孟小芝在一旁,身上被抓出数道血口,没看到起死回生咒心中大失所望的龙岗拿着飞刀对着食气鬼疯狂乱杀,紫鸢只好在一旁护着发狂的龙岗,食气鬼的每一次攻击都吸食人身上覆盖的阳气,侃哥说:“小龙王,快去找龙岗要串心僌菓百草丸,只有吃了它才能摆脱困境。”

  得到讯息的龙子睛跑向龙岗,翠螭纹玉佩受到刚才食气鬼的撞击,灵素脱离玉佩来到龙子睛面前,还未问出了什么事,身后便受到一只食气鬼的猛击。

  同为鬼魂的灵素受到了食气鬼实打实的攻击,摔向面前的龙子睛,没搞清状况的龙子睛看到灵素突然出现面前,伸出双手抱住摔来的灵素,没刹住车的二人嘴唇正吻在一起。

  龙子睛抱着灵素后退几步被尸骨绊倒在地,二人有些茫然,有些沉醉的看着对方,忘了自己的嘴唇依旧在轻吻着对方,羞红了脸的灵素起身,龙子睛也从骨堆上爬起质问:“你这个时候出来干嘛?太危险了,同为鬼魂的你也会受到食气鬼的攻击。”

  灵素依然还是满脸通红,“我感觉你受到了危险,就想着出来帮你嘛。”

  “自己快回去,不要在添乱了,还有,刚才我不是有意的。”龙子睛说完跑向龙岗求药。

  留下灵素在一旁生气说:“什么人嘛,人家好心帮你,亲了人家还说人家添乱,我就偏不回去。”

  龙子睛冲开数只食气鬼抑制住杀上兴头的龙岗问:“串心僌菓百草丸,快让大家服下,这样就可以解除水晶兰的花毒。”

  龙岗甩开龙子睛惊悚的大笑说:“没有啦!在**廊内就已经用完了,哈哈!想解除那就杀光它们,杀!”

  紫鸢控制不住龙岗,只能在一旁替他扫除源源不断冲来的食气鬼,食气鬼结对飞向手无存铁的龙子睛袭来,被抓起扔向地下,灵素见状飞起接住龙子睛一同掉落地下。

  侃哥拿起身边的玉柄青铜剑,想起老乌鸦受到刨薯时遇到的道人传授的道家灭鬼除凶咒,又拿出在老君观带出来的三张敕令驱鬼符。

  此敕令驱鬼符是一张道教黄符,“敕令”为符头,黄符上有“三勾”代表三清,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或三界公,城隍、土地、祖师的记号,三勾在整个符上代表三清,在敕令及神名之下者代表三界公,听得下笔书画此“三勾”时称谓“踏符头”,应暗念咒语:“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恶煞去千里外。”

  侃哥无招之下,只好将三张敕令驱鬼符贴在青铜剑上,持剑曰:“受命于天,上升九宫,百神安位,列侍神公,魂魄和炼,五脏华丰,

  百醅玄注,七液虚充,火铃交换,灭鬼除凶,上愿神仙,常生无穷,律令!慑!”

  只见得侃哥做完一切准备工作,提剑与食气鬼一决,不知是惧怕侃哥的杀气还是敕令驱鬼符,食气鬼纷纷退避,避其锋芒,无一敢近侃哥的身。

  食气鬼虽不敢攻击侃哥,可侃哥一剑砍中食气鬼却也杀不死它,此时的张华雷护着孟小芝躲到角落抵御袭来的食气鬼,龙岗和紫鸢被群起而攻之变为劣势,侃哥持剑驱赶食气鬼的包围救出二人,与龙子睛会合在一起,紫鸢受敕令驱鬼符的影响拉着龙子睛的一边躲在后面。

  食气鬼将几人层层包裹在中心,因畏惧驱鬼符通通不敢上前,龙岗依旧要提刀上前拼命,紫鸢甩手“啪”的一巴掌抽在龙岗脸上,又紧紧抱住龙岗说:“够了,别这样对待自己,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紧,放松,我们都在呢,我们都会帮你,所以请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我会心疼!”

  急于寻找到起死回生咒线索的龙岗陷入了极端的焦躁中,失望打击中迷失了心智,好在紫鸢的一巴掌扇醒了他,在紫鸢的怀抱中找回了自我,抚在紫鸢耳边轻声说:“谢谢!”

  “抱够了没?没抱够回去再抱,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比较好吧。”侃哥一旁酸酸的提醒。

  龙子睛问:“这食气鬼怎么才能杀死?”

  侃哥问:“龙岗,在神农顶我就发现你也懂得一些道法,你可知道如何才能杀死这些鬼魂?

  龙岗看后说:“你这样只能驱鬼却不能切实杀死,还差一样东西祭剑。”

  “什么东西?”

  “真武神咒!乾元有将,顶戴三台,披发圆象,真武威灵,助吾大道,龟蛇合形,身如山岳,四气朗清,金光赫赫,努目光明,牙如剑树,手执七星,天魔外道,鬼魅妖精,见吾为血,化作紫尘,魁罡正气,是吾本身,天符通现,大保乾坤,江河淮济,五岳之神,城隍社令,拱听吾命,指挥纲纪,敢有摄停,上帝有敕,救护众生,敢有小鬼,捉缚来呈,急急如律令!”

  第九十九章 逆生瞳

  “这是?”

  龙岗解释说:“真武神咒,与咒相通的是用自己的血为祭品,只要将血涂在自己的法器就可,加上你的黄符既能驱鬼亦可杀鬼。最新章节阅读..”话罢,龙岗拿起飞刀刺向手心,将手中鲜血涂在青铜剑和自己和紫鸢的飞刀上。

  二人挡在前说:“跟紧我们,救出他们二人一起杀出去。”

  二人在前大杀特杀,一刀一剑杀得食气鬼瞬间灰飞烟灭,紫鸢也保护在龙子睛在身边来一个杀一个,龙子睛痛恨自己的无能,眼睁睁看着奋战的三人还有灵素心想:龙岗,侃哥,我原来还是废物一个,你们总是走在我的前面保护着我,我只能注视你们的背影,却永远追不上,是不是在你们身边,我早已忘记了勇敢?

  正是豁命一战时,洞内又如同转换了时空,所有的食气鬼全都不见,只剩下散发血气的尸骨堆和不知所措的众人,灵素看后对龙子睛说:“小龙人,他们怎么停下了,这些鬼魂要冲过来了。”

  龙子睛大吃一惊问:“你看得到吗?”

  “它们不是一直都在吗?你们看不到?”

  龙子睛心中一把慌,便向几人喊:“小心,食气鬼还在,我们看不见。”

  龙岗回头问:“那你怎么知道的?”

  突然灵素将龙子睛拉倒说:“小心!”

  龙子睛倒下之际,食气鬼们将龙岗三人w qi打掉撞翻在地,抓起他们三个腾到空中,而三人感受到却看不到食气鬼,形式变成了一边倒。

  食气鬼们对三人疯狂攻击,看得到食气鬼的灵素用身体挡住食气鬼们的攻击,龙子睛只看得四人满身伤痕,痛苦不堪,眼中溢出泪水却什么也做不了。

  龙岗对其大喊:“走啊!还看什么!走!”

  “小龙王,快走啊!别留在这里送命了!”

  龙子睛跪在地上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走?我一个人……”

  龙岗大骂道:“快滚!只不过是一个爱哭的废物,别在这里倔强的故作坚强,没人看你演戏,给我滚!”

  “子睛哥……”

  龙子睛起身,低着头擦掉泪说:“你说的对,与你们,我重来不曾坚强,还有,我把眼泪藏得特别好,不敢人前落泪显得懦弱,不过从此之后我要你记得,我!龙子睛!不是个废物!”

  “龙子睛你……”

  龙子睛坚定的抬起头怒道:“我看你才是故作坚强,这次换我拯救你!我看到了,我全都看到了!”

  只见龙子睛怒目而视,黑色的瞳孔收紧变窄,似一个上下竖立的枣核,眼白发黄,双眼泛着微hang se的光芒,像极了猞猁狲有着通灵一般的眼睛。

  龙子睛拾起玉柄青铜剑说:“灵素,一口气把我拉上去。”

  灵素看着双眼泛光的龙子睛,“小龙人……我明白了!”灵素抓起龙子睛一鼓作气将龙子睛拉上半空朝三人丢去。

  龙子睛声如洪钟,以横扫千军之势举起剑喊道:“我要带你们走!”挥剑扫灭了束缚三人的食气鬼。

  四人坠落在地,龙岗说:“你?”

  “之前你问过我,我的眼光到底能看多远又能看得多深?我来告诉你,我仍旧不知道自己能看多远又多深,但是现在我能帮你看清你要走的每一条路,走在你的前面看。”

  “龙子睛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

  “不用你感激,现在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日后总有你感激的时候。”

  “好了,看你俩斗嘴什么时候是个头,想想怎么能出去,我没猜错我们还在食气鬼的包围圈吧!”

  “什么食气鬼,都是垃圾!”龙子睛将青铜剑对准山洞上方一击刺去,血海地狱般的山洞又恢复原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不过身上的伤痕倒是一点不假。

  升鼎珍宝,杉木棺,水晶兰又恢复成原样,青铜剑刺向的万寿伞面下一只皮肤和岩石相同的怪物,身中青铜剑掉下。

  那怪物只是一只与鹅般大鬼面天蛾,头部背面有鬼脸形斑纹,身体和双翅密布与岩石相同的纹路作为wei zhang。

  “小龙王这是?”

  “鬼面天蛾,我们打开棺材的瞬间就中了水晶兰散发的幻觉,食气鬼便是这成了精的鬼面天蛾搞得鬼,楚悼王还真是下血本啊,都从哪弄的这些东西,都无非是杀死我们这些刨薯的。

  ”

  “那你的眼睛是……”

  “我也不知道,还记不记的在乱石岗我被陈高森的千年冰蟾王浆洒在眼上,当时听到他说的是逆生瞳!”

  “逆生瞳,那是什么?”

  “当时听陈高森说得好像是逆生瞳!一萍,我终于可以再见到你了,等着我之类的,他当时说的若是真话,那他与我们一同去乱石岗刨薯的目的就是为了冰蟾王浆,得到逆生瞳后可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像是鬼魂之类,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看到自己死去的ai ren林一萍,误打误撞之下我的眼睛被洒上冰蟾王浆才得以开了眼吧。”

  “这也太邪乎了吧,小龙王,那你能看看我们身边有没有鬼,长啥样啊?”

  龙子睛看看身边有气无力的灵素对侃哥说:“哪有那么多鬼,看看食气鬼不就知道鬼是啥样了,赶紧烧毁水晶兰,还是会中毒昏迷的。”

  侃哥三人正烧毁水晶兰之际,灵素对龙子睛说:“原来这就是你能看到我的原因。”

  “这次也要谢谢你,已经安全了,快回玉佩去吧,等回去之后再好好谢谢你。”

  “还有,所有的鬼是不是都是食气鬼那个吓人样子啊?”

  龙子睛一听,肯定是刚才自己说的话把灵素惹生气了,赶紧好声说:“当然不是,有的好似仙女下凡,出尘脱俗,冰雪聪明,明艳动人,人见人爱,我见犹怜。”

  灵素被逗笑说:“一肚子花巧语,我回去了。”

  杉木棺和水晶兰被一同烧毁,倒是没怎么见着楚悼王的影子,或许他真的羽化登仙了吧。

  “小芝,你怎么了?小芝!”张华雷抱着孟小芝呼喊,近前才看到孟小芝白发苍苍,满目苍夷的模样,而空岗在一旁又发现了一处通往上方的窄洞。

  第一百章 tian zang青石棺

  龙子睛看到孟:“遭了,肯定是被食气鬼吸取了太多阳气导致了原本就虚弱的孟小芝加快了衰老。全文字阅读..”

  张华雷抱着孟:“怎么会?求求你们救救她,你们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我给你们磕头了,救救小芝。”

  说罢跪在地上向龙子睛几人磕头,连连磕在石地上让人为之动容,侃哥扶起张华雷说:“不要这样,我们会想办法救她的,小龙王你快想想办法,我不想让她就这样死去。”

  龙子睛安慰说:“侃哥,我真的无能为力,本就是为了神农本草经记载的长生不老药而来,最后的救命稻草也眼下无望,没有办法了。”

  “怎么会……”

  众人无望之时,龙岗拿过玉柄青铜剑,把剑身绑上一根绳子,走到一处山洞下方,执剑刺向山洞上方的一处石壁,碰到坚硬石壁的青铜剑不仅没有弹回,反而直直刺入石块,还没弄明白情况的几人又见龙岗用力一拉,被青铜剑带落的石块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原来石块是用泥巴糊的,土块掉落的洞顶露出一个洞来。

  龙岗将带绳探阴爪一下投进洞中,绳头的探阴爪抓住了洞口上方的地面,“上去吧,楚悼王的真棺在最上面的那层。”

  众人惊叹龙岗之余对楚悼王是佩服至极,一环套一环,层层机关把守,这要是业余的人来,几条命也不够搭的,不过看一路的经过和墓室的样子,除了他们也没人能活着来到这里。

  龙岗先上爬去把洞口的泥块清干净,清过的洞口仍略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龙子睛和紫鸢随后爬了上去,龙岗爬上去前对孟:“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你。”

  四人进了山洞上层,上层的洞内与下层也是无法比,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没一件陪葬品,洞内有一条沿山体四面凿开的向上螺旋通道,四人继续向上爬,与悬镜**廊相比,这个通道就简单许多,一条路通到头,而且无任何的机关,山体内的岩石上还有许多亮晶晶的物质,看样子楚悼王认为不会有人活着发现这里。

  路越行越高,楚悼王棺椁和长生不老药近在咫尺,真是想不激动都难,难掩激动之情时,紫鸢冷静说了一句:“楚悼王真的已经长生不老,还会给自己修建陵墓埋葬自己吗?”

  此话一出,无疑是一盆凉水泼灭了刚燃起的希望火苗,侃哥气奋说:“紫鸢妹子,你能不能别总泼凉水。”

  龙子睛细想一路的经过和所见说:“侃哥,还有许多事没找到逻辑和da an,不管这条隐藏龙脉有没有记载起死回生咒和神农本草经,你万万不能一时情感用事伤了自己。”

  好在此山峰不高,行到山峰尽头,一间布局精致的墓室赫然出现,墓室山体被雕刻的细致光滑,山体四侧的斜上方开了一条长方形的洞,洞外射进来的阳光划亮了整间墓室。

  墓室中间突出一大块青石块,青石块下是岩石凿成的底座,刻有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盘旋与整个底座,与底座相连的面上放置了一具青石棺。

  龙子睛打开手电筒一照,青石棺是一具青玉石棺,青玉石棺透过手电光,润泽亮丽,自然通透,而且青玉石还是天生就在此,本被岩石层包裹,被发现是玉石后才专门做成玉石棺,墓室也像是被青玉石打造,墓内光滑的石壁上也有许多被打磨出的青玉石在暗处熠熠生辉。

  四人走向青玉石棺伸手摸去,石棺细腻冰凉,紫鸢说:“楚悼王就为了一块青玉石把自己葬在这种山峰之上?”

  龙子睛说:“不止这样,这是一种丧葬方式叫tian zang,我们站的地方叫tian zang台,tian zang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是异次空间的不同转化,与起死回生咒不同,tian zang只是楚悼王想像成长生不死的一种方式罢了,末了还不是一把白骨。”

  “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侃哥和龙岗用探阴爪慢慢拉开了一半玉石棺盖,楚悼王尸身二千多年后在此重见天日。

  打开棺材盖,呈现在四ren mian前的是一具沉睡了两千多年却显得十分鲜活的尸身:身披麻布衣甲,却庄重威严,外形完整无缺,面容安详,盘起的头发些许凌乱,全身皮肤柔软而有弹性,指甲也无脱落,血管还是鼓起来的,完全像刚死去的鲜尸,仿佛下一秒便可以舒醒。

  “成一把白骨了吗?这着可比大粽子还夸张。”

  “管他呢,不能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了,我还要一一弄清啊!”

  龙岗不在乎鲜如活人的粽子,吸引他目光的是盖在楚悼王尸体上的一块刻布,龙岗带上摸尸用的胶皮手套拿走了布。

  布上写有一些经文咒法之类的文字,龙岗大喜,认为这便是起死回生咒,但是几人皆看不懂。

  龙子睛质疑说:“这如果真是起死回生咒,那为何埋葬楚悼王的人是将他葬在此而不是将其起死回生,这应该只是用来超度灵魂或是用来惩罚盗墓人诅咒之类吧。”

  龙岗收好经布不肯放弃说:“是不是我自有办法验证。”

  侃哥为救孟:“先别管是不是,长生不老药呢?神农本草经呢?眼下救人要紧。”侃哥在玉棺内翻翻找找,果真找到一个木盒和一片散落的竹简。

  侃哥打开木盒看到盒内装有五颗赤红色的药丸,要将药丸拿去孟小芝时被看了竹简后的龙子睛叫住,“等一下侃哥,听我说完你再决定要不要将药丸给孟小芝服用。”

  找到药的侃哥脸上乐开花说:“,人命关天等着呢。”

  “历史记载楚悼王是病逝,病入膏肓的楚悼王自知时日无多为寻延年益寿的长生不老药,在神农本草经得知深之裂谷也就是神农架内有一种可以炼制长生不老药的神秘草药,便在神农架内一边修建死去的陵墓,一边寻药炼药。”

  第101章 长生不老药

  龙子睛向侃哥讲述自己的猜测,“楚悼王为预防不测,在神农架内炼药的过程中,一边加紧建造自己死后的豪华陵墓,成品就是建立于八方龙脉中一脉的楚悼王行宫。无弹窗..”

  “我们在杉木棺看到的刻有楚悼王炼药的过程,其中有一面刻着士兵在悬崖峭壁上摘金杈石斛,仔细看看,其实士兵们摘的金杈石斛跟我们看到的金杈石斛外表是不同的,他们摘的是一种名叫万岁草的草药。”

  “万岁草是种扁平状,浅绿色的可入药的植物,万岁草之所以是叫这个名,是因为在天气干旱的时候,万岁草的小枝就卷起来,缩成一团,以保住体内的水分,一旦得到雨水,气温一升高,卷缩的小枝会平展开来,就像是起死回生能活万岁一样,与金杈石斛一样,万岁草也偏偏喜欢安身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的峭壁上,因难以采摘被传成神乎其神的名贵草药。”

  侃哥听得晕晕沉沉,“小龙王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就算这种草药真的可以炼成你手中的长生不老药,那也是一种毒药,楚悼王是病逝这没错,他真的炼成了药丸吃了,就按当时的技术炼药,就算炼成药也是含有重金属的**,不仅不会长生不老还会加速他的死亡。”

  “我……我不信,你要也想吃我给你一颗就是了。”侃哥畏缩着拿出了一颗药丸给了龙子睛。

  龙子睛微hang se的逆生瞳如利刃般直刺人心,甩手打飞侃哥手中的药丸,拉着他走到玉石棺前说:“侃哥,你不信也要信,楚悼王的尸体就是证据,尸体全身上下都鲜活如生,脸上皮肤还有红润的迹象,但是表情还是显得痛苦,嘴唇歪斜且异常发黑,耳边还有未擦干的血迹,这不是躺在这里冻的,是中毒的倾向,是服用了这种药丸才中的毒。”

  “他死不死跟药丸有什么关系,那是他没福气,也许他根本没吃到就死了呢,还有那本小芝要找的神农本草经怎么解释?”

  龙子睛抓起棺内的竹简向地上摔,竹简摔的七零八落,“这根本不是神农本草经,记得全是骗鬼的邪术,你以为楚悼王的尸体为什么能千年不腐,是玉石棺防腐吗?是因为他一直在吸收阳气,和盘龙山陪葬阁的龟纹石可吸收大地之脉的灵气一样,那些食气鬼不是幻象,它们吸食人身上的阳气在被玉棺吸收才让楚悼王像是一个活死人。”

  “子睛哥,那这么多年来……”紫鸢不忍看龙子睛如此执着阻止侃哥救孟话。

  龙子睛立刻打断紫鸢厉声说:“住嘴!你是想问这么多年都无人来过,为什么楚悼王没有阳气来源还能不腐是吗?”

  龙子睛走到棺盖后将半开的棺盖重新合上,与此同时,从墓室上方洞口中射入的长方形阳光不偏不倚照在青玉石棺上,凹凸有致的玉石棺盖将阳光反射在墓室上打磨光滑的青玉石壁上,有的反射在玉石壁上的光芒又来回曲折反射回青玉石棺上,让人来不及反应,道道青光充满墓室,些许光芒从墓内上

  方四处长方形洞口向外延伸,看上去就像是山峰在发光,太阳东升西落,东西两个洞口在不同的时间段,每天可以为玉石棺ti gong一次来自太阳十多分钟的光芒精华,为青玉石棺内的楚悼王带来源源不断的生命气息,好让他看着像长生不老,静待着复活一般。

  侃哥还是两手用力握着木盒,面无人色地向后退,“我不到她死去,我也不想她死去。”

  龙子睛上前抱住侃哥说:“好兄弟,情深仗义,我知道你打心底里是喜欢她的,可别为了自己心中的爱慕之意害了他,如果真是那样,你会比现在难受一万倍。”

  “如果是紫鸢生死垂危你会怎么做?”侃哥推开龙子睛向山洞底等着救命的孟小芝跑去。

  龙子睛没追去,紫鸢催促说:“子睛哥,快去阻止侃哥。”

  “不用了,这药丸到底有没有毒性我只是猜测,孟小芝已经也已病入膏肓,赌一把吧!紫鸢?”

  “啊?”

  “以后绝对不准你在跟着我们三个做这种事,否则这一幕也会重现。”

  紫鸢不敢在说话低头沉思,龙岗问:“现在怎么办?”

  “经布不是已经拿到手了吗,至于楚悼王也是楚国历史上一个不甘落后,敢于变革的明君,一个值得称颂的明君,我们已经达到目的,盗亦有道,不便多扰,继续让他在这里安息吧。”三人也随后下到底层的墓洞。

  四人又重回到底洞,张华雷抱着孟小芝满怀期待的看着四人,侃哥变得犹豫,几天前明明还是年轻貌美,活力四射的孟小芝今日已是白发苍苍,容颜已逝,侃哥看着孟小芝一步一步慢慢走到跟前再次询问:“这种病真的无药可医了吗?”

  张华雷点点头,侃哥拿出木盒,手颤抖着说:“这是楚悼王炼好的长生不老药,喂她吃吧。”

  张华雷伸手正要接过药,这时老李头却闯进洞来,大步向几人走来,龙子睛警惕地问:“老人家你怎么会在这?”

  老李头边大步走边说:“这不得要问你们,把我一个人扔在那个迷宫一样的洞里,你们知道为了找你们我废了多大力气才找到这里,哎呦,这位姑娘怎么成了这个模样?”

  “老人家,你的枪呢?”

  “在路上给整丢了。”说着走近了侃哥。

  龙子睛一把拉住侃哥后退,拿青铜剑指着问:“枪丢了?老家伙戏该唱完了吧,看你一路上演的还挺真,要不要给你颁个最佳男演员奖

  ”

  老李头一脸无辜地说:“这个哪里话,什么男演员的?”

  “别装了!你一个老人家不在家里好好颐养天年,一把年纪还干起了向导,对神农架,特别是神农谷熟的像自己家后院一样,在紫竹河时我就有点怀疑你,看见被碎蛇咬死的人不仅不报警,不害怕,还想着毁尸灭迹是为了什么啊?是怕引来更多的人发现你的秘密吧。”

  第102章 恶报

  “刚见时,龙岗就觉得你心中精明,暗怀鬼胎,我看你也是为了楚悼王墓里的长生不老药才混在神农架当什么向导,可惜折腾了大半辈子连墓门在哪都没找到,想必当时你也看出我们目的不纯才答应带我们入谷,好替你找到楚悼王墓,还有儿子,想带人参观自己家乡什么的,理由找的倒是真不错。全文字阅读..”

  听龙子睛这么一说,众人都对老李头做出警惕,老李头毫无半点慌意,反驳问:“哈哈哈,这位小兄弟编起故事来真是动听,这些不过都是你瞎猜的,没有证据可别乱栽赃陷害,再说了这里每年有那么多人下到神农谷,目的不纯的我哪知道都是谁?我总不能每个都跟着吧,除非我一个老头子有分身术才行。”

  “你是没有分身术,但是只要有多人暗地相助你就行了。”

  老李头脸色变得慌张,紫鸢问:“子睛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老人家一路上对我们还是很照顾的。”

  “他会照顾我们当然是别有居心,就拿我中碎蛇蛇毒来说,当时龙岗威胁他解不了蛇毒便要他陪葬,就谎称金杈石斛可以解蛇毒带龙岗和侃哥去寻找,无非是想找个借口分开我们先下手为强,可偏偏歪打正着在他要动手的山上真的找到了金杈石斛,他也不知金杈石斛到底能不能解蛇毒,为了继续利用我们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大不了解不了蛇毒再动手不迟。”

  “怎么会……老人家居然是这样的人!”

  老李头垂死挣扎问:“你这样自说自话,证据呢?拿证据出来,我一个老头子这把年纪还会害人不成。”

  “哼!”龙子睛不屑地一笑,从身上掏出一步手机问:“那你认不认识这部手机呢?”

  老李头惊慌失措,龙子睛继续说:“还不死心是吧,不说也没关系,这是被棺材兽杀害的汤永康的手机,上面来自李天王的一条未读短信,李天王!这代号起的还真是高档,他是不是代号叫三太子啊!这条短信是他死后你才发的,是问他当时的位置情况,我看到时,手机是没信号的,不过当时你应该在悬镜**廊的位置,那里有没有信号我就不确定了,这里还有更多短信记录了事实真相,汤永康,殷朝还有更多的人都是你的手下,借着向导和保镖的名声把人安差到各个下谷游玩的队伍中,不仅仅是为了长生不老药,杀人抢财的事恐怕也没少干。”

  “汤永康和殷朝就是你安差到孟小芝一行人中的卧底,一开始是想谋财害命,但是看到他们每天在神农架内找来找去,你就改变了主意,开始一路调查他们是不是为了找长生不老药,而我们四个,是因为你察觉了我们的目的便亲自跟我们一起下谷好见机行事,你丢掉枪就是想让我们放下防备好趁机接近,抢走侃哥手中的长生不老药。”

  老李头拍手叫好,“好小子,分析的丝毫不差,没想到家底都让你掀了,不枉我对你的一番苦心,这长生不老药还真的让你找到了,不过就差那么一点点,作为一个团伙老大,身上怎么可能不多带两把枪呢。”

  龙岗听老李头这么一说,麻利的放出两把飞刀,老李头侧头躲过,掏出两把枪贱贱的炫耀说:“早知道你的飞刀厉害,我怎么可能不多加防备呢,想看看是你的刀快还是爷的子弹快吗!”

  “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划伤侃哥的手臂打在石壁上擦出了火花,老李头拿枪一把指着龙岗,一把指着侃哥说:“把长生不老药给爷拿出来,不然爷现在就打死你们。”

  侃哥看了看孟小芝拿出长生不老说:“你胆敢伤害一个人,我立马把药全毁了。”

  老李头急了说:“别!别激动!谈个条件吧,把长生不老药全拿过来,爷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毕竟咱们做的都是偷j摸狗的勾当,传出去对谁都不好,索性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你说话算话?”

  “开玩笑,能当老大几十年,这点c守还是有的。”

  “侃哥!”张华雷看着侃哥,侃哥拿着长生不老药向老李头走去。

  “放在地下!退回去。”

  侃哥把木盒放在地下退后,老李头小心翼翼的防备几人拿起木盒取出长生药,一把全咽了下去,张华雷一见长生药没了,抱着孟小芝万念俱灰,泣不成声。

  龙子睛拍了下侃哥肩膀,“侃哥……”

  侃哥紧紧握着拳头,“不用说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老李头把长生药吃后立刻露出坏人的j诈嘴脸,突然又痛苦的跪在地上捂着肚子直喊疼,愤怒的拿枪指着问:“你们敢骗我,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

  侃哥回:“到然是长生药,谁让你那么贪心一下吃了四颗,没想到药效这么强,别从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变成七岁的小p孩了。”

  老李头东倒西歪的从地上爬起,一抬头脸色发黑,七窍流血,临死举起枪挣扎说:“我要你们给我陪葬!”

  “遭了,他要开枪!”

  “岗岗,你的飞刀好快啊!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也这么快。”七年前的紫鸢在盘龙后山和龙岗一起练习飞刀。

  “你是学不了我这么快的。”

  “那你就教教人家呗?”

  “你这么笨,我才不要教你,教你你也学不会。”

  “哼!神气什吗?你的刀能有子弹快吗?总有一天我会练的比子弹还要快,到时候求我我也不教你。”稚气未脱的紫鸢向龙岗做个吐舌头的鬼脸扭头跑走自己练习。

  千钧一发,老李头扣动扳机,紫鸢迅捷发出两把飞刀,顷刻间,一把飞刀正对手枪枪口,被出膛的子弹打中双双偏离轨道,另一把已经c入老李头的喉咙,未感到疼痛的老李头“咣当”一声后仰倒地而死。

  龙岗惊颤着说:“紫鸢,你这……”

  “不枉费这么多年的苦练。”紫鸢高傲地对龙岗抬着头说:“我这什么?不教你,教也只教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