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91-96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九十一章 棺材兽

  山洞内有风从里往外吹,龙子睛判断里面一定还别有洞天,说不定楚悼王墓入口就隐藏在这里也说不定,反正外面巨猿在那里死守,眼下只能深入山洞了解。全文字阅读..

  众人拿出手灯照在山洞石壁上,侃哥看过两边石壁说:“山洞是自然形成的,倒是两边却又有挖过的痕迹,看来这个山洞确实有古怪,小龙王,这次看来又被你找到了。”

  “什么话,这是靠吃饭的本事,再说,我怎么可能找错位置。”龙子睛傲娇的抬起了下巴。

  山洞还没有走到头,路就分成了二边,龙子睛用手试试,两边岔路都能感觉到风吹,侃哥一边笑说:“小龙王,这次要走那边啊?您给算算。”

  龙子睛指着两个岔路自语道:“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书查,再说一遍,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别眨眼看好了,挑兵挑将,挑诸谁就是谁,走左边的路。”

  侃哥和诸位看得是目瞪口呆,“这会不会有点随便?”

  龙子睛带头走在前面说:“不会,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行走间,紫鸢到一股味道说:“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腥臭味?”

  孟小芝问:“是不是选错路了?好大一股腥臭味。”

  “你要想回去没人拦着你。”龙子睛一句话怼了回去。

  孟的,只好跟着继续走,龙岗也觉察到气味问:“龙子睛,气味越来越重了,而且这一路地上还有一些动物毛发,不会真是走反了吧?”

  “反没反也要走了才知道,最差也不过再走回去罢了。”

  又向前走了几十米,山洞一旁又出现一个洞口,侃哥拿着灯先一步走过去嘴上说:“不会运气这么好,就这样找到了吧。”

  到洞门前拿灯一照,侃哥惊呆在门口,众人察觉不对劲都凑过去瞧,瞬间全呆住了。

  在侃哥的灯照下,洞内出现一只和马一样大小的怪兽,全身麻灰色毛,头大、颈短、两只眼睛和拳头一样,尾巴细长能自由摆动,还能搭到背脊骨上,细看这头怪兽,脸却有点像驴,最惹人注目的是前额正中生着一只黑色的弯角,像牛角,长有四十厘米,从前额弯向脑后,呈半回形孤弓。

  石洞地下全是累累白骨,和巨猿一样大小的白骨,再看那怪兽满脸沾血,身下正在啃食一只死去的巨猿。

  龙子睛征住说:“这回我算是知道那些巨猿为什么不敢追上来,谁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个玩意。”

  “棺材兽!”老李头说,“这是棺材兽,传说中栖息在神农架的神兽,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

  “管它活的死的,我们是不是先逃走再说,快往回跑。”龙子睛指挥众人转头往回走,正在进食的棺材兽被侃哥灯光吸引瞧见众人,凶相毕露,起身便追。

  众人加快往后撤,忙乱间挤倒了孟小芝,张华雷扶她起来的同时,棺材兽已朝二人扑来,躲闪不及的二人被汤永康扑向另一侧,手电筒掉在地上灭了。

  &nbs;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nbs;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棺材兽扑了个空,被灯光吸引转头向龙子睛一行人追去,孟小芝三人赶紧起身继续向左边的山洞跑去,跑出没多久便看到一束束微弱的光芒透过山洞前的一条条藤蔓射来,三人赶紧向洞口冲了出去。

  龙子睛一行人各自向右侧的洞口狂奔而去,龙岗护着紫鸢跑在最后面,棺材兽的嘶吼声越来越近,龙岗焦急问:“侃哥,你带狼眼手电了没?”

  “带了!”

  “给我,别问干嘛!快点!”

  侃哥奔跑着从背包的外兜里取出狼烟手电,龙岗接过手电停下说“你们尽管跑,不用管我。”

  紫鸢放慢脚步回头喊:“岗岗!”

  龙子睛一把抓住她跑,“别停下,他可是龙岗,他一定会追上来的。”

  龙岗在洞内听着棺材兽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来了!”龙岗闭着眼睛打开狼烟手电,一个猝不及防照在跑来的棺材兽眼睛。

  狼眼手电被称作是战术手电,超亮,照射距离五十到一百米,近距离照射可使之暴盲三分钟左右,被强光照射的棺材兽立刻停止了ho dong,闭着那拳头大小的眼睛不停地摇头摆尾,龙岗趁机向棺材兽打了一飞刀就赶紧去追队伍。

  和孟小芝一样,龙子睛他们也看到一束束光芒,并且都毫不犹豫向那片光芒冲去。

  龙岗拿着狼眼手电一直追,同样到了那束光芒的地方,可惜狼眼手电的光实在太强,以至于压过了其他所有的光芒,直到龙岗穿过光芒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出了山洞,关键是还没有路了,千钧一发之际,龙岗抓住了垂落的藤蔓,狼眼手电失手掉落山底,龙岗伸手去抓掉落的狼眼手电时,一低头才发现龙子睛,老李头几个人全都抓着树藤悬吊在山崖。

  “你们几个……”

  侃哥嘿嘿笑着说:“我就说龙岗洞察力强,反应力也不错,就他离洞口就近,小龙王你也太差了吧,比老李头还低。”

  龙子睛吃着力说:“我要不是拉着紫鸢,我非爬上去踹死你。”

  紫鸢松开自己的手抓着树藤,“该怎么办?这不会断吧。”

  “放心吧!这是地锦藤,使劲拉你也拉不断。”说完龙子睛就使劲拉了一下,说好拉不断的地锦藤“咔”的一声断裂,紫鸢伸手去抓龙子睛,可惜没抓住,坠落的龙子睛手忙脚乱抓了好几个地锦藤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抓好,我爬上去再拉你们上来。”龙岗抓着地锦藤往洞口爬,刚上去半个身子,这时那只棺材兽横冲直撞的跑来,一下撞翻龙岗自己也掉下山去。

  龙岗一个倒挂金钩用腿勾住地锦藤减缓下落速度,双手抓住两条藤蔓,腿一松,一个后翻反立起身子化险为夷。

  龙子睛,龙岗,侃哥三个人可以爬上去,老李头和紫鸢只是保持不动就已是费力,正当烦恼怎么爬上去时,龙子睛用脚蹬石壁往上爬时,脚下却连续踩空,降低身体时发现悬挂在半空中的自己眼前又出现一个被地锦藤遮盖住的石洞口。

  第九十二章 悬镜mi hn廊

  崖壁,龙子睛发现在地锦藤的遮盖下还有一个山洞,下到洞边扒开地锦藤,一个黑乎乎的山洞还散发着一种让人如痴如醉的清香。全文字阅读..

  看到救命稻草的龙子睛说:“不要往爬了,顺着地锦藤到我这个位置,这里还有一个山洞,我们先进去歇歇再想办法。”随之一伸脚够到山洞口一跃入洞。

  龙子睛在洞口陆续接过几人,在大家还在喘气的时候,龙子睛顺着那股清香拿着手电筒向山洞内探探路。

  山洞内道路甚是曲折,一条路分出五条路,走进一条路时,路又分出五个洞口,而且每条路还有一条条小路,小路和每个岔路又交错纵横,无论哪一条道路都可以闻到神秘的清香味。

  龙子睛察觉不对劲要往后退时,回头发现道路好像变得不是进来时的样子,自己进来明明是一条很顺畅的大路,而现在身处空间的一圈变成了五条大路。

  被清香吸引的龙子睛忘记在路做出记号,只好先对一条路大喊:“龙岗!侃哥!听到没有,听到回个话。”

  山洞内没有听到龙岗的回复声,倒是龙子睛的求救声音从其他四个洞口传了回来,就算是对着其他四个洞口喊,结果还是一样,无奈之下只好挑兵挑将选一条试试运气。

  龙岗要找龙子睛商量对策时才发现龙子睛已不在身边,“龙子睛不见了,你们谁看到他干嘛去了?”

  “刚刚不还在这吗?”侃哥拿着手电筒照向山洞,山洞内空无一人,“小龙王不会是自己一个人探路去了吧,小龙王!”

  呼叫声没有听到回应,侃哥要进洞去找,龙岗拦下说:“别冲动,我们一起去,这时候不能在分散开,一定要跟紧前面的人。”

  龙岗和侃哥拿着手电筒走在前面,几人并没有在意那股清香味,很快也走到了那五条岔路口。

  “这么多岔路口,子睛哥到底走的那一条?”

  “龙子睛!”侃哥对着五条路喊,声音一样又从五条路传回来。

  “不用喊了,既然声音可以传回来,说明这些路都是相通的,龙子睛肯定是迷失在里面了,跟紧了,我们要进去找,沿途要做下记号。”

  继续深入的四人又遇五条岔路,这次龙岗走进一条岔路中的小道,很快便遇到和龙子睛一样的情况,四周又遍布五条道路,龙岗觉察不对,这肯定是楚悼王在专门通往陵墓路设下的机关,这样一直毫无头绪的走下去肯定会命丧在此。

  龙岗对侃哥说:“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种遇到是遇到过,可是没见过这样的,而且规模还这么大。”

  “这种机关有

  见记载过什么名称吗?或者是地图阵法之类的?你既然遇到过肯定有知道破这种机关的方法吧。”

  侃哥再次瞧过后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种像迷宫一样性质的是叫悬镜**廊,和名字一样,是由一条条相互连接打通的廊洞,和镜子迷宫原理相同,由数面成特定角度的平面镜构成重复反射成像,进入通道时,其身体经过多重镜面反射,形成了无数镜像,很难分清哪里是通道、哪里是镜面,犹如进入迷宫一样,我们遇到的每一条岔路都十分相似,为的就是迷惑我们的方向,次我也不过是瞎猫碰死耗子闯了出来,如果情况再糟糕点,我们现在不过是在这个悬镜**廊的冰山一角,如果没有设计图的话,断难通过此廊。”

  “这样毫无头绪的找,不仅找不到龙子睛,恐怕我们也得迷失在里面。”

  侃哥倒还是一脸侥幸说:“先别急,总会有办法,好歹这里没有其他机关,次我遇到的悬镜**廊里还有毒雾,不幸触碰到那个枢纽,立刻就有毒雾喷出,要不是我为了躲避毒雾见路就跑,这才误打误撞跑了出来,所以,别急着下定论。”

  “现在怎么办?不能在这样没有计划的乱找。”

  “先回到原来的地方,说不定小龙王也和我们一样做了记号回去了。”

  二人带着有点走神的紫鸢和老李头找带记号的岔路原路返回时,龙岗喊:“停下,快看其他几个岔路。”

  侃哥向其它四条岔路一瞧,五条岔路都做了相同的记号,“这……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所有路口全做了记号?”

  本来只有一个记号的路口不知被谁全部做了相同的记号,这下,四人最后的退路也没有了。

  “不会是其他人做的,就这么点地方,如果有人我们会看不见吗。”

  侃哥:“会不会是自己人?”

  “你说老李头?”

  “是,他应该是想把我们弄死在这,神不知鬼不觉拿走我们的钱,任谁也不会发现我们的尸体。”

  “这个恐怕不会,他一直和我们呆在一起,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而且感觉他不会害我们。”

  侃哥也找不出理由,“那这怎么解释?又见鬼了。”

  突然间,老李头一个踉跄倒在地下,紫鸢要去扶他也站立不稳倒地,龙岗赶紧扶起紫鸢,紫鸢眉头紧皱,脸色惨白,眼睫毛颤了颤无法睁开双眼,一旁的老李头也出现同样症状。

  龙岗看出端倪说:“他们中毒了。”

  “中毒?什么时候?我们怎么没事?”侃哥说完,鼻子间闻过那股让人沉醉的清香味,味道麻痹了脑子,侃哥眼前的东西变成了重影,问:“我怎么也晕晕的,龙岗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

  “香味?”龙岗用力嗅嗅捂着鼻子说“停止呼吸,这个香味有**药的作用,闻多了会丧失自我。”

  侃哥捂住鼻子说:“不呼吸不得憋死,要快点逃出去。”

  “哪一条路才能出去!”龙岗也出现同样症状,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从背包中拿出四颗药丸说:“快吃下去。”

  龙岗吃了药丸又喂紫鸢和老李头吃下去,药效还未发作就双双晕倒在地,另一边的龙子睛半睁着眼迷失跌撞在山洞。

  第九十三章 “我喜欢你”

  侃哥四人被香味迷了魂,在吃了龙岗给的药丸后,没等药效发作便全都晕倒在山洞。全文字阅读..

  龙子睛依旧在廊里打转,吸入过多的香气后仍旧用玉柄青铜剑支撑着身体前进,在幽暗的山洞,慑人的清香下,龙子睛的精神和好像被分离,体温不断的上升,全身冒着豆大的汗珠,眼前出现的一条条道路重影也阻挡着龙子睛的脚步。

  身体体温不断上升,温度传到了通灵的翠螭纹玉佩,养好伤的灵素感觉到玉佩的表面温度在不断的上升,以为玉佩掉入了火堆的灵素从玉佩飘了出来。

  “好热啊,小龙人怎么搞的?”灵素发着牢骚看到满面通红,汗如雨下的龙子睛,赶紧上前扶住。

  龙子睛正感到身体昏昏沉沉的像是漂浮在水面上一样,突然间一条手臂如一个支柱般撑起他的身体,使劲撇开一只眼睛看到天使般降临的灵素,挤出一丝笑容说:“对……不起,每次……你出来都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让……你担心了。”

  “别说话,你现在身体好虚弱,是生病了吗?”灵素拨开龙子睛遮住眼前湿漉漉的刘海,用手心试试额头的温度。

  “我不能……倒下,他们还等……着我呢,还记得我……昨天给你说……的话吗?你是来……听我给你讲……两只兔子的故事吧,我……从前……”支撑许久龙子睛还是倒下了。

  “头好热,小龙人你不会是发烧了吧,我要赶紧带你出去找医生。”灵素背起龙子睛,手里拿着青铜剑做支撑,朝着一条大道向洞外走。

  昏迷许久的龙岗眯眼醒来,把三个人叫醒说:“看来是药丸起作用了。”

  紫鸢问:“我们这是怎么了?”

  “是山洞里散发出的清香味迷惑了我们的心智,看来楚悼王不仅仅是设下了悬镜廊,还在里面放置了散播这种清香的毒物,居然还是双重保险,我对这个楚悼王是越来越有兴趣了。”龙岗露出了一丝诡笑。

  “你刚刚说的药丸是解毒药吗?”

  “串心僌菓百草丸,可防止在墓中窒息昏迷,是摸金校尉防止在空气不流通的环境中产生昏迷的秘药。”

  老李头听的晕乎,“什么白草丸?摸金校尉的?我怎么听不明白?你们到底做么事的?”

  侃哥忽悠老李头说:“那个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学的都是地质勘探,土木工程什么的,一些学术用语您听不太懂。”

  老李头似懂非懂说:“哦,这样啊。”

  “子睛哥!子睛哥不是和我们一样有危险,我们要快点去找他。”紫鸢拉着龙岗要去找。

  龙岗拉住紫鸢,“就算我们可以抵住香气的侵袭,可我们找不到出去的路。”

  “怎么会?我们不是做了记号。吗?”

  “记号不知道被谁动了手脚,根本分不清是那条。”

  “龙岗,你快看山洞。”侃哥激动的喊。

  龙岗向四周一瞧,原本五个路口竟然只剩下三个,而且一个洞口清清楚楚的划着进洞时的记号,不敢相信眼前一幕的龙岗几人一起顺着来时的路一看,原本错综复杂的道路就是几条弯绕的大道,没有了进来时原本那么多的大洞小洞。

  龙岗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是那股清香,我们刚踏进洞口的时候就已经被香气迷了魂,我们看到的所有道路洞口都是幻影,全是脑子影射的其他洞口,其实都是根本不存在的。”

  “既然我们已经不用怕这股香气了,还呆在这干啥?赶紧去找小龙王啊!”

  “别急,就算路口变少了,毕竟这个山洞太大,弯路仍有不少,而且也不确定串心僌菓百草丸的药效可以维持多久,这样,我们三个各走一条,老李头在这个入洞口等着,遇见龙子睛后就让他在这等我们出来。”

  “行,你们放心去找他,我在这等你们回来。”老李头持着ng守在入洞口。

  三人到三条岔路口,龙岗交代:“一人一条,只走大路,沿途做好记号,紫鸢划虚线,我划箭头,侃哥划斜线,这点必须记好,龙子睛如果中了香气的毒根本走不了多远,以防万一,只能找二十分钟,无论找没找到,都必须撤回来在这个地方会和,出发吧!”

  三人各进一个洞口寻龙子睛的踪迹,此时的龙子睛被灵素背在肩膀,如果是别人看起来,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般。

  “小龙人,你真是重啊,这到底是你拯救我,还是我拯救你?”

  龙子睛除了维持着一点意识,整个处在一个昏迷状态,灵素见他没动静晃了晃说:“小龙人,你怎么没动静了,千万别睡听到没有?”

  龙子睛头贴在灵素耳边说:“别……晃了,头更……晕了。”

  “能说话就好,不要睡过去。”

  “你那么……想听我说……话,那我把两……两只兔子的故事讲……讲给你听吧。”

  “行,你讲吧,我听着呢。”

  “还是那……两只兔……子,有一天,大白兔……哄小兔子……,小兔子问他……,然后他……,后来就……”

  “小龙人你在讲故事吗?我怎么感觉什么都没有听一样?”

  龙子睛依然自我沉醉着说:“他说,我喜……喜欢你。”

  灵素停下蹒跚的脚步,转头问肩膀上的龙子睛:“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喜……喜……喜欢你。”

  “喜欢谁啊?”

  “你!”

  “这是你讲的故事还是心里话啊?”

  “是……是……”

  “唉唉!小龙人你别睡啊,你还没回答

  我呢,是什么啊?说完再睡也不迟吗,切!”不甘心的灵素也只好背着龙子睛继续往外走。

  二十分钟到,龙岗和侃哥回到原来的地方,看到双方都没有找到,“紫鸢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找到小龙王了吧。”

  “再等三分钟,不回来我们就顺着她的记号去找,最好不要做傻事在里面一直找。”

  三分钟已过,紫鸢未见归来,龙岗和侃哥顺着虚线记号寻找,龙岗焦急的加快速度,“紫鸢,你可千万别出事!”

  第九十四章 冥界之花—水晶兰

  山洞内,在一条虚线记号尽头,紫鸢依旧没停下,一边在石壁做记号,一边脚步快速的奔跑在洞里,“我怎么能放弃子睛哥,再继续找,子睛哥你听到没有?子睛哥!”

  “龙岗,我们已近顺着这条道找了二十分钟,看来紫鸢真的是又往里面走了。无弹窗..”

  “这个惹事的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刚才我就注意到,这条道上弥漫的香气要比其他道上的更浓,说不定那散发这气味的毒物就在这条道上的某个地上,我们要快点了,如果这条道上也没找到龙子睛,我们心里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说小龙王会……死。”

  “有这个可能,要快点了,最好是龙子睛和紫鸢都安然无恙。”

  “龙岗,你没发现你有点开始变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在“缘一居”见到你时,不把任何人的死活看在眼里的你,今天倒是主动担心起别人的安全了。”

  “别再说这种幼稚可笑的话,只是你们对我来说还有些价值罢了,这一路上必须有用到你们的时候,所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只是为我自己打算,别想太多!”

  “可是,我看对紫鸢你就不是这样了。”

  “她,只要她别再给你制造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哇哦!你想说啥就是啥吧!”

  “子睛哥,你到底在哪里,听到给我回个话啊。”紫鸢继续向前找。

  灵素背着龙子睛,后背传来声音,“是那个女孩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的,小龙人,我不会背着你在往反方向走吧,我真笨,差点没害死你。”

  紫鸢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转弯看到凌空漂浮的龙子睛,“啊!”紫鸢吓得大叫一声,“子睛哥,你怎么浮在空中啊?”

  “坏了!她看不到我。”灵素心一急赶紧松开手,龙子睛重重摔在地上,“呀,对不起了小龙人。”

  紫鸢看到龙子睛落地,上来扶着他,“子睛哥,醒醒啊!看样子也是中了香气的毒,我得赶快带你回去找岗岗。”

  紫鸢把龙子睛背起来往回走,灵素在后面拖着龙子睛以减轻紫鸢的负担。

  不知是被摔了一下的缘故,龙子睛醒了过来口齿不清地继续说:“我……喜……欢……你。”

  “子睛哥,你醒啦,你说什么?”

  “我……喜……”

  话还没出口就被灵素捂住嘴害羞地说:“这个可不能随便说,也不能随便就和两个人说,我都还没弄懂什么清况呢,你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吧。”

  “子睛哥,你说什么?还是我幻听了,不过子睛哥你可真轻啊。”紫鸢还没走出几步,侃哥二人就追来。

  “是紫鸢,还有小龙人,龙岗快!”

  紫鸢放下龙子睛,龙岗拿出串心僌菓百草丸喂龙子睛服下,药效还要等一下才能出来。

  疲惫的紫鸢坐在地上,龙岗一见气就上来了,把紫鸢一顿臭骂:“说了让你找二十分钟,一点都不听话,从小就知道惹麻烦,下次再敢这样,扔你一个人喂野兽去,这次要不是找到龙子睛,我非……”

  紫鸢喘着气说:“喂!想怎么样啊?我有让你来找吗?有那么担心吗?”

  “谁担心你,都是苏铭祖要来找。”

  紫鸢一听是侃哥要来的,气冲冲说:“就是说嘛,人家要来的,你不担心生个什么气,哼!还有,路上有没有说我坏话?”

  “这个……”龙岗结巴了。

  侃哥出来解围说:“我保证绝对没有,龙岗一看你没有出来,抓着我就跑来找,路上连歇口气的时间都不让。”

  龙岗正要反驳,紫鸢先出口:“切,我就知道,不担心能这么生气吗,既然这样我就不追究了。”

  龙子睛还没醒,灵素知道已经脱离了危险,又附回翠螭纹玉佩,侃哥要背起他往回走,龙岗拦住说:“先等一下,回去还是要找出路,我要去证实一件事,说不定连出口都能找到。”

  “什么事?”

  “你还没注意到吗?这个地方的香味特别浓郁,我们没事是因为串心僌菓百草丸的药效还在起作用,若是我,我肯定会把出口设计在最危险的地方,只要顺着这些香气找到根源地,就一定能找到出口。”

  龙岗打头顺着味道找路,侃哥背着龙子睛,紫鸢继续在路上做着记号,大路到小路,小路绕小路,十多分钟后便找到一个四面封闭上方却开了几个不规则洞口的石室。

  龙子睛渐渐清醒过来问:“我怎么了?”

  侃哥吧事情经过向龙子睛描述一遍,“现在已经找到香气来源是从这个石室里散发出来的,龙岗正在想办法进去找出口。”

  “轰隆”一声,龙岗把堵在石室一边的石块踢塌,几人过去查看,先是被一股浓重的清香味萦绕,让人如痴如醉,丢魂失魄的香味。

  接着眼前的一幕彻底看呆了几人,紫鸢情不自禁说:“哇,好美啊!”

  没想到,石室内被一种奇特的花布满,花像是一朵蘑菇,晶莹剔透,如冰雕一般惊艳,三十厘米高,根细而分枝密,互生交结成鸟巢状,花朵顶生,下垂后直立,花冠筒状钟形,通体成白色透明状。

  龙子睛的记载过这种奇花,认出后说:“来自冥界之花水晶兰!”

  “名字不错哦!”

  “紫鸢你别被它的名字迷住,水晶兰常作为幽灵之花出现,它要么被神话成能够起死回生的仙草,要么被视为具有灵异力量、可于无形中致人毙命的邪物,如果伤口碰到它,会被附在它身上的毒菌侵蚀,甚至它的幽香也描写得令人毛骨悚然,也许这就是它“幽灵草”、“梦兰花”、“腐生花”名称的来历吧,同时也有人称它为冥界的花叫它水晶兰。”

  “怎么会?这么漂亮的花,碰都不能碰的话要怎么找出口?”

  侃哥拿起自己的两把kan dao说:“这还不简单,干脆全部解决,这么害人的东西留着干嘛,留着观赏不成!”

  第九十五章 楚悼王行宫

  众人在悬镜**廊内发现了散发神秘清香来源的石室,竟是一株株生长在尸骨和石缝间的水晶兰。..

  侃哥操起他的两把kan dao说:“别闲着了,找找看有没有出口。”

  “侃哥小心点,别让伤口碰到水晶兰,会中毒死翘翘的。”龙子睛也拿着玉柄青铜剑寻找出口。

  石室地面布满了白骨和一些战甲,估计也是被杀害的士兵扔在这里喂了这水晶兰,扒开尸骨露出地面,敲敲石面听传出的声音是不是空的来判断下面是否有出口。

  侃哥拿的kan dao比较短,只能弯着腰扒开密密麻麻的水晶兰和累累白骨,相反,龙子睛的玉柄青铜剑可以直接穿透障碍刺在石面。

  “咚、咚、咚!”石面传出不一样的声音,龙子睛招呼几人过来,清除杂物后,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块展露,侃哥将kan dao镶入石缝,三人合力将石块掀开,不出龙岗所料,石块下正是一个通往山下的暗道,暗道空间很大,石阶被刻的大小不匀,斜着通往山下。

  四人进入暗道往下走,心里总感觉忘了点什么,为了赶紧离开这个要命的**廊也没多想,顺着暗道没行几分钟扒开出口一大片的地锦藤便到了山底。

  神农谷的这片山底似乎久经人类的足迹,原始森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极似暗绿色的海底,只有一丝丝阳光透射进来。

  山底也没寻到孟小芝三人,以防不测,龙岗不想在浪费时间,抓紧在山底寻找楚悼王陵墓的位置,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连一丝蛛丝马迹都没发现。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起死回生咒却总也寻不到,龙岗心中一顿恼火发泄出来,“龙子睛!你寻龙点穴的本事呢?陵墓到底在哪个方向,赶快给我个准话!”

  龙子睛心中也是有苦说不出,“这里树木实在是太茂密了,抬头连天都看不到,这样根本无法判断穴位。”

  紫鸢安慰龙岗说:“消消气,这也怪不得谁,大不了我们就多花点时间找。”

  气头上的龙岗没有搭理几人,迈开步子又要去寻楚悼王陵墓,侃哥叫住几人说:“看那边是什么情况?”

  众人向侃哥指的方向看去,被遮天蔽日的树枝藤蔓遮盖的山底

  那一片比其他方向都要亮出百倍,几人赶去看后才发现原来是在山洞逃避棺材兽追赶时从龙岗手中掉落的狼眼手电。

  侃哥关掉狼眼手电说:“切,我当是什么好事,原来是这玩意发出来的,得,又白激动了。”

  龙岗转念一想,“如果这是我们掉落狼眼手电的地方,那只棺材兽应该也掉在这一片。”

  “对啊!”龙子睛赶紧查看四周,发现了被棺材兽压倒的草丛和血迹,并没有发现棺材兽的尸体。

  “看样子棺材兽并没有摔死,这里还有被飞刀刺中留下的血迹,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顺着这些血迹找,看看能不能发现楚悼王墓。”龙岗带头顺着棺材兽血迹往另一边寻找。

  棺材兽的血迹笔直向前延伸,好像棺材兽受到什么东西的招引,四人看到了希望,血迹的尽头绝对不一般。

  果不其然,血迹延伸到另一座山脉,孤峰独立,威风凛凛立足于此,抬头不见山顶,透过树缝隐约瞧见山头处散发着不明不白的光芒。

  更怪的地方不在此,血迹从山脉前的一处山坳进入,洞口外露,高三米,宽四米左右,看似洞道幽长,难知尽头,略呈东西走向,恍如来时的悬镜**廊,更让人震惊的是,洞口上竟然刻着几个大字,辨认得知刻的是“楚悼王行宫”。

  侃哥再也忍不住说:“侃哥我刨薯不知道多少了,哪个墓不是把自己埋得深深的,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楚悼王居然把自己的墓地都标出来了,这是不是欢迎侃哥来光顾吗,我今天非要瞧瞧这楚悼王的真面目不成。”

  龙岗也是一头雾水,“他如果不是傻就是认为自己运筹帷幄,认为自己选的墓地和机关不会有人会活着来到这里,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是想象不到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有多少 qi。”

  龙子睛却夸赞说:“楚悼王是无法想象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过神农架洞穴遍布山野,有深有浅,或隐或现,全都藏秀纳娇,无不奥秘莫测,奇洞异穴选之不尽,看此楚悼王行宫,仙人居其处,神鸟巢其中,野人躲其内,不愧洞天仙府盛夏结冰川,闻雷涌鱼群,四时聚一厅,尽备世间诡谲,这样一个广聚群山精英,尽纳林海珍奇,得天独厚的宝穴被他在几千年前就建造成死后的行宫,就算无法长生不死,也称的上一个不朽传说。”

  “我说你们三个别自顾自的废话了,都到人家墓门口了就别夸奖了,再 qi不也栽你们三个身上了。”紫鸢拿出一把防身的bi sho先进了洞。

  楚悼王行宫的洞口是一条石灰沿溶洞,洞内耸立着一片晶莹剔透的塔林,群塔高低参差,井然有序,浑为一体,皆通体溜光,如冰似玉,其情其势无不令哈尔滨的冰雕博览会哑然失色。

  溶洞快出口的塔林中一尊“长生柱”尤为显眼,它径围逾丈,拔地而起,上下粗细一般,满身熠熠生辉,酷似一根擎天玉柱,又如龙宫定海宝针,柱体上雕龙画凤,龙盘虎踞,彩凤翱翔,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胜似能工巧匠的绝代佳作,它洁白透亮,色似乳、泽如月,细腻柔和,清新淡雅,令人顿生直沁心脾之感,柱体上还依稀可辨一些绳缠革绕的痕迹。

  四周的洞壁上还有一片浮雕,上面刻着一个御龙在天的人,此人正是楚悼王,浮雕讲述了楚悼王为寻长生不死的仙药在神农架修建了炼药的祭坛,上面没有讲述炼制长生不死药的结果,浮雕上还刻有神农架巨猿跪在楚悼王面前俯首称臣的样子。

  “乖乖,这野人不会是让楚悼王给驯服为他守陵的吧!”

  第九十六章 行宫游

  “驯服?再强大无比的野兽也顶不住皮鞭利刃,一鞭不听话那就来两鞭,直到他听话为止,你仔细看看旁边这一副浮雕,刻的不正是被囚于牢笼中的棺材兽。最新章节阅读..”龙子睛摸着一幅幅浮雕。

  “这个楚悼王有那么大本事吗?”

  “他有没有本事我还不清楚,不过那个时期他在人民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君王,看看这块浮雕就知道了,他被看成是龙胎转世,又是人首龙身,龙头突伸,龙口大张,龙须高翘,显得威风八面再看这楚悼王行宫,龙身隐藏在洞道内,龙骨微露,龙尾长拖,表现出腾飞之势,简直被羽化为仙人一般。”

  侃哥不解道:“他不会是炼完长生不老药吃了羽化登仙了,那些老百姓在这给他建了座行宫祭奠,难怪这么明目张胆,要真是这样,那不白折腾了。”

  龙岗招呼说:“别瞎猜了,有没有赶快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而且棺材兽的血迹到这就没了,像你们这样毫无防备只会给它塞牙缝。”

  从门厅沿着漆黑而狭窄的洞道下行又来到一个宽敞处,眼前简直是一片葡萄园,葡萄和顶壁吊下的钟乳石缠绕在一起延伸到洞外,串串珠玑的葡萄悬挂在细枝密叶遮掩的棚架,有些葡萄被钟乳石石化为一个个石葡萄,斑驳陆离的景象实在是秀中含奇,奇中有神。

  棚下还有小巧的石凳和玲珑的石桌,像是专门安设的,后来从浮雕得知传说神农氏的雨师赤松子当年就最爱吃这儿的葡萄,因而炼就了金骨玉筋神农氏认定金石可以入药,也是由此而受到启发的。

  侃哥迫不及待的摘了一串就往嘴里塞,边吃边说:“还真是活久见啊,这哪像刨薯寻宝的,跟个旅游团似的。”

  紫鸢看到后一把打掉侃哥手中的葡萄说:“这都是墓地里的东西你也敢吃,不怕毒死你。”说完便跟着龙岗往前走。

  侃哥嘟囔说“我这不是口渴了吗?吃几个葡萄都不让!”

  龙子睛掏出水扔给侃哥,“渴了喝这个,喝饱赶紧干活。”

  快行到那座奇特的山峰前,距离不远的小山包竟有一朵建造的盛开的石莲花,花蕊像团簸,花瓣如龙尾,柄在,花向下,最为奇异者是花蕊正中含着一口泉眼,银珠不断从眼中吐出,嘀嗒有声,清脆悦耳。

  银珠全落在一个玉盆里,玉盆呈倒扣状,不过盆底很深,足可盛水,也叫莲花盆,莲花盆坚石一块,不停地接珠,无缝可泄,却总是半池清水,不满不溢,难解其中奥秘。

  龙子睛看后说:“相传莲花池水乃是神农氏精配的玉液琼浆,能消灾去病,驱邪降魔,附近百姓每遇瘟疫流行或旱魔逞狂,就要敲锣打鼓来到这儿,喝两口莲花池的圣水,或用圣水擦把脸,洗个手,顿感神清志爽,满身是劲待出得洞来,又会见到大雨滂沱,瘟疫尽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楚悼王也肯定是相信了这个传说,在神农架这个神农氏尝百草的地方,建造了这么一座莲花台,恐怕这座小山包是地下河的泉眼,所以把这座小山包雕刻成了传说中神农氏一样的莲花池,用这所谓莲花池中的玉液琼浆炼制出的丹药,才能达到长生不老的功效。”

  紫鸢听后摇头说:“封建迷信真是比野兽什么的更可怕。”

  龙岗欲继续走时,看了一眼莲花池水,发现池水中有一丝丝血迹,龙岗心中一震拿出飞刀绕向一边,正与那莲花池后的棺材兽相对而视。

  龙岗还没来得急掷出飞刀,那红了眼的棺材兽凶猛一扑,龙岗也猛地下蹲,棺材兽从龙岗头顶呼啸而过,龙岗眼疾手快一把飞刀插入棺材兽的肚子,棺材兽身体抽搐,摔倒在地。

  龙子睛三人也拿出w qi对着棺材兽,中了龙岗两把飞刀的棺材兽居然咬住肚子的飞刀将其拔出,又挣扎起身,冲着几人“吼”的一声响彻山谷,听者无不心生胆颤,退避三舍。

  棺材兽流出的血迹染红了肚子的灰白色毛发,呲牙咧嘴好像要决一死战的架势,不过看着几人慢慢逼近转头跑向了行宫深处。

  侃哥刚抬腿要追,龙岗拦下说:“别追了,接下来它也只是流血过多而亡,没有任何威胁,我已经感受到楚悼王墓和起死回生咒就在眼前了。”

  龙子睛注意到此时龙岗目光如刀,眼内浑浊,凶色四起,眉眼呈起凶恶之态,嘴角紧崩,不怒似怒,不喜似喜,让人惊惧,不敢语。

  行宫中心,空气也骤冷,抬头只有一线天,空谷幽静,天狭地窄,草木葱茏疯狂,心中莫名恍然不安。

  前行一断,谷中渐宽,显现一园,园中山地平旷,云雾四溢,亭台高耸,从密树奇,曲径通幽,深不可测,园中可闻水鸣,却难寻河道,龙子睛说:“莫非是紫竹河,紫竹河乃是一条地下河,这园底连着一条地下河,河水流动的声音从地下与外界相通的地方传出也不足以为奇。”

  正当几人行走间,“砰!砰!砰!”几声枪响传来,闻讯而来的四人看到隐秘在园中的一处洞口跑出来两个惊慌失措的人,这两人正是张华雷和孟小芝。

  两个人简直是连滚带爬的出来,孟小芝还拿着侃哥送她的六四式sho qiang,侃哥跑去扶二人离开,“砰!”的又一声枪响,不是孟小芝的枪声。

  侃哥扶起二人,张华雷说:“汤永康还在里面,是棺材兽!”

  “又是这畜生,看我非宰了它不可!”侃哥他的两把kan dao要进洞找棺材兽算账。

  还未到洞口,满身血迹,血肉横飞的汤永康爬出洞口,伸出断手,用那被棺材兽撕裂的半张脸哀求说:“快救……救我……”

  侃哥快速跑去救他出来,汤永康另一只手丢掉sho qiang伸向侃哥,还没抓住,只见汤永康“啊”的一声大叫,被棺材兽从后面咬中,尽管他使劲抠紧地面,仍被棺材兽一下拉进洞内,侃哥瞬间被激怒,提刀进入洞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