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85-90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八十五章 重逢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你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一刻的龙岗心中是多么柔软,抚摸着紫鸢的长发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只重复说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不知经历了什么危险的紫鸢,直直立在原地,依偎在龙岗怀中细声说:“我多渴望有那么一天,你悄悄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像现在紧紧地抱着我说,你不会再离开了,是吗?”

  龙岗依旧选择沉默,松开紫鸢回到屋内替龙子睛解蛇毒,老李头和侃哥正在准备处理金杈石斛,以便更快解除龙子睛已散布全身的蛇毒。..

  老李头摘下金杈石斛的叶子交给侃哥碾碎敷在被咬之处,剩下的根和茎被老李头冲洗过后在一个铁瓢中架起火熬成药汤服用,听他说这样外敷加内服才可以解救中毒已深的龙子睛。

  侃哥已经将碾碎的金杈石斛敷好,问:“老李头,这要煲多久才能好,慢慢吞吞的,小龙王的命都要没了。”

  老李头只顾添柴加火,头也不回地说:“这如何急得,这金杈石斛乃是仙草,能找到已经是老天垂怜,么事,这就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焦急的等了两个多时辰,最终熬的就剩一小碗药汤,紫鸢从老李头手里接过药汤要喂龙子睛喝下,却被老李头挡下。

  龙岗抓着他问:“老头子,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在担心这药还缺少点什么?”

  “还缺什么?”

  “药引。”

  龙岗松开手问:“什么药引,快告诉我,我去找便是。”

  老李头摇摇头说:“我只是听说熬制金杈石斛需要放一味具有灵性的药引。”

  “灵性的药引,具体是指什么?”

  “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一株上好的金杈石斛,只有口口相传的炼制方法和不知为何物的药引。”

  侃哥一听焦躁起来,“这药到底是喝还是不喝?”

  龙岗已等不及了,当机立断决定为龙子睛喝药汤,侃哥扶起龙子睛,紫鸢端起药汤要灌入龙子睛口中。

  四人不知,一直守在龙子睛身边灵素听着他们的所有对话,当老李头说需要一味具有灵性的药引时,灵素当即决定以自己的血为药引,不管有没有灵性,死马当活马医,在药汤递到龙子睛嘴前,灵素咬着牙,紧闭双眼划破了手心,鲜红的血液顺着掌心顺流而下入药汤中,当然,所有人都看不出药汤融入了血液,也看不到一个柔弱的女子为自己所珍惜的人付出了多少。

  汇入了灵素鲜血的药汤灌入了龙子睛口中,不知是金杈石斛的药效,还是灵素鲜血药引的功效,龙子睛本来苍白又有些冷冰的脸慢慢透出了血色,眼看慢慢恢复的龙子睛,提心吊胆的众人也放下了心中的巨石。

  龙子睛一旁的灵素控制不住掌心的伤口,一番努力过后,仍是血流不止,于是便把手放在一旁任它流,眼中只有龙子睛的面庞。

  龙子睛很快恢复了意识,睁开恍惚的双眼便看到一直在注视自己的灵素,龙子睛想抬手抚慰灵素,无奈四肢发麻提不起劲,灵素张着疲惫不堪的双眼向龙子睛脸庞凑去。

  龙子睛屏住呼吸盯着灵素,嘘声问:“要听两只兔子的故事吗?”

  灵素脸刚凑到龙子睛跟前,“下次一……一定要讲给听。”流血过多的灵素因虚弱慢慢消失在龙子睛眼前,龙子睛使劲抬起手放在了心前的翠螭纹玉佩。

  看到慢慢清醒的龙子睛,几人也终于放下悬着的心,老李头长舒一口气,脚下踉跄了几步坐在地上,自自语道:“这是救了我的命啊。”

  紫鸢扶着起身的龙子睛,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面前问:“子睛哥,你看这是几根手指?”

  龙子睛眼向一边瞧去说:“你这样抱着我,你的岗岗一脸吃醋挂不住的表情。”

  龙岗一听,转过身去,龙子睛忙说:“你看,他都转过身去了。”

  紫鸢被龙子睛的玩笑逗得满脸通红,脸上鼓着气说:“亏的人家这么担心你,你竟然还在这里开玩笑,不管你了。”

  说完,紫鸢两手一松,身体麻木还未散去的龙子睛支撑不住身体,重重摔在地板上,只摔得两腿一弹,眼前一亮。

  一旁的侃哥只顾看笑,也不去扶,“看来小龙王你是没啥大碍了,可把我吓死了。”

  好在有惊无险,龙子睛也恢复了知觉,太过神经紧绷的紫鸢和老李头已经劳累睡去,龙子睛也昏昏沉沉欲要睡去,鉴于此前见到的神农架野人,龙岗和侃哥决定轮流守夜,以防不测。

  龙岗守前夜,侃哥正要睡去,可还没坐稳,鸾英寨外的一阵嘈杂声传来,五人全被吵醒,龙岗和侃哥出门查看情况,发现来人正是孟小芝一行人。

  侃哥一见是孟小芝,心中顿时一阵欢喜,正要伸手打招呼,见一行人行色匆匆,慌不择路,龙岗和侃哥未弄清怎么回事,就被几个吓得满头大汗的大汉撞开,孟小芝也被一个男人扶着躲到了屋中。

  本以为是遇到了野人才被吓得如此魂不守舍,谁知寨门前又走来两人,举止没有什么异常,步伐却不紧不慢,两人上前询问情况时,背后老李头大喊:“不可近前,这两人中了碎蛇蛇毒,毒已入脑,蛇毒入侵了神经,已经是具不受自身控制的行尸走肉。”

  两人连忙后退几步,看二人脸上青筋暴露,眼睛暗淡无神,七窍流血,看到二人便如恶虎扑食般袭来。

  侃哥一边阻挡一边向老人询问有何解决方法,老人顾不及多作思考说:“病入膏盲,无药可救。”

  “难道连金杈石斛都不行吗?”

  “已经来不及了,就算现在不解决他们,可能还会伤及他人,最后无非就是死路一条。”

  得知结果的龙岗和侃哥起了杀心,握紧手中的刀准备解脱了他们。

  屋内,一个逃避保镖大汉捂着被抓伤的手臂,身体不时的抽搐,眼前渐渐泛起了红色。

  第八十六章 一日十年

  鸾英寨内,孟小芝一行人受到碎蛇的攻击,为逃避受到碎蛇蛇毒变成行尸走肉的二名手下躲到了龙子睛一行人栖身的草屋内。全文字阅读..

  眼下,龙岗和侃哥与那比起大粽子也毫不逊色的二人斗的正嗨,两个已死,两个不怕死,四人厮杀胶着,也是精彩。

  屋内,紫鸢护着龙子睛在一旁,老李头也插不上手只能在一边观望,孟小芝和剩下的三个健壮的男人保镖被吓得躲在一旁,看那瑟瑟发抖的样子,怕是被此前的碎蛇吓掉了一身的胆。

  外面战斗还未结束,紫鸢看见其中的一个保镖神色越发的紧张,脸上手上青筋成片的暴涨,一直张开的嘴中口水不住外流,眼珠慢慢的向上翻起。

  紫鸢被离自己几步远的一幕吓得不敢发出丁点声音,只是防备惊恐的将未恢复的龙子睛护在一边,直到看见那人鼻子,眼睛各处流出血来,慌感不妙对孟小芝一行人大叫道:“快逃。”

  几人听道,起身便逃到一边,只剩那七窍流血的人身体抽搐了几下慢悠悠站起,露出那狰狞恶心的面孔。

  孟小芝吓得当场就一声尖叫,老李头看后说:“大家小心,这人也是中了碎蛇蛇毒,蛇毒已经控制了他的神经,只能将他”

  话还未完,那走尸的便扑来一阵乱抓,其他人快速躲开,孟小芝吓得腿软摔倒在地,那走尸一把抓起孟小芝又重重摔在地上,痛的大叫:“张华雷,救我!”保镖中与侃哥在一桌起过纠缠的男人立刻冲了上去,飞起一脚踢开走尸,拉起孟小芝逃到一边。

  好似被挠了一下痒的走尸爬起来走向紫鸢,紫鸢提起携带的短刀把龙子睛挡在后面,走尸也丝毫不磨叽伸手就抓,紫鸢正要提刀来迎,叫张华雷的拉着剩下的两个保镖控制住了走尸,走尸手脚被三人紧紧死锁,紫鸢抓紧刀一下刺入走尸眼睛,拔出又刺入另一只眼睛。

  龙子睛干着急也帮不上忙,霎时间,走尸双眼渗出的鲜血铺满全脸,刀还刺在眼睛里没有拔出来,bao dong的走尸接连甩开三人,乱挥的手中打中紫鸢,巨大的力道使紫鸢缓了几步砸在龙子睛身上,好在龙子睛全身麻木感觉不到痛。

  走尸循着声音乱扑乱抓逼近紫鸢,老李头对龙岗二人呼叫救命,二人被二具走尸缠着分身无术。

  紫鸢再怎么无畏,可依旧是个女子,走尸强有力的一击使她难以忍受,走尸近到跟前,紫鸢只好用身体护住龙子睛,闭着眼睛等待走尸的下次攻击。紫鸢没等到走尸的魔爪,只听得耳边响起声来,睁眼一看,走尸正向自己抓来。

  “去死吧!”走尸身后,原来是张华雷看到露在地上的玉柄青铜剑,抓起剑从走尸身后一剑刺穿,剑尖停在了紫鸢张大的眼前,血顺着剑尖落在紫鸢的衣衫。

  张华雷拔出剑,那走尸仍旧不倒

  刚转过身去,张华雷一声嘶吼,双手紧握青铜剑用力一挥,直接摘了走尸的项上人头,无头走尸喷血倒地,再也没动一下。

  谁料张华雷像是杀红了眼,提着剑冲出屋外对二具走尸展开报复,一剑砍了走尸一条左手臂,同时也被走尸打趴在地,龙岗接过玉柄青铜剑,直削了走尸大半个脑袋,脑浆崩流,侃哥也用kan dao劈了一个走尸,二具走尸都倒地死个彻底。

  三人互扶着回到屋内,老李头将屋内无头走尸与外面的丢到一起,用树枝干柴堆在一起一把火给烧了。

  龙岗在门外观望着火势,火光照亮了屋内,屋内张华雷照看着孟小芝,举止略显暧昧,侃哥在一旁直勾勾看着,心想:敢这么赚我女人的便宜,老子非弄死你不行。

  火光照亮了屋内,伴着火光的摇曳,紧张害怕的情绪也被驱赶,刚共同殊死一战的几人都默不吭声,冷冷冰冰互看了对方几眼后,便如同有了火的温暖,火的活力,火的气息。

  张华雷先开口说:“我张华雷在此谢过几位兄弟的慷慨相助,日后定当好好酬谢。”

  侃哥听此说:“先别说那么多废话,先交待你们到这干嘛来了?”

  孟小芝暗暗抓了一下张华雷手臂,张华雷便说:“这不是来玩迷路了,谁知道又遇上这么些玩意。”

  龙岗和侃哥看出他在撒谎不忙揭穿,龙岗发觉有些不对劲,让侃哥去瞧那孟小芝,接着火光细细一瞧,不免心中一惊,看了一眼龙岗又问张华雷:“这女人和你什么关系?”

  “这是我的老板,我在他手下做事。”

  “今早上我看你老板不是小芝姑娘吗?这位是?”

  “这就是我老板,孟小芝,孟老板。”

  侃哥不解又问:“你是瞎了眼,还是我见鬼啦,这是一个人吗?”

  张华雷听侃哥一说,低头看了眼孟小芝,拨开头发,双眼一红,“怎么会这么快就开始了。”

  原来,前几天的孟小芝还是个美貌少女,看模样不过二十多岁年纪,微微一笑,媚态横生,使侃哥不禁深深爱慕,却看今夜,凌乱的头发里一根根银白色的头发在黑发中清晰可见,憔悴的脸上有了些许皱纹,眼窝深陷,皮肤粗糙,像是四五十岁的好似经了几多似水年华。

  被走尸摔了一下的孟小芝有些头脑迷糊,但被人看到面貌的一刻,一下推开张华雷,把脸遮盖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侃哥弱弱的问:“这是怎么回事?是中了什么毒吗?”

  张华雷正要开口,被孟小芝一声斥责,“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不用你们关心。”

  龙岗本不想多管,看到后也有诸多疑惑,附和说:“早看出你们不对劲,来这里玩,这种傻子都不信的话也说得出来,特别是您,大妈,您这衰老速度可不一般,不如说说来这的目的,说不定我们还有共同话题,或许这之后的路上还少不了互帮互助,您看如何。”

  第八十七章 野人沟

  孟小芝的脸过一天好像过了十年的变化,身体的各项机能也都随之变化,这非常人的异样使龙岗产生了怀疑,猜测她也是为了长生不老的丹药或是其他可以帮助她恢复的东西,如果再大胆一点,她的目地就是楚悼王墓,但是还不知道她到底为了找什么。无弹窗..

  “想好没有,要不要说?”

  张华雷在身边征求孟小芝的同意,孟小芝只是半推半就,嘴也不给个痛快话,张华雷也不管那么多就说:“是一种病,垂体机能衰退症。”

  “什么病?”

  孟小芝主动开口解释说:“垂体机能衰退症,我从小就得了这种病,这是一种无论你多少岁了外表看去依旧是个十多岁的小孩,直到我二十多岁时,身体竟然快速的跟随着年龄变化,直到身体和年龄恢复到了一致,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和正常人一样时,最近我发现身体开始快速的衰老,越来越快,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直到现在过一日如过了十年般的衰老,我不能允许自己就这样下去,我要拯救自己,我要恢复年轻时的样子。”

  侃哥问:“所以你想怎么做?做到这样不可能的一件事?”

  “你们呢?来到这估计也不会是来观光吧,你们又是什么目的?”

  老李头接过话说:“姑娘,你误会了,我是他们的向导,是带他们来参观的,没什么目的,你想太多了。”

  侃哥不理会老李头的话,铁着心说:“当然有目的,就是不知道和你是不是同一个。”

  “侃哥!”龙子睛身体恢复了知觉,站起来说:“不能说,不能……”龙子睛看到侃哥坚定又带有祈求的眼神,明白了他从心底想帮助孟小芝,是谁都不可阻止的。

  侃哥对孟吧,在找什么,我帮你找,一个女人只想找回她逝去的青春面容,这是很合逻辑思维的,不是吗?”

  孟小芝卸下心中的防线,坦白说:“我要找到埋在这里的楚悼王墓,并且拿到陪葬的一本医书叫神农本草经,面记载了一种可以让人驻颜的药方,只有这个办法了,再过几天,我可能就老死了。”

  侃哥一语不发,和龙岗,龙子睛走到一起分析情况,龙子睛问:“不管是真是假,有还是没有,你都会去吧。”

  “我必须去。”

  龙子睛拍了一下侃哥的肩膀,心中分析一番说:“我们现有的情报是一开始说这是八方隐藏龙脉中的一脉,古书中说有一个地方据说有种神秘的草药可以炼制,有个深之裂谷中才能找到,而书中提到的深之裂谷就是神农谷,楚国大王楚悼王明着在此建造陵墓,暗地里就是在寻找炼制长生药的草药。”

  侃哥问:“是这些没有错,这和孟的有什么大的关联吗?”

  龙子睛细语说:“如果楚悼王要炼制长生药,总要根据什么依据来炼制吧。”

  侃哥和龙岗一下听得明白,齐说:“神农本草经”

  “没错,就是神农本草经,不管楚悼王有没有炼制长生药,这本神农本草经都是重点,或许起死回生咒就是说的这本医书也说不定。”

  侃哥心中顿喜,“既然这样,我们就和他们一起得了呗,路还有个照应。”

  龙岗提醒说:“不可大意,这个女人有着让人看不透的脸,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得知这里的楚悼王墓里有神农本草经的,不过她所知道的应该远不止这些。”

  “侃哥,龙岗说的对,我理解你的做法,这一路遇到问题时别太义气用事,我们更加需要你。”

  紫鸢听到凑过来说:“我看他的魂都落到那个女人手心里了。”

  “心里知道就行,我还不至于重色轻友到这个地步。”

  侃哥走过去对孟:“我们决定了帮你们一起去找什么神农本草经,至于我们的本事也不多说,你也看到了,比你这几个手下更不是一个级别的,怎么样?”

  “你们这么好心帮我,就没什么企图?”

  “放心,我们只是各取所需,女人的青春可耽误不得,不过你想答谢,非要以身相许的话,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

  张华雷一听此话,把侃哥从孟小芝身边扒开,“无赖,你说什么!别太过分。”

  孟小芝抓住发火的张华雷,侃哥看的迷糊问:“我问你老板话,你老板还没说啥,你一个下人配出来叫嚣。”

  张华雷一脸不悦,“我不配,臭小子,我是他老公,你算个什么!”

  “老公!”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场面情况一下子扭转了,留下侃哥一脸懵逼。

  孟小芝拿不出今天早的架势,硬扯着张华雷问他问什么要说出来,张华雷反问道:“为什么不让我说我是你老公,我们是合法的,难道着别人调戏我老婆,而我无动于衷,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侃哥迟缓着指着张华雷问孟小芝:“他是你……老公。”

  龙子睛一旁调侃道:“我好像听到一声心碎的声音。”

  紫鸢说:“我也是,稀碎稀碎的。”

  孟:“是的,对不起,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能告诉各位,请见谅。”

  无奈接受了现实的侃哥全身都不自然的晃动,嘴里还祝福着说:“怪不得看你们挺……那个生日快乐,啊呸!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啊。”

  龙子睛来圆场说:“不打搅你们各位了,我们答应你们的事情绝不食,明天我们就早早出发,今晚都早点休息。”

  张华雷抱着孟小芝,一行人困得说睡就睡了,紫鸢和龙岗也靠着火堆依偎在墙角睡去。

  老李头悄悄走到龙子睛和侃哥身边,吓了一跳的侃哥问:“大晚的不睡觉了瞎溜达啥?”

  老李头用手挡住嘴的一边说:“不是说好只是下谷观察观察,这怎么还要去找墓啊。”

  “老人家你这话说的

  这不是为了帮人家治病吗?咋们也是好心不是吗?”

  “你们说的轻巧,这前面先不说有碎蛇,再往前走就到野人沟了,再往前我都没去过了。”

  “野人沟!”

  第八十八章 发光的山峰

  “没听错,就是野人沟,现在你们也不用怀疑了吧,毕竟今天我们都亲眼目睹。无弹窗..”

  侃哥说:“可能我们全都眼花了。”

  老李头一听急了起来:“这个可不能瞎说,真的有野人,我亲眼所见,年轻时,有一次我进入野人沟迷了路,直到晚也没走出来,而且天空中电闪雷鸣,大雨从天而降,火把被打熄灭,耳朵被雷鸣声震得嗡嗡作响,而且整个野人沟被静电场笼罩,当时我感觉每一根头发都是竖着的,为了避免被雷击中,我捂着耳朵想找一个躲雨的地方,我在野人沟里东窜西窜时,迎面撞到一个东西,我以为是撞到了树时,擦擦眼的雨水去瞧,这时,一道闪电闪过,闪电的光照清了那个东西,一个直立的两米多高,黑色毛发的野人正与我面对面站着。”

  “我当时就吓得两腿发软,野人也没有走动,又一道闪电打过,我们都互相看清了对方,野人立马露出牙齿,我慌不择路,头也不回的就跑,身后野人追赶的步伐也听得到,甚至闪电打过后,能看到它在后面追赶你的影子,我不敢睁眼看,一脚踩空翻进沟中的草丛里不敢再起身,直到第二天醒来我才发现紧张到晕了过去,我爬出沟发现周围都是野人的脚印,脚印就有四十多厘米长,后来我狼狈不堪的逃出了谷,就再也没有敢靠近野人沟一步。”

  侃哥听了不以为然,“就算是野人老子也不怕它,正好让老子好好瞧瞧它的真面目,多少人想见还见不到呢。”

  “你个小娃娃不知天高地厚,我一把年纪还骗你们不成,不能去就是不能去,大不了钱我不要了,赶紧回去吧。”

  龙子睛安抚老李头说:“老人家别激动,我们相信你说的话,但是我们已经答应别人了,总不能而无信你说是吧,就算我们不去,可他们这些人还是会去,我们阻止不了他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这去了就等于送死啊!”

  “我当然知道有危险,这不是还有我们这么多人的吗,我发誓绝对保证您的安全,难道您就不想瞧瞧这野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更何况这里还有一座古代君王墓,到时候被发掘游客多了您就不愁钱赚了,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强求您,您要是不愿意,钱我们照样给你,如果我们能活着出来的话。”

  老李头再三思索后说:“你们这些不听话的年轻人,这不是存心给我老人家添堵吗?我要是不管你们死活回头走了,这良心哪里过的去,罢了,这都一把黄土埋到眉毛了,怕啥!一把老骨头就再和你们折腾折腾。”

  “好嘞,可得好好谢谢您来,赶快休息吧,明天还得劳烦您带路呢。”

  夜深,所有人都已睡去,白天睡够了的龙子睛晚守夜,摇曳的火光中,门外侃哥的背影袭来,龙子睛走去拍了拍侃哥肩膀,一同坐在屋外的石阶,“咋的啦?天天一堆大道理安慰我的情圣侃哥一个人郁郁寡欢?”

  侃哥苦笑着说:“没想到啊!这次老马失蹄,我可真是理解你的感受了。”

  “感受?我的啥感受?”

  “那种从未拥有就已失去的感受,老弟受教啦。”

  “拉倒吧,别把我拉下水,我跟你的完全是两码事,哥们我是用情至深,情比金坚。”

  “情比金坚?比谁啊?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不说了,睡啦,一觉醒来又是一条好汉。”侃哥进屋躺在火堆旁睡了。

  龙子睛一个人在外面,心想:比谁?抬起手放到了心前,抓了抓衣兜里的东西,守到半夜,不知不觉的坐在门边睡了。

  天一亮,龙子睛这边五人和孟小芝那边剩的四个人吃了点东西出发寻找楚悼王墓,本以为孟小芝剩下的那两个保镖殷朝,汤永康已经吓得不敢去了,没想到孟小芝开口就是一大比钱,二人一听便财迷心窍当即答应,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孟小芝就是那个有钱人哪。

  一行人出了鸾英寨,老李头也不得已拿出自己的ng,侃哥把那把六四式sho qiang拿给孟小芝防身用,龙岗对三人:“一路小心,这三个人身都带有一把sho qiang。”

  随着紫竹河行了一段距离,来到了孟小芝被碎蛇袭击的地点,是两山之间的夹缝,足够宽,紫竹河顺着夹缝喷泄而出,山缝间植被凌乱且无路可走。

  老李头指着山缝说:“进山时是一直沿着紫竹河走不易迷失方向,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路段都一样,这条山缝根本无路,而且山缝间的岸边,水边阴凉潮湿藏着不少碎蛇,人要是硬闯必死无疑,恐怕你们就是着了这条道。”

  孟小芝经过一夜休息脸的皱纹又加深了不少,可脾气可没变少,一下子精神劲来气着说:“老家伙,没那么多时间听你说废话,赶紧说怎么走!”

  老李头不与争执地说:“走右边这座山,翻过这座山自然就绕回到了山缝前的紫竹河,不过这边要经过野人沟,大家多注意周围别掉队。”

  刚到达野人沟的边缘,便看到野人沟的左侧方向有一座山峰,其部呈三棱形,似埃及金字塔,在阳光照耀下,光芒四射,形成一个神奇无比的梦幻世界,成为一座以假乱真的耀眼金山,老李头说那是神农峡,还嘱咐不,金光会使你产生幻觉从而迷失方向,并称自己当年就是盯着看后迷失在野人沟里。

  听老李头一说,众人便不再向神农峡看,龙子睛倒是又多看了几眼,心中只是觉得那座发光的山峰好像隐藏了什么秘密不想被人发现。

  在老李头的带领下深入了野人沟,进了野人沟发现沟内地形独特,植被茂盛,再加之雨量充沛,湿度大,山雾成了这里的特色,经常是迷雾缭绕,浓雾紧锁,使沟内阴气沉沉,神秘莫测。

  第八十九章 打野

  灵脉劫最新章节!

  入野人沟,雾气弥漫,抬头不见天,低头草没膝,不知老李头记没记清路,众人只是跟着他左弯右绕,时刻注视着自己的周围。无弹窗..

  侃哥和老李头并排走在前面,这种情况下只好弱弱的问:“老人家,你确定记得方向吗?”

  老李头信心十足地说:“这个不用担心,别看我来野人沟的次数不多,路还是记得的,只求别撞上野人就好。”

  行走间,汤永康被草地绊倒,站起来拍拍土后,用脚使劲踢了一下草丛,这一踢竟从草丛里踢出一块粗长的白骨来,吓得大叫了一声“救命”,就差没拔出sho qiang来。

  众人听到喊救命,赶快跑来扶起倒在地上的汤永康,龙岗检查了四周发现了这散落一地的白骨,招呼几个人过来查看。

  旭日东升,雾气化淡,众人这时才发现自己身处地势,野人沟像是一座反过来的馒头形的圆山,坡度较大,沟内怪石累累,曲峰丛丛,有的盘结曲扭,有的傲骨嶙绚,有的遮崖蔽天,或若袅娜少女,或若龙钟老人,或若铁塔昂举,或若冷剑劈空,光怪陆离,不可名状。

  再经过查看,那堆白骨剩下了头盖骨一具,上颌骨、下颌骨各一具,十多颗牙齿,两条腿骨和零散的一些骨头,当然这些都不是人骨,因为不论怎么看都比人骨大上太多。

  “么事啊?都不走了?”老李头走过来一看骨头,忙慌的就指着说:“野人!就是野人骨头!我一下就认得,就是野人。”

  “老人家别激动,我们还不瞎,说不定就是袭击的那只野人死了,没啥大惊小怪的,继续走吧。”龙子睛让所有人继续跟着老李头赶路,走到后面对张华雷说:“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张华雷恭恭敬敬说:“你们愿意帮我们已是感激不尽,不过我别无选择,如果失去了小芝,那与死没什么区别。”

  “理解,想必她知道你如此爱她也会十分欣慰,多注意安全。”龙子睛走到队前。

  侃哥对身边的龙子睛说:“你看那个孟小芝,所有人都把她护在中间,我还真想知道她是什么来头。”

  “人家什么来头已经与你无关啦,收起你的好奇心,看路。”

  侃哥自知无趣又对龙岗说:“龙岗,你看那野人尸骨未寒,你没啥想法?”

  紫鸢听得迷茫,“想法?”

  龙岗一边注视着四周一边说:“有。”

  “倒是说来听听。”

  “那具野人尸骨不是正常死亡,这一路上都有散落的尸骨,恐怕是被同类杀死饱腹了,野人的数量不会太少,我们就算是二对一也无法全身而退,最好祈祷别遇上太多,不过不排除是野兽的可能性。”

  侃哥鼓着掌说:“不愧是龙岗,洞察力就是强。”

  紫鸢走到龙岗身边说:“这还用你说。”

  一行人走到野人沟地势最低的中心地带,微风扫过,老李头嗅到空气中一股特殊的味道,挥手让所有找好地方躲起来,不准发出任何声音。

  众人看情形不对,立马找好附近的石柱草丛中隐藏,龙子睛和老李头躲到石柱后问:“老人家发现什么了吗?”

  老李头示意龙子睛小点声音,“我闻到空气吹来了一股气味,好像毛发的臭味,不管是什么,还是先暗地里观察比较安全。”

  沟内除了微风扫动草丛,呆了十多分钟也没什么动静,孟小芝有点恼怒,可又不敢大声训斥,派保镖殷朝来询问情况。

  “可能是我多虑了,继续走吧。”老李头招呼大家跟上他赶紧走。

  所有人都又跟上老李头的步伐加快出野人沟,正当所有人加快速度往前赶,“砰”的一声枪响瞬间响彻沟内,众人回头一看才发现落在队伍后面的殷朝被一只两米多高的黑毛野人紧紧踩在地下。

  老李头瞧见自责说:“哎呀!肯定是野人走到了我们的下风向,我这才没闻见它的气味。”

  “别自责了,赶快救人吧。”龙子睛握紧玉柄青铜剑要冲过去。

  孟小芝喊住:“不要去,趁机会赶紧逃跑。”

  “他可是你的人,要逃你逃吧,我们不会见死不救。”话罢,龙子睛和侃哥提着w qi就冲了上去,

  龙岗和张华雷将二个女人和老李头撤退到安全一点的地方,便将二人交由汤永康来保护,二个人就冲向现场。

  那野人长的和黑猩猩差不多,个头约达三米,体重也有二百多公斤,长有巨大的臼齿,已人类角度来讲,只能仰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

  殷朝身上被抓开一道口子,血染红了整个身躯,“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殷朝将sho qiang里的子弹全射向野人,不过对于粗壮的野人来说根本无济于事。

  眼下最重要的是救人,侃哥吸引住野人的目光,龙子睛趁机跑到野人身下的目光盲区,奄奄一息的殷朝仍被野人踩在脚下,拉不出来的龙子睛猛的一剑刺向野人的脚,疼痛的野人松开了脚,龙子睛正要去救殷朝时,谁料那野人一脚踢飞龙子睛,撞在石柱上摔在地下。

  侃哥赶去龙子睛身边,野人又伸出手掌去抓,侃哥拿起青铜剑一剑刺中野人的手心,野人把手缩回去抓起了殷朝,张华雷举起枪对野人射击,侃哥扶起龙子睛后撤,龙岗也赶了上来说:“打他的眼睛。”

  张华雷停下步子,沉着举起枪瞄野人的眼睛,野人抓起殷朝在手中不断地撕扯,野人不断地晃动使张华雷连开几枪都未命中。

  可怜张华雷硬生生被野人撕为两段扔在地下,内脏掉落一地,解决完殷朝的野人大步向前面的张华雷跑来,张华雷完全来不及逃跑,只好一次次躲避野人的进攻。

  看见老公命悬一线,孟小芝跑出来要去救他,汤永康见此去追她,半路被送龙子睛的侃哥抓住。

  孟小芝挠着侃哥的手让其放开,侃哥死死抓住劝说:“别闹了,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给我回去,我去救他,我向你保证,绝对带你老公完整回来。”

  第九十章 龙穴

  孟小芝冷静下来,汤永康赶过来抓住她,侃哥吩咐:“把她赶紧给我带回去!我去救他们回来。无弹窗..”

  龙子睛拿起青铜剑要和侃哥一起回去救人,“一点小伤没事的,快救龙岗。”

  侃哥拿过青铜剑把龙子睛扔在汤永康手里,“赶紧回去躲好,放心,等我救他们回来。”

  汤永康将受伤的龙子睛和孟小芝带回安全地方,孟小芝一直回头望着侃哥奔跑的背影。

  这边龙岗一直将飞刀刺向野人的膝盖,一直躲避的张华雷被恼羞成怒的野人一下抓在手心中,冲来的侃哥明白了龙岗的意思,将手中的青铜剑向龙岗抛去,龙岗抓住青铜剑向野人全力奔去。

  野人将手中的张华雷往嘴里送去,龙岗跑到野人身下一跃而起,“呀!”的一声,将青铜剑刺入野人的右腿膝盖,右腿刺骨的疼痛使野人跪在了地下,野人手中的张华雷找准机会,举起枪接连两枪打中野人的眼睛,野人松开手捂着眼睛,张华雷掉在地上,侃哥扶着他跑了出来,“龙岗,快逃。”

  野人双眼已经看不见,疼痛的大叫着,龙岗拔出青铜剑逃离了现场,只留着野人狂暴着演着独角戏。

  孟小芝一见到张华雷便迫不及待的抱了过去,龙岗说:“这里也不安全,殷朝已经死了,老李头,赶紧带路,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再来一个野人可就招架不住了。”

  老李头带头出发,侃哥走过拥抱的二人身边,“好了,知道你们恩爱,抱完就赶紧出发。”

  路上,孟小芝看到侃哥的手走过去拿了纸说:“对不起,你的手被我抓流血了,擦下吧。”

  侃哥接过纸抬手一看,“还真是,我都没啥知觉,下次轻点挠啊。”

  “反正这次谢谢你了,我会酬谢你的。”说完,孟小芝又回到了张华雷身边。

  老李头边走边说:“唉,这野人真是厉害,一个大活人说死就死了。”

  “那并不算是野人。”

  “啥?那不是野人是啥?”

  “应该是几十万年前灭绝的巨猿,巨猿是猿类进化系统上一个已绝灭的旁枝,也许是这些巨猿隐藏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才避免了灭绝,巨猿在外形上与现代猿较为类似,所不同的是,它们的体型更为硕大,巨猿是历史上出现的肌肉最发达的猿类。”

  大难不死的侃哥又开始了马后炮模式,“切,我还以为野人是个什么样子,只不过就是个膨胀的大猩猩。”

  龙子睛不予理会继续说:“不过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巨猿可是群居生物,一般不会单独生活,不然它们也不会存活到现在。”

  老李头拍着胸脯说:“还好只遇见一只啊,这要是遇见一窝”

  走在后面的汤永康在后面喊:“大家快跑啊,野人来了!”

  话一入耳,众人不禁鸡皮疙瘩起一身,扭动僵硬的脖子回头一看,从被打伤的巨猿方向陆续跑来几只巨猿,恐怕是来f cho的,而且速度极快。

  “还等什么,快跑啊!”张华雷拉着孟小芝往野人沟的上坡边缘跑。

  巨猿丝毫没放慢脚步,在身后穷追不舍,众人不顾一切的往前跑,与巨猿的差距却在不断的减少,好在一开始先甩开了巨猿一段时间,众人率先跑出野人沟的范围。

  出了野人沟,出现一片空旷的草地,老李头讲在前方穿过那片树林就是紫竹河流域,众人赶紧向树林跑去好躲开巨猿。

  龙子睛看此地四方不太对劲,停下观看四方山势,侃哥退回来拉他说:“小龙王,你犯神经啦,快跑啊!”

  “侃哥别动,我们可能已经到了龙脉的龙穴,等我好确定方向。”龙子睛一边看四周起伏的山脉,嘴中念叨着“二十四山坐山挨星真诀”用手比对着山脉趋势。

  侃哥在一旁急得不得了,“小龙王,好了没啊,野人追来了。”

  龙子睛只好跟着边跑边探,“矗矗龙楼殿宇高,死生衰旺查秋毫,挨星既定零神诀,远近看来休咎操,反气回风能不变,吉凶祸福应时遭,若还反转随机便,吉不吉兮凶可逃,一脊射来一代发,两间射脊两时豪,衰宫冲起翻来看,一脊俨如一把刀,大约旺宫名吉曜,一逢衰死便忧劳。”

  “没错,龙穴就在此,可这四周为何不见一点痕迹。”

  “小龙王,墓都埋在地下,你在这瞧个什么痕迹?”

  “侃哥,你好好瞧瞧,这都是石头,怎么可能挖得动,入口一定是隐藏起来了,而且十分隐秘,必须加快找出来才行。”

  所有人都躲进这片稀有的树林,龙子睛一入树林,一下茅塞顿开,“种树以护生机,山谷风多,籍此以御寒气,但只宜宅后及两旁裁植环绕,宅前不宜蔽塞,正所谓门前明净无遮蔽,宅后偏宜绿树浓,繁茂四时形不露,安居久远禄千钟。这一大片空地只有这一块地方有树,一定有蹊跷。”

  正当众人歇气的时候,巨猿从野人沟追上来立刻就像林中跑来,吓坏的众人又继续向前跑,一路跑来,树木越来越少,紫竹河也终于又出现谷中,巨猿离后面几人也只有几米远,眼看着一顿大餐就要到手。

  逃跑路上,一侧的山峰下出现一个山洞,龙子睛赶紧分析山洞方位,“坤壬乙,巨门从头出,果然有蹊跷,所有人赶紧躲进那边的山洞。”龙子睛带着离巨猿几步之差的众人躲进山洞中,谁料那群野人到洞的边缘如同悬崖勒马般停在洞外不敢进前一步。

  所有人见状也停下奔跑的脚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虽然很纳闷,不过捡回一条命啊。

  龙岗问:“龙子睛,你怎么知道巨猿不敢进这个山洞?”

  龙子睛喘口气说:“它们敢不敢进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山脉,这附近应该就是龙穴,而且这个山洞的位置也很可疑,索性就先进来再说。”

  龙岗看了看这个山洞,伸出手说:“有风吹进来,还是从里面吹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