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79-84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七十九章 还阳草

  “什么叫四个一,三十六还阳,七十二七?”

  老李头一脸自豪着说:“所谓四个一值得便是四类草药:江边一碗水、七叶一枝花、头顶一颗珠、文王一支笔。最新章节阅读..”

  四人听得此名也是好奇,老李头接着说:“先说这头顶一颗珠,又名延龄草,是十分名贵的中草药,它夏季从三匹小叶中开出一支黄花,秋季在花中育出一颗紫红的小珠果、药物由此而得名,枝顶的珠果叫做“天珠”,最为贵重,一般都被采药人当时吃了,据说吞食一颗即不知饥渴和疲劳。药用部分实际是地下的球根,亦即“地球”,对医治眩晕、头痛具有特效,而且滋阴养血,常服能令人延年益寿。”

  侃哥一听来劲了急说:“能让人忘记饥渴和疲劳,快说哪有这什么“天珠”,这一路可真是累啊,先让我来两颗尝尝咸淡。”

  老李头在周围草丛扒拉了一回说:“这里就有一株,快来瞧瞧。”

  侃哥带头迫不及待的围了过去,只见杂草丛中一根粗短的根状茎,高十厘米,叶呈菱状圆形,外轮花被片卵状披针形,绿色,内轮花被片白色,少有淡紫色,卵状披针形,中间一朵未全部绽放的淡hang se小花。

  左看右看的侃哥问:“天珠呢?我的天珠呢?”

  龙子睛无奈的提醒说:“秋天,秋天才结果呢侃哥。”

  “啥玩意?秋天,那我到底激动个啥?”

  “问你啊。”紫鸢也看不下去犯神经的侃哥。

  老李头继续说:“文王一支笔,传说周文王路经神农架,曾用它当笔写诗作画、批阅公文,故得此名,又因这种植物为寄生植物,常寄生在其它植物的根部生长,所以又有“借母还胎”之别名,肉质草本,寄生于植物根部,其状如苁蓉而无鳞片,似锁阳而瘦长,紫红色的肉柱一丛丛挺立,宛若一支朱笔,因而得此名。余株富含蜜汁,我就曾亲见夏季开花时一群群蜜蜂飞绕其间,挥之不去,可见其营养之丰富,此药具有很好的止血、活血、养血功能。”

  “所谓江边一碗水,多生长在小溪边,其顶生叶如荷叶状,大而深陷成凹形,雨水常雾其中,如碗盛水,所以植物学家又给它取了怪名:鬼臼,为治疗跌打损伤之良药。

  “最厉害的就是这七叶一支花了,又名重楼、铁灯台,皆因七叶轮生顶部开一支黄绿色花朵而得名。草医有“七叶一支花,百毒一把抓”之说,对虫蛇咬伤、无名肿毒具有特效,对于我们这种山里来山里去的人来说,遇见它就等于是捡了一条命,可惜就是太稀少了。”

  侃哥听得不耐烦了,甩手说:“谁要听这些有的没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紫鸢训斥说:“侃哥,你太没有礼貌了,听老伯说完。”

  老李头并不觉得生气,笑着解释说:“这些可都是一代人一代人传承下来的宝贵遗产,可惜知道的人越来越少,所以啊,我就把这些记得一清二楚,每到给别人当向导时,我就讲给他们听,多一个知道我就能开心好一阵了。”

  龙子良毕恭毕敬向老李头说:“老人家您继续讲,我们都愿意听,都在心里记着呢,还有什么叫三十六还阳?”

  老人笑呵呵的带着四人边走边说:“这三十六还阳是还阳类草药,分为:百合还阳、包菜还阳、打死还阳、豆板还阳、豆瓣还阳、粉骨还阳、瓜米还阳、瓜子还阳、鸡脚还阳、鸡毛还阳、鸡腿还阳、鸡爪还阳、金耳还阳、金丝还阳、韭菜还阳、菊花还阳、卷槽还阳、腊梅还阳、六月还阳、落地还阳、马耳还阳、马蹄还阳、马尾还阳、猫耳还阳、梅花还阳、铺地还阳、铺盖还阳、青菜还阳、清水还阳、扇子还阳、十步还阳、石雀还阳、石蒜还阳、石笋还阳、松柏还阳、松枝还阳、碎骨还阳、太阳还阳、铁板还阳、铁丝还阳、铜丝还阳、蜈蚣还阳、鸦雀还阳、岩板还阳、岩石还阳、银丝还阳、猪耳还阳……。”

  龙子睛不禁感叹老人的记忆力,这么多的草药居然记得清楚,也明白这些宝贵的遗产在老人心中的分量,或许这也是他与生自来接受代代传承的使命感。

  老李头说:“说到这个“还阳”其实与“九”和易经也有点关系。”

  “易经?”

  老李头解释道:“九为极数,数至九则周而复始,有还原之意易经以阳爻为九则数之九属阳,所以“九”系列又统称为“还阳”亦称“九死还阳”。据传这类还阳草有九十九种之多,还阳草主要有两个层面的涵义:一是此类药草对人类的某些疾病有起死回生的功能二是此类药草本身即是不死草,具有很强的再生力,即使枯死数十天,但一见水便可复活,两者相互感应而又各显奇妙。”

  还阳草勾起龙岗的兴趣,立马追老李头问:“这谷内真的存在还阳草?”

  “这个可不好回答,根据还阳草药用功能取名,如“百步还阳”、“九死还阳”、“打死还阳”……或以植物形状取名,如“麦米还阳”、“瓜子还阳”、“竹叶还阳”……其中最为名贵和罕见者,当数外科圣药“金丝还阳”和内科圣药“金钗还阳”。”

  龙子睛直问:“这“金丝还阳”“金杈还阳”是不是就像长生不老药一样。”

  老李头一听仰头哈哈大笑说:“长生不老药?如果真有那么神奇,那我就不会变成这样苍老了,永葆青春岂不更好。”

  “也是哦,不过这谷内有一些特殊的没有传播出去的神奇草药,甚至很邪门的也可以。”

  “这当然有了,没人比我更熟悉这个神农谷了,其它的草药比如八抓龙、二郎箭、飞天蜈蚣、过江龙、红马桑、活血珠、接骨丹、金腰带、九牛子、六月寒、龙骨伸筋、露水一颗珠、墨香、七叶胆、三叶淮通、山鸡血藤、树蜈蚣、舒筋草、四叶参、太白人参、铁梳子、一支篙、云雾草、朱砂莲、猪腰藤、转筋草、紫金砂、紫龙胆、祖司箭等等都颇具神奇的色彩,不过都是一些寻常的草药罢了。”

  第八十章 单木桥

  四人随着老李头沿紫竹河道一路向前,龙子睛想从老李头口中多得知一些谷中情报,随问:“老伯,那七十二七又是什么?”

  “七十二七也是谷中草药:白三七、百合七、包袱七、苞谷七、杯子七、鞭杆七、冰盘七、菜子七、穿山七、葱头七、豆叶七、对叶七、风七、飞蛾七、肺痨七、凤尾七、蛤蟆七、海龙七、黑风七、红毛七、红三七、猴子七、厚朴七、虎掌七、黄金七、黄招七、鸡骨七、鸡心七、鸡血七、鸡爪七、剪刀七、接骨七、金毛七、韭母七、菊三七、蕨鸡七、扣子七、辣椒七、癞肚七、雷公七、冷水七、龙头七、萝卜七、麻布七、马棒七、麦吊七、毛菜子七、牛角七、牌楼七、螃王七、螃蟹七、破血七、荞麦七、扫帚七、泡桐七、蛇谷七、石蚕七、水田七、算盘七、铁丝七、铜骨七、铜锣七、土黄七、乌龟七、乌金七、蜈蚣七、小菜子七、小叶扣子七、蝎子七、血三七、鸭脚七、岩三七、岩羊角七、羊角七、羊毛分筋、一支箭、鸳鸯七、云雾七、芝麻七、朱砂七、猪毛七、竹节七、竹叶七……”

  老人一口气差点没过来,吸了一大口气接着说:“关于这个“七”,七乃巧数,天有七星,人有七情,音有七阶,色有七彩。全文字阅读..故草医、药农多把珍稀名贵之药草称之为“七”。如血三七、麻布七、螃蟹七、算盘七……等等,多以药物形状命名,其数量之多,不胜枚举。但最名贵的要属白三七和扣子七。”

  “白三七与东北三人秀、广西之田三七株形及茎叶也颇相似,草医药农描述它的形象是:“三枝七叶五个桠,中间一朵韭菜花。”其地下根茎如竹节般横生,年年生长一节,深秋茎叶枯死后在根部留下一个灯盏形的小窝,来年再向前伸展,我曾在谷中挖得一株生长了一百年的白三七,可谓难得之珍品,白三七不似人参胜似人参,草医称它有治“内五痨七伤”之物效,为滋补强壮之圣药。扣子七外形与白三七相似,但地下根细长,一节节根结如衣扣,其叶也称参叶,功能与白三七相同,但药力较弱,因无情地采挖。生长数十年之珍品已难觅得。”

  龙岗问:“那株一百岁的白三七老伯现在还留着的吗?”

  “早就卖了,钱给孩子在城里买房子娶媳妇用了。”

  “您有孩子怎么还一个人留在这山村哩?和孩子一起住在城里多好。”

  老李头瞧瞧四边说:“我哪也不去,这才是我的家,生我养我一辈子的地方,给你们这些人介绍我的家乡是我最自豪的事情,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山里面。”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老李头的话也触动了龙岗的心,随着紫鸢三人的步伐,原来,无论身在何处,思念一个人,哪怕一个亲人,真的和时间没有关系,

  乡愁是龙岗心中永远的一个痛处,人不思心思,思却痛,痛还思,苦涩的味道,始终纠结于离开家乡是不是注定要犯的错误。

  顺着河道行了几个时辰

  还未进入神农架深处,老李头说:“前面有一座单木桥,过去那座桥我请大家吃烤鱼。”

  一听到烤鱼,馋嘴的侃哥立刻感到前头说:“还过啥桥啊!水都没不过小腿,赶紧淌过去吃烤鱼了。”

  老人连忙阻止编裤腿的侃哥,“这使不得,现在的水位比刚才深了许多,水流也快了不少,不要冒险,还是从桥过吧。”

  听得入迷的四人走向紫竹河观看,才发现河水已经不能与刚下谷时的情形相提并论,河水变宽,水深流急,刚刚还默默无闻的小溪流已是水深莫测,听老李头讲:“水深虽不能淹没人,但在水中也是立不住脚的。”

  无奈的侃哥只能选择单木桥,单木桥是老李头年轻时与朋友一起架的,如今也只剩他一人,这单木桥就是河中间是一堆石头架着一根小碗粗的木头到河岸,木头晃晃悠悠又太靠近水面显得又湿又滑,并且木头并不平齐,人走在面如若一个不平衡便会跌进河中。

  侃哥先在离岸边不远的单木试试手脚,却连五步都没走出便跌下,“这么难走,早知道一开始就先过河走对面了。”

  龙子睛一听,说:“对啊,老人家,为什么一开始我们不能先走对面,不是更安全省力吗?”

  “不行,绝对不行!”老李头态度很强硬,“绝对不能入水,等下要过桥时,千万小心不能掉进水中,否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会死,这水有什么特别的?”

  “紫竹河内藏有毒物,一旦被它盯,只有死路一条。”

  龙岗拉着河边的紫鸢后退问:“什么毒物?”

  老李头似乎不想回答,只说:“这个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总而之,要往前走就必须先过这座单木桥,这是唯一能去到对岸的方法。”

  四人决定一切听老李头安排,为了能够行走安稳,龙子睛挥玉柄青铜剑砍了五根树杆以作支撑,拿着一根要给到老李头,树杆还未赶到却只见到老李头雄赳赳地了单木桥,如履平地般的毫不摇晃就这样直接走到了对岸,还招手让四人过去。

  目瞪口呆的四人对于这一幕也是佩服,撑起树杆走单木桥,紫鸢走在最前面,龙岗在其身后协助,龙子睛也在最后面扶着一步三抖的侃哥。

  四人一小步一小步地在单木摩擦着前进,以此为准慢慢挪到了对岸,快要到岸时,龙子睛发现河水中有一条细长细长如水蛇一样的东西,由于水位深度增加,清澈度也大大减少,在看那东西,一瞬间竟裂开好几段,各自分散在河中游走。

  四人到对岸,老李头叮嘱从现在开始要多注意安全,再往前行一段路就可以到达神秘的官封鱼洞,必须要赶到十二点整之前到达,否则就没有新鲜的烤鱼吃了。

  第八十一章 官封鱼洞

  紫竹河道这一条窄窄的小路崎岖无比,两边又是深沟灌木,路遍地是泥土,谷内湿气重,路面潮湿泥泞,当真是步履艰辛。全文字阅读..

  龙子睛仰望山脉,群峰巍峨,乱石穿空,树高林深,此地为龙脉的龙足之处,山是龙的势,水是龙的血,那西南方向更是衬托的神秘莫测。

  龙子睛问:“老人家,这以前是一条公路吗?”

  “哦,这是一条废弃的乡间公路。”

  这条公路是逆流而,从目前的路况看,还是一条了年代的乡间公路,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好好一条公路为什么就废弃了。

  老人解疑道:“其实,这条我们正在行进的沿着河谷行的废弃公路就是一段古盐道,听我的爷爷讲起,在很长的一个历史时期,人背马驮从神农架另一侧的巫溪大宁厂运来的“盐,是穷人的大荤的那种艰苦生活。那时候,因为旅途实在太艰险,即使在这段古盐道,盐价也是昂贵到“大秤木耳小秤盐”、“大斗苞谷小秤盐”。

  “因为要穿越整个华中最高的神农架地区,称得是艰险无比。就在官封乡不远的盐道中段,有个天池垭,海拔二千一百米,山顶是一池积水,山下是万丈深渊,要想翻过必须登百步梯绕水边攀援,即使最厉害的脚夫也看作是如云天。“雾从ren mian生、云从马头起”是那时候人们总结出来的真实写照。”

  紫鸢称赞说:“真的是特别佩服你们,什么困难都能征服,什么都不能阻挡前行的脚步。”

  老人脸色变得沉重说:“多谢姑娘的赞美,这大自然的险恶倒还在其次,最可怕的还是人,那时候,要通过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必须结伴而行,不然势单力薄孤身要是碰啸聚山林的强盗,那往往会连命都保不住,至今,这条古盐道还有“九条命”之类的小地名,这个“九条命”据说就是因为有9个背盐工被一伙强人抢走了盐以后,人被捆绑在大树冻饿而死得名的。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太残忍了。”

  老李头开玩笑吓吓紫鸢说:“就是你身边的那九棵树。”

  “啊!”紫鸢被吓得躲得老远,责备老李头不要吓她。

  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肚子饿得咕咕叫的紫鸢折下一段松树的枝干放在鼻尖,闭眼睛,淡雅的松香问使人忘记了饥饿,弥漫着松香的山间,醉的像灵魂随时会出窍一样。

  “啊!”紫鸢又惊叫了一声。

  三人被惊叫声从陶醉吓回到现实,龙岗问:“发生什么事了?”

  “快看那边有一个山洞,”顺着紫鸢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离紫竹河不远的地方的一侧山壁墙出现一个山洞口,比紫竹河地势略高,从官封鱼洞中流出的溪流汇入了紫竹河,真是“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老人在一旁静静说:“看来是到了,时间还来得及,官封鱼洞。”

  原来这个“官封鱼洞”,传说竟然是在每年的第一声春雷响过之后,就开始翻江倒海般涌出大量鱼群。

  据老人讲:“不知从什么年dai kai始,每年农历谷雨时节,春雷一响,官封鱼洞洞口的水就开始由清变黄进而变浊,一尾尾筷子长短,约一斤重、无鳞无甲、洁白如银的鱼群便会摇头摆尾竞相涌出洞口,鱼群一出现,很快,洞穴附近的河面沟溪就银流般闪闪烁烁。”

  “那时候我还很小,河河下,早已等候已久观鱼捞鱼的人群马鼎沸起来,哗声喧天,人们拿着舀子,提着篮子,系着口袋水水下地站着、挤着、叫着、嚷着哄喊着用舀子舀,用篮子捞,用手抓,用口袋堵……若是夜晚,便是一片火把熊熊燃,照得洞口河面一片通亮,数里可见。”

  侃哥听得半信半疑问:“有那么多鱼吗?老头子,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瓜娃子,我一把年纪能骗你,当初鱼洞出鱼出到**时,多到一舀子就能舀到三、五斤,官封鱼洞每年出鱼的时间最少两天,最长出七天七夜,少时能出二千多斤,多的年份有几万斤,而且每条鱼的鱼腹里都生有一颗鱼虱,这鱼虱呈乳白色,蚕豆大小,四肢俱全。初出鱼腹时还能在地爬动,山民们发现鱼虱是一味神药,可以治疗噎食病,就把鱼虱搜集起来,晾干后碾成细未泡入酒中,一旦得病,药到病除,十分灵验。”

  四人越听越觉得邪乎,本来一个石洞能往外冒鱼已经很神奇了,竟然还可以治病救人,确实难以置信,又掩盖不了好奇心想尽快瞧瞧这鱼的真面目。

  老李头继续走着说:“民间流传在古时代,炎帝神农氏为给百姓解除疾苦,在神农架搭架采药,结绳为梯遍尝百草,曾在距鱼洞不远处的黑龙洞斩了一条毒妖化成的孽龙,神农氏把龙骨肉碾碎化为鱼子,冬天放在地下河养育,春荒时节,成千万的鱼籽已长成成千万尾小鱼,小鱼游出洞来为百姓解荒。至于鱼虱,那是毒龙心肝碎片所化,神农氏让其以毒攻毒,为百姓治病。”

  龙子睛觉得不对问:“老人家,您说当初鱼洞出鱼最少两天,就是这两天吗?还有当初是什么意思?”

  老李头默不作声,带四人走到官封鱼洞的洞口,走进看清这官封鱼洞其实是一条流向紫竹河的地下暗河的出水口,洞口绿草杂生,水流清冷透亮。

  “鱼呢?”紫鸢细瞧着洞口出水口看。

  “没鱼了。”老李头说的倒是轻描淡写。

  “没了?”

  “令人遗憾,这“官封鱼洞”早已没有鱼了,从八十年代就再也没有出过鱼,已经完全成为传说了,我也有几十年没见过了,给你们说啊,即使这神秘的神农架,人类对生态的破坏也是非常的严重。生态环境好起来的话,鱼洞的鱼也许还会出现。”

  第八十二章 碎蛇

  眼见烤鱼无望,侃哥捂着饥肠辘辘问:“老头子,那你还骗我说有烤鱼吃。无弹窗..”

  老李头咧嘴一笑说:“没有那种无鳞无甲的鱼,倒是有其他的鱼可以吃,你们升好火,我去去就

  来。”老李头扔下背包,拿出一个比桌子大点的便携的渔只身进了官封鱼洞。

  紫鸢用石头围了圆圈,龙子睛和龙岗找了一些干柴放在石圈中升好了火,随后便听见老李头激动的笑声,“有鱼了,鱼回来了。”

  四人寻声望去,见老李头的渔中包着不少银白色的鱼,个头不大,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发光,激动的老李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鱼给洒了。

  “老人家,这就是你所说的官封鱼洞中的鱼吗?”

  “就是这样的,鱼洞中的鱼回来了,虽然数量有限,不过早晚有一天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多,你们几个真是太xing yn了,这回可有口福了。”

  老李头用树杆做了一个简易的烧烤架,把鱼杀洗干净串起来放在火上烤,老人又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包榨菜和方便面,侃哥则拿出了藏了好几包的火腿肠。

  银白色的鱼被火烤成了金hang se,早已口水流成河的侃哥迫不及待夺过一条放入嘴中,官封鱼洞中的无鳞无甲,鱼刺少也不大,而且肉质细腻,外焦里嫩,直接就可大快朵颐。

  四人仿佛像是饿了好多天没吃饭一样,连时刻都是高冷的龙岗此刻也顾不着形象的饿虎捕食,片刻间,烤鱼和其他食物便被扫荡一空。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真是人间哪得几回尝。”紫鸢喝了一大口水说。

  老李头开心的笑着说:“是吧,永生难忘的味道,只有这里吃的到哦。”

  “真希望以后还能再吃到。”

  “那等你们下次来我再带你们来吃,好不好。”

  “好,一为定。”

  饭后稍作休息,四人又随着老人顺着河道向前走去,时间已是中午,太阳毒辣的摧残万物,幸得紫竹河是是地下暗河,水冰凉透骨,使得整个神农谷也变得清凉。

  行走间,山路中间一块大石挡在路中间,老李头打算绕过巨石继续原路前进,等靠近大石时,龙子睛发现一个东西趴石块上,身体呈暗红色,就静静地趴在那,似乎不怕人,不逃也不动。

  胆大的侃哥折了根树枝去捅那东西,看看它是否死了,不想,这一捅可就捅出怪事来了,那条“蛇”被侃哥这么一捅,立刻变成了许多小虫子,看起来足足有好几百条,满满地爬在那石块上,可是,过了一会儿,这些小虫竟慢慢地合拢在一起,重新组成了一条蛇。

  此景也吓得侃哥后退几步,龙子睛也揉揉眼睛,迟迟不敢相信这一幕,正当好奇的几人想走进好好瞧瞧这奇特的“蛇”,只听到“叭”的一声响,吃了一惊的几人回头一看,更加惊惧了。一条长几十厘米的蛇掉在他们身边。

  此“蛇”外貌似鳝鱼,长约四十厘米,秤杆粗细,鳞片褐色,上有芝麻般大小的白点,被当地百姓唤着“干黄鳝”或“秤杆蛇”。

  在看那蛇竟然已经“摔断”了,分成了四五节,正在地下不断蠕动,更让人惊吓的事还是在后头呢!那些断成几截的蛇身,不断地扭动,拼命向一处靠拢,而蛇头也好像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几节断开的身体吸引过来,然后,就见那分成几截的蛇重新组合一番,居然又成为一条活灵活现的蛇,它是蛇,可又像虫,具有神奇的分解组合能力,分解后成虫,组合后又成为蛇,很可能是一种未被人们所认识的动物。

  而老李头却认得说“这种蛇叫“碎蛇”,此名是由它的身体容易碎断而得来。碎蛇身体特别脆,从树上掉下便会“粉身碎骨”,神奇之处在于它碎成几段后居然还能“破镜重圆”,在几分钟内奇迹般地将身体重新连接、凝结起来,“天衣无缝”地照常游动。”

  “我去!长见识了。”侃哥拿起树枝想这神奇的一幕。

  “不要动它!”老李头阻止了侃哥说:“这蛇有毒,d s是攻击大脑的神经d s,恐怕这树丛中还有不少碎蛇,我们还是走河边吧,虽然不好走但视野宽阔。”

  “不就是几条蛇吗,这有什么怕的。”侃哥不以为然地说。

  老李头瞧瞧四周劝说:“神农谷这一带栖息着太多的稀奇的毒物,接下来你在确定要不要绕路走。”

  只见老李头走到一颗茂密的树前,猛的抬起脚踹在树上,老李头踢完就跑向一边,不明真相的侃哥依旧在原地观望,霎时间,侃哥周围发出一连串“叭叭”的声响,原本栖息在树枝上的碎蛇受到震动全部摔落在地,断裂的碎蛇分解成成千上万的蠕虫,密密麻麻游走在侃哥脚边,这一次可把侃哥吓傻了,连爬带跳的逃出了碎蛇的包围圈。

  “如何,这次要不要绕路走?”老李头又问。

  神经兮兮的侃哥说:“这它大爷的还绕什么路,还是撤回去比较好。”

  老李头听侃哥话有漏也趋势说:“就是,这前面太危险了,我们看差不多就回去吧。”

  龙岗果断拒绝说:“不能退回去,还没走到地方呢。绝对不能退回去。”

  老李头也追问:“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到底想要去哪里?”

  侃哥也圆话说:“老人家,别激动,我们就是觉得新鲜罢了,就是想见见稀罕东西,在说了,我们付过您钱的,一万七啊,你不想要了。”

  老李头心里不愿舍弃这快到手钞票,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说:“一切都要听我指挥,如若不然,发生任何意外后果自负,但是该是我的钱还是我的。”

  “行,这些都不是事。”

  谈妥后,四人随着老人下到河道边小路走,躲开了巨石和碎蛇,随着河道还未走远,便看到一个人倒在了河边,半条腿还在紫竹河内,几人迅速赶到旁边查看。

  第八十三章 鸾英寨

  紫竹河旁,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脸朝下,全身湿漉漉的趴在河边,龙子睛看他像是早那个女人孟小芝身边的保镖,于是前将那人翻过来,欲要叫醒他。..

  侃哥前帮龙子睛把那人拖到岸边,才发现男子早已断气,可能是不小心落河溺死。

  侃哥问:“小龙王,你看他像不像早那保镖。”

  “肯定不会错,就是。”

  “那孟小芝是不是也下到神农谷来了?”

  “应该比我早了一步,恐怕她的目的应该是长生不老药。”

  “莫非小龙王你知道长生不老药?”

  龙子睛轻声细语像龙岗三人解释说:“我曾经看过古书中有一个地方据说有种神秘的草药可以炼制,有个深之裂谷中才能找到,而书中提到的深之裂谷就是神农谷,这种草药炼制好了可以制造出长生不老药也称复活丹,目前没有人说过见过这种草药,因为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紫鸢问:“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要怎么找?”

  “书中曾记载只有一人去过深之裂谷见过这种草药,还记不记得老李头说的春秋时期这里埋葬过一个楚国大王,此人就是楚国大王楚悼王,楚悼王明着在此建造陵墓,暗地里就是在寻找炼制长生药的草药,书中虽然没说是什么草药,但说是这种草虽然没有见过但第一次见就会认定就是神奇的草药。”

  龙岗提出疑点问:“照你这么说,楚悼王死了,肯定是没有找到长生药了。”

  “书中记载不全,鬼知道他找了什么?”

  这时,侃哥一脸愁容问:“那孟小芝是……”

  龙子睛听懂侃哥的意思回:“侃哥,这个女人心深似海,表面漂亮讨人喜欢,心机却隐藏的丝丝不漏,你来真的如那女的所说,你们还会再见面的。”

  被晾在一边的老李头问:“你们在偷偷商量么事,这人怕是没救了吧。”

  “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尸体该怎么处理您看着办吧。”

  老李头心急地说:“这要是传出去谷内死了人,还哪有人敢再来,这我不就断了财路了,反正这谷中来人少,干脆直接埋了算了。”

  四人一听不干了,“要埋您自己埋,我们可没工夫给你挖坑埋人,毁尸灭迹这趟浑水我们可不趟。”

  此计不行,老李头又心生一计说:“那就绑块石头沉河里,让河里那些毒物给解决了。”

  老里头拿出绳子将尸体绑在一块石头,可一个人搬不动男尸,想赶快赶路的侃哥拉着龙子睛帮着抬起男尸走到河边。

  “一,二,三。”二人使劲要将男尸扔入河中,岸边对sha ren毁尸司空见惯的龙岗挡住了紫鸢的眼睛,男尸就要脱手的那一刻,龙子睛发现男尸胸前的衣服一鼓一鼓的蠕动出一条碎蛇,男尸脱手扔进河中,碎蛇在那一刻一窜而出,直冲侃哥面门。

  &nbs

  p; 由于距离太近,侃哥根本无法躲闪,碎蛇张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毒牙,未咬住侃哥却被眼疾手快的龙子睛一把抓住,碎蛇被大力的龙子睛一把捏的粉碎,身体化作小蛇掉落,可蛇头却转过来咬中龙子睛的手腕,两颗毒牙深深嵌入身体,肆无忌惮的放出毒液。

  疼痛感立刻传遍龙子睛的每一处神经,强忍剧痛抓住蛇头甩入河中,乱了分寸的侃哥紧紧的抓着龙子睛手臂想阻止毒液的扩散,可惜没啥作用,碎蛇毒液开始随着血液流遍全身。

  紫鸢也忙着拿水清洗伤口,龙子睛觉得呼吸变得困难忙安慰众人说:“没事,没事,别紧张,不是什么大事,死不……”话还为说完,就头昏脑涨,四肢无力晕了过去。

  焦急的龙岗想起那些草药抓着老李头逼问:“老头子,赶紧想办法解毒,你说的解百毒的七叶一枝花呢?那些还阳草呢?赶紧给我找到救活他,否则我就让你给他陪葬。”

  老李头紧张的冒着汗说:“别冲动,碎蛇蛇毒没有那么快致死,这七叶一枝花哪有那么好找,再说这附近也没有啊。”

  龙岗掏出刀架在老李头脖子,“老头子,你敢骗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老李头抓着龙岗拿刀的手求道:“别,别杀我,你要杀了我,他就真的没命了,听我说,这附近真的没有解毒的草药,再往前行个几里地有一处废弃的鸾英寨,本来是打算今天晚歇脚的地方,那里没人管理,有数不尽的草药,就算没有七叶一枝花,也有其他可以解蛇毒的草药,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救人要紧啊。”

  龙岗放下刀,紫鸢背着龙子睛的背包和玉柄青铜剑,龙岗和侃哥来回背着龙子睛以的速度跑向鸾英寨。

  去鸾英寨的山路在河道的一侧蜿蜒向,曲折而湿滑,龙岗和侃哥集中精神盯着脚下,小心翼翼地奔跑前进,一路也看得出好几段都有人工雕琢过的痕迹,青石时时布漫青苔,并且年代久远。

  山路越越高,走到半山腰,一座石门挡住去路的时候,整个古寨的格局就能基本看得清清楚楚了,石门高约三、四米,宽一、两米,顶部呈半圆形,我和老林前后左右仔细看了半天,石门的里边,山腰突然凹进去了一些,就着这点凹处,两边各伸出石块砌成的墙,高处有三、四米高,断断续续蜿蜒有数百米。

  云深路绝无人处,总有佳景谁得知,后来才听到老李头说起鸾英寨的来历,说不远处有黑龙洞,洞附近的黑龙村,就是唐落草名将纪鸾英生长的地方,她占山为王以后,就是在这里修寨自卫,后来才到大九湖与反武则天的名将薛仁贵结为夫妻的,故名“鸾英寨”,不过现在鸾英寨也不过就剩几个破木草房,也就只够遮个雨,歇个脚罢了。

  龙岗背的龙子睛呼吸越来越急促,放在心前的翠螭纹玉佩中的灵素感到龙子睛的异样,“这是小龙人的心跳,怎么变的慢了许多,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随即出了玉佩查看情况。

  第八十四章 金杈石斛

  附于螭纹玉佩中灵素的灵魂感到龙子睛身体的异样,于是出了玉佩查看,惊恐万状间看到中了蛇毒的龙子睛,手臂伤口处肿胀出血,瞳孔散大,嘶哑的声音不知是在说什么,还是发出的疼痛声。全文字阅读..

  虚无缥缈的灵素抓着龙子睛的手一遍遍的叫着“小龙人!小龙人!”

  龙岗把龙子睛放在鸾英寨的一间木屋内,此时的龙子睛视线已经完全模糊,全身肌肉麻木疼痛,只能艰难着维持着呼吸。

  “草药呢?草药在哪里?快带我去找。”龙岗抓着老李头出了鸾英寨。

  侃哥安顿好龙子睛留下紫鸢照顾,自己也追去一同去寻找解毒草药。

  “老头子,七叶一枝花呢?在哪?”

  老李头吞吐回道:“没有七叶一枝花,现在这个季节就算真的找到了也不管用啊。”

  侃哥一听,也按捺不住愤怒的心情,“既然没有,那你把我带这来等死不成。”

  “我真的不骗两位好汉,真的没有七叶一枝花,就算我们当时原路返回去也来不及救你们兄弟,之所以来这里我也只是赌一把。”

  “难道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救小龙王?别卖关子,快说!”

  “我说,我说。”老李头指着鸾英寨的四面山壁说:“这里山壁长有一种救命仙草金杈石斛!”

  “金杈石斛?完全没有听过!”

  老李头解释说:“这金杈石斛与雪莲、人参、首乌、茯苓、肉苁蓉、灵芝、珍珠、冬虫夏草列为“中华九大仙草”,其中金杈石斛石斛位居“中华九大仙草”之首。”

  “可以救小龙王性命吗?”

  “金杈石斛长在人迹罕至的悬崖峭壁背阴处的石缝里,根不入土,终年饱受云雾雨露的滋润,受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又名“不死之草”,药效更是多的说不过来,完全可以解碎蛇蛇毒。”

  龙岗看到一丝希望,急问:“老人家,这附近哪座山丘有金杈石斛?快告诉我!”

  老李头迟疑几秒回:“这个……这东西越是珍贵它就越少,眼下也只能尽力找找看了,去那些山丘石壁处找希望会大一些,我认得这金杈石斛什么样子,我来带路。”

  三人出了鸾英寨寻找生长在峭壁的金杈石斛,留下紫鸢照看龙子睛,当然还有一直守在一旁的灵素。

  灵素拨拨昏迷不醒的龙子睛的头发呜咽着说:“小龙人,你可要挺过来,我还等着你给我讲大兔子和小兔子的故事,故事可不能讲一半,说话一定要算数,你可一定要醒过来,还有,你要是不想听我叫你小龙人,我就不叫了,只要你没事就好,我会说话算数的,拜托你了,醒过来啊。”灵素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他眼睛紧闭着,想竭力制止抽泣,可惜除了龙子睛,谁也看不到她的眼泪,谁也不懂她为何哭泣。

  紫鸢拿着湿水的毛巾擦拭着龙子睛发热的脸庞,扶着龙子睛喂他水喝,灵素在一边静静的听着紫鸢对龙子睛说:“子睛哥,在我心里,你就是个烂好人呢,从来不考虑自己,只在乎身边人的感受,愿意为我们奉献一切,包括生命,永远别人利益为主,别人肯定会笑你傻,你有没有听别人说过呢?可是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有你在,心中总是会怀揣希望,你是我们心中的支柱,所以啊,求你了,千万别倒下,就算这次是为了自己。”

  灵素伏在龙子睛耳边悄悄说:“你也是我唯一的希望。”

  龙岗跟着老李头细细寻觅附近的几处石壁,别说金杈石斛,光秃秃的石壁连根杂草的影都没有,天色渐暗,三人只好继续向山峰高处爬去,希望能在哪里发xian jin杈石斛或者其他解毒草药。

  一路也根本没有路,只有一大块一大块的乱石,为了不错过金杈石斛,三人只能靠近峭壁边走,以便能更好发现,路面十分不平整随时都可能掉进山谷里粉身碎骨。

  夜色渐浓,老李头发现与身体平行的峭壁生长着一株不大的草藤,便指给龙岗二人看,龙岗拿出手电筒照去,在一片悬崖峭壁,一株开着淡紫红色的金杈石斛坚毅这生长在这寸草不生的峭壁。

  侃哥拿出背包中的尼龙绳绑在龙岗腰,自己和老李头在崖边拉着绳子慢慢送龙岗下到悬崖去取金杈石斛。

  被送到金杈石斛边的龙岗毫不犹豫的拔下这株救命仙草,被拉回崖后便赶紧往山下的鸾英寨奔去。

  三人急匆匆的赶到山下,正要打算跑到鸾英寨时,远远发现紫鸢正在鸾英寨门口处等着三人回来,而距离鸾英寨地处较低的山脚下,一个两米多高,全身黑褐色的毛发,直立行走的怪物,脸看不太清楚,但确是让人惊悚的血红色,正不紧不慢的行走。

  老李头率先说:“神农架野人!”

  龙岗和侃哥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甚至都忘记了呼吸,虽然二人见过不少大粽子,但这类人类猿的怪物还是震惊了二人,三人离鸾英寨还有一段距离,龙岗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不知如何发展的一幕,更不敢呼叫紫鸢小心,万一紫鸢听到自己的声音再回复时吸引了野人,自己却来不及前搭救,唯恐龙子睛和紫鸢都要遭殃。

  紫鸢依旧在鸾英寨门前等待,野人就一步一个大脚印的与紫鸢擦肩而过,三人在远处看得是一清二楚,等到野人走过时,龙岗赶紧冲到寨门前一把搂住焦急等待的紫鸢。

  一头雾水的紫鸢也伸手抱着龙岗说:“发生什么事了?是没有找到解毒草药吗?”

  龙岗依旧紧紧抱着紫鸢说:“没事就好,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差一点就……刚才那一刻我心中害怕了,我害怕你出事,我怕没有你。”

  “岗岗,你这是在跟我表白吗?”

  “你就当作是一个恶作剧吧,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的恶作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