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73-78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七十三章 红头尸蜱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只见白粉婆嘴中不停的念着招魂咒,四人明显感觉到灵魂有一种被拉出的感觉。..

  “岗岗!”

  龙岗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来,在不动明王印的基础上,各指关节以下部分包于手掌之内,结成内狮子印,此印据说可自由操控**,得到自由支配自己及别人躯体的力量,“作为时代的旧物,你以为你还能掌控一切吗?我一定杀了你!”

  白粉婆娇声娇气地说:“我已经感觉到你的灵魂快被我拉了出来,你还能怎么办呢?乖乖听话才是好奴才!”

  “呸!”龙岗结着内狮子印念道:“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

  急急如律令!”

  龙岗此语一念,额头冒出虚汗,眼神间也满是疲惫,看来,此咒会给身体带来巨大负担,而龙子睛三人顿时间竟一身轻松,“你们现在觉得如何?”

  “比刚才舒服多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龙岗这是?”

  “这是六丁六甲护身咒,你们暂时不会受到招魂咒的影响,等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们都要保持镇静,千万不可乱来。”

  “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要阻止她吗,我自有了结她的方法,铭祖,打起精神来等下听我吩咐。”龙岗的喘气声变得越来越粗,脸色也有些发白。

  突然,龙岗双手垂下,直直站立在那里,一语不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紫鸢呼叫:“龙岗,你怎么了?”

  白粉婆一脸不解的说:“别喊了,他听不到了,他已经完完全全陷入我的招魂咒,本想招了你们四个人的魂,没想到只招了他一个,不过也不错,这个臭小子我还真看不惯,不过你们也看不到我是怎么折磨他的了。”白粉婆手一招,龙岗便一步步走了过去。

  “子睛哥,龙岗到底怎么了?”

  “没事,你身体还没恢复,听他的就好,不要轻举妄动。”

  龙岗就这样走上石阶到了白粉婆面前,白粉婆对着三人说:“看好了,奴才就要有个奴才样,等会儿你们就会和他一样。”手对着龙岗往下一甩,恶狠狠说:“跪下!”

  傀儡一样的龙岗听到命令,屈膝欲下跪,三人的心也快跳到嗓子眼,如同中了招魂咒般,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龙岗。

  白粉婆一脸傲娇的挺着那自认高贵的姿态,谁知中了招魂咒正要下跪的那一刻,挺身掏出腰间的g dao,大手一挥,划破了白粉婆的半个身躯。

  毫无防备的白粉婆重伤倒地,身上披的mei nren pi也被一刀划裂,场面别提有恐怖了,长长的一道口子血流如注,白粉婆惊恐地看着龙岗说:“你……你……”

  “我为什么中了你的招魂咒还可以反抗是吗?我就让你死的明白,对于你这种关在这里过去的怪物,还以为招魂咒有多厉害,破了你这种咒简直轻而易举,我不过是为了接近你逢场作戏,为的就是骗你这个老家伙。”

  白粉婆撕下披着的ren pi,狂妄着嘶吼:“不过区区一张ren pi我多的是,可你竟敢三番两次的伤我,我要让你们死无全尸,地下鬼们!”

  “铭祖,摇铃!”

  侃哥赶快晃动手中的三清铃,地下鬼们只敢在外围虚张声势,无一敢向前来。

  “区区一个三清铃能奈我何!”白粉婆我现在就要了你们的命。

  龙岗摆出不动明王印说:“我说过一定杀了你,谁让你伤害我最重要的人,自作自受,既然你不怕道教的法宝,那道教茅山杀鬼咒我看你怕不怕,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那白粉婆听得此咒,立即瘫倒在地,如同被千斤巨石压在身动弹不得,嘴中仍旧大喊:“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我要你们先给我陪葬!”没想到,白粉婆竟招了一只地下鬼的魂,指使地下鬼出其不意间咬中侃哥手中三清铃,钻入山洞岔路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清铃声一停,地下鬼变开始蠢蠢欲动,龙岗大叫:“不好!”提刀去解救三人。

  地下鬼们一拥而上,三人拼死奋战,将玉柄青铜剑留在了山下车中的龙子睛拿着侃哥包中的kan dao迎战,毕竟好虎不敌群狼,几个回合下来,体力也渐渐不足,龙子睛手中的刀被地下鬼打掉,双手抵挡时,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洞中,久久回荡不停。

  原来,侃哥将冢头村老人送与他的六四式sho qiang带在了身,也不知从何处搞来的子弹,一枪打死了一只地下鬼,其余也被吓得不轻,迟迟不敢进前。

  攻击被暂时得到停止,龙子睛拿起被打掉的kan dao说:“侃哥,这回可真要感谢你歪打正着把家伙都带上来了,不然早就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那是,早告诉你侃哥我会未卜先知的本事了,这回信了吧。”

  “刚夸你两句就,那你说我们怎么才能安全出去,我看你这把老式sho qiang也装不了几颗子弹吧,先知侃哥。”

  龙岗护着紫鸢打断二人说:“安静,你们听有什么声音往这边来了。”

  石洞中的各路岔道中传来“沙沙”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借着穿射进来的微弱阳光,爬来一群令无数刨薯着都毛骨悚然的东西:红头尸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眼见红头尸蜱的一瞬间四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先知侃哥,你看这可怎么办?”

  “如果老天爷能保佑我们出去,作为交换,我决定献出我先知的名号。”

  龙岗握紧飞刀说:“你那名号还是留着吧,准备拼死一战吧。”龙岗不禁咽了口唾沫。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四章 九十九具女尸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只是一眨眼的瞬间,石洞中已爬满密密麻麻的红头尸蜱,那场面让人无法描述,如果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这一幕,必定命丧当场。无弹窗..

  “侃哥,这些多红头尸蜱是打哪来的?进来时竟然没看见一只!”

  “估计是从那九十九具女尸身上滋生而来的,也许是闻到血气吸引过来。”

  语间,红头尸蜱已经是地毯式袭击,所到之处活物不留,地下鬼们也感到危机,放弃攻击四人个个急着逃跑,红头尸蜱已将个个出入口紧紧把守,无路可逃的地下鬼们被红头尸蜱爬满全身,撕破皮,饮其血,食其肉,血流成河,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四人作呕。

  本是让四人头疼到无法对抗的地下鬼被红头尸蜱轻松应付,地下鬼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群群的红头尸蜱转眼间就能将其啃得剩一副白骨,恐怕让四人更头疼的不是怎么逃出去,而是怎么才能死得没有痛苦吧。

  四人还没想到应对之法,所有的地下鬼就已被红头尸蜱全部处理的渣都不剩,眼下,那一只只鲜红的头正在打量着四人,龙岗正要动手,却被紫鸢一把制止。

  “龙岗,求求你,别伤害它们。”

  “紫鸢,你……”

  “我感觉得到,它们对我们没有恶意,她们在寻找杀害了她们的人。”

  “紫鸢妹子,你是不是被吓掉魂了,这可是吃人不眨眼的东西,你也能感觉到?”

  “我就是能感觉到,这是我们女人的第六感,这些红头尸蜱吃了被白粉婆害死的少女,少女尸体上的怨气被食,怨气留在红头尸蜱体内,就像一个容器,这些带着少女怨气的尸蜱前来寻仇,我能感觉到她们的冲天怨气,因果报应,这是白粉婆应得的。”

  龙子睛听紫鸢一说,心中思绪万千,对着面前的红头尸蜱曰:“众生多结冤,冤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打探完毕的红头尸蜱成群结队般向被杀鬼咒镇压的白粉婆爬去,紫鸢提醒说:“小心点,这是被你杀害的九十九名少女的f cho,你的报应来了。”

  被镇压在地的白粉婆歪头看见红头尸蜱向自己爬来,恐惧的摇头说:“不要过来,不要……”

  红头尸蜱毫不犹豫爬满无法反抗的白粉婆全身,龙岗捂上紫鸢的双眼,被咬破喉咙的白粉婆发不出一丝声音,任凭红头尸蜱疯狂乱咬,可怜也着实可恨。

  趁红头尸蜱了结白粉婆时,四人穿过来时的岔路来到洞口,紫鸢瞧见被扒掉ren pi杀害的九十九名女子的尸骨,心中一酸说:“她们是含怨而死,怨气不解,龙岗,求求你帮帮她们吧,我能感受到她们的痛苦,她们想这一切的到解脱。”

  “我也只能帮她们超度罢了。”随结内狮子印曰:“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

  急急超生。”龙岗念完双眼迷离,支撑不住身体,双腿仍吃力的硬撑着不倒。

  侃哥也着实奇怪身为摸金校尉之后怎么会对茅山术法运用如此自由,熟知副作用的侃哥扶着龙岗说:“这些咒语可是会给身体带来巨大负担,何况今天又施了那么多咒法,能撑住不倒就不错了,还是赶快下山为妙。”

  四人就这样相互硬撑着过了那条山路小道回到了神农顶,已是黄昏时分的神农顶早已无一人。

  经历了危机重重的一天,四人早已累瘫在地,抬头望向神农顶西方落日的余晖,周围是如此安静,静谧的让人忘记了疲惫,黄昏时分的神农顶就像是生命的隐语,它引导着四人去领悟人生那一份平静与淡泊。

  日暮的宁静如一束星光让人心灵寂寞而平和,黄昏不代表哀伤,它的光芒,它那柔和又充满希望的光芒,它以最美的景致结束了这一天。

  “我们要赶快下山了,鬼知道等下会在冒出什么东西,天快黑了,等天黑透下山会有危险,紫鸢,我来扶着龙岗,你拿着手电筒帮侃哥扶着背包走在前面,要抓紧时间下山。”龙子睛扶起龙岗朝山下赶去。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四人还未赶到茶林天便完全黑了下来,为了保证安全,下山速度也慢了下来,毕竟山路的一面是万丈深渊,四人就这样在紫鸢的前面带领下,跌跌撞撞下了神农顶坐上车子,由侃哥开车回到了流水山庄。

  四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房间,短暂的休息使龙岗缓过劲来,龙子睛买回来些饭菜,留给龙岗,紫鸢一份,一份回到房间和侃哥享用。

  用餐间,早已又饿又累的龙岗暂且放下了他那孤傲的脸,狼吞虎咽地展开扫荡,紫鸢在一旁静静的瞧着,看着此时如此平易近人的龙岗,才知道不过日常的简单小事近乎奢侈。

  “唉。”紫鸢对龙岗轻轻叫了声。

  “啊?”龙岗嘴里叼着菜一个问号脸看着紫鸢。

  “我……我有一件事想……想问你。”

  龙岗依旧大口吃着饭菜说:“问什么?”

  紫鸢吞吞吐吐地红着脸说:“那个,你……你今天在石洞中为……为什么要答应我替那些人度……度灵魂?明明身体……身体已经承受不了!”

  龙岗停下了筷子,咽下嘴里的饭菜平淡的看着紫鸢说:“如果我说是要赎罪,你信吗?”

  “赎罪?为什么要赎罪?”

  “紫鸢,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背负了血海深仇,而我又罪恶滔天,甚至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还会像现在这般态度对待我吗?”

  紫鸢一时不知所措,“为什么要这么说?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现在这样不是也很好吗,你回来了,我们又再次重聚,和最珍惜的人做着想做的事,这已经不再是奢求了!龙岗!”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五章 论情

  房间内,龙岗端起一杯清茶细细品味,不知是清茶苦,亦是心中苦,“我回来便是好吗?对于我来说只为达成目的,对被我利用的你们来说,只要是我便好吗?”

  紫鸢使劲点着头说:“嗯!嗯!龙岗最好了,在我心里最好了。全文字阅读..”

  “别只顾着安慰我,忘了你的子睛哥对你才是最好的,紫鸢,其实我做的根本比不上子睛,我无法守在你的身边,也为你做不了多少事情,而这些,子睛都为你做得到。”

  紫鸢感到龙岗对自己不在乎的样子,带着些气意说:“你又想甩掉我,把我推出你的身边是吧,如果有一天,你会走遍世上任何一个地方,不停的走,不停的赎罪,而我,永远在你的身边陪你一起。”

  龙岗将手中清茶一饮而尽说:“一个sha ren到如麻的我何德何能得到你如此回报,这样的我永远给不了你希望,更多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紫鸢在心中为自己鼓气说:“你想还吗?”

  “啊?”

  “我不要你只会对我说抱歉,也不要你再绕来绕去,我只要你别在拒我于千里之外,走近我,靠近我,拥着我,依着我,抱着我我要你好好地爱我,而我会用心和你依偎在一起,管它结果是什么,我不想去考虑,只要现在。”

  “紫鸢”龙岗努力平复心情,用手指点了下紫鸢的额头,紫鸢猛地张大双眼,“现在,你应该早点休息了。”说罢,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又一次被龙岗拒绝回应的紫鸢无奈收拾掉残羹剩饭,洗洗漱漱看着窗外不觉间已入睡。

  另一边,侃哥也吃饱喝足倒头就睡,吃撑了的龙子睛来到了房顶散步,这世界如此安静,如同白天的惊心动魄都是一场梦,安静的看着月光,安静的看着自己,不出所料,这时便会有一个不安静的她。

  “唉,小龙人,活着回来了。”灵素拍了龙子睛肩膀一下,“又一个人孤单赏月啊。”

  已习以为常的龙子睛的淡定说了一句:“哪是一个人,这不还有个活脱脱的小鬼吗,永远甩不掉的小鬼。”

  “甩不掉就对了,我也不想走。”

  “你还想赖上我啊,等哪天我就把玉佩还给它的主人,看你怎么办,哼哼!”

  “你又欺负我,我伤心了,我要哭了。”灵素擦着眼睛又偷偷撇了龙子睛一眼。

  龙子睛一见立刻哄着:“别哭啊!我最怕女孩哭了,我不惹你生气了好不好,我做鬼脸给你看。”

  紫鸢瞧着挤眉弄眼扮着鬼脸的龙子睛“嘿嘿”笑出声,“真是个傻呆子,竟然会想到对着一个鬼做鬼脸。”

  “你笑了,还是笑着好看。”

  楼顶,二人挨着扶着楼栏,抬头瞧着如梦似幻的月景,夜晚的月亮是戴着面纱的美人,明眸皓齿,明亮淡雅,上,仿佛身上披了一层银纱,黑色的云,深邃的让人害怕,难道它真的比传说中的嫦娥更漂亮吗?我不知道,可是曾经跌落的流星知道。

  因为月光的爱,那些个朦胧的影子,才渐渐明朗起来,静静的是山,高高的是树,平平的是田野,弯弯的是小径,曲曲的是小河,香香的是野花,那些深深浅浅的便是村庄了。

  在月亮上,一个淡淡的黑影仿佛在晃动,心想,一定是嫦娥抱着心爱的玉兔又在遥望人间了,她也许是感觉到月宫的广寒比起温暖而又热闹的人间,更加显得那么单调而又乏味吧。

  “小龙人,你在看月亮吗?”

  “在看啊!”

  “那你相信月亮上住着嫦娥吗?”

  “相信!”

  “你想都不想就说相信?”

  “这有什么,连你的存在都深信不疑,还有什么不敢相信。”

  灵素红着小脸着问:“那你觉得我漂亮还是嫦娥漂亮?”

  “你!”

  “你又不认真地想一下再回答。”

  龙子睛不假思索地回:“我又没见过嫦娥,当然是你漂亮。”

  “你就是这样想的啊。”

  “不,在我心里你最漂亮。”

  灵素心中开心极了,又追问:“那我和紫鸢比呢?谁漂亮!”

  “还是你!”

  “为什么?”

  “因为在有的人那里紫鸢已经是最漂亮,在我这里,你才是最漂亮的。”

  “这些话你对别的女孩说过吗?”

  “只有你!这样你心中可还欢喜?”

  灵素害羞的望着龙子睛轻声说:“欢喜,没想到整日苦瓜脸的你还会逗女孩子开心。”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二人喜欢上了今晚的夜,迟迟不想回归梦乡,龙子睛注视在皎洁的月色下,身边宛若虚幻的灵素几朵灰白色的云绕在她身边,宛如仙女在翩翩起舞,素雅中更有了一些妩媚和神秘,灵素闪着两颗大眼睛问:“龙子睛,你白天说要答应我一件事没忘吧。”

  “当然,我龙子睛一诺千金,说到做到,说吧,什么事?只要你开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用不着你去死,我要你给我讲故事,只要我什么时候想听,你就要讲给我听,做不做的到?”

  龙子睛眉头紧皱着说:“你还是让我去死吧!”

  “什吗?讲故事是有多为难你了,说好的一诺千金这么快就打自己脸。”

  “哈哈,骗你的,想听吗?”

  “幼稚,想听。”

  从前,森林里有两只兔子,有一天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吃饭,小兔子捧着饭碗,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

  “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咋吧咋吧嘴,“我每吃一口饭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我的饭又香又甜,哪怕是我最不喜欢的卷心菜。”

  大兔子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继续吃饭。

  大兔子和小兔子一起散步,小兔子一蹦一跳,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

  “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踮起脚尖,“我每走

  一步路都要想你一遍,所以,再长的路走起来都轻轻松松,哪怕路上满是泥泞。”

  大兔子不说话,只是慢悠悠地继续走路。

  大兔子和小兔子坐在一起看月亮,小兔子托着下巴,对大兔子说:“想你。”

  第七十六章 变脸的女人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

  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歪着脑袋,“我每看一眼月亮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月亮看去那么美,哪怕乌云遮挡了它的光芒。”

  大兔子不说话,只是抬起头继续看月亮。

  大兔子和小兔子该睡觉了,小兔子盖好被子,对大兔子说:“想你。”

  “我不就在你身边吗。”大兔子说。

  “可我还是想你。”小兔子闭眼睛,“我每做一个梦都要想你一遍,所以,每个梦都是那么温暖,哪怕梦里出现妖怪我都不会害怕。”

  大兔子不说话,躺到床,小兔子睡着了,大兔子轻轻亲吻小兔子的额头。“每天每天,每分每秒,我都在想你,悄悄地想你。”

  灵素捧着脸静静看着一脸认真的龙子睛,“哇,好可爱又有爱的两只兔子,还有它们的故事吗?我还要听。”

  龙子睛提手点了下灵素的额头,“下次吧,夜深了,这次就先讲这么多,下次再讲给你听,好不好?”

  灵素看龙子睛面露疲惫,撒娇似的回:“那好吧,下次我想听的时候一定还要讲给我听。”

  “遵旨!夜凉,快回玉佩去,我会一直带在身。”

  “你也是,早点休息,晚安!”灵素消失在眼前,龙子睛也回到房间睡下。

  一大清早,休息一夜的四人再次满血复活,本想在吃完早饭后向人打听有没有本地人的向导,不料的是,昨天见到的那个女人这时也出现,坐在四人旁边的桌子用早餐,身边的大汉保镖远远站在一边,身边只留了一个比龙子睛稍大年纪的男子。

  龙子睛只是撇了一眼,两眼便迟迟不离,不过并不是被这个女人的冷艳高贵所吸引,而是她的那张与昨日隐约不同的脸庞,以为是错觉的龙子睛说:“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女人的脸与昨日有什么不同?”

  侃哥面露一张花痴脸,嘿嘿说:“没啥呀,我咋看咋好看,还是那么迷人,xing gan。”

  紫鸢脸写满嫌弃,“我大侃哥花痴病又犯了,这个花心萝卜头。”

  “龙岗,你有没有觉得有些许不同?”

  “你也察觉到了吗?”龙岗边吃边说。

  “你也认为是吗,这个女人的脸似乎比昨日苍老许多,虽然只有一点点,不过还是不太符合常理,正常人在二十七八的岁数不会一夜之间就好像到了四十岁一样。”

  “确实如此,莫非她也是来寻找长生不老的丹药,根据你听到的情报,十有**没错。”

  已经被迷的神魂颠倒的侃哥却说“你们两个是没见过女人吗?哪里看着有四十,明明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mei n。”

  一旁紫鸢正在喝粥,一听此话,满嘴的粥差点没喷出来,回:“侃哥啊,你口味也是够重,不是我打击你,我看她年纪当你妈都不成问题,别被人家的姿色冲昏了头啊。”

  “就是,侃哥,我觉得这个女人绝对不是表面的简单,其中定有缘由。”

  侃哥听不惯了说:“小龙王,你除了紫鸢你还看过哪个女人,侃哥我追过的女孩比你见过的都多,瞧好吧。”

  此话一出,龙子睛三人着实尴尬了一把,只是一语不发,低头吃饭,而侃哥竟然转身和那个女人做了一桌。

  对于侃哥的不打自来,那女人没多少惊讶,反而先开口说“方才瞧见你们偷看了许久,可是在背后偷偷的议论我?”

  侃哥面带微笑说:“我们可不是在偷看,谁让姑娘你生的这般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让人忍不住多瞧两眼。”

  与她身边同坐的男子显然面露不爽,怒道:“混什么?我看你找死。”挽起手袖欲打侃哥。

  龙子睛一看,与紫鸢提身要站起,龙岗抓住二人的手示意不要冲动。

  “住手,没你插手的权利!”谁知mei n一声怒斥,那男人不敢有一丝反抗乖乖坐好,默不作声。

  转眼那女人又面露喜色,巧笑倩兮,美目眇兮问:“这位小哥你看我像多少岁啊?”

  “这个怎么说呢?青春永驻!”侃哥还真认真想着略带挑逗地说:“不如说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更贴切。”

  那女人被侃哥三两句甜蜜语哄得甚是欣慰,面露有点做作的娇羞,身体却是按耐不住的狂喜,不知是不是龙子睛是不是太不懂女人,看着那女人的笑容姿态,不觉倾城倾国,却觉和蔼可亲。

  侃哥又赶紧追问:“敢问mei n姓甚名谁,芳龄几何?”

  “孟小芝,至于年龄吗?女人的年龄是不能随便暴露的。”

  一旁,紫鸢脱口一句:“好有年代感的名字。”

  在一旁心中不爽的男人拿出手表对孟了几句话,孟:“抱歉,有急事要走了,多谢你的夸奖了,下次见。”起身便与几个穿着与当地人一样的保镖离去。

  “下次见。”心中大悦的侃哥说:“听到没有,她和我说下次见,看到没,小龙王,多和侃哥我学着点,嘴巴要甜点,天天绷着你那张苦瓜脸谁愿意和你接触认识。”

  “人家说和你下次见,有说什么时候见,在哪见吗?你连人家联系方式都没有,你去见谁去呀,人家对你根本没意思,我看她就是喜欢别人夸她年轻漂亮,而且她身边那个男人的表现来看,她与那个女人的关系绝对不差,侃哥,你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侃哥心中顿时一万吨暴击,“赖蛤蟆?扎心了小龙王,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就这么低吗?”

  紫鸢也顺便泼冷水说:“在我这里的确是这样。”

  侃哥心中又被无情插了一刀,捂着心脏说:“紫鸢妹子,好歹我为你的事也是费心费力,你居然如此打击我。”

  龙子睛憨笑着说:“好了侃哥,小弟我一定好好跟你学,该办正事了,我们是来找向导的,不是来看你把妹子,你就歇停会吧,我还等着看你斗大粽子的勃发英姿呢。”

  第七十七章 神农谷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还是小龙王对我好,侃哥记心里了。无弹窗..”不过侃哥似乎依旧没能停止跳动的心。

  龙岗招手让老板过来,问:“老板,这附近有什么当地人是当向导的吗?”

  “有啊,附近的青峰村中确实有几个人家专门负责当向导营生,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

  四人吃罢,带上刨薯齐全家伙开车来到距离木鱼镇不远的青峰村,一个朴实清雅的山村,与木鱼镇相邻,耕地资源稀缺,几个村民小组,几十户人家,全村经济以种养业和劳务经济为支撑。

  四人进了村子,村子和卧龙谷虽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却都是古朴又温馨,龙子睛问一村民谁家是向导,村民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院子说:“老李头就是。”

  来到院子,院中只有一个老人正在劈柴,定是村民所说的老李头了,老人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条的鱼干,劈柴的架势和力度与瘦弱的身体不成正比,晒得干黑的脸,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皮肤皱巴巴的,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眼神流露出如大山般的坚毅。

  侃哥远看着老李头问:“这年纪也太大了,少说也有六十了吧,这身板能行吗?”

  “龙岗,你认为呢?”

  “看他样子并不觉得年老体迈,更像是身强力壮,年纪越大,见识的知道的也就越多,我们也可以获得更多的情报,再看此人明明在劈柴,眼睛止不住的向我们瞟开来,但人却无动于衷,又觉得心中精明,暗怀鬼胎,就是他了,接下来就说服他当我们的向导。”

  龙子睛不免对龙岗投去惊讶的目光,只是看了几眼边将老李头看透七分,实在是让人佩服的敏锐力无洞察力。

  四人走进院子,老李头依旧没停下手中的斧头,紫鸢在一旁问:“老人家你好啊,我们来想请你帮个忙。”

  “么斯(什么)?帮忙?”老人停下手中的斧头。“帮么斯?”

  当老人停下手中的工作,才看出老人这两个肩膀挺怪,人非常老迈了,肩膀却依然很强健,脖子也依然很壮实,手心上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紫鸢接着说:“听人说您还是名向导,我们想让您带我们去神农架林区里探个险,我们付你钱,一趟五千行不行?”

  五千对于这里当向导的人已经是天价,更何况只是一两天,老李头仍旧有些犹豫,“这个么……你们莫要斗盒子(几个人串通),毛痞(耍赖)。”

  紫鸢扭头问:“啥意思?”

  龙岗和龙子睛面面相觑,侃哥冷淡着说:“说我们合伙骗他呢。”

  紫鸢连连摆手说:“老人家,我们没有骗你,是真的,不行的话可以付你一半。”

  老李头不

  为所动,依旧拒绝说:“条子不中神(身子不行了),掉得大(吃亏)。”

  侃哥悄声问:“这个老头要干啥,明明身子骨扎实,五千都还不愿意。”

  龙子睛说:“是不是真是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不是,”龙岗打断说:“他是看我们出手大方,假装拒绝使我们加钱罢了。”

  “那要怎么办?”

  “给他说再加二千,不行就走。”

  侃哥对老李头说说:“再给您加二千,不干我们再找别人。”

  “干,干!”老人听到再加二千立马改口同意,“不知道你们要去哪里?”

  龙子睛说:“从神农谷沿着紫竹河道一直往西南方,直到我们到达目的地。”

  “从紫竹河一直往西南方行,那是……”老人突然面露惧色,摆手拒绝说:“不……不……能去,那里不能去,那里荒芜人烟,猛兽遍地,是禁止人入内的,不行的,太危险了,可不能去。”

  “那里到底有什么,请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

  老人仍在惊恐中,“去不得,那里么斯都有,去了就出不来了。”

  一旁的龙岗实在是不耐烦了,大声说:“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事情结束再付你一万,如何?”

  老人一听,“一万七啊,说好了,我带你们去。”

  侃哥见此一脸茫然,“好嘛,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敢情不是你们掏钱啊。”

  等老李头镇静下来,龙子睛问:“老人家,那紫竹河西南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老人长吸一口气说:“那里环境太过于劣,而且越往西南走越危险,我也是听更长一辈的人听过,说哪里春秋时便葬着一个楚国大王,传说有神灵守护,那里凡人是不可以冒犯的,你们要去那里做么斯?”

  龙子睛决定先暂时隐瞒老李头说:“老人家,我们只是去游玩探个险而已,一路上你就帮我们带带路,多给我讲讲这神农区的老故事就行,我们就是长长见识罢了,有危险我们就回来,钱还照给,怎么样?”

  “那这敢情好,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我也好准备。”

  “越快越好,早去早回嘛。”

  “行行行,”老李头瞬间来了劲,拿着侃哥预付的五千块钱提着斧头进了屋,笑着说:“来大生意喽。”

  十几分钟后,老李头换了身干净利落的衣服,身上背着一个登山包,鼓鼓囊囊的包里装满了东西,毕竟人家也是专门做向导的,还是蛮专业的,看着老李头这样年龄的劲头,更是让人自愧不如。

  “你们是开车来的?”

  “哦,是的。”

  老李头也是高兴,“那就方便多了,我知道村子附近哪里有小路可以快速到达神农谷下的紫竹河流域,听我指挥开车就行。”老人把东西放进后背箱,紫鸢开车,老人在副驾驶指挥方向,龙子睛三个人和行李挤在后面。

  神农谷位于神农顶西侧,因远眺深谷风景奇秀而称之为“风景垭”,车子开到了青峰村外与神农谷连接着的一处荒芜人烟的山谷处,五人下车,身临神农谷口,放眼望去,神秘幽深,云雾蒸腾,气象万千。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八章 紫竹河

  神农谷与神农顶遥相呼应,一高一低,这是地壳运动的杰作,突起形成高山峻岭,岭间的豁口成为谷。最新章节阅读..峻岭高耸九霄云端,谷临万丈深渊。

  此时天气阴沉,谷内云雾缭绕弥漫,异常神秘,给人以下到谷底一探究竟的冲动,站在谷口极目四望,但见山岳起伏,万仞林立,怪石嶙峋,似柱似笋,景色颇为壮观。

  老李头指着谷边说:“这就是下谷的路,比起神农谷步游栈道,这里要快捷的多。”但看这下谷之路,宛如一条巨龙盘旋在绝壁峻岭之间,九曲回环,蜿蜒山谷,连绵不绝。

  老李头又催促几人说:“赶紧收拾好东西下谷,要在天黑前赶到鸾英寨,否则只能冒着生命危险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

  车子无法前行,侃哥将其开到了一个隐秘的山丛中,四人准备妥当,背各自刨薯的行囊,龙子睛拿出一条被布包裹的东西背在了身。

  “子睛哥,你这是什么东西?”

  “小龙王,这不会是?”

  龙子睛嘿嘿一笑说:“没错,就是盘龙山的玉柄青铜剑。”

  又背起厚厚背包的侃哥说:“你倒是不嫌沉啊,要不帮我分担点。”

  龙子睛摇摇头开玩笑说:“不要,这样刚刚好,否则就会变成压死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唉,”紫鸢喊:“在磨叽就丢下你们了。”紫鸢和龙岗已经跟着老李头开始下谷,龙子睛二人也迅速跟了去。

  谷内岩石间冷杉箭竹苍翠,岩石缝顽强钻出的野草或曲或直,以及临风摇曳的乔木,给这幽深的峡谷和谷中裸露的岩石以无限生机。

  不过,这些草木肆无忌惮的疯狂生长,原本的一条山间小道也被无情掩埋,走在最前方的的老李头拿着一把短镰刀开路,侃哥见此,也提着他的宝贝kan dao和老李头前方开路。

  越往谷下走,空气越凉爽,凉凉山风扑面而来,不自禁就是一个寒战,山顶山脚气温两重天,真正应了“山脚盛夏山顶春,山麓艳秋山顶冰”这句话。

  虽然砍掉挡路的杂草浪费了一段时间,但比起走栈道还是省了不少时间,还未到谷底,紫竹河的湍湍溪流声已响彻耳边。

  没用多久,一行人便顺着山间的小路下到了神农谷,谷内气象万千,云缭雾绕,置身其中,欲神欲仙,好不自在。举眼望去,峻岭峙立,沟壑深遂,怪石林立。

  环谷一周,幽深而阴密,深不可测。谷底突兀耸起的一丛丛石柱,粗细各异,高低参差,若擎天玉柱若南天一柱,柱怪石嶙峋,奇松缠身,又似蓬莱仙境抬头观云,谷中气象瞬息万变,云缭雾绕更为奇谷怪石增添了无穷韵味,也让人有点胆怯。

  老李头指着南面说:“好了,我们已经下到谷底,往南走不到四百米就可以到达紫竹河,然后我们就顺着紫竹河道往西南方走,争取天黑之前赶到鸾英寨落脚。”

  紫鸢小心问老李头:“这里有没有什么野兽出没?或是什么其他虫子蜥蜴的?”

  老李头一脸认真说:“这位姑娘可算是问对了,这里本就是禁止进入,碰到个什么猛兽倒不是大事,最好祈祷不要遇野人才好。”

  “野人!”四人也无法掩饰面露的惧色。

  龙子睛问:“老人家,这谷中真有野人存在?你见过吗?”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老人说完便招呼四人跟。

  一头雾水加汗水的侃哥发牢骚道:“这个老头子神神叨叨在卖什么关子?倒是给个准话啊。”

  “别满腹牢骚了侃哥,像回头也来不及了。”

  “谁说我玩笑!侃哥我怕过什么,阎王见了也不敢收,何况它小小一个野人了。”

  “听你这么说,是不是准备好好收拾一番野人了。”

  侃哥咳嗽了两声说:“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还是能别碰见就别碰见,误伤了大家可不好。”

  紫鸢在一旁听不过去了说:“你们两个侃完了没有,真是够了,侃完就赶紧赶路,”

  在轻车熟路的老李头带领下,四人走到紫竹河流域,紫竹河自山中而来,是一条没有过多标注和注解的河流,因此而显出一种单纯的、质朴的、天然的美,恰如山区不加装饰的女子。

  紫竹河宽约四米,水位不深,深处也只能淹没膝盖,水中清澈见底,满是被水流冲的表面光滑的石头,顺着河道留下,当你接近紫竹河时,周围是如此安静,这河像一根银线似地蜿蜒流去,它闪闪发亮,就像蛇鳞一般,盈盈一水,柔情依依,清波碧浪,婉转萦回。

  老李头解释说:“这就是紫竹河,紫竹河水冰凉透骨,会散出像雾一样的冷气。”

  听老李头这么一说,四人顿时感到空气都变得稀薄阴冷,靠近河流便会被它散发的冷气逼得喘不过气,钻进了血管,透进了骨髓。

  几人向岸边移动,龙岗问:“老人家,这紫竹河如此之凉,是起源于地下河道,还是山顶融化的冰水汇集在此的?”

  老人摇头说:“不知道,这谷中我也来来回回多少次了,从来没见到过紫竹河的源头,也从来没想过说非不成,赶紧赶路吧,我们要往游走,既然是收了钱给你们当向导,这一路我就给你们好好讲讲这神农谷中的好宝贝,也不能你们枉来一场,恐怕也没有会在找我这个糟老头子当向导了。”

  侃哥在一旁瞧瞧说:“小龙王,这老家伙还真把我们当成来游山玩水来了,还有这么贪财,谁还会找他当向导。”

  老李头带领四人向游走去,正值春夏交替,河道旁的成片无名,红橙黄绿青蓝紫应有尽有,毕竟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行路间便开始了对自己故乡那种无比自豪的炫耀之情说:“神农架是以神农氏尝百草而得名,这里中草药储量十分惊人,比如这路边你随便拔起一颗小草校花可能就是名贵植物,最富有 qi色彩的便是“四个一”,三十六还阳,七十二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