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67-72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六十七章 黑面山魈

  “可以,在缸底部铺的石灰、木炭等,吸收了法体内的水分,把缸密封起来,也让死去的“法体”不再接触空气、水分等,让法体有了“不腐”的可能,方法看似简单,但能否肉身不腐还需看个人修行,能否修成金刚不坏之身。最新章节阅读..”

  “还以为这石缸真有死而复生的神奇功效,结果就是变成干尸,还自身修行。”侃哥一脸的大失所望。

  “侃哥,你以为修成肉身菩萨多简单吗?这些都是得道的高人。”

  这时侃哥悄悄问了一句:“我看这东西黑市里可要值不少钱的,不如”

  龙子睛和龙岗面面相觑,似乎并不打算打扰缸中真人的法体,龙子睛说:“这不太好吧,也不知缸中真人是谁,既然能在这三清观下修行,我们已打扰到他的清修,还要动他的法体,不怕遭到报应啊!”

  “就是,就是!”紫鸢也阻止侃哥说:“这里好阴深,我们还是出去吧。”

  “报应!”侃哥讥笑道:“干我们这行还怕什么报应,来这一趟啥没找到,还差点把命留下,就这样空手回去,不是侃哥我的作风。”

  “你想带走可以,不过带走前我建议你先看看石缸让的刻字。”龙岗在石缸一侧冷不丁地说。

  三人一听此话,走到缸上刻字的地方,见缸上刻到:“三君到此儿多年,龟自辛勤蛇未眠。坚守天顶无日夜,迎来送往态悠然。

  龙子睛和侃哥一看便立刻跪下,连连道歉:“真人莫怪,我等不知天高地厚,无意冒犯,还请真人莫怪罪。”话罢,连磕三个响头,一同将蛇龟石盖重新盖好退出了暗室,将暗室洞口用杂草石块掩盖严实。

  四人一道退出老君观,发现道观外的石阵迷宫也已解开,只剩下来时所见的光秃秃的石柱,往回退时,一个黑影从石柱上窜下来,一把抓下了龙子睛的背包又一溜烟窜上了石柱,四人忙抬头看,一个暗灰色的东西手提着背包正悠闲的坐在石柱上。

  龙岗指着那个灰东西说:“黑面山魈,一种狒狒,我以前遇到过这种东西,有攻击性!”

  那黑面山魈也叫鬼狒,,身高约有一米不到,面部呈黑色,身体呈暗灰色,腹部浅色,眼前这只黑面山魈为雄性,雄性下唇为红色,下巴长有白色胡须,性格暴躁,凶猛好斗,能与中型的猛兽搏斗,牙齿长而尖锐,爪子也锋利,而且臂力也挺大,是普通g ren的三倍左右,对各种敌害均具有威胁性,山民流传一句话:宁遇豺狼不遇山魈。

  龙子睛一见背包被黑面山魈抢走着急夺回,“不能让它拿走包,里面有羊皮龙脉图和龙囊传。”

  “我去!小龙王,你把全部身家都给放里面啦。”侃哥和龙子睛试图爬上石柱,无奈石柱太高太陡,那黑面山魈一见二人欲往上爬,“吼”的一声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和爪子展露出来。

  黑面山魈面露凶光,二人见状不敢贸然动手,龙岗和紫鸢见状,不约而同的射出飞刀,二人飞刀都向黑面山魈的手中射去,不料紫鸢的飞刀撞落龙岗的飞刀,自己也偏离轨道打中石柱落下。

  紫鸢怀着求饶的眼神看着一语不发的龙岗,侃哥在一旁打趣道:“到底是出自一家,默契度爆表啊!”

  黑面山魈看情形不对,抓着背包就跑,龙子睛急着喊:“别说风凉话了,赶快抢回来!”

  四人跟着黑面山魈在石柱乱跑一通,似乎在把四人像猴子一样耍,四人在石柱间行动不便,视线受阻,而黑面山魈倒是身手敏捷,对地形了如指掌,轻轻松松甩掉四人。

  很快四人便在石柱中跟丢了黑面山魈,四人无奈地望着耸高的石柱,龙子睛无望的打了石柱一拳,“可恶!”

  “看样子你又需要我出马了。”

  龙子睛一瞧是灵素,喜笑颜开,“灵素,这次是我求你,多谢你帮忙了,你快帮我看那黑面山魈往何处去了。”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帮帮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快说,什么事都依你。”

  紫鸢发现自自语的龙子睛问:“子睛哥,你在和谁说话?”

  “哦,没事,我在想办法找黑面山魈。”

  “唉,小龙人,我又感受到你的心跳加快了,这会赖不掉了吧。”

  “我这是解释紧张的,快说什么事?”

  “我还没想好,等想好在告诉你,还有,我只能给你指挥方向,黑面山魈要你们亲自捕捉,我除了能触碰你,对于其他就是一个透明人。”灵素腾到空中在石柱中寻找黑面山魈。

  灵素没在石柱周围找到,在石柱外的南方看到一个快速移动的东西扬起一道尘土,灵素飘在空中指着说:“南面,黑面山魈已经出了石柱向南面的树林跑去。”

  龙子睛对三个说:“黑面山魈在南面,向南面追,快点!”

  “小龙王,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问了,先追上去看看。”

  在灵素的指挥下,四人跑出石柱,果然黑面山魈向魔天岭的南方逃去,四人也不管身处何地,撒腿就追,一直往南追到一片浓密的树林中。

  黑面山魈消失在密密的树丛中,四人仰头寻找躲在树丛中的黑面山魈,紫鸢率先找到指着树丛说:“在那!”

  侃哥也指着说:“我看到了,在左边的树丛上。”

  “哪是?”紫鸢指着右面说:“明明在右面!”

  龙岗发现端倪说:“别争了!我们已经闯入了黑面山魈的巢穴。”

  原来,黑面山魈是群居生活,四人所在的这片树林正是它们的家园,它们似乎并不喜欢别人来打扰,一只只在树丛中跳来跳去,嘴中一直发着怒吼。

  龙岗张开双手护着紫鸢说:“千万小心,黑面山魈可是会吃人肉的,要赶快找到背包退出去。”

  侃哥无所畏惧的说:“哎呦,我去!抢了别人东西还有这么拽的,,是要我跟它们讲道理还是逼我大开杀戒呢?”

  第六十八章 ren pi龙脉图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树林中,龙子睛四人被树丛上的几十只黑面山魈困住,听到侃哥一番话,龙子睛吐槽道“你要怎么跟这些畜生讲道理?磕头认错?”

  “要吗杀得它断子绝孙,要吗让这些畜生乖乖把背包送下来,我还可以饶它们一条生路。..”

  紫鸢在一旁拆台说:“厉害了,我的侃哥。”

  龙岗也在一旁拆台说:“首先它们不会听你的,还有,黑面山魈性格暴躁,凶猛好斗,发起怒来,连豹子这样的中型猛兽都是口中之物,我说实话,我们根本不是这些黑面山魈的对手,还是赶紧找到背包在哪里尽快逃出去才是上策。”

  龙子睛对空中的灵素使一个眼神,灵素便飘荡在树林半空寻找背包,找到背包后,灵素停留在半空为龙子睛指明方向。

  收到讯息的龙子睛立刻为龙岗指明方向,“背包在那里的黑面山魈手中。”

  龙岗确定拿着背包的黑面山魈方向,挥手一刀,飞刀脱手而出直直飞去,不偏不倚打中黑面山魈的手臂,背包从黑面山魈手中脱手掉落,龙子睛跑去接住了背包。

  被飞刀射中黑面山魈大叫一声,树丛中几十只的黑面山魈立刻bao dong,随着树丛中一只黑面山魈的怒吼,几十只黑面山魈蜂蛹而下向四人扑来。

  龙岗见此忙说:“赶快逃!”又转身拉着紫鸢指着树上那只吼叫的黑面山魈说:“看准那只黑面山魈,你我各出两把飞刀把他打下来。”

  地面上,黑面山魈疯狂的向四人冲来,说时迟,那时快,龙岗和紫鸢挥手而出的四把飞刀向那只吼叫的黑面山魈袭来,四人也拉扯着继续向南面逃去。

  四人夺路而逃,龙岗又连出几把飞刀打死靠前的几只黑面山魈,而那四把飞刀全部命中站在树丛上只顾吼叫的黑面山魈,只见那只黑面山魈停止了叫声,从高高的树上摔下,就算刀子没刺死也摔死了,而本来追赶四人的黑面山魈也自乱阵脚,乱成了一锅粥,四人趁机逃出生天。

  四人顾不上方向,随着山路一路向上狂奔,跑了许久累倒在地喘口气,灵素也因为螭纹玉佩的牵引随着龙子睛奔来跑去,累得再也飞不起来,紫鸢好奇地问:“龙岗,你让我和一起杀死的那只黑面山魈是头领吗?”

  “没错,黑面山魈的智商也相当高,是最聪明的灵长类动物之一,领导族群的头领更是勇猛好战,黑面山魈间的交流主要通过声音,同类之间经常发出咕哝声和尖叫声,这是黑面山魈最重要的交流方式,也可通过头领发出的声音来完成捕猎,我们攻击的就是山魈头领,只要阻止它向同伴发号施令,就可以找到空档时间逃走。”

  休息间,龙子睛打开背包拿出《龙囊传》和羊皮龙脉图查看是否有损伤,只见龙子睛小心翼翼拿出《龙囊传》,在这中空旷明亮的地

  方,龙岗三人才真真正正见到龙子睛家族视此书为生命的真容。

  《龙囊传》一书是写在丝织品上,这种书称为帛书,把这种写了字的帛卷成筒形,有轴可以舒展,每一筒就叫“卷”,明胡应麟说:“凡书,唐以前皆为卷轴,盖今世所谓一卷即古之一轴,”书每五卷或十卷放在一起,用一块帙(布或帛)盖上,这五卷或十卷书就为“帙”。

  帛书至晚在春秋战国时代,帛已经泛指所有的丝织物。当时,帛的用途相当广泛,其字的材料,常常“竹帛“并举,并且帛是其中贵重的一种。至迟汉代古籍上已有“帛书“一词,如《汉书·苏武传》载:“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

  龙子睛手中这一本《龙囊传》也堪称 shi之宝,是春秋战国时期一本完整帛书,书中其内容丰富庞杂,不仅载录了流传的神话传说和风俗,天象、灾变、四时运转和月令禁忌,而且还包含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天人感应等方面的思想。

  查看完《龙囊传》,龙子睛拿出背包中一个小拉链锁住的小兜中的羊皮龙脉图,羊皮龙脉图刚拿出来就被紫鸢拿走说:“这就是记载隐藏了八荒龙脉的龙脉图吗?地图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呢。”

  “你当然看不懂了,这画的是五胡十六国当时的景象,别弄坏了,赶快还给我。”龙子睛急着想要从紫鸢手中拿回来,又怕扯坏龙脉图。

  龙岗问:“龙子睛,你确定这是在盘龙山找到的羊皮龙脉图吗?有没有人接触过这张羊皮龙脉图”

  “没有,就是金角铜棺中的羊皮龙脉图,确定一定肯定是!”

  “我看这羊皮龙脉图不对啊!”

  “哪里不对?”

  “这分明是ren pi,你怎么会说是羊皮!”

  “ren pi!”紫鸢吓得把龙脉图扔在地下。

  龙子睛赶忙拾起龙脉图说:“这难道不是羊皮,而是ren pi。”

  “这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吧,ren pi光滑细腻,这怎么可能是羊皮,我看就是ren pi龙脉图。”

  “好残忍,居然用剥下ren pi用来作图,毫无人性可。”龙子睛轻轻抓着ren pi龙脉图,生怕弄疼了它一般。

  “唉,小龙人,你又同情心泛滥啦。”灵素在一旁说。

  “什么意思?”龙子睛质问道。

  “十八层地狱的第十七层名叫剥皮地狱,常活剥其皮,噬其鲜肉,汲取其鲜血、或鞭挞凌虐众生,令其皮绽肉开,如同剥人衣服,令人痛不可堪,直至魂飞魄散,那才叫残忍呢。”

  “那是人们虚构出来的,与现实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现实和虚幻中,人心不都是冷若冰霜,丑陋肮脏,这张ren pi图对你只有价值,你的同情心才显得毫无价值,不值一提不是吗?”

  龙子睛被灵素一番话说的铁了下心,“你说的对,我帮不了它,也根本没资格去同情它的遭遇。”

  灵素心想: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些?还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看清爽的就到

  第六十九章 神农顶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五人在魔天岭上峰处摆脱了危险,长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向身后望去,才发现原来此时的魔天岭是那么的美丽迷人,被黑面山魈追赶时,更不要提向后面张望一下,甚至连身旁那云雾缭绕的美丽景色都不敢再多看一眼。最新章节阅读..

  渐远处的魔天岭完全被云雾给淹没了,也正因为这样,山岭处较低的老君观就更像是一架从天而降的天梯,更奇特的是远处的一些山峰大半个身体被云雾吞蚀了,只留下了山尖,这就更让人有种似乎走进了仙境,看到了飘浮在云雾上空的仙岛的错觉,这也不禁想起了寇准诗中句子“举首红日近,回首白云低。”

  “龙岗,我们现在要往哪里走?”

  “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只能往前走了,这条山路上还留有脚印,说明是有人走过的,这里离神农顶也不远,说不定前面是可以回到原来的山路上的。”

  “行,就这样往前走吧。”四人背起背包向最后的神农顶作最后的冲刺。

  龙子睛发现灵素与自己一道走在路上便问:“灵素,你不是说我走到神农顶你在现身吗,现在怎么愿意和我受累一点点的爬?”

  “我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鬼魂,说不定哪天就灰飞烟灭了,在这之前还是想一起多走走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和最熟悉的你!”

  听到此话,龙子睛不知试懂非懂

  地挠着头说:“也是哦,除了我能陪你也没有别人的,你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我好能尽快完成你的未了的心愿。”

  灵素表情有点苦恼,摇着头说:“我不知道,一点都想不起来,有时我都在想这一切是不是梦境,我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到底还想追求什么?”

  龙子睛看看走在前方的紫鸢和龙岗,又看了看背着沉重背落在后面的侃哥,抬头看看天空说:“人生在世,追求的无非是幸福和快乐两样东西。”

  “是吗?要怎样才能追求到幸福和快乐呢?”

  “真正通向幸福和快乐的道路,不是岁月的累积,也不是执着地追求,而是珍惜我们所有的擦肩而过,珍惜每一个人,珍惜每一份良缘。”

  “听着好像很长,很麻烦。”

  龙子睛苦笑着说:“你要求真高啊,这样的话,先追求一个能让你经常微笑的人吧,因为微笑会让你灵魂深处灰暗的世界豁然开朗,温暖如春。”

  累倒不行的侃哥喘着气大喊:“小龙王,你一个人就……就不能帮我拿点东西,我……我快不行……行了。”

  龙子睛帮侃哥背起背包,五人向前行了二十分钟,听到前面的紫鸢喊:“子睛哥,前面是通向神农顶的路,快点过来,已经快到了。”

  “我去,终于到了,可累死我了。”龙子睛背着侃哥的包追了上去。

  五人穿过一些灌木丛和乱石柱又重新回到了来时名为青云的山路,由于在老君观耽误了些,时辰已经到了正午后,登顶的游人已陆陆续续下山,仅剩几个零星还在观望的人也准备要下山。

  又行了十多分钟,五人终于登上有二千九百九十九道石阶的神农顶,一块巨石赫然刻着三个大字:神农顶。神农顶农顶周围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复杂多样的气候类型,使它保存着完美的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全年降霜,半年下雪,高山风光,引人入胜。

  神农顶有葱郁秀丽的森林世界,,这儿看得到从第三纪就已基本形成的植被类型和大批比较古老的种属,看得到随海拔的增高,乔木层、草本层、灌木层垂直分布的带谱,如在红花营,漫山遍野葱绿的草甸上,丛丛碧绿的箭竹林中,棵棵冷杉耸天傲立,虬枝婆娑,墨绿苍翠,冷杉身旁,簇簇木本杜鹃盛开,红、黄、白、紫,五彩缤纷,艳丽夺目。

  红花营以下,那是针叶林和落叶阔叶林混交的林带,万顷碧波之间,有万紫千红装点,妩媚娇艳,美不胜收;而红花营以上海拔超过三千米,则只见裸露的岩石不见林木,连昆虫也极少光顾了,完好地保存着洪荒时代的景象。

  几近虚脱的侃哥抓起一瓶水一饮而尽,就地躺在冰凉的石块上闭着眼一动不动,紫鸢和灵素各自放眼望着不同视角的世界。

  在这“一览众山小”的神农顶,龙子睛和龙岗没忘记正事,刚登顶便开始探查神农架的隐藏龙脉。

  “龙子睛,怎么样?查出龙脉结在哪里了吗?”

  “别急,寻龙点穴乃是门精细的活,我要以整个神农架来分析,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首先以龙穴为体,以砂水为用。四周之山峰叫砂,以尖秀方圆而有情抱穴为吉,粗顽崩破倾斜、似各种凶器或者反背是为凶,水乃龙脉之精血,有水斯有生气,真龙必有左右两水伴随,无水则无生气可,无水龙也无界止,必不结穴。水以弯环抱穴是为有情,清澈、悠扬、秀美为吉。无情冲穴、反弓、割脚,湍急、浑浊发臭为凶。”龙子睛一边比对神农架园区地图,一边依照《龙囊传》寻龙穴。

  “有情水,哪有有情水?”

  “自然有水,神农架谷底有一条河名为紫竹河,河水应该就是有情水,“龙山向水”必须合得局法的原理原则:子午卯酉四山龙,坐向乾坤艮巽位;辰戌丑未四山坡,甲庚壬丙葬坟多;寅申巳亥骑龙走,乙辛丁癸水交流。能得一卦纯清者大吉,二卦者兼生旺,皆可富贵,三卦者杂气不吉。”

  “算了,这方面你是高手,你说啥就是啥吧!”龙岗只在一旁看着龙子睛寻龙脉。

  “水位已定,接下来定龙身,就龙身而,定是中格龙者,百里来龙百里结穴,虽然龙脉左盘右旋,也有护卫的,但因来脉行程欠远,地力不及千里来龙壮观,故称中格龙。”

  “大凡龙气长则福泽亦长.龙气短则福泽亦短,在高山之龙看起伏,平地看收敛.至于平洋则高一寸为山,低一寸见为水,有水流不

  过处即是龙脊,亦必有高显为祖宗。”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章 招魂术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龙岗,有了,百里到头结一穴,一脉落在此山中,以紫竹河往西南方看,后有靠山、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案山、中有明堂、水流曲折,聚气而令生人纳福纳财、富贵无比;其次,宽阔能容万马,可致后代鹏程万里、福禄延绵。全文字阅读..”

  “隐藏龙脉就在那里吗?”

  “千真万确,龙脉强劲且回龙顾祖,依我看,此宝穴就是神龙得水。”

  “神龙得**?”

  龙子睛解释此穴:“神龙得**说白了就叫龙洞,传说远古时期,龙母曾在龙洞产下九个龙子,个个天真活泼,老大是个大力士,他总是驮着一个大石碑;老二喜欢现在高处观望;三儿子个子很小,好吼叫;四儿子长得像老虎,有威力;五儿子好吃东西;六儿子喜欢玩水;七儿子好杀武斗;八儿子长得像狮子,喜好烟火;九儿子好静,俗谓: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

  “既然确定是龙脉宝穴,那便尽快下山早做准备。”

  “现在只是确定了龙脉大致位置,至于龙脉是否有墓葬,还有山路复杂,危险甚多,想要速战速决,我们还需要一位当地的向导,并且向他打听下龙脉方向的地形和路线,能问出是否有大型墓葬位置的话就更好了。”

  “事不宜迟,下山做准备吧。”龙岗准备通知大家下山。

  “龙岗!”龙子睛叫住了他。

  “啊,”龙岗答了声问:“还有什么问题?”

  “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龙岗似乎并不愿意回想过去,脸色也变得难看,虚晃了一眼说:“什么约定,我不记得有说过什么约定,你记错了吧。”

  “我,你,侃哥三个人在一起走遍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寻八方龙脉,这是我们最初约定的记忆,我怎么可能会记错,你也记得的吧?”

  此刻的龙岗用他那看不出任何感情仿佛就着龙子睛答:“哦,是这样吗,以前的事情好多我都已忘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就当是完成约定的一次合作吧。”毕,冰冷的眼神变得深情,看了一眼神农顶的风光转身准备下山。

  龙子睛叫醒累到睡着的侃哥,听到龙岗急切的呼叫声:“紫鸢,你怎么了?紫鸢,龙子睛,快来看紫鸢是怎么了?”

  意识到出事了,龙子睛和侃哥迅速赶了过去,看后惊呼发现:紫鸢看似正常,但面无血色,目光呆滞,失魂落魄像行尸走肉一般,任龙岗如何叫喊摇晃,仍魂不守舍的向神农顶的一片突出的山峰前走去。

  更让龙子睛没想到是灵素竟然和紫鸢一模一样,神情,动作,就连方向都是一致,种种匪夷所思的情况让三人紧张开来。

  龙子睛和侃哥迅速跑了过去,紫鸢和灵素如同被人操纵着灵魂不紧不慢,无法抗拒,无法阻止地一直往山峰前走。

  “子睛,这是怎么回事?赶快想办法让紫鸢停下来?”

  龙子睛先是一钲,回神答:“我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会不会是看到什么东西吓掉了魂,就像小时候父母帮我叫魂一样。”

  民间传说人有三魂七魄,是人的本命精神所在,人的灵魂平时附于人体,当人受到意外惊吓后,其灵魂就会离体旁落,难以回归,导致萎靡不振,精神恍惚,甚至卧床不起,这就是“掉魂”。

  在迷信人的眼里,对“掉魂”者救治的唯一办法是招魂,也称为“喊魂”或“叫魂”,而龙子睛毕便认为错了,因为灵素本就是灵魂,她不可能被吓掉了魂。

  “真的吗?我们快试试!”

  紫鸢依旧一步一步往前走,侃哥在一旁打量后说:“没用的,这不是吓的掉了魂,紫鸢是被人下了招魂咒。”

  听侃哥一说,龙岗恍然大悟,“这难道就是招魂咒!”

  “你也知道招魂咒!”侃哥也是惊讶,因为侃哥听老鸦伯说过,这是曾与老鸦伯一同刨薯的道教高人授与他的独门绝技,可惜的是无法做到,只能习得破解之法。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既然知道是招魂咒,那就破了它,苏铭祖,你既然知道是招魂咒,就一定知道破解的方法吧,我们一起来。”

  侃哥不知龙岗怎么习得此咒,或许是老鸦伯与其说起过,只见侃哥,龙岗二人站立两旁,双手各指紧扣,食指伸出相接朝着紫鸢,原来双手结的印为不动明王印,心法为静心咒,只听得二人口中念:“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静心咒已念,侃哥收起架势,紫鸢已面如死灰依旧没停下来脚步。

  “侃哥,紫鸢为什么还是这样?”

  侃哥也不知静心咒为什么不起作用,勉强解释说:“人有三魂,主魂命魂没了会直接死亡,天魂和地魂少了就会痴呆,精神不集中,魂不守舍等等,严重直接变成行尸走肉,而且少魂的人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或许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厉害东西在招紫鸢的魂魄。”

  龙岗一听此话竟又开始念:“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吾今祝咒,扫尽不祥;遇咒者灭,遇咒者亡;天师真人,护我身旁;斩邪灭精,体有灵光。”

  龙岗念完,仍然没有阻止紫鸢的步伐,急坏的龙岗紧抱着紫鸢阻止他向前,却感受到来自紫鸢的巨大反抗力,“可恶!没有办法了吗?”龙岗无奈的怒吼。

  龙子睛试图想抓住灵素,可是这次他连触碰的资格都没了,心中确有一股会失去的紧张感,“如果我们可以阻止那个不干净的东西,是不是就可以解了这个招魂咒。”

  “鬼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龙子睛指了指前面说:“会不会是在这里。”

  原来,三人只顾着找出解除招魂咒的办法,不知不觉中,随着紫鸢走到了一座孤零零的山峰前,此地的附近不少石块上都刻有此地危险,不可近前,违者自负的字样。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一章 白粉婆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细看此地,孤峰拔地而起,危峰兀立,怪石磷峋,一块巨崖直立,另一块横断其上,直插神农顶山顶,气势非凡,山峰一侧更是盘上数道青铜链,此峰更像是被青铜链锁在了神农顶,云海翻滚的峰顶,层层冰霜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无弹窗..

  “这是?”

  “紫鸢在发现中了招魂咒的时候一直朝着这座山峰走,想不让人怀疑都难,我们只要随着紫鸢走,就能找到那不干净东西的老巢。”

  “的对,只要干掉施咒的人,咒语自然就解除了。”

  三人跟着紫鸢和灵素行到了山峰一侧,三人紧紧贴着山壁,因为连着山壁的山路只有两脚宽,一侧就是神农顶崖底,随着往前行了一段短距离,才看到由于青铜链年代久远竟生生断了几根,断裂的青铜链使得山峰一侧脱落了一块巨石,也导致了山峰露出了一个大洞,紫鸢和灵素拐进了山洞中。

  “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番景象,洞口如此隐秘,料谁也想不到此地别有洞天啊,赶快跟上去!”走在后面的侃哥催促二人快走。

  三人也入洞中,洞口约只有一米的高度,透过山缝能见阳光,龙岗想要追上去却一脚踢中一个坚硬的物体,只听的那东西撞着山石“咣当”几声变没了声响,龙岗拿出手电筒寻声照去,一个只剩头颅的白色骷髅头惊现眼前,龙子睛当即吓得一哆嗦。

  “吓死我了!”龙子睛抚着急喘气的胸脯说:“我的魂差点没被吓出来!”

  侃哥也打开手电筒说:“那我在吓你一次。”说完拿起手电筒向龙子睛的身边照去。

  被侃哥强光手电筒一照,龙子睛吓得跳了起来,原来这洞中尸骨成堆,随处可见四处散落的人骨头,阴森的洞崖上不时飞来大片蝙蝠,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来到了死人堆吗?”

  龙岗看后说:“不对,从这些死人留下的衣服看,还是不同的年代的布料和风格,有的已经死了很久,有的甚至还完全没有白骨化,我注意到神农架有很多的寻人启事,说是无故失踪,下落不明,死不见尸,恐怕都是因为青铜链断,才导致山中不知是何妖魔鬼怪用招魂咒将人引到洞中加以杀害。”

  侃哥也注意到白骨蛛丝马迹说:“龙岗,你发现没有,这里所有的尸骨都是女性。”

  “女性!”

  龙岗一听忙看后说:“没错,这些全是女性的尸骨,没有一具男性尸骨,确是古怪。”

  “安静点,别说话,你们有听见什么吗?”龙子睛打断二人的分析。

  三人大气不出,竖起耳朵听到来自洞中一丝微弱又讨厌的声音传来:“荡荡游

  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河边野处,庙宇村庄;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异怪,失落真魂;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吾进差役,着意收寻,收魂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

  龙岗一听便知晓说:“招魂咒!不好!紫鸢!”龙岗加快脚步像紫鸢奔去。

  三人立即踏着遍地累累白骨寻声向洞中跑去,山洞顶露出一个空洞,一缕阳光正好照向一个被青铜链紧紧缠在腰上和腿上的老婆婆,那老婆婆头发苍白,面无血色却和蔼可亲,紫鸢就静静坐在老婆婆的面前,只见老婆婆从身边的一个壶中抓起一把白粉说:“我要一百个倾城倾国的少女,已经有九十九个了,这一次怎么招了两个,还有一个孤魂野鬼,虽然也生得精致漂亮,可惜没了你那好脸蛋,要你无用。”随即便收起了对灵素的招魂咒,灵素晕倒在地。

  侃哥看看周围“两个,还有谁?”

  龙子睛喊道:“喂!老太婆,就是你在暗地搞得鬼吧,你想对紫鸢做什么?”

  “快放开她,不然我饶不了你。”

  老婆婆并不理会三人,抓起白粉就往紫鸢脸上抹去,龙岗一见,挥手而出一把飞刀直接插入老婆婆手上,手上的白粉被血水染红,老婆婆舔了舔伤口流出的血立刻露出她的真面目,张开满嘴带着鲜血的尖牙,口中更是不断滋生恶臭,过于粪秽,龙子睛被臭气熏的眼花,比较惨的是,这恶气也会熏到老婆婆自己,自己也受不了开始呕吐。

  侃哥捏着鼻子嘲笑说:“活久见,这得有多长时间没刷牙,居然自己把自己熏吐了,自食恶果!”

  老婆婆怒气冲冲向三人说:“竟然敢伤我,自从被那个死老道伤了我将我封在这里,为了报仇我等了多少年,终于拿下这第一百张ren pi,加上她的血破了这封印我的青铜链符咒,第一件事就是扒了你们和那死老道的皮。”

  龙岗问二人:“她嘴中的老道莫不是老君观蛇龟石缸中的老道吧。”

  “**不离十。”

  龙子睛说:“老婆婆你既然是要用血破了青铜链符咒脱困,为什么非要了她的命不可!”

  “你说我为什么要这些少女ren pi,当然是为了女人所追求的年轻美丽,被关在这里多少个日日夜夜,早已人老珠黄,,既然我需要一百个少女鲜血破了符咒,那正好让我穿上她们的ren pi为我所用。”

  龙岗对此嗤之以鼻,“就算你用多少年轻漂亮的少女ren pi披在身上,也掩盖不了你那丑陋不堪的内心,你是个最真实的丑八怪。”

  “说我丑,看你挺紧张这小姑娘,我现在就扒了她的皮穿在自己身上,我看你还说我丑不丑。”那老婆婆剌伤紫鸢的手臂滴在青铜链上,青铜链的符咒被一百个少女鲜血所破,像融化了般的断开,但是锁在老婆婆腰上的青铜链依旧完好无损,老婆婆挣不开腰间的青铜链抓起白粉向紫鸢脸上抹去。

  龙岗挥着刀冲去说:“我会让你得逞吗?”一把飞刀划破了老婆婆如枯树皮的脸。

  老婆婆摸着鲜血直流的脸几尽疯狂地说:“你竟敢两次伤害我的身体,你以为我摆脱不了青铜链就杀不了你们吗,我可是被你们凡人称为白粉婆的煞鬼,地下鬼们,来下酒菜了。”

  看清爽的就到

  第七十二章 三清铃

  锁妖洞中,三人欲救被白粉婆用招魂咒控制的紫鸢,被龙岗打伤的白粉婆唤出藏在阴暗洞中的地下鬼。..

  且看此地下鬼,体积不大,成年狼狗大小,通身光滑,四腿三爪,向野猪一般的面孔,嘴中满是獠牙,和大多数的洞穴生物一样,长期待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眼睛慢慢退化,地下鬼那竖起的尖耳朵派上了用场。

  三人被挡住了去路,眼看白粉婆要对紫鸢不利,龙岗带头和侃哥冲入地下鬼群,龙子睛由另一边前去救紫鸢,领头的一只地下鬼跃起扑向龙岗,龙岗一刀刺入地下鬼的胸膛,临死的地下鬼用强有力的后腿把龙岗踢的后退几步撞倒后面的侃哥。

  随即地下鬼们一拥而上扑向二人,赶到灵素身边手无寸铁的龙子睛同样被地下鬼包围,而灵素如何呼唤都昏迷不醒。

  只听的白粉婆的一声喝令,所有地下鬼张开大嘴露出獠牙,无力阻挡的三人眼看血盆大口朝自己咬来,护着灵素的龙子睛耳边听到一阵清脆的响声在洞中不断回响,地下鬼也如同被下了招魂咒般停止了行动,还被铃声吓得像条温顺的小狗。

  此刻,龙岗和龙子睛才看出侃哥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一个铃铛在不停地摇晃,铃铛高约二十厘米,口径约九厘米,为黄铜制造,有柄、铃内有舌,侃哥得意的摇着铃说:“管你白鬼黑鬼,地上地下,听到我的三清铃声都得下跪唱征服。”

  原来,在离开老君观时,侃哥顺手拿走了法台上的三清铃,在道教的各种科仪、斋醮上,往往少不了诵经、上表向天庭呈送表文的ho dong,其中,最为重要的法器就是三清铃,有迎请诸圣的作用。

  经单上将三清铃放在左边称琳,放经单右边称琅,有的三清铃上还刻有符咒、神像、经文以及装饰有金银玉器,光彩照人,故而有“琳琅满目”之赞誉。通常,三清铃往往由科仪上的高功法师使用,施法时从法坛上拿起三清铃,单手持柄摇动,其叮呤叮呤的声音,意为“振动法铃,神鬼咸钦”,动作十分优雅。其使用也有严格的定制,是道教法事中用处比较广泛的法器。

  三清铃柄的上端称作剑,呈“山”字形,以象征三清之意。太清玉册卷五:“道家所谓手把帝钟,掷火万里,流铃八冲是也”。以为具有降神除魔的作用。

  三清铃发出的叮铛声,在人类听起来是一种悦耳的音乐,但在妖邪、鬼魅乃至僵尸听起来却是十分刺耳,心惊胆战,听觉灵敏的地下鬼哥和白粉婆一听铃声,全身酥麻,立即丧失了攻击力。

  侃哥不停地摇晃三清铃,得意的说:“小龙王,你们两个榆木脑袋,幸亏侃哥未卜先知,知道这三清铃定能派上用场,先来个顺手牵羊,再来个一鸣惊人,哈哈!”

  三清铃声鬼魅自然也是听不得的,昏迷的灵素也被铃铛的威慑力震醒,抱着头直喊头痛。

  龙子睛急唤:“灵素,快回到玉佩中,不然你会灰飞烟灭的。”

  捂上耳朵稍作清醒的灵素看到挣扎而起的白粉婆说:“不用管我,那是白粉婆,赶快阻止她,她手上的白粉一旦涂到紫鸢脸上,就可以剥下一层皮来。”必,一丝魂魄汇入翠螭纹玉佩。

  来不及赶到白粉婆身边的龙子睛通知龙岗说:“龙岗,白粉婆手中的白粉一旦涂到紫鸢脸上就完了,快阻止她。”

  白粉婆挣扎着抓着白粉要往紫鸢脸上涂,龙岗一把抢过侃哥手中的三清铃一手摇铃,一手夺过紫鸢,又一脚踢中白粉婆的手,可怜那白粉婆满手白粉全涂在自己脸上。

  白粉婆捧捂脸大叫,紫鸢也从招魂咒中逃出,一回神便看见将自己搂在怀中的龙岗问:“我这是在做梦吗?还是我梦想成真了。”

  “别说话,这里太危险,先逃出去再说。”龙岗带着紫鸢,四人打算逃离锁妖洞。

  还未迈出几步,身后一把青铜链从头顶飞过打在石壁上,原来,白粉婆将自己的鲜血滴在青铜链上,受了一百条生命鲜血的青铜链符咒被破断裂,只见恢复了自由身的白粉婆亲手撕掉了被白粉涂抹的脸,换上了另一张ren pimian j。

  转眼之间,原本丑陋苍老的白粉婆变成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苍白的头发也变成乌黑亮丽,长发齐顺地垂肩,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侃哥见状讥讽着说:“别以为换张ren pi我就不认识你了,怎么看你都觉得奇丑无比。”

  换上ren pi的白粉婆语形态间都是一副少女的姿态,小手一挥,地下鬼们守住出口待命,“别走啊,今天我重获自由,也要多亏你们,我可不想杀了你们,正好我缺了几个下人服侍,你们可愿意?”

  紫鸢气冲冲的说:“得了神经病的鬼才要给你下人,居然敢招我的魂扒我的皮,吃我一刀。”

  白粉婆轻松夺过神情恍惚的紫鸢投出的飞刀,强挤着笑脸说:“既然这样,我就全招了你们的魂,像个傀儡一样供我玩乐。”

  侃哥问:“龙岗,你还有什么办法或本事别藏着掖着了,赶紧脱困最重要。”

  “侃哥,龙岗,这个白粉婆是被我们放出,一旦她逃出了洞,不知还要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我们也要想办法阻止她。”

  龙岗把紫鸢教给龙子睛说:“保护好紫鸢,铭祖,还你三清铃来帮我!”

  “我要怎么做?”

  “我让你摇动此铃你便摇!”

  白粉婆已伸出手来朝着四人施招魂咒:“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河边野处,庙宇村庄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异怪,失落真魂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吾进差役,着意收寻,收魂附体、筑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