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61-66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六十一章 石柱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通往神农顶的山路上一颗高耸入云的千年铁坚杉在这等奇山异岭,悬崖峭壁上屹立了千年不倒。无弹窗..

  这株古杉高四十六米,胸围七点五米,树身遍缀苔痕,坚似青铜,叩之铮铮作响,枝繁叶茂,遮天蔽日,遒健昂举,凝聚了千载风霜宛若一座绿色巨塔。

  老人指着铁坚杉说:“传说古人为求福免灾,曾在其基部树穴**奉炎帝神农像,后因古杉生长旺盛,树穴合缝,金像被裹在树干中了,很是神奇。”

  “竟然还有这种事,开眼界了,不过我看紫鸢不像在瞧这颗古杉,她蹲在树下在做什么?”细瞧,灵素也在另一株杉树旁手中来来回回的不知在干嘛。

  听老人讲才知道其中缘由,原来

  神农架与它处的林木迥然别趣,因为几乎每棵树的树底下都有一块两尺见方的石头,上刻某地某某人领养的字样,见这么多陌生的名字刻在每一棵树前的石头上不朽,几乎每个人心里都会蠢蠢欲动,谁不想在这万人朝圣的必经之途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呢?而且,在神农架有棵沾着祖先灵光的树属于自己,有空时常来看看,的确也是一个美妙诱人的创意。

  不过在这里每领养一株树,须缴领养费五百元,看来,这领养权并不是轻易与人的,要把名字刻在石头里不朽,还得首先看看自己的腰够不够粗,难怪这些有碑的树都簇拥在路的两边,而稍远处的树就成了伶仃的弃儿,无人认养呢!

  “我看这位姑娘想与那边心爱的小伙子系一条印有两人名字的红飘带,可惜实现不了了,所以就让她去瞧瞧树的下面发现印有名字的石头,不如把两个人名字刻在石头放在树前也不错啊。”

  果然不出老人所料,紫鸢拿着印有自己和龙岗名字的石头放在了一颗乱石边无人认领的小树旁,“你可要健健康康的长大,我会回来看你的。”

  灵素也在杂草丛生的一株小树旁放下了一枚石头,回来后龙子睛便追问:“你在哪里偷偷摸摸的干嘛呢?”

  “要你管。”灵素向龙子睛吐了下舌头不理他。

  “龙子睛,歇够了就赶紧出发,不要在耽误时间了。”龙岗起身向前走去,侃哥付过茶钱和紫鸢向老人道过谢后也跟着跑了上去。

  “你不回玉佩里去吗?等到我带你登到顶后在出来也不迟。”

  灵素撇着脸问:“你把玉佩放在背包里干嘛,我不就是听到了你的心跳吗,小气鬼。”

  “这是两码事,要不就和我一步步走上去,你选吧!”

  灵素看看在龙岗身边嬉笑打闹的紫鸢说:“我要和你一起登上去。”

  “你说的哦,别等会儿到了半路累了后悔。”龙子睛拿起背包和灵素一起追了上去。

  一行人在中午时分伴随着侃哥的哭天喊累声走到了立有“危险区域,禁止通行”的魔天岭,魔天岭与山路的连接处也被铁链和栏杆隔开。

  龙岗见龙子睛停下不走便问:“龙子睛,你停在这里要干嘛?”

  “这里是魔天岭,被称为是神居住的地方,我向卖茶的老人询问过,魔天岭内应该有一座废弃的老君观,如果我们要找与长生不老药有关的地方,那些座老君观便让人不得不惦记。”

  “要查便查,进去吧!”龙岗翻过这一点都不具备能将人与魔天岭隔开的栅栏进了魔天岭的地盘,四人一鬼也随之偷偷闯进来。

  魔天岭高二千二百米,乃是神农顶衍生的一座山岭,魔天岭三面为崖,独一面连接着与神农顶的联系,气势恢宏万千,危险的便是这荒草丛生的崎岖小路,一不留神便会失足掉落深沟险壑。

  一行人刚往前行进没多远,魔天岭的真面目才在眼前豁然一亮,一排排石柱拔地而起,那差错密布的灰褐色怪石奇峰,石峰交相辉映,平地拔起,冲入云霄。

  “小龙王,这是?”

  “昂,看样子我们要穿过这些石柱,希望这些石柱不是什么机关之类的,大家都跟紧,千万不要掉队,一旦在这些石柱中迷路就遭糕了。”

  龙岗对石柱摸了摸说:“石柱有人用利器砍过的痕迹,而且草丛也有人留下走过的印记,就好比这一片接一片被踩倒的杂草,这里肯定别有洞天。”

  这次由龙子睛在前面来开路,或者也可说是龙子睛前面的灵素在头阵,龙岗在后面观察四面可能会发现的危险,紫鸢在龙岗前面帮侃哥托着沉重的背包。

  “小龙王,你找到地没啊,我快累死了!”

  龙子睛提提侃哥的背包说:“你这是带了多少东西来的,这么重。”

  “废话,当然是刨薯的工具了,要不然还能是什么。”

  “我不是说过今天主要是来探龙脉,定龙穴,根本用不着刨薯。”

  “什吗!小龙王,你可坑苦我了,我这都累死累活背一路了,这下落得个白费力气,唉!”

  “好了,好了,这次算我疏忽大意,等下山一定请你吃顿好的补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越往里行,石柱间的缝隙就变得越小,龙子睛不得另找入口,换了一条道走着走着又是一条死路,四人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了阵脚,龙子睛看到另寻的一条路又是死路时,抬腿一脚踢在一块石柱上。

  这一脚倒不打紧,被踢中的石柱竟移开来,露出一条前进的路来,四人喜出望外,龙子睛和灵素首先进入石林,回头招呼龙岗安全前进时,石柱“砰”的一声合上了,随后围绕在他们身边的石柱全都有秩序的移动起来,像是有人操控着一样。

  五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移动的石柱驱赶着分散开来,侃哥也一个人被石柱孤立开,龙岗紧紧抓着紫鸢的手防范着四周随时冲来的石柱。

  座座石柱如同在寻找位置般的移动,当石柱慢慢停下来时才知道原因,原来石柱并不是在简单的移动,看五人的位置就能发现,龙岗和紫鸢,侃哥,龙子睛和灵素被移动的石柱赶到了不同的位置。

  看清爽的就到

  第六十二章 十二都天门阵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由于龙子睛触动了守卫老君观的石阵,五人被分别孤立在魔天岭的三个方向,而这三个方向正是魔天岭的三面悬崖绝壁。无弹窗..

  还未弄清石阵的真面目前,龙子睛只能高声喊:“你们先不要乱动,等我先弄清这个石阵的真面目在通知你们如何脱困。”

  不过龙子睛的喊声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不知其他人如何的龙子睛只能想方设法的弄清这个石阵的真面目,不过最大的难题摆在眼前,要知道这是什么石阵,就必须看清它的全貌,而龙子睛被高高的石柱挡住了视线,就连看清身边的有多少根石柱都是问题,更别提石阵的全貌了。

  正当一筹莫展时,耳边传来灵素的声音:“这位小龙人需要做什么,我可以帮你。”

  “灵素!”龙子睛往四边一看,身边的灵素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笨蛋小龙人,看上面!”

  龙子睛抬头一看,瞬间被眼前的一幕击中心中的爱慕之心,只见:灵素犹如落入凡尘的仙女,犹如一片洁白无瑕的羽毛漂浮在空中,身着淡白色纱衣,浅蓝色长裤,给人一种澄澈透明的感觉,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这样清清的装束,朴素却不失美观,清新而又不失大雅,嘴唇浅浅一笑,那如月光皎洁般的眼睛射出微微电力,让龙子睛遽然失了魂魄。

  “喂,喂!龙子睛!”灵素大叫一声:“小龙人!”

  “啊,什么事?”看入迷的龙子睛反应过来问。

  “我问你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你怎么还会飞呢?还有什么小龙人?别给我瞎起外号。”

  灵素摇摇头说:“你又忘了第一次见我时,我就是飘在在车外和你说的话,至于现在的我不像仙女吗?你这个只能双脚走路愚蠢的小龙人。”

  “好,好,麻烦仙女姐姐能不能帮我看看外面什么情况好不好?”

  “可以帮你看,不过麻烦你姐姐两个字去掉,我可比你小,至于外面,好想你们四个被困在了三个不同的地方,周围都被石柱围着。”

  “你能去看看他们三个怎么样吗?”

  “这个我做不到,我离不开玉佩太远,况且这么高已经是极限了,距离太远,受到通灵玉佩的限制。”

  “那你能看到石柱是怎么排列的吗?”

  “可以。”

  “说给我听。”

   

  ; 灵素飘在空中向龙子睛描述石阵的面貌:“在你四周共分有十二根粗大又宽又长的石柱,大致来看,石柱像是随便立在那里,东一根,西一根,有正有斜,没有一点规律可循,十二根石柱以外石体众多,各岩体形态奇异,多为垒堆垂立状,随着山岭起伏且位置不定,像迷宫一般。”

  听完灵素的描述,龙子睛静心冥想,从《龙囊传》所记的奇门遁甲和眼前的石阵想起了一阵法,此阵法正是道家四十九阵的第一阵——十二都天门阵。

  十二都天门阵系参透《易经》秘奥所创,道教有四大基本经典:老子《道德经》;《黄帝阴符经》;《周易参同契》和《周易》,其王在坐牢的时候,他研究《易经》所作的结论,《易经》包含《周易》,因此龙子睛断定《易经》与道教多少有些许联系,用道教的十二都天门阵保卫道家祖师爷老子的老君观倒也合情合理。

  弄清了石阵的真面目,龙子睛舒了口气,接下来只要完全透悉十二都天门阵的机关设置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出阵了,今有人称曰:神仙叠石自成峰,变化多姿各不同;谁解天门藏阵势,千秋探秘在其中。

  龙子睛拿起《龙囊传》以奇门遁甲分析十二都天门阵,看上去无规律性的石柱也有其中奥妙,龙子睛最担心的就是,出阵时阵法再次移动,到时还不知是个什么死法,龙子睛也不禁称赞:“这阵法用来阴敌,实在神妙至极!”

  灵素在龙子睛身边嘲讽道:“大哥,现在不是让你夸赞的时候,赶紧想想怎么出去,还要去救他们三个人。”

  龙子睛对灵素抬起嘴角笑了笑,灵素抬手抱紧自己说:“你对我笑什么?色眯眯的不安好心,你要敢趁火打劫,我让你好看!”

  龙子睛苦笑一声说:“想什么呢你,我这是自信的笑容,区区一个十二都天门阵还奈何不了我。”

  “小龙人,知道怎么出去啦?”

  “我比你大,别再叫我小龙人,不然我把你扔在这阵中。”

  “切,我不怕,你带玉佩到哪我就能到哪,想甩了我的话就把玉佩扔掉吧,如果你舍得的话。”

  “算了,遇见你也不知是xing yn还是不幸,不过这次多亏你了。”

  另一边的龙岗也知此阵非同一般,紧拽着紫鸢的手寻找出阵的方向,而紫鸢并没有为困在阵中心着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龙岗牵着自己的手保护自己更重要的了,而另一阵中的侃哥却不见了身影。

  十二都天门阵龙子睛并不熟悉,阵门机关更是一无所知,让他自信笑出来的而是手中《龙囊传》的奇门遁甲之法。

  八门在奇门遁甲天、地、人格局中代表人事,所以在奇门预测中极为重要,特别是用神所临之门,以及值使门即值班的门,与所测人间事物关系很大,八门在五行上各有所属,开、休、生为三吉门,死、惊、伤为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预测时常以它们落宫状况,即与所落之宫的五行生克和旺相休囚来定吉凶、断应期。

  一般来说,开、休、生三吉门,死、惊、伤三凶门,杜门、景门中平,但运用时还必须看临何宫及旺相休囚,古人有歌曰:吉门被克吉不就,凶门被克凶不起;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

  龙子睛虽不懂十二都天门阵,但是看到阵门却有八个,既然弄不清清其中缘由,倒不如用奇门遁甲的解阵之法拼一把。

  看清爽的就到

  第六十三章 八门遁甲

  八门有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在乾宫所在的西北方位休门在坎宫所在的正北方位生门在艮宫所在的东北方位,与生门相对的是死门,死门就排在坤宫所在西南方位了正南方位是离宫,对应的是景门东南巽宫是杜门,伤门在正东震宫方位,惊门在正西兑宫。..

  龙子睛想到老龙王小时候逼他背的一段八卦与八门口诀,八卦口诀为:“青龙干位兑咸池、震位轩辕坤摄提、坎居太乙离天乙、天符中宫艮太阴、招摇入了巽宫位、紧记八门用处多。”

  八门用事诀为:“休门出入贵人留、欲要潜身向杜门、求酒索食景门上、采猎安葬死门投、捕贼惊门十得九、买卖经商生上酬、索债伤门十倍还、远行嫁娶开门吉。”这便是老龙王引用一身的口诀。

  “老爹,这次多亏你连打带骂让我背的口诀了,既然开门、休门、生门都为吉门,不如就这样吧。”龙子睛指着三面阵门口中念念有词:“小公鸡,点到谁,就选谁,好就是休门了。”

  在一旁惊呆了的灵素拉着龙子睛问:“这也太随便了吧!”

  “听天由命吧,况且看着并不危险,再者说,老子在天有灵,不会在自己的道观前大开杀戒吧,灵素你跟着我飞在上面就行,要出阵了。”

  灵素飘在空中,龙子睛摸索着石壁沿着正北方的休门出阵,步步走来并没有发生危险,正当龙子睛大步流星的出阵时,脚下“咔嚓”一声想,休门两边的石柱并排夹来。

  龙子睛明白踩中了机关,时间来不及前进或后退,龙子睛迅速反应过来,双手双脚支撑着快速靠近的两面石柱向上移动,缝隙变得越来越千钧一发之际,灵素用尽力气出手抓着龙子睛逃出生天,二人累倒在合并的石柱上。

  “这就是找到解阵之法,这会儿打脸了吧,还差点连累我。”

  “解阵方法没错,只是我倒霉踩中了阵中的机关,或许生门和开门是对的,只是我大意选错罢了,八门解阵之法是对的。”龙子睛刚解释完,一个翻身从石柱上滑落摔在地上。

  灵素讥讽道:“哈哈,报应来了吧。”

  龙子睛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快点帮我看看往哪个方向走。”

  十二都天门阵外又是一根根石柱围城的迷宫,不过这次就没那么麻烦了,飘在空中的灵素没多大工夫就找出了走出迷宫的出路,指引着龙子睛出了石阵。

  出了石阵的龙子睛立即起身向围着龙岗和侃哥的石阵中走去,按着灵素的指引正往阵中走时,龙子睛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后高声喊:“龙岗,紫鸢,侃哥是你们吗?我在这,听到了吗?”

  “是子睛哥,我们快过去吧。”紫鸢和龙岗循声走过去。

  又一阵拐来拐去后,三人又再一次聚集,一见面龙子睛便急着问:“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见侃哥?”

  “我们被困在了一片石阵中,是苏铭祖进阵中将我们带出来的。”龙岗说。

  “侃哥,他人呢?”

  “已经过来了。”

  这时,侃哥穿过石柱也成功与三人汇合,“小龙王,我就知道区区一个十二都天门阵肯定困不住你,还以为你已经找到老君观了,正打算去老君观那里找你呢。”

  龙子睛大吃一惊问:“侃哥,你看得出这是十二都天门阵,还找到出阵的方法把龙岗也救了出来。”

  “这个道家的十二都天门阵我不仅知道,而且太熟悉了,从小就听我爹给我讲着道家的阵法和道家可以zhi f粽子鬼怪的法器,这小小十二都天门阵根本不在话下。”

  “好小子,隐藏的都挺深的吗。”

  急切出去的龙岗说:“咱们快点出了这片石阵找出老君观的位置才是正事。”

  “说的也是,侃哥,刚刚你说要去老君观找我,难不成你已经找到老君观的位置了。”

  “没错,我们一直在骑着驴找驴,老君观一直在这里,只是在我们的视觉盲区,又被移动的石柱遮住了。”

  “在哪里?”

  “在我们刚进来触发机关时,老君观就被石阵中的石柱团团围了起来,就算我们从旁经过也只会认为是石阵迷宫的一排石柱,却不会发现石柱后就是老君观,我们分别被困在三个地方,从这个三个地方向中间如一根线延伸出去,三线交叉点就是老君观的位置。”

  侃哥带着三人在石阵迷宫中兜兜转转往老君观走去,龙子睛悄悄问身边的灵素:“你飞在空中难道没有发现老君观吗?”

  “拜托,石柱那么高,中间的更是直耸入云,而且我又不是想飞多高就飞多高,想飞多远就飞多远,能救你出来就知足吧,还要反过来怪我,哼,不理你了。”灵素如仙女般不可触摸的消失在空气中。

  龙子睛知道说错话,自己不该怪灵素,便将放入背包中的螭纹玉佩放入外套的内兜中来表达自己的歉意,而灵素并没有生龙子睛的气,而是飞在空中帮忙寻找出路劳累过度才回到玉佩中休息的。

  侃哥带领三人来到三线交叉的石柱旁,侃哥左右查看过后与龙子睛,龙岗三人合力推开了一根并不费力的石柱,在四人的惊讶下,老君观的真面目也终于显现与眼前。

  道观是道士修炼的地方,在什么地方修建道观和修道是紧密相连的。道教的基本信仰是“道”,认为“道”是“虚无之乐,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宇宙、阴阳、万物都是由它化成的。道教信仰中

  与“道”并提的是“德”,道教经书中解释为:“道之在我者就是德。”

  自然经中说:“德得者,谓于道果。”所以道教规定信徒要“修道养德”,相信修道可以摆脱尘世的疾苦烦扰,生活安乐,这是一种精神修炼,目的是追求在心理上、精神上达到清静无为的出世境界。因此道教徒把“修道”放在首位。

  道教宫庙称“观”而不称“寺”或者“庙”,与道教夜观天象的传统或许有最为直接的关联。道教为什么重视天,主要原因是受先秦道家遗风之影响,对天体极为崇拜与敬畏。

  第六十四章 老君观

  道教从道家“天人合一”、“身国同治”的思维模式出发,认为了解天象有助于求道证道,得道成仙。..所以称为”观“,取观星望月之意,所以常建于山顶,从而形成了夜观星象的传统。

  而魔天岭却真有一座老君观,不过吹日晒雨淋,眼前的老君观虽早已是废弃的样子,但道观整体原貌依旧可见,老君观并不大,块块红石垒砌的墙孤独落寞地躲在丛草中,和石柱一起成为保卫老君观的最后一道防线,四人顺着已经枯败的杂草,几经艰难地走到了老君观的正门前。

  红墙约一米厚,四米高,经千年的岁月洗礼,又无人修理,红石已明显风化,墙体两边杂草丛生,孤立在这座无人问津的山头,或许已被世人遗忘。

  说起老君观不得不提以“道”为最高信仰的道教,道教,是发源于古代本土中国春秋战国的方仙道,是一个崇拜诸多神明的多神教原生的宗教形式,主要宗旨是追求长生不死、得道成仙、济世救人。

  老子李耳是唐室先祖,唐代尊封老子为大道元阙圣祖太上玄元皇帝,道教主要是奉太上老君为教主,并以老子的道德经等为修仙境界经典。

  道德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清是道教的最高神与教主: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总称为“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三清三位一体,是“道”的化身。

  听侃哥说起过,老鸦伯刨薯时经常会使用道家和茅山道士一般的法器,听闻盗墓四大门派之一搬山道士,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其中行事最神秘的当属“搬山道人”,因为他们都扮成道士,正由于他们这种装束,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神秘感,好多人以为他们发掘古冢的“搬山分甲术”是一种类似茅山道术的法术。

  茅山一派擅水祭祀,迎亲典礼,机关阵法,相面测字,看八字,算吉凶,甚至逆天改命等等。其中机关阵法,与搬山分甲术意外流失,形成了掘丘一行中的搬山道人一派,搬山派认为天命虽不可违却可变,所以最擅长利用墓穴改变他人命运。

  茅山一道也与道教有莫大的关系,西汉景帝公元前一百四十五年,陕西咸阳道士茅盈及其弟茅固、茅衷于句曲山采药炼丹,济世救民,百姓感其功德,遂改山名为“茅山”,茅氏三兄弟被称为茅山道教祖师。三茅真君得道于茅山,开茅山道派,道派在理论教义和法术科仪上相互融合,以终南山少阳派全真道前身、茅山宗为道教主流。

  眼前道教祖师爷的老君观整体裸露在外的地方荒草没膝,蓬蒿满径,四人踩着长在荒石上杂草来到道观门前,门内有一木引壁,上画太极八卦乾坤图,观门东西各蹲一只有狮子身姿,头却有两角,还有一撮山羊胡子,样貌甚是奇怪。

  “小龙王,你认得出这石兽是个什么奇珍异兽吗?”

  龙子睛瞧了又瞧说:“我也认不出来,这模样也太怪了。”

  紫鸢对着瞧着他的龙子睛挥手说:“你别看我,我也不认得这个四不像。”

  “白泽,是灵兽白泽!”龙岗看出这两尊镇观石兽脱口而出。

  三人异口同声的说:“白泽?”

  “白泽传说是昆仑山上的神兽,通身雪白,能通人话,通万物之情,除非当时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至,是可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

  “找你这样说也是哦,有老子这样的大圣人的道观前,有白泽这等祥”瑞之物出现这里,也合情合理。”

  “不仅如此,白泽博学多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过去,晓未来,对各种动物了如指掌,知道天下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和驱除的方术,凡是各种采天地灵气、集日月精华而产生的怪异物种,它还都一一跟我们的祖先黄帝解释清楚,黄帝命人将白泽所一一画图记录,并制成白泽精怪图,书中记有各种神怪的名字、相貌和驱除的方法,并配有神怪的图画,人们一旦遇到怪物,就会按图索骥加以查找,几乎到了家手一册的程度,人们都称:不悬肘后符,何贴白泽图家有白泽图,妖怪自消除。”

  龙子睛一听兴奋度激增,“能有这种灵兽护观,我已经迫不及待老君观到底还有何神秘之处。”

  推开道观大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破败荒废的古建筑,道观内四周长满了齐腰深的茅草,道观的屋脊、飞角、门窗、石阶早已残破不堪,整个道观目前残存着正面的三层大殿和两边的已经倒塌的侧殿,观内早已无人居住,大殿及侧殿之间的走廊里生满了杂草和杂树。

  在道观大殿前,有一块大约三百多平方大的院落,院落由石板铺成,而院落内竟有一太极八卦水池,由于年久失修,已长满了野草和青苔,但是,仍能看出太极八卦的形状。

  最吸引人目光的便是院落中间巍然屹立却布满灰尘落叶的八卦铜炉,因为铜炉有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炉口,不由便让人联想到太上老君的八卦炉。

  当龙岗三人看到如此破落不堪的道观时,来之前对老君观的所有美好幻想都烟消云散,更别提会有长生不老的存在了,而龙子睛依旧兴奋异常,口中不停称赞:“好地方!福地啊!”

  “子睛哥,你说什么福地啊?

  “你们千万不要被眼前的破落景象影响失去判断,这可是被传太上老君在人间炼丹的遗址。”龙子睛指着四面说:“老君观所在地段名曰聚宝盆,是一个宝穴,背后有山,名大有靠山前面有矮丘,名书案呈前左有连绵的神农顶大道,名青龙居左守财门右有小山连成片,名为右是白虎除凶煞。”

  “道观居大山之前,名为我自为宝盆中做山雨流经山边绕观流到院落前的小池中,名气运绵长自古来若水在屋前蓄成这个太极八卦池,名为福在肯前满堂春水池中若有鲤鱼多尾,名为年年有余吉庆家,魔天岭松树长得很好,意为终南虬松寿不老。”

  第六十五章 “三清”

  “小龙王,照你这么说,确实有点道理。..”

  “什么叫有点道理,这样的风水,福,禄、寿、喜、财,五福聚全,人、丁两旺,气运长久,当真是仙山福地不过如此,能居此山即是神仙,只是此景古来只在画中存,并不多见。”

  “这里难道真是太上老君炼丹的地方吗?不觉得有点天方夜谭了吗?”紫鸢疑惑发问。

  龙子睛打趣说:“这个你去问问道观传承下来的人不就知道了,可能他吃了太上老君炼的长生不老药还活着呢?”

  “不,不会有人继承这座老君观,据我所知,道观的建筑原则与平面布局也都同于宫殿建筑,只是规模较并且在装饰及室内摆设上带有各自的宗教色彩,道教的宫观有两种性质:一是子孙庙,二是丛林庙,老君观应该就是座丛林庙。”

  龙岗不知便问:“何为子孙庙?何为丛林庙?”

  侃哥解释说:“子孙庙由师徒之间代代相传,庙产可以继承,有专属的门派,其他门派的道友可以暂时居住,且不能插手庙务,一般新出家的弟子都在子孙庙。”

  “那丛林庙是相反的吗?”

  “也可这么说,丛林庙不允许收徒,庙产不能继承,属于天下所有道众共同所有。丛林庙一般不分门派,凡是道教的法裔弟子都有权利居住,管理庙务,赤脚、民间道士除外,一般,无论年龄、性别、出家时间,凡是可以居住在里面的道人,都有权被选举为最高领导人。长期在丛林庙居住的道人叫常住道人,一般给安排有职务,为其他道人f w。丛林庙分工明确,俗称“三都五主十八头”,分管讲经、化缘、安全、斋醮、人员安置、自养、做饭等等事宜。一般,新出家的弟子先在子孙庙学习这些知识,三年后得到冠巾,经师父允许后,才可以去丛林庙挂单居住,深入学习,学习后,再归来。”

  紫鸢觉得侃哥说的有些矛盾提问:“铭祖哥,老君观即是道教祖师爷的道观怎么会没有徒弟和传承人?”

  侃哥被问的哑口无,想了想回道:“都说是太上老君在凡间炼丹制药的地方,凡人自然到不了这里,或许他老人家喜欢清静,根本没让人知道这里有个道观,等他回三十三重天后就荒废了呗,别老是瞎问那么多,都说是传说了,谁知道这里以前到底是干嘛的。”

  “说了半天不如进去看看。”龙子睛抬手指了指大雕内敞开的木门。

  由于道家崇尚朴素自然,道观和亭阁都深藏于枝繁叶茂之间,感觉格外幽深,而大多建筑又取材于大自然,像竹木、藤条、树皮、树根等,没有丝毫人工的修饰,与四周的山林

  岩石融为一体,的确分外和谐。

  四人到大殿前,一眼便望见殿门顶端刻着四个大字“杳杳仙源”,颇具仙风道骨之气,四人心中油然而生的敬重感竟然有了“朝圣”的感觉。

  道观大殿有两扇木门,左右边各有一副奇联,左山门上联为:善茅长长长长长长长下联为:习三乘乘乘乘乘乘乘。

  右山门上联为:霞友朝朝朝朝朝朝朝下联为:云朋观观观观观观观。后来听一位大师说:真念动惊宇宙,唤醒梦中沉睡灵无极界生灵怙主,三官即是生灵师勤诵三官苦修行,上选仙官下选民。这两幅楹联妙道无穷,妙不可,每一种读法都揭示了一个人生哲理,如一本厚重的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常读常新。

  大殿高十多米,四个飞檐挂有铜铃微风拂过,就“丁丁冬冬“地奏起来,再次仔细端详它时,大殿显得更沧桑了,生锈的铜栏,似乎轻轻一碰就要剥落,红色的墙早已发黄发黑,岁月斑斓的红墙上刻画的是年迈的裂痕,简朴而宁静,悠久而亲切,古老而柔美。

  龙子睛不由自主地扣响了木门上生锈的铜环,扣响了沉睡的老君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殿正中间的三清画像,供奉道教最高尊神玉清原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

  元始天尊象征“天地未形,万物未生”的“无极”状态,灵宝天尊象征“混沌始判,阴阳初分”的“太极”状态,道德天尊象征“冲气为和,万物化生”的“冲和”状态。元始天尊造化天地,为龙汉祖劫玉清教主灵宝天尊度化万物,为赤明中劫上清教主道德天尊教化世人,为开皇末劫太清教主。道德天尊亦称为“太上老君”,圣人老子是他的第十八个化身。

  老君观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模样,除了局部的坍塌,裂痕已爬上了雕花的门窗,雕花的门窗已不再鲜亮,鲜亮的明堂和三清画像已织上了密密麻麻的蛛,所有的地方都落满厚厚的灰尘,若在春光灿烂的日子里,阳光透过雕花的门窗,映在明堂的地上,还可窥见三清的脸庞。

  记忆的扉页是那般透明,更让人惊讶的是老君观很美,有一种深沉的古韵之美,一种燃着岁月酿成的陈酒般淳淳的香之美,老君观包容着一个千年的创伤,延续着一个民族不变的精神。

  “这恐怕不应该叫老君观吧。”

  “不叫老君观叫什么?”

  “看到这三幅三清像就明白了,如果我是太上老君,我会在自己的道观中挂上自己的画像和其他两幅画像祭拜吗?这不过就是一座建在山上普通的三清观,说什么太上老君在此炼丹,不过是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罢了。”

  “差点搭了老命,整了半天不是老君观啊。”龙子睛对于这个结果有些许失落,“能建在这种天阵守护的宝穴,只是这三幅三清像能说明什么?那院中还有太上老君的八卦炉怎么解释?”

  龙岗继续说:“那我就让你死心,修道的方法有很多,如祈禳、存思、养性、内丹、外丹等等,既然要服食丹药,就必须有一个炼丹药的地方,而那个八卦炉便为此而存在也不奇怪。”

  第六十六章 蛇龟石缸

  “至于为什么要建在这种深山老林中,无论用哪一种方法修道,无非是求“清静无为”、“离境坐忘”,都需要安静,不受外界干扰。无弹窗..大部分道教徒为了避开嘈杂的城市,纷纷跑到深山老林中去修道。所以虽然城市中也有道观,但大部分道观也同佛寺一样位于安静、空旷、风景优美的山林之中,与世俗繁华隔绝,极力营造出道教中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的境界。”

  “修道者在这样的环境清修,返璞归真,清心寡欲,加之所食纯为绿色食品,时间长了,自然集天地灵气于自身,成就仙风道骨,益寿延年。山上空气清新,住所幽静,正适合病人静养。听风声鸟鸣,看日升日落,参拜神仙,观摩法术,心病一除,身体自然恢复健康。”

  “小龙王,你没事吧,这种神话传说没必要那么认真吧。”侃哥劝说有点激动的龙子睛。

  “还以为会与起死回生咒有什么联系呢,又白折腾了一趟。”

  “既然没有什么线索我们就退回去吧,一开始的打算不就是去到神农顶探龙脉吗。”

  侃哥向三清像拜了三拜,正欲一起退去,只听“咔嚓”一声木板断裂的声音,接着便传来了紫鸢的求救声。

  原来,正当三人分析道观的时候,紫鸢在大殿中走来走去,不知在做什么,龙岗跑到现场看到大殿墙边下的木板露出了一个大洞,紫鸢的求救声便从洞口传出。

  “紫鸢,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这底下好像是一个暗室,你们一下。”

  “暗室?”龙岗没有多想便跳了进去,龙子睛和侃哥也一同下到了暗室。

  暗室是人工挖出的石洞,大小非常狭窄,暗室光线不足,潮湿凉爽,借着侃哥包中的手电筒才看得清晰。

  “没事乱走什么,净添乱!”龙岗训斥紫鸢。

  紫鸢带着委屈的:“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见大殿内都是青石板铺路,只有这边墙边地上铺了一层木板,我好奇就看看,谁知道一下就塌了,这也不能怪我吧。”

  龙岗有气撒不出,“就会让人但心。”

  “你在担心吗?”紫鸢睁着两个大眼睛询问。

  龙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龙子睛叫走,“龙岗,你来看这是什么?”

  龙子睛拿着手电筒发现了一个立在暗室的大石头块,龙岗和侃哥一瞧,异口同声地说:“蛇龟石缸!”

  暗室中一个巨大的石缸出现在眼前,缸盖上有一个“蛇缠龟”的雕塑,雕工细致,石缸表面还刻有栩栩如生的蛇纹图案。

  而蛇龟在中国古代神话里称为玄武,传说东南西北四方都有神镇守着,玄武被称为北方之神,而四个方位都有代表神物,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则是玄武,也就是龟蛇。

  “蛇龟石缸,你们两个都认识啊,那这是干什么用的?”

  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回答:“石棺!”

  侃哥解释说:“蛇龟石缸我在道上听过一个传说,有一座山名叫四面山,四面山有一座神秘的道观朝源观,在山巅隐匿多年,人迹罕至,就连常年居住在此的山民都不太清楚它的来龙去脉,民间流传,朝源观三十九代观主杨来霖法力高强,善良贤达,受到乡民拥戴,据说杨来霖道士圆寂前,曾嘱咐弟子用此缸盛菜油点灯,昼夜不灭,待灯残油尽,便是他死而复生之时。但杨来霖道士坐化以后,其弟子无赖,竟盗卖了菜油,只剩下这一空空如也的大石缸,那石缸便是蛇龟石缸。”

  “这蛇龟石缸还有死而复生的功效吗,那这石棺中不会还有粽子吧。”

  “小龙王。”侃哥带着一丝诡异的坏笑说:“你难道不想看看蛇龟石棺里有什么吗?”

  “当然想,如果留有死而复生的资料或是什么的就好了。”

  “还等什么,一起开棺吧。”

  蛇龟石缸并不是平常所见的石棺,石缸上面只有一个镇守石棺的玄武石盖,龙岗三人合力移开了石盖放在地上,石棺内没有暗藏的机关,整个石洞也没一丝动静。

  侃哥拿着手电筒向里一照,石缸内金光闪闪,耀眼夺目,眯着眼睛一瞧,一个人影闪现出来,侃哥下意识退后几步忙说:“有粽子,小心!”

  “粽子!”龙子睛和龙岗也紧忙做好防备,紫鸢躲到龙岗身后也摆起架势。

  过了一两分钟,石缸也没半点异常,更是没见侃哥嘴里说的粽子,龙岗拿出飞刀走到石缸边探查,金光中确有一人影,龙岗调低了电筒亮度,才看仔细缸中人影,说:“不用惊慌,只是一个干粽子。”

  一听这话,三人进前来看,只见缸中有一道教真人,披着金色斗篷,其皮肤油亮,棕中带红,银须白发,道家标志的发髻完好地盘在头顶,弓背盘腿打坐,五官清晰,双目有神,鼻子高挺,眼珠黑白分明,腹部器官略现,腿上汗毛孔清晰可辨,手指微翘,俨如活人,头发和指甲均清晰可见,手臂肩背等处皮肤仍有弹性。

  龙子睛看状脱口而出:“肉身菩萨!”

  “看来没错,这就是肉身菩萨!”

  听龙岗解释说:“一般情况下,其人死之前,感觉大限将临,会先开始不吃不喝,或吃喝得极少,体重锐减,身体消瘦。死后,肉身风干。”

  “佛教僧人圆寂后有“坐缸”的殡葬习俗,即在坐化缸底铺一层石灰,其上加盖一层木炭,将法体盘坐装殓其中,再填充碾碎的木炭、檀香等,然后用另一个同样口径的缸倒扣,以木炭填满至没过头顶,盖上顶盖,用石灰与桐油的混合物黏合三段缸体的缝隙,如果缸内的僧侣,真人颜面如生、肉身不腐,他们就会被塑成“金身”,称为肉身佛或肉身菩萨。”

  “这样做真的可以做到肉身不腐?”紫鸢壮着胆子用手指搓了搓真人肉身,又吓得缩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