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55-60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十五章 “”岗岗”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龙岗也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在干什么,只是突然的心跳加快,手无足措,手心冒着冷汗,脑里一片混沌。无弹窗..

  紫鸢心里像打鼓似的咚咚直跳,看着满脸通红,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的龙岗,“扑哧”一笑便说:“岗岗哥,你是在紧张还是在害羞啊?”

  “岗岗……哥!”龙子睛和侃哥异口同声地说道。

  龙岗一听到紫鸢叫出岗岗哥三字,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只听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剧烈地跳动,似乎要碎裂了般,紧紧地闭住眼睛,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岗岗”这两个字。

  紫鸢看着面目沉静下来的龙岗,心想:他还记不记得吗?应该是记得的吧,不然怎么会是这个反应,不如在叫一声吧,“岗岗哥。”

  一瞬间,龙岗僵直了身体,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的双脚微微地颤抖着,背上冒着丝丝寒气,仿佛有一阵凛冽的寒风穿透了他的躯体,也让他回忆起第一次紫鸢叫他“岗岗”的时候。

  应该是十二岁吧,具体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龙岗带着小他两岁却每天都粘着他的紫鸢一起在村边的树林里和龙子睛二人玩捉迷藏。

  “哈哈,找到你了,龙岗哥。”紫鸢抓着从树上滑下来的龙岗。

  龙岗不高兴的发着小脾气问:“紫鸢是不是偷偷看了,怎么每一次都会被你先找到?”

  紫鸢撅着:“人家才没有呢!是因为每次龙岗哥都会爬上林子里高一点的树藏起来,我只哪些树高就到哪里去找,所以才会每次都被我找到的。”

  “啊!原来紫鸢早就知道啦,还一直不告诉我,说,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紫鸢把嘴凑到龙岗耳边悄悄说:“其实我都是先找到子睛哥和铭祖哥最后再来找你的,我想让你藏得久一点,嘻嘻嘻。”

  “嘻嘻嘻,我们不要告诉他们,该我找了,你快藏好,别让我找到了。”

  “嗯嗯,我会藏得很隐秘,让你一直都找不到。”说完一溜烟便消失在树丛中去了。

  “子睛,铭祖换我来找了,你们快藏好,我数到一百就来找你们了。”

  “八十八,八十九,九十……”龙岗趴在树上捂着眼睛数数,隐约间听到有声音在很远的地方传来。

  “龙岗……岗哥,岗岗哥,救我一下,岗岗……哥!”

  龙岗一声听出是紫鸢的声音,寻着声音急忙找去,一直走到了树林边,只听见呼救声却不见人影。

  “岗岗哥,你到了没,我在这呢,看到没有。”

  “龙岗听着声音找到了掉落在深坑中狼狈的紫鸢,不由咧嘴笑道:“找到你了,不过这还真是一个藏身的好去处,不过你这是什么情况,紫鸢?”

  原来紫鸢找藏身地点的时候,无意间脚下踩空掉入了这个蓄水的小坑中,结果自己爬不上来才呼救的,龙岗伸出手要拉紫鸢上来。

  紫鸢一看龙岗幸灾乐祸的笑脸,生气的把头扭到一边,“居然笑话我,我不理你了,哼!”

  龙岗一看紫鸢生气的模样,不禁又要笑出来,还好努力憋住了,轻声哄着说:“紫鸢,哥哥不笑了好不好,听话啊,不然等下坑里面进水了会有水鬼来抓你的,害不害怕啊。”

  小紫鸢一听有鬼,立马吓得神手抓住龙岗的手,“啊,我怕鬼,岗岗哥快拉我上去,我不要让鬼吃掉。”

  “听话就好。”龙岗把紫鸢拉了出来才发现紫鸢脚上剌出了一道口子,拿出纸来擦掉流出的血迹,“疼不疼?”

  “不疼,一点都不疼。”紫鸢还咧着嘴笑着说。

  “傻丫头,走,我背你回去吧。”

  “嗯嗯。”紫鸢趴在龙岗背上偷偷笑着,“岗岗哥!”

  龙岗迟钝了一下问:“是叫我吗?”

  “嗯,好不好听?”

  “你想叫就叫吧,虽然我觉得不好听,可也管不了你啊,抓稳别掉下去了。”

  “岗岗哥,我发现了一件事唉。”

  “啥事啊?”

  “我发现我一叫你岗岗哥你就立刻来救我了。”

  “是吗?”

  “嗯嗯,所以啊,我叫你岗岗哥的时候你一定要及时来到我身边保护我,好不好?”紫鸢撒娇着说。

  “好好,真是拿你没办法。”

  “说好了不许变哦,岗岗哥,岗岗哥……”

  把紫鸢送回到村子的龙岗突然想到一件事,拍了一下脑袋,“哎呀,我怎么把子睛和铭祖给忘了,他俩不会还藏着的吧。”想罢便像林子冲去。

  树林中,躲在落叶下树丛中的龙子睛还在沾沾自喜地认为自己藏的实在是太好了,龙岗到现在还没找到他呢,而不远处草丛中的铭祖被蚊子叮得一身大包。

  龙岗僵硬地转过了头,浑身的肌肉都甭紧了,喉咙略显嘶哑地说:“别再叫了,你还想证明什么?以后不准再这样叫我!听到没!”

  “你心虚什么,不叫就不叫,干嘛装出一副无谓的紧张表情。”紫鸢甩过头开着车,身后的龙子睛二人则是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途中龙子睛因为眼睛的不适昏沉沉睡去,车子行到神农架林区,由龙岗指路,一行进林区中,夜色中的龙岗和侃哥不由紧张起来,只见山路曲曲弯弯地伸向远方,好像一条细长的蛇在爬行,但却始终只看得见蛇身而看不到蛇头,虽然开着车灯,眼前也只能望出去不到十米的距离,是因为视线被路边的陡壁遮挡住了,等转过弯去,刚觉豁然开朗,没走几步视线就又被挡住了,不时还会和迎面而来的车子来个亲密接触,再向山下望去,走过的盘山小路,像是那种“螺丝转”烧饼似的,大圈套小圈地套了几十圈。

  “你们可要坐稳了,我可还是个新手女司机。”

  “什么!”侃哥张大惊讶的嘴,弱弱的问:“紫鸢妹子,要不还是我来开吧,这可不是你试身手的地。”

  “放心,我还能来得更快呢,不信你瞧好。”说罢,紫鸢猛踩一脚油门,轿车如脱缰之野马飞速向前冲了出去,龙岗和侃哥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把手。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六章 流水山庄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车窗外的风景飞速的从眼前掠过,像是手中抓不住的风,瞬间就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二人甚至一度没敢睁开眼睛。最新章节阅读..

  轿车风驰电掣般的在山中约行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木鱼镇青峰村的流水山庄,惊魂未定的二人缓了一下紧张的神经下了车,才发现不知何时已下车的龙子睛因为晕车趴在地上差点没把苦胆给吐出来。

  紫鸢停好车后由侃哥挎着还没缓过来的龙子睛来到面前的木鱼镇流水山庄,木鱼镇地处华中第一峰——神农顶南部山麓,平均海拔一千二百米,镇内有神农顶、神农坛、天生桥、香溪源等著名旅游景点,被称为初具特色的生态明星镇,已经如一颗绿色的明珠镶嵌在湖北的西北部。

  之所以选择木鱼镇,是因为木鱼镇位于神农架林区的南部,是神农架南大门,也是神农架林区对外开放的窗口,若从神农架林区的南面要进入神农架,木鱼镇是必经之路。

  而且木鱼镇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捷,是神农架林区接待中心,镇上接待酒店、宾馆、农家乐星罗棋布,还有高档的、中档的、低档的,而我们选择的不是木鱼镇上,而是离镇上不远的青峰村名为流水山庄的住宿宾馆。

  才刚开始便遇到了第一个麻烦,一开始龙子睛三人只订了两个双人房,龙子睛和侃哥住一间,龙岗单独住一间,可是加上一个紫鸢,好死不死的房间又全被订满了。

  侃哥打破了几个人的沉默,“哎呀,有什么好发愁的,你们两个睡同一个房间就好了,反正是双人房间,两张床,又不是一张,磨磨叽叽干嘛呀。”

  龙岗一口否决:“不行,我们不能睡同一个房间。”

  侃哥又继续调侃道:“你一个大男人便宜你了,紫鸢还没说不呢,你瞎激动个什么劲,要不我和你睡一个房间,让紫鸢妹子和小龙王睡同一个房间里总行了吧。”

  紫鸢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看着龙岗,眼神里却又有点担心龙岗会怎么回答,心中只能一遍遍默念:不要啊,不要啊,拜托拜托,千万别同意啊。

  “可以。”

  “什吗?”侃哥惊诧了一下。

  紫鸢也瞬间从幻想跳跃到现实中来,迟疑一下失落着说:“好吧,我来照顾子睛哥,谁稀罕啊,哼!”

  侃哥故意问龙岗:“她这是生的哪门子的气?”

  “别问我,我看你还是先把龙子睛送到房间去吧,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龙岗说完拿起背包随着紫鸢上了二楼。

  经龙岗一提醒,侃哥才想起挎着的龙

  子睛,才发现面色发黄的龙子睛在人家前台地上又吐了一片,赶紧拉着他迅速上了二楼房间,只听见打扫卫生的大妈的一顿牢骚。

  侃哥把龙子睛送到走廊尽头的倒数第二个房间,倒数第一个是龙岗的房间,此时已是深夜,侃哥将龙子睛送到房间对紫鸢说:“紫鸢妹子,你去另外的房间睡吧,小龙王由我来照顾,这还要帮他换衣服,你一个女孩家照看不住的,还是我来吧。”

  “可是?”紫鸢迟钝了一下。

  “没事,你这么坚持的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我知道,小龙王也知道,如果是小龙王的话,他也会这样做的,他一直都坚信龙岗是爱着你的,他这样肯定有他不能说的苦衷,而且只有你才可以卸下压在他身上的负担,只有你才能解救龙岗。”

  紫鸢低下头说:“铭祖哥,从前,我总是大胆冲动的做许多事,甚至还总是欺负过你,有时你是让着我,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欺负你,现在不是因为有些事没有去做,而是开始害怕了,越长大越是变的脆弱,越是小心翼翼,或许,我都已经失去了当时的勇气了。”

  龙岗将昏睡的龙子睛放在床上对紫鸢说:“首先有一点我先声明,你是学校里的班主任兼体育老师,再加上龙岗从小教你的飞刀和那些乱七八糟的身手,有时候我还真斗不过你,现在我心里还有点阴影呢。”

  “哦,是吗?”

  “所以啊紫鸢,你一直都是敢爱敢恨的人,你一直都很有勇气和胆量,心中想要什么都清清楚楚,随心所欲,甚至是前不怕狼后不怕虎,自从七年前龙岗走了之后,你变得寡少语,做什么都变得畏手畏脚,正因为你深爱的龙岗离开了,一个能使你勇于释放自我的人离开了,你才害怕了一切是吧。”

  侃哥一番话说到了紫鸢心底,也击开了他心底的一道防线,紫鸢忍住眼泪倾诉:“当龙岗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在害怕,害怕有一天他会再次离开我,你们都会离开我。”

  看了看昏睡的龙岗,侃哥说:“也是,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有点害怕,怕错过他;怕得到他;怕失掉他,可是紫鸢,你自己都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

  “虽说时间会慢慢改变一切,岁月变迁,你经过了多少的苦涩等待,又撕心裂肺的哭泣多少次,孤独与绝望之间你又挣扎了多少回,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你对龙岗的情意从未变过,这是多大的勇气支撑你走过了这么久,紫鸢,在我眼里,你一直都和以前一样,敢爱敢说敢做。

  “可我连自己做得对不对都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让子睛哥一人承受,其实子睛哥和对我如何,我一直都明白,他什么都为我着想,不光为了我,也为了子睛哥,我也会加油的。”

  “就是这样,这才是我真正认识的紫鸢,老天爷绝不会让你的努力白费,我倒龙岗这块冷冰是怎么一点点化的,我支持你,快点过去吧,知己知彼,才能手到擒来。”

  紫鸢出了房间,侃哥像是自自语地说:“她等待着他,你等待着她,兄弟我不帮你,你要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在逃避你的内心,那我只能帮你面对了,恐怕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放的下紫鸢重新开始。”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七章 厕所里的情报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咚,咚,咚。最新章节阅读..”紫鸢敲响了最后一个房间的门。

  “龙子睛已经安置好了吗?”龙岗打开房门问。

  “铭祖哥在帮他换衣服,说我照顾不方便让我到这个房间休息。”紫鸢内心怕龙岗再次拒绝自己于千里之外,不敢抬头看龙岗眼睛,低头小声答复。

  “进来吧,早点休息。”龙岗转身回答后,走进房间躺在床上睡觉了。

  惊喜的紫鸢关 men走到靠窗边的另一张床上看到龙岗睡得一脸死样,气冲冲地:“什么嘛!看到我就不能多说一句吗,亏我还想和你聊聊天,是有多讨厌我,别以为对我说了几句狠话就想一走了之,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哼!”紫鸢朝龙岗做了一个鬼脸躺在床上休息了。

  窗外,风那么轻柔,带动着山间的雾气,让人心旷神怡,当一阵清风飘入房间,如一双手带有丝丝凉意,抚慰着两位未睡装睡之人。

  龙岗躺在床上背对着紫鸢张着眼睛无法入睡,紫鸢望着窗外有回头看着龙岗悄悄问:“岗岗,你睡了没啊?”

  清醒的龙岗一听吓得立刻闭上了眼睛,明明心中怦怦直跳,双腿紧张的发麻仍旧一动不动。

  “睡了吗?”紫鸢以为龙岗睡着了便一个人偷偷倾诉:“岗岗,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是直呼你的名字不叫你哥吗?小时候我可没少挨骂,被说没礼貌,要我说啊,你肯定不知道,看着你好像什么都懂一样,其实你还有点天然呆呢。”

  “呵呵,就知道你猜不到,因为我从小到大都喜欢岗岗呢,可不是兄妹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想嫁给你的那种喜欢,哎呀,我都有点害羞了。”紫鸢捂着红透了的的脸。

  听到紫鸢这么简单直接像是求婚一样的话语,此时的龙岗内心更是翻腾不息,脸上的肌肉和嘴唇在微微颤抖着,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心疼,似乎是在诉说着对不起般。

  紫鸢继续说着:“真想知道岗岗听到会是什么样子呢,会是冷漠的拒绝我,还是会说我在说傻话呢,别看你现在的一副冷漠无情,其实我早就一眼就看穿你了,你一定隐瞒了很多苦衷,七年之间,我们变得陌生了呢,可我还是看到了你的孤独与憔悴,你控制的再好再像,可你掩饰不了,我只到你的眼睛就懂得了。”

  一边铁石心肠的龙岗在这一刻总于露出内心的一丝软弱,心中自责道:“对不起,紫鸢,这辈子我对不起你,我曾说过永远爱你,不会让你伤心难过,可我不是神,我掌控不了这一切,我变了,可你却还傻着守着早已被我遗弃的承诺,我这辈子已经守候不了你,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求你原谅我的狠心。”

  窗外月亮的美丽让人憧憬,憧憬那属于自己的宁静,憧憬那一轮明月,有了这份憧憬,也不想再奢求什么了,夜深了,月亮越来越亮,夜深静卧,此时情意谁解?

  今晚,她蜷缩着身子,他或许在沉思,又或许已安然入睡,世间万物都有猜不透的一面,而那一面,总隐藏得很深很深……

  半夜三更,月明星稀,发着白光的月亮照向恢复清醒的龙子睛脸上,因肚子不适的龙子睛起身出门来到二楼的公共卫生间,拉开门正上着厕所,这时门外又来了两个人,听他们嘴中说起长生不死的丹药。

  龙子睛只听得一人说:“听说今天又有几个人死了个不明不白,那女人花了那么大价钱还顾了不少人在这神农架里找了那么久,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另一个人立马提醒他小声一点,“别让人听见了,听他身边的人说是在找一个当年一个在此隐居的道人留下来的长生不死的丹药。”

  “长生不死的丹药,,哄哄小孩子还行,这谁信这个啊!”

  “你管他呢,钱多的没地花了呗,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反正咱们糊弄糊弄她有钱拿就行了。”

  “说的也是,明天不知道又要去哪里折腾,赶紧回去睡吧。”

  “也是,我看她是想把神农架翻一遍才罢休。”两人说完便离开了。

  龙岗回到房间细细想,“长生不死的丹药,这会不会和起死回生咒有什么关系,看来这条隐藏的龙脉中确实值得一探,明天需要实地考察一下,以便能找出龙穴,比那些人抢先一步找到。”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在一楼大厅旁的餐桌吃饭,龙子睛看到紫鸢和龙岗的熊猫眼问:“昨晚你们聊了好久吗,还是没睡好?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那么重的熊猫眼。”

  龙岗和紫鸢互相瞧了对方一眼,紫鸢连忙摆手说:“没有,龙岗很早就睡了,我睡不着就熬了会儿夜。”又转念一想,“不会昨晚岗岗是装睡觉吧,那我的那些话不会都被他听到了吧,天哪!会不会太不矜持啦。”

  侃哥调侃着问:“你呢龙岗?睡那么早还那么深的黑眼圈,眼睛里还有那么多红血丝,昨晚你干什么啦?”

  龙岗眼神忽闪着躲着三人的目光,“我只是有点累了,晚上总是会不自觉的惊醒才会这样的,再再……再说我一直都有点黑眼圈。”

  “我只是随便问问,你紧张什么,而且你的手已经抓住腰间的刀了。”

  龙岗坐下吃着晚饭,三人听龙子睛讲述起昨晚的事情,侃哥怀疑的问:“这长生不死的丹药不会就是起死回生咒吧?”

  龙子睛细细解释说:“是不是起死回生咒这个无法断定,但如果说到这神农架有丹药的话,也是可信的。”

  “小龙王,你怎么那么敢断定就有?”

  “这神农架内有一座老君观,太上老君,即老子,姓李名耳,字聃,春秋时楚国苦县人,,北魏时,始出现太上老君的称呼,以后太上老君便成为道教对老子的正式尊称,传说太上老君曾在神农架为玉帝冶炼仙丹,为神农炎帝打制农具,故在此地立有一观为老君观。”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八章神农坛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老君观所在的神农顶

  生物资源丰富,稀有树木、珍稀药材山间随处可见,山上原来建有老君观,相传是太上老君休息的地方,现此观已毁,仅存残垣断壁,有诗赞曰:九冲河尽老君山,翠壑凌嶒几叠湾,绝顶冰霜少人迹,至今仿佛说函关”。最新章节阅读..”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紫鸢一头雾水的问。

  “这个等会儿再给你解释。”

  正当四人讨论期间,从楼上走下一群人来,七八个高大的汉子随一个女子娓娓穿过大堂,龙子睛看出昨晚那两人所说的女子,不过让龙子睛吃惊的是那女子竟不是自己想象般的年老体迈一把年纪的样子,这也难怪会如此想,这么想得到长生不不老的丹药一定会是一个老太婆吧。

  只见那女孩约有二十七八岁,呈现出的是女人成熟的知性美,穿着素净干练,紧绷的表情又给人一种狠辣傲慢的感觉,那女人像龙子睛这边转头查看,龙子睛与之对视的一瞬间,确感觉到那女人有着一股让人觉得慈祥的错觉。

  龙子睛手悄悄指着那女人说:“快看那个女的,他应该就是要找丹药的那个人。”

  侃哥定眼一瞧,“没想到还是个姿色绝佳的mei n啊,要不要打个招呼先啊!”

  紫鸢看不过侃哥那色眯眯的样子,无奈的提醒:“看就看,能不能先擦擦口水啊,大哥,你的哈喇子都快滴到碗里去了。”

  “你懂什么?我看你就不这样,这是男人的荷尔蒙在作祟。”

  龙岗观察后说:“我看她的举止神态和动作做起来总有种与她不协调的感觉,让人看不透也猜不透,太匪夷所思,此人深藏不露,不可小觑。”

  侃哥不同意龙岗的意见回说:“龙岗,你也太不解风情,这种气质的女人哪是你这种冷淡的男人欣赏的了得,深藏不露?还得我出面才行,让你看看什么叫哥的魅力难挡。”

  听不下去的龙子睛打断侃哥,“侃哥,我们来这可不是让你把妹的,龙岗说的没错,一个普通的人会雇这么多人找什么长生不老的丹药吗?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先不看他们情况。”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两个人,看穿着应该是本地人,估计是不熟悉神农架地形找了几天没找到才找了两个本地人当导游吧,那两人上前与其交谈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流水山庄。

  那女人不知要去到哪里离开后,龙子睛也急促地吃了几口饭说:“事不宜迟,我们也赶紧出发吧。”

  “你有何打算?”

  “就是啊,那mei n找了几天也没找到,我们要去哪找啊?”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要去实地考察,分析出神农架的隐藏龙脉在何处。”

  “那我们要先去哪?”

  “神农顶,神农顶峰高达三千一百零五点五米,为华中第一峰,去到这里才能将山脉的波动起伏看得清清楚楚,而且去到神农顶的过程也可以收集到所需要的情报。”

  三人动身出发,紫鸢也收拾了一下准备一同前往,龙岗见此便问:“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用和我们一起去。”

  紫鸢一听,心中自是一千个不愿意,“为什么?又想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我才不干呢。”

  “你以为这是来玩的,危险太大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在做什么,别想丢下我一个人,我不管,我就是来玩的,再说,你凭什么管着我?”

  两人争不可开胶,僵持不下,龙子睛发话说:“好了,让她去吧,真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指不定让她闹出什么乱子。”

  “还是子睛哥好。”

  “不过你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千万不要离开我们的视线。”

  龙岗无可奈何也不多说什么,四人一同出了流水山庄开车向神农顶方向驶去,因为正值林区的淡季,所以人流量并不大,不过也减少了会被人发现的几率,与来之前不同的是,开车的换成了侃哥,而预防再次变成昨天的样子,龙子睛提前吃了晕车药。

  龙子睛坐在副驾驶位置指引侃哥开到神农顶底部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停下了车,四人下车向神农顶正式开始征服之路。

  首先要征服的便是这眼前这座如同被千万年的时光在其身边流转,历史和神话绸缪纠缠着的神农坛。

  抬头望向高高在上神农坛的侃哥问:“我们会不会中了狗屎运,这便是神农架的隐藏龙脉。”

  “这可说不定!”

  “龙子睛,你是不是看出什么端倪了。”

  “嗯,就如这座神农坛,风水上重视形峦的同时,也非常重视建筑物的坐向,也就是立向,山水无绝人之理,分金有转移之功;以坐穴为体,依四种砂水所在方位的不同,讲究来山去水尽关情,以五行长生十二宫为区分砂水生旺休囚死作为分辨四周砂水所在方位吉凶的主要依据,生旺为吉,病死墓绝为凶,强调内乘生气,外接堂气。”

  “也就是说这座神农坛所处的方位也是一处宝穴了。”

  “从建筑风格、建筑的高低尺寸、建筑物四周水路、道路的来去,色调的配合,这座神农坛都有十分讲究的完整模式,而且与四周自然环境混为一体,美不胜收,宝穴谈不上,不过是一处佳地罢了。”

  四人向神农坛天坛行去,神农坛分天、地二坛,依山而建,天坛之下为地坛,辟有可容数千人之众的广场。

  来到广场,龙子睛径直向前端有两根高十米的图腾柱走去,回头看下脚下的广场发现也不简单,广场为大圆图案,代表天;圆心处设正方形,代表地,方形图案中,五彩石分列表示木、火、土、金、水五行。

  图腾柱后是两幅大型浮雕,图腾柱和浮雕之间设有祭坛,祭坛完全按古天子祭坛的规格设置,青铜铸就的祭器九鼎八簋正中排放,香炉、香案、金钟、法鼓坛前排列,庄严肃穆。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九章 茶林

  观察了整个地坛布局,吸引龙子睛目光的依旧是那两根如华表般的图腾柱,龙子睛围着柱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目不转睛的认真查看,侃哥三人也仔细观察了下图腾柱上可曾刻有与长生不死药有关联的信息。无弹窗..

  侃哥找了一圈又一圈,一点蛛丝马迹也没发现,“小龙王,你找到什么了?”

  龙子睛摇摇头说:“没有,柱上的大小牛首以示神农氏为牛首人身,子孙后代繁衍之意。图腾柱的前方两幅大型浮雕,展现了神农氏一生的功绩,我还以为会刻有老君炼丹的信息,这上面刻的全是神农氏一生的丰功伟绩,我也真是傻,这神农坛本就是祭拜炎帝神农氏,怎么会有太上老君什么事。”

  原来龙子睛观察后才发现图腾柱上刻画的乃是炎帝神农氏,据史册记载华夏始祖神农氏尝草别谷,为民疗疾,开创了中华医药学和农业的先河,为黎民百姓的生产生活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而神农架曾是他尝草采药的地方,为了纪念神农老祖一生的丰功伟绩,让炎黄子孙世代祭拜,便在这块风水佳地修建了祭坛。

  太阳初生的早晨,时有裹着厚厚“包头”的山民在地坛点烛焚香,面对朝阳,口念太阳经祭拜太阳神,紫鸢见罢,强拉着三人开到地坛前满脸虔诚的祭拜炎帝,口中还念念有词,“愿老祖宗保佑我们无病无灾,永远健健康康,一百岁不嫌长哦。”

  紫鸢刚说完,身边的龙岗冷不丁地说:“太过贪心神会惩罚,小心适得其反。”

  “才不会呢!”紫鸢看着龙岗微笑着说:“因为我是用自己的生命换你的长命百岁,神是不会怪罪的。”

  龙岗吃惊的看着绽放着全天下最美丽笑容的紫鸢,好一阵才回了一句:“笨蛋,先珍惜好自己的命吧。”

  从地坛到天坛要经过二百四十三个台阶,计分五级,自下而上,第一级为九步,称“明九”其余si ji依次为七十二、六十三、五十四、四十五步,皆是九的倍数,称“暗九”,这种“九五至尊”的设计,暗含着炎帝神农氏的至尊地位。

  再怎么说,龙子睛四人也是从小在山中长大,轻而易举便登完二百四十三级台阶,来到了天坛神农雕像前的瞻仰台,立于苍翠群山之间的神农祭坛,如今已成为海内外炎黄子孙瞻仰祭祖的圣地。

  仰望神农塑像,牛首人身,双目微闭,威武古朴,似在静静地思索宇宙,塑像不设底座,身躯拔地而起,头顶蓝天,身披彩云,神农雕像高二十一米,宽三十五米,相加为五十六米,象征中华五十六个民族欣欣向荣,子孙繁衍兴旺之意。

  四人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为赶时间大致瞧了瞧便又匆匆赶往神农顶,行走在神农架中,仿佛传说和现实间没有界线,途径经过一座山峰,便听到一个年级略大的人在跟过往的游人讲神农氏在这里采过药,用陶罐熬出了第一碗疗病救夭的药汤,听他那轻描淡写又铿锵有力的口吻,好象神农氏随时都可能从那山上走下来。

  山路上遍布奇峰怪石,裸露林立,蜿蜒匍伏的香柏插石横缝,山峰连绵不绝,峰峰相峙,气势磅礴,周围云翻雾卷,群山逶迤,绿浪激天,碧波万倾,十分壮观。

  行了一会儿,侃哥便开始叫苦不迭:“你们慢点走,等等我,让我喘口气,我快累死了!”

  “这才走多远你就叫累,离登顶还有一大半路呢,赶快走。

  ”龙子睛催促着侃哥。

  侃哥擦着满头大汗无奈着说:“我真是吃饱撑着了来爬山,早知道就在下面舒舒服服的睡个大觉了。”

  “还在那里说风凉话,让你天天吃那么多,长胖了吧。”紫鸢走过去拉着侃哥说。

  对于侃哥,龙子睛也无奈一笑说:“侃哥,你以前可不是现在九九归一的腹肌,还真是应了我的话,三人行必有一个胖子。”

  侃哥似乎不太乐意别人说他胖,

  “好你个小龙王,还敢嘲笑我,等我回去练出我的八块腹肌我一定好好修理你。”

  “你还是先追上我在说吧,哈哈。”

  紫鸢一看龙岗已经走出了好远也赶紧拉着侃哥加快了脚步,“我看前面好像有歇息的地方,咱们快点过去休息吧。”

  本来紫鸢只是随便编个理由让侃哥快点,没想到还真被他说出个好地方,在这半山腰再下点的地方竟然有一片小规模的茶林,几张简陋的小桌子和几个小木椅,一个以此为生,笑容慈祥的老爷爷沏着一壶壶溢着清香的茶叶茶等候着 men的顾客。

  谁又能想到这些地方会有一片茶林,侃哥一见此像打了鸡血,瞬间一路小跑上来,躺在遮阳的密密茶树下向老爷爷要了一壶茶,“水忘了带,渴死人干了。”一接过水便迫不及待的倒了一杯便往嘴里送去。

  “慢点”老爷爷摆着手喝还未说口。

  “噗!”侃哥一口水全吐了,“烫死我了,老头,这怎么是热的?”

  “水不热可怎么泡茶呢!”

  “你哪来的火烧热水?”

  “是我从山下扛上来的液化气罐烧的。”

  “从山下扛的?”侃哥有些不信,“老头,你多大岁数了?”

  “老头子我今年六十二了。”

  一听老人说已经六十二了,侃哥变的恭敬起来,“老爷爷你都六十二岁了能把液化气罐从山下扛到这里,好佩服你,你条子身体蛮扎实厉害,是哪们怎么锻炼的?”

  老爷爷哈哈一笑说:“么事湖北话:什么,锻炼?只不过是搬得多了些,年纪大了,不中神了不行了。”

  龙子睛也在一旁夸老人说:“哪有,您还能在这种一片茶林呢,看你这体魄可是人老心不老呢,”

  几人一边喝茶一边听老人讲述着片茶园的来历:炎帝神农氏当年在神农顶尝药草时发现茶能解百毒,就带部民在这片山坡上种下第一片茶林。

  第六十章 魔天岭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四人在山腰处的一片裸露土地的茶林处休息,听着老人讲述茶林的来源,“这一片茶林历经了几千年的时光,几经荒废,我年轻的时候啊,总想着把这片铭记着历史的茶林再次恢复以往的生机,以前没有时间,现在退休了又想起了这片茶林,之后就变成了今天这副面貌。..”

  “老爷爷,您可真是厉害,您一定付出了很多心血吧。”紫鸢又指着山路,山坡上的树问:“老爷爷,那树上的红绳是什么意思?”

  原来紫鸢所指的就是山中那一棵棵参天古树绑满的红绳,树干形态上给人以饱经风霜、苍劲古拙之感,几乎每棵树干上都系满了红飘带,随风飘舞,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老爷爷解释说:“据说这是神农氏当年和茶林一起所栽,茶林虽然荒芜过无数次,但这些千年铁坚杉就这样在这里存活了数千年,这些红飘带只是当地人对于山神树神的一种祭祀,也有一些处对象的小伙子小姑娘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红绳上系在上面祈求永不分离呢,真是不懂你们现在年轻人的思想了。”

  听老人这么一说,紫鸢一下来了兴趣,追着问:“老爷爷,我能在上面系一条吗?”

  老爷爷看着紫鸢一双真诚的眼睛问:“你又要和谁求不分离呢?”

  紫鸢偷偷的向老人指了指一个人喝闷茶的龙岗,“就是那个不解风情的笨蛋。”龙子睛和侃哥只当在一旁喝茶装没看见。

  “哈哈哈!虽然很理解你,不过不行了,千年铁坚杉是濒危的珍惜植物,现在受到法律保护,不可以再绑红绳和人为损伤。”

  “唉……”紫鸢深深叹了口气,“没想到连老天爷都不愿意帮我。”

  老人不忍看见紫鸢垂头丧气,又瞧瞧告诉她:“你随便去找颗树看看树下都放的有什么吧,有惊喜哦!”

  “真的吗?可不能骗我。”紫鸢放下手中的茶寻找身边最近的树。

  “紫鸢,你干什么去?我们要出发了,别乱跑!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不用跟着我,马上就回来。”

  “喂,你吵到我了。”龙子睛往旁边一瞧,灵素正悠闲的坐在自己身边,深深的打了一个哈欠。

  “喂喂!你这个时候出来干嘛,你不怕被人发现你是鬼嘛。”

  “哎呦,好痛!”紫鸢出手对龙子睛头就是一巴掌。

  侃哥不解问:“小龙王你怎么了?喊什么痛?”

  “哦,没事,突然腿抽筋了下,没事了。”悄悄对旁边的紫鸢说:“你干嘛呢?”

  “笨蛋,又忘了,只有你才看得到我,别人是发现不了的。”话音刚落,灵素又深深的打了个哈欠。

  “看你没精打彩的,每天待在玉佩里睡大觉还会犯困吗?”

  “哪有每天都睡大觉,我只是趁你不知道的时候偷偷跑出来过。”

  “昨天晚上吗?”

  “嗯,本来想找你聊天的,我看你睡着了就一个人昨天晚上趴在窗台看看月亮,你可不要怪我啊,谁让你带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我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景色呢。”

  “喂喂,我说你啊,那可是我和侃哥休息的房间,你一个女孩子半夜怎么可以出现在男人的房间。”

  灵素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这有什么,我又不会对你有什么企图,再说了,隔壁的房间不也住着一男一女吗。”

  “你是说紫鸢和龙岗。”

  “就是啊,他们都可以睡在同一个房间,为什么我连出现在房间都不可以?哼!”

  “因为紫鸢和龙岗从小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且对对方都互有爱意,不用避嫌。”

  “哦,是这样啊,怪不得昨晚我看月亮时听到她说要嫁给谁呢。”

  “哦,是这样就好了。”龙子睛拿起一杯茶远远望着紫鸢,而另一边的龙岗拿着短刀在身旁的石块上滑来滑去。

  “是不是我们有了和他们一样的感情就可以住在同一个房间了。”

  灵素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得龙子睛水从水中喷出,连忙像老人和侃哥解释说:“好烫,好烫!”

  侃哥倒一杯喝下去说:“一点也不烫啊。”

  “可能是天气太热了,杯子晒的有点烫嘴,没事没事。”

  “灵素,别来玩笑了,你是鬼我是人,我们怎么可能会有感情。”

  “人和鬼是不会有感情的吗?”

  “当然不会,因为根本不属于一个世界,肯定也不会有结果。”

  “是这样吗,我懂了,我去看看你心心念念的紫鸢在干嘛。”灵素起身向紫鸢走去。

  龙子睛手忙脚乱地说:“我哪有心心念念,你别诬陷我啊。”

  灵素头也不回淡淡的回答:“解释就是掩饰,你把螭纹玉佩放在上衣的内兜,正好贴在你的心脏,我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心跳,只要与紫鸢有关的任何事,无论是交谈还是对望你的心跳都会加速,就算你以为表面上装的无所谓,可是你的心跳却很诚实。”

  “小龙王,小龙王。”侃哥在发呆的龙子睛面前挥着手叫他。

  “哦,什么事!”

  “没事,我看你脸色不对劲,一个人自自语的,你在担心什么事吗?”

  “没有,你想多了,我在想这神农顶的龙脉风水,对了,老爷爷,这神农顶可有什么废弃的道观或是寺庙之类的吗?”

  老爷爷想想后说:“听你这么一提,神农顶的半腰在往上的一处山岭名为魔天岭,听闻魔天岭有一处废弃的道观,好像是叫老君观,只是魔天岭山势雄伟,怪石林立,如柱如笋,那里被禁止进入,我也没有亲眼见过魔天岭是不是有这么一座老君观,你们要去哪里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无意间看到过一则新闻说神农顶有一座道观,太好奇了,所以就想问问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真是假我也说不清,就是那里太危险,还是不要在好奇心驱使下乱闯的好,安全第一嘛!”

  龙子睛瞧着紫鸢和一旁的灵素在那株千年铁坚杉徘徊问:“对了,老爷爷,你让紫鸢去看铁坚杉做什么?这棵杉树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吗?”

  看清爽的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