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49-54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十九章 凤血玉印

  “我当然知道,七年来,我父母在我面前被杀害的的画面像噩梦一遍一遍在我脑中回荡,我仍然忘不了那具模模糊糊像死神一般的人影。无弹窗..”

  “死神的人影?”

  侃哥也被真相惊讶到,“有看清是谁吗?为什么会对你们下r >

  “我家有一件祖传的宝贝,价值更是连城,因为太过于贵重怕被人惦记引起祸端,从不敢向外人提起,就连我也是小时候得以见过一眼,便被我爸爸封在了做房梁的一根青竹中。”

  “那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帮到你。”

  “一枚极其罕见的凤血玉印!”

  “凤血……玉印?”

  “没错,传说中沁入了凤凰之血的通灵古玉,相传古代有一种鸟,叫鸟狮,又称凤鸟,生性好斗。一天,觅食飞过玉岩山,见一凰正在孵蛋,顿生恶念,向其发起攻击。毫无准备的凰被咬断了腿凤闻讯赶到,与凰一起同仇敌忾,最后,凤和凰终于战胜了“鸟狮”。”

  “凤凰虽然胜利了,但因受伤鲜血直流,染红了整个玉岩山,岩石遂成了晶莹剔透光泽如玉的凤血石,而因为沾染了凤和凰的血,因此这种玉被人们视为通灵的古玉,因为此玉十分难得,市场价格更是天价,黑市中更是不可估量。”

  “难道那个放火行凶之人就是为这枚凤血玉印来的?”

  “当时我们一家人正在用晚饭,越吃越是感觉身体无力,头晕眼花,当我们想站起身时,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这时从院中进来一人,手上带着手套,蒙着脸,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一进门就抓着我,拿出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威胁我的父母交出凤血玉印。”

  侃哥赶紧追问:“明显就是蓄谋已久为了凤血玉印来的,会不会是同村的人不知怎么得到的消息,既然看不清他的脸,那声音呢?外形特征呢?”

  龙岗无奈摇摇头说:“当时被他下了药,整个人就是一种半昏迷状态,那人用我的性命相威胁逼我父母说出了藏在房梁上的凤血玉印。”

  “之后呢?你还看到了什么?”

  “那人那到凤血玉印后,我本以为他会就此罢手,这时我父亲嘴上模模糊糊说了什么我也没有听清,可接下来,他竟然在我面前杀死了我的父母,又一把火烧了房子,我被他打昏,直到我醒来时才发现我被丢到了下马街的杂胡同里,全身上下脏乱不堪。”

  “为什么不回来?回来我们可以帮你?”

  “回去?回哪去?家人没了,家也没了,一夜之间,我的精神崩塌了,天空是灰暗的,我感到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孤独、失落、无助将我压的喘不过气来……,我走在路上,所有人见了我都在躲着像乞丐一样的我,我好想逃,逃到另一个世界去……。”

  “对不起,我没想过当时事情是这样的,没想到你每天都承受着这样的伤痛。”

  “你不用着道歉,这事跟你没关系,为了报仇雪恨我才努力活到今天,只是为了杀死他。”

  “所以这些年你一直都在追查凶手?有线索了吗?”

  “关于凤血玉印的事连龙伯和老鸦伯都不知道,更想不到还会有谁知道,后来我遇到“园一居”的刘永鸿的帮助,刘永鸿明着是经营古董店,暗地里在黑市干的是违法的勾当,我见他人脉广阔,在黑市中也是呼风唤雨,人人都要称他一声大哥,于是便求他帮忙看看是否有人会来ch sho一枚凤血玉印,而我作为回报同时也为了生存下去,经常四处刨薯来这贩卖,可惜七年了,也没有打探到任何消息。”

  “如果我说希望你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呢?”

  “七年了,我以为时间会慢慢将往事沉淀,可是心底的痛又有谁能体会?怨恨自己无能的伤心都已让我疲倦,我说过,这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动力,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坚持什么。”

  “我能理解你f cho的心情,可为什么要将自己变成这个样子?就算要报仇,也没必要将自己完全陷入f cho的深渊中,你在伤害自己,也在伤害身边的人。”

  “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世上的所有人都不值得我去相信!”

  龙子睛沉思片刻,“好,我知道你的决心了,你相不相信无所谓,现在我就有一个办法帮你找到凶手。”

  “什么办法,快说!”

  “我虽然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谁?”

  “你父亲!”

  龙岗震惊了一下,疑惑的问:“我父亲?”

  龙子睛笃定说:“就是龙叔,按你刚才所说,凶手拿到凤血玉印已经没必要赶尽杀绝,当时你模糊地看到龙叔说了什么,然后那人便起了杀心,如果没错,龙叔是看出了凶手是谁,情急之下,又说出凶手名字,怕事情败露,凶手才将龙叔杀害。”

  “就算知道现在又能怎样?我父亲……”龙岗以为龙子睛是在开他玩笑,情绪有点恼怒。

  “如果可以让他活过来亲口告诉你呢?”

  龙岗瞪大双眼,紧紧盯着龙子睛问:“活过来?怎么活?”

  “起死回生咒!”

  “小龙王,这件事……”侃哥上前阻止龙子睛。

  龙子睛打断侃哥,“不用再隐瞒了,是时候让龙岗知道这一切了。”

  “起死回生咒是什么?”

  “是我父亲和老鸦伯两个多星期前在盘龙山上刨薯时遇到霉粽子,老鸦伯为了掩护,中了尸毒死在了墓中,我父亲捡回了一条命,可也废了一条腿。”

  “连老鸦伯也……”

  “我和侃哥去救老鸦伯时意外发现了一张画在羊皮卷上的龙脉图,上面记载了一种可以起死回生的咒语,咒语藏在了一处隐藏的龙脉中,隐藏龙脉共有八条,一条隐藏龙脉就是盘龙山龙脉,除此还有七条,没有办法知道到底是哪一条,只能一条条的找,接下来不知道还会遇到多少艰难险阻,为此,我们都需要对方的力量。”

  第五十章 共同的方向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了,龙岗,侃哥的父亲虽是死于霉粽子,可直接导致了这一局面的凶手就是陈高森,是他为了起死回生咒伤了老鸦伯。..”

  龙子睛转头对侃哥说:“对不起,侃哥,一开始我向你隐瞒了老鸦伯的死,本来我打算告诉你,可是我看到龙岗因为仇恨无法自拔时,我犹豫了,我害怕你也会被仇恨蒙蔽一切,可是现在,陈高森已死,大仇得报,我们也有了共同的目标,希望我们最后都能团圆,和好如初。”

  侃哥拍拍龙子睛和龙岗,“啥也不用多说,千万语一句话,刎颈之交。”

  “肝胆相照。”

  “虽死不负。”

  一阵微风吹过,翠绿的竹叶沙沙作响,一株株翠竹高耸挺拔,顶天立地,根直直立在这座被大火洗涤过的焦土,阶前老老苍苍竹,却喜长年衍万竿,用他们绿荫如盖的枝叶展示它们的勃勃生机。

  “小龙王,你看龙脉图我们下面要去到哪条龙脉之地?”

  “我对比过龙脉图和现在地图,在龙脉图中部偏南,长江中游有**脉,虽然会有一些偏差,但是我调查过应该不会错,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的故里,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在长达800多年的历史化,而那条龙脉就在湖北神农架附近一带,很大可能就在神农架当中。”

  “神农架!”

  “而且神农架存在野人的传说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而且地形复杂,野兽众多,更有许许多多古怪的传说,危险不必多说,我们必须作好准备,明天我们先去“园一居”,然后就出发去神农架,希望能有所发现吧。”

  “行,决定了,小龙王,今天好好休息,各自准备好家伙,明天出发。”

  夜,一片寂静,龙子睛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似乎在顺理成章的进行,可思绪由从前到现在,一股脑儿的全乱缠在了一起,不敢去想的未来,一直在想,我们共同的人生道路就是这样吗?最后会是如何?就这样一直,一直到了尽头,生命此就终止了吗?明明已经做好了决定,为什么心好乱?

  龙子睛怕吵醒龙岗轻轻下床来到院中,静谧的深夜,仰头看着天空的弯月,心情也变得豁然开郎。

  “喂!大晚上不去睡觉溜达什么?”

  被吓一跳的龙子睛拍拍胸口,“你吓死我了,下次出现能不能通知我一下,鬼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见过像我这么可爱善良的女鬼吗?”

  “对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喊你女鬼吧,你的名字呢?”

  “名字?这个……我忘了!嘻嘻。”

  “好吧,预料之中。”

  “不如你帮我取一个名字吧,要特别特别好听的,一听就知道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像紫鸢这样的,像朵花,关键还是要好记,我怕忘。”那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小姑娘?我看你的个子也不小了,怎么也有二十岁左右了吧。”

  &nbs

  p; “那也是小姑娘,想好没啊?快点,我还挺期待的。”女孩撒娇着说。

  “刚见你时,素衣莫起风尘叹,一双瞳人剪秋水;语间又是古灵精怪,灵气逼人,叫你灵素好不好?”

  “灵素,好啊,我喜欢,我以后就叫灵素了,你叫什么?我也不能总喊你“喂”吧?”

  “我叫龙子睛,望子成龙的龙,画龙点睛的睛。”

  “你不是叫小龙王啊?”

  “扑哧,”龙子睛笑出声来,“小龙王是小名,龙子睛是大名。”

  “小龙王,真有趣。”灵素拍着手笑了起来。

  龙子睛认真的看着灵素问:“你不会真的什么都忘了吧?那你要呆在我身边到什么时候?”

  “既然只有你能看到我,冥冥之中肯定有你我缘分啦,你要让我离开的话,必须要把玉佩给我。”

  “为什么?”

  “因为这块通灵宝玉吸附了我仅有的魂魄,我离开玉佩太远会死的,你不想我死的吧,呜呜。”灵素装作哭了起来。

  龙子睛一下慌了手脚,赶忙安慰:“别哭啊,我最怕女孩哭了,我没说要赶你走啊。”

  “真的!”灵素一下止住了哭声并笑着说:“这可是你说的,一既出,驷马难追,骗人是小狗。”

  龙子睛被灵素突然的转折惊呆,“你这变得也太快了吧,还真是女人心,海底针,领教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向你坦白,其实我是不怕阳光的,白天也可以出来的,上次我说有办法是想附在这块玉佩上,这样你就不会害怕的赶我走了。”

  “好了,我承受的住,只不过这玉佩不是我的,要是我发现你居心叵测,我就把你送到一个连鬼都不放过的人那里,到时间可别怪我心狠。”

  “看你今天似乎比以前开朗多了,虽然还是一张苦瓜脸。”灵素拧了拧龙子睛的脸。

  “你可以碰我的吗?”

  “拜托,我又不是透明人,不信你摸一下。”灵素向龙子睛伸出手。

  龙子睛触碰到灵素的指间,凉凉的,却又是真实的触感,“你会飞吗?”

  “会啊,不过我也不用一直飞。”

  “为什么?”

  “你还真是笨啊,因为也附在玉佩上,玉佩到哪我到哪,所以你就相当于我的脚。”

  龙子睛楞了几秒,叹了口气说:“好吧,我还是没法完全接受这一切。”

  灵素慌着挥着手说:“你别叹气啊,一时的确是很难接受,不过时间长了就好了,我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我可以陪你说说真心话,开导来导你啦,而且我保证绝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我发誓!”

  “你倒是想说,别人也听不见啊,不过,总好过想说但不敢说的我。”龙子睛眼神透漏着无奈的忧桑。

  灵素走到龙子睛身边和他一起望着天空,“总是会有些人是那么的傻,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抱有一丝幻想,比如说你,我知道你心里在想谁。”

  “是吗?她曾经和我说过一件短暂的事物竟总撼动了时间的定律,仅凭一个美好瞬间便缔造了无尽的永恒!我无法去理解这句话?作为一个过去已成往事的你如何去理解这句话?”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一章 三宝灵芝玉如意

  “这个虽然我并不是很清楚,心动只要一瞬间,心碎也只一眨眼,所谓的永恒,不过是心底念念不忘的一瞬间,所谓的美好,也都会在巅峰期时瞬间陨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些,也许这就是我内心的理解吧。最新章节阅读..”灵素傻傻看着龙子睛。

  龙子睛望着紫鸢家的方向,“是吗?你是这么理解的,我也蛮好奇你生前经历了什么故事呢。”

  “所以要你帮我啊,帮我想起我的一切,我的命运。”

  龙子睛看着灵素深情地问:“你这么想知道过去的一切,为什么会一点都不记得,还是说曾经的你是自愿放下一切,忘记一切,才选择了那碗孟婆汤。”

  龙子睛的理解一时让灵素不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说:“我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吸引我而来的是你,你会是我要找的da an。”

  “慢慢找吧,别太长了,如果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我也想发生一次意外,喝不了孟婆汤,也得个失忆症,像你一样无忧无虑多好。”

  “那好啊,等到你忘记了一切想要记起时,我会给你当头一棒,告诉你这是你自己当初的选择。”

  “那就感激不尽了。”

  灵素又有些调皮地问:“喂,这么美好的夜晚却和我一个女鬼在这唠嗑,会不会觉得以前孤独一人静静赏月特别怀念和遗憾啊?”

  “应该是你庆幸自己可以不用在做一个孤魂野鬼,还有一个人可以和你说说话吧,毕竟只有我才做得到。”

  “也是哦,嘿嘿嘿,好了,说了那么多,回去吧,明天你不是还有好多事要准备呢,早点休息吧。”灵素化为一缕残影回到了螭纹玉佩,那如水的余光像是述说着,直缘感君一回顾,使我双泪长珊珊。

  “我是不是真的见鬼了,还是无法想象,无法接受,睡觉吧!”龙岗回到房间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准备好家伙事,和老龙王道完别就开车匆匆向“园一居”驶去,全然没有发现后面有人正在开车跟踪着自己。

  从卧龙谷出发也就一个钟头便赶到了下马街,侃哥把车停到“园一居”外面,侃哥拿着背包和二人起身入了后院的大堂,一辆车紧跟其后停在了距离“园一居”不远的路上。

  侃哥一看大堂,空空如也,无半个人影,不知道的还以为关门了呢,“刘大哥,在哪呢?给你带个宝贝回来了。”

  一间侧房的门打开,刘大哥一看是三人,愁眉不展的神情变得喜出望外,“唉哟喂,几位大哥唉,你们可回来了,连个信都没有,可让我一顿苦等啊,快进来喝口水。”

  侃哥竖着大拇指朝着二人夸赞:“有我们哥几个出场,还用得着担心,也不看看我哥几个什么水平,操心得可有点多余了刘大哥。”

  “的确,我信得过几位的实力。”

  “刘大哥,别听侃哥瞎说,这一趟也不是多顺利。”

  刘大哥发现少了一人问:“怎么不见陈高森那个家伙?”

  “陈大哥他”

  龙岗打断龙子睛说:“陈高森想要黑吃黑,见财起意,要害死我们,被我发现给了他个痛快让他做了走地仙。”

  “什吗!没想到这家伙隐藏的这么深,当初我还真是瞎了眼相信了他,还差点害了几位性命,悔不当初啊。”

  龙子睛和侃哥相互看看对方,默不作声,没有将太多的来龙去脉告诉刘永鸿。

  “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好东西,让陈高森这家伙原形毕露了。”

  “一个水”晶杯还没说出口,就被侃哥打断。

  “就是这个,南阳独山玉如意!”侃哥拿出背包中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的玉如意。

  刘大哥一见到这柄绿如意,仔细拿在手中,两眼放光般的细细打量,口中不停直说:“好东西,好东西,这回可真遇着真宝贝了,你们看,无半点瑕疵的翠绿色,具有玻璃光泽,其中半透明的蓝绿色独玉为独山玉的最佳品种,近似翡翠,而且握柄处还带有一些独山特有的团块状分布的紫斑玉,真是玉中的ji pin啊。”

  “而且这柄玉如意还是灵芝状,从玉佩到玉梢又形如一条硕长的龙躯,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上面还刻有五福图纹,不得不让人想到传说中的三宝玉如意!”

  侃哥和龙子睛异口同声地问:“三宝玉如意?”

  “别看我刘永鸿只是一古董店老板,我也是一个古董爱好鉴定专家,没点见识就敢开古董店,传说中,三宝玉如意乃是天道圣人元始天尊所持灵宝,三十六品净世青莲之莲花所化,先天功德灵宝,五色毫光渲染周天霞光万道普照山河,尽显至高无上的圣气。”

  “这跟这柄玉如意有关联吗?”

  “就说你们外行人不懂得其中生钱门道,这柄灵芝玉如意简直就是仿效着三宝玉如意而作,曲折处如穿梭在祥云中的真龙,唯我独尊之势,刻有的五福图纹,每道图纹虽然形体不同,却精髓神似,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其气遒劲浑厚,其劲苍猛有力,其势笔走龙蛇,飞动流畅,可谓寿比南山、恭喜发财、健康安宁、品德高尚、善始善终,福内藏圣,圣如天福。”

  “说重点!”侃哥听的稀里糊涂的。

  “先不说这玉如意本身多值钱,如意本就是趋吉避凶,平安如意供观赏的吉利器物,单单凭借着它与三宝玉如意如出一辙少见的灵芝外形,五福纹饰和传统封建迷信,大大增加了它的价值,这回可真的是捡了宝啊。”

  龙子睛看着玉如意问:“到底能有多值钱?”

  “龙老弟,这个你有所不知,我道上有个兄弟也曾收购过一枚芙蓉玉福纹簪,是独山红玉,几万价格购入,随手便以几十万的价钱ch r >

  “乖乖,没想到还真刨了好宝贝。”侃

  哥摸着这块稀世之宝,由衷赞叹,心中不住暗暗感谢冢头村老人。

  第五十二章 白色轿车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咱可是内行人,等我找好买家,赚的钱哥几个平分,估计吃喝不愁啊!哈哈!”刘永鸿将玉如意放好来招呼三人。最新章节阅读..

  “光顾着说了,这一趟看来辛苦三位兄弟了,不如我带各位去喝点酒,庆祝一下我们首次合作的成功。”

  龙子睛歉意的说:“恐怕这次不行了,我们也准备好去下一个地方,马上就要出发,而且这次我们不打算自己开车去,因为路上查车等原因,我们先驾车到洛阳车站,会在车站外再登上直达神农架的长途qi che,大约十个小时左右就到站。”

  “这么急吗?回来也不歇两天,既然这样,我就不强留你们了,倒是你们和龙岗兄相处的还不算糟糕吧。”

  “放心,靠得住,我们不存在会背叛对方的理由。”

  龙岗等得不耐烦了,“客套话说完了就走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那好,刘大哥,等我们回来再找你好好喝一杯,龙岗,侃哥我们出发吧。”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龙岗兄弟,你们先过去吧,我在好好说他两句,免得再让我担心。”

  龙子睛和侃哥先行回到车上,“侃哥,你为啥拦着我不让我说水晶杯的事?”

  “小龙王,那水晶杯是前秦时候的宝物,比起那个玉如意价值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失手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打破,你看刘大哥那一副财迷心窍的样子,还不得恨死我们啊,还有陈高森的死,龙岗也只找个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毕竟杀的也是刘大哥的人,小龙王,你倒是留个心眼啊,别见谁都毫无保留地坦诚相待。”

  “好,好,我知道了,小弟初来乍到,哪有你那么老江湖,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一二。”

  “别来玩笑了小龙王,刘大哥和龙岗说啥呢?还不出来?”

  “园一居”内,刘永鸿在偏房内悄悄问龙岗:“他们可有怀疑?”

  龙岗在一旁冷静回道:“那他们够不够聪明了。”

  “陈高森那个家伙处理的如何?没让他说漏嘴吧?”

  “如果我想让他有机会说,他倒是可以死的明白一点。”

  “最好是这样,让他当替死鬼可说是蒙混过关了,这可是我牺牲了手下帮的你,如果让那两个傻子知道你是……”

  龙岗迅速掏出刀顶着刘永鸿的喉咙,“我们不过是合作罢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不然,下场会更惨。”

  “那就看你什么时候找到了,决定权可在你手上,可惜了你的那两位傻兄弟了。”

  龙岗拿着刀又使劲往刘永鸿喉咙推了一下,威胁说:“你若敢动他们一分,我会让你一无所有的痛苦死去。”

  “自己好自为之,着你先死,合作愉快。”刘永鸿拍拍龙岗肩膀出了房间。

  龙岗出了“园一居”做到车上,先开口问:“为什么要选择坐长途车,事先可不是这么打算的,理由呢?”

  “这个的确是我临时决定的,看到后面不远处那辆车了吗?”

  侃哥透过倒车镜看到了,“小龙王,那辆车怎么了?”

  “车上的人在跟踪我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不过确定是在跟踪我们。”

  “是谁?”

  “看不清车上人脸,他在故意与我们保持距离,我们被人盯上了。”

  “光天化日玩wei hang,侃哥我去问候他一下。”侃哥欲开门下车。

  龙岗一把拉住他,“别轻举妄动,不清楚对方身份,人数和目的,一旦发生争执招来jing cha,就我们身上带的这些刨地的家伙,还会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侃哥,龙岗说的对,这里也不是讲道理的地,就按我说的做,做长途车,到洛阳之前能甩掉就甩掉,甩不掉也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再来问候他一下,开车吧。”

  侃哥发动车子驶离下马街,紧随其后的那辆车子也跟了上去,“小龙王,你快看,他真的跟上来了。”

  “不用管他,专心开你的车就行。”龙子睛向后看去,车子始终保持着一段长距离,车上是谁?有多少的人完全看不清楚。

  一路上侃哥为了看清跟踪的车辆,乎快乎慢的一点点靠近,而跟踪的车辆一直小心的保持着距离,看不到又甩不掉,就这样两辆车一路开到了洛阳车站。

  侃哥找停车的地方停好车,三人收拾好家伙故意走进车辆走不进的小道,迂回了几圈后就再没看到那辆车子。

  三人向出站口的方向走去,还未走到出站口便遇到一辆刚出站驶向神农架的长途车,侃哥跑过去伸手n jie,车子停下打开门,三人买完车票做在了座位的最后一排,不出意外,十小时的时间便可以到达神农架。

  龙子睛做上车后,时不时向后瞧去,好确定那辆车没有在跟上来,看了几次之后,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车辆便闭眼休息了。

  约摸过了一阵,睡梦中的龙子睛感到车停了,以为到站的他睁眼查看,发现还未到站,而车上又上来一个女人和几个男人,那个女人就做在龙子睛前面,龙子睛打量着这个女人,面孔有种说不出的相识感,车子重新开动,正准备休息的龙子睛自然的向车后一看,离客车后面的不远处,一辆白色轿车紧紧跟在后面,而这辆白色轿车就是一直跟踪他们车辆。

  “我去,你还真是阴魂不散。”龙子睛本想叫醒熟睡的侃哥和龙岗,转头一想,管他呢,还是算了,跟就跟吧,睡醒在说,于是靠在旁边龙岗的肩膀上睡着了。

  又不知睡了多久,龙子睛听到声音醒来,车上管理人员通知车子已经快到达野人岭隧道,再有不到两个小时便会到达神农架园区。

  此时已将近下午五点,毫无半点睡意的龙子睛向车后一瞧,那辆白色轿车依然在跟在后面,龙子睛深深打了个哈欠,心想:你倒是不嫌累啊。

  龙子睛没有叫醒侃哥和龙岗,向车外看去,此时的天空好似一张画纸,让晚霞这只神奇的画笔在上面任意的挥洒。

  看清爽的就到

  第五十三章 野人岭隧道

  车已经行驶了八个小时,百般无聊的龙子睛透过车窗欣赏着车外山边的景色,傍晚,天上出现了千奇百怪的云彩,在夕阳的照耀下更给它增添了几份神秘的色彩,远处的天空中,有几条淡淡的云层,在眨眼间变幻万千那云层,透着金光闪闪的晚霞,如几条巨龙,在空中嬉戏、旋转、升腾、飞跃,又不禁瞅到了那个小小的云团,如金光灿烂的宝珠,在巨龙之间交织旋转!华美而壮观!耀眼而灿烂!

  在峡谷和山路之间,暗蓝色的峰峦重重叠叠,矗立在剩下一抹残阳的茫茫天际,山路一旁竖立着一块块光溜溜的黑色岩石,接着车子便驶进了野人岭隧道,在这种光束无法触摸的地方,周围漆黑的连旁边人都看不清楚,龙子睛似乎看到有不少黑色的的魅影在这黑暗的世界四处飘荡。最新章节阅读..

  野人岭隧道并不长,很快黑暗便被斜阳似血,霞光满天代替,龙子睛打开车窗探出头,大口呼吸着空气,趁着夕阳的余晖看着身边静静安睡的侃哥和龙岗,仿佛自己做了一个遥远、朦胧的梦。

  夕阳睁着金色的瞳仁注视着大地,在要收起他缠满忧伤的长线时,一丝余晖映在了立在路边一块醒目的平整的黑色岩石上。

  车子虽然很快驶过,但龙子睛突然瞪大了双眼,心跳一瞬间加快,关上车窗后一动不动,心中反复出现三个字:慰灵碑!

  龙子睛再三回忆,确定没错,那黑色岩石刻的就是慰灵碑,“慰灵碑,慰灵碑,慰灵碑,在哪里见过,怎么想不起来了?”

  焦急的龙子睛变得坐立难安,抓耳挠腮般的停不下来,坐在前面的那个女人回头看了一眼龙子睛又转过头去。

  当那个女人转过头的一瞬间,摸到身上螭纹玉佩的龙子睛抬头看清了那个女人的面貌,噩梦又在一次浮现脑海。

  龙子睛想了起来,慰灵碑就是从北邙山回来时在梦中出现的,而当时的慰灵碑上刻的还有名字,龙子睛又想起当时梦中看到的在名字的下面好像还可刻有一行字,龙子睛看了下今天日期是三月二十三,神经猛的一下惊得混乱,梦中出现的慰灵碑上刻的日期正是三月二十三。

  此时的龙子睛变得慌张不安,巧合?这会是巧合?拿不定主意的龙子睛想起了坐在自己前面女人的脸,鸡皮疙瘩一下起满全身,因为这张面孔正是梦中一开始在车上看到那圆凸怨恨的双眼,惨白的无一丝血色的女鬼,正是自己面前坐着的女人。

  仍不愿相信这一切的龙子睛打量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越看越是冷汗直冒,面前的人都像是在梦中将车推下山去的人,不敢再想的龙子睛叫醒二人告诉他们这辆车会翻下山去。

  被叫醒的侃哥迷糊着说:“小龙王,你是不是做恶梦了?说梦话的吧。”

  龙子睛充满祈求的说:“我的确是做恶梦了,但不是现在,我在梦中预见过将要发生的一切,我们要带着所有人赶快下车,不然车上的人都会死,相信我,来不及了,车子随时都会翻的。”

  龙岗快速细想了一下说:“虽然你很像在说胡话,我又不是完全相信,但还是听

  你的吧,苏铭祖,收拾好东西下车。”

  “不行,所有人都要让他们下去。”龙子睛站起身来走到车中央大声呼喊:“所有人赶快下车,这座车会翻下山去,保命要紧。”

  “你个混什么?找死啊!”一个乘客破口大骂,其他人也跟着一起附和。

  “真的,我没有骗人,我在梦中预见过,没时间跟大家解释了,真的会翻车的,大家相信我啊!”

  “梦中预见过,拿我们当傻子耍呢,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看你才是骗子吧。”

  “我没有,大家相信我,车子不能再开了,赶紧停下。”龙子睛句句哀求着所有人。

  龙岗没耐心等了,走到司机身边拿出刀要挟说:“要嘛把车停下,要嘛让所有人下车。”

  司机停下车,车上的所有人全部站起来指责,“你们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赶紧让我们走!”

  “就是,我看就是你们图谋不轨,想谋财害命吧。”

  “就是,还拿刀威胁我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龙岗,把刀收起来,不要吓着他们,听我说,我们不会伤害大家,至少等到明天再走,今天绝不能在往前开了。”

  “大家伙们一起把这几个骗子赶下去。”一名乘客大喊了出来。

  所有乘客一听蜂拥而来,龙岗和龙子睛面对这么多人毫无还手之力,人群中,那个女人也伸出手推着二人,龙子睛抓着她的手要把她拉下车去,被她一下甩开,二人被推下车去,侃哥也拿着行李从窗户跳下车去。

  车门被紧紧关上,龙子睛敲打着车门祈求他们下车,车上的人又重归平静,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司机重新启动客车向前开去,留下了龙子睛绝望的身影。

  太阳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山谷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客车还未行出多远,一阵猛烈的撞击声传来,接着由车头向阴深的山谷势不可挡的撞去,之后“轰隆”的爆炸声和火光从山谷升腾而出,在山路中,一双孤零而无望的目光注视着另一群人远去的方向,空中隐约飘来的无助的求救声,让人无比绝望。

  “龙子睛,这次你没有说错,也许你真的预知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过却改变不了这已成真的现实。”

  侃哥在一旁吓了一跳,“小龙王,你还真的预料到了。”

  龙子睛嘶哑着说:“到最后我也是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我阻止不了,也救不了他们,一个都救不了。”

  “不,你救了我们!”

  第五十四章 木鱼镇

  落日留下长长的影子,一片血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山底的火光渐渐的熄灭,没有丁点生还的希望,那仅存的一两颗零星的火苗在黑夜之中指示着自己存在的位置。..

  龙子睛依旧懊悔不已,“就差一点点,在坚持一下就好,我可以救他们的,我没有做到,是我害死了他们,都怪我。”手不停地捶打着自己。

  侃哥上前抓住龙子睛的手,“我已经打了求救dian ha,这不是你的错,你努力过了,你没有做错。”

  “没错,你根本不用自责,是他们不相信你,这是他们选择的后果。”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我知道这一切,为什么选择我见证这一切,我害怕疼痛,我害怕死亡,我害怕离别,我不到这一切发生,我不要!”龙子睛突然捂着眼睛跪倒外地,疼的大喊:“我的眼睛,我的头,疼死我了。”

  “小龙王,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侃哥扶着已疼倒在地的龙子睛。

  黑夜之中,周围没有一辆车经过,此时的龙子睛松开捂着的双手,龙岗注视到龙子睛的双眼微微泛着hang se的弱光,瞳孔似乎在慢慢缩小,圆形的瞳孔变成了椭圆形,龙子睛闭上眼睛疼晕过去。

  “龙岗,这可咋办?想搭个车都没有啊,也不知道小龙王怎么样了?”

  “可恶,就只能干等吗?”

  就在二人一筹莫展时,一辆白色轿车停在身边,“我去,这不是跟踪我们的那辆车吗?都追到这了!想耍什么花招?”侃哥一眼便认出了白色轿车。

  “别激动,先看看情况。”

  车门打开,只见是一个女士装扮,桔红色的外套自然敞开,展现出红白相间的绒衣,湖蓝色的紧身长裤,扎着一个丸子头,衣着干练,既潇洒又富有美感,而后那女人露出脸时,二人不由大吃一惊,此人正是紫鸢。

  紫鸢偷偷瞄了一眼已回归平静的龙岗说:“我现在出现可能你们不会怪我吧。”

  “紫鸢,就是你一直跟踪的我们啊,对了,先把小龙王抬到车上去,龙岗,过来搭把手。”

  昏迷不醒的龙子睛被抬上车躺在了座位上,侃哥在背后照顾着,被挤走龙岗只好坐在了前面。

  “子睛哥怎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太突然,我长话短说,此事说来话长……”

  “还是边走边说吧,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要去哪里?”

  “神农架木鱼镇流水山庄。”

  “我不知道怎么走。”

  “我来导航,天太黑,开慢点,注意安全。”龙岗打开导航放在挡风玻璃前。

  紫鸢小心的开着车,不时偷偷往旁边瞄一眼,听到龙岗这么温柔对自己说话,脸上不自禁的笑着,而一边的龙岗确是满脸的尴尬。

  侃哥安顿好龙岗问:“紫鸢妹子,你跟着我们干什么?还神神秘秘的。”

  “谁要你们现在去哪里玩都不带着我,我被一个混蛋伤了心,想要出去散散心,正好看见你们,才偷偷跟着你们的。”

  “原来是这样啊。”侃哥点点头。

  龙岗看出端倪质问紫鸢,“说实话,谁告诉你我们是去玩的,还有你这副有备而来的样子,我看你早就看出我们要做什么了吧,还有,你不用教课吗?在这里瞎胡闹。”

  紫鸢被看出了心思,反咬一口说:“我哪里说谎了,我就是被一个负心人伤透了心,所以想出来走走,我说谎了吗。”

  龙岗被反问的脸红了一遍,一时找不到反问的话,车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味道。

  侃哥连忙替龙岗解围,“紫鸢妹子,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看看,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好吧,要不是我,你们就在大马路上过夜吧。”紫鸢挑衅着龙岗。

  “要不是为了甩开你,我们会做长途车吗?”龙岗转念一想,“算了,早被老天爷注定的事情。”

  车还未到木鱼镇,龙子睛已经慢慢的清醒过来,坐起身来看到了面前的紫鸢,这一惊吓彻底的清醒了。

  龙子睛惊讶的看着紫鸢问:“紫鸢,你……你怎么会在这?还有这车是……”

  “依你推测呢?”

  “依我推测……”龙子睛傻呆了下,“你不会就是跟踪我们的那个人吧。”

  “正中!”

  “你这车是?”

  “我借来的。”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不用上课吗?”

  “我就是想出来看看风景。”

  “撒谎。”

  紫鸢自嘲道:“我就知道没用,说真的,我不能只让你一直走在我前面,我也想去争取,毕竟这是我决定要走的道路。”

  侃哥听得一脸茫然,“什么路?”

  龙子睛并没有阻止紫鸢,“你要知道我们可是要去刨薯,这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你可想好了。”

  “放心吧,我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再说了,我也不是好惹的,是不是啊,侃哥。”紫鸢故意一只手握成拳头吓唬侃哥。

  侃哥一看,顿时心中发毛,连连点头回到:“是,是,是,这一点我最有发权,谁让我倒霉惹了你。”

  本在一旁默默无闻的龙岗突然跳出来说:“简直是胡闹,你们当这是去游玩啊!”龙岗认真的对紫鸢说:“你留在流水山庄,刨薯的事你帮不上忙,别瞎掺和,老老实实等我们回去。”

  紫鸢一听,心中不乐意起来,“凭什么?我为什么不能下地,我这一身本领还不是拜你所赐,谁帮谁还说不定呢,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什么啊?”

  “我是……”龙岗憋不出话来,“龙子睛,你来说!”

  龙子睛思考过后说:“我看还是让紫鸢和我们一起吧,你也不能把她给锁起来啊,她要是自己一个人出了点意外,回去我没法交代,你要是真怕她出意外,就由你来看着吧,这样我也放心。”

  龙岗一听这话心中顿时一阵翻腾起来,话都说不清楚,“不……不要,所有试图靠……靠近我的人,我会对他处于警惕,我……我会不自觉的反……反击,会不明不白被我杀……杀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