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43-48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十三章 慰灵碑

  此时,四周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只有在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鸟的呜咽声。全文字阅读..

  龙子睛此时已忘记了呼吸,惶恐不安的双眼似乎是被这女鬼下了定身咒语一般,努力的移动着视线,却怎么也办不到,脑中直后悔这辈子为什么会怕鬼,那张大的双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像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

  乌云将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回家的喜悦也浸泡在一片死光之中,显得那么颓然无力,痴人说梦。

  车子依然在行驶中,侃哥拖着下坠的眼皮完全没注意到龙子睛,龙岗依然在沉睡之中,女鬼瘦弱的身体摇曳在车窗外,龙子睛盯着女鬼的眼睛,他似乎在笑,却又像在哭,她是在害怕?还是看到如同久违猎物的他笑出了眼泪?

  忽然,有一丝月光从夜空中射穿,映在了她的瞳孔中,也照清了他的面孔,而后,乌云慢慢的开始退出天空,一点一点的将月亮呈现,揪着龙子睛与女鬼的心那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

  女鬼整个映在月光中,龙子睛将其看的一清二楚心中不免发问:“这是什么情况,真见鬼了还是看花眼了。”

  只见月光下哪是一个面相恐怖的女鬼,分明是一个朴素的女孩,二十出头的年纪,那女孩有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是为了什么,眼中含着泪珠,脸上还流着两道泪痕,如那mei n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看清后的龙子睛这才ho dong了两下身子,原来不是女鬼啊,看样子是自己惊吓过度,连判断力都失去了,可是再一瞧,那女孩穿着一件淡粉色的长袖衫,藕荷色的长裤,衣衫飘动,身法轻盈,浮于空中,随车而动,如一朵飘忽不定的流云。

  迟迟不愿相信这一幕的龙子睛喊:“侃哥,你看外面有啥?”

  侃哥探着头看去,问:“乌起码黑的,啥玩意都没有啊?”

  “你既然看得到我,那你可认得我?”女孩在窗外开口问。

  “你到底是人是鬼?我怎么知道自己会看得到你?可总觉得你很眼熟,像是在哪见过一面?”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身上散发着一股让我很熟悉的味道吸引着我,感觉似曾相识一般,可又想不起来。”女孩看上去有点傻傻的,一脸的天真无邪。

  龙子睛依然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追问她:“你从哪里来,怎么变成这副模样?”

  女孩一脸的茫然,“我从哪里来?我怎么会这样,我忘记了好多事,我记得自己好像死了,不知怎么的就到了一座桥边,一个老婆婆端着一碗汤让我喝了下去,可我心中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牵引着我回头,便溜回到这里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奈何桥,孟婆汤!这……这也太……太有点天方夜谭了吧!”看着随风飘在窗外的女孩,龙子睛拧了自己胳膊两下,“疼!这真不是做梦,你还记得是什么事情吗?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心中暗想:还是送你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吧。

  女孩轻描淡写的说:“不记得了。”

  “什么?这要我怎么帮你?”

  “既然只有你能看到我,你我都觉得对方似曾相识,那说明我们是有缘分的,我就跟着你吧,说不定哪天我就想起来了。”

  “我这张破嘴,这是要长久的节奏啊,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鬼,想想都以后都觉得头皮发麻啊。”

  龙子睛思索了一下说:“你要怎么跟着我,鬼不是怕阳光吗?”

  “这个我有办法,你身上可携带有什么随身之物?”

  龙之睛上下摸索一番,在衣服的内兜里拿出一物,此物正是自己随身携带要还给龙岗的翠螭纹玉佩,“这个可以吗?要怎么办?”

  “此玉在我看来似乎非同一般,乃是一块通灵宝玉,正好当我的栖身之所,我会将灵魂附着在玉上,这样就可以呆在你身边了,等你帮我想起我要做的事时,我便离开你。”还没等龙子睛张口,随之那女孩如同一缕青烟般飞身附在翠螭纹玉佩。

  “唉,什么叫我帮你想起你的事,我还没问明白呢?这不是我的玉佩,出来啊!”任凭龙子睛如何呼叫,那女孩如同人间蒸发,不见踪影,“奇怪?为什么我总得在哪里见过她一样,在哪里呢?”

  左思右想了大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龙子睛把翠螭纹玉佩放进兜中喊侃哥停车,自己下车方便下,侃哥将车停在路边,龙子睛下车走到山路边放水,提上裤子时,隐约发现路边立着一个什么东西,系好腰带上前查看。

  龙子睛走上前去,借着月光才发现山路的拐角边立着一块不高的石碑,石碑上刻的有三个大字,“慰灵碑!”

  慰灵碑乃是为死去之人所立的石碑,是对逝者的一种关心与尊重,让龙子睛想不通的是,这一块慰灵碑为什么会立在这条偏僻的山路上,是为了祭奠谁而立?一筹莫展的龙子睛又看到刻有慰灵碑的字下面又多了一排排小字,正当龙子睛弯腰看时,车子竟发动起来。

  来不及看的龙子睛一边喊一边快速跑去追车,结果还是被甩在了后面,手机也落在了车上,“侃哥发什么神经呢?三个人数不清了,还丢了一个。”

  此时冷风呼啸,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要冲破地面,龙子睛紧了紧外套,脚步不由得加快几分,背后是无止境的黑暗,仿佛要让人沉溺在这粘稠的墨色当中。

  车子已经不知道开到了哪里,龙子睛只能祈求侃哥和龙岗能够发现返回来接他,呼呼声就在耳边,风刮得脸颊生疼,龙子睛只能跑,拼命地向前,哪怕此时的前方也没有一丝亮点。

  而那块慰灵碑依然静静屹立在那,注视着来往的行人,那些被刻上生死簿的行人。

  第四十四章 是梦?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露水渐渐加重,湿冷风息从路面上逐渐铺开,带着孤冷与冰凉好不留情的裹走仅存不多的体温。全文字阅读..

  不知走了多久的龙子睛头发上沾满了露水,从头凉到脚,而他所期望的车子返回来接他也成了泡沫,一个人缩着脖子慢慢往前走着。

  惨白的月光穿过层层乌云在地面映出一个浅色的斑点,不过又很快消失不见,埋头前进的龙子睛仿佛听到一丝丝脚步声,惊喜的他立刻抬头查看。

  喜出望外的龙子睛以为是侃哥回来接他,大喊:“侃哥,我在这。”

  除了龙子睛自己的回声,四周依然是空荡荡的,只有那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如此月黑风高的晚上,除了他们,还会有谁出现在这阴森的山路上。

  一个人独自走在阴森的山路上,抑制不住的心跳加快,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仿佛寒气把生存的希望阻隔了似的,龙子睛壮着胆子向前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可却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龙子睛感觉到脚步声就在身边,可四周除了他在无半点活物,心中不免紧张起来,瞪大的双眼隐约有些不同,龙子睛闭起眼睛揉了揉,再睁开眼时,一张满脸是血的面孔就在自己正对面。

  这是……是一开始在车上看到的女鬼,圆凸怨恨的双眼,惨白的无一丝血色的女鬼,脸上不知被什么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腐蚀着那苍白的脸。

  受了惊吓的龙子睛身体本能反应的伸手打向女鬼,没料手却穿透了女鬼的身体,是幻觉?不对,女鬼伸出冰冷的双手抓住了他,这不是幻觉,龙子睛甩开女鬼的手向前逃去。

  龙子睛刚跑到一个山路拐角处,眼前景象惊得他再迈不出一步,只见山路边,侃哥开的车子被一群如女鬼一般的人正往山下推,此时侃哥和龙岗正在车里,龙子睛撒腿跑向前阻止,车子一瞬间被那些鬼魅推下山沟。

  “不要!”龙子睛大声呼喊,车子已滚落山下,自己也被身后女鬼推落山下。

  龙子睛一下惊醒,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天还未亮,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什么孟婆女鬼的都是假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喝了几口水,瘫坐在那问:“侃哥,还有多久到家?”

  “还要一阵子,你再睡会儿吧。”

  “算了,我还是醒醒脑子吧,你歇会儿换我开来。”

  侃哥停下车子换龙子睛来开,刚坐下便呼呼大睡,想必早就累坏了一直硬撑着呢。

  龙子睛回头看看熟睡的龙岗和侃哥,噩梦也被冲得烟消云散,此时夜幕,月色朦胧,载着旖旎的星光,凝望着窗外的夜色,唤着归根的影魂。

  约行了两个时辰,车子赶到了卧龙谷,村路有的太过于狭窄,龙子睛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将二人叫醒,三人下了车回到村中。

  村庄内人们还在休息,偶尔也只有几声犬吠,侃哥送到浮桥拐回自己家中,龙子睛带着龙岗往家中走去。

  龙子睛边走边说:“龙岗,今天太晚了你先住我家中吧,家里没有人,我爸受伤了住在镇上医院,我妈在医院照顾他呢,等明天我们在去医院看他。”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我不会骗你,你先去休息吧。”

  龙岗执意要睡客厅,龙子睛拗不过他,收拾了下客厅,龙岗刚躺下便陷入梦乡,或许这是他早已不曾熟悉的家的感觉,龙子睛拿了被子盖紧了龙岗,结束了一天奔波的路程,自己也倒头就睡了。

  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沐浴着和煦的微风,暖暖的阳光,龙子睛整个人都是慵懒的,睡得舒服极了,便迟迟不愿睁眼醒来。

  而龙岗对于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变得熟悉而又陌生,一早便出去四处看看,村子变化了好多,竟然有些不认路了。

  村中的浮桥就像是路标一样,还是小时候记忆的模样,那熟悉的石雕和那首《卧龙松》。

  走在坎坷曲折的山间小路上,呼吸着暗香浮动的清新空气,观赏那芳香碧绿的花草树木,聆听这林间百鸟的宛转吟唱,让这些年一直活在黑暗中的龙岗体会到一种无上的享受。

  踏上浮桥,龙岗慢慢的走向桥边,低头看着潺潺流动的溪水,呼吸,心跳也随着溪水慢了下来。

  可接下来,这安静的一幕被彻底打破,此刻,一个步履飞快的女孩正朝浮桥走来,那女孩正是紫鸢,看她满脸焦急,心急如焚地踏上浮桥,看到桥上正站一人,不由得紧急刹车般呆住。

  听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曾经暗香浮动的心事,空白了的时光也都只是为了等待一个人将那斑驳的记忆唤回。

  此时的二人深情的望着对方,紫鸢也早已控制不住眼泪,双腿却没有向前一步的力气,龙岗似乎也没有上前要安慰这位日思夜想等待自己七年的女孩。

  久别重逢非少年,执杯相劝莫相拦。额头已把光阴记,万语千不忍谈。斜分细雨又迎春,莺燕娇音耳际闻。缥缈云烟开画卷,眼前人是意中人。

  看着眼前这个不为所动的男人,紫鸢努力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一步步走到龙岗面前,龙岗依旧呆站在那里,轻轻叫了一声:“紫鸢。”

  “啊!”紫鸢一拳打入龙岗的肚子,力道之大,连龙岗都忍不住捂着肚子叫了出来。

  一头雾水的龙岗正想怒斥,一抬头看到紫鸢,紫鸢再次没忍住眼泪,泪珠一颗颗滑落,表情更是痛苦不堪。

  “你这个笨蛋,没死为什么不回来,连一个信都没有,一消失就是七年,你知道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过来的吗?你这个不负责任的混蛋,这一拳是你欠我的,不只这一拳,我要把你从小到大欠我的都要讨回来。”紫鸢提手向龙岗打去。

  龙岗抓住把哭成泪人的紫鸢,她忧伤耳美丽的面庞,是他这一辈子都不厌倦的样子,两人相拥揽入怀中。

  看清爽的就到

  第四十五章 七年之前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此时此刻,紫鸢心中所有的委屈抱怨全部消散,与心爱的人深情相拥的感觉,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只是静静地拥抱,久久不要分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体会与心爱的人溶为一体的真实感。最新章节阅读..

  而龙岗在那一刻,也放下了心中所有的黑暗,这一个拥抱对于他是奢侈的,就算只有这一次,相信时间也会为他们停止。

  紫鸢也紧紧拥抱着龙岗,贴着他的肩膀,止不住的眼泪哭着说:“我知道现在的你比我更需要关怀,无关爱情,无关心态,无关希望,无关失望,也无关你的信念,答应我,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走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再是一个人,我累了,倦了,我怕再也等不到你了,好想累的时候你都能抱着我。”

  “我这不抱着你的吗?这能偿还你心中所含的伤痛吗?”

  “不能,你个大混蛋,只是这样你就想把一切都抵消吗?你欠我的太多了!你要还我一辈子!”

  “好了,别再闹了!”龙子睛拉开紫鸢的双手,“不要再为我流泪,我并不值得你这么做,这辈子我所背负的还有太多,我不能再背负着你的期望,我甚至连自己的明天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又如何给你想要的生活。”

  “你为什么这样说?又要离开吗?这一次是不是不再回来了,所以提前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是吗?”

  “紫鸢……”

  “回答我!是不是以前对我所过的话都是骗我的!”紫鸢竟也失控般的怒问。

  龙岗的思绪一下被带回七年之前,也记不清具体是几年前了,那时龙岗和紫鸢还在镇上上中学,放学后,龙岗一如既往地带着紫鸢回家,不知有多久,应该自打上中学以来,回家的路上二人总是形影不离,当然,后面也跟着两个跟屁虫,龙子睛和侃哥。

  梦回两小无猜时,一笑红颜耳畔轻;如往常一样,龙岗带着紫鸢朝回家的路上驶去,“紫鸢,你是不是变重了,都把我都累出汗了。”

  “啊?有吗?”

  龙岗继续挑逗紫鸢,“是不是最近又吃多了,变胖了吧,哈哈!”

  据我所知,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孩都不会愿意听到自己胖,紫鸢当然也不例外,一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自己胖了,顿时生气地说:“哪有胖了!不愿意带我的话就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嫌累就停下来,我自己走回去!以后都不要和你一起了。”

  意识到紫鸢真的生气了,为防紫鸢跳下车去,龙岗一边加快速度一边道歉:“好好,我道歉,我错了,别生气了,原谅我一次吧?”

  这时的紫鸢仍在气头上,“我才不要接受你的道歉呢?谁要原谅你!”

  “你还在生气啊,告诉你个事,生气,身体的压力激素皮质醇分泌就会增加,它会引起肥胖,你越生气,就越容易发胖,所以要保持良好的情绪才可以哦。”

  “是真的吗?”

  “嗯!”

  “谁要听你说这些有的没的,和你在一起,每天都会捉弄人家,好心情也会被你赶走的,还有,你骑太快了,我害怕,慢点。”

  龙岗一听,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急得紫鸢大喊:“你又故意欺负我,慢一点……我怕……”

  “这样才有趣吗!冲啊!”龙岗越骑越快,耳边,风呼啸而过。

  紫鸢紧紧搂着龙岗的腰,哀求道:“求求你了,这样太吓人了。”

  “好吧,那你说你喜欢我。”

  一听此话,震惊的紫鸢手一下松开,不过又很快抱紧了,脸红耳赤着说:“你又嘴上讨我便宜,别开玩笑了。”

  “我才没有开玩笑,不说的话,我就再骑快点!”

  “我……我……喜……喜欢你,好了吧,快停下来。”紫鸢的脸已经红透了。

  “大点声,我没听到!”

  “你再这样,我真不理你了。”

  龙岗放慢了速度,二人迎着夕阳,夕阳火红的脸照着比它脸更红的紫鸢,心情犹如打翻了的五味瓶相交在一起,像那变幻莫测的云彩,心中抑制不住的翻腾。

  “紫鸢啊……你知道紫鸢花吗?”

  “紫鸢花?”

  “对啊,就是和你名字一样的紫鸢花,紫鸢花在希腊语是“彩虹”之意,喻指花色丰富,即以其属名的音译,俗称为“爱丽丝”,爱丽丝在希腊神话中是彩虹女神,她是众神与凡间的使者,主要任务在于将善良人死后的灵魂,经由天地间的彩虹桥携回天国,灵魂是能托付爱丽丝带回天国,这也是它的花语“爱的使者”的由来。”

  “所以呢?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因为在我的心中,你就是一朵紫鸢花,盛开在蓝天下,根已植在我心间,你迎着朝阳开放,我为你汲取营养,默默将灵魂奉献与你,你的纯洁让我更加倾心,你的心灵让我倍加心仪,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继续,也许在上辈子,我也这样承诺,所以在这辈子,让我遇到茫茫人海的你……”

  龙岗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不如说是表白更加合适,紫鸢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总是有意无意间惹你生气,我就是一个笨蛋,无论以前还是以后要记得原谅我。”

  “你真是一个笨蛋,我从来没放在心上过,因为我最了解你啦,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紫鸢,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非常喜欢!”

  “好突然,吓着我了,明明自己也……还故意使坏要我先说……”

  “那你说的还算不算数?要是不算数,那我的也不算数。”

  “你敢!”紫鸢竟掏出一把刀来架在了龙岗的脖子上。

  龙岗先是一惊,慢慢骑着车说:“唉!唉!我教你飞刀可不是让对付我的,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算数。”

  紫鸢收起刀,把头轻轻贴在龙岗背上,“暂且相信你一次,说话一定要算数哦。”

  “出必行,说到做到!”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保证做到!”

  看清爽的就

  到

  第四十六章 七年之间

  “骑得快一点,不然天黑之前都赶不到家了。..”

  “这个办不到!”

  “怎么这样?刚刚还保证会做到的。”紫鸢噘着小嘴,发着小脾气。

  “因为我想和你多待会啊!”

  望着夕阳,紫鸢心中不免一阵温暖,纠结的心在一次被龙岗暖化,轻声在龙岗耳边说:“心在这里,快慢有你。”

  一对青梅竹马懵懂的相爱誓,定格在这条被夕阳余晖眷顾的乡间小路,七年之间,小路已变了当初的模样,仍一直静静等待着这对有qing ren来兑现当初的承诺。

  七年之后,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面对眼前伤心欲绝的紫鸢,龙岗知道自己的以后会是如何,等完成那自私的野心后,有些事注定要用命来偿还,不能久伴,就别深拥。

  龙岗铁了心要斩断这最后一道束缚他的情感,退后了两步,狠意中带着冰冷的口吻说:“不要给我太多情意,让我拿什么还你,感情的债是最重的,我无法报答,这个以朋友身份的拥抱是就当是我最后的补偿。”

  龙岗的语气坚硬的决别对紫鸢来讲如情天霹雳,猝然泪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变成这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有多久,所以,求你了,别再让我经历这样的生离死别了。”

  “别傻了,以前是我无知,现在在看你,不仅没心没肺没感觉,而且我一点也不在乎你会如何。”龙岗抛下紫鸢,头也不回便离开了。

  “轰”一阵雷声打破了沉寂的氛围,紫鸢失神间,天空也黯然失色,万里晴空开始变得阴暗昏沉,淅淅小雨密密的撒下,她站在雨中,眼角溢满的不知是雨还是泪。

  家中,被雷声惊醒的龙子睛下床来到客厅,正好遇见被见飞快跑来的侃哥大喘着气说:“紫鸢和龙岗在浮桥那边。”

  “紫鸢怎么会那么快就知道龙岗回来了?”

  “今天早上,我在路上碰到了紫鸢,一见面就不停追问我这几天去哪了,你是不是找到龙岗了,我本来想先推迟点告诉他,可被看出来,你知道的,她用龙岗教她的飞刀威胁我,我一急就说漏了。”

  “这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还怕他俩打起来?我答应过紫鸢会找到龙岗,总归是会见的,不过早晚的事罢了。”

  “小龙王,你睡傻了吧!问题不在这,现在的龙岗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为别人可以舍弃生命的人了,现在的他是可以视别人的生命为蝼蚁一般的人。”

  听到这话,龙子睛心中甚是不悦,“苏铭祖!龙岗确实救了我们的命不是吗!当我们知道龙岗还活着的那一刻,不是打从心底开心吗?不论以前还是现在,龙岗就是龙岗!”

  “如果这一切都是出自他不为人知的目的呢?小龙王,就如你所说,我们还有剩余的利用价值是吧。”

  “对于我来说,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

  “那紫鸢呢?紫鸢对于你不重要吗?”

  “这和紫鸢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龙子睛,你别自己骗自己了,从小到大,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一直喜欢着紫鸢吗?自从那场火灾之后,紫鸢的心也随着龙岗与大火焚烧殆尽,现在的你想要把她再次推入火坑中吗?”

  “你怎么那么断定龙岗会伤害紫鸢?”

  “因为我还没有为任何的惊喜而发狂到蒙蔽了思考!”

  争吵间,龙岗淋得湿透回来,龙子睛忙问:“紫鸢呢?你们怎么样了,她怎么没和你一起?”

  “什么怎么样,没在一起怎么一起。”

  “你没见到紫鸢吗?”

  “见到了。”

  “她人呢?”

  “估计哭着回去了,老朋友重逢,寒暄几句而已。”

  “哭着?老朋友?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你知不知道……”

  “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想知道什么?”

  龙子睛夺门跑出,雨气弥漫了村庄,仍旧加快了脚步向浮桥跑去,雨点和心跳一样变得又沉又重。

  雨依旧下着,淋过雨的空气也充满忧伤的味道,离浮桥的不远边,朦胧的烟雨中,一个黯然神伤的背影晃悠的走着,龙子睛一眼便认出是紫鸢追了过去,却一直追赶不上,那熟悉的背影,和上学时一直在后面看着龙岗带着紫鸢的背影稍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那么近,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紫鸢的背影完全消失,龙子睛追上前去,这不是紫鸢回家的道路,是连接这龙岗家的路口,也是上山的路,龙子睛一下明白,紫鸢是去了那里。

  上山路上,龙子睛不再如刚才一般的脚步,而是慢了许多,雨是寂寞的,孤独的,迷茫的,自己难道不是吗?龙子睛在心中不仅陌陌问着:我究竟可以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

  又来到了那片竹林,龙子睛没有猜错,紫鸢的确来到了这里,这里埋葬了她七年来的守候,密密麻麻的竹林包裹着林中的三座坟墓,犹如一道翠绿的屏障,隔开了二个伤心人。

  龙子睛推开了这座屏障,径直向紫鸢走去,紫鸢立在龙岗坟前,不知她是否是在哭泣,走到紫鸢身后想要叫她。

  “是子睛哥吗?”

  “嗯!是。”

  “果然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肯定只有子睛哥了。”

  “龙岗他……”

  “你喜欢雨吗?喜欢淋雨吗?”

  “啊?”

  “但凡不是发神经的人都不会喜欢淋雨吧,可我非常喜欢呢,像是歇斯底里的享受,有种醉在心底的感觉。”

  龙子睛没在打断紫鸢,就让紫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这一刻,细细聆听就好。

  “你知道吗?我在来的路上,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打着伞走的飞快,而淋湿透的我依旧不紧不慢,他们飘过看不懂我的眼神,他们当然不懂!”

  “这是我的哀伤,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哀伤,我不会让别人看出来,我只想一个人在雨中行走,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落泪的样子,可雨水顺着头发滑下,滑过我的眼角,像泪水一样!”

  第四十七章 七年之后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七年间,每次一到下雨,我就会变得躁动,觉得那是死去的龙岗对我发出的邀请,然后疯狂的扑到大雨的怀抱,用力感受雨的体温和气息,我努力接受他的洗礼,我陶醉在雨中,迷失在了雨中,不知道雨是我,还是我就是雨。最新章节阅读..”

  “我们相拥着喜极而泣,我畅快淋漓的嚎啕大哭,我肆无忌惮的大声呐喊,我附在雨的耳边轻轻说我懂你,你也会像我懂你一样懂我,于是,每一次的大雨就是我们的神秘约会一样,我爱上了雨。”

  “紫鸢,看着你这样,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你,想哭就哭,委屈的泪水让它流光吧,我还在呢,我会陪着你。”

  泪水早已溢满眼眶的紫鸢再也无法努力抑制,任由它肆意在脸庞划出一道道泪痕,“我幻想着白马王子般的他从这冰凉的坟墓里跃然而出,今天,这个妄想实现了,一个冷冰冰的他出现在我面前,浇灭了我浓烈的期待,混蛋!随便几句话就否定了所有的一切,我爱他在心,却无处诉说,龙岗这个笨蛋,大白痴!”

  龙子睛抓住紫鸢的手打在自己身上,“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你这一切的,我没有还一个像当初那么爱你的龙岗,想打打我吧,都发泄出来,只要你心里可以好受一些。”

  紫鸢神情有些恍惚,非哭非笑着说:“他才不是我的龙岗,你也骗我,我爱的龙岗早就死了,他就在这呢,你看,我没骗你吧,他又化作雨来找我了,好开心啊!”说完,便发疯的扒着龙岗坟上的土。

  龙子睛跪倒在地抓着紫鸢的手,“别这样,紫鸢,清醒一点,别让自己那么痛苦,你没错,听着,你没有错,”龙子睛将紫鸢揽入怀中,“今天的泪,你必须流光,哭吧,尽情哭吧。”

  “啊!”紫鸢瘫倒到龙子睛怀中,哭的稀里哗啦。

  龙子睛不忍地抱着紫鸢,也心疼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我永远都愿意当你的听众,安慰着你的痛,保护着你,从始至终。”龙子睛背着哭到无力的紫鸢下了山。

  那场雨,催人泪下,雨的离去是不是也意味着结束了。

  暴风雨终于结束,天空的阴霾随着温暖的阳光褪去,龙子睛把紫鸢送回到家,看着静静安睡的紫鸢,看着天际那道新生的彩虹,“对不起,到头来我什么都做不了,心若一动,泪就千行;你若流泪,先湿的就是我的心,我不想你流泪,我会替你找回最爱你的龙岗,这是我们一生的约定啊。”

  山间小路,总是让人触景生情,有一天,后轮爱上前轮,却知道永远不能和她在一起,于是他吻遍了她滚过的每一寸土地。龙子睛低着头,拢拉着脑袋,完全不看方向,只是随着步伐往前走。

  家中,侃哥质问:“龙岗,知道你还活着时,我和小龙王真的很喜出望外,我并不知道这些年你是如何过来的,也无法想象你经历过什么,你变了,这和之前的你完全是相反的,实话说,对于你这时的出现,我并没有完全信任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龙岗没有反驳,“到底是出去见过世面的,洞察力很强,人心难测,想必也是见识过人性狡乍的,这点你比单细胞的龙子睛强多了。虽然他也会怀疑,过底他还是会选择信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凡事不过是多了一个心眼罢了,要论到目的,你们既然怀疑我,却又为何还留着我在身边,是感人肺腑的兄弟之情,还是我对于你们最后的目的是不是也有着可利用之处?”龙岗与侃哥面面相觑,心中各有千秋。

  “喂,我在凝望你的时候感受到你心中的伤痛了,你也太过忧伤了吧。”

  龙子睛抬头找寻声音来源,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女子,不自觉定睛一瞧,大吃一惊,“你是……是我……我梦到的……的女孩!”

  “看样子你记得还挺清楚的。”

  “你是人是鬼啊?你从哪冒出来的?”

  “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鬼,我现在暂时附在那块玉佩上,你说要帮我的。”

  “算了,我也不觉得惊讶了,这个世界不由我做主,我也不在乎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了,你跑出来干嘛?不怕吓着人啊!”

  “不怕,因为只有你看得见我,我怕你想不开,想和你说说话,我感受得到,你深爱着那个女孩,是吧?”

  “是不是不重要,你有爱过的人吗?那是什么感觉?”

  “我不记得是不是有爱过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是吗,陪我走走吧,我告诉你,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的心跳就会加速跳动,当你闲下来的时候,总是会莫名的想念,想让他出现在你的视线里,你会想和他在一起,什么都阻止不了你,他的一举一动会牵扯着你的每一根神经,怕他消失,想守护着他,他伤心你就会伤心,他开心你也会跟着傻笑。”

  “好复杂啊,我才不要爱上别人呢,可是,爱上一个人是那么美好,为什么我只感觉到了你内心的痛苦?那个女孩并不爱你对吧?”

  “爱,只不过她对我是兄妹之间的那种爱,而我太在乎,有时也分不清这种是何种爱,我只想找回她所谓的爱,而那个人就是龙岗。”

  “可你不是已经找到了吗?为什么还放不下?太在乎别人,就要委屈了自己吗?”

  “变了,龙岗变了,都变了,所以我对紫鸢的承诺还没有做到,我要唤回以前的龙岗,而我并不觉得委屈。”

  “她的心早从未变换成你,而你还站在为她许下诺的那一天,一辈子的承诺怎可轻易说出口!”

  “你还不懂!守护一个人,并不仅仅只是喜欢,曾经美好的时光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伴着我走到现在,不只为任何人,也为了自己,无论如何,还想见一眼当初的我们的模样。”

  “可是……”

  看清爽的就到

  第四十八章 故地重游

  恋上你 630book ,灵脉劫最新章节!

  “没有可是!”龙子睛打断了女孩,“你不用管与你无关的闲事,谢谢你听我说了那么多,回到玉佩里吧,我想一个人散散步。无弹窗..”

  “我着你,万一你想不开寻短见,谁来帮我的忙。”

  龙子睛见她不肯回去,威胁说:“记好,我不仅可以帮助你,我还可以瞬间让你灰飞烟灭!连孤魂野鬼都让你没得做,还是乖乖听话,快回去!”

  “好心当成驴肝肺,谁稀罕管你那些破事。”女孩发泄完满腹牢骚,又如轻烟一般回到螭纹玉佩。

  龙子睛一个人慢慢地走,雨后的阳光,温暖绵长,一场雨,浇灭了幻想,从此不再奢望;一段情,淡出了时光。携一缕阳光,给自己一个快乐的理由,轻轻的漫步于鸟语花香。相信,终在一场雨落时握住那属于自己独有的使命。

  龙子睛回到家中,侃哥急忙来问:“先别说了,赶快去换身衣服吧,都湿透了,别把自己陪进去了。”

  “侃哥,明明我比你大,你却总像我哥一样的照顾我。”

  “谁让你天天侃哥,侃哥喊个不停,倒让我认为自己是哥哥了,快去换衣服吧,接下来还有好多事要处理呢。”

  换完衣服后,龙子睛对龙岗说:“要知道真相就来吧,不过最后要带你见一下我的爸爸,就算不想见的话,态度也最好装的好一点,你便相当于是你的父亲,对于他来说,这是对于自己同甘共苦兄弟的想念,知道你在世,他也会很欣慰的。”

  此时已临进午后,三人开着车开到了镇上医院,此时的龙妈正推着老龙王在雨后的院中闲逛,老龙王一眼便看见三人齐齐走来。

  老龙王急忙按住车轮,泪眼婆娑的抬起手望着有远而近的三人,“龙大哥,你看到了吗?小岗回来啦,回来看你啦,老鸦哥,你们在天之灵看到了吗?”

  老龙王努力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龙子睛赶忙上前搀扶着,老龙王蹒跚着走到龙岗面前,“小岗,是你吧,你终于回来了。”

  龙岗扶着老龙王说:“龙伯,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回来好,我还以为你……不说了,回来就好,好多年都不见你了,长这么高了,越来越像你爸了,看着你,就像看着龙大哥一样,这些年在外面受苦了,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老龙王似乎是在哀求。

  “龙伯,我也想一直留在卧龙村里,不过我也有事情要做,小龙王有着他要去完成的事情,父亲也留下传承与我的寄托,而我也会帮小龙王完成,就像当年你和我父亲一样。”

  当听到龙岗叫自己“小龙王”时,龙子睛不禁惊呆了,对于这一声“小龙王”的记忆,仍旧停留在七年前大火的那一天,两人回家时的告别中。

  “唉,小龙王,生日快乐,我回家了,明天我去找你玩。”

  “好嘞,路上小心。”谁又曾想到,这一次的告别一别就是七年,当初还以为会是一辈子呢,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命运这东西,还真是会考验人。

  “我太激动了,你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决定事情了,龙伯的家便是你的家,啊。”

  “好,我会的,你也要保重身体。”

  “有去看望过你父亲吗?就在你父亲栽种的竹林中,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也会高兴的。”

  “会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看的。”

  “真好,小岗,子睛,铭祖,看着你们三个真好,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了一样,龙大哥,老鸦弟,你们都走了,留下了我这条老了,废了的老龙王,我会看着他们一点点成长,等我去找你们的时候,讲给你们听。”老龙王到底没忍在三ren mian前流下泪,这是高兴的泪水,跨越了两代人的喜庆泪水。

  龙子睛安慰好老龙王,把他推回病房中,喂他吃了药后说:“爸爸,我把龙岗带回来了,可我还要去完成一些事情,这一次回来不会呆太久,很快就要出去,你赶快把伤养好,到时候我推着你到处去看看,好不好?”

  “你该忙就去忙吧,我好得很,医生说我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你不用担心,还是当初的话,你要做什么事,做什么决定就去做,不要后悔,也不要有愧于人,你已经是大人了,自己做主吧,我和你妈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爸,谢谢妈,我会带着他们安全地回来的。”龙子睛给二老留下一大笔生活费用,带着龙岗二人回到了卧龙谷中那座烧的只剩一座竹桥的废墟中。

  龙岗踏上青竹桥,望着七年前一场大火烧毁的家,残垣断壁,残砖烂瓦,一切都如那时一样,什么都没变,不过那时烧死的竹子经住烈火的洗礼,又再次高高吐出嫩绿的枝叶,起火的那天晚上,竹子“啪”“啪”地响,火星儿从火苗顶端迸发出来,随着风飘得很高,红色的光在黑色的夜空闪啊闪,却像极了仲夏夜的繁星。

  “带我来这里干吗?触景生情吗?”

  “七年前,我是第一个赶到这里的人,我曾试图进去救过你和龙叔,龙婶,可是当时你消失在现场,当时以为你已经……,不过在我救龙叔,龙婶时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至今也没向任何人说过。”

  龙岗情绪一下被挑起,变得异常激动,抓住龙子睛追问:“快说,你看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我发现龙叔和龙婶并不是被大火烧死的,而是被人用利器杀死,证据就是他们身上有多处的刀伤,他们被火烧身之前就已经断气了,而且家中像是发生了打斗,乱的不行。”

  听到如此噩耗,龙岗松开手,神情没有感到多少惊讶,只是呆望着废弃的房屋。

  “龙岗,这就是当时我所知道的所有事情,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早就猜到了,现在我想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人,也只有你了。”

  看清爽的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