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脉劫 13-18

小说:灵脉劫 作者:龙囊裔人 更新时间:2019-12-05 11:09: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三章 传承之人

  老乌鸦脸上无一丝血色,苍白且冰凉,身上有深深的牙印和被撕咬的血肉模糊的脖子,双眼瞳孔放大失去光泽,面如死灰的向二人扑来。..

  强忍着悲痛的侃哥躲过老乌鸦的攻击和龙子睛躲在棺椁的另一边,龙子睛问:“侃哥,老鸦伯到底怎么了,他认不得我们了?”

  侃哥低头闭着眼睛说:“死人怎么会记得我们。”

  “老鸦伯死了,那这这……这人不是真的老鸦伯?”

  “这就是,现在只是一个吸血僵尸,被霉粽子咬过之后,魂魄被强制于留在肉身,灵智会被尸毒侵扰,而失控发狂,寻找吸食鲜血,完全是一个活死人。”

  龙子睛听完沉默了,泪珠在眼里打转,抬头望向侃哥,侃哥静静的看这老鸦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发生的事实,可他的眼睛已经暴露了内心的无助与伤心。龙子睛抬手放在侃哥的肩膀,“侃哥,你……,我……。”

  侃哥摆摆手,抬起头闭上了眼睛,把流出的眼泪生生挤了回去,“小龙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必担心我,也不用自责,一切都是命运作怪,怨不得谁。”

  犹豫间,老鸦伯伸手冲来要抓二人,侃哥忙推开龙子睛,自己来不及躲闪也无法还手去打自己爸爸,只能抬手抵挡。

  老鸦伯早已失去理智,他现在只想吸血,哪怕面前的是自己的儿子,无奈的侃哥只能挨打却无法还手。于心不忍的龙子睛拿起木棍要打老鸦伯救侃哥,被侃哥厉声阻止。

  “龙子睛,不准动手!给我放下,听到没有!你不准碰我爸一下,放下!”侃哥紧紧锁着老鸦伯的手。

  龙子睛举起木棍迟迟不敢下手,“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你不要命了,你想死在老鸦伯手里吗?”

  “我死了也不用你管,现在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给我滚出去。”

  “九泉之下老鸦伯要是知道自己亲生儿子死在自己手上,死也不会安息,这次就算你恨我我也要救你。”龙子睛举起木棍死死敲打在老鸦伯身上,木棍一分为二。

  “爸……”,侃哥眼泪夺目而出,失心裂肺喊着,老鸦伯被打的失去意识倒在地上,侃哥把老鸦伯抱在怀里一遍一遍地喊“爸,爸,你醒醒,儿子来找你了,你醒醒啊,我带你回家,he ping常一样一起回家,你快醒醒啊,我求求你了,睁眼看看我。”一直坚强到无坚不摧的侃哥,这次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悲伤泪流不止,

  “啪”,龙子睛扇了侃哥一嘴巴,“苏铭祖,你个白痴二货,刚刚是不想活了是吗?是想和老鸦伯一起去死吗?老鸦伯希望你这样做吗?他九泉之下得知会瞑目吗?”龙子睛丢掉手中的半截木棍跪在老鸦伯面前磕头道歉。

  “老鸦伯,我对不起您,我爸的命也是您换来的,我们全家都对不起您,我必须救铭祖,我不能看着他死在你的手上。”看着从小到大对自己万般呵护的老鸦伯如今……,龙子睛两行泪珠顺流而下。

  这时,侃哥怀中的老鸦伯突然抽搐了一下,两只手抱紧头嘴里喊着痛,看到老鸦伯恢复正常,侃哥连连叫喊。

  “爸!爸!你怎么样?你吓死我了,你睁眼看看我,我是你儿子铭祖啊。”

  老鸦伯缓缓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侃哥,谁知老鸦伯猛地一下推开,躲在墙角低着头两手挥着嘴里喊着:“你不要过来,快点离开这里,我控制不住自己,你快走,不然我会杀死你的。”

  侃哥上前询问:“爸,我是铭祖,您到底怎么了,您好好看看我,我来救你了,爸,我们回家吧。”侃哥伸手紧握住了老鸦伯的手。

  “我不是你爸,你也不是我儿子,我儿子最听我话了,你不是!你不是!”

  “爸,您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我救你出去。”

  “你又不听我话,我叫你走啊!你救不了我的,快走吧,别管我了。”

  “您为什么这样?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啥事?”

  “我……我中了尸……尸毒,已经救不回来了。”

  “尸毒!我带了糯米帮您解毒,我去拿。”侃哥回头去取被包中的糯米。

  老鸦伯紧拉着侃哥不让他拿,“铭祖,不用拿了,那黑血毛尸毒已经扩散到我的大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在我还没再失去意识变为僵尸之前,让我给你磕个头当赔礼道歉吧。”老鸦伯跪在地上欲向侃哥磕头。

  侃哥见状急忙也跪下托着老鸦伯,“爸,您这是干嘛?快起来,您让儿子我怎么受得起。”

  “铭祖,其实你根本不是我亲生儿子,”老鸦伯跪在地上乌黑的两手捂着脸哭了。

  侃哥被这一席话震惊了,他不敢相信,“爸,您在胡说什么?您中毒了,走,我带您出去治病。”

  “听我说完,这个秘密我藏了几十年,趁我还清醒,临了我必须让你知道真相,二十三年前,我娶了一个媳妇,日子平淡倒也温馨,可是媳妇却一直怀不上孩子,我为这事经常和媳妇大吵,有时急了还动了手,有一次喝醉了酒打了媳妇,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家,这事四里八村传遍了,也没人敢嫁给我了。”

  “有一天,我上山遇见你龙叔怀里抱着一个婴儿,便问他:老龙王,这怎么还抱着孩子上山了,又给子睛添个弟弟还是mei mei啊?”

  老龙王看看四周:“老鸦哥,这不是我孩子,这我刚刚上山捡的一个弃婴。”

  “捡的,让我看看。”我跑去看看怀中的婴儿,“这刚出生没几天吧,谁家父母狠心把孩子扔在这荒郊野岭。”

  “说的也是,这要不是我捡到,孩子要饿死在这山上喂猞猁狲了。”

  “这孩子你打算咋办?”

  “我正发愁呢?这孩子父母一时半回也找不到,孩子先放我家让子睛妈先喂着,孩子饿得都没劲哭了。”

  当时我看到那个婴儿就想收养他,所以过了几天我就到你龙叔家去问:“老龙王,那个孩子怎么样了?他父母找着了没?”

  “没呢,找了几天一点线索都没有,孩子和子睛在一块吃奶呢,精神好着哩。”

  “老龙王,你看孩子父母也找不到,我挺喜欢这孩子,要不然我收养了他吧。”

  “老鸦哥,你愿意收养这孩子那再好不过了,我正准备把他送孤儿院去。”

  “那我可就把它抱走了。”

  “等过一阵吧,孩子刚出生,让你弟妹帮你先看着,你一个大男人毛手毛脚咋看得了,这离得近,你啥时候想来看看孩子,两步远就到了。”

  我想想觉得也行,“那好,麻烦你和弟妹了,趁这点时间我回去给孩子收拾收拾,搁家准备点看孩子的东西。”

  “就这样,你刚出生的几个月一直都由子睛妈照看你和两岁的子睛,一直等我把你抱回家视如己出,你龙叔还经常带子睛来看你,我出远门时,也是你龙叔和龙婶带的你。”

  “有天你龙叔说让我给你起个名字,我想了好久才想好就叫:苏铭祖,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连你的亲生父母都不知道是谁,却给你起个这名字,真是讽刺。”

  “在这里我也要对你说实话,当初我收养你并不全是没有孩子也找不到媳妇,而是我要有一个能继承我这祖上传下来的技术——刨红薯才收养你的,我是有私心的,才让你在这个家从小受了那么多的苦,挨了那么多的打,我对不起你,没给你开心的生活,却给你蒙上了一段黑色阴影。”

  “爸,哪有,不是每个黑暗,都有那么地完美,甚至完美地让我沉迷。”

  第十四章 锁魂六合阵

  得知真相的侃哥并没有情绪崩溃的不能自制,平静的流着泪说:“爸,就算这一切是真的,也不是您拒绝我的理由,您就是我亲爹,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一切都是您给的,名字,家庭,我姓苏,我叫苏铭祖,这一生我都是苏家的子孙,爸,跟我走吧,我带您出去,以后我都听您的话,求您了,和我回家吧。..”

  “你要还当我是你爹,听我话就快走,你知道我现在根本就没救了,我还会再变成僵尸,会拖累你的,你要让我死不瞑目啊!子睛,快把他拉走,不准你们在来这里,快出去。”老鸦伯拿出一把短刀架在脖子上作威胁。

  龙子睛和侃哥看到立即下跪不停磕头,“老鸦伯您千万别这样,放下刀我就带侃哥走。”

  老鸦伯手中短刀已经划破一层皮,血顺着脖子往下流,侃哥叫状大喊不要,也拿出bi sho放在脖子上说:“看见爸您这样,我却见死不救,枉为儿,枉为人,我又有和颜面活在这世上,不能和你的一起回家,那我就陪你去天堂,我们俩父子好好喝杯酒聚聚。”

  老泪纵横的老鸦伯手中短刀滑落,侃哥上前一把抱住老鸦伯说:“爸,我们回去吧,回去我陪你喝一杯,好不好?”

  老鸦伯颤抖着抓着侃哥的手,“好,儿子,我们回家。”

  龙子睛和侃哥架着老鸦伯出了护尸亭,正欲下台阶,无力的老鸦伯一脚踢中门槛上,护尸亭一阵晃动,三人站立不稳倒在台阶上。

  石阶六面的长矛活人俑俑外的土层一块块剥落,六个手持长矛的活死人如同睡眠中被打扰,森冷炙毒,目露凶光并用长矛对准三人。

  “这些是守陵的士兵,既非活人也非死人,活死人都行动缓慢,结群行动,它们牙齿中带有致命的病毒,被它咬到的人都会变成和它一类的生物,小龙王,你照縞hn meng野郑蛐⌒模胰ナ帐暗羲恰!辟└缒贸龌9犯稚。艘幌律”《サ幕9纷熘型鲁鲆话裝i i sho和虎头钢伞连为一体,可攻可守。

  侃哥拿着虎头伞与守陵人俑打在一起,虎头bi sho径直插入一个人俑胸口,人俑无动于衷,甚至没有血流出,拿出长矛向侃哥刺去,侃哥下腰躲过,一脚踢在人俑身上拔出了bi r >

  一对六又打不死,人俑将处于下风的侃哥包围住,龙子睛眼看不妙左看右看寻找w qi,猛然想起棺中那把玉柄青铜剑,将老鸦伯安放在亭前,入亭中取出青铜剑冲到人俑身后,挥手一剑将一名人俑头颅砍落在地。

  没了头颅的人俑如一摊泥巴烂得四分五裂,侃哥一见,也用虎头刀削掉人俑半个脑袋,人俑也倒地摔得粉碎。打斗中,侃哥急说:“小龙王,快带我爸先过桥,我来断后。”

  “好,你小心。”龙子睛一剑砍掉人俑一条手臂,抬腿一脚把人俑踢倒在白玉桥上,正当回头去接老鸦伯时,完好矗立的白玉桥轰然倒塌,护尸沟下慢慢涌上来银白色液体。

  “是水银,侃哥我们中机关了,这个护尸亭暗藏了机关。”龙子睛停到沟边查看,沟里水银不停地增多,不出半刻必溢出淹没整个地宫。

  “小龙王,快查看这到底什么原因,怎么逃出去?这我顶着。”侃哥一人顶着四个人俑为龙子睛增取时间。

  龙子睛快速想着进来时的一切,六芒星亭,五座白玉桥一座倒塌,进来时并无异样,回时一上桥便倒塌,这不会就是**阵吧。

  “我知道了侃哥,这是**阵,进来时全为生门,退出时阵自动关生门,开死门,按理应留有一座生门。”

  “快找啊!我顶不住了!”侃哥跳起又将一个人俑头颅一刀劈开。

  自自语的龙子睛开始分析:“**阵以精、气、神相合为内三合,手、眼、身统一为外三合,统称**;又,眼与心合、心与气合、气与身合、身与手合、手与脚合、脚与胯合,也叫**。”

  “**有天、地、东、西、南、北,**有六门:乾、坤、生、死、水、火六门,乾为天、坤为地、生为东、死为西、水为南、火为北,六门已有坤门火门

  已毁,生门在东,侃哥走右边的白玉桥,我先带老鸦伯过去,你跟上。”

  龙子睛背起老鸦伯跑到右边白玉桥停住了,总感觉少算了什么,白玉桥看似有蹊跷,徘徊在桥边犹豫不决。

  “你还等什么,快上桥,水银要漫上来了。”侃哥拼死阻拦着最后一个人俑。

  “侃哥,将那个人俑引到这个桥上去,先别问那么多。”

  侃哥边战边退引人俑到桥边,反身一脚将人俑踢到东门白玉桥,几秒后白玉桥也倒塌沉入水银池中。

  “这是什么情况,小龙王,这不是生门吗?”侃哥抓着龙子睛问。

  “这不是简单的**阵,而是锁魂**阵。”

  “这又怎么样?”

  “锁魂**阵进,全为生门,退,全为死门,这六座白玉桥全是死桥,没有活路,我们都会死在这里。”龙子睛无助地用青铜剑撑着身体。

  “子睛,先放我下来。”老鸦伯一落地便抱着头喊痛,手不停地挠着地,腿也不停抖动。

  “爸!你怎么了?爸,我们快到家了,再坚持一下。”

  老鸦伯抽搐着掏出腰间的虎爪麻绳说:“荡……荡秋千。”

  侃哥一听秒懂,爸爸小时带他玩的秋千,将麻绳抛到梁上,虎爪勾在地宫大梁上打算荡到对面,龙子睛扶起老鸦伯准备将绳子绑在他身上准备一起荡过去。

  双手是血的老鸦伯抓着绳子不让绑,“子睛,铭祖,这根绳子经不住三个人的,你们快逃吧,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可以的,你在骗我,一定可以的。”

  “听话,我已……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有你这样的好儿子我已经知足了,我为了自己的利益强行支配了你的命运,你原谅我吗?”

  “爸,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怪就怪我我还没好好孝顺你,等回去,我好好孝顺你。”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辈子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带着这个东西快走。”老鸦伯从内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塞入了侃哥手里,使劲一推把二人推了出去。

  侃哥荡向对岸吼着:“爸!”

  到岸的一瞬间,俩人松手摔在石板上,侃哥爬起跑到护尸沟喊着“爸,”龙子睛一把拉着他。

  老鸦伯尸毒复发,面色苍白,全身抽搐,无法承受的疼痛折磨,判断力损坏一头栽入了水银池。

  水银已漫了出来,向四边流来,水银散发着有毒气体,还没有被淹死,也会被毒死,地宫正门外红头尸蜱在外已是死路,龙子睛忘向四边,地宫一边出现一个通道,是一个暗门,估计是无意触发了机关才打开了这个暗门。

  来不及多想,龙子睛拉着侃哥逃进了暗道,水银顺流而下涌向暗门,暗道右边有一个圆形蟠龙纹转石,龙子睛转动纹石,暗道石门戛然而落封死了暗道,水银堵在了门外。

  侃哥神情恍惚地摊在地上,默默流着泪水,手里紧紧拽住老鸦伯留下的遗物,事情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来的太快,将他的精神击溃,击垮,使他在没**站起面对这一切。

  龙子睛也没力气在去安慰侃哥,或许让他一个人静静更好,龙子睛一手用青铜剑撑着,一手扶着石壁,他摸了摸手边石壁感觉有异常,石壁凹凸有致,像是刻着什么,龙子睛抬手一看石壁上刻着几排小字。

  第十五章 枯骨还阳窟

  龙子睛抬起手臂擦了擦石壁,仔细一瞧石壁刻有几排大篆,石壁记载:此地为枯骨还阳窟,窟内有一藏宝阁,藏有起死回生之咒,赠有缘人得。..

  兴奋的龙子睛告诉侃哥石壁内容,起死回生咒,侃哥一下惊醒追问:“小龙王你不是骗我吧?真有起死回生咒?我可以让我爸复活吗?”

  面对侃哥连环追问,龙子睛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侃哥,你先别太激动,石壁上的确是这么记载,起死回生咒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不如我们去枯骨还阳窟寻找一番,顺便找下出路。”

  “还等什么,那快走吧。”侃哥一听到起死回生如同打了鸡血瞬间满血复活。

  光顾高兴了,根本没想到这枯骨还阳窟并非一条还阳大道,刚走出不远,侃哥在石壁上发现了一个新打的盗洞,“这是我爸打的盗洞,洞还很新,没有坍塌,找到起死回生咒可以从这爬出去。”

  “何以见得,要是个陷阱呢?”

  “不会错的,盗洞也有方圆之分,这个盗洞是方形的,一般来说,小墓就是圆洞,大墓就是方洞,方洞从技术含量上看更高,更方便人上下,而且盗完之后过段时间,洞自然塌陷,起到掩盖痕迹的作用,而圆洞好打,也不容易塌,所以新手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般是圆洞,像我爸这种老手才会根据实际情况打盗洞,盗洞已经有土层脱落,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又转了一个弯,石墙暗道统统消失不见,连接的是一个石洞,石洞已被乱石掩埋,上方可容下一人蹲下的高度,钻进石洞没爬出多远,一个巨大的洞窟出现眼前。

  洞内漆黑一片,阴风嗖嗖,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线才发现洞窟内空旷无比,好想是把山掏空了一般,洞底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和碎石,,往上一看,从洞底到洞顶约有十几层楼高,洞窟内垂下了无数条奇怪的树藤,洞口略小,依稀还能看到从洞顶透射进来的月光。

  龙子睛拿出狼眼手电向四周望去,密密麻麻的树藤遮住了狼眼手电的强照射光,心急的侃哥一脚踢中树叶下的尸体,洞底潮湿多虫,尸体已成白骨,尸体头朝下,手指指向前面,似乎是在指引方向。

  侃哥拿起虎头钢伞往尸体指的方向寻去,龙子睛拿着狼眼手电往洞窟底照去,洞底四面遍布了白骨,在往一面照去,又是一番奇异景象。

  洞窟内一边全是一具具腐蚀烂得只剩白骨的尸体,而另一边确截然相反,尸体不仅没有腐烂,反而个个栩栩如生,除了全身发黑并没有什么外伤,好像静静地睡着了一般,尸体屹立不倒,身着前秦盔甲,手里紧握着各样兵器,面容却极其扭曲恐怖。

  侃哥心中不解问:“小龙王,这些是前秦士兵,你可知这是啥情况?”

  龙子睛左看右看,看不出有何异常,伸手去触摸士兵身体时,侃哥急忙拉住了他。

  “不要触碰,小心尸变!带上这个。”侃哥拿出了一副摸尸手套。

  龙子睛接过摸尸手套带好,开始检查士兵状况,发现这些士兵身体没有一丝伤痕,往上看士兵头时,发现士兵七窍还残留有黑色血液。

  “有毒,这些士兵全是毒死的。”龙子睛退后了几步,“是水银,他们喝了水银而死,才导致身体发黑,水银还可以使尸体不腐,这才将他们保存的如此完好,而那些白骨是被这些士兵杀死的老白姓。”

  “依我看,这些士兵是事后被人灌了水银才命丧这洞窟。”侃哥蹲下抓了把土闻闻看看说:“这里土壤酸咸度极不平衡、不适于有机物生长,尸体却很难腐化,可又说不通这怪异现象。”

  龙子睛认真查看四面地形,“我看了这个洞窟,按《龙囊传》所记,此地风水有异、阴气极重,不可葬人,凡死人葬此,日夜吸收地脉阴气,滋育自身,但凡碰触到阳气,便能催生尸变,某种意义使死人还阳。”

  “我们不要再靠近尸体,以免让他们吸收到阳气,此地不宜久留,赶快找到起死回生咒回去。”

  “侃哥,我理解你想救老鸦伯的心情,可你静下来想一想,你相信这世上真的存在起死回生的能力吗?”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还没能接受现实,或许是我太倔强,可我愿意去相信,我还在憧憬如果父亲老了,我要带他到世界的每一处去看看,带他走过他带我走过的路,无论是真是假,我都不能说服自己放弃这最后的希望。”

  “好,我也只好舍命陪孝子了,走吧,龙潭虎穴也要踏平它。”龙子睛一把搂在侃哥肩上拍了几下。

  “好兄弟,不谢。”侃哥伸出拳头说:“刎颈之交。”龙子睛也伸出拳头说:“肝胆相照”,两拳相撞在一起,如同龙岗在身边一样,齐说:“虽死不负。”

  两人在树藤密布的窟内根本分不清方向,不时又撞上突然冒出的士兵尸体,狼眼手电在此地一点作用都用不上。

  龙子睛关掉狼眼手电换成普通电筒,拨开树藤一看,前面出现两颗又圆又大还会闪闪发光的眼睛,惊吓中的龙子睛用手电筒照它一下,两颗眼睛立刻变成一条细线,那两道光芒一点点向自己走来。

  身体本能反应的龙子睛伸出手挡住后面的侃哥往后退,那两颗发着深黄亮光的眼睛慢慢的逼近,穿过树藤露出了全身。

  “猞猁狲!我和爸爸上山时曾见过一次。”龙子睛一眼望出小时遇到过一次的猞猁狲。

  “什么是猞猁狲?”

  “我只听爸爸说起过一次,猞猁狲是山猫,体型远大于猫,尾巴极短,四肢粗长却矫健,四肢浓密的灰毛中隐藏了一只只锋利的大爪子,猞猁狲视觉发达,性情狡猾,会捕杀比自己还大的大型生物……”

  话还未说完,张来大嘴的猞猁狲猛扑向二人,来不及闪躲的龙子睛提青铜剑抵挡,猞猁狲跃起前腿狠狠踢在龙子睛胸前,利爪刺进他的胸膛,冲撞的力道使龙子睛快速后退几步,失去平衡摔在地上,猞猁狲咬住树藤吊在半空,树藤却被锋利的牙齿咬断,轻轻一跳,安稳得落在地下。

  侃哥扶起摔倒的龙子睛掏出刀对着猞猁狲,猞猁狲围着二人绕圈,吃了一亏的龙子龙子睛举起青铜剑不敢丝毫懈怠,猞猁狲又一次猛扑向侃哥,侃哥抬刀一挥,手却和树藤缠在一起,猞猁狲一下将侃哥扑倒在地,手中的刀也被打掉。

  没了刀的侃哥一手护头,一手拼命的阻挡猞猁狲的大嘴,情急之下,龙子睛挥起一剑不偏不倚削掉了猞猁狲的短尾巴,剧烈的疼痛使猞猁狲发狂的跳到一边,向二人大吼了一声,带着滴血屁股摇摇晃晃的跑了。

  侃哥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沾在身上的树叶,向龙子睛挥手示意自己没有受伤,却看见龙子睛跑向自己喊道:“快闪开。”

  还没明白过来的侃哥被龙子睛一把推开,同时一把铜戈刺在龙子睛肩头,大喊一声的龙子睛一剑砍掉了手臂。

  侃哥定睛一看,一个大粽子手拿铜戈刺在了龙子睛肩头,大粽子的右手已经被砍断,龙子睛又一剑砍掉了大粽子的脑袋,大粽子这才倒下。

  侃哥扶龙子睛坐下,看了一下伤口说“别动,还好刺的不深,急救包,我来给你消毒。”

  “没事,只是皮外伤,不碍事。”

  “我看你是怕疼吧,”侃哥立即拆穿了龙子睛,“这些地下的东西多少都带毒性,不想死就忍着点。”

  侃哥拿起酒精直接倒在了伤口,龙子睛一瞬间疼地大叫了一声,边叫边骂:“打傻啦,混蛋!你不会慢点啊,有你这样连瓶倒的吗,不毒死我也疼死我了。”

  “自己怕疼还怪我,好心当成驴肝肺。”

  龙子睛被反问得无话可说,只得转移话题,“那个士兵大粽子怎嘛回事,突然冒出来?一点都没发现?”

  “当然不好发现,它是刚刚才发生了尸变。”侃哥帮忙把伤口包扎了起来。

  “尸变,难道是吸收了我们的阳气才?”

  “我看不是,是因为猞猁狲?”

  “猞猁狲?”龙子睛一脸问号。

  第十六章 陪葬窟

  “人的神经是通过电荷传递xin hao的,而电子带的是负电,人死后,电子所带的负电与无法外界环境中和,累积了大量负电荷,而猞猁狲是山猫,猫身上的毛发会

  有大量的正电荷,靠近时会产生短暂的正负电荷中和现象。最新章节阅读..与完全死亡人的神经的电荷中和,正好模拟了某种神经xin hao传递的过程,这时尸体可能由于神经传递的xin hao而产生尸变动起来,变成了行尸走肉。”

  “侃哥,我看你还是等会儿再向我解释吧,那个猞猁狲似乎不太老实。”龙子睛抓起青铜剑站了起来。

  “不老实,我看是欠收拾,刚刚侃哥没使出真本事,让他再敢过来瞧瞧。”

  “你瞧吧,就在你后面呢?”

  “哪呢?”侃哥一回头咽了口吐沫,“看样子是不太老实,不过下次再收拾它吧。”

  经过与猞猁狲的一番打斗,混乱中猞猁狲不仅仅碰到了一具士兵尸体,也不知是不是记恨砍掉它尾巴的仇,触碰了成群结队的尸体,尸变士兵一步步向二人逼近,好虎不敌群狼,侃哥被逼连连后退。

  龙子睛也提着剑后退,“刚刚是哪位壮士的豪壮语,站出来让我瞧瞧他的英资。”

  被打脸的侃哥干咳了几声说:“大人不记小人过,暂且饶过它,下次别让我遇见,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我去,受不了你。我死之前,我非捅你一刀出气不可,快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硬拼啊,快跑!”侃哥拾起地上两人背包逃跑,龙子睛虚晃一剑转头便跑。

  尸变士兵虽然人多,但僵硬的身体行动起来非常缓慢,狂命奔跑的二人很快将其甩远,侃哥无力的喊:“小龙王,等等我……我不行了,跑不动了。”随即一屁股墩坐在地上。

  龙子睛回头去看,确定没有士兵追上来,也累倒在地喘着粗气,缓了一下拿起背包检查《龙囊传》是否完好。

  休息一下,龙子睛看了下周围扶起侃哥说:“侃哥,我们要赶快逃出去,那些士兵很快会随我们的阳气追来。”

  “我不能走,我还没找到起死回生咒,我一定要找到。”侃哥背起背包寻找不知是什么样子的起死回生咒。

  龙子睛拉住了侃哥,“你先冷静冷静,这样毫无头绪的要找到什么时候?仔细看看周围再说。”

  龙子睛感觉到手下有一个凉凉的东西,以为是蛇的他手立即抽走,发现不是蛇后,轻轻扒开了枯叶,露出了一块翠玉。

  “翠螭纹玉佩!”龙子睛惊讶的大叫一声,吓得侃哥激灵一抖。

  “我去,你要吓死我啊,发现啥了?”侃哥凑近观看。

  这是一块天龙生翡翠,颜色翠绿细腻,呈透明状,雕刻有一条无角龙,前人分龙为四种:有鳞者称蛟龙,有翼者称为应龙,有角者称虬龙,无角者称螭龙。

  天龙翡翠雕刻的螭龙栩栩如生:圆眼、大鼻、眼尾稍有细长线,双线细眉,上线很浅很细,往往不易看出,下线明显,猫耳,耳朵方圆,腿部线条弯曲,脚爪往往向上翘起,用曲折的弧形线,尽情地把关节主要活络胛骨都表现出来,而且螭龙身上的附带纹饰一般都用阴线勾勒,其中有弯茄形滴水状的阴刻纹,玉佩系有一根十字结红绳。

  “这是?”侃哥一头雾水。

  还记不记得十多年前,我们在山上救紫鸢的那一次。”

  侃哥回想起往事,“哦!就是紫鸢掉进山洞的那一次,这就是当年的山洞,那这跟块玉佩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这是我救龙岗时,从龙岗身上掉落的玉佩,因为这是龙叔替龙岗花高价买来开过光的护身符,当时丢的时候没有对外说过。”

  “可惜玉佩完好无损,却成了龙岗的遗物了。”侃哥看着玉佩,想起了龙岗。

  “问题就在这,玉佩完好无损,这意义大了去了!”龙子睛说话间有些激动,大脑飞速运转。

  “这说明了啥?”

  龙子睛情绪激昂地说:“我曾听龙岗说过,这块玉佩与他命数有关,人在玉在,人死玉裂。”

  侃哥恍然大悟,“难道?这我都不敢想象。”

  “我也是。”龙子睛握着螭纹玉佩,心潮澎湃,“龙岗也许并没有死,他还活着,只是我们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罢了,我还想找到起死回生咒在复活他,这个玉佩就是希望,我就知道他没死,哈哈,他没死。”

  “他没死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我们一直都在思念着他。”

  龙子睛一下站了起来,“他不回来,我们就找到他,只要我们一直想念,这份思念就一定会传达到龙岗的心里,告诉他,我们还在等他回家,我们决不能死在这里,如果连我们都死了,就没有人在向龙岗传达思念了。”

  侃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深呼吸了两口,向四面洞窟认真看了一遍,又从上往下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个怪象,“小龙王,你也发现了吧,这些垂下的树藤不是从上面垂下的。”

  “我也发现了,树藤是从下面顺着山壁爬上去的,像爬山虎一样,洞底落叶下面埋着的也有,你仔细看树藤的爬行姿态,所有树藤的藤蔓都是从一个方向延伸出来的。”

  “我们去看看,这是一棵怎样的参天大树?起死回生咒可能就藏在那里。”

  二人随着树藤在洞窟左拐右弯,越走树藤越密,以至于地面已全被树藤强行霸占,走近之后才发现树藤并不是从一棵参天大树蔓延,而是从洞底钻出,龙子睛拨开树藤拿手电筒向洞内照去,洞并不深,隐约还听到水流动的声音。

  “侃哥,这洞是天然的山洞,但洞边有石头被挖过的痕迹,这会不会就是石壁上记载的藏宝窟?”

  “我看肯定是,起死回生咒肯定就藏在里面,我先下去了。”兴奋的侃哥根本不顾危险顺着树藤滑进洞中。

  龙子睛也紧随其后滑了下去,洞底没有垂挂太多树藤,只有一条条手粗般缠绕在一起的树藤从洞口向外延伸,洞底竟然还有一条湍急的地下河从中流过,缠在一起的树藤自然形成了一座桥梁。

  走过树藤桥,龙子睛拿出狼眼手电,藏宝窟整个呈现眼前:藏宝窟没有护尸地宫华丽,却有数不尽的青铜陪葬品,洞窟两边摆的让人不知如何下脚,有盛酒用的兽面纹铜卣(yo),青铜酒爵,看来墓主人也是好酒之人,还有一把雕金夔龙纹铜钺和数不清的铜牛,铜马。玉器有琮玉、璧玉,玉多以xin jiang玉为主,多为透闪石,也有阳起石,还有一件雕琢精致镶有绿松石的的兽首玛瑙杯。

  最引人瞩目的是洞窟中间的一个

  圆形铜鼎,鼎高有一百四十厘米,宽约八十厘米,鼎足高五十厘米,壁厚六厘米,大约重有八百多公斤。铜鼎身四周铸有精巧的蟠龙纹和兽纹,增加了器物本身的威武凝重感,鼎的立耳纹饰俗称虎咬人头纹,这种纹饰是在耳的左右作虎形,虎头绕到耳的上部张口相向,虎的中间有一人头,好象被虎所吞噬。

  铜鼎内还装有液体,以为是酒的侃哥离近一看发现满满的全是水银,对龙子睛说:“小龙王,幸亏这四处透风,要是密闭空间,没有防毒mian j,咱俩早就被这些水银挥发的有毒气体毒死了,这起死回生咒不会在水银下面吧?”

  “我看不会,应该在那里。”龙子睛照向铜鼎后面一块平整的石板前。

  灯光照射地方有一块自然存在的灵璧龟纹石,灵壁龟纹石也叫莲花石,酷似龟纹,结构单骸紧密相连,呈蛛状,传闻龟纹石可吸收大地之脉的灵气。

  龟纹石上竟还有一具铜棺,铜棺四角为金角,乃是一座金角铜棺,棺壁外表两侧布满蟠龙回纹图案,棺盖外表铸有鹰、虎、豹、鹤等图,棺盖是两块组合g ren字形的铜盖板,盖在棺上呈屋脊状。

  “侃哥,这龟纹石聚集的灵气,难道都被这金角铜棺吸收了?”龙子睛摸了摸铜棺。

  “不论铜棺有没有吸收地脉灵气,铜棺内的东西都不能小觑。”

  “棺中难道还有大粽子?”

  第十七章 暗中黑手

  “血衣尸,金角棺,煞冲天,金角铜棺本就是防止墓主乍尸而特制的,恐怕棺中的比大粽子还更难对付,小龙王,起死回生咒也许就藏在棺中,棺材我是必须要打开的,你做好思想准备,我如果出了意外,你不要想着救我,赶紧从盗洞逃出去。最新章节阅读..”

  “开什么玩笑,都走到这一步了,扔下你独自逃跑,我可不想一辈子活在愧疚中,开棺吧,咱还有黑驴蹄子,噎死它个大粽子。”

  侃哥准备好工具开棺,刚要下手,铜棺正前方的龙子睛突然喊住了他。

  “又怎么了,老是一惊一乍的,早晚要被你吓死”。

  “先别急着开棺,你快来看,棺前龟纹石上刻的有字,说不定是起死回生咒。”侃哥一听,跑到棺前一看,石上刻的真有字。

  “这写的是啥?小龙王,快翻译翻译,让我听听。”

  “这好像是棺中主人故意留下的,刻的好像是:尔等入吾藏身之地,扰吾清静,需在棺前磕三个响头退去,如若违逆,叫尔等命丧黄泉,为吾守灵”

  “哎呦我去,给它磕三个响头,做它的春秋大梦,侃哥跪天跪地跪父母,岂能跪它的大粽子,这要传出去,还怎么混,小龙王,你干什么?”

  只见龙子睛挺腰双膝跪地,要对铜棺磕头,侃哥上前拉住质问:“你还真磕啊!是谁都不知道,你就磕?”

  龙子睛甩开侃哥,“是人是鬼,也是我们要开别人的棺,就当赔罪了,而且,我看这些字并不是像在恐吓,更像是在引导,不磕闪一边去,我磕。”龙子睛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多有得罪,还望恕罪。”

  话罢,铜棺一声响,铜棺右下角出现一个暗阁,阁内出现一个金丝楠木盒。

  铜棺右角暗阁内放置了一个金丝楠木盒,侃哥拿出楠木盒,盒子没有上锁,打开盒子,空空的盒子里没有什么稀世珍宝,只有一把卷起的竹简,由于保存的严密,竹简完好无损,上面刻的字仍然清晰可见。

  高兴着手拿竹简的侃哥问:“小龙王,你怎么知道这里藏的有东西?”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铜棺内藏有东西,当我看到棺前的字时,才发觉这并不像棺主在危耸听,倒像在自我保护,既是到这之人,肯定是为了钱财,怎会乖乖听他几句话便放弃这一夜暴富的机会,这字中话中有话,索性我就磕它三个响头,没想到有此意外收获。”龙子睛接过竹简认真查看。

  “小龙王,这次多亏你了,三个响头算我欠你个人情,他日有机会定当偿还,你快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不是起死回生咒?”迫不及待的侃哥急得直跺脚。

  “耐心一点,字迹刻的很轻,我。”

  正当龙子睛查看竹简之时,侃哥听到背后石头滚动的声音,回头喊:“谁在那里?”

  此人并不是其他,而是护尸地宫出现的无魂红瞳僵尸,不声不响的出现在藏宝洞窟,看见二人,瞪大着红瞳冲向二人。

  侃哥看见红瞳僵尸,怒发冲冠,提刀迎战,老鸦伯就是命丧这僵尸手中,身负杀父之仇,满肚怒火的侃哥一点都不闪躲,刀刀见血。

  这霉粽子也不是吃素的,身中数刀不倒,伸出血爪抓住侃哥,张开利嘴便咬,侃哥屈腿挣脱,立即抬刀就捅,一次又一次,红刀进红刀出,提剑在一旁的龙子睛被杀红眼满身是血的侃哥吓的呆住,他并没有阻止,按捺悲伤与愤怒的侃哥在这一刻得到了发泄。

  发狂的侃哥一边大叫一边不停进攻,这次轮到霉粽子被砍的血肉模糊,霉粽子被砍倒在地,龙子睛上前束缚住侃哥双手,将侃哥按倒在地,“够了,冷静一下,它已经死了,报仇了,已经报仇了。”

  停止挣扎的侃哥精疲力尽躺在地上,眼角泪水与血混合流下,被砍死的霉粽子突然抬

  手坐起,龙子睛拿出包中的黑驴蹄子使劲塞进霉粽子口中说:“安息吧。”

  话说也怪,狰狞的霉粽子被塞了黑驴蹄子,立刻丧失了战斗力,摊在地上一动不动,不愧是粽子克星,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缓过精神的侃哥,擦了擦脸上的血,看见地上的霉粽子,“痛快,总算了了心底一件大事。”

  “这个霉粽子比我们来藏宝窟的要早,藏得还挺严实,进来时竟没有发现它,竹简上刻的内容我记不过来,我一点点简单读给你听下吧吧。”

  “这是墓主人留下的,说的是起死回生咒,写的是墓主生前寻找起死回生咒的事,竹简上写起死回生咒在……”

  “在哪?”侃哥凑耳靠近。

  突然,铜棺一边的树藤中射出一把铁勾,完全没料到的二人眼看着竹简被铁勾勾走。

  “谁在那里放暗剑,有种出来练练。”侃哥被彻底激怒提刀走近树藤。

  茂盛的树藤中窜出一个黑影向洞口逃去,是人影,有人一直藏在树藤后偷偷观察他们两人。

  “侃哥,拦住他,不能放跑他,竹简还在他手中,赶快夺回来,不能让他发现起死回生咒的秘密。”龙子睛也拿着青铜剑追赶。

  侃哥在树藤桥上追上黑衣人,跃起一刀砍向人影后背,来不及还手的黑衣人影一个翻身从侃哥身下滑过,落地不稳的侃哥踩在树藤上差点滑倒,黑衣人头戴一个黑色鸭舌帽,脸上蒙着一层黑布,身上还有一些倒斗工具,此时在桥中间被龙子睛两人前后包围。

  侃哥用倒斗暗语试探黑衣人,“敢问这位顶上元良,在何方分过山甲?(都是在哪盗墓?ho dong范围在什么地方?)”

  黑衣人开口答话,是一个男人,“各处都去,也做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之意。”

  “拆解得几道丘门?(最拿手的是破解什么朝代的古墓机关?)”

  “同是山上搬柴山下烧火。(都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

  “一江水有两岸景,(虽然各在一方,相距甚远,却毕竟都是同行。)规矩总得懂吧,谁先拿到是谁的,还敢动手抢!”

  “有本事自己拿回去,不想死的就给我让开。”

  一听这话,侃哥冷笑了一声,“本事?你也不在行里打听打听,敢在你侃爷手里抢东西。”

  黑衣人一听也嘲讽侃哥,“哦,你就是那个老乌鸦的独生子,天天打着你爹的称号在外招摇,听闻你还是那个老东西捡来的野孩子,真是天生一对。”

  “你可以侮辱我,但绝对不可侮辱我爹,自找死,不可活,决不原谅,小龙王,不准插手。”侃哥挥刀砍向黑衣人。

  那黑衣人也是倒斗同行,身手不凡,手使一把暗器:百炼索,其器如鹰爪,共四趾,前三后一。前三趾俱为三节,后趾为两节,每节相连处装有机关,使各节均能伸缩ho dong。

  黑衣人一把百炼索使的出神入化,使手持短刀的侃哥无法近身,两人兜兜转转,都与对方保持距离寻找机会。

  “侃哥,接着这个。”龙子睛将青铜剑扔给侃哥。

  侃哥伸手去接,黑衣人投出百炼索去抓青铜剑,侃哥先抓到青铜剑将百炼索前端缠在剑上,黑衣人拉百炼索欲将其挣脱,侃哥眼疾手快把手中短刀用力投向黑衣人,黑衣人正在全力拉百炼索,躲不过正扎进左肩,侃哥拿起青铜剑刺向黑衣人,黑衣人来不及拔刀,打开手电照射侃哥眼睛。

  一束光亮照来,侃哥眼前一花闭眼停下,黑衣人挣开青铜剑并向侃哥射出百炼索机关,一个枣核大小,两头尖状的飞刺打中侃哥左臂,突来的疼痛使侃哥左手握的青铜剑掉落,剑直直插在地上。

  黑衣人趁机拔出短刀,收起百炼索逃跑,龙子睛拿手电筒照黑衣人脸,黑衣人捂着流血的伤口,脸依旧裹得严严实实,只看到脖子上露出一个特别的装饰物,黑衣人过桥从洞口逃跑。

  侃哥顾不上手臂有伤,拿起青铜剑追赶,龙子睛叫住他:“不要追,小心暗器。”

  “起死回生咒还在他手里?必须追回来。”侃哥回头要继续追。

  “不要追了,竹简上面根本没有起死回生咒。”

  第十八章 起死回生咒

  “你是骗我的,小龙王,别给我开玩笑,我经不起这个玩笑?”

  “我没给你开玩笑,我已经看过一遍,上面刻的字我还记得,竹简上根本没有记载起死回生咒。最新章节阅读..”

  侃哥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竹简上没有起死回生咒,那你还让我追什么?”

  “竹简上虽然没有起死回生咒,但是记载了它的由来,也不能落入别人手中,那个黑衣人手段高明,我怕你会吃亏才不让追,以免中了它他的暗器。”

  “那现在怎么办,去哪找起死回生咒?”

  “别急,让我理一下思绪,da an其实在这!”龙子睛挥挥手中金丝楠木盒。

  “一个空盒子,里面东西都丢了,要它有什么用,起死回生咒难道还在这空盒子里?”

  “你觉得呢?”龙子睛对着侃哥轻轻笑了一下。

  侃哥立即看穿了笑容,“不会真……真的还在……在这空盒里吧?”

  “你猜猜看?会在哪里?”

  “小龙王,别逗我了,快拿过来我看……。”侃哥话没说完一头扎在地下。

  龙子睛上前扶起侃哥,抬起被飞刺打中的手臂,“有毒!”

  侃哥还在昏迷中,龙子睛在一旁研究金丝楠木盒,敲敲听听晃晃。

  飞刺上的药效并不长,一个小时左右侃哥苏醒过来,“我怎么了,怎么睡着了?”

  龙子睛拿出水壶喂侃哥,“你中了涂在飞刺上的麻药,我已经帮你取出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知觉吗?”

  “大爷的,放暗器还下药,别让我知道他是谁……”

  “否则就见一次打一次是吧,马后炮,看你的样子也没啥大碍了,能不能站起来?”

  侃哥抬抬头,抬了抬手臂,“不行,还没知觉,对了,金丝盒子呢?起死回生咒呢?”

  “不能动就老老实实躺着,听我给你说出从进这个墓之前遇到所有事情的真相,包括起死回生咒。”

  “简单点,太复杂我理解不了。”

  “知道了,首先是我们在山中遇到的尸沟,沟中尸体的确是胡人,他们不是陪葬品,而是被人杀死丢弃在那里,他们应该是被墓主人所杀,就是石碑上记载的是前秦惠武帝苻洪,十六国时期前秦政权奠基者,其子苻健称帝,都长安,国号“秦”,史称“前秦”,当时五胡乱华,诸国混战,最后苻洪之孙符坚一统北方。”

  “秦帝符洪肯定找一流的风水师算过,算出了这盘龙山的龙脉宝穴,在此修建陵墓,死后吸取龙脉灵气,可保前秦千秋万代一统天下,因秦帝符洪生前曾四处寻找传说古夏国的起死回生咒,可惜到死也没找到,在陵墓修建完工后杀了所有参与建陵之人,并将他们制成了活人俑葬在陵中,生生世世为自己护卫陵墓。”

  “太没人性了,既然他死了,不就证明他根本没有起死回生咒了吗?”

  “你这样想,别人可不会,就算他没有找到起死回生咒,有可能他将这个秘密带到了墓中,起死回生这么大的yo ho力自然有人惦记,不过确实让人惦记上了,北斗九星,人俑阵和墓门前的死尸士兵,证明之后地宫的确被人进去过,原因也许就是为了起死回生咒。”

  “这些士兵不是专业盗墓,是被指使进入地宫的,没有经验中了地宫的机关丧命在此,这就是我们进地宫时,所有的机关都已经触发的原因,这些士兵进到护尸亭破坏了棺椁外的黄肠题凑,打开了棺椁,可他们不知这位聪明的前秦帝使了一招狸猫换太子。”

  “前秦帝死时费尽心思在地宫放了一座华丽的棺椁,为的就是让人认为棺中安放的就是他,其实棺中身着龙袍的人只是一个替身,真正本人棺椁就是藏宝窟的金角铜棺,正日日夜夜不停吸收龙脉灵气。”

  “仍有一事我还不清楚,士兵不为钱财,只是为了起死回生咒,他们在棺中没有找到,但他们为何将假前秦帝尸首丢在棺外,导致尸首发生尸变,变成了一个霉粽子,为什么又在棺中放了一个死去的士兵尸体?我想不通,不过我也找不到da an了。”

  “士兵将棺盖重新盖好之后,出墓时中了锁魂**阵身亡,不同的是并没有向我们一样还触发了水银池,不然他们必定比我们更早发现藏宝窟,存活的士兵清理了死去士兵的尸体,重新封闭了地宫,连同北斗九星一起损坏。”

  “接下来就是枯骨还阳窟,枯骨还阳窟的入口石门并不是巧合,而是与水银机关设计在一起的连锁反应,水银机关发动的同时洞窟石门也相继打开,这是前秦帝专门为迎接来盗墓之人留的一条活路。”

  “等等,小龙王,还给来盗自己墓的人留条活路,你脑子秀逗了!”

  “不是我脑子秀逗,这才是前秦帝真正的目的,还记不记得石壁上刻的字,刻的是窟内有一藏宝阁,藏有起死回生之咒,赠有缘人得,既然他费尽心思防止别人为起死回生咒盗他的墓,又为何在石壁上留下线索,原因只有一个,他需要你找到他的真正藏身之处,他在引诱你进窟。”

  “为什么?他想通了,要把起死回生咒送给有缘人?”

  “别打岔,da an就在竹简上,竹简是前秦帝留给愿意在棺前给自己磕三个响头的人,简上大致写的是:吾一生意在一统天下,无奈敌不过流逝的时间,无意间得知夏国中传有起死回生咒,此咒可令死人起死回生,活人可长生不死,可是此咒失传,唯一的线索只有起死回生咒,此咒传承者死时藏在天下一隐藏龙脉的墓穴之中,吾找到传承者墓地,发现里面是一座空墓,墓中只有一张藏宝图,图上画有大大小小近百条龙脉,因困难重重,吾寻一生而不得,死后为保肉身不腐,在此龙脉修建陵墓,并将起死回生咒线索散布出去,能够活着找到这里并肯为我磕三个响头之人,赠与金丝楠木盒底部夹层的龙脉图,望尔等寻到起死回生咒之后,勿忘吾相赠之恩,起死回生并不如想象的神奇,务将吾起死回生,到时吾定告之起死回生的另一秘密,到时与君一统天下,共创大业。”

  “就这样没了,敢情绕了一圈他是在求咱们,快看看盒里有没有藏宝图。”

  龙子睛打开盒内夹层,果真发现一张羊皮地图,图上画的山水天地,五湖四海,五胡十六国,连同各小国应有尽有,错综复杂的龙脉线交错相连,看此人也必是一风水高手。

  对于龙脉图的真假,半信半疑的龙子睛拿出《龙囊传》来验证,不验不知,这龙脉图上所标记盘龙山龙脉,正是《龙囊传》中所记载的隐藏的八荒龙脉之一,所谓八荒也叫八方,指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等八面方向,八方各有一条yin xing龙脉,起死回生咒就在其中一条中,没想到冥冥之中,这《龙囊传》竟与这龙脉图有这等关联,百条龙脉转眼只剩关键八条。

  “侃哥,现在一切事情都已得知,天时地利人和,我手中有龙脉图和《龙囊传》,你有专业的盗墓手段,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我继承我爸倒斗一行,而且我也要将我爸起死回生,更何况还有比长生不死更吸引人的吗?如果五十年后,我们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选择去找起死回生咒?”

  龙子睛沉默了一会儿,“行,侃哥,谁让老天爷让我们撞见这等事,我们二人正式成立刨薯二人组,从今天起,踏上寻龙脉之路。”

  “对了,我们找到后还来复活前秦皇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