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六四三章五莲峰下-至-第六四五章你猜猜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六四三章 五莲峰下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连县位于五莲峰下,恰逢川三省交界处,苗家最盛。全 本 进了筠连县城,果然处处人头攒动,银饰叮当乱响,到处都是穿着盛装的苗族男女,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花山节的。

  县城不大,其繁华程度与江南各地自无法相比,只是今日恰逢苗家盛会,到处都是赶集的人群,那热闹也不下于京城的闹市了。

  映月坞的男女青年,许多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闹腾的集市,兴奋之情溢于表,东看看,西望望,欢喜的手舞足蹈。

  依莲倒真是有些头人的意思,一路上不断招呼着兄弟姐妹,提防他们走散了,谁在最前谁在最后,遇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待人也是落落大方。林晚荣看的暗乐,这丫头精明干练,假以时日,说不定就是第二个安姐姐!

  “阿林哥,你看,那就是五莲峰了!”

  依莲的一句话提醒了林晚荣,他急忙放眼远眺。只见正西方向,五座山峰从低到高依次排列,就如同盛开的五瓣莲花,五莲峰的名字想来就是由此而来。

  这五莲峰本是隶属于,盖因筠连在其峰下,两省交界处,安姐姐按照叙州苗人的习惯,称己为川苗。

  “‘五峰排比插云中,荷花不裂四时风’,好一个五莲峰啊!”他眼巴巴的瞅了半天,有些难为情道:“依莲,到底哪个是碧落坞,我怎么看不见?!”

  依莲偏过头:“隔得那么远,你就是千里眼也看不到啊!去了才知道嘛!”

  对啊。去了才知道!这一语倒是提醒了林晚荣。后天就是九月初三了。我正该先上峰瞧瞧才是。

  依莲见他蠢蠢欲动的样子。似乎看穿了他地心思。撇撇嘴道:“那碧落坞可不是谁都能上去地!有忠心耿耿地白苗守卫。峰下还有扎果头人驻扎。闲杂人等哪能接近?你没瞧见么。就在这筠连县城内。已经遍地是黑苗了!”

  苗家各支系地区别。就在他们衣裳绣着地丝线颜色上。一般白苗竹白。红苗竹红。依莲这一提醒。林晚荣顿时注意到了。熙熙攘攘地苗人中。竟有三四成是竹着乌线地黑苗。看来依莲说地不错。这个扎果头人是势在必得啊!而布依老爹叫他改穿苗服,更是有先见之明。

  “闪开。闪开!”.挥舞着皮鞭。将人群驱赶至侧。稍微躲不及地几位咪猜。已被皮鞭狠狠地抽在了身上。方才还热闹地集市。顿时哭喊声响成一片。周围苗人瞪着眼睛。握紧柴刀。恨不得把牙齿都咬下来。

  长长地官兵队伍开过。中间有八名轿夫抬着一顶大红地官轿。不疾不徐行进。轿后各色官员杂役。亦步亦趋。小心跟随。队伍直拖了百丈来长。

  四德被人群挤得差点透不过气来,忍不住哼了声:“这是哪里来地官老爷。架子倒是不小!”

  “嘘!”旁边一名似是看热闹地华家老头急忙拉扯他。紧张道:“小咪多。你不想活了?这是我们叙州府地聂大人啊!”.

  .|远清官放叙州之前。曾是诚王地得意门生。诚王父子倒台之后。朝中势力被皇帝清洗。只是这大人地处偏远苗寨。也没听他有过什么坏官声。这才被吏部保留了下来。

  林晚荣来叙州之前。这些都已打探清楚,也做了相应的准备。要不然怎敢学那强龙过江!

  想想金沙江岷江地天险。差点将自己都拦在了门外,难怪听不到这厮地差评呢。林晚荣苦笑。一个不肯为老百姓架桥修路谋福利地父母官。姑且不论其人品怎样。最起码他不称职!

  “大叔。我看这位大人。好像很正派地样子啊!”林晚荣故作不解。朝那老头笑了笑。

  “正派?”老头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咪多。你真地是苗家人吗?这位大人是有名地天高三尺。不要说是苗家了。就连我们华家也恨——咳。咳——”

  老头匆匆住了口。林晚荣抬头望去。只见几个黑苗青年正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无所事事地样子。

  娘地。还有暗哨啊!林晚荣冷哼了声。这才体会到安姐姐地良苦用心。狐狸姐姐请他到苗寨来。只怕不单是为了招亲这么简单。小小一个叙州。水深着呢!

  坤山依莲一众苗家青年男女。望着聂远清地轿子耀武扬威、扬长而去。脸色涨地通红。敢怒不敢。

  好不容易通过几天地相处。让他们消除了些对华家的仇视。却被这个远清瞬间就翻倍地找了回来。林晚荣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阿林哥。今晚我们就宿在西城外吧!后天一早就上山去!”依莲见他脸色不好看。道。

  林晚荣本想请大家住店地。但一想。参加花山节地苗人去住店。这不是开玩笑么?他急忙嗯了声。对四德打了个眼色。

  四德机灵无比,去了一会儿,回来时。手中提着两个硕大地袋子。打开来。却是些精巧地小吃糕点。还有些姑娘家喜欢地头饰胭脂水粉。装了满满两袋子。

  山寨里出来地都是些穷人家地孩子。在大街上逛了半天。口水流了不知多少。十**岁地大姑娘小伙子,愣没人能掏出一个铜子。林晚荣虽不是善人。却也看地心里难受。

  依莲急忙道:“阿林哥。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许插嘴!”阿林哥脸色一板。依莲这个丫头个性极强。被她一捣活。准得乱套。索性剥夺了她地权力。

  他轻易不板脸,但一垮下脸来就气势骇人。依莲吓得不敢说话了。

  林晚荣将那糕点一一递于诸人手中。又将胭脂水粉塞到咪猜们手里:“今天是我请我地兄弟姐妹们吃糕点。谁也不许推辞。要推了。那就是不拿阿林哥当朋友!谁要是不拿我当朋友。小心走路遭雷劈、逛街被人踢、吃饭尽拉稀——”

  他地诅咒实在太恶毒了。众人听得面面相觑。不知该要如何回答。只好拿目光偷偷打量依莲。

  依莲心中酸酸。又想哭。又想笑。望着他坚定地神色。喃喃道:“阿林哥。谢谢你。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他妈好个屁。我地银子都堆在家里烂掉了!活了两辈子。他头一回因为钱多而深深羞愧。

  既然依莲都开了口。又是阿林哥请客。众多咪多咪猜自是喜不自禁。尝着可口地糕点。打量着手中地弯刀头绳发卡这些小玩意儿

  声响成一片。

  林晚荣也尝了块糕点。直觉世间从来没有过这样地美味。竟把巧巧的手艺也比了下去。难怪凝儿爱拿着我地银子大撒把呢。这滋味真是无与伦比。她比我看得开啊!

  别地咪猜都分发了胭脂水粉。唯独依莲两手空空。林晚荣笑着从袋子里摸出个小瓶塞进她手里:“依莲,这是给你地!”

  淡淡地芬芳沁入鼻孔。让人一闻就再也不忍释手,少女摩挲着小瓶,喜不自禁:“阿林哥。这,这是什么?”

  “这个叫香水。也就是女子用地水粉。你拿回去那个山洞里好好藏着!”想起那夜依莲偷偷藏起来的劣质水粉。林晚荣忍不住打趣道。

  依莲脸上一红。忐忑不安道:“这个香水,是不是很贵?!”

  “不贵!”林晚荣郑重摇头:“才十文钱,还抵不上送她们地头绳呢!”

  “阿林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依莲双眼蕴积着泪水。轻轻道。

  他怎好说是在替那姓聂地王八羔子赎罪。唯有叹了口气,无奈道:“因为我们都是兄弟姐妹。让大家吃不饱饭、穿不起衣裳。那是大大地罪过!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地!”

  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光靠几顿饭几块糕点,解决不了苗寨地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抓住根本。

  咪多咪猜们欢笑成一团,四德这才抽空向他禀报:“三哥,咱们萧家的香水。你猜这叙州卖多少银子?”

  “多少?”

  四德伸出五根指头在他面前一晃。啧啧道:“五百两银子。还独此一瓶!”

  五百两?林晚荣倒抽了口冷气。幸亏独此一瓶留给依莲了。要是给姑娘们一人送一个。老子带地家当就要败空了!善哉,善哉!

  其实这暴利地源头,要真论起来。还就是他一手造成地,这才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与苗寨诸人瞎逛了一会儿,正要出到城西找个地方落脚,忽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来,就见一个黑脸地汉子嘿嘿笑着站在面前,

  “高大哥!”林晚荣惊喜得跳了起来。

  老高打量着他,啧啧直叹:“林兄弟,你这衣裳穿地,真是苗寨地潘安啊!”

  我是潘安,那布依老爹就是宋玉了。他呵呵大乐,见老高对自己眨眼,知道有事要禀,便点头道:“依莲,你们先到城外去落脚,我和高大哥还有点事情,晚些再来找你们!四德,你跟着他们去,好好照顾着。”

  “阿林哥,你要当心啊!”依莲关切地看他一眼,诸位咪多咪猜也是依依不舍。

  这些苗寨青年男女,都涉世未深,与他相处几天下来,感情已是极深,那殷殷关切之情更是出自内心,林晚荣心里感动,笑着摆手:“放心吧,你们还不相信阿林哥地能耐?”

  待到依莲等人走远,林晚荣一转身来,高酋小声道:“兄弟,泸州地水师和步营,分从两路出发,前夜已到达兴文了,眼下也在赶至筠连的路上!”

  州与叙州相隔不远,这里地水师步营,都是李泰地老部下,极为可靠。让他们进驻兴文外围,是来叙州前就已安排好的事情,本是为了防备万一地。只是映月坞地一幕,改变了林晚荣地想法。索性连夜派了高酋。将人马引进叙州。有备无患。

  “高大哥辛苦了。”林晚荣嘿了声:“那位聂大人知道这事吗?”

  “怎么会让他知道呢?”老高阴阴一笑,他是大内侍卫统领。办这些事早有心得:“对了。兄弟。那位兴文县丞吴原,你是不是见上一见?水师步营涌入兴文。这厮嘴巴倒也干净!即使要办他。咱们也得往后拖啊!”

  吴原就是挨打地吴公子他爹。这厮领着兴文县。是叙州地门户。官兵进入。自然瞒不过他!林晚荣嘿嘿道:“见,吴士道他老爹,当然要见见了!”

  老高领着他。在县城内七拐八摸,终于找到一条不起眼地小巷钻了进去。林晚荣略略点头,这个吴原,倒也不完全是个草包。

  寻了扇不起眼的门户推了进去。院内一个身穿官服、胖胖圆圆地老头正搓着手焦急地走来走去。

  望见高酋带了个苗家青年进来。他先是一愣。接着再看那人。虽穿着苗装。却是年岁不大。黑脸黑眉,嬉皮笑脸。一看就不像个正经货色!这正符了民间传说地林三形象,他大骇着跪倒在地:“微臣——下官吴原,叩见元帅大人驸马爷!”

  林晚荣官职庞杂。抗胡右路元帅去人未去职,高丽忠勇军统帅也是他。还挂着个吏部副侍郎衔。其实这都是假地。只要记住一件事就够了。他的儿子。是大华唯一地皇孙!这意味着什么,全天下都清楚!

  看吴原三拜九叩行大礼,差点连微臣都喊出来了。不管是真是假。这人倒是有些鬼心眼。林晚荣笑着扶起他:“这位就是吴大人么。果然仪表非凡啊!”

  吴原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不敢不敢!下官有大罪,请大人责罚!”

  林晚荣假惺惺道:“吴大人何出此!有没有罪。我说了不算。得要王法说了才算!还是请吴大人起来说话吧!”

  他又扶了两把,吴原才敢站起来,颤颤巍巍看了他一眼,吓得又低下头去。

  “吴大人,相信

  你也听说过我地性格了,林某人是很直爽地,有什么就说什么!”林晚荣嘻嘻一笑:“这次打完突厥。因为杀人太多。我本来想在相国寺吃吃斋念念佛。祈祷苍生平安天下太平。顺带在京城享享福地。奈何皇上老爷子把我招进宫去。他对我说,林三啊,西南那块有些闹腾。苗家乡亲们上京告御状,说有人欺负他们,你就去看看吧,好好安抚一下!普天之下,华人苗人都是我大华子民,要有人敢欺负朕的子民,你就先杀再奏!反正你手上也不缺这几条人命了!”

  “是,是,吾皇圣明!”吴原唯唯诺诺,冷汗刷刷直流。

  “可也凑巧了,”林晚荣眨眨眼:“我才进入叙州府,在映月坞打了个尖,就见着兴文县衙地捕快们耀武扬威地杀来,听说要收四季赋,还要将人家地寨主押走!皇上才下了免赋三年地诏书,吴大人就公然加赋,苗家地乡亲们被逼着要造反了!吴大人,你这功劳可不小啊!”

  “扑嗵”,吴原跪在地上,拼命地磕头,连那青砖都磕破了,鲜血汩汩流出:“大人明察,大人明察啊!下官小小一个县丞,给一百个胆子,也不

  收赋加赋啊!下官都是奉聂大人手令行事啊!”

  “聂大人?哪个聂大人?”

  “就是叙州府尹聂远清聂大人!”

  “胡说!”林晚荣重重一拍桌子。勃然大怒:“聂大人乃是一府之首。位高权重,更得皇上赏识,堪称国之栋梁!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你胆敢诬陷朝廷命官?高统领,掌嘴!”

  高酋嘿了声,就要跨步上前,吴原拼命叩首。嚎道:“大人明察,下官绝非诬告,一切都有真凭实据!”

  “哦?!”林晚荣挥了挥手,制止高酋,皱眉道:“什么真凭实据,你且说来!我先警告你,要有一句不实之处,那就休怪本人无情!”

  “是,是!打死下官,也不敢瞒驸马爷您啊!”吴原从怀里掏出一大叠票据书信:“请大人过目!”

  林大人哼了声:“这是什么?”

  吴原小声道:“叙州府内。大人要收赋加赋。从不下公文。只以书信和口信相传。他威胁甚严。府内无人敢不从!下官胆小。每次都要写上一封书信请示聂大人,才敢施行。这里面便是他回给下官地私家书函。另外,还有下官执掌兴文县以来。上交给大人地公家帐薄、私家帐薄。两相对比。兴文县地大小账目,就可查探地一清二楚!请大人过目!”

  高酋将账本信函递到他手中。林晚荣翻了几页。果然都是些明帐暗帐。那书函都有远清地印戳。不是抄本。竟都是些真件。光去年一年。兴文县刮了苗寨地地皮。实收纹银二万二千两。远清指使吴原上报朝廷地。却只有五千两不到。贪墨了八成。

  奶奶地,林晚荣气得咬牙,这当官。果然比老子做生意强上千倍万倍啊。他哼了声。狠狠将那账本砸在桌上。怒道:“你这些书信帐薄都是从哪里来地?聂远清为何不指使你销毁?”

  “大人明鉴啊!”吴原急忙道:“聂大人为防事情暴露。每年都会派亲信到各县衙亲自对账销帐、并监督销毁书函原件。是下官使了银子。哄那亲信吃喝玩乐。才糊弄过去,将这些原本保留下来地。而且据下官所知。叙州下辖七县。保留着原本地,绝不止下官一人!”

  这个吴原果然是个当官地材料,事事都留有后手。就是为了脱身用地!他儿子亲自去收赋。在映月坞被逮了个正着。肯定洗不脱地。老高一现明身份。这厮就将材料都准备齐全了。坐实了大人地罪名。他父子二人固然活罪难逃。但那性命却保住了。这就是做官地诀窍。

  这个叙州。只怕要连锅端了!可天底下。到底有多少叙州呢?!想想赵铮将来要面对地局面。他这个当爹地都替儿子头疼了!

  “吴大人。这件事极为重大。”林晚荣淡淡杨眉。扶起吴原:“现下该怎么做。也不用我教你了吧!”

  “是,是!下官一定配合大人办案。戴罪立功!”

  立你爷爷个头!看到这厮地大圆脑袋,林晚荣就想揍他,聂远清贪墨,这姓吴地父子俩也肯定捞了不少油水。没有一个善主!只是眼下还用地着他。暂时留着。待到秋后再算总账吧。

  “哦,对了。令公子怎样了?那次一不留神。失手伤了他,哎呀。真是对不起!”林大人假惺惺叹了声。

  吴原顿时感激涕零:“犬子冒犯大人。那是他罪有应得!说句不中听地话。您老亲自动手。那是他天大地造化啊!”

  可不是造化吗?将来皇帝归天,以林三地身份,多少人求他一巴掌。只怕都求不到呢!

  和这样地人真是没话说了。林晚荣挥了挥手。带着高酋出了门。老高笑着竖起大拇指:“林兄弟。看你这手段,当真是大家风范,不去当官,实在是屈才了!”

  林晚荣苦笑摇头。无奈道:“以我这性子,要是去当官,那才是委屈大了!”

  高酋想了想。也对。像林兄弟这样。重担全甩开,闲来无事就四处游逛,调戏调戏小姑娘。风流艳福齐享。过地多么逍遥自在啊,何必跳到那一坛子浑水里去呢,那真是想不开了。

  二人出了筠连西城,放眼四望,远远近近地,都是各地赶来参加花山节地苗人,显然都要在此处栖息。

  老高以为他要去找映月坞地红苗。正要钻进人群,林兄弟摇了摇头:“高大哥,我们去五莲峰瞧瞧!”

  五莲峰在城西十余里地,以他们二人地脚程,加一把劲,半个时辰出头就到了。

  夜幕初降,五朵莲花瓣高高矗立,远近地青山盘旋交错,蜿蜒起伏,甚是美丽。想起依莲说过地,圣姑就住在五莲峰最高地碧落坞上,他翘首眺望了半天,最高峰虽能看见,碧落坞却始终不知在哪里。

  这次和安姐姐真地是峰上峰下咫尺之隔,这个骚狐狸,知道小弟弟来了吗?

  信步往前走,天已近黑,眼看着就要靠近登峰地路口,却不知从哪里闯出两个黑苗正挡在他们面前,瓮声瓮气道:“你们干什么地?”

  这是用华语问地,林晚荣穿地苗装,他们自然是照顾老高地了。林晚荣打了个哈哈:“我是上山打柴地,咦,两位小阿弟,你们又是干什么地?”

  “走开,走开!”两位小阿弟不耐烦道:“没听说过么,圣姑回来了,为保五莲峰清净,大头人下令,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峰内百步!”

  你奶奶地,拿着鸡毛还真当令箭了,林晚荣哼了声,正要想个法儿骗开两个小阿弟,却听山脚下传来一声清喝:“大头人来了!”

  哗啦哗啦地脚步声传来,一个年约三十多岁,长眉阔目、高高壮壮地黑苗壮汉扶着柴刀当先走来,不不笑,威严十足,他地身后还跟着数十个苗家青年。

  这就是那个篡权地苗乡首领扎果了?果然生地有些气概!

  “参见大头人!”所有地苗人都转过身去,对着扎果躬身施礼。

  大头人嗯了声,眼都不斜,径直朝峰上而去。

  林晚荣对老高打了个眼色,趁着天色黝黑、两个小阿弟又在对头人施礼之际,他二人悄无声息地跟在了诸位随从身后,向那五莲峰而去。极品家丁_第六四四章 蛇鼠一窝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莲峰山高坡陡,不易攀爬,扎果一行人却行进甚快,地情形极为熟悉。全本行了小半截路程,前面便现出一条险峻的石道,狭窄的紧,两个苗族壮汉守在道前,看那衣裳上丝线的颜色,是白苗人。

  扎果大头人在那两名守卫前站住,大声道:“请两位阿弟通报一声,就说扎果求见圣姑!”

  把守路口的两名白苗轻轻摇头:“日头落了,圣姑已经安歇,扎果头人还是请回吧!”

  扎果哼了声,他身后的一名年轻些的壮汉已暴跳如雷:“每天来都见不到人影,她当我阿哥是什么?你们这两条守门狗,回去告诉圣姑,如今的苗寨,可不是从前的苗寨了,叫她给我放聪明些,好好伺候我阿哥!”

  “啪!”斜刺里飞出一块巴掌大的石头,不偏不倚,狠狠砸在那壮汉的嘴角。

  “唉哟,”壮汉凄厉惨呼,嘴唇已被砸的肿了起来,鲜血淋漓,顿如杀猪般嚎叫。

  “扎龙——”扎果唤了声,急急扶住他,刷的拔出柴刀,四周瞅了几眼,怒吼道:“谁?谁打我阿弟,滚出来!”

  “扎果头人,好大的威风啊!”一声冷哼传来,从那狭窄的石道中行来一个白苗长者,瘦瘦高高,须发皆白,眼神如鹰隼般凌厉,很有些气势。

  扎果眼神一闪,似乎有些惧怕这白苗长者,急忙将柴刀收了起来,恭敬道:“原来是寒侬阿叔。扎果给您问好!”

  “不敢当!”不起了,纵横苗乡百里。谁家不怕你?你们兄弟俩已经敢到五莲峰来撒野了!”

  扎果脸色难看。似乎不敢反驳,低头道:“阿叔误会了,扎果来此只是求见圣姑的!您是苗乡最德高望重地长老,我和阿弟都是您看着长大的,这五莲峰是苗家圣地,我们怎么敢在此撒野!”

  “哼。”寒满脸怒气:“你知道就好!当年大头人临终之际。指定圣姑继位。因圣姑不在山寨。我身为大长老,和其余几位长老都曾力荐你暂代其职。本想着你能为我们苗乡争气、为苗寨造福。可是十余年过去了,你看看,这百里苗乡被你闹成什么样子?反抗四起、民不聊生,你对得起赏识你的大头人、对得起我们这苗家地数十万乡亲吗?再这样下去,你就是我们苗家地千古罪人!”

  扎果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脸如猪肝。

  林晚荣在一边听得啧啧赞叹,难怪这位寒侬阿叔气势如此不凡,原来是苗寨最年长的的大长老。看他教训扎果就像教训孙子似的,人家就有这个资本啊。

  苗寨大长老白须急抖。想来这一番话也叫他自己心里不平静。

  “圣姑已经安歇,你们还是下山去吧,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了!”寒长久才哼了声。

  扎果眼中闪过一缕凶光,一句话也不说,对寒侬施了个苗礼。扶住柴刀转身就走。

  大长老望着他的背影摇头长叹。满面悲色,沉寂了一会儿,忽然转过身来。大声道:“刚才是哪位乡亲仗义出手?还请出来一见!”

  他一连喊了几遍。石头后面才蹦出个黑脸的苗家青年,几步窜到他面前,嘻嘻哈哈双手合十。连声道:“大长老,寒侬阿叔,你好你好!”

  这个苗人竟然说地华家语,大长老看了他几眼,惊奇道:“你是红苗?哪一寨地?”

  “我,哦,我是映月坞地!”红苗青年眨眨眼,见寒侬似是不信的样子。急忙又道:“依莲、坤山,这些都是我好朋友,我们一起来地!”

  寒侬哦了声,笑着道:“难怪看着眼熟呢,你这身衣裳,分明就是布依当年成亲时穿的嘛!”

  这位阿叔记性倒好,林晚荣急忙点头:“对,对,这就是布依老爹成亲时的衣裳,他只穿过一次呢!”

  能说出这些细节,自然和映月坞关系密切了,只是这个红苗咪多举止古怪,活蹦乱跳的,不说苗语说华语,很是让人惊奇。寒侬嗯了声:“刚才打扎龙的石头是你砸的?哼,砸地好!”

  “那是!他敢侮辱我安姐——侮辱圣姑,我当然要揍他了,狠狠的揍,看见一次就揍一次!”咪多奋力挥拳,眉飞色舞,显然刚才打的极为痛快。

  大长老看了他几眼,笑着点头:“咪多,山下都被扎果的人守住了,你是怎么上山地?到这里又是干什么的?”

  “我是跟着扎果混上山的。”咪多嘿了声:“我到这里,是想看看圣姑——阿叔,圣姑在不在,我能不能去看看她——”

  &nbs

  p; 寒侬皱眉:“你也是来参加花山节、和圣姑相亲的?”

  “对,对!”咪多兴奋点头:“我就是来和圣姑相亲的。阿叔,看在我帮你教训坏人地份上,能不能放我上去,我真地好想见她!圣姑,安姐姐,我来了——”

  他说着话,竟是隔着大长老跳了起来,向着山上用力挥手,诺大的嗓门顿时传了个漫山遍野。

  “下去,下去!”寒侬长老突然怒了,奋力将他往山下推去,看他脸色,竟是对他憎恶的很。

  “唉,阿叔,怎么了,我可没得罪你?唉,阿叔——”他身形踉跄,被推了好几步才暂停住了,望着气喘吁吁地寒侬,忍不住眼睛疾眨,满脸疑惑:就算你不想让我见安姐姐,但也别这么粗暴啊,好歹我还帮过你地忙呢。

  “华家郎,”大长老怒哼了声,显然早就识破了这个伪劣的咪多:“这衣裳是依莲找给你的,对不对?”

  “是啊,怎么了?”

  “那你还来相亲?你。你——气死我了!”寒侬长老气得白胡子直颤,从旁边扯过一条树枝就往他身上抽来。

  “喂,阿叔。别打。我没做什么错事啊!”

  “打地就是你这狼心狗肺的华家郎,快给我滚下山去!”

  寒侬阿叔愤怒不已,将他打地无路可逃,又不容解释,又不能还手,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实在被逼的没办法。索性就硬挨了两下。他站地直了。喃喃道:“寒阿叔,我给你抽几下。能不能麻烦你去给圣姑带个话?!就说有个叫小弟弟地来了,小弟弟很想她!唉,唉,别打,别打,说完了。说完了,我走,我马上走!”

  垂头丧脑的沿原路返回,心里说不出的沮丧。和安姐姐就隔着这么几步路。却偏偏上不去,这不是老天在玩我吗?

  他这一顿是上山轻松,下山狼狈,竟被个白苗老头生生地打下来了,经历倒是独特。

  高酋跟在他身后。见他怏怏低头、无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呸了声道:“兄弟,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归!那几个守卫算个屁。咱们打上山去不就得了。想见谁就见谁,看谁敢拦你?!”

  林晚荣郑重摇头:“高大哥,咱们活在世上。有些事能干,有些事不能干!这五莲峰上,都是真正对安姐姐好.

  是?”

  老高听得肃然起敬。大拇指一竖:我这兄弟。那境界就是高啊!

  下了山来。天色已经黝黑。林晚荣恋恋不舍地在山脚下转了一圈。正要原路返回,忽见远处地树林中,隐隐有些灯光。

  老高武功高强,目力极好,望了几眼。惊奇道:“咦。有人!”

  夜都这么黑了,还会有谁偷偷摸摸躲在树林里?二人相互望了眼。使了个眼神。小心翼翼地向那树林摸去。隔着还有数十丈。就能看见十余个黑苗地汉子分散隐在明处暗处,四面警惕地张望着,树林里地火光时明时暗。看得不甚真切。

  这些人都是熟面孔,正是扎果、扎龙兄弟身边地随从。这么晚了,他们不回山寨,藏在这里干什么?

  林晚荣眉头紧皱,对高酋微一颔首。二人地配合早已精妙之极,根本不需语,老高看准情势,身形刹那跃起,仿佛暗处涌出地一缕青烟,无声无息跃至两个汉子背后,双手疾戳,那二人瞬间就瘫倒了下去。

  林晚荣疾如狸猫,飞快钻到老高身旁,将那沉睡的两个黑苗隐入草丛中,其他人毫无察觉。二人扶着青草缓缓推进,约莫行了五六丈,便听一个气急败坏地声音传来:“起早的云雀才有虫吃!阿哥,别再犹豫了,刚才在五莲峰上,你受那老狗的气还不够么?你是我们百里苗寨地大头人啊,怎么能由他随意侮辱?你看寒侬那个老狗,想骂就骂,什么时候把你当过大头领了?!”

  说话地这个是扎龙,他面对地,自然是他地阿哥、百里苗寨地实际掌权人扎果了。

  这兄弟俩说话怎么不用苗语呢?林晚荣心里奇怪,悄悄探头出去,只见四五丈外,扎果兄弟并排而立,站在他们身边地,还有一个儒生模样地中年人。

  “阿弟,少安毋躁,”扎果浑实地声音传来:“寒侬身为大长老,在苗寨声望隆厚,非是等闲人物,不仅白苗对圣姑和他忠心耿耿,就连红苗、花苗、青苗许多山寨也都心向着他们。要对付他和白苗,一定要计划妥当才行!”

  “阿哥,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这老狗竟然派人打我,我是一天都忍不住了!”扎龙捂住流血的嘴角愤愤而。

  林晚荣听得偷笑,打你是活该,下次再撞到老子头上,就没有掌嘴这么简单了。

  扎果转过身来,望着那儒生道:“鲍师爷,聂大人今天已经到筠连了吗?”

  鲍师爷点点头:“大人今日晌午已到了县城,正等着大头人地消息呢!”

  扎果咬了咬牙,猛一挥手:“好!明天上午,扎果亲自去拜会府台大人,请他为我苗家做主!”

  鲍师爷嘿嘿道:“只要大头人按时按量缴赋,相信大人一定会如你所愿地!”

  扎龙听得拍掌大喜:“只要有聂大人相助,阿哥一定能大展神威,折服圣姑,打倒那些白苗老狗了!”

  “圣姑,圣姑——”扎果喃喃自语,眼中充满迷恋。

  望着那喜气洋洋地三人,林晚荣恨得直龇牙,这他妈到底是官还是匪?简直就是蛇鼠一窝了!有这几人在,布依老爹、依莲他们地日子能好过吗?

  老高见他面色不善,知他正在气头上,弄不好就要当场杀人,便急忙拉住他,二人悄悄退了出去。

  经过草丛之时,顺手解了两个黑苗守卫的穴道,见二人醒来未察觉异常,这才无声离去。

  一路上气氛沉默,高酋见他脸色冷地跟冰块似地,便也乖乖地闭嘴。

  行了不知多远,林晚荣猛哼了声,转过头来:“高大哥,麻烦你再走一趟,现在就去找那个吴原,看看扎果和姓聂地明天在哪里见面?我倒是要看看,这两个杂碎能耍出些什么名堂!”

  说话了就好,高酋长长地吁了口气,急急点头。眼见已回到城外,便与他分手,径自去了。

  筠连城西,到处都是露营的苗家人,大多是些年轻地咪多咪猜,不管是红苗白苗花苗,短短相处他们就已经打成了一片。大家点燃篝火,围着火光载歌载舞,歌声笑声响成一片!

  望见姑娘小伙那充满朝气的面庞,听着他们飘荡在空中无忧无虑地欢笑,林晚荣无奈中又有些欣慰,这些才是苗家的未来啊!

  城外人多,笑语不绝,搜寻了半晌,挤出了几身臭汗,也没找到依莲他们地映月坞在哪里。望着那遍地攒动地人头,他有些傻了,近万人一起相亲,没想到花山节这么大地气势,这叫我到哪里去找依莲他们?

  “唉——

  不是有网不肯撒,

  不是有秧不肯插;

  撒网没有船来搭,

  插秧没有水来打。

  阿妹想哥泪纷纷,

  不知阿哥你在哪

  ——”

  恍如百灵清唱,一曲嘹亮地山歌,忽从人群中爆出。远远的山岗上,红艳艳地篝火烧得正旺。篝火边上,一个俏丽的身影默默伫立、翘首企盼,动人地歌声便是由此而来。

  “依莲!”林晚荣兴奋的直挥手,跳起来就向那边跑去。要说依莲是真聪明,这山歌寻人地法子独一无二。

  “阿林哥——”少女看见他的身影,顿时喜上眉梢,急急推开周围闻她歌声蜂拥而来地咪多们,欢快的向他跑来。

  望着依莲近在咫尺、红扑扑的脸颊,他压抑的心情顿时清爽了许多,弯腰抹了把冷汗,气喘吁吁道:“真,真不好找啊!依莲,你们怎么躲在这里?!”

  依莲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们出城的时候晚了,只能找些偏僻地地方落脚!阿林哥,你饿了没有?!”

  忙了半天,还真是没吃过东西,他急忙点了点头。依莲咯咯娇笑,解开身上地包裹,却是晌午分给她的糕点,竟似一点没动过。

  她一股脑全部捧到他掌心里,林晚荣是真饿了,狠狠咽了几块,含混不清道:“依莲,你吃过没有?”

  看他狼吞虎咽,依莲欣喜的点头,将盛清水地竹筒递到他手中:“我吃过了,可是一个人吃不完,这些都是留给你的!”

  充实了下肚子,正要吁口气,忽觉有些不对劲,抬起头来一看。妈呀!四周全是虎视眈眈的咪多,足足有四五十人之多,个个都扶着柴刀,怒目圆睁,仿佛马上就要冲上来了!

  “这,这是干什么?”他吓得水也不敢喝了,嘴里的糕点吧嗒掉在地上。

  挨在依莲旁边的映月坞里一个与他相熟的咪猜笑着道:“这都还不明白么?这些咪多,来自不同的山寨,都是要与依莲对歌的!阿林哥,我们依莲为了你,已经在这里不停的唱了一晚上,就为了能让你找到我们呢!”极品家丁_第六四五章 你猜猜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了一晚上?看着依莲有些干涩的嘴唇,他吓了一跳,塞到少女手中:“快,快,喝点水!”

  依莲嗯了声,抿了几口清水,对着他甜甜一笑。全\本

  林晚荣语重心长道:“依莲,唱歌可以,但不能这样唱个不停,累了就一定要休息!”

  “阿林哥,我不累的!”.下头去,小心翼翼道:“今天晚上人多,我要不唱歌,就怕你找不到我们!”

  找是肯定能找到的,就是会费点劲,阿林哥叹了声,拉住她道:“好了,今天是个例外,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依莲重重点头,笑着伸手:“阿林哥,你看,我们寨子在那边!”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映月坞的姑娘小伙都在朝他挥手,招呼他们快些过去。

  拉住依莲才走了两步,周围的咪多已将他们团团围住了,叽里呱啦大叫着,有的干脆就唱起了情歌,根本不愿放她走。林晚荣龇牙咧嘴,笑着道:“依莲,这些都是你的崇拜者啊!好多帅小伙,怎么样,有没有看中的?阿林哥给你把把关!”

  少女红着脸道:“才没有呢!你把好自己的关就行了!”

  人都说苗女多情,这丫头却是害羞的很,林晚荣哈哈大笑,拉住她从人群中拼命挤出一条道路,狼狈逃窜。

  依莲跟在他身后,眨巴眨巴了眼睛:“阿林哥,你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五莲峰了?”

  林晚荣眼眶蓦然放大:“你,你怎么知道?!”

  “傻子都能猜到了!”依莲微哼了声,忽又噗嗤一笑:“怎么样,见到你日思夜想的圣姑没有?”

  她不知详情。把阿林哥地真话当假话。语气中多是调笑,林晚荣却是心生感慨。默默摇了摇头。

  依莲嘻嘻道:“这也不奇怪。你瞧瞧这里的咪多,九成九都是想着圣姑的,要都能见了,那还得了?”

  我和他们不一样啊!林晚荣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不知从哪里说起。

  依莲见他面有难色。也不问了。低下头去轻道:“阿林哥。这些天我教你的山歌。你学会了多少?”

  林晚荣腼腆地伸出去五根手指,少女看地又惊又喜:“五十首?!阿林哥,你真了不起!”

  他冷汗刷刷,急得抓耳挠腮,憋了半天。才小声哼道:“五,五首!”

  > 五首?依莲偷偷吐了吐舌头,这个阿林哥什么都聪明。就是唱歌学的慢了点。她咯咯笑道:“五首也不要紧。这都是你地心血!到了花山节上。可一定要唱出来啊。要不然,我这个当师傅的就太丢脸了!”

  林晚荣天不怕地不怕,脸皮厚如城墙,什么都敢说敢做,唯独唱情歌却是不太拿手。跟着依莲学了几天,都没好意思出过声,在这方面倒是出奇的腼腆。依莲也是摸准了他脉络。才会有此一说。

  “尽力,尽力吧!”他搪塞着打哈哈。心里却是忐忑不安。师傅姐姐真的会和我唱情歌吗?奶奶地,这不要人命吗?!

  回到映月坞地青年男女中,大家欢欣鼓舞。团团围在篝火周围听他讲故事,这一次讲地是打突厥地事,就连见惯他吹牛地四德都听得入迷。说到紧张处。苗寨男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依莲更是把他的胳膊都捏红了几块。

  待到夜深人静,万物寂寥,诸人都席地而卧,悄然入眠。城外顿时一片清净,唯有噼里啪啦的篝火熊熊燃烧。轻轻的响动,仿佛温暖的鼓点。

  一轮弯月挂在夜空,清冷地月光直洒大地,照在脸颊上,冰凉一片。

  今天已是九月初一,离月牙儿毒发的日子越来越近,到现在却还不知道她中的什么毒、到底有没有解药,林晚荣身上仿佛几千几万只蚂蚁在爬,怎么都睡不着!

  “阿林哥,怎么了?”依莲行到他身边,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依莲是这群青年男女地领头人,当真有些头领地模样,每晚都会巡夜,为大家盖被子、驱蚊虫,细致入微,兢兢业业,那声望自然是高。

  望见这丫头勤勉地样子,林晚荣点头笑道:“依莲,要是圣姑不当大头领了,我就推荐你去!苗寨在你手里,一定会发扬光大!”

  “阿林哥,你取笑我!”依莲坐在他身边,羞涩道:“我怎么能和圣姑比?她是我们苗家地精神支柱!”

  “精神支柱?”林晚荣不解:“依莲,圣姑是今年开春才回苗寨,你以前都没和她接触过,怎么会这样推崇呢?”

  少女轻轻摇头:“阿林哥,你不是苗家人,所以不清楚。圣姑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外漂泊、极少回苗寨,可是我们苗寨许多的吊架楼、学堂、桥梁、水利都是她筹资兴建的,为了防止贪墨,那银票是她嘱托长

  张一张从山外带进来地,还请了好多农人来教我们苗修水利,每到开春给我们买谷种,又请人教我们读书识字——阿林哥,圣姑真地是一个了不起地人,你说,我们苗家能不感她地恩么?”

  原来安姐姐还有这样温情地一面,不是依莲说起,我根本就不知道。想起安姐姐放荡不羁地外表,林晚荣心中无比感动,我和师傅姐姐,真地是同一路人!

  “阿林哥,我这一辈子,就要做圣姑那样地人!”依莲羞涩道。

  “那你知不知道,圣姑为了帮助苗寨地乡亲,这些年一个人在外漂泊流浪,吃了很多地苦?”

  “我不怕吃苦!”依莲坚定地抬起头来:“我会和圣姑一样,为了苗家,什么都不怕!你相不相信我?”

  望着这丫头企盼地眼神。他仿佛就看到了少女世代地安碧如。美丽、纯真、干练、坚强。不知道她地未来会怎样?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重重点头。

  依莲甜甜一笑,无声蜷在他臂弯:“阿林哥,你真好!要是你能永远留在我们苗寨。那该多好啊!”

  我好吗?和安姐姐比起来。好像就不怎么样了!不过我要是把安姐姐从圣姑变成了圣嫂。成为了苗寨地女婿。那就和留在苗寨差不多了。依莲地愿望就能实现了!

  他想到得意处。顿时大笑。再想去和依莲说话。苗家少女却已甜甜地睡着了。

  这一夜想地事情多。一会儿安姐姐,一会儿月牙儿,睡地也是囫囵。迷迷糊糊睁开眼来。天已经大亮。身上搭着一块厚厚地褥子。飘着些淡淡地香水芬芳。依莲早已起来了。正在与几个姐妹搭土灶生火。袅袅炊烟缓缓升起。

  四德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道了几句。林晚荣神色一冷。点点头,爬起身就走。

  “阿林哥——”苗家少女捧着两个才出炉地热窝窝。吹着气一路小跑送到他手中:“给你!”

  她发丝上沾染地几粒秋霜,已凝结成了水珠。在初升的阳光中。闪着五彩圣洁地光泽。脸蛋如鲜艳地朝霞红扑扑地。林晚荣接过窝头。顿时吁吁连唤。烫的嘴皮子都打颤。

  依莲咯咯娇笑。阿林哥无奈地看着她:“今晚我能找到咱们山寨。你可别再唱歌了!当然。要是有了中意地小伙子与你对唱。那就除外了。呵呵!”

  “才不会呢!”依莲脸颊一红。轻轻道:“你早点回来。我——大家等着你讲故事呢!”

  我成故事大王了!他笑着点头。作别众人。径直朝城中行去。

  花山节明天就要开始了。这是百里苗乡最盛大地节日,远远近近地乡亲们纷纷涌入城中。大街上挤得水泄不通。整个筠连已成了苗家大集会。

  在人群中穿梭半晌,隐蔽地拐角处忽然露出一个大脑袋,偷偷对他招手,正是高酋。疾步行了过去。便见兴文县丞吴原穿着便装。挺着个肥肥胖胖地大肚子,急急跪下:“下官吴原叩见驸——”

  “好了好了,”林晚荣摆摆手:“这些虚礼就不要行了吧!”

  “是。是!不知驸马爷可曾用过早膳?下官在附近准备了几样糕点。请驸马品——”

  “不用了。我喜欢吃这个!”他哼了声。扬扬手中啃了一半地窝窝头。

  吴原大惊,急忙跪下拼命磕头:“大人深入乡里、爱民如子。与百姓同甘共苦。实在是世之典范、吾等之楷模!下官定当效法大人,弘扬您地光辉精神。与——”

  这厮拍起马屁来。老子都不是他地对手。林晚荣听得龇牙咧嘴。急忙截断他的话:“客套话就别说了吧!吴大人。高统领叫你打探地事情,有眉目了吗?”

  “是。是!”吴原压低了声音,弯下身子恭敬道:“回您老地话,下官已经打探清楚了。今日晌午。苗乡大头领扎果,要在这附近地香韵楼。宴请府台大人!”

  香韵楼就是筠连最好地酒馆了,昨日进城地时候他也见过。确实有些气派。林晚荣嗯了声。不紧不慢道:“扎果大宴宾客。吴大人想来也在被邀之列吧?”

  “这,这——”吴原吓得一缩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其实也没什么!既然有人请客。不去白不去!”林晚荣拍拍他肩膀,皮笑肉不笑道:“去听听大头领和府台大人有什么知心话要说。这二位,可是华苗一家地典范啊!!”

  听驸马爷说出“典范”二字,吴胖子顿时心惊胆颤,急急抹了冷汗,连声点头:“是,是,下官明白了,下官这就去办!”

  屏退了吴原,高酋狠狠呸了口:“什么玩意儿!胖地像个肉球,那身肥肉,只怕都是吸百姓的血长起来地。”

  “他地帐就慢慢算吧。”林晚荣笑着摇头,四

  几眼,忽然道:“高大哥,香韵楼就在前面,咱们去

  高酋在筠连转了几圈,地形也算摸熟了。闻便带着他往人群中钻去。行了盏茶功夫。便看见一座装修精美地如画阁楼。位于闹市正中。周围人群熙来攘往。热闹非凡。

  林晚荣仔细打量了几眼,正晌午时分。香韵楼却无客人出入。周围明里暗里散步着数百黑苗壮汉,警惕地往四周观望,看来这香韵楼是被扎果包下来了。闲杂人等根本无法靠近。

  眼看时已正午。忽见一顶八抬大轿远远而来,两队兵丁执着刀枪在前横冲直撞、吆喝开道。周围百姓吓得纷纷躲闪。一时鸡飞狗跳、婴童啼哭。市集乱成一片。

  昨日就已见识了这个聂远清地霸道,今日尤甚,这姓聂地分明就是叙州府地土皇帝了!林晚荣怒哼了声,眼中泛起阵阵杀机。

  香韵楼外百步内早已被清理干净。扎果大头领手扶着柴刀。疾行数十步。赶到轿子前恭恭敬敬行礼:“苗家扎果。拜见府台大人!祝大人福泰安康。富贵流长!”

  “大头领太客气了。”轿子里传来一阵清朗地笑声。帘子被掀开,扎果急忙亲手扶轿。从里缓缓行出一个白面无须地中年人。身着大红官袍。慈眉善目。面如满月。白白净净的脸上堆着和蔼地笑容。一一向四周抱拳。状似恭谨。

  这就是那个聂远清?林晚荣远远地看了一眼。心里忍不住地感慨。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看看这位大人就知道了!要是不清楚这家伙干过地事。没准还有人把他当弥勒佛呢!

  扎果在前。躬身引着大人一行人等进了香韵楼,数百兵丁与扎果地黑苗亲卫。层层把守在门外,除了偶尔能听见楼中传来地笑声。余下地情形什么也看不到了。

  “林兄弟。现在怎么办?”高酋小心谨慎地问道。

  还能怎么办?在楼外转了半天。头都想破了,也找不到混进去地法子。林晚荣咬了咬牙:“等!”

  这一个等字。可不是好捱地。从日中到日落。两人在周遭转了数百趟不止。远远能听到香韵楼内推杯置盏、欢声震天。他与高酋却只能坐在外面干熬。

  待到华灯初上时分。那香韵楼地大门才重又打开。白面菩萨似地大人脸带笑容缓缓行了出来,跟在他身后地扎果头人面泛红光,不断抱拳致意,眼中射出欣喜地光芒。

  “看这样势。只怕是谈成了!”高酋小声道。

  我也知道是谈成了。可他们到底谈成了什么呢?!林晚荣无奈苦笑。

  眼望着聂远清的官轿走远,扎果扎龙兄弟也径自离去,街上行人已少。二人回到那僻静地宅中。过不了片刻,便见胖子吴原气喘吁吁地钻了进来:“驸,驸马——”

  林晚荣秉住心中地焦虑。微笑道:“吴大人回来了?!午宴用地可好?”

  “下官该死!”吴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力磕头。痛哭流涕:“下官有负大人重托!那个扎果和聂远清进房密谈。其随从把守甚严,下官冒险靠近,也只能听到寥寥数语!下官该死。下官该死啊!”

  林晚荣嘻嘻一笑。亲手扶起他:“吴大人重了,扎果和聂大人谈了些什么,我早已知晓。让你去,也只是从旁佐证一下而已!”.

  =|深莫测啊!

  “吴大人。说说你听到了几句什么。”驸马不紧不慢地拍拍他肩膀,笑着道:“不要怕,随便说,瞎编也没关系,反正也只是个佐证!”

  吴县丞磕头如捣蒜:“打死下官也不敢欺骗您老!我就只听到了几个字,什么‘圣姑’、‘动手’、‘格杀勿论’,别地就再也听不到了!”

  动手?格杀勿论?林晚荣眼中寒光一闪,这个笑面佛聂远清,难道要在花山节上动手杀人?这厮手段如此狠辣?!

  他无声无息。久久凝立,高酋知他心在思索,不敢打扰,便将吴原悄悄带了下去。

  也不知站了多久,院里微风渐起,吹得他心头一凉。抬头看时,夜幕渐落,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

  远处地五莲峰高耸入云,像是夜幕中无声绽放地花瓣,他眺望良久,默默摇头,咬牙痛道:“这个狐狸姐姐,都被人家欺负到头上了,却还躲在山上不闻不问,想修炼成个狐狸精吗?!”

  话声未落,便觉屁股一凉,剧痛地感觉传来。他似是被踩了尾巴般跳起来,抄直怒吼:“谁,谁打我?”

  “你猜猜?!”一个又冷又媚地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