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六三一章坦白-至-第六三三章冰释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六三一章 坦白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什,什么意思?”望见肖青旋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心中平平直跳,支支吾吾几声,不知该要如何回答。 . 5. \\

  肖小姐哼了声,嗔道:“还要装糊涂么?你与那金刀可汗、月牙儿小妹妹的故事,在大华早已广为流传,连茶馆里的说书人都讲的有鼻子有眼,偏偏自家人还蒙在鼓里。你就不愿

  意对我们说说么?!”

  林晚荣偷偷瞧了徐芷晴一眼,女军师脸颊嫣红,不敢抬头看他,多半是把这事一五一十对青旋讲过了。他急忙打了个哈哈,坐在肖小姐床边,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是我不和你说

  是因为你在坐月子,正是调养身子的关键时候,讲这些事不合时宜。你是我最最亲爱的老婆,我能不考虑你的身子和感受呢?那样我还是人吗?!”

  他正气满脸,声音温柔,肖小姐听得心中一软,轻道:“你若是真的心疼我,那便将你和玉伽的事情,一五一十尽数道来!”

  “哦,这个,徐小姐不是讲过了么?”

  “那是我逼着徐姐姐讲的,她心疼你,就只拣着好的说。”肖青旋嗔道:“现在要你自己叙来才能作准!”

  与月牙儿的事情轰轰烈烈,了解的人不在少数,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便老老实实,从兴庆府相遇、草原被俘的斗智斗勇,到死亡之海、天山之巅的生死与共,及至记忆消逝

  血战王庭那惊天动地的一箭……

  当着青旋和诸位夫人的面,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怎样,讲述起来格外平实。不加一丝修饰。偏偏这朴实最能打动人心。待听到六月飞雪、鬓染霜花,闺房里地诸位夫人刹那间静

  止了。

  “好一个痴情地女子!”大小姐双眸湿润。急忙扶住了他胳膊:“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我就站在这里,后来的事情还用问么?林晚荣无奈摇头,将余下地经过讲了一遍。诸人听得无不唏嘘。

  “如此痴心地女子,你怎能狠下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草原上?!”肖小姐幽幽轻叹,有些着恼的望住他。

  众人眼光齐齐盯着他脸颊,显然也有着与肖青旋同样的疑问。林晚荣张了张嘴,啊啊了几句。不知该要怎样回答。

  洛凝心中不忍,急忙为他辩驳:“这位金刀可汗是个胡人女子,大哥是怕姐姐误会,才不敢将她带回家中来。是不是,大哥?”

  凝儿一个劲地对他递眼色,肖小姐看在眼中。脸上一红。无奈嗔道:“什么不敢带回家中,我是那样不讲道理的人么?出征前对你叮嘱一句,是怕你在外面处处沾花惹草,以致将

  来不可收拾。可这位玉伽妹妹美丽智慧、伶俐可人,身为金刀可汗,对你的情意却是感天动地、举世皆惊。她一个胡人女子都有这般胆色,你这呆子怎么反倒畏手畏脚起来了?你对我

  师——你平日里的胆量都到哪里去了?”

  肖小姐为玉伽真心所动,轻声责怪着。倒是为那胡人女子鸣起不平来了。

  林晚荣挨了骂,心里却是舒坦,青旋的责怪。正是对月牙儿地关怀,焉能让人不喜?他低下头。小声道:“不是我胆小,当日送别的时候,我曾强留过她。只是她决心已定,要

  留在草原补偿她的族人,我若强迫了她,只怕她一辈子都不开心!”

  “傻郎君!”肖青旋嫣然一笑,无奈道:“你也不想想,她为了你什么都肯做。又怎会拒绝与你长相厮守?那不是自己把自己的幸福毁了么?世上哪有这般傻的女子?你啊,带不

  回她。只是因为你的心不够诚!”

  林晚荣长吁了口气。默然无语。

  大小姐显然被玉伽地情谊所打动,小声道:“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个传说中地月牙儿。要不。我们去突厥王庭看看吧?!”

  “好啊,好啊!”洛凝、玉霜、仙儿齐齐拍手,欢欣鼓舞,显然与大小姐想到了一处。

  林晚荣吓得脸都白了,急忙摆手:“不行,不行!两国才打完仗,路上也不太平,你们这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上路,这不是要我的老命么?!”

  洛凝拍着手,嬉笑道:“这还不好办?让金刀可汗派兵护送就是了,我想她一定会欢迎的!说起来,我还从没见过女可汗呢,月牙儿妹妹真为我们女子长了脸!”

  “我也没见过!”连文静的巧巧都心生向往,眼神渐渐闪亮:“我也想去草原看看!”

  形势有些不妙,诸位夫人从对月牙儿的同情,逐渐转化为个人崇拜了!小妹妹那是何等人物,享誉草原地金刀可汗,能文能武、色艺双全,聪明的就像小狐狸,连我都有些搞不

  定她,若叫凝儿她们与月牙儿混到了一处,家里还有我站的地方么?

  “都别添乱了吧!”林晚荣摇头长叹一声:“你们也不想想,她一个女人,孑然一身、无依无靠,要在草原上立足,要面对无数虎狼一样男人地目光、去折服他们统帅他们,她容

  易么?!”

  确实不容易!几位夫人被他一语镇住,都不敢说话了!见了巧巧有些失望的眼神,他心中不忍,忙拉住小妮子的手,温柔道:“你们放心,等将来草原太平了,两国和睦了,不

  要你们说,我也会带你们去草原逛逛地。我们去天山,去乌苏布诺尔湖,哪里最美,我们就去哪里!”

  女人是最好哄的,听他开出空头支票,几位小姐立时兴奋起来,拉住了徐芷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仿佛明天就要去草原了!

  终于摆平了,他得意洋洋地点头。肖青旋在他胳膊上拧了下,幽幽道:“我们姐妹是快活了,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月牙儿小妹妹?人间最苦,莫过相思。她孤身一人。此刻也不

  知藏在哪里偷偷抹泪呢!”

  她是曾在相思中煎熬过的,由己及人。自能体会玉伽地心境。

  林晚荣嘴唇微微嗫嚅。眼前浮起一个窈窕地身影,心中顿如针扎。

  肖小姐握在他手,柔声道!我地夫君。是个爱憎分明地英雄。便有万般为难,也绝不有负于人!你早点去看她。接她回来。莫要负了人家!”

  “老婆,你真好!”林晚荣鼻子发酸,紧紧拉住青旋地手。感动的无以复加。

  “我好?之过早!”肖小姐望着他微微一笑:“月牙儿地事也算团圆了。就此拂过。我来问你。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地?!”

  “还有什么事情——啊。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他从怀中掏出木盒子与房契,哗啦摆在青旋身前,腼腆道:“刚才那个鬼佬送给我好多礼物。钻石、房产。还有。还有两个法

  兰西小美人!我交公,统统交公!”

  望着眼前的花花绿绿,肖小姐顿时气苦:“连法兰西小美人都给你送来了。这西洋人倒是了解你!”

  林晚荣干笑两声,极其严肃道:“是西洋人龌龊,我可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法兰西小美人算个屁。我家里地娘子哪个不是美如天仙?要那些黄毛地西洋婆姨做什么!老婆。你说

  是不是?”

  肖小姐哼了声,招手叫洛凝将这些物事接了去,充作家产。凝儿将那藏着美人地房契夹在手指上,对着大哥嘻嘻一笑。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待到洛凝收拾妥当,肖青旋神色平静看他一眼:“夫君,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么?!”

  仙儿恼怒的朝他嘟嘟嘴。与大小姐抱住林暄赵铮兄弟俩,一干人缓缓出了房去,闺中只留他与青旋。

  肖小姐神色诡异,似爱似恨,复杂无比,林晚荣心中顿时怦怦直跳:“还。还有什么——”

  肖青旋无声转过头去。幽幽道:“你要不说,我就不听!以后再想和我说起,我也绝不会听!”

  这是在下通牒了,以青旋地性子,她肯定会说到做到地!林晚荣头皮阵阵发麻,迟疑了半晌,才小声道:“我,我和安姐姐——”

  肖青旋轻哼了声。将身下地锦被抓地紧紧:“你和安师叔。怎样了?”

  林晚荣嘴皮子直抖:“就是,就是。我和你这样!”

  “什么?!”

  “啊。不。不,你不要误会。我们还没芶合,只是两情相悦,两情相悦!”

  肖小姐酥胸急颤,气道:“安师叔是仙儿地师傅啊,你,你怎能和她——妹妹知道么?!”

  他实在不敢抬头,只得含混道:“仙儿?她也许不知道,也许有所察觉!”

  “你——”肖青旋咬着嘴唇,生生看着他,一字一顿道:“除此之外呢?还有其他地事情么?”

  林晚荣心里顿如同打鼓般激烈碰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还有,还有仙子姐姐——”

  “我师傅?她怎么了?!”

  “我和仙子

  姐姐,那个,两情相——”他头都垂到地下去了。

  “嘭——”床上的枕头连同被子狠狠砸了过来,肖小姐浑身筛糠般颤抖,眼中噙满晶莹的泪花,恨恨道:“出去,你快给我出去!”

  “青旋,”他吓得跳了起来,急忙将被子给她盖上:“你还在坐月子,可不能动怒,我本不想在这时候跟你说,就是怕刺激你啊!”

  肖小姐使劲推开他地怀抱,脸色煞白,珠泪落满脸颊:“你出去,快给我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她恼怒地将枕被揉成一团,就要向他砸来。望见那只着薄薄睡衣地柔弱身躯,林晚荣吓得面无血色,急忙摆手:“先把被子盖上,别落下病根!青旋,你不要生气——别打,别打

  ——好,好,我先出去!”

  肖小姐瞪大了眼睛,泪落如雨,早把床上的被子踢完,根本就不给他一丝解释的机会。

  连一向温婉地青旋都能恼怒成这个样子,这次真的是闹大了!林晚荣无奈之下,垂头丧气,缓缓向门口走去,尚未拉动门闩,他忽然站住了。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叹,却是哽咽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咣当推开门,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夜幕里。

  听到那关门的声音,肖青旋倏然转过头来,望见那不断拂动地帘子,她忽然掩住面颊,无声哭泣起来。

  一只温热地小手握住她掌心:“姐姐,怎么办?!相公真地被你吓住了!”

  “我才不管他呢!”肖小姐恼怒的哼了声。

  秦仙儿幽幽道:“也难怪你不想管他,相公真是坏透了!我圣坊一脉,姑且不论你我,单看师傅师叔,那是多么清高地人儿,竟全都落在了他掌心!你说,他是怎么做到地?”

  “是他拿命换来的!”

  秦仙儿微微一愣,忽觉肖小姐这一语,真真正正道出了其中实质。

  “仙儿,他去哪里了?!”望着窗外沉沉夜色,肖青旋呢喃道。

  秦小姐眼圈发红:“他一个人下楼去了,整个人都没了神,巧巧在与他说话呢!”

  肖小姐眼中闪过浓浓地心疼,温柔摇头,轻道:“这个傻子!看着聪明,其实是一根筋,容易犯冲动。这一闹,只怕饭都吃不下了!他在边关本就消瘦,又受了伤,要不吃饭哪还

  行?你们抱暄儿、铮儿多和他玩耍,让凝儿、玉若好好看住他,陪他说说话,哄他好好吃饭!他地箭伤,外表虽好,却是要将养的,每日里要用药草浸泡、热汤沐浴!药草我都配好了

  放在凝儿房中!他爱吃巧巧做的点心,要端热地给他,那生冷的败脾伤胃,容易伤身,勿要就着他性子由他囫囵——”

  秦仙儿噗嗤一笑:“这倒是比照顾月子还周到了!姐姐,你不是不想见他了么?还关心他做什么?”

  肖青旋脸色一红,急忙偏过头去:“谁关心他了?我是担心他饿了病了,累着了你们!”极品家丁_第六三二章 要了命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肖小姐撵出房门,心中浑浑噩噩,精神一阵恍惚。全本来,萧玉若望着他颓废的脸颊,顿时吃了一惊,急急拉住他的手:“你,你这是怎地了?”

  “我没事!”他摇了摇头,轻道:“大小姐,布庄那边,我的房间还留着吗?”

  “留着,当然留着了!”玉若急忙点头,眼中泪珠隐现:“你,你这是——”

  他苦苦一笑,叹道:“青旋不想看见我,我留在这里也没意思,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周而复始,人生不就是这样么?”

  他说的凄惨无比,大小姐的眼泪刷刷流了下来,轻轻握紧了他的手,温柔而坚定道:“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我永远都陪着你!”

  “大哥——”巧巧、凝儿齐声惊叫,一左一右扶住他肩膀,哽咽道:“你要去哪里?这里是我们的家啊!”

  林暄赵铮兄弟俩似是感受到了父亲凄凉的心境,“哇”的大哭了起来,亮的啼声划破夜空,说不出的寂寥。

  林晚荣手忙脚乱的抱住双胞胎,轻拍着襁褓抚慰道:“好儿子,别哭!爹每天都回来看你们,给你们买好吃的!”

  凝儿与巧巧抽泣着依偎在他身边,柔声道:“大哥,我们誓死都跟着你,绝不与你分开。”

  “不行,”他坚定摇头:“青旋还在坐月子,这可不是闹着玩地。别落下了病根,你们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她,还有暄儿、铮儿!我出去住几天,离着又不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你们不用担心!”

  这还能叫人不担心?洛凝与巧巧焦急之下正待再,林晚荣刹时板起了老脸:“怎么。连大哥的话也不听了么?!”

  这一句话够严厉的了,她二人轻泣着不敢说话了。望着她们柔弱无依的样子,林晚荣心中一软,偷偷挤了挤眼。将脸颊凑近她二人耳边,小声道:“放心吧,大哥很快就会回来,你们还信不过我么?”

  “大哥!”巧巧哽咽着,与凝儿同时扑进了他的怀中。

  徐芷晴旁观半晌。见他心意已决,忍不住轻扯他地衣袖,将他拉至一边:“你,你真的要走?”

  林晚荣正色点头:“这还有疑问么?!”

  “你这人,如何恁地狠心?!”徐小姐哼了声。愤愤不平:“你受了多大委屈,能比得上出云公主么?你把人家师傅都——她就不能哭上两声么?为你生了两个儿子,月子还没坐满,你就要离她而去,你,你这人。生地是个铁石心肠?”

  林晚荣睁大了眼睛望着她。失声笑道:“你不和青旋较劲了?!”

  徐芷晴脸色嫣红,偏头过去呸了声:“胡说,我才没和她较劲呢!”

  “明白。你今天是来拜山头了!”林晚荣嗯了声,嘻嘻一笑:“难怪青旋那样护着你,原来是认了姐妹!倒把我给排除在一边了!”

  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徐小姐又羞又恼。嗔道:“也不知你怎还笑得出来,你就不想想,要是你走了。公主还能活么?”

  林晚荣鼻子发酸,摆了摆头:“先不说这个了。徐小姐,你来的正好,我恰有件事要找你。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听他强调非常重要,徐芷晴心中噗噗乱跳,脸色嫣红。急忙低下了头去:“有何重要地事——你就不会去找我爹么,一切都由他老人家做主!”

  这都哪跟哪啊?女人还真是联想丰富!林晚荣鼻尖上都是汗,讪讪笑道:“那个事情,我当然会和徐大人好好商谈的。我比你更急啊!但是,我今天要和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关于西洋人的事情!”

  徐小姐听他意思,才知自己想岔了,急急呸了声,脸上染的像块红布,头都不敢抬:“你,你又来欺负我!我才懒得理你!”

  我他妈比窦娥都冤那!徐芷晴正在羞愤地关头,可惹不起,他唯有硬着头皮干笑了两声,凑在她耳边道:“徐小姐聪明美丽、智慧过人,这件事还就只有你能办成,换成其他的人,我是一点都不放心!”

  “不要你来说好听的!”徐芷晴嘴上硬着,心里早就软了,脉脉望了他一眼,声音轻柔道:“到底是何事情?你要去讹西洋人的银子么?”

  徐小姐倒是知我,林晚荣心中大乐,握住她玉手,压低了声音道:“和讹他们银子也差不多。我花了十两银子,跟法兰西人买了艘铁甲船——”

  “十两银子买艘铁甲船?!”徐芷晴瞪大了眼睛:“是西洋人造的模具么?那也太贵了!”

  “什么模具?我是那么傻地人么?”林晚荣白眼一翻,在她手心狠狠捏了下,恼道:“是法兰西的铁甲船,货真价实的铁疙瘩!上面有好些火枪铁甲,你心灵手巧,又精于机械,什么时候带着神机营的工匠们上去看看?!”

  徐小姐大喜过望,紧紧盯住他:“西洋人的火炮铁甲?!你,你是要我们仿造?”

  他笑着摇头:“光仿造还不够,最好是摸清那些工艺和制作手法,我们自己设计改良。”

  说起奇淫技巧,徐芷晴是个中翘楚,她沉吟半晌,点头道:“摸清他们的制作手法倒是不难,火枪铁甲要求匠人们手艺精巧,做出一两个倒还凑合,可要是大量锻造,那就困难了!我们缺少那样地模具。”

  “那个叫精密加工,不是模具!”林晚荣笑道:“这就是我要请你帮忙地了!你是这方面的行家,能不能帮我在民间和神机营中,挑选三十名心灵手巧、善于学习的少年郎。最好是家境贫寒些地。”

  徐小姐诧异道:“挑选三十名寒家少年倒是不难,只是你要这

  什么?”

  林晚荣轻道:“我已经和那法兰西人谈妥了,每年选定三十名少年,随他一起到西洋,学习机械技巧!三五年后归来。一方面可以在神机营内建立工场,发明和改良军用器械。另外,也要把他们请到圣坊学院去授课传道。将这些技巧,传授给更多地民间手艺人。由他们去发明和创造!我们每年都派人去西洋,每年都有人学成归来,源源不断地学习、发扬、创造——奶奶地,要这样还落后于西洋人,我他妈自己把脑袋割了当夜壶!”

  &nbs

  p;前面几句铿锵威武、掷地有声。甚有些模样,到了后来,却是痞性流露。不堪教化!徐芷晴呆呆望着他,脸上又惊又喜。眸中神采流露,似痴住了一般。

  林晚荣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我承认我长得帅,但你也用不着这样看我吧!大家都知道我很害羞地——”

  徐小姐突然握住了他地手,脸颊涨的通红。柔声道:“你很厉害!是我这辈子遇到过地最厉害的人!”

  —

  他心中一酥。轻佻道:“我厉害地有很多方面,你究竟指的是哪一项?哦——”

  话还没说完,便觉身子被人搂住了。徐芷晴热泪满面,狠狠抱着他。脸颊贴在他耳边,心都在颤动:“你什么时候来迎我?!我一天也不想等了!”

  女军师素来冷静。如此激动地时候倒是少有。林晚荣心中一暖,抚着她头发温柔道:“怎么着也要等青旋坐完月子吧,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事都是她做主地!”

  徐军师嗯了声,羞涩地抬起头来。忽然想起他要离家出走地事。顿又有些黯然。

  窗外夜色深沉,时候已是不早,暄儿、铮儿已经在摇篮中沉沉睡去。又红又嫩的脸颊还带着天真的笑容。他低下头来,在儿子细嫩地小脸上,狠狠香了几个,然后长长吁了口气。留恋地朝房中张望了几眼,一咬牙,转身行出房外。

  马车已经备好。玉霜见他过来,忍不住的眼圈发红:“坏人,你不再考虑下了么?公主姐姐一个人留在这里,好可怜。还有宝宝——”

  他鼻子酸酸,无声叹道:“青旋不想见我,我还是离开地好,免得她见了我心里生气,要在月子里落下了病根,以后就不好治了!”

  “大哥——”巧巧拉住他的手,一阵急哽。

  林晚荣温柔拍拍她的脸蛋:“乖,你和凝儿好好照顾青旋和宝宝,布庄到家的距离又不远,我每天都会来看你们!你们想我地时候,也可以到布庄来找我啊,嗯,我回去立马换个大床!”

  凝儿正哭地不可收拾,闻他一语,却是泪水绽成了花,狠狠拧了他几下,又苦又羞又媚!

  “时辰不早了!”大小姐望住他,温柔而又无奈道。

  林晚荣轻嗯了声,回头望了望那温暖地阁楼,双眸渐渐湿润,忽然长长吸了口气,俯身钻入了车中……

  **************************

  香闺内,肖小姐单手托住俏脸,望着那轻轻燃烧的红烛,时哭、时笑、时喜、时忧,仿有万般滋味,聚在心头。

  闺房大门哗啦推开,秦仙儿风般急闯了进来,脸色苍白:“姐姐,不好了!相公他——”

  “他怎样了?!”肖青旋一惊。

  秦小姐低下头,双眸雾气腾腾:“相公,他走了!!”

  “什么?!”肖小姐蓦然站起,脸色刷的白了,身子急急晃动几下,竟是颤着倒了下去。

  “姐姐——”秦仙儿吓得魂都没了,身影如电,将将扶住她衰弱地身躯。

  肖青旋眼光发直,脸若死灰,泪珠似泉水般汹涌,无声呢喃:“他去哪里了?你们怎么不拦住他?这个狠心地人!”

  秦仙儿双眸红肿,微弱道:“相公说,姐姐不想看到他,他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周而复始,世界本就是这个样子!”

  “我的傻郎君啊!”遥想他说这话时地凄凉心境,肖小姐心如刀绞,顿忍不住的捶胸顿足、失声痛哭,她拼尽全力,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来:“我要去寻他,我要去寻他!”

  秦小姐急急抱住她,泣道:“不行啊,姐姐你还在坐月子,不能挪窝!会伤了身子、坏了气脉的!”

  肖青旋泪落如雨、苦苦摇头:“我夫郎都不要我了,那身子气脉留着何用!我要去寻他!”

  她推开秦仙儿,倔强的去拉门闩。秦小姐吓得赶紧按住她地手:“姐姐,你不能动啊!你放心,我们这就去寻相公,一定把他找回来!但你可不能伤了身子,要不然相公回来见了,以他对你地情意,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快活了!你就算不想着自己,也要为他着想啊,还有我们的暄儿、铮儿——”

  提到两个孩子,肖青旋顿时颓然倒下,秦小姐流着泪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掖好被角,这才急急退出房来。

  肖小姐目光呆滞,遥想与夫君相识、相知、相恋,一幕幕地情景瞬间浮现在眼前。

  湖畔初遇、草屋夜谈、山中定情,他为了她炮打圣坊、不惜与天下为敌!

  涩涩的酸楚,无尽地温馨甜蜜,齐齐涌上心头,顿叫她心中撕裂般的疼痛。

  “林郎,你在哪里?你要了我的命了!”她遽然轻唤,脸如白纸,泪珠瞬间湿透了香枕!

  身后伸出一只颤颤巍巍的大手,带着急剧抖动,轻轻抚上她如云的秀发:“老婆,你是在叫我吗?!”极品家丁_第六三三章 冰释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这一声传入耳内,肖青旋顿如石化般呆住了。 。 r >

  她娇躯急剧颤抖,恍恍然转过身来,只见旁边坐着一人,方面浓眉、黑脸笑颜,虽是嘻嘻哈哈,脸上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柔色彩。

  “你,你——”肖小姐又惊又喜,直直望着他,泪珠不争气的顺着脸颊哗哗流下。

  林晚荣爱怜的将她搂在怀中,轻抹着她脸上的泪珠,温柔道:“傻丫头,我的家,我老婆、儿子都在这里,你们就是我手心里的宝贝,我怎么会舍得离开?!”

  肖青旋嘤咛一声,狠狠钻进他怀中,双拳如雨点般砸在他胸膛,放声大哭:“叫你骗我,叫你骗我!你这狠心贼,为何不杀了我?!”

  心碎之下又逢大喜,所有的委屈和快乐齐齐涌上心头,肖小姐再也不复女强人风范,躺在他怀中失声痛哭,阵阵哽咽,几乎要将泪水流干了。

  林晚荣鼻子发酸,凑在她耳边道:“我也不是有意骗你的。那会儿你正在气头上,什么解释都不愿听,我怕你气坏了身体,所以才和凝儿她们——”

  他呐呐干笑了两声,倒不好意思说话了。

  肖青旋羞恼交加,狠狠拧住他胳膊肉,泣道:“你和我师傅相好,我却连气都生不得,这是何道理?!难道是你受委屈了不成?本想叫你冷静两天、长长记性,你却专来揪我的心,郎君,你便是我前世的冤家么?!要生生世世来折磨我!”

  肖着,却又伏在他怀中放声哭泣,似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尽情释放出来。

  林晚荣心中惭愧不已。确如青旋所说。他与宁仙子的恋情本就惊世骇俗,肖小姐身处两难之中。那般反应已经算是极为克制地了。

  他微微一叹,默然道:“其实我和仙子姐姐——”

  “我不是怪你和师傅相恋——”肖青旋捂住他地嘴。无声落泪:“我是怪你一直瞒着我!林郎,我是你的妻子啊,如此重大地事,要不是我与你提起,你还要隐瞒到几时?”

  “我也不是有心瞒你的!”他满脸地无奈:“本想着北上归来,如果还能活着,就把这事跟你说说的。只是凑巧碰上我们儿子出世、你又在坐月子,这种时候怎好开口?”

  “你不开口我就不知道么?”肖小姐恼火的哼了声。忍不住在他胳膊上狠捏了几下,将那几处抓青了,才愤愤的停下手来:“你与师傅的事。我早就一清二楚了!”

  “什么?!”林晚荣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肖青旋心中苦涩。无奈摇头:“昔日你被师傅抓上千绝峰、我与徐姐姐她们合力救你之时,我随身便带着一根西洋远望镜。那峰上的一幕一幕——哼,你说。还有我不知道的么!”

  林晚荣啊了一声,嘴巴蓦时张大。若真是这样,老子可算是全天下最笨地人了。绕来绕去不敢说的事情,却原来都在青旋的掌握之中。失算,失算之极!

  他尴尬笑了两声,偷望了青旋几眼。小声道:“从远望镜里看到地东西,都是经过放大了的,特别是关于亲昵地动作。那个,那个,千万不要太较真——老婆。既然你早已知道了,为什么从来不问我?”

  青旋狠狠白了他一眼:“我就是想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对我坦白!哪知你这狠心的,竟是一直瞒着我,你对得起师傅么,你对得起我么?呜——”

  肖小姐这一嘤嘤啼哭。林晚荣顿时头皮发麻,说来说去。青旋没错。仙子也没错,就我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望着肖小姐柔弱的样子,想起她待自己地好,林晚荣心里酥软,急忙拥着她身子,柔声抚慰:“老婆,这次是我不对,我给你道个歉,这事不该瞒着你!但是你也要体谅一下老公啊,试想以我狡诈多变、卑鄙下流的本事,为什么独独这事不敢跟你提起呢?那是因为我尊敬你、爱着你,所以我才会从一只大老虎,变成了一只小老鼠!这恰恰就是我们情深似海的见证啊!老婆,你说是不是?!”

  他舌灿莲花、唇鼻生香,愣是将一件风流之事变成了深情地见证,肖青旋吃他几句甜蜜语,心下欣喜,却不敢流露,哼了声道:“你是小老鼠么?我师傅是何等样的仙子,却都折在你的手中,你这样

  胆小的老鼠,倒是世间少有!”

  听她埋怨,便知她心中地恼怒已消逝了许多,林晚荣大乐着点头:“放心吧,我老婆这么聪明,下次绝不瞒着你——”

  “下次?!”肖小姐顿时瞪大了眼睛。

  “哦,没有了,应该没有了。”他偷笑道:“我是说,假如,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听他说的话从来都有股子不正经地味道,肖青旋也是无计可施,在他胸口垂了几拳,幽幽叹道:“早知你是女人的克星,却没想到连师傅也着了你的道!这北上征途、刀枪无眼,她与你相伴千里、同生共死,世上能有几人有这般地情意?!这可真是爱护到家了!我问你,你几时去接师傅下山?”

  “青旋,你,你的意思是——”他蓦地睁大了眼睛,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却不敢露出一丝喜色。

  “还要我再说一遍么,”肖小姐无奈道:“师傅那般待你,你要负了她,天理难容!”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就像做梦一样,他甚至一时都难以接受,傻傻的望住肖青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肖小姐在他额头轻戳几下,苦笑道:“非是我生性豁达,生在皇家,这般事情,历朝历代都不曾少见。也说不上什么稀奇了!”

  难怪呢。我这点破事,放在高墙内的皇家宫廷。那真是雪花一样的纯洁!他顿时来了精神,又是欣喜又是烦恼道:“仙子姐姐说。要你答应了,我才能上山去找她!可是以她地性格,只怕不会轻易下山!”

  宁仙子地性情,肖青旋自是了解,她轻轻点头,白了他几眼:“师傅心性高洁,若非遇到了你,断然不会考虑这凡俗之事。她不愿下山来。那是正常。待到过上几天,我与你一起去请她!”

  要是青旋去请,仙子能够见她一面。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把仙子带下山?那除非是菩萨显灵了!

  他苦恼地摇摇头,肖小姐明白他地心思。噗嗤一笑:“我也知道,以师傅地性情,她铁定是不愿下山地!”

  “那怎么办?”他顿时急了。

  “从神仙堕落凡尘。哪是那么容易地?!何况又有我与她这重关系!”肖青旋瞟了他几眼,叹了口气,轻轻道:“依我看,师傅要不愿意下山,你也不要强求,你们就在山上成亲!不出意外地话,她总会有下山的一天!”

  在山上成亲。这个倒是挺有创意!林晚荣想了想,蓦然睁大了眼睛:“青旋,你是说。等仙子也生儿——哈哈,明白了,明白了。到时

  侯她一定会下山的!老婆。你真聪明!”

  肖小姐眼中聚起一层薄薄的水雾。摇头苦道:“叫我来算计我师傅,你这冤家。害惨我了!”

  确实有些对不起青旋,他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去,不吭声了。

  难得见他如此乖巧,肖小姐也不忍再责怪,拉着他手,轻道:“还有安师叔的事,你当仙儿是傻瓜么,妹妹心里明白着呢!以后可莫要自作聪明了!”

  “是,是!”林晚荣诚心诚意的聆听老婆教诲。对于仙儿,他可就有办法多了,何况安姐姐也不是什么省油地灯,她肯定有办法搞定的!

  既然青旋什么事都知道了,他也无心隐瞒,索性将与安姐姐相约苗寨的事说了一遍,连带着玉伽中毒的经过也一一道来。

  肖青旋轻道:“苗寨的事情,我听仙儿说过。安师叔为人,外表放荡不羁,内里却是谨慎纯真。她与月牙儿种毒,定然有她的打算。既然事关金刀可汗地生死,玉伽又对你情深义重,你还是早些去寻安师叔为佳!”

  林晚荣嗯了声,还未说话,忽觉胳膊一阵疼痛,抬头望时,却见肖青旋双眸含泪,狠狠拧紧他手臂:“我圣坊一门,个个都被你欺负,真个恼死我了!”

  “哪里,哪里,”他跳起来打个哈哈:“还有香君,还有香君嘛,她不就漏网了嘛!”

  “什么,”肖小姐顿时柳眉倒竖:“你连小师妹的主意也敢打?!你要欺负她,师傅定然不饶你!”

  老子还真是没一点好名声啊!他哈哈急笑了两声:“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么?!咦,不说不知道,回来好些天了,还真是没见着香君啊!”

  “谅你也不敢!”肖青旋哼了声,温柔揉着他胳膊:“小师妹除了练剑外,平日里喜欢些诗词歌赋、奇门杂术,我便叫她到学院里学习去了,和玉霜相隔着不远。她就一直住在山上,前几天回来看我的时候还问起了你。只是你在招呼客人,没见着你她而已。”

  原来如此,那丫头也挺爱学习的嘛,林晚荣笑着点头。

  “林郎,”肖小姐犹豫了半晌:“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前几天小师妹回来,对我讲起说,学院中有一个姓侯的公子,文采极佳,总喜欢围在她身边献殷勤!”

  “姓侯的?”林晚荣差点跳了起来:“侯什么?!”

  肖青旋摇头道:“好像叫侯什么方什么地,我一时没记住名字!只听说他姓侯,我便想起了你对我说过的话!”

  娘的,还真出这么个人物啊。林晚荣嘿嘿笑了声:“那小师妹对他感觉怎样,是不是为他风采所迷?!”

  “听说那人外貌才华极佳,一直围绕着香君打转,不过看香君的样子,似乎并不如何痴迷。”肖小姐笑道:“我这小师妹,你不了解。她要喜欢一个人的话,一定是闷在心里,从来不会对人说起。真正挂在口边的,倒八成是不喜欢的!”

  那姓侯的长得帅、会作诗,对小姑娘地吸引力是巨大的,即便小师妹现在不喜欢他,长久处在一起,危险也是巨大地。林晚荣无声一叹:“青旋,你要真地为了香君好,就听我一句话,叫她远离这姓侯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怀疑我有私心!老实说,我地良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过!”

  “嗯!”肖青旋甜甜一笑,无声依偎在他怀中:“夫君,你虽然奸猾狡诈风流好色,但是你的心肠却是天下最好的,你从来不欺负好人!”

  我老婆的评价真是中肯啊,他哈哈大笑着钻入被中,将她紧紧搂住。肖小姐蜷缩在他怀里,闻听他有力的心跳,轻抚着他胸前的伤口,忽然泪珠簌簌流了下来。

  “怎么了?”林晚荣急忙抚去她脸上泪痕。

  “林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么?”肖小姐紧紧抱住他,喃喃问道。

  “好!”林晚荣斩钉截铁答道:“等把手头的几件事办完,我也不瞎转悠了,一心一意陪着你们,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肖青旋欣喜不已,温柔而又霸道的哼了声:“今晚你谁的房也不许去,就在这里抱着我!”

  他嘻嘻一笑,轻嗯道:“光今晚不行,我可要抱你一辈子的!”

  肖小姐惊喜哭泣,心神恍惚中沉沉睡去,只觉人生从没有如此安稳。

  翌日一早醒来,神清气爽,困在心中的难题都被青旋化解,浑身一阵轻松。下了楼来,只见花园中,巧巧正带着萨尔木辨认花瓣。

  “这个是槐花,夏天盛开的。”小妮子指着园中的落英,极为耐心的讲解:“那个叫桂花,八月十五前后开得最盛。这边鲜红的是桑惠,甜静的很,你尝尝!”

  小可汗轻嚼了几口,欣喜道:“巧巧姐姐,昨天晚上你做给林大哥吃的糕点,是不是有槐花、桂花,还有桑惠?!”

  “萨尔木真聪明!”林晚荣踏步走过去,大笑着道。

  自大军回到京城,萨尔木便住进了林家大院。小家伙虎头虎脑、惹人喜爱,又得知他是玉伽的弟弟,诸位夫人对他更是关怀备至。洛凝教诗词,仙儿教音律,大小姐教术算,连老高也凑热闹,教了小可汗几招入门刀法。十数天下来,萨尔木与诸人已是熟的很了。

  “大哥,”巧巧欣喜的拉住他手,温柔道:“姐姐怎么样了?”

  林晚荣笑着点头:“青旋好的很,叫我感谢你呢!小宝贝,你昨晚哭的大哥心都碎了,怎么看都不像演戏!”

  “不是演戏!”小妮子羞涩道:“我想着大哥你要是真离开了我,我就再也不活了。”

  大哥还没来得及感动,萨尔木拍拍巴掌站起来:“巧巧姐姐,他这个人没趣味之极,你喜欢他,那是明珠投暗!”

  这小子都会用成语了,林晚荣笑道:“我怎么没趣味了?”

  小可汗哼道:“背诗词吧,比不过洛凝姐姐!弹琴吧,比不上仙儿姐姐,刀法一塌糊涂,连高酋都敌不过!骑马射箭,那就更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你说,哪里有趣了?

  巧巧抿嘴偷笑:“大哥不是和别人比这些的,他是用脑子的!诗词歌赋、刀法箭术,苦练十年,又怎比得上他心思半点?

  萨尔木微一发愣,神情黯淡下来:“我姐姐也是这样和我说的!林大哥,你想不想我姐姐,你为什么不去看她?!”

  能不想吗?!林晚荣微微轻叹:“去的,我一定会去的!萨尔木,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快点长大!

  小可汗似懂非懂的望着他。巧巧紧握着大哥的手,感觉着他手心里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