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六二八章名字-至-第六三零章放血的西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六二八章 名字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炮双响?双胞胎?!他嘴巴抡圆、眼睛睁大,瞬间呆然欣喜的都傻了!

  “驸马爷,驸马爷,您看,这就是二少爷,长得可真俊那!”产婆子蜂拥而出,欣喜的将刚刚出生的林二郎塞进了他的怀中。\\。r >

  襁褓里的两个婴儿,眼睛都尚未睁开,细细的胎毛沾在头发上,脸蛋粉红粉红的,小嘴微微蠕动,望着就像两只柔弱的小猫。

  “我当爹了!我当爹了!”.着自己的血脉,感受着他们柔弱的呼吸,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两世为人,却是头一次当爹,这滋味,外人怎能理解?!

  巧巧几人急着凑上前去,望见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婴儿,顿时欣喜的哇哇直叫。玉霜手舞足蹈的伸出手去,娇声唤道:“好可爱的小宝宝,坏人,我要抱抱,我要抱抱!”

  凝儿仔细打量着那两个婴儿,忽然拍手笑道:“这可真是奇事!咱们林家的两个儿郎,分明是同时出生的孪生子,却是一个长得像姐姐,一个长得像大哥!你们说怪不怪?”

  大小姐和巧巧凝神看了几眼,同时欣喜的点头,附和着洛小姐的意见!

  洛凝说的一点没错,别人家的双胞胎生下来都是一模一样,可这林大郎和林二郎却是叫人一眼就能瞧出分别!二人眉目里都能有着肖青旋和林晚荣的影子,只是那先出生地林大郎皮肤白皙、温文尔雅。就仿佛肖小姐的性子。

  那林二郎却是肤呈麦色,尚在襁褓中便不断摇头、扭动挣扎,一看就知不是个安份的家伙,活脱脱一个林三再世!

  林晚荣看了几眼,乐得嘴都合不拢了:“真的么?那可太好了,一个像爹。一个像妈。都是天底下最优秀的遗传,我喜欢的很那,哈哈!”

  “哇——哇——”他话音未落,襁褓里地兄弟俩破啼大哭,一个赛过一个地响亮,差点连耳膜都震破了!那林二郎果然比哥哥更耐不住寂寞。不仅哭声亮,细嫩的小腿更是迫不及待的踢腾了起来。

  他爹吓得手忙脚乱:“儿子乖,儿子别哭。爹在这里。爹给你们买糖葫芦!”

  那手足无措的样子,惹来几位小姐咯咯轻笑,萧玉若从他怀中接过大郎,徐徐来回摇晃着,嗔道:“真是个笨蛋爹!宝宝才几岁,除了买糖葫芦,你就不会教点别的?”

  “是啊!”玉霜早已抢过二郎,欣喜的在那小脸上啄了一下:“坏人,你不知道宝宝喜欢吃什么吗?”

  林晚荣愣了愣,盯住二小姐地酥胸。忽然欣喜的一拍手:“对啊。他们要吃奶的!儿子。快吃奶啊!”

  他这话一出口,房中顿时笑声一片,洛凝巧巧二人更是笑地腰都直不起来了。

  萧家两位小姐闹了个大花脸,齐齐羞恼瞪他,她二人都还是黄花闺女,哪里来地奶水喂孩子?

  林晚荣欣喜了一阵。蓦然惊道:“青旋,青旋呢?”

  产婆子急忙躬身:“公主无恙。她方才痛的久了些,房内正在收拾!”

  林晚荣长长的松了口气,从怀里哗啦掏出几大张银票,笑着递到他们手里:“这是给几位婆婆的,你们辛苦了!刚才我态度差了些,尚请各位见谅。”

  驸马爷如此好说话,接生的婆子们自是欣喜无限。矫情一阵,便将银票纳入了怀中。

  几位小姐正抱着两个小公子品头论足,屋里忽然传来虚弱的轻唤:“林郎——”

  林晚荣耳朵竖的高高。闻听呼喊,急忙大声道:“青旋。我在这里!里面接生的婆婆,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产婆子们早已收拾妥当,自然不再阻他,林晚荣大喜过望,几步就冲了进去。

  屋内檀香幽幽,静谧如水。肖小姐无力的躺在床上,容颜消瘦了许多,脸颊苍白,往日鲜艳的红唇看不到几分血色,那丰满地酥胸时起时伏,呼吸急促,秀发全部湿透,凌乱地披落在枕上。虽已收拾妥当,却依稀可以望见她生产中承受地巨大痛苦。

  “青旋!”他鼻子一酸,三步并作两步撵到床头,趴在她身前,握紧了她的双手。

  肖小姐手背苍白纤莹,她颤抖着摩挲他的脸颊,晶莹的水雾笼罩了双眼,却是温柔的微笑:“林郎,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

  “嗯,嗯!”林晚荣拼命的点头,将脸颊埋在她温暖地掌心里,久久不肯抬起头来。

  肖青旋细细的擦去他脸上地灰渍,心疼叹道:“你只怕把那边关的苦都吃完了,怎地消瘦成这个样子!”

  林晚荣嘻嘻笑道:“不碍事,这都是想你们想的,过几天就恢复了!不信你到时候抱抱我,管叫你抱不动!”

  肖小姐噗嗤一笑,轻拂去他额边乱发:“便是你会说些俏皮话,即使你再重上十倍,我也抱得动!”

  “哇,哇!”两声清脆的婴儿啼哭,顿叫肖青旋神色一紧,她握紧了他的手,疾声叫道:“孩子,我们的孩子呢?”

  “公主姐姐,宝宝在这里呢!”玉霜和玉若,怀里紧抱着两个儿郎,急忙送到她身前。

  肖小姐呆呆望住,身子颤动,瞬间欣喜的泪染双颊,手指紧紧抠入了他地肉中:“郎君,这是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

  “那当然了!”林晚荣得意大笑:“老婆,不是我夸你,你实在太能干了,双胞胎啊,我做梦都没想到呢!不过我也很厉害,火力足够生猛,哈哈!”

  有了这两个小家伙,再多地苦难都值了!肖青旋喜悦的眼泪都止不住了。抱住两个儿子,一边小脸上亲了一下,眼光再也舍不得移开。

  秦仙儿一直陪在肖青旋身边,借助真力为她顺气,若非如此,肖小姐只怕逃不过那难产之劫。

  “就这两个小家伙啊。差点要了他们娘亲地命!”望见姐姐怀中的两个婴儿。她也欣喜的泪珠簌簌,忽又惊咦了声:“这两个双生宝贝,一个像姐姐一般斯文,另一个却是跟相公一模一样,倒是怪了!”

  人人都是这样说啊!林晚荣哈哈大笑,肖小姐欣喜的看他一眼。轻道:“郎君,我们这两个儿子,你最喜欢哪一个?”

  他想也没想。直接答道:“当然喜欢白的那个了。长得像我老婆一样漂亮嘛!”

  肖青旋吃他一记马屁,心里欢喜:“不许偏私!我们二郎虽生得黑一点,但看那模样,将来只怕比你还坏,你怎能不喜欢他?!”

  老子已经够坏的了,这小子比我还坏,那会是个什么样子?他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望着那粉雕玉琢地两个小家伙,秦仙儿大为羡慕,拉住他手嗔道:“相公,我也要生儿子!”

  “好。好。生。”

  “哼,不许偏私!我也要像姐姐一样,一次生两个!”

  “呃——”望见大小姐凝儿她们同样羞怯而又期待地目光,林晚荣张了张嘴,却是!他虽然自命火力凶猛,但一炮双响这种事情,实在求,要是每次都能这样,他就变成怪物了!

  二小姐咯咯笑着替他解了围:“姐姐们。这些事情让坏人去作难吧!咱们现在说点正经的!公主姐姐生了两个小宝宝,总要取个名号吧,这可是件天大的事!”

  给小宝宝取名字?这事可是太有意义了!屋里的莺莺燕燕们顿时欢喜了起来。

  肖青旋看了他一眼,眸中有些征询的意思。林晚荣点头嬉笑:“老婆放心吧,我答应老丈人的事情,自然不会忘掉的。这林家长丁,跟你姓赵,名字也由老爷子定!你看如何?”

  肖小姐又惊又喜:“你,你真地愿意?”

  他神色一正,严肃道:“你老公是那么狭隘的人吗?不管姓林还是姓赵,他都是咱们的儿子,以后他还可以开支散叶,为咱们再添上一个大的家族,这难道不好吗?!”

  他如此开明,诸位小姐齐齐欢喜,玉霜抢先开口,娇声道:“我先来,我先来。大名我不会取,那小名可是擅长。咱们林家这些儿郎,就干脆以数字排序,林一、林二、林三,一个个唤下去,简单易记——”

  她娇声快语,像打机关枪,诸人齐齐捂住了嘴,忍的好辛苦!

  —

  林晚荣老脸黑的跟碳似的,几乎就要爆炸了:“林一、林二、林三?二小姐,这到底是我儿子,还是我祖宗?”

  他匪号林三,天下流传,要叫人知道他儿子小名林一、林二,那还不叫人笑掉大牙?

  玉霜“啊”了声,急急捂住了嘴巴,嬉笑着道:“要不,就叫林三一、林三二……

  照这样排下去,我一准有个儿子叫林三五,指不定还有个林三八呢!他捏捏玉霜的小鼻子,咬牙哼了几声:“你,老老实实听姐姐们说话!”

  凝儿笑道:“既然咱们大郎的名字由皇上定夺,那就只取二郎的名号了!大哥是赶在姐姐生产之前,从边关飞奔着冲回来地,依我看,就叫他林冲,应时应景!”

  林晚荣额头的冷汗刷刷直掉,林冲他爹?我的妈呀,这名号哪是我能承受的:“不行,不行,再取一个!一定要简单易记,叫人听了就忘不掉的!”

  天下父母为孩子取名字,都是同一种心情!大小姐沉吟一会儿,望见天色渐渐明朗,拂晓已至,她忽然眼睛一眨,笑着拍手道:“不如就叫林暄吧!他生在拂晓之前,为日之将出,执着热烈,宣照万物,与他爹名字中的晚字恰好对应。既喻时辰与人品,又与姐姐地‘旋’字谐音,父姓母名,极具意义!”

  “林暄?!”肖青旋听得惊喜:“这名字果真有意义,喊出去也响亮!林郎,你以为呢?”

  我和我儿子,一早一晚?大小姐取的这名字果然有些门道,林暄二字,简单易记,暗含深意,喊出去也有股气势,应该不会辱没了这小子!

  “老婆,我都听你的!”他嘻嘻笑着卖乖。

  秦仙儿点头赞成,巧巧也欣然叫好,肖小姐摸摸二郎的脸颊,喜道:“好一个日之将出、宣照万物!那就叫林暄了!玉若妹妹,这可当真感激你了!”

  大小姐欣喜无限,抱住黑脸的二郎来来回回的走动,笑道:“林暄,林暄,你的名字可比你那个坏蛋爹强的多了!只求你将来千万莫要学他、四处祸害女子!”

  我儿子地名字,确实比他爹的好听那么一点点!但不知他祸害女子,是不是也比他爹强一点?林晚荣乐得哈哈大笑。

  天色渐明,肖青旋早已困顿不堪,沉沉睡去了。林暄哥俩被奶娘抱下去,享受他们人生的第一顿美味,玉若、巧巧几人兴奋的睡不着,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羞笑着闹个不停,说来说去,却全是关于生孩子地!

  林晚荣下了楼去,虽一夜未睡,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见丝毫的困顿。仆妇们早煮好了鸡蛋,个个都用红纸染的大红!

  高酋等在园子中,抱拳嬉笑道:“兄弟,老哥在这里给你道喜了!一炮双响,这可真是了不得啊!”

  “同喜,同喜,哈哈!”林晚荣抓了一把滚烫的红鸡蛋塞到他手中,老高哆嗦着接下了。

  “三哥,三哥,”四德兴冲冲的跑进来:“吏部的洛大人道喜来了!”

  洛大人?他还未意会过来,门外便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大哥,大哥——”

  外面行进两人,冲在最前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一阵风般的奔了过来。半年多不见,这小子又结实了不少。林晚荣大喜道:“小洛,你怎么来了?”

  洛远兴奋的抱住他肩膀,哈哈大笑:“我就在京城,怎么不能来?大哥,你这次去打仗,是不是很刺激?怎地不带我去?”

  林晚荣蓦然想起,铲除了诚王之后,在他离京之前,皇上已提拔了洛敏执掌吏部,小洛自然也跟来京城了。

  “打仗有什么刺激的,差点把命都丢了!”他拍着小洛的肩膀笑了两声,望见洛远背后的大胖子,急忙鞠躬:“岳父大人,咱们可有些时日没见了!”

  洛敏一扫流放济宁时的颓废之情,笑意殷殷,肚子挺得越发的高了:“贤婿勿要多礼!我半夜里便听说公主诞下一双麟子,等不及你报喜,便匆匆赶来了。要说产下生子,咱们朝廷中的大员,从没见过几个,你是第一人!这真是天降祥瑞啊!”

  林晚荣笑了两声,正要请他父子大厅就坐,却闻门口又传来几声焦急的呼唤:“林小兄,林小兄——”

  徐渭神色匆匆的踏了进来,喜气洋洋抱拳:“恭喜添丁,恭喜添丁啊!”

  林晚荣赶紧迎上前去:“徐老哥——”

  老徐眼睛一瞪,似笑非笑道:“林小兄,这称呼只怕用不得了!”

  徐小姐显然已把某些信息飞信递回了京城,林晚荣尴尬抱拳:“徐——岳父大人!咳,这事我还没跟青旋说呢!”

  “好贤婿!”徐渭得意洋洋的拍拍他肩膀:“若要等你去说,那到猴年马月了?我早把这些事,一一禀与公主了!唉,要说我为了你们,那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什么为我,林晚荣暗自呸了声,你是一心想将徐小姐嫁出去,好让你自己安心!

  “洛兄,咱们现在又扯平了!”徐渭向着洛敏打哈哈,兴奋之色溢于表,两个老家伙显然早已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两位都是老丈人,谁也不能得罪,他唯唯诺诺的跟在身后,请两个老狐狸进屋,还没走上几步,便听街上锣鼓大响、礼乐齐鸣,眨眼就到了大门前。一个尖锐的嗓音高声唱喏起来:“皇——上——驾——到——”极品家丁_第六二九章 皇孙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么就不来,要么就一起来,这还真是什么事都攒到一着洛敏、徐渭二人急匆匆赶到门口,高平已经扶了皇帝下轿。。r >

  几个月没见,皇帝的身体越发憔悴虚弱,鬓须苍白,双眸无神,走不上两步便要咳嗽一阵,让人胆战心惊。

  “臣洛敏、徐渭,叩见陛下!”老徐二人冲在最前,恭敬跪下磕头。

  “都起来吧,”老皇帝微一颔首,望见站在他二人身后的林三,顿笑道:“怎地,那打了胜仗的英雄,见了朕还要躲起来么?”

  “林三拜见皇上!”林晚荣快步走上前,嬉笑着抱拳道:“几个月没见,皇上老爷子龙行虎步、气势犹胜往昔,实在可喜可贺啊!”

  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洛敏倒吸了口冷气,你以为皇上是那么好糊弄的吗?徐渭却已是见怪不怪了,林三与皇上,那是一种特殊的感情,外人决难揣度的。

  皇帝大声笑道:“别人说假话,都是怕朕看出来了。你说假话,却是唯恐朕看不出来。天下也就你林三有这个胆量了!”

  林晚荣混不在意的哈哈一笑:“我说什么话,皇上心里都是有数的,所谓的真话与假话只不过是个表象、是给别人看的,又怎能骗的了英明神武的老爷子您呢?”

  老爷子笑着点头,拍了拍他肩膀,徐徐踱进宅院,林晚荣老老实实跟在他身旁。徐渭洛敏刻意地落后了些。

  皇帝双手扁在身后,不疾不徐踏入园中:“朕看你黑了不少,也瘦了不少,在边关没少受罪吧?”

  “受罪?”他睁大了眼睛。不解道:“不会啊,上将军和徐小姐都待我极好。怎么会受罪呢?”

  老爷子微笑点头:“没受罪就好。要真让你受了委屈。霓裳和出云二人。决计饶不了朕啊。哈哈!”

  原来你是怕你女儿来找你扯皮。不是担心我,林晚荣讪讪应了两声。不不语。

  “听说你到过胡人王庭。还破了他们的城?”老皇帝饶有兴趣的望着他:“那路线是怎么走的。仗又是怎么打地,快与朕说说!”

  连城府极深的皇帝老丈人,也露出了几分渴知地眼神。林晚荣心里地得意自不用说了。当下也不客气,将如何横跨贺兰山、火烧巴彦浩特、攻破达兰扎。又如何反其道而行、进入死亡之海、穿越天山、攻破克孜尔。都一一详细道来。

  讲故事乃是他地拿手绝活,这一打开话匣子就没法收拾了。孤军深入草原兼具冒险主义与英雄主义。本就是一件十死无生地事。由他亲口讲来,更是抑扬顿挫、曲折离奇,就仿佛一出上好地话本,无一处不惊、无一处不险。叫人活脱脱的吓出了几身冷汗。

  徐渭和洛敏二人不知何时已赶了上来。听他讲完。顿时啧啧长叹:“林小兄。你孤军深入胡人心脏,这故事茶馆里说书地天天都在讲。我本已听得大汗淋漓。没想到由你亲口道来,却是更惊险万分啊!佩服,佩服!”

  “林三讲故事地本事。天下皆知,那些说书人。怎是他地对手!”老爷子笑着点头。脸上涌起几分得色:“不过克孜尔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出其不意、克敌制胜,连突厥小可汗和右王都为我所擒。打出了我大华天朝的志气和威风,看那些胡人还如何猖狂?!林三啊,你可真的是居功至伟!”

  金口玉牙讲出这四个字,其中地赞叹自不用说了。洛敏欣喜附和道:“皇上说的极是,现在我大华全国。上至尚书大夫。下至贩夫走卒,人人都在说这林三地故事。那声名之盛,真可谓万人景仰啊!”

  眼前地三人。不论官职大小。可都是他老丈人,林晚荣谦虚的摆摆手:“哪里,哪里,我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老皇帝沉吟半晌。悠悠道:“朕听说,你不仅擒了突厥小可汗,还与他们地大可汗。有那么些瓜田李下地勾搭,可有此事啊?”

  什么瓜田李下,老爷子你就不会婉转点?他哈哈笑了两声,尴尬道:“这个。这个,我和月牙儿,哦。不,我和金刀可汗,确实有那么一丁点的亲密!”

  皇帝兴奋的大笑:“好,好!你小子果真有一手。连胡人的女可汗都能勾搭上!朕不服你也不行那!”

  老爷子神情诡异,不仅没有一丝责怪,反而笑得极其开心,林晚荣睁大了眼睛,弄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几人进了大厅,秦仙儿早已兴奋地奔出来,盈盈拜倒:“参见父皇!”

  “我儿不必拘礼!”哭,他脸色顿时激动起来:“孩子呢,快给朕看看!”

  巧巧和大小姐各抱了一个小家伙,款款行来,还未走近,那嘹亮地哭声就已惊天动地,徐渭咂了咂嘴,这两个小家伙不得了,只听哭叫,便已知他们不好惹了。

  “父皇,你看,这是我们家二郎,名叫林暄,他最闹人了!”秦小姐首先抱起哭得最响亮地那婴儿,送到了父亲手中。

  二郎骤然落到陌生人手里,眼都未睁开,幼嫩的小脚却是踢腾不止。老皇帝抱着他端详半晌,忽然哈哈大笑:“好个林暄,活脱脱就是林三再世啊!从小就不吃亏,将来只怕比他爹还坏!我大华有福了!”

  林晚荣听得恼火不止,我儿子比我还坏,大华就有福了?这不是损我吗!

  皇帝大乐着招手,候在旁的高平急急送上一块闪闪发光的金锁,中间嵌着颗闪亮地玛瑙,上有御笔亲书“长命长乐”四个金字。反面却是“如朕亲临”。

  老爷

  将长命金锁挂在了小外孙地脖子上。有了这御赐金大华,尽可以闭着眼睛横行了!

  “还有这个。是我们家地长子,”秦仙儿将嗷嗷待哺地林家大儿送到父皇怀中:“相公说。他姓赵!”

  “姓赵?!”皇帝激动地脸上肌肉都开始颤抖。他颤颤接过林大郎。只见襁褓中地婴儿。眉目中隐隐能看见林三地影子。神态却又如他母亲一样柔和俊美。婴孩哭着哭着,忽然撇嘴一笑。似是有着说不尽地睿智与锋芒。

  “好!好!”老皇帝嘴唇直打哆嗦。恍然间激动地热泪盈眶:“就是他。就是他了!他姓赵,是朕的孙子。是朕地皇孙!”

  皇孙两个字出口。可就不得了了,这短短两个字。就已经确定了孩子地身份。这是皇子龙孙!

  尽管他出身是皇帝的外孙,但他娘是出云公主。有着最高贵地皇家血脉。而他爹则是手握军权、在大华享有崇高威望地林三,再由徐渭、洛敏、李泰几位重臣辅佐,由他承继皇家第三代,乃是众望所归。谁敢不服?

  “恭喜皇上添得龙孙!”洛敏、徐渭瞬间省悟过来。与所有地太监宫女一齐跪倒了下去。高声唱和着。

  —

  皇帝兴奋的脸色通红。大声笑道:“好,即刻拟旨,诏告天下。朕于今日晨时。喜得龙孙。此乃天降吉兆,佑我大华。朕顺应天意。特大赦刑囚、扶助流民。全国免赋三年!钦此!”

  这一道圣旨发出去。襁褓里地林家大儿地命运将就此改写,而林三两个字。更是天下流传、人人敬慕。

  林晚荣听得又喜又惊,刹那间头脑空空,竟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秦仙儿见了老皇帝兴奋流泪的样子,也是心生欢喜,轻嗔道:“父皇。你说了半天。我们大郎地名字还没取呢!”

  “对,对。”老爷子如梦初醒,笑着道:“朕是乐糊涂了。徐爱卿。你见多识广、学问渊博。朕地皇孙,该当取个什么名字才好呢?”

  给皇孙取名字。可不能随便,徐渭沉思半晌。小心翼翼道:“皇孙是我大华中兴之希望。须有铮铮铁骨、傲然卓识,才能利惠万民,泽及四方。微臣斗胆。可否单取一个铮字?”

  “赵铮?!”徐渭地眼光果然独到,皇帝面露喜色,微微点头:“这个名字有气势!林三。你以为呢?”

  林暄、赵铮!虽都是单字。喊起来却是一个比一个响亮,比他这个当爹地名字要强上百倍。林晚荣垂头丧气道:“这名字本就该老爷子取地,我没有意见!”

  老皇帝大笑着点头:“好一个赵铮!但愿正如徐爱卿所。他有铮铮铁骨、卓识傲然!传旨下去,皇孙赵铮即日录入典册,待满月后进宫。朕要找天底下最好地老师教他。对了,还有朕的小外孙林暄。也一并进宫,他们哥俩可不能分开。这一铮一暄交相辉映,我大华定可蒸蒸日上啊。哈哈!”

  满月了就进宫?这么小一点能学什么?林晚荣正要反驳,秦仙儿却不断地对他使眼色,显然另有内情。

  老爷子兴致极好,这一整天便待在林家院中。哪儿也不去。

  青旋还在坐月子,父女不能相见,皇帝便隔着房间与她说上几句话。其他地时候,却是与仙儿陪着赵铮、林暄小哥俩,与他们嬉笑。这两个孩子也机灵地很,虽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偶尔却能睁开眼来,撇开没牙地小嘴打个呵欠、无声欢笑两下,逗地皇帝龙颜大悦,欢喜得不忍撒手。他身为帝王,可拥有天下之一切,唯独这久违地天伦之乐,是有多大的权势也买不来的。

  这一天当真是全家团圆、其乐融融,待到夜色中老爷子恋恋不舍地离去。望着他地轿子渐行渐远,秦仙儿再也忍不住,扑到林晚荣怀中失声痛哭。

  “仙儿,怎么了?”林晚荣大吃一惊:“别哭,别哭,出什么事了,刚才不还是好好地么?!”

  秦仙儿不断地哽咽:“父皇,父皇他——”

  和老爷子有关?林晚荣心中一沉,直觉有些不妙。

  > “你知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要宣两个孩子满月即进宫?”秦小姐幽幽道。

  林晚荣摇摇头,仙儿忍不住地抽泣了:“父皇本就身体不好,今年开春的时候,却又受了诚王偷袭,按照御医私下地推论,他就只剩下半年时光了!你北上地这些日子,我与姐姐想了所有地办法、用尽了灵药,却只能以天补命。我们用药激发了他所有的潜能,他性命虽可残喘一年,却是苍老加倍,每天都在急剧地衰竭。到了明年开春,他就再也无法动弹了……

  以天补命!原来如此,难怪此次见着老爷子,他竟是衰老地如此之快,又迫不及待的立赵铮为皇孙,这分明是在预谋后事啊!只是他掩饰的极好,根本瞧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对生地渴望,对死地恐惧,全部要压制在心里,不能让别人看出一丁点,皇帝当到这个份上,也真是悲哀了!

  林晚荣深深一叹,仙儿依偎在他怀里,轻道:“相公,父皇让我转告你,你将这江山推拒不接,那是你喜欢清闲自由,他不怪你!可铮儿是你地儿子,你要连自己地儿子都不帮,那就是天理难容了!”极品家丁_第六三零章 放血的西洋人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早知会被老爷子抓住痛脚的,现在好了,铮儿是他的孙的孙子,也是我儿子,我这个当老子的,想跑都跑不掉了。 、 5 。 他哈哈笑了两声,无奈道:“什么天理不容,有这么严重吗?铮儿是我儿子,我当然要帮他了!但是要把这么重的担子全压在我肩上,那也太为难了点吧!”

  秦仙儿轻笑道:“放心吧,父皇早已安排好了,徐渭、洛敏、李泰、帝师等人都会全力辅佐铮儿的。再加上姐姐和你,保准教出一个文攻武治的赵铮。”

  管钱的、管人的、管兵的,个个都与林三有着难解的渊源,这是江山稳固的基础,老爷子把一切都算计的死死,叫林晚荣也不得不佩服。

  他很严肃的点头:“好,好,有这么多人我就不怕了!”

  秦小姐想了想,却是瞬间看穿了他的用意,笑道:“什么人多,你是想借此机会偷懒逃遁吧?”

  “怎么会呢,”他急忙打了个哈哈,将秦仙儿拥进怀里,在她耳根上吹了口热气,诱惑道:“仙儿小乖乖,你不是要生儿子吗?今夜月黑风高,正是取种的好时机啊,我们还等什么呢!”

  “相公,我也要一次生两个!”

  “呃——这个,再议,再议——哇,仙儿,你真是个勤劳的人,这么快就开始脱我衣服了!”

  林家一夜之间连添两位小公子,大儿赵铮更是由皇帝诏令天下。钦赐为大华皇孙。内中含义。全天下人都明白。一时之间可不得了。恭贺地人群把林家地门楣都被踏破了。流水宴直摆了七天七夜。

  好在巧巧夫人本就是开酒楼地,食为仙、太好吃。不辞辛苦。昼夜开工,倒也照应地周全。林将军本还有些心疼银子,待到管帐地凝儿将那贺礼账本送与他过目。他顿时睁大了眼睛。欣喜的抱住洛小姐猛亲:“好凝儿。生儿子。快生儿子。咱们靠这个就能发家致富啊!”

  三日之后。李泰大军返回京城。皇帝打开得胜门,出城十里亲自相迎。征北地将士风光无限。待到听说林家这天大地喜事。更是人人兴奋,齐齐涌进门来向林将军道贺。这一番生死兄弟相见。更是喝的昏天黑地。把林家的酒窖都搬空了!

  喜宴历经了数十日才渐渐散去。林晚荣每天折腾。也是疲累地很了。好不容易宾客宴完,趁着闲暇在园子中喝茶歇息、逗儿为乐,顺便与各位夫人就生男生女问题进行深刻探讨。气氛甚是热烈。

  “大哥,生男生女真地是由男人决定地么?”巧巧压低声音,羞涩地。小心翼翼问道。

  大哥得意洋洋地抱住林二郎直摇晃,顺便在巧巧小脸上啄了下:“当然了。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生儿生女地主动权全在男人手中!不过事先声明啊。我可没有重男轻女地观念,不管儿子还是闺女,我都喜欢。你们就放心大胆的生吧!”

  洛小姐笑地哧哧,妩媚地目光轻望住他,眼中仿似能滴下水来。想起这丫头昨夜的火辣。洗澡地时候便已跳入了自己桶中。林晚荣心中一荡。骚笑道:“凝儿。你想生个什么?那辅助地姿势,全由你自己选择!”

  洛凝眨了眨眼,羞怯道:“生男生女全在你,人家又不是你地对手,还不是大哥要怎样弄。那便怎样弄?!”

  园子里地夫人们都是过来人,听得面皮发热。嗤嗤轻笑。倒是大小姐忍不住了。红着脸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下:“不许说浑话!”

  这在座地。也就只剩萧家两位小姐尚未过门了。脸皮自然薄些。林晚荣嘻嘻一笑,拉住玉若的手:“大小姐,我前几天跟你说的那件最新式地衣裳,你考虑的如何了?!”

  萧玉若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薄娟递给他:“你看看。是否这个样子?”

  林晚荣扫了两眼,只见娟纸上细细描出了一条长裙的轮廓。通体洁白,惟妙惟肖。那天他只简单说了两句、随手画了个简样,大小姐竟然循着这个线索,将那样式描了出来,实在是了不起地巧手。

  “怎样了,是不是不对?”见他久久不说话,萧玉若心里忐忑。急忙轻声相问。

  林晚荣笑着摇头:“不是不对,是太对了!大小姐。不是我夸你,你真的是个天才!”

  这人拍起马屁来。已是臻至化境!大小姐脸上嫣红。心里欢喜,偷偷握住他地手。在他掌心里轻轻撩了下。直叫林三心都酥了。

  “不过呢,还是有一点点地瑕疵。”他凑上大小姐那晶莹的耳垂,不紧不慢说道。

  萧玉若神情一紧:“哪里,哪里有瑕疵?!”

  他嘿嘿一笑,在那长裙胸口比划了几下:“这里,胸襟,要开低一点,嗯,越低越好!”

  大小姐顿时面红耳赤:“这如何使得?裁成这样,哪个女子敢穿?你这下流鬼!”

  “怕什么,这衣裳本就是专为你们做的,就只穿给我这下流鬼看地。”林晚荣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嘻嘻道:“你不是问我这衣裳叫什么名字吗?”

  萧玉若芳心颤抖,浑身酥软,无力的点头。

  “这个叫做婚纱!!”他蓦然在她耳垂上亲了下,嘿嘿道:“不知大小姐你是愿意做呢,愿意做呢,还是愿意做呢?”

  “我才不做!”萧玉若啊了声,面红耳赤,羞怯的甩起小拳头,急急往他胸膛砸去,落到他身上时,已是细若无声。

  林晚荣得意地大笑,仙儿洛凝几人也急着凑身上来,看了那图样几眼,顿时欣喜不已,对于那将胸襟开得再低些地建议,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甚至还有些窃喜。反正只穿给这

  下流鬼看地,就要迷死他!

  见他笑得如此奸诈。大小姐羞红着脸支吾半天,才鼓起勇气小声道:“这料子么。我们布庄当然能织得出来!手工也无问题!就是耗时要长一些!你要做几件?”

  做几件?他啊了两声,却是不敢乱说。这可是林家地最高机密,不是三两语能讲清楚的。

  望见他迟疑模样,秦仙儿哼了声:“要做几件,只怕他自己都数不清楚了!玉若妹妹,你就将这料子多织些吧,有备无患,再做不难!谁知道他在突厥养了几个小地?!”

  巧巧、玉霜几人咯咯娇笑。关于金刀可汗与林三地事,茶馆里说书地早已讲的吐沫横飞,茶客们更是津津乐道,什么箭斩情郎、六月飞雪、红颜白发。坊间流传地版本足有二三十种之多,越传越神。直将他二人情谊述说地惊天地泣鬼神。这种无伤大雅的风流韵事,不仅无损林将军的威严,反而更引人敬佩羡慕,将他声望推向巅峰。

  凝儿嘻笑着道:“大哥临走之前,姐姐与他警告过。千万别引个胡人女子回来!眼下可好,承诺他倒是做到了。却把心给留在了草原,我们这是得不偿失啊!”

  大家笑的笑,恼的恼,却也没几个人真的生气。几日地蜷缩缠绵,望见从他胸口深深的伤痕。便知他与金刀可汗历经了怎样的痛楚悲欢。心疼都还来不及,又怎忍心去怪他?

  林晚荣干笑了两声,表情尴尬,青旋坐月子才十来天。关于玉伽的事,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跟她提起。

  “哇,哇!”林二郎似乎了解父亲的心事,忽然放声大哭。顿为他解了围。赵铮也不甘落后,两个孩儿竞相啼哭。将这几位娘亲打地阵脚大乱。抱地抱,哄的哄。再也无心去追问了。

  二郎他老爹顿时感激的热泪涕零:还是我儿子最体贴啊!

  “林三,林三!”门口传来个焦急的声音,一道身影手忙脚乱的冲了进来。

  “这边,这边!”林晚荣笑着招手:“少爷,快过来,吃桂花糕了!”

  郭无常几步冲到他面前,急急摇头:“不,不吃了!林,林三,有一个西洋人要见你,找到我们铺子里去了!”

  西洋佬找我?!林晚荣也吃了一惊:“谁啊?叫什么名字?人在哪里?!”

  表少爷羞涩道:“他的西洋话说地太快,我一时也没听清楚,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过那人我给你带过来了,就在门外等着呢!”

  好一个没听清楚,表少爷当真有我地风范啊!林晚荣大乐,急忙挥手:“快把鬼佬,哦,不,把那位西洋老兄请进来!”

  那西洋人才进园子,一眼就望见了他,顿时兴奋的急急招手:“哈罗,密斯托林,哈罗!”

  “这西洋人有些面熟!”萧玉若皱眉道。

  林晚荣呆呆望了半晌,忽然跳起来哈哈道:“塔沃尼,是你吗?”

  鬼佬接连点头,快步跑过来:“是我,是我,密斯托林,好久不见,你好吗?”

  大小姐眨了眨眼,欣然一喜:“我想起来了,这是我们在杭州参加商会时遇到的那个法兰西人,叫塔沃尼,是贩卖钻石的!”

  看到这塔沃尼,许多的前尘往事便涌上心头,酒楼上地恶斗、西湖边的烟雨、剪不断地红线,大小姐心中忽然生出无限的欢喜,忍不住偷偷望了望林三,却见那恶人正朝自己微笑眨眼,显是与她想到了一处。

  大小姐心中温暖,狠狠握住了他的手,欢欣向往中,泪水模糊了双眼。

  “嗨,塔沃尼,近一年不见,你越来越英俊了,我几乎都认不出你了,哈哈!”林晚荣走上前去,操着蹩脚地英吉利语,与法兰西人热情拥抱。

  塔沃尼上次是被陶东成所囚,狼狈无比,向林三使了好些钻石,才借着他的手逃生。这次却是气宇轩昂、神采飞扬,也难怪大小姐与林三都没有认出来呢!

  塔沃尼兴奋道:“密斯托林,我终于找到你了!听说你当了国家的长官,还生了双胞胎儿子,真是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一般般了!”林晚荣嘻嘻笑道:“塔沃尼,你是什么时候到京城的?怎么不早些来找我?!”

  法兰西人摇摇头:“我这次是从法兰西带了四艘大船,直接到了山东港口。从那里来到京城,已经好几天了。只是没有人能听懂我的话!幸好我记得你是在一家布行做事的,在京城地萧家老店看到了你地画像。这才见到了你!”

  这老小子一定是上次贩卖丝绸茶叶赚了大钱,才会故地重游,还带来了四艘大船,胃口倒不小!他知道我当了长官,又这么急切着找我,没准是有什么事情求我。林晚荣嘻嘻笑着点头:“塔沃尼,感谢你地盛情!请坐。请坐!”

  塔沃尼也不落座,四周瞄了几下,顿时睁大了眼睛道:“林,这些都是你的夫人么?上帝啊。太漂亮

  了!塔沃尼向诸位夫人问候!”

  他躬身下去想拉巧巧地手,要吻她手背。巧巧吓了一跳,面红耳赤,急急躲在了大哥身后。

  林晚荣拍拍小妮子柔弱地肩膀,笑着道:“塔沃尼,你我两国风俗不同。这些礼节就免了吧!免得下次我到了法兰西,还要抱着你的夫人亲半天!”

  法兰西人尴尬一笑。眼光落到萧玉若身上,奇道:“林,这也是你地夫人么?上帝啊,我记得上次见她,她还是你的主人呢!主人变夫人。不知你用的什么手段。真的很羡慕你地好运!”

  大小姐听不懂英吉利语,但见那鬼佬盯住自己,

  忍不住拉着林三,好奇道:“他说什么?!”

  “哦,他赞美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恭祝我们早生贵子!”

  大小姐轻呸了声。满面红晕,羞喜交加。

  等到上过茶来。轻呷了几口。林晚荣美美叹了口气:“塔兄,你这次到京城来,有何贵干啊?!”

  塔沃尼大声道:“林,我这次是奉路易陛下地使命。出使大华,建立两国友好邦交。并开通贸易通路地!”

  哟嗬,这老小子升官了。从个钻石贩子变成外交使臣了?什么路易陛下的使命,只怕你们都是看中了我大华地丝绸茶叶瓷器,想拉回去赚钱地吧?

  林笑着点头:“建立邦交、开通贸易?好,很好啊!你应该见过我国地皇帝陛下了吧?”

  塔沃尼有些失望的摇头:“我到了贵国,没有翻译,能听懂我说话地人,非常之少!拜访了你们各地的市府。他们互相推诿,没有一个人敢引荐我去见皇帝陛下!”

  所以你小子就来找我了?林晚荣嘿嘿一笑。通商通贸的事。哪一个衙门敢擅自做主?是你自己没有弄清我大华国情,又能怪谁?

  望见密斯托林沉吟不语。塔沃尼急急道:“林,我这次都打探清楚了。听说你娶了皇帝陛下地公主,还生了双胞胎儿子。皇帝陛下对你万分地信任。事关贵我两国地邦交,请你一定帮帮我,将我引荐给贵国皇帝!”

  法兰西和大华远隔万里,他们打着邦交的幌子,不过是为了多贩些茶叶丝绸日用品,回欧洲去赚金币。

  “这个么——”林皱了皱眉头,好生为难的样子!

  塔沃尼见他皱眉,顿时有些焦急,急忙从身边取出一个木盒子,送到他手里:“林,你看!”

  那盒子一打开,屋内顿时灿烂耀眼,照的人眼睛都花了。里面装着数十颗翡翠钻石,个个晶莹璀璨,饱满诱人。

  这可不是上次在塔沃尼身上搜到地残次品,而是个头最大、纯度最高、光泽最亮的南非钻石,是世所罕见地极品。林晚荣两世为人,却也没见过这么大地钻石。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瞪大了眼睛,抚摸那玲珑脆钻,手都开始发颤。

  这颗最大最亮,留给月牙儿小妹妹!旁边那颗一样大一样亮地,留给青旋!这颗是仙子地、这颗给狐狸姐姐,巧巧、仙儿、凝儿……他拨手算了半天,流着口水,眨眼之间就把那钻石分配完毕了!

  “林,林——”塔沃尼地几声轻叫,把他从梦中惊醒过来。

  林晚荣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强忍着诱惑将那盒子塞回了法兰西人手中。矜持道:“塔沃尼,你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这些钻石,你们法兰西人把他当珍宝,可在我们大华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上次你也看到了!”

  没想到林如此地刚正!塔沃尼心里急啊。忙将那盒子塞进他怀里:“卖不出好价钱,但这是路易陛下给你地礼物,哪能以金币计算呢!”

  “没事可不能随便收人礼物呢。还是先在这儿吧!”密斯托林大有不为所动地意思。将那小盒子搁在桌上。微笑不语。

  法兰西人是真急。塔沃尼一咬牙。四周望了几眼。背着诸位夫人,压低声音道:“林,还记得上次你和我说过地话么?我这次前来。除了钻石,路易陛下还特意让我给你带来法兰西最为美艳地两名处女!她们每天都洗牛奶浴,啧啧。那肌肤光滑的,就跟你们大华地绸缎似地!其中一人,还是我们地妹妹。连路易陛下都不敢动地!”

  这个老色狼。竟敢拿美女引诱我!林晚荣不屑地撇撇嘴,心里却是不争气地直跳:“塔兄。不要这样,其实我是个很正直地人!哦。你们那个地妹妹,长得漂亮么?”

  “传说路易陛下见了她。后悔封早了。你说她漂亮吗?”塔沃尼神秘一笑,拍拍手里地小袋子:“我在京中购置了一座公馆。这两名处女就在里面等你呢!这是钥匙和房约,上面都写着你的名字。美女和房产,都是你地了,与我们无关!”

  他将那钥匙和装钻石地盒子放在一起,迫切的望住他。似在等待着答复。

  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摇头道:“塔沃尼,凭咱俩地交情。你搞什么贿赂送礼。那纯粹是看不起我!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是我国皇帝英明睿智,更胜我百倍,你和你们路易陛下心中想地什么。连我都能看的明白,他老人家难道还不清楚?你们想与我们通贸。将我们最便宜地商品贩卖到欧洲去赚大钱,是不是?”

  法兰西人支支吾吾几声。不好意思说话。

  “其实我在皇上面前也能说上两句话,通贸不是不可以!但是那钱不能让你们全赚了是不是?那都是我们大华百姓地血汗,你们一转手就赚个几百倍,我们心里当然不平衡了!所以,我们要对你们的采购船征收外贸关税,用来补贴我们的百姓!”

  “关税?收多少?!”塔沃尼吓得站了起来。

  “这个要看你们地成本和盈余了,具体税额双方协定!”林晚荣嘻嘻笑着拍拍他肩膀:“放心吧。我们地宗旨就是互惠双赢。绝不会亏待大华地百姓,当然。也不会让你和路易陛下赔本的。要不然。谁还会来跟我们做生意啊?哈哈!”

  塔沃尼恍然明白了,法兰西要与大华做生意。就必须将商队转销大华货品所获得的暴利,按照比例回吐给大华。这生意依然有金币可赚,只不过再没有以前那么暴利而已,精明的大华人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其中地商机。

  塔沃

  尼沉思半晌,点头苦笑道:“林,贵国有了你,肯定不会吃了!如你所说,大华的货品,加上法兰西地商队,这是互惠贸易,收关税可以接受,但你不能让我们赔本,否则,没人愿意和你们交易!”

  “那是自然了!”林晚荣哈哈大笑:“肯定让你们赚,这样你和路易陛下才会有劲头嘛!”

  “那现在你可以为我引荐皇帝陛下了吗?!”

  “哦,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最近对欧洲地文化很是感兴趣!想派几个人去法兰西参观考察一下机械精工之类地,每年大概派三十人左右吧,隔上个三五年再回来!你们那边方便安排接待吗?!”

  “这个没有问题,我家里就有经营船坞和机械加工厂。但是那费用——”

  “费用我自己出,哦,他们肯定还会去看看铁塔和卢浮宫,顺便为法兰西带来旅游收入!”

  彼时塔沃尼只看到了大华精美地瓷器丝绸,尚未意识到大华缺少什么,听他愿意自己出钱派人留洋,自是欣然答应。

  “对了,塔兄,你带来了四艘大船,都是铁甲船么?上面有没有什么大炮啊、火枪啊什么地?我过几天想出海玩玩,也有可能顺带去一趟高丽。只是手头一时没有合适地船只,想找你买一艘!”

  见过敲竹杠地。却没见过敲的如此正大光明地!为了那互惠地贸易,为了金币。塔沃尼咬咬牙:“林。说什么买啊,我送你一艘好了,这几艘船都是我法兰西最新地产品。每船配备火炮四门,火枪十只。都是为了防范海盗地。”

  防了海盗。却没防备我这陆地强盗!林晚荣腼腆道:“塔兄,那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出钱买吧,免得被人举报贪污受贿!十两银子买一艘配备齐全地船,够不够?我就买最小地那艘吧。最近手头实在太紧,若非如此,我就再加五两银子。买你地旗舰了!”

  塔沃尼气得头顶冒烟。十五两银子买我地旗舰?只怕连上面地轮舵都买不到!还能说什么呢。要大华人都是这样,谁还敢跟他做生意啊?

  看在贸易地份上,塔沃尼赶紧收了他十两银子:“林。我的旗舰卖给你了,十两银子!但不知你什么时候为我引荐贵国皇帝陛下?!”

  贸易本就是互惠之事。借助法兰西人地商队贩卖大华货品。总要让他们有赚地。只需将那关税控制得当。西洋人会获小利。大华百姓也能赚大钱。林晚荣点头笑道:“应该就这几天吧,你还信不过我的人品么?!”

  你的人品我是见识了!塔沃尼心有戚戚,看了看摆在密斯托林身边地钻石和房产美女。虽有些不甘,只是那送出地礼。却怎能收回?最美的处女和最大地钻石,真是白白便宜密斯托林这白眼狼了。

  送走塔沃尼。林晚荣乐得大笑,抱住襁褓中地赵铮狠狠亲了几口:“儿子啊儿子。你爹为了你可是大放血啊。就为了你将来不落后于西洋人!你记住。和他们做生意,一定要狠!别把最好的东西贱卖给了他们。还要帮着他们数钱!要真是那样。打死老子也不认你!”

  “三哥,三哥。公主夫人叫你!”小丫鬟环儿进来,急急向他禀告。

  自两位小姐与三哥定了亲。萧家地丫鬟仆人早已与林宅共用了。四德、萧峰、环儿这些,都是他使得顺手地,换了别人。还真不习惯。

  “好,我这就去。”三哥笑着将儿子送到小丫鬟怀中。

  环儿接过还没来得及抱住,便啊的一声惊叫,小脸刹那就红了。原来是赵铮饿了,被丫头抱住,还以为是奶妈子,张口就咬。

  我这儿子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他爹看地大乐,忙道:“铮儿。这个阿姨没有奶,咱们进屋去找你娘!”

  “三哥!”环儿又羞又惊。脸色晕红。急急瞪了他一眼,转身飞般地跑了。

  这丫头太小气了。开不起玩笑。他嘿嘿笑着将那钻石房契塞进怀中,抱住儿子进了绣楼。

  青旋房中,莺莺燕燕的都到得齐全。林暄在他娘亲怀里,小嘴吸着乳汁,叭嗒叭嗒乱响。赵铮早已饿了,见弟弟吃地欢,当声大哭了起来,凝儿忙哄着他,将他塞入了肖小姐怀中。

  看着两个儿子偎在娘亲怀里,一边一个,幸福的吸吮,林晚荣咂咂嘴,又喜又恼,哼道:“这下可好,没我的位置了!”

  一语既出,闺房中顿笑成一团。肖小姐脸颊羞红,却拿这个夫君一点办法没有,唯有白他几眼,眸中温柔似水:“瞧你这个当爹地!”

  林晚荣瞅了瞅,今日闺房中多了一人,正脉脉低头坐在肖青旋床边,脸颊满是晕红。

  他眨了眨眼,惊道:“徐小姐,你也来了?!”

  徐芷晴嗯了声,不敢抬头,肖小姐笑着道:“徐姐姐今日是专门来看我地,你可不许对她凶!”

  对她凶?林晚荣睁大了眼睛,徐丫头对青旋说了什么,我什么时候对她凶过了?

  以徐芷晴高傲地性子,她能首先来看青旋,那简直就是意外中的意外。他急忙朝徐小姐打量,徐芷晴偷偷望他,又羞涩地低下了头去。

  肖青旋抚摸着怀中两个儿子地头发,微笑道:“林郎,听说你叫玉若妹妹做衣裳,但不知要做多少套呢?”

  “这个,这个——”他支吾半天,不知该要如何回答。

  肖小姐轻轻一叹:“夫君,你究竟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你想瞒我一辈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