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六二五章归来-至-第六二七章一炮双响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六二五章 归来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一夜睡的迷迷糊糊,月牙儿凄苦美丽的俏脸,不断在让他一阵一阵堵的慌。。五。 也不知过了多久,蓦然睁开眼来,窗外月光清冷、繁星满天,四更已过,将近五更时分了。

  耳边传来战马的嘶鸣、将士的欢笑、拉粮草的车轱辘悠悠转动的声音,大营中***通明,人人都忙碌而又欢乐着,在无数亲人的期盼中,大军终于要班师回朝了。

  将玉伽送的那象征汗王身份的锦袍与金刀贴身收好,看着她精心编制的那草人,忍不住的会心一笑。往日不经心的点点滴滴,甚至连那斗智斗勇斗嘴,现在都已成了美好的回忆。

  “将军!”望见他大踏步走过来,胡不归几人急忙抱拳,声音却有些哽咽了。

  杜修元、许震、胡不归几人将要统帅大军驻守贺兰山,以确保对胡人的威慑。将这重担交给他们,一方面是对几位老兄弟的提拔,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玉伽对这几人都不陌生,不会有太多排斥。

  生死兄弟离别在即,愁绪自难诉说,老胡眼含热泪道:“请将军放心,我们一定办好你交代的事情!”

  杜修元也是默默一叹:“这山高路远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着将军了!”

  眼前诸人都是林晚荣在山东发家时的老底,看着他们一个个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华名将,他又是欣喜又是感慨。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高酋神秘地眨眨眼。嘻嘻笑道:“什么时候见面?我看快得很!你们别忘了。这贺兰山可是前往突厥王庭地必经之路哦!在那克孜尔。天天都有人盼着我们林兄弟呢。你说。他能不从这儿过吗?!”

  林兄弟老脸一红。老胡几人哈哈大笑。顿将那满腔地愁绪冲散了许多。

  天色渐明。大军地先头部队已经开拔。徐小姐缓步行过来。轻道:“时辰不早了,该动身了!”

  林晚荣轻嗯了声。朝诸人缓缓抱拳。无声无息中回头眺望。漫天风沙遮蔽了双眼。看不到蓝天、看不到草原。朦朦胧胧中。却似望见了一道清丽地身影。正温柔凝望着自己……

  ***************************

  “萨尔木。你今年几岁了?”

  “想套我地话?姐姐说。事关草原地秘密。一律要守口如凭!”

  “嗯。我很赞成你地想法!那请问你五岁地生日什么时候过地?”

  “去年!”……

  “大可汗喜欢什么颜色地衣服?”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她讨厌什么颜色?”

  “除了红色和黄色。剩下的都讨厌!”……

  “昨天地糖葫芦好吃吗?”

  “好吃!”

  “那你今天背两首古诗。我再送你一串!”

  “不行!昨天还是一首诗换一串地!你不能涨价!”……

  高酋跟了一路。便听林兄弟是如何诱拐小孩子地,那手法真是层出不穷,从无重复。真不知他是如何想出来地。

  但林兄弟耐性也极好。每日里都与萨尔木腻在一起。教他读书背诗。有时候还与他一起骑马射箭。玩地高兴无比。十余日下来,小可汗对他。果真是一天比一天亲善。

  大军之中人人都是归心似箭。马蹄催地飞快,一路疾行着。眼看离京城越来越近。林晚荣心中竟有些欣喜而又惊慌地感觉。这一走就五个月。春去秋回。家中到底怎样了?大小姐、凝儿、巧巧她们在干什么?算算日子。青旋就快生了。她们是不是已经忙成一团了?现在应该是万事俱备。就缺我这个当爹地了!

  这一想可不得了。思念顿如潮水汹涌。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回她们身边。

  他一刻也待不住了。索性便向李泰告了罪。托付徐芷晴照顾萨尔木。自己则与高酋快马加鞭、日夜不停向京中赶去。

  关山路迢迢。披星戴月之下。第四日早晨。那厚重地城墙终于映入了眼帘。飘扬地旌旗、闪亮地盔甲、朱红地城门。仿佛一夜之间,就浮现在了眼前。

  老高勒住气喘吁吁地战马。遥望城门内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长长吁了口气。声颤着道:“兄弟,我们到家了!”

  是啊。到家了!他牵着缰绳的手竟然有些颤抖了起来,眼中已聚起淡淡地水雾。

  真正近在眼前。他们反而不急了!缓缓策马而行。打量着路上形形色色地行人。听着耳边络绎不绝地叫卖。二人像是看猴把戏一般。睁大了眼睛东张西望。即便是以前看了一百遍地小玩意,现在重新望来。依然是那么地新颖出奇。

  生生死死已去,热闹繁华再现。就恍如两个世界一般,那惊喜交加的复杂感觉。非置身其中,绝难理解。

  行到城前。往日洞开地朱门却是紧闭着。由两队军士分边把守。所有地行人都从侧边小门通过!

  “这城门。好像重新修缮过了!”二人牵马入城,凝望那朱红而厚重的门扇,似是隐有新痕。林晚荣惊了一声,缓缓伸手去抚摸。

  左右军士不识他是谁。疾声怒喝:“大胆!这德胜门。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所能触摸地?!”

  林晚荣咦了声,笑道:“得胜门?!这才离京几个月啊。怎么就改了名字?还有。这大门为何紧闭,不让我们走?!”

  那军士呸了声,不屑道:“外来户吧?!连得胜门都不知道!这是我抗胡大军连战连捷。皇上谕旨亲封地得胜门。是请了京城最

  工匠翻修整饬地!只有北上抗胡地勇士们回归时。到时候皇上还会亲自相迎!你要从这里走?!下辈子吧!”

  众军士望他风尘仆仆、蓬头垢面。谅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顿时齐齐大笑!

  原来是这么个得胜门!林晚荣与高酋相互望了几眼,同时哈哈大笑:“好。好,这个得胜门有意义、好彩头,以后我们大华就天天得胜!不错。不错!”

  —

  他二人说着话。那边传来车辘转动地声音。一辆马车在他们身边缓缓停下,一个脑袋从车帘子里面钻出来。看着他侧影。迟疑了会:“林三。是林三么?!”

  这声音听着好熟悉啊。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他匆匆转过头去。只看了一眼,顿时惊喜地眼都红了:“少爷!!”

  表少爷更是激动万分,刷地从车上就钻了下来。下步地时候没踏稳。差点摔倒在了地上:“林三,真地是你?!林三。我好想你啊!”

  “少爷,我也好想你啊!”二人激动的拥抱在一起。林三差点就失声痛哭了。千算万算。从没有想过。重回京城遇见地第一人。竟然是郭无常郭表少爷!想起从前二人一唱一和、为虎作伥,那是多么开心快活的日子啊。这不是他乡遇故知又是什么呢!

  表少爷显然也想到了同一处,眼睛都红了:“林三,自打你跟表妹来了京城。我可就再没快活过!每天到妙玉坊。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你!”

  “我也是啊!”林三大喜着点头:“每当看人家赏银子。我就想起少爷你曾是多么地大方!”

  郭无常从胸前掏出一锭银子,羞涩递到他手中:“现在我只怕赏不起你了。这区区十两小钱。还请笑纳!”

  “几个月不见,少爷还是那么地谦逊啊!”林三眉开眼笑。熟练地将那银子纳入袖中。

  表少爷看地精神大震,林三还肯收我地银子。那就是认我这个交情!我和他,那可是一起嫖过娼地。这种友谊,比天还高、比海还深那!

  他顿时精神振奋。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啧啧惊叹:“听说你到北边打仗去了。还擒了胡人地可汗?!虽然那胡人也地确稀松了点。不过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吧,现在京城说书地,可都在讲你的故事呢!前几天去八大胡同。姑娘们得知你在我家做事,连那过夜费都给我减了两成呢!”

  老高听得偷乐不止,这小子十足一个羊。你不提林三地名字,人家肯定给你减半!你提了林兄弟地名字。连名震天下地林三都在你家干活,不宰你还宰谁?!

  林晚荣哈哈大笑:“半年多不见。少爷地兴趣爱好还是那么的广泛啊!打仗地事我都是瞎蒙的。你还不清楚我么?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夫人她好么?”

  郭无常叹了口气道:“自年初京中地宅子失火,姑母伤心之下回到金陵。也憔悴了许多。她怕表妹身边人手不足,所以特派了我带萧峰几人来,帮助她们重建!半年来,表妹苦心经营,我们地生意也越做越大,这不,我是到河北那边谈生意,今天方才返回。恰巧就碰见了你!”

  连表少爷都能派出门去谈生意,由此可见,大小姐身边地人手是多么的不足!他心中直乐,看见这郭表少爷。就想起从前在金陵时那段单纯而快乐的时光,真是骨子里都透着亲切!

  “对了,少爷,咱们京城里失火地宅子都修好了么?我还没来得及进城,什么都不知道呢!”

  “早修好了,这几日正在搬家具,我可出了大力呢!”表少爷兴奋道:“不过,更辛苦地是玉若表妹,你见了她,就知道她有多么憔悴了!表妹说,一定要等你回来,一家人聚齐了才能给宅子剪彩!”

  大小姐?他心中又酸又喜:“好,好,一家人聚齐了就剪彩!少爷,咱们快进城!”

  拉着郭无常就往侧门走,表少爷咦了声:“不对啊,林三,你是取胜归来,应该走得胜门才是!这是拿性命换来地,可不能委屈了你!你等会儿,我去给你叫门!”

  林晚荣心有苦楚,微微摇头。高酋理解他心情,忙道:“这位少爷,林兄弟不愿意声张,这得胜门地荣耀就留给后面地弟兄吧!咱们悄悄进城就是了!”

  “林三,你还是这么地低调!”郭无常竖指大赞。

  与表少爷进了城来,望着大街上熙熙攘攘地人群、络绎不绝的叫卖,他心里有着说不出地欢喜。

  萧宅便在回家的路上,昔日地瓦砾堆中,矗立着一座崭新地别院,翠绣青松、红砖绿瓦,说不出地清幽。

  这里是他来京城之后地第一个落脚处,与大小姐二人同甘共苦地往事,历历涌上心头。林晚荣心中轻轻颤动,步伐都有些凌乱起来。

  “桌子放这!太师椅摆中间!”

  “三德,先把牌匾挂上!”

  “萧峰,你去书房看看,将巧巧姐给坏人准备的铅笔挂上,他喜欢用这个!”

  还未靠近,便有一个清脆地声音遥遥传来,落入林晚荣耳中,顿觉说不出地亲切。

  走到近处,却见一个娇俏的女子,正站在堂屋中间,双手叉腰,麻利地指挥众人搬挪家具,看那干练模样,已经隐隐有了些当家地风范!

  几个月不见,这丫头是真地长大了!他嘿嘿一笑,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刷的一下双手合上她眼睛,压低着嗓子怪道:“猜猜我是谁!”极品家丁_第六二六章 要生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女子听到他的声音,身形轻轻一颤,急忙紧紧捂住了娇声轻道:“我不猜,猜中了我就要死了!”

  这丫头闲暇的时候不知看了多少本情出来的话叫老子都承受不住了!林晚荣听得又酥又麻,手上略一使劲,便抓住了她的柔荑。、 r >

  萧玉霜刷的转过身来,扑闪扑闪睁大着眼睛,呆呆望住了他。这一别就是五个多月,他消瘦了许多,脸膛晒得黝黑,身体却越发的结实强壮,嘴角那一丝熟悉的坏笑,便是他独一无二、永远不变的活字招牌。

  “坏人!”二小姐惊泣一声,猛地投入了他怀中,使出全身力气抱住他,哇哇大哭了起来。

  林晚荣心里发酸,轻轻拍着她柔嫩的肩膀,温柔道:“别哭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他不提还好,这一说话,萧玉霜扑在他怀中,便如颤抖的梨花般放声大嚎,抽泣不断:“你,你这坏人,回来做什么,你不是不要我们了吗?”

  看她那肝肠寸断的模样,便知平日里挨了多少的相思苦楚,林晚荣心疼的拍着她小脸,在她耳边轻道:“谁说我不要你了?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的四分之三,我能丢下我的小心肝么?那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呢!”

  二小姐嘤咛一声,急忙将俏脸钻进他的怀中,面红耳赤道:“你这人说话不知羞。我才不信。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林晚荣哈哈大笑:“再说一遍哪够。我要喊上十辈子、一百辈子。直到你听腻了为止!小心肝,玉霜我地小心肝——”

  天下无耻,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老高在边上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二小姐羞红着脸急忙捂住他口:“难听死了!今日先喊这两声。明日里再继续!”

  “是,是,明天继续!”看着二小姐眉开眼笑地模样,他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在她小手上又摸又抓:“二我不要你们了?天那。这么残忍地事情。千万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我只听一下就要痛地晕倒了!”

  “作怪!”萧玉霜欣喜的嗤嗤轻笑。接着又哼了声。小嘴高高嘟起:“你去了这么久。中间有三个月都不曾来过只片语,大家都急得要发疯了。仙儿姐姐更是行装都打点好了,要去前线寻你,是公主姐姐拦下了她!她说你在前线打仗。又辛苦又危险,叫我们千万不要给你添乱、让你分心!凝儿姐姐偷偷说。八成是你在塞外认识了什么胡人女子,把我们全给忘了!哼。几个月不写一个字。你说。这不是抛弃我们又是什么?!”

  那几个月是他深入草原又身受重伤的时刻,哪有功夫送出信来!只是听着二小姐地娇嗔。他却有种喜悦地感觉。被亲人时刻思念惦记。这是一生中最大地幸福!只不过凝儿那丫头的鼻子未免太灵敏了些,隔着这千山万水。她都能嗅出些蛛丝马迹来。实在让人敬佩!

  看他半天不说话。二小姐蓦然一惊。睁大了眼睛:“你。难道你真的结识了——”

  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复杂了!其实那几个月。主要是因为战事太紧,我才没功夫写信!我怎么会不想你们呢。那不是要我的命吗?你看,这一打完仗。我不就日夜兼程赶回来了么?为了赶路。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粒米都没沾上呢!”

  你地确没吃米,就只吞了五个肉包子!老高在一边听得偷笑。

  玉霜顿时慌了神:“你怎么不早说?!快。快,环儿,给坏人拿糕点,把姐姐昨天从杭州带回地龙井也拿上来!还有高统领地!”

  二小姐用起人来已是得心应手了。这半年功夫她确实是长大了许多。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能为大小姐排忧解难了。

  林晚荣拉住她手微微一笑:“二小姐,最近还遛狗么?”

  萧玉霜俏脸一红。又羞又喜:“当然遛狗了。要不然。拿什么咬你?!你看——”

  她小手一指,便见账房门口露出两只绿幽幽地眼睛。猩红地舌头吐着热气。摇头晃脑,那庞大地身躯,说不出地勇猛。

  “镇远将军?!”林晚荣大骇,哗啦钻到二小姐背后,老脸都吓白了!

  玉霜咯咯轻笑。那娇憨地模样,就仿佛回到了昔日的金陵萧宅。林晚荣看着她,心神竟是阵阵恍惚。二小姐似感受到他心境,紧紧的拉住他手,温柔轻笑望住他,眉眼里仿佛水般温柔。

  四德、萧峰等人见他回来,早已兴奋的围了上来,“三哥三哥”叫着。嘻嘻哈哈闹个不停。及至环儿取来糕点,玉霜亲自取了一块塞入他口中,那熟悉地香甜滋味传来,口齿流芳。他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是谁”

  二小姐得意洋洋道:“这是巧巧姐教我的,她说这些糕点都是你最爱吃的,我学了好长时间呢,现在每天都做,就等着你回来呢!好吃吗?”

  “好吃,好吃!高大哥,你也多吃,我老婆做的糕点,那是天下无双啊!”

  二小姐无声拧了他几下,低下头去羞喜轻笑。老高苦着脸嗯嗯了两声,这糕点做的,糖比面还多!你小子心疼老婆,可也别来祸害我啊!

  狼吞虎咽了几口,吃的甚是尽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道:“怎么没看见大小姐?”

  玉霜竖起柔美地食指放在他唇边,轻轻道:“姐姐昨日深夜才从杭州回来,疲累的很,眼下正在后院歇息呢!”

  —

  林晚荣瞪大了眼睛:“杭州?她去杭州做什么?”

  “是浙江商会要与我们家谈经营地事情。一定要姐姐亲自去一趟——”

  “什么?”林晚荣刷的站了起来,恼火之极:“什么经营?这些小子又欠揍了?上次还没有将他们收拾好?!”

  前次去杭州,已是近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是个无名小卒,虽然又打又骂痛快之极,只是大小姐默默的却不知为他背上了多少的负担!断桥、苏堤、灵隐寺、姻缘签、砍断的红线。徐渭、苏卿怜、陶东成、陶婉盈,太多难忘地事情、难忘的人,一幕一幕浮现在了眼前。

  这次再去杭州,却是大小姐独自上路,她一个弱女子,孤苦伶仃,也不知有没有被人欺负!若是她受了半点委屈,老子就去削了这什么鸟商会!

  看他义愤填膺的模样。玉霜急忙拉拉他,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这次是浙江商会的人求着见姐姐,他们主动要求承销我们地香水香皂布匹生意,有的甚至要以天大的价钱买断来独家经营,所有人对姐姐巴结都来不及呢!你要再去揍人,可就是把银子往门外赶了!”

  那还马马虎虎,省了老子和高大哥去以德服人!他嘿嘿了几声,望望玉霜,嘴唇张了张。欲又止。二小姐却似是他肚子里的虫,笑道:“是不是想去看姐姐?!”

  他急忙点了点头,玉霜轻轻道:“那就快些去,只在窗外看一眼就好了,莫要吵醒了她!”

  还是二小姐开明啊,他欣喜地应了声。急急往宅内行去。

  这新宅子是在废墟上建起来的,内里的格局却是与老宅一般无二。先行到自己房前,里面被褥桌椅尽是崭新,虽长久未有人居住,却仍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萧玉若的房间便在他的对面,那是再熟悉不过了。蹑手蹑脚行到窗前,他心里忽然怦怦跳了起来。秉住了呼吸,将耳朵贴在窗纸上轻轻聆听。房间里安安静静,听不到一丝的声响,大小姐似乎是睡熟了。

  从杭州赶到京城,如此遥远的距离。她定然累的很了,就让她好好歇息吧。

  他摇了摇头,微微一叹,正要拔脚离去,却闻里面传出一个轻柔的声音:“是玉霜吗?”

  这声音里说不出的劳累和疲惫,却无慵懒之意,林晚荣呆了一呆,大小姐还没睡?

  “你这小丫头,今日怎么没去城外翘望?”大小姐笑着道:“进来说话吧!”

  门扇轻轻地推开了。

  一个秀丽的女子,身着粉红的睡衣,微靠着床檐,眉眼如画,目光低垂,手中的绣花针正飞快的来回穿梭。

  床边堆满了衣裳,从内到外,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都有,全是男子穿地衣衫,足有十几套之多,却是同一个人的身板。衣上的针脚整整齐齐,显示着她精细的做工。萧家本就是布衣出名,大小姐的手艺更是个中翘楚了。

  “先等我一会儿,这件马上就做完了!”她盯住手中的衣裳,连头也没顾得上抬,疲惫消瘦的脸颊越发的清冷,在温暖地晨晖中,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没听见玉霜说话,大小姐笑着摇摇头,又赶了两针,蓦然,她手上的动作缓了下来,身形却是轻

  轻一滞。

  屋内多了一个呼吸,一个与众不同的呼吸!

  她手中针顿时凌乱,呼吸一阵赛过一阵地急促,心慌中抬起头来,正望见那近在咫尺、熟悉的笑脸。

  他黑了,瘦了,笑得却还是那么的坏!

  大小姐急喘了几口气,酥胸急剧起伏。她极力的抑制住飘荡的心绪,玉手微颤,手中绣花针杂乱飞舞。声音平静中已带着颤抖:“你,你回来了?”

  林晚荣缓缓坐在她床前,微笑着取过她手中的衣裳:“做衣服的时候,袖子千万不能缝到腿上,夫人没有告诉过你这些吗?”

  “啊!”大小姐惊叫了声,急急低头去扯那些凌乱的线。

  晶莹脚踝上绑住地那鲜艳地红绳,林晚荣低下头去,轻一吻:“这是天底下最好看的衣服!”

  萧玉若身形一滞,猛然钻到他怀里,身子如电般颤抖,她无声地抽泣哽咽。一拳一拳,狠狠地砸着他胸膛。虽一句话也不说。那珠泪。却是一串一串。滚滚地滴落了下来。

  她床头整齐堆着地衣裳,手腕脚踝全都绣上了鲜艳地红绳。便像一个个美丽地蝴蝶结。林晚荣一件一件地抚摸。心酸哽咽,轻嗅着她秀发。柔声道:“这些衣裳。你怎么从来就没有寄给我?!”

  大小姐猛地夺过他手中地衣裳,落泪道:“又不是给你做地。寄给你做什么?!”

  “不是给我?”林晚荣指着那袖角上地红线,嘻嘻笑道:“这里面都竹着字呢。我可是长了眼睛地!左边一个林。右边一个萧。还有一条红绳?咦。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啊。我明白了。一定是姓萧地喜欢姓林地。但是姓林地呢。他不是个东西!所以。姓萧地才要拿线捆住他。叫他一辈子也逃不脱!是不是这个意思?”

  “谁喜欢你了?!”萧玉若俏脸一红。哼了声偏过头去,忽然又疾快地转过身来,在他胸膛飞快地锤了两下。

  林晚荣嘻嘻一笑。拉住她手温柔道:“你给我做了这么多衣裳。为什么一直都不寄来?要知道,我在前线。一件衣裳可是要穿半个月啊!”

  大小姐呸了一声。哼道:“少来哄我。你最不缺地就是衣裳了。每隔半个月,巧巧凝儿她们都给你寄成堆地衣衫,现在只怕厚地都可以当被子盖了!”

  他眨了眨眼。奇道:“那你为何还要给我做衣裳?”

  萧玉若羞涩一笑。轻轻扬起袖角:“你看!”

  林晚荣望地愣了愣。大小姐地衣裳手腕脚踝处。竟也是竹了簇簇地红线,左林右萧。看地分明。

  “这衣裳。给你做一件。便给我做一件!我把这红线串起来,等你回来地时候。让你穿上。看它能绕你几圈!”

  “那我要是不回来了呢?”

  “你不回来?那我就做一辈子。瞧瞧它什么时候能连到草原!”

  林晚荣哈哈大笑,蓦然无声地抱紧了她。心怀阵阵地颤抖。

  大小姐拉住他地手,忽然欣喜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前些日子去杭州了!”

  “听二过了!”他嘻嘻一笑:“是不是去了苏堤、西湖、还有灵隐寺?这次可用不着求签了吧!”

  “那些地方。我一个人去做什么?!”大小姐陡然偏过头去。脸上升起一抹红晕。柔荑紧抓他手掌。恼怒地哼了声:“我只去吃了串糖葫芦!”

  林晚荣眨了眨眼。忽然长长一笑:“明白了,明白了!咱们在杭州求了签的。要去还愿,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去才对!哈哈。你不说,我还真把这茬给忘了!等忙完了手头这些事情,我们就一起回杭州。把那姻缘签带上。去给菩萨们磕头!解签能解到自己头上,连菩萨都要佩服我啊,嘿嘿!”

  萧玉若脸若涂脂,羞羞地白了他一眼。牢牢抓紧了他地手。

  “我去杭州,顺带回了趟金陵,娘亲精神有些憔悴,她也忧心你的安危,嘱我好好看着你,不许你再胡乱地沾花惹草!”

  惭愧。惭愧,夫人教训地是!他羞恼地低下了头去。

  “我还去了栖霞寺,探望了一位带发修行地居士!她不断地问起你的近况!也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她?”

  居士?带发修行?他愣了半晌:“你说地是婉盈小姐?她还没剃发?!”

  大小姐嗔道:“好好一个妙龄女子,你就那么希望她剃发?听说是栖霞寺不收女弟子,她才一直没有剃度!想想你当初那样欺负人家,我现在都与她说开了,她却一点都不恨你,还惦记着你地近况!”

  “念佛经地居士。就是胸怀宽广啊!”他严肃点头,笑道:“不过我当初欺负她,那可都是为了大小姐。怎么现在反倒都成我地不是了?”

  玉若哼了声,在他胳膊上拧了几下。酸酸道:“被你欺负的女子,结果都在那明摆着的!我现在都懒得与你计较了!”

  他嘻嘻一笑,凑到她耳根,轻道:“那你愿不愿意让我欺负你一辈子?!”

  “不愿意!”大小姐轻哼了声,耳根瞬间红透:“一辈子太短,我要你生生世世都欺负我!”

  林晚荣心中感动,正要伸手去抱她,却见二小姐刷地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不好了,不好了,公主姐姐要生了!”极品家丁_第六二七章 一炮双响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他屁股坐了火箭一样刷的弹了起来,嘴皮子了:“青、青旋要生了?”

  玉霜急急点头:“府里来人报说,公主姐姐吃过早饭便觉身体不适,与仙儿姐姐聊了会天,才过不到一个时辰,肚子就疼起来了,现在产婆子都已经进房去了!公主姐姐她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

  青旋这就要生了?林晚荣顿时又慌又喜,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声音大颤着道:“走,走,我们快回家!”

  他心急火燎的冲了出去,大小姐也慌了神,拉住妹妹正要跟上,却见他又风一般的冲了回来:“二小姐,你这报信的方法有问题!怎么能说‘不好了’?你应该说‘太好了,太好了,公主姐姐要生了!’这才对头!下次可要记住了!”

  玉霜噗嗤一笑,嗔道:“记下了,记下了!我看你还没当爹,先要当夫子了!”

  几个人急急奔了出去,他骑马,萧家两位小姐坐车!此时艳阳高照,街上人多,马匹车辆行的极慢,高酋一路唱和着冲在最前,生生挤出了一条通道来。。r >

  “青旋,青旋——”才看见那“天下第一丁”的门匾,他已经焦急的大叫了起来。几步跨下马跃上台阶,却是心情激动、身形过疾,一脚踏空,竟摔了个狗啃屎。

  “唉哟!”一声清脆的痛哼响起,他倒地的同时。正撞倒了一个女子。恶狠狠地扑在了那软绵绵地娇躯上。

  “大哥!”又痛又酥又软的轻唤响起,他心下一惊。抬头去看。只见那女子眼神妩媚而又热烈,脸颊沾满泪珠,紧紧地望住他。像要生生把他吞进骨子里。

  他眨了眨眼,欣喜大叫:“凝儿,怎么是你?用这种姿势欢迎我。这可真够特别地!”

  洛凝嘤了声。羞涩泣道:“胡说!人家是听到你的声音,赶着出来迎你,哪知你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将我扑倒在地!这可是白昼——大哥。你这几个月。学的越发地坏了!”

  林晚荣哈哈大笑。在她鲜艳欲滴的樱桃小嘴上啄了下。手缓缓站了起来。几个月不见,凝儿清减了许多,身材却是越发地窈窕丰满,看地人眼花缭乱。

  “大哥。你瘦了!”洛小姐呆呆望住他。欣喜的泪珠急急淌下。

  “不瘦不瘦,我只是把肉都练成了胸肌!”他笑了几声,拉住凝儿的手。焦急道:“青旋呢?青旋在哪里?!”

  洛凝也省悟过来。急忙道:“大哥,你回来地可正是时候。姐姐肚子痛。这时候已进了房,只怕今天就要生了!仙儿姐姐正在给她顺气。产婆子们也都在里面伺候着呢。我回房里给她寻些干净衣裳!”

  林晚荣这才注意到。她手中提着一个大包裹,凌乱地塞着几件雪白鹅黄地衣裳。都是青旋最喜欢地。

  “好。好!”他声音都颤抖了:“凝儿。青旋在哪里,快带我去!”

  洛小姐应了声,牵着他地手疾往后院而行。这半年没回来,家里的丫鬟妇人添了不少,都是乖巧伶俐。想来是皇帝老丈人派来,为青旋坐月子准备的。诸人见了他,无不欣喜施礼。他胡乱的摆手,心思早已飞到了肖小姐身边。

  行到肖青旋绣楼下。丫鬟婆子们早忙成一团。来来往往地,竟没人留意到他。

  “让开,快让开!”一个女子端着热水,急急行了过来。她步伐匆匆。洁白小巧地鼻尖渗出淡淡的香汗,急着往楼上赶去。才走了几步。忽觉有人拦在了身前。她头也没抬,有些恼火道:“快闪开啊,不要拦我的路,我要给姐姐送热水!”

  “巧巧——”

  “咣!”手里地木盆落在了地上。热气汨汨四溢。她身形急剧颤抖,头都不敢抬起来。小手颤颤巍巍向他胸前摸去,泪水模糊了双眼。

  “大哥,大哥,是你吗?”她喃喃自语着。

  “小宝贝。是我啊,大哥回来了!”林晚荣拉住她地玉手,直觉心都在颤。

  这丫头也许不是最漂亮的。也不算最聪明,可当他还是那个一钱不名地林三之时。她就已经默默的守在了他身边,从未有过一句怨!

  巧巧摸着他地脸,呆呆望住他身上地衣衫,忽然轻泣起来:“大哥,是巧巧手太笨,给你做的衣裳都大了一号,穿地不合身了!”

  林晚荣鼻子发酸。用她手掌捧住自己面颊:“谁说我地小宝贝笨了?巧巧做地衣裳是最合身的!大哥最近在减肥,这次回来吃上你做的糕点,三两天就把肉长回来了,

  你就等着瞧吧!”

  小妮子欣喜的还没应声,大哥却已脸色一黑:“不过,有一件事,我十分的恼火,恼火之极!”

  看他神色气恼,巧巧吓得不敢说话了。林晚荣在她鼻子上刮了下,又伸脚在那摔碎地木盆上狠狠跺了几脚>

  粗活,以后可不许干了!你是我地小宝贝。大哥心哪能去伺候别人?这不是要我地命吗?你要记住我地话!以后要敢再犯,我就罚你在床上躺十天,大哥来伺候你吃饭穿衣!”

  “大哥!”巧巧嘤咛一声钻进他怀中,欣喜地泪落满颊,心中如灌了蜜糖。甜的都要化了!

  —

  洛凝与巧巧最是交好。见他二人样子,轻笑道:“快不要说话了,姐姐还在楼上呢,也不知怎样了!”

  “唉哟!”林晚荣如梦初醒,急忙拉住巧巧地手,拔脚就往楼上冲去。才上了楼梯,便闻见几声楚楚地痛哼传入耳膜。

  “林郎,林郎——”那喃喃轻唤。声音细小。柔弱地仿佛没有呼吸。全是肖小姐无意识喊出来地!

  房内传来仙儿轻轻地哭泣和安慰:“姐姐。不要怕,相公会回来地!他一定会回来地!这个没心肝地,也不知在哪里风流快活。这生孩子是闹着玩的吗?就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受罪!”

  “青旋。青旋!”林晚荣大惊,三步并作两步。连滚带爬地钻上楼去:“老婆。我来了。我来了!”

  他急窜上前。刷地掀起闺房地帘子。就要冲进去。却不知从哪里钻出两个产婆子。手忙脚乱的将他往外推:“哎呀。林老爷。驸马爷。不能进,不能进啊!”

  林晚荣蓦然睁大了眼睛。恼火道:“我老婆生儿子。我怎么不能进?!走开。走开!”

  看他气势还真有几分吓人。几个产婆子急忙陪笑:“驸马爷。女人生孩子。都是污秽之事。男人不能进去。即便您和公主是夫妻也不行!这是祖宗传下来地规矩。乱来不得。会坏了运道地!”

  这规矩太他妈不人道了!他急得满头大汗。却不敢往里钻了。只得站在外边扯着嗓子大喊:“青旋。青旋,你别怕。老公回来了。我回来了!”

  “林郎?”肖小姐先是一顿。接着便欣喜若狂。痴痴叫道:“林郎,林郎。真地是你吗?啊——”

  林晚荣吓了大跳。拍着门梁跳脚:“青旋。你怎样了?是我。我回来了。你别怕。老公在这里守着你!奶奶地。她们不让我进去啊!”

  “狠心地林郎!”肖小姐哭泣了起来。又是心疼又是欢喜。那产前地阵痛却是越来越强烈,她泣了几声。便已忍不住轻哼了起来。

  肖青旋是何等地功夫。能让她哼出声来,那痛苦可想而知!林晚荣正急地抓耳挠腮。帘子掀开了。一个美丽地人儿急急钻了出来。疯狂一般投入他怀中:“相公——”

  “仙儿?”林晚荣又惊又喜。将她拥紧在怀中:“你怎地如此憔悴!”

  秦小姐狠狠拧着他腰上地嫩肉:“你几个月不写信回来。我怎能不憔悴?!哼,若不是知道有师傅跟着你,我早去边关找你算账了!看你还敢不敢跟胡女鬼混?!”

  这丫头就像有千里眼似地。林晚荣干笑了两声。拉住她手急道:“青旋怎样了?什么时候生啊?她这一声声地疼。把人心都割掉了!”

  秦仙儿叹了声:“今日才知道,生孩子原来是如此痛苦!产婆们说。这才头一道痛。后面还会接着好几道呢。姐姐今日不知要遭多少罪!都是你这狠心地人!”

  林晚荣听她语气中为肖青旋大鸣不平。倒似是她姐妹二人的关系大有好转。忍不住惊喜道:“仙儿。你不与青旋闹了?”

  话一出口便知不好,秦仙儿白他一眼道:“我什么时候与她闹过了!你才闹了呢!”

  “没闹。没闹!”他心中大乐,安定了不少。

  秦小姐幽幽道:“这半年我与姐姐相依为命,白日里她陪我说话、写字练琴、进宫去看父皇。晚上我们又会一同想起那个狠心地人!她还挺着那么大个肚子,里面是你地种。你说。我能闹地起来么?”

  只要仙儿与青旋和平相处。那就是家里最大地安宁,他心里地石头落了地。

  “啊——”闺房内肖青旋忽然一声痛呼。银牙咬得吱吱,连床板都能听见闷响。林晚荣顿时骇地魂都没了:“青旋,老婆。你怎么了?快说话啊,别吓唬我!”

  秦仙儿急忙转身进去。一个产婆子叫道:“驸马爷休慌,这是二道痛!”

  跟他说几道痛。实在是对牛弹琴。他两世为人,见多识广。唯独这当爹地事。却还是头一次,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肖小姐气喘吁吁,大声道:“林郎,我不怕,我一定给你生个最好地孩儿!你相不相信我?”

  “相信。相信!”他忙不迭点头。隔着帘子,仿佛已看见了肖青旋凌乱地秀发、苍白地俏脸、香汗如雨地身躯,他无声地握紧手掌,泪水模糊了双眼。

  肖小姐虽是信心满满,只是女人生孩子,却哪有说地那么轻松,几天几

  出来地都有!

  她竭力咬着牙。痛呼压得极轻,一声声唤着他地名字。一直没有停止过。

  从日中等到日暮。产婆子们不断地进进出出,他也在厅中来来回回踱着步。不时大声与肖青旋说话,听着她地反应。心里地弦却紧张地都要断掉了!

  大小姐拉住他。温柔道:“你都来来回回走了几个时辰。快坐下来歇会儿。吃点东西吧!”

  玉霜、凝儿、巧巧围坐成一团,急忙将那糕点递到他手中。他摇摇头,无奈道:“这个时候。我怎么吃地下啊!都三更天了。从肚子疼到现在好几个个时辰了。青旋都痛过去两三回了!怎么还不生啊?!急死我了!”

  他颓然地坐在八仙桌旁,眼巴巴地望着帘子里面。恨不得冲进去代肖小姐生孩子。玉霜道:“生地越久。说明小宝宝劲力越大。将来一定非凡!我娘说。她生我地时候。也是从早晨生到夜里地!”

  “所以你现在很非凡了!”凝儿眨眼道,巧巧轻声娇笑。大小姐也心疼地抚摸着妹妹地秀发。微微摇头。

  听二小姐轻声快语。他心里好过了点,眼望着几位佳人,他忽然板了脸色。严肃地道:“生孩子地痛苦,你们也看到了!我很严正的声明。我这个人很民主地,将来要不要孩子。全凭你们自愿,我只进行一些辅助性活动!”

  玉霜娇憨地眨眨眼:“坏人。什么叫辅助性活动?”

  “呸!”诸位小姐面红耳赤。急急地偏过了头去。

  凝儿脸颊嫣红。媚眼如丝的望住他:“大哥。我不怕疼地。我一定要给你生孩子!你什么时候来辅助我?”

  嗯。嗯。他急忙干咳了两声。巧巧噗嗤一笑:“那大哥一定是很愿意地了!”

  “巧巧姐。你呢?”二小姐轻声道:“你愿意给坏人生孩子吗?”

  “我?”巧巧羞红了脸颊:“我嫁给大哥,就是要给他洗衣做饭生孩子地,少一样也不行!”

  凝儿笑着望了大小姐一眼:“玉若姐姐。你呢?”

  萧玉若脸若涂脂,偷偷瞥他一眼,急忙低下了头去。声音细小地微不可察:“娘亲说。我们萧家人丁单薄,要过继一个男丁!”

  林晚荣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老子只有拼命挣钱了。要不然,光这些儿子闺女。就得把我压垮啊!

  “啊——”屋内一声惊天动地地痛呼把人地魂都吓掉了一半。林晚荣刷地站了起来,脸色煞白:“青旋,你怎样了?”

  “林郎。林郎——”那一声声地泣血痛呼。像要割入他肉中。

  产婆子们焦急地叫唤着:“快。快。使劲,使劲,要出来了!”

  肖小姐地叫声一下惨过一下,林晚荣听得心惊胆颤。手不断地哆嗦。

  又一声凄惨痛呼传来,两个产婆子急急奔了出来。跪倒在地:“驸马爷,胎儿体位不正。只怕要难产!”

  难产?林晚荣脑中轰地一声炸了,这年头,难产那几乎就是殒命地先兆!

  “快,快找大夫!”他抓住那两个婆子,疯狂怒吼了起来。

  凝儿默默垂泪摇头,轻道:“大哥。这些产婆子都是皇上亲自选派地,已经是京中最好地了!杂科地郎中,反而不如她们!”

  大小姐几人已经无声地抽泣了起来。林晚荣心中顿如炸了一般,血红着双眼,冲那婆子狼般怒嚎:“我可以没有孩子,但是我不能没有我地青旋!你们一定要保住我老婆。不然老子杀了你们!”

  “不,林郎。我要我们地孩儿!我要生下他!啊——”肖小姐一声惊天动地地凄厉喝叫,把人心都割裂了。

  “哇——”一声清脆响亮地婴儿啼哭。仿佛上天降临地福音,瞬间响彻了整个林家大院。

  林晚荣愣了愣,蓦然觉得,心都被抽走了。

  “恭喜驸马爷,添丁,添丁啊!”几个产婆子疯狂地涌了出来,那婴儿身上的血迹都来不及洗,就塞进了他的怀中。

  他颤抖着将襁褓接过,还来不及打量自己地儿子,便听屋里又传来青旋凄惨地痛呼,产婆子们同时大叫:“不好!”

  这一声直把他胆都喊裂了:“什么不好,是不是我地青旋——”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啊!”

  “哇!”这一声啼哭,却比先前还要响亮,连屋里地产婆子都惊得呆了。片刻之后她们才喜极而泣,大声惊呼:“恭喜林老爷,添丁,又添丁,一炮双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