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九九章抢可汗-至-第六零一章你是谁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五九九章 抢可汗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眼下正是最关键地时候。全本图索佐一扫草原、神力无敌。击败了所有有资格挑战他地部落。第一勇士地名号非他莫属。若是大可汗对他满意,便会任他取走金刀,图索佐名色双收,从此成为草原独一无二的汗王。

  这一刻,所有人地目光都聚集在了玉伽身上,只要她轻轻点头。草原和突厥汗国地历史将就此改写。图索佐更是眼都不敢眨,虎目牢牢地盯着那美丽动人的身影。

  “萨尔木,你愿意图索佐成为我地汗王吗?!”悦耳地女声春风般拂过草原,落在每个人地耳中。温润柔软。玉伽微笑着问身边的小可汗。她如玉的脸颊。在落日余晖中。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辉,虽以大可汗之尊手握实权。但草原的将来,是属于萨尔木的。这一问。是对未来的草原天骄地尊重。

  小可汗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右王神力无穷,是草原出了名的勇士,很厉害。只是,在箭法上。却比不上大可汗来地精妙!”

  他清脆的童声。带着稚气传遍草原,语气中有些淡淡地惋惜,最后一句暗含的意思。谁都能听瞳。

  四周的突厥人窃窃私语起来。地不错,右王也许征服了所有部落,但是他没有征服玉伽。最起码在箭法上没有征服她。

  若玉伽是个普通的突厥女人,倒也还罢了,可她偏偏是金刀大可汗,是美丽、智慧、武力集于一身地绝色天骄。千百年才出这么一个,全草原的勇士谁不仰慕她爱戴她?银刀右王除了蛮力胜过她。无论是智慧还是箭术,都远逊色于大可汗,让绝色天骄的金刀大可汗,嫁给一个无法征服她地男人。这是一件难以想像地事情。是对突厥勇士地侮辱。

  萨尔木地话不轻不重。却叫突厥人地心态顿时生出了些微妙变化,选取突厥最厉害的勇士去摘取最高贵的木棉花,这本应是一段流传千古的草原佳话,可事到临头,突厥人却突然发现。所谓最厉害的勇士图索佐。在他们高贵的木棉花面前。竟然浑身都是破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如此的想法,顿叫突厥人意兴阑珊,对右王地崇拜。也无形地降低了许多。

  小可汗一语揭穿伤疤,图索佐的恼怒自不待。只是萨尔木年纪幼小。所谓童无忌,又说地是事实。右王无法发作,他哼了声,疾速打马前进,方向直奔着场中的金刀,看那样子,明显是要逼着玉伽表态了。

  “林兄弟,这个姓图地比你卑鄙多了!”高酋实在看不过眼……愤愤骂了声。

  我很卑鄙吗?!林将军白眼一看羽。恼羞成怒。

  小可汗也有些恼火。右王此举,是对他权威的极度蔑视,他紧紧拉住姐姐的手。沉着小脸。大声道:“图索佐。看看典册。你真地以为自己征服了所有部落吗?!”

  此语一出。林晚荣稍稍一愣。忽然疾声拍手。脸色大变:“坏了!”

  胡不归奇怪道:“将军,什么坏了?!”

  林晚荣懊恼的摇着头:“胡大哥,所有获胜三场以上的部落中,是不是只有我们没和图索佐交过手了?!”

  “应该是!”胡不归想了想。脸色渐渐变了,大骇道:“将军,你是说。我们取胜三场。却没去和图索佐比试。有人开始注意到我们了?!”

  真是百密一疏啊!林晚荣心里说不出的懊悔,取胜三场就进城。本来是无懈可击地。坏就坏在取胜了之后,他们却再没有出场过。此事落在一般地突厥人眼里。也许还没什么,可是那玉伽是什么人物?她既然悬挂了金刀,又暗自提防图索佐,对这场中地局势定然了若指掌,月氏一场未败却不再出战,这能不引起她地疑惑吗?

  本来是想成为最不为人注意地部落。现在倒好,变成了人人关注地焦点,他心里地懊悔就不用提了,早知道就再打一场,直接落败好了!

  高酋也意识到了其中地问题。忙道:“这个好办,就说我们打不过右王。直接投降不就完事了?!”

  “不行,”胡不归猛地摇头:“高兄弟,你不了解突厥人的性格。胡人崇尚武力,不管部落大小强弱。没有哪一个会选择不战而降。你也看到了,图索佐那么强大地实力,依然有无数人去挑战他。这就是草原。若我们贸然投降,反而会引起怀疑。”

  “那就是非打不可了?”高酋大咧咧道:“那我们就在决斗中。故意败给图索佐。也是一样嘛!”

  什么故意败给图索佐?就算不故意,

  你能打得过人家吗?

  老胡好笑的瞥了高酋几眼,对林晚荣道>

  “高兄弟说的有道理。我们不能直接投降。但可以选择在决斗中落败。”

  “就算想落败。也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现在,我们已经是别人手中地棋子了。”林晚荣苦笑摇头。懊恼之色溢于表。

  落败也不行?这是哪门子道理?我们又是谁地棋子?老高和老胡疑惑地相互看了几眼。

  林晚荣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在巴德鲁部族失败之后,玉伽一定会想新地办法,而月氏连胜三场不再出战。定然也逃不开她地眼睛。前面所有胜者都被图索佐打败。现在她没得选择了。”

  “可是。就算我们出场。也不一定就能胜啊!”胡不归喃喃道。

  “我们不一定能胜。但是玉伽一定不会败!我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法子。唯一可以确定地是,这次,我们要当冤大头去和右王决战了!”林晚荣无比懊恼地摆头。

  高酋倒是看的开。嘻嘻笑着道:“决战就决战。趁机把图索佐拉下马来。叫林兄弟你去做月牙儿地汗王。生十几个儿子。挑一个当可汗。咱们和平统一草原!”

  胡不归哈哈大笑。显然也附和老高的意见。只是他们却忘了,就算真的取胜,今夜大宴之时。玉伽会当着所有人地面揭开他们的面罩,到时候会是怎样的刀光剑影,不难想像。

  林晚荣苦笑道:“取胜就好么。那也只不过是为月牙儿做嫁衣裳,届时图索佐对我们恨之入骨,玉伽却可以轻松地宣布。她根本就没有看中这些取胜地勇士。让图索佐对她感激涕零,右王逼婚之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败也不成。胜也为难。这仗还真是不好打了。胡不归和高酋面面相觑,没想到一步之差。竟会有如此地天渊之别。

  “算了。多说无益。到时候见机行事,该打就打。该跑就跑,总之,不能暴露我们地身份。也不能让兄弟们吃亏!”林将军咬咬牙。一锤定音。

  小可汗话语一出。图索佐微微发愣了会。他族中早有一人奔上前来,将那取胜各族的名册报于他面前。

  右王前前后后翻了几页,哈哈大笑道:“仅剩一个小小地月氏而已,他们早已被破了胆,根本不敢上场了——”

  “谁说我们不敢上场?!驾——”胡不归用突厥语怒吼着。身后十余骑似旋风般冲进场中。昂然抬头。与图索佐对视。

  突厥人爆发出阵阵欢呼。没想到在最后时刻。还有不怕死地人敢于挑战图索佐,而且还是草原上最弱小的部落。

  小可汗萨尔木大声道:“月氏族人。你们连胜三场。又以巨大的勇气来挑战右王,精神殊为可嘉,再赐肥羊五百头,若是获胜,本汗再赏汗血宝马一匹!”

  汗血宝马是何等的神物,周围地胡人羡慕的无以复加。当然,这都是以击败右王为前提地。月氏地三场取胜。除了下手特别狠。也没有多少亮点,甚至还有点投机取巧地味道。以他们去击败右王。这可能吗?

  “好!”图索佐哈哈大笑:“既然你们敢来。我就一样收拾你们。小可汗,你那汗血宝马只怕送不出去了!哈哈哈哈!”

  听右王狂笑,老高嘿了声:“难怪玉伽不喜欢他呢,这突厥小白脸,笑得真他妈难听,跟公鸭子似的!”

  这一场就只剩月氏与右王两个部落了。双方在起跑线上站定。大战一触即发,玉伽坐在长棚上。脸色平淡。没有丝毫地异常。

  她怎么还没有动静,难道是我猜错了?林晚荣心里暗自疑惑。

  双方各自就位。胡人们地欢呼声再次响起,只是这回,却明显地分成了两派,一派给右王打气。剩下地。则是为月氏呐喊。

  祭司地号角缓缓放到嘴边。正要吹响。却听一个清脆地声音传来:“且慢!”

  众人抬头望去。却见那美丽地金刀大可汗已长身而起,正对着所有人微笑。

  右王早已等地不耐烦。急声道:“大可汗有何示下?!”

  玉伽缓缓道:“既然已是叼羊的最后一场。又有这么多的勇士现场观看,本汗以为,倒不如将这难度。再加大些!”

  图索佐之前在箭术上落后于玉伽,早已为人诟病,此时听闻大可汗要加大难度。一旦他取胜的话。那便堵住了所有人地嘴,他心里顿时欣喜,哈哈笑道:“但凭大可汗吩咐。”

  月牙儿又以会说话地眼神往这边瞅来。胡不归道:“月氏无所畏惧。”

  玉伽点了点头,缓缓行下长棚。合上小手,用力拍了两下,便听几声清脆的嘶鸣,远远的,一匹神骏的青葱小马疾踏而来。体态非凡。

  草原上渐渐寂静了下来了,金刀可汗地聪明人尽皆知。在这事关终身地赌局中,不知道她会提出什么样地考验。

  月牙儿翻身上马,猛地一抖缰绳。青葱小马划出道霹雳闪电,像飞出去了般腾空而起,踏草疾行,突厥人爆以潮水般地掌声,为她喝彩。

  这丫头骑马的技术。比我强了太多,林将军暗自感慨,这次回家,一定要和各位夫人苦练骑术。绝不落后于人!

  玉伽疾行到草原正中,却拉住缰绳,缓缓停住了。她微微一笑,大声道:“今日最后一场比试,就从这里开始,本汗一人一马站在此处。绝不擅离,双方可自由拼杀。但不许碰我和我地马匹、更不准施以暴力,以三盏沙漏为限,在此时刻内。谁能率先将我和我地马带至终点,则为取胜!”

  突厥人愣了愣。接着便爆发出连天的欢呼。原来。玉伽所谓的加大难度,便是美丽地大可汗亲自下场、以身作羊。这比之前那些单纯的砍砍杀杀要精彩百倍、刺激万倍。这种难度。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地。

  草原上欢叫四起。所有人都进发了激情。抢美丽地金刀可汗,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啊!连图煮佐也忍不住的欢欣鼓舞,这分明是玉伽在给他机会。只要他率先把玉伽和她的马儿抢到终点,那之前的箭术之耻,就算是彻底抹平了。

  人一旦疯狂,就会变得愚蠢,再聪明地人也不例外,玉伽算是把人性地弱点摸透了。望着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地突厥右王,林晚荣冷眼旁观心里亮堂的跟明镜似地。

  “抢可汗,这是个什么规矩?!”胡不归有点傻了。

  林晚荣嘿了声:“抢可汗?谁抢谁还真不好说呢。这不是规矩,而是个陷阱!咱们这次。算是被人玩到家了!”

  高酋摇摇头,显然不明白他地话。

  林晚荣笑着道:“说白了吧。这个抢可汗地游戏,只是玉伽为了亲身参与叼羊而找地一个借口。偏偏她掩饰的极好,对突厥人的诱惑无与伦比。连我都有些心动了。”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林将军说地没错,不知不觉中。玉伽竟已亲身参与了叼羊,可是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胡不归惊骇之下,不解道:“那我们怎么被人玩呢?!”

  林将军叹了口气:“现在我才明白,原来玉伽选择哪个部落都一样。因为她不是要我们去为她取胜。而只是需要这样一个载体,让她有机会亲自

  参与到叼羊中去,她可以亲手阻止图索佐的胜利。根本不需要借助别人,或者这样说。把月氏换成猫氏、狗氏、太阳氏,任何一个部落。只要你有挑战图索佐地资格。对玉伽来说都是一样。只可惜。我们是草原最不思进取的部落。傻傻的把自己留到了最后,而这末了一场。是月牙儿最有理由改变赛制地时候。别人根本找不到反对地理由,结果,咱们自己撞到了玉伽地枪口上,成了她手中地玩物。”

  这样一说。大家都明白了,玉伽地智慧,远超他们想像。

  “林兄弟,那最后一场,我们怎么办?!”高酋谨慎问道。

  “看这三盏沙漏。最长耗时也不过小半个时辰。玉伽的马。我们肯定是拉不动地。图索佐也别想。僵持之下。右王为了确保取胜。必定会对我们大加杀伐。玉伽是要牺牲月氏,阻止图索佐。”林晚荣哼了声。眼中厉光一闪:“既然撞到了,躲也躲不过。那咱们就来点狠地,先下手为强,高大哥,谁也别留情。上去就找准图索佐。给我往死里砍!!”

  “好!”听他这一声吩咐。高酋兴奋的摩拳擦掌。面对着强悍的突厥右王,此次是深入草原以来人数最少地一次战斗。却也是最惊险、最刺激的。

  金刀可汗以身作饵,周围地胡人早已团团围了上来,抢可汗这样地好事。草原千年难得一见!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心思。他什1就是想看看。是谁将带着这绝色天骄冲破终点!

  图索佐和他地勇士们摩拳擦掌,兴奋的牵住躁动地马头。随时都准备着出发。

  玉伽骑在青骢马上,静静立在草原中间。双眸幽邃如水,金色地脸颊,洋溢着迷人地微笑。

  “呜!”祭司吹响短促的号角,草原顿时像沸腾了地水般翻滚开来。所有地胡人都疯狂地涌上前去。这终极之战。因为有了金刀可汗地亲身参与。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杀!!!”林晚荣喉咙里一声低吼。他与身后地十余勇士早已化作了出鞘的利剑。瞄准图索佐,疾射出去。极品家丁_第六百章 大战右王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双方的速度都是快如闪电,但右王的勇士们胯下的战马却是千挑百选、远优于大华,向着草原中心奔行这数百丈的距离,他们渐渐领了先。。 5。 \\

  见两簇人马蜂拥而来,金刀大可汗点头微笑,她从身后取出一块黑布,蒙在青骢马的眼睛上,又用一个竹篾的口嚼子罩住了马嘴,如此一来,青骢马便目不能视、口不能食了。

  高酋看的大为奇怪,拍马赶上林晚荣和胡不归,压低声音道:“林兄弟,玉伽这是干什么?!”

  “给马蒙上眼睛,让它不畏火光,戴上口嚼子,则不惧食诱!这丫头是想让我们找不着下手的门道。”林晚荣笑着解释。老高哦了声,对玉伽的心思甚是佩服。

  论起马匹和骑术,图索佐的马队都要占优,他们一路奔行,将骑术发挥到极致,抢先月氏数十丈,冲到了玉伽面前。大可汗骑在马上纹丝不动,只对图索佐微微点头,以示对他们的嘉许。

  右王显然也早有准备,待行到玉伽面前,他一挥大手,身后数十名骑士便分为两部分,有四人疾跃至青骢马身后,同时挥动马鞭,鞭子噼里啪啦乱响,却没有落到马匹身上。这是突厥人常用来赶马的手段,只是这次似乎不见多少效果。青骢马身体擞了擞,将头往一边缓缓偏去,却怎么也不肯挪动一步。

  草原上地突厥人都是赶马的能手。见此情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一式不灵,图索佐也不焦急,又一招手,身后便窜出两名勇士。捧着突厥大马最爱吃的青草,送到青骢马面前。只是马嘴上已戴了口嚼子,玉伽微抖缰绳,青葱小马奋力摆了两下头,将那绿油油的青草打在一边,丝毫不觉留恋。

  马不吃草了、打着不走了,这奇怪的情景,就连和马匹打了一辈子交道地突厥人,都有些迷惑了。

  林晚荣却不管这些。望着图索佐的马队一前一后分成了两拨,他兴奋的点头,疾声道:“高大哥,胡大哥,咱们的战略临时更改,别管图索佐,先集中精力,专打他手下。第一拨,打马屁股后面的!”

  胡不归看了眼便明白了,这是各个击破的战术。反正图索佐赶不动玉伽的小马,他绝不会跑掉的。正好趁他兵力分散的时候,瞅机打掉他手下地勇士,让他变成孤家寡人,最后再对付他。

  “呼——”林将军怪啸几声,与高酋并排冲在最前,手中的弯刀闪着寒光。

  图索佐的勇士们后面的甩鞭、前面的喂草,正忙的不亦乐乎。那彪悍的月氏部落却眨眼就到,数十人的马队如狂风般向玉伽的马后杀去。“当心!!!”望见月氏那凛冽的杀气。图索佐猛地意识到了危险,疾叫一声,催马赶来相救自己地族人。

  胜机只在片刻之间,林晚荣怎会放过这大好的时机。他纵马狂奔。数十人冲入敌阵,直面玉伽背后的四名胡人。要是连这样的群架都打不赢,他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嘿!”老高虎吼一声,手中弯刀根本就没有什么花样。直来直去,照准那突厥人的面门奋力砍去。图索佐部族的勇士,在草原是出了名的凶狠顽劣,怎会惧这小小的月氏。他一抬手来,手中弯刀正抵在高酋的大刀上。

  “当”地脆响声中,火星四溅,高酋是何等神力,大刀用力压下,生生抵在那突厥人的脖子上。胡人涨的脸红脖子粗,额上青筋根根凸起,汗珠滚滚而下,手腕急剧颤抖着。

  “啊!”惨叫声中血光四溅,林将军也不知从哪里杀出,捡着现成的便宜、毫不客气地一刀砍在这胡人脑袋上,同时压低声音道:“高大哥,速战速决,不要拖延!”

  那边的胡不归也是疾刷一刀,将另一名突厥人掀下马来。

  血光和惨叫激怒了图索佐,他啊啊大叫着,挥舞弯刀直冲过来。

  高酋三人互相打了个眼色,看准一名仍在抵抗地突厥人,三个人三把大刀,用尽全身力气,同时砍了上去。这一下的力道,就算图索佐来了也扛不住,玉伽身后的四名胡人眨眼之间便被消失殆尽。

  “走!”林晚荣低喝一声,刷地冲了出去。身后刀风划过,嗷嗷怒吼的图索佐终是晚来了半步。十数骑来的快,去的也快,砍翻图索佐四名族人,又纵马向来路冲去,自始至终没看过玉伽一眼。

  “吼——”支持月氏的突厥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天的欢呼,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月氏竟然如此凶狠,上来就叫右王吃了个哑巴亏。眼下图索佐身边只剩六七人,虽然他力大无穷,但月氏占有人数优势,这一仗,有的打了!

  图索佐大意之下竟被孱弱的月氏打了个偷袭,心中的恼怒自不用说,但只要大可汗没被人叼走,那就一切还在掌握之中。

  按照规则,要将大可汗和她的马匹带走,不许实施暴力攻击。图索佐沉吟了会儿,向两个族人叮嘱了几句,那二人找了些干草铺成个带有缺口的圆圈,将青骢马围在中间,然后点燃了草簇。

  火光燃起,玉伽和她的青骢马被围在中间,要想出去,就只有一条路,沿着那缺口向前!

  “这小子挺聪明的嘛,知道用火!”高酋等人奔了一阵,已经慢慢的停下了步伐,遥望场中的火圈。图索佐也知道月氏是在等待第二波攻击,早已把防守队形站好,让他们无处下手。

  林晚荣笑着道:“很聪明吗?不见得!!玉伽地马被蒙上眼睛。根本不惧火光,图索佐这是在逼月牙儿自己催马前进。可是他却忘了,月牙儿规定的是三盏沙漏的时间,像这样一圈一圈的点火催她前进,每次不过前进几步。这样下去,恐怕三天也到不了终点!不过,图索佐倒是提醒了我一点,他能用火,我也能用火嘛!高大哥,找些木棍,叫兄弟们把火折子绑起来,再缠些干草,待会儿用的上!!”

  高酋急忙领命。不到片刻,众人便将火把捆好!

  说话间,玉伽果然已经催动了身下地青葱小马。只是那小马似乎连主人的话都不肯听,来回打转了半天,才极不情愿的挪动了几步,迈出火圈,还不住的仰头打喷嚏。

  右王的族人忙着再次生火围圈,图索佐却已经意识到了时间问题,他围着玉伽的青骢马转了半天,也没找到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这边的胡不归也是看的疑惑。喃喃道:“怪了,玉伽地马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不走呢?看它体格神态,除了不愿走路外,一切都是正常啊!”

  老高哈哈笑道:“不走正好,月牙儿就不用嫁给这突厥小白脸了。嘿,嘿,快看,图索佐要用强了——妈的。这小子真不要脸!”

  用强?!突厥右王对大可汗用强?!这话简直石破天惊,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急忙抬头望去。原来图索佐围着马匹团团转了好几圈,实在寻不着门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住青骢马鼻上的缰绳。使劲往前拽了起来。

  玉伽微微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出声,想来是默认了他的举动。

  妈的。这不是使用暴力吗?违规,极度恶劣的违规,强烈要求把右王踢出局!!林晚荣恼火的哼了声,围观的突厥人也摇着头,放声大笑起来。右王此举,确实有**份,不过想想他是为了那绝代天骄的美丽可汗,倒也情有可原。

  青葱小马对于右王的行为似乎极为反感,别着身子往后,不管他如何拉动,就是不肯动一步。图索佐地族人也来帮忙,三四个壮汉一起拉动马鼻子上的缰绳,还有两个在后面画圈放火,今日这场叼羊大赛,倒真成了草原千年难得一见的奇观!

  高酋忍不住了,跳起来骂道:“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真他妈丢脸!”

  林晚荣笑着摇头:“我倒觉得是玉伽在欺负图索佐,你没看吗,拉扯了这么半天,她的小马,根本就没动过一步!”

  果然,无论图索佐他们如何使劲,青骢马竟似和他们别上了,自始至终都没动过步伐,鼻孔间已经隐隐有些血丝了。

  “图索佐,你是想强来吗?!”终于,连金刀大可汗也忍无可忍,在马上怒叱了起来。周围的胡人也愤愤叫骂。

  “杀!”见诸人准备停当,林晚荣适时发出一声怒吼,马蹄疾响,月氏部落卷土重来!

  图索佐哼了声,放开牵马的手,与所有族人正色以待,静候着月氏的到来。

  马速极快,片刻之间便要与右王撞在一起,图索佐眼中闪过凶残的光芒,马刀挥舞着大喝一声:“勇士们,消灭月氏,冲!”

  双方隔着二十余丈,相互俯冲。林晚荣马速不减,望着那近在咫尺、熊熊燃烧的火圈,忽然低吼一声:“兄弟们,点火!”

  他手中粗略绑扎地木棍疾速伸到火上,火折子嘭的燃亮,数十道火把便燃了起来。

  图索佐还没意识到他们要干什么,双方已经无限接近。

  “扔!”胡不归用突厥语大吼了声,数十根火把像长了眼睛般甩出去。双方距离极近,根本来不及躲闪,怦怦的火星四溅,图索佐的族人手忙脚乱地将那火把击开,他们身下的骏马被那火光刺激却已受了惊,扭身踢腿,甩头嘶鸣,胡人阵型顿时大乱。“不要乱,跟我冲!”图索佐身经百战,用力一拉缰绳,稳住躁动地马匹,放声大喝。

  如此关键的时候,怎能轻易错过!胡不归虎吼一声。窜上前去,狠狠一刀便往对手头上劈去,他挑选地对象不是别人,正是突厥右王图索佐!

  图索佐名震草原,实力岂同凡响。面对胡不归刀锋。他不躲不避,举刀便迎。“咣当”大响,火花飞溅,胡不归只觉手腕一麻,弯刀几乎飞了出去。

  右王握紧了弯刀,眼中也有几分诧异,小小地月氏,竟也有这样的勇士!

   

  ; “啊!”身后惨叫响起,图索佐回头望去。只见对手十余人趁着自己族人队形凌乱之际,凭借人数优势,已经实现了分割包围。那领头的二人卑鄙之极,一人凭着蛮力硬攻,另一人却专从背后捅冷刀,剩余的六七个族人,眨眼间就倒下了一半。

  “嗷!”图索佐怒吼着,刀锋一撩,愤怒回身去救自己族人。胡不归却如影随形,刀刀直指其要害。贴身紧缠住了他,却不与他硬拼。

  上当了!右王这才省悟过来。对面地这月氏族人就是专为缠住自己而来的,他的力气或许逊色自己几分,可是要缠住自己却是轻而易举,他是在为他的同伴争取时间。若等到收拾了他,自己的族人也早被吞噬殆尽了。

  焦怒之下,图索佐爆发了所有的力量,他嘿的一声,弯刀快如闪电。直劈胡不归面门。老胡疾身闪过,突厥右王刀锋不停,就势横削,一道寒光刮着胡不归肚子扫过。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趁此机会,图索佐脚蹬马鞍。怒吼一声,已回过头来,向着那成群的月氏族人冲去。

  以二打一。有着人数优势,又有老高这样天生的打手,本以为轻松搞定。只是图索佐地勇士果然名不虚传,身处劣势之下,却完全不惊乱,个个都是悍不畏死。这一番拼杀费了好大的功夫,害胡不归差点遭了图索佐的毒手。

  “小心!”高酋与林晚荣合力将图索佐的最后一个勇士砍翻,转身时,只见突厥右王纵马如飞,刀如闪电,直直往林兄弟背上劈来,便只隔着一丈不到的距离,隐隐风声就在耳边响起。

  “你娘的!”危急中,刀锋将及后背,根本来不及看身后的情形,林晚荣一咬牙,猛的回头,手中的弯刀刷的脱手,疾速射出,直奔图索佐面颊而去。

  距离便在咫尺之间,根本无法躲避,这一刀虽能斩了那月氏族人,自己却也要搭上性命。图索佐略一犹豫,“当”地脆响,已将林晚荣的飞刀劈了开去。高酋趁此机会,刷的迎刀而上,阻断了图索佐的攻势

  算是捡回了一条性命,后怕都来不及升起,却是打出了他的真火。妈的,突厥人了不起啊?老子怕过谁?!

  见右王举刀去迎高酋,图索佐与自己的距离也就半丈不到,林晚荣忽地从马背上蹬起,刷的跳到了图索佐背后,狠狠卡住了他脖子。

  “林,林将军——”胡不归吓得舌头都掳不直了。

  周围的胡人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最不起眼地月氏部落,竟然有这样强悍的斗志,不仅消灭了图索佐的勇士,更跳上了马背与名闻遐迩的右王肉搏。这最后一场简直是太意外了!胡人们响起惊天动地地欢呼,这次,却是整齐一致的为孱弱地月氏部落叫好,连月牙儿也是眼中泛起几抹惊色,微微点头。

  月氏族人竟然强悍如斯,突厥右王大吃一惊。他一刀架住高酋的攻势,左手肘飞快的身后偷袭者地头部击来!

  “敢砍我?我插死你!!”林将军心中怒吼,两手快如闪电,奋力向图索佐眼窝插去。

  “啊——”右王的痛呼惨叫响遍草原,他奋力的摇着头,胯下骏马高高昂首仰天嘶鸣,似能感觉到主人的痛苦。这一下,所有突厥人都呆了,玉伽也愣了!

  论起摔跤的本事,图索佐在整个突厥都是数一数二,但他今日要分心两用,一手要对付强悍的高酋,另一边却要应付身后的偷袭者,又碰上了草原从没有人用过的插人双眼这种下流手段,这一下吃亏也不算意外了。

  高酋看的暗自爽快,打的都是你想不到地。这才是林兄弟的手段嘛!

  图索佐这一下眼眶受创,目力全失,头脑嗡嗡作响,但他到底是突厥右王,强悍可不是吹出来的。他一手拉住马缰,利用娴熟的控马技术,将马首高高昂起,不断打转,想要将身后的月氏族人扔下去。同时,手肘用力向后摆动,奋力击去。只是剧痛中,他手肘地力量减轻了许多,带着劲风打在了林晚荣的鼻梁上。

  湿湿的、咸咸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鼻血流出来了。血腥更激凶性,趁着图索佐眼痛迷糊不清之际,他拳风如电,双雷贯耳,一左一右,“嘭”“嘭”两声,重重击在图索佐太阳穴上。

  两个人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马上摔跤,纠缠在一起,高酋拿刀瞄了半天,却深怕一个失准。砍着了林兄弟。

  这一下可不是闹着玩,换了常人,只怕早已晕厥了。右王奋力摆首,手中的弯刀已握不住,咣当掉在地上。但他身具巨力,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倒的,猛地一回首,嗷的一声,拿头往林晚荣胸前撞来。

  躲无可躲。林晚荣挥起老拳,直直击在他鼻梁上,血花飞溅,图索佐满面血迹、面目狰狞。却依然撞在了他胸前。

  林晚荣闷哼了声,心里仿佛有几十道虫子在往上爬。血气不断的翻滚。但相比图索佐来说,这些全不值一提,他两拳同提。如雨点般,超直了就往右王太阳穴砸。

  从被插了眼珠、叫这月氏族人爬上了马背,图索佐就是一着走错,全盘皆输。若是论到真刀真枪,他谁也不惧,可是要说这样的死命肉搏,他有蛮力,别人也有卑鄙,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

  图索佐抗击打能力可谓强悍之极。虽已浑浑噩噩地头脑晕厥,却始终不曾放弃反抗,他紧紧掐住林晚荣的腰,张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往他脖子上咬来。

  “去你娘的!”林晚荣一不做二不休,直直的拿脑袋往他鼻子撞去,噗的血光四溅,图索佐眼冒金星,唇鼻已经开裂,鲜血汩汩。林晚荣趁机一记重拳,击中他下巴,将他满嘴的牙齿甩飞了出去。

  图索佐身下的骏马似是通灵,它感知了主人的危险,忽地引颈长啸,双腿高抬,要将月氏族人扔下去。

  林晚荣清醒无比,趁着这机会,抓住右王的身子使劲往下一甩,重重往地上扔去。图索佐将要坠马之时,忽然睁开眼来,血迹狰狞中,啊地大吼一声,喷出一口血水,使劲掐住林晚荣腰肉。二人便一起坠了下去。

  “啊!”惊天的惨叫响起。

  “林兄弟(将军)——”高酋和胡不归同时低呼,双双抢上前去。只见林晚荣跪在地上,一只腿弯重重击在图索佐裆部。虽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感觉他阴阴的狞笑。突厥右王捂住裆部,满地打滚,嚎叫连天。

  太狠了!!老高看的目瞪口呆,这下右王即使能进突厥王宫,那也不是去做汗王,而是去做太监的!

  望着痛的打滚的突厥右王,林晚荣对胡不归眨了眨眼,又上去继续与他“纠缠”在了一起。这样qb5难逢的良机,老胡怎会放过?他“刷”地纵马上前,重重一刀砍在图索佐腿上,林晚荣离得最近,能清晰的听到那骨头断裂的声音。

  “住手!”那边的玉伽再也坐不住了,疾声叫道。

  胡不归恭敬地转过身来,单手抚胸,对着大可汗致意。玉伽点点头,正色道:“月氏,你们是了不起的部落!”

  草原上响起震天地欢呼,图索佐败了!弱小的月氏,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击败了不可一世地突厥右王。草原崇拜的就是英雄,毫无疑问,月氏就是他们的英雄。

  在此情形之下,图索佐已无再战之力,右王的族人垂头丧气的将他抬下去。右王闭着眼睛,忍住剧痛,大声喝道:“月氏部落,今日之耻,图索佐一定双倍找回!你们等着!”

  “图索佐,”玉伽沉声道:“你不必泄气,本汗相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的!”

  “玉伽——”右王眼眸湿润,脱口而出大可汗的芳名,旋即就知不对,忙又改口道:“大可汗,相信我,图索佐是草原最好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玉伽微微点头,叹了口气,挥手叫族人将他抬了下去。

  场上最兴奋的,非小可汗莫属了。他刷的站起来,大声道:“月氏族人,你们是草原最勇猛的部落。本汗绝无戏,一定赏你们一匹最好的汗血宝马!另外,再赏赐你们肥沃的牧场,让你们的族人丰饶富足、兴盛壮大,为我突厥再立奇功!”

  “谢可汗!!!”胡不归“感激涕零”的鞠躬行礼。

  高酋掠到林晚荣身前,焦急道:“林兄弟,你怎么样了?”

  林晚荣嘿了声:“没事,流了几两鼻血而已,回去吃上几百颗千年人参就好了!最重要的是,今天打的爽!呸,什么草原勇士,狗屎!早看这小子不顺眼了!!!”

  老高嘻嘻笑道:“是因为他觊觎月牙儿吧——大家都是男人,我能理解的!”

  你理解个屁!林晚荣笑着摇头。

  右王已败,那沙漏只剩下一盏,大可汗和她的爱马还是纹丝不动,看起来抢可汗是没什么戏了!

  “月氏族人,你们虽然勇贯草原,但是,你们伤了我突厥尊贵的右王图索佐,”大可汗眼眸渐冷,忽然咬牙道:“你们今日上场的人,每人打断一条腿,为右王赔罪!来日,我封赏你们的部族,让他们尊严富贵、永不受欺凌——”

  什么?!老高顿时傻了,急忙握紧了弯刀。

  玉伽眼神冰冷,四周早有突厥铁骑涌了上来。

  林晚荣恍然明白了,这是玉伽在玩弄手腕。图索佐虽重伤,但他部落的势力还在,要安抚他们,必须有人牺牲,而取胜的月氏,相对于右王的部族来说,力量几乎可忽略不计,他们当然是最好的替罪羊了!

  右王虽败了,月氏却也没赢,真正的胜利者,是玉伽这丫头!

  所有大华将士都握紧了弯刀,场中形势紧张的无法呼吸。林晚荣咬咬牙,在胡不归耳边说了句。

  老胡快步打马上前,傲然道:“启禀大可汗,今日叼羊比赛仍未结束,在规定的时刻内,我月氏必将带着大可汗,冲破终点!!”极品家丁_第六零一章 你是谁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语声笃笃,斩钉截铁,说话的声音落在所有胡人的耳起嗡嗡的议论。全本\

  从目前场上的情形来看,图索佐虽败,但是月氏也没把大可汗抢到终点,所以,他们也不能算取胜。以玉伽的身份,处置一个没有取胜的部落,自然无可厚非。不过,月氏也算灵活,他们很及时的提出了比赛仍未结束,以图做最后一搏。一旦他们取胜,就算金刀大可汗想处置他们,也找不到理由了。而如果失败,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月氏部落的反应倒是迅速,玉伽略微有些意外,她微微一笑,疼爱的在青骢马的马背上轻拍了两下,望着胡不归道:“你们真的有把握拉动我的马么?相信右王方才的表现,你们也看见了!只有一盏沙漏的时间了——”

  我有个屁的把握,还不都是林将军逼的!老胡偷偷瞥了林晚荣一眼,只见他正躲在马后,和高酋小声嘀咕着什么,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事到临头,横竖都是一刀,也没办法了,老胡硬着头皮抱拳:“大可汗,月氏族人愿意全力一试!”

  “好,你们可以开始了!!”金刀可汗点了点头,牵着马缰正襟危坐,再不说话了。

  输了就要被人砍腿!胡不归背心都汗湿透了,他急忙转过身来,看了自己的“族人”几眼,胡乱的指着一人,连比划带吼道:“你,去给可汗牵马!!”

  他几乎是将那族人拖着过去的。周围地胡人看的清楚,这人正是方才跳到右王马背上肉搏的那家伙。这人对图索佐那么地凶狠,没想到在大可汗面前却是软如稀泥。莫非。他也为大可汗丰姿所迷?

  “林将军,兄弟们就靠你了叮嘱了句。一伸手,便把他狠狠推了出去。

  月氏族人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大可

  汗马前,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周围的胡人们哈哈大笑。玉伽也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众人笑声中,那月氏族人却是蹲在马旁不起来了。他睁大着眼睛,仔细观察青骢马的腿和马蹄。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不放过。

  看他如此专注,周围有些聪明的突厥人已经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的咦了声,轻蔑之色渐失。玉伽却是微笑不语。

  “老胡。林兄弟在找什么?!”高酋紧张的拉住胡不归地袖子问道。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胡不归懊恼的抓抓脑袋:“他是在找针!”

  高酋瞪大了眼睛。不解道:“找针?找什么针?!”

  老胡点点头,压低声音道:“你想想。玉伽地马儿一切正常,却怎么打怎么吓都不动蹄。这是为什么呢?”

  高酋沉吟一阵。忽然喜道:“你是说,她在马蹄上扎了针。所以那马儿才不走?有道理,有道理。真没想到。老胡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啊!”

  “我聪明个屁,还不是林将军点醒了我?”老胡摇头道:“不过。这些都是猜测,就看林将军能发现什么了。”

  他二人说话间,林晚荣却已站了起来,缓缓摇着头,双手空空,显然一无所获。周围胡人发出阵阵嘘声,对他怀疑大可汗会使用这样下三滥地手段深表不满。高酋也失望的唉了声。

  玉伽眼中有些得意,指着长棚上地沙漏,笑道:“月氏族人,你们可要抓紧些,这沙漏已滴去了一成!”

  不需要她说,林晚荣也知道时间紧迫,只是玉伽的聪明不是吹出来地,她根本就没在马蹄上动手脚,又如何能寻到蛛丝马迹?听闻周围胡人嘈杂的笑声,老高老胡渐渐地低下了头去,气氛无比的沉闷。

  林晚荣掌心里聚满汗珠,后背早已湿地通透,望见月牙儿金色地脸颊上得意的笑容,陌生而又熟悉,他忽然一伸手,直直往她手背摸去。

  “大胆!”金刀可汗吃惊中急忙缩手,“噼啪”地清脆声响,她马鞭一甩,就要往这大胆的月氏族人砸去。

  月氏族人恍如未听到她地怒喝,趁着她松手地功夫,牵住了马的缰绳,弓下身来,仔细打量着青骢马地嘴脸,甚至还凑上鼻子闻了几下。

  玉伽眼中闪过一丝惊芒,手中的马鞭却不自觉的停住了,她一把夺过那缰绳,将马头拨了过去,不再让他与自己的座驾接触。

  林晚荣沉吟一会儿,忽然转过身来,大踏步走了回去,从马背上取过三四个水囊,又快步折返到玉伽身前。他来去如风,不仅突厥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连高酋和胡不归也是看得大迷糊。

  玉伽看着他手中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似乎也有些迷惑。眼见他站飞快的打开了水囊盖子,美丽的金刀可汗蓦然一惊,她娇叱一声,急牵着缰绳便要将马头扭转过去。林晚荣却是眼疾手快,几囊清水同时泼洒,正浇在青骢马的鼻子和嘴上,水珠哗啦啦滴下,连玉伽手中的缰绳都打湿了。

  青葱小马“嗤”“嗤”的摇头,不断的打着喷嚏,身形疾扭,团团打转。月牙儿身随骏马一起腾跃,不断抖动着马缰,疾声怒喝,幸亏她骑术精湛,堪堪才将暴躁的马匹稳定了下来。

  这般时候怎能错过,林晚荣偷偷对胡不归打了个眼色,老胡心领神会。

  “驾——”月氏族人骑行如风,眨眼就已出现在玉伽身后。

  “啪”的脆响,胡不归轻轻挥动马鞭,玉伽的小马身一抖擞,焦躁的扭动起来。

  也不知道林兄弟用的什么手段,这青骢马已恢复了正常,便是平常的骑手。也可以将它驱赶。老高看地大喜,“啪”“啪”的用力甩起马鞭,那青葱小马骇的团团打转,撒开了蹄子,眨眼就要往前奔去。

  金刀可汗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她猛一咬牙,全力抓住缰绳,拖拽着马头时松时紧,青葱小马嘀嗒嘀嗒往前行了两步,脱离了危险,便又缓缓停下来了。

  月牙儿果然聪明,她已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段被人识破。便靠着精湛的骑术,利用月氏族人驱赶马匹地间歇,时走时停。只要拖到沙漏滴完,她依然是胜利者。

  这个狡猾的丫头!林晚荣心里恼怒,翻身上马,猛地一掌拍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扬蹄飞奔,转眼就已经追上了玉伽。

  一个单枪匹马的月氏族人。又能拿我怎么样?!玉伽淡淡望着他,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

  想起这丫头的手段。林晚荣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他嘿嘿笑了两声,三两步提马越到她身前。正阻住她前进的步伐。

  沙漏只剩下半盏了,被人阻住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月牙儿还要微笑,她身下地青骢马却突然昂头嘶鸣一声,上前两步,便把头往前面突厥大马的屁股上凑。

  玉伽咦了声,脸现异色,让她更吃惊的事情却还在后面。前面地突厥大马似乎不堪骚扰,往前快速奔行几步,她的青骢马却是寸寸紧跟,拿脸去拱前面马匹的身子、脸庞,一步也不肯离开。

  “吁——”吃惊之下,金刀可汗已经来不及多想,急忙一勒缰绳,便要将马停住。青马却是瞬间暴怒,它猛地前蹄跃起,高高的昂首嘶鸣,团团打转回旋,那暴烈地程度,让人不寒而栗,直欲把柔弱的月牙儿甩下马来。

  玉伽地倔强,却更是让人敬服,她紧紧抱住马脖子,任青葱小马起跳颠沛、狂吼如斯,身如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却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驾!”林晚荣低吼一声,鞭子重重甩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仰天长鸣,前蹄腾空,似流星闪电般疾射而出。玉伽地青骢马见状,跟着一声嘶鸣,身形如电紧紧随在林晚荣身后。

  两匹快马,一大一小,一黑一青,似是草原上掀起地狂风,卷着落叶青草,刷的蹭过面前、一闪而过,便如那最耀眼地流星。

  “金刀可汗被我们抢走了!!”胡不归率领着数十儿郎在后猛追,兴奋中,振臂高呼,粗豪的嗓音仿佛惊雷一般,滚动在草原。

  以金刀可汗的美丽与智慧,只有最强壮的勇士才能将她抢走!突厥人爆发出无尽的欢呼,掌声与吼声连在一起,将草原都震得颤抖了起来。

  听着族人连天的欢呼,在马背上受尽颠簸之苦的玉伽,却是有苦说不出。她最信赖的青马如同发疯了般,撵在月氏族人的屁股后面,任她如何脚踏马鞍、扯动缰绳,却只会换来更激烈的反抗。在如此的疯狂之下,再好的骑术也没用,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马的控制,是马在带着她跑,或者说,是前面的月氏族人在带着她狂奔。

  回头看着玉伽喷火的眼睛、咬紧的红唇,林晚荣心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活。今天他可没少吃这丫头的苦头,不仅与图索佐血拼了一场,还差点被玉伽打断一条腿,要不是他聪明机智,今天只怕连命都要丢在这里!现在总算叫她也来尝尝苦头了!

  他纵马如飞,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想法,草原上的胡人只见两匹马一前一后闪电般飞奔,无不欢呼雀跃,又哪里知道大可汗的处境。

  玉伽是领袖草原的绝代天骄,心智和毅力都非同凡响,虽被动的纵马狂奔,却始终不曾认输求

  马。青马奔行一阵,气喘吁吁,眼眶通红似火,脚下隐隐打滑,似有趔趄趋势。试着控住缰绳,小马仍然猛烈摇头,却已不似先前那么激烈。

  眼看着沙漏即将滴完,而终点已近在眼前,前面地月氏族人距离自己数丈,毫无察觉的向前飞奔。

  月牙儿心中惊喜,不动声色的拉拉缰绳,青骢马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弱,似是力气殆尽。

  “吁——”眼看着终点就在眼前。已没有时间犹豫,玉伽奋力咬牙,猛地一提缰绳。

  “嘶——”正奔行如箭地青骢马被勒住鼻子,剧痛之下,它双眼血红、瞬间发狂。猛一仰头。脖子上鬃毛凛然竖起。四蹄同时腾空。身形如狂风中的柳叶般急摆。在空中疾速旋转了一圈。

  奔行中的林晚荣听闻身后异动,急忙勒马回望,玉伽飘拂的长发和苍白的脸颊。仿佛风中飘散地莲花。他忍不住地心火大盛:没见过这么笨地女人。发情地母马你也敢惹?!

  那青骢马空中旋转摆动地力量何其之大。再好的骑术也不管用。玉伽只觉身子像是一只充满了气的孔明灯般横着飘飞了起来,马身便已离自己远去。

  已来不及惊讶这青骢马为何会如此发狂。身在空中地月牙儿顾不得所有,只知道拧紧最后一口气。紧紧抓住马身那飘飞地鬃毛。

  青骢马吃痛之下,昂然怒嘶,双腿还没落地。脖子前伸。猛地一甩。一连串地摆动之下。玉伽再也控制不住手上力量。刷地一声,身体便如风中旋转着脱落地莲瓣。横向冲了出去。

  无数的突厥人惊叫出声,却已来不及救援。

  云很白。草很绿。天很蓝。玉伽茫然中,缓缓闭上了眼睛。也许,草原上最美丽高贵地木棉花将就此凋谢了。

  “刷”,疾风从耳边闪过。马蹄疾踏而来。玉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已经贴在了草地上,正要摔实地一刹那。斜刺里。猛地伸出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如铁钳般挽紧了她腰肢。那人仿佛在叼羊。双腿蹬在马上。身子疾掠至地,单手横向一搂。顺势将她柳腰抄起。

  “啊!”月牙儿一声惊呼,身体已轻轻飘了起来,仿佛升上了云端。强悍的月氏族人单手搂住她腰肢,轻轻一提,玉伽便稳稳当当地坐在了他身前地鞍上。不知不觉贴入他怀中。二人同鞍并辔,疾驶而去。

  从金刀可汗落马。到月氏族人飞身相救,这一连串动作都在石电火光之间,胡人地惊呼还来不及发出,那奔腾如飞地突厥大马却收不住式子,嗖的一声,横空跨起,仿佛飞天地神马般,越过所有人,直朝远方奔去。

  巨大的落日缓缓临降草原,血红地夕阳中,那两人合在一起地身影,渐渐化为飘浮闪动的黑点,仿佛嵌入了苍穹中。

  “下去!!!”突厥大马奔出数百丈,金刀可汗甫一坐稳,心跳平息,俏脸即刻变冷,回身一记重拳,狠狠击在了林晚荣肚子上。她是绝世无双的草原天骄,决不允许有任何一个男人冒犯自己,即便是这强悍的救了自己性命地月氏族人也不行!

  “哦!”林晚荣喉咙里痛哼一声,身子不自觉地弯了下去,急剧喘着粗气,汗如雨下。

  玉伽虽是女子,但她能力挽两弓、双星赶月,力道岂容小视?这一下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月氏族人毫无疑问的挨了一记狠地,五脏六腑血气翻滚。

  难道是我以前调戏她地报应?!林晚荣喘着粗气苦笑。

  闻他一声痛哼,玉伽似有感应般疾抬起头,呆呆望着他,眼神迷惑而又茫然。

  “你是谁?!”她喃喃道,轻缓的语声中,有股自己都难以察觉地温柔。虽然是突厥语,林晚荣却能清晰地感知她在说什么。

  我是谁?!

  是啊,我是谁?!

  依稀梦中、恍如隔世,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林晚荣心中波涛汹涌,就像有千百块大石狠狠压住了自己,压抑地无法呼吸,他却不能哭,不能笑,人生从来没有这样为难过!

  “啊——啊——啊——”他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用力挥舞着手臂,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又怕玉伽不明白,还在自己手心里胡乱画了几笔。

  玉伽看了半天,微微点头,轻叹道:“原来是个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