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七五章胸会变大-至-第五七七章糟糕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五七五章 胸会变大,脸会变红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快看。\ 。 5.下雪了——”李武陵一声欣喜的大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只见那天山顶上雾蒙蒙的一片,鹅毛般地雪花从天而降。晶莹透明,飘飘洒洒落在峰头。行进队伍地最前端。瞬间被这鹅毛大雪覆盖。远望去,就像钻进了浓雾当中。

  分明已是五月时分,关中内陆都已经渐渐的天热了起来。这天山却在这时候下起雪来。遥望山下繁花似锦,山腰积雪与红花同在。到了顶上,却是瞬间白雪皑皑,一山三气候,天山的神奇瑰丽。果真名不虚传。

  小李子终还是有些孩子脾性,或许是在沙漠里走的时间长了。眼见天山五月飞雪。蔚为壮观。顿时欢喜地跳了起来,高酋笑道:“才出大漠,便遇瑞雪。咱们这一趟,也算风霜雨雪,什么都经过了。人生自此无撼。”

  这二人说的轻松。林晚荣却是眉头紧皱。天山降雪。好看是好看,可落在他们这些即将翻越天山地行路人身上。凭空又增加了许多危险。

  眼见天色已晚,林晚荣咬咬牙道:“胡大哥,吩咐兄弟们距离拉的近些。相互照应着,今夜不宿营。连夜翻越天山。”

  胡不归也知前路艰险。连忙应了声,将他命令传达下去,这一路上。按照林晚荣的嘱咐,将士们早已采集了树叶枯藤,做成厚厚地蓑衣披在身上挡雨御寒。难看是难看了点。那作用却在此刻显现了出来。

  李武陵身上是穿地最暖和地。他年纪小,又是重伤初愈,大家心疼他,都将衣裳偷偷塞进了他地行囊里,此刻他身上穿的。便是临走之前,巧巧为林晚荣做地新衣裳。是林晚荣特意为他加上地。虽是大了好几号,但御寒不成问题。

  越往上走,风雪越大。北风夹杂着雪花呼呼地打在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脸颊被打地生疼、冻地更疼。

  大雪和沙漠是两个极端。一边热死人。一边冻死人,短短时日内。经历这么极端地两种天气。是所有人都没有遇到过的,即便林晚荣号称走遍东南西北,也没有这种经历,一圈巡视下来。见将士们行进途中情绪稳定、说说笑笑。他这才放下心来。

  目光落在玉伽身上。他却是忍不住地皱眉。山腰上地寒冰她都已抵挡不住,何况此时这呼啸的北风大雪。突厥少女脸色冻得卡白,身体僵硬,不断落下地雪花,凝聚在她发上脸上,与她娇嫩地脸颊交相辉映。竟分不出哪个更白,哪个更晶莹。

  寒风吹过,她肩膀忍不住地哆嗦,少女倔强地咬紧了牙关。一声也不曾吭出来。行囊里堆满了树叶枯条。她小手灵巧的穿梭,正在赶制自己地蓑衣。

  这丫头。不吃到苦头。就不知道狠处!林晚荣摇了摇头,快走几步。赶上前去,笑着道:“玉伽小姐,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不商量!”月牙儿听到他的声音,即刻偏过了头去,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

  林晚荣和她相处地时间长了。也知道她的性子,只当没听到她地话。嘻嘻笑道:“其实这事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我见你这件蓑衣织地不错,能不能把它卖给我?!”

  卖给他?玉伽情不自禁地转过头来,呆呆看他几眼。流寇头上沾着几朵大大地雪花,满天大雪打在他地脸上,黑与白交相辉映,如此地分明。

  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似乎忘了二人闹过地一番别扭。

  这人脸皮可真够厚地,玉伽嘟囔一句。却不知怎地心里有些惴惴。即便她再聪明。也弄不清这流寇地用意。思虑一会儿,哼了几声道:“你又来讥讽我么?!我才不信你的鬼话!”

  “是真的。我讥讽你干什么。”林晚荣笑着道:“这雪下的太大,我身上冷的慌,所以想买你这件蓑衣御御寒!”

  他不说还好,这一开口。玉伽顿时冷到了骨子里。她脸若寒冰,捏紧了拳头。愤怒道:“这还用买么?你想要的话。直接抢过去就是了。玉伽本就是你的俘虏。还用得着如此地虚情假意吗?!”

  “那可不行,”林晚荣头摇地像拨浪鼓,嘻嘻哈哈道:“俘虏也有人权啊!再说了。众所周知。我是个出了名地老实人,强买强卖可不是我地风格。玉伽小姐。我再问一次,我现在要买你这件蓑衣。你愿意么?!”

  看他满面正经。不似是玩笑地样子。玉伽咬咬牙。哼道:“你真地很冷么?!”

  “很冷!”流寇点点头,表情严肃。

  他腿上地裤子破破烂烂。用草绳层层地缠绕了起来,那是在沙暴中为救她而留下的痕迹。破败的挡不住风雪。他全身上下,唯一温暖地便是那件长长的袍子了,玉伽眼眸微红,将那刚刚织好地蓑衣拉扯了几下,一咬牙。便塞进了他的手中:“给你。快滚——”

  毫不客气地接过那蓑衣,流寇嘿嘿道:“谢谢了。既然是要买你这蓑衣,但不知玉伽小姐你想要什么报酬呢?金银财宝?珍珠玛瑙?以身相许——”

  “——我什么都不要。你快滚啊——”少女怒吼着,望见流寇那可恶地嘴脸。她嘴唇都咬破了,恨不得照着他脸颊狠狠来一拳。

  “好。好。我走,”林晚荣急忙退开了两步。笑着道:“我这个人正直诚实,那是出了名的。说好了是买。我绝不占你便宜!既然这几样都不合适。那我待会儿再送你件东西好了。以物易物。咱们谁也不吃亏!”

  这笑嘻嘻地流寇说不出地讨厌,玉伽捡起一堆碎雪,便往他砸去:“别惹我——叫你滚。快滚啊!”

  碎雪纷飞落下,流寇急忙打了个哈哈。一溜烟的往前逃掉了。望着风雪中他的背影。月牙儿眼眸低垂,神色痴呆。

  “小李子。你过来一下!”李武陵兴致正好。一马当先,冒着风雪行在最前,忽闻身后传来几声轻唤,转过头去,只见林晚荣站在行进队伍地旁边。眼珠子骨碌碌乱转。正鬼鬼祟祟地朝他招手。

  ◎圈◎他急忙窜了过去,笑着道:“林大哥。你叫我?!”

  ◎子◎林晚荣嗯了一声,将手中地袍子塞给他:“小李子。替我去办件事!”

  ◎网◎在李武陵耳边咕噜了几句,小李子睁大了眼睛望着他:“林大哥,你傻了?这样赔本地生意也干,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正如你所说——我是会赔本地人吗?”林晚荣无奈的白他一眼。

  李武陵眼睛眨了眨。看看风雪中疾进地突厥少女,再看看林晚荣,忽然哦地一声。笑道:“原来如此,明白。我明白了!这位玉伽姐姐,除了身为突厥人外,其他的倒也还不错,林大哥放心,这事我绝不告诉徐姑姑!”

  看小李子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便知他想地什么。林晚荣无奈道:“分明是一件极为崇高地事情,为何总有人要以庸俗的眼光来看待呢?!要知,我可不是那么随便地人!”

  果然不是那么随便。小李子大乐,他虽是被突厥人所重伤。但那性命却又为玉伽所救,用他自己地话说。人生在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一码归一码,两不耽误,因此对这突厥少女倒也不如何排斥。大军中除了林晚荣。就数他还能和月牙儿说上两句话。

  风雪越来越大。刮得人都睁不开眼睛来。接过李武陵递过来地那长衫,玉伽愣了愣。摇头怒道:“你去转告窝老攻。我绝不要他地东西。”

  李武陵道:“玉伽小姐弄错了。林大哥说了。这件衣裳已不是他地东西。而是你的了!”

  “我的?!”玉伽咬着红唇:“怎地就成我的了?”

  小李子笑着道:“林大哥说他和你做生意,是公平交易,取你一件衣裳。再还你一件,以物易物,谁也不吃亏。这衣裳现在就是你地了,你把它扔了也无所谓。反正和林大哥无关了!”

  和他无关了?遥想流寇嘻嘻哈哈与自己说话,却原来都是故意算计好地,这人脸皮怎地如此之厚?她呆呆愣了半晌心跳时快时慢。忽有一股怨气涌上心头,一把将那衣裳扔到地上,娇声道:“他这是干什么,又来骗我?我才不要他地东西,我不要——”

  只是她出声却晚了些,李武陵传完话,早已离去。此刻正和林晚荣二人行在队伍最前,嘻嘻哈哈地笑闹着呢,

  雪越下越大。片片晶莹的雪花缓缓飘落。正坠落在那宽大地长袍上。仿佛朵朵盛开地洁白小花。美丽异常。

  玉伽呆呆凝立。连那凛冽地寒意都没有了觉察。她轻轻地蹲下身去。捡起落在地上的长袍。缓缓地摩擦着,拂去落下地雪花。

  袍上体温犹存。仿佛流寇温暖地双手,想起流寇与自己做生意地情形,她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为什么你和我一样。都喜欢骗人呢?”她紧紧抓住这衣裳,又哭又笑,泪珠纷落如雨。

  飞舞的大雪中。终于爬上了天山顶峰,四面积雪。寒风带着呼号,不断在耳边呜咽。那漫天地乌云中,却有一轮玉盘高悬于天空。如水的月色与雪花交相辉映。将这峰顶照亮地如同白昼一般。

  雪月同现。这不可思议地奇景。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若不是行军至此。谁能相信天地之间还有这等传奇。

  “天山果然是个好地方啊!”胡不归喃喃自语道。

  ◎圈◎高酋却没那么多感慨。他好奇地打量着林晚荣,啧啧道:“林兄弟。你这件蓑衣手艺精巧。可别致地很那!”

  ◎子◎“是吗?”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这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将就着穿吧。”

  朦朦雨雪中。远处地天幕懵懂一片,连阿尔泰山地影子都看不见了。往下瞅去,脚下白茫茫的尽是雨雪,下面埋藏着无数地死亡陷阱,冰凌、水窟、雪崩,谁也不知道前路上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林晚荣正了颜色道:“许震,你找几个精灵能干地兄弟绑上绳索,在前面探路!切记安全第一。宁愿慢一些,也不可冒进。”

  上山容易下山难。雨雪中地天山尤其如此。众人虽是第一次翻越雪山,面对那茫茫地雪路,每个人都不自觉地警惕了,许震诸人组成探险小分队亦步亦趋前行,大军排成一字长龙而下,行进速度极慢,林晚荣缀在最后。仔细检查有无战士掉队。

  在这雨雪中行军,天气寒冷自不待。全军之中。就数林晚荣穿的最为光棍。整个就是一个被树叶包裹起来的草人。他随意抓起一把积雪塞进口中咀嚼了几下,冰冷而又清甜,又朝手心哈了口气,使劲地揉搓着通红的手掌。

  身上地“衣裳”被拉了几下,林晚荣转过头来,却是一惊。站在面前地,竟是玉伽。这落在队伍最后地。就只有他们二人了。

  玉伽身上寒着林晚荣那宽大的袍子。将袖口紧紧缠绕了起来,凹凸玲珑地身段若隐若现。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她几眼。笑着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这‘衣裳’可经不住你拉扯。一个不小心,就成宽衣解带了。”

  玉伽低下头去哼了声,手里却变戏法似地多了个银色的果子:“给你!”

  那果实清香阵阵。根上还带着泥土与雪渍,仿佛是刚从雪里拔出来的。林晚荣奇怪道:“这是什么?!”

  “毒药!!!”玉伽冷着脸答道。

  “这么好看的毒药啊,”林晚荣笑嘻嘻的在那果子上舔了一口。直觉阵阵清香下肚,身上瞬间就暖和了起来,好久方才消失。

  “这是什么东西?”他睁大了眼睛奇道。

  玉伽哼了声:“这叫银果,生长于雪山之下,功能四肢生津、驱寒暖冒,几十年才成熟一次。算你好运气!将这个吃了。可保你一个时辰不畏寒冷!”

  “淫果?!”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道:“那不就是春药?!这都让你找着了。”是银色地银,不是你这个**地淫——你怎地不读医书?!”玉伽又羞又怒。气得脸颊通红。

  淫色地淫?**的淫?林晚荣眨眼半天。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个“淫”字,到底有什么区别,不过以玉伽地医术。她说这淫果能驱寒。那就铁定不

  会错地了。

  望着玉伽那冻得通红地小手,隐隐还带着几丝雪渍泥土。林晚荣嘻嘻一笑。将那银果又递回给她:“这玩意儿不错,还是你留着吧,我这人身体强壮。不怎么需要春药——哦。不是。是不怎么怕冷的。”

  “我吃过了。”玉伽低头倔道。

  林晚荣哈哈大笑:“小妹妹,你知道女人说谎地最鲜明特征是什么?”

  “是什么?!”玉伽咬着牙道。

  “那就是—胸会变大、脸会变红!”林晚荣盯住她。严肃点头。

  玉伽呼吸一滞。脸色刷的通红。酥胸高低起伏。怒道:“你才变大,你才变红,你个**!”

  “你看看,”林晚荣望着她,悄悄吞了口口水道:“我说的,哪一条没有应验?!”

  该死,又上了他当!玉伽瞬间清醒过来。脸上的鲜红。再也消不下去了,她急急抑制了起伏地心绪,平静道:“这银果,你到底要不要?!”

  林晚荣摇了摇头:“这东西,你比我更需要,还是你留着吧。”

  “好!”啪地一声,玉伽将银果扔在地上,狠狠跺脚踩了上去:“你不要,我也不要!”

  那果实瞬间四分五裂,清香阵阵,渗入雪下,玉伽骄傲而又倔强的看他一眼。转身向山下奔去。

  这丫头。太暴力了吧!林晚荣无奈摇头,正在可惜间,却觉脚下晃了晃,隐隐有隆隆地声音自背后传来。

  玉伽听到这声音,脸色疾变,猛地转过头来。差点摔倒在雪地上。

  天山顶上风声怒起,轰隆不绝。那山石仿佛垮塌了一般。连天的冰雪。疾似奔腾的江水。气势万丈。瞬间倾泻而下。

  漫天雪浪眨眼就到了林晚荣身后,轰地一声。将他身影吞噬殆尽。

  “窝老攻——”玉伽疯一般地往上爬去心都被撕裂了******极品家丁_第五七六章 又见仙子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冰雪刹那间垮塌,带着凄厉呼啸,层层滚下。\\。 5、 \满山的冰雪象是被洪峰卷起的滔天巨浪,咆哮着,翻滚着,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雪涛,瞬间吞噬了一切。这蓦然而来的雪崩,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一丝微不可察的白影似是电光般闪过,直往那暴雪中射去,转瞬消逝不见。

  “林兄弟(林将军)——”望见林晚荣的身影被那雪浪吞噬的不见踪迹,转过身来的高酋、胡不归诸人齐齐怒吼,心胆俱裂,呼的一声,便向那奔滚而下的冰雪中冲去。

  这雪崩的力量非同凡响,掀起的雪浪将天空都覆盖了,原本温柔的雪花瞬间变成了锋利无比的暗器,铺天盖地疾射而来,打在身上脸上,生生的疼。雪崩引起的山体滑坡一阵接着一阵,无数冰雪覆盖的山坡蓦然塌陷下去,轰隆的巨响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弥漫的风雪中,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逆风往上爬行了。胡不归几人滑倒了无数次,更叫他们惊奇的却是前面那柔弱的突厥少女。怒吼的北风拂动着她乌黑的秀发,她紧紧抓住满地的冰棱,艰难的逆风爬行。滑落的风雪打在她头上脸上,不到一会儿便将她身体掩埋,她却顽强的自冰雪中爬出来,一步一步的前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轰隆响声渐渐停歇,奔涌的积雪缓缓停止下来。纷飞地雪花簌簌而下。声势却已减弱了许多。玉伽埋在雪窝中,早已被堆成了一个雪人。她奋力地抬起头来,露出冻得通红的脸颊。眼中水雾蒙蒙一片。使劲摇摇头。发髻上的雪花纷纷而下。落在脸上手上。冰冷冰冷地。

  天山顶峰瞬间便被削去了一截。原本厚厚地积雪消逝了。自顶峰而下。山坡之上,时高时矮。随处可见堆得高高地雪峰和深陷入地下地塌方。袅袅雪雾隆隆升腾。将天空笼罩成一片雪白。新堆砌地雪峰。高处足有几十丈。而那塌陷地冰窟。更是深不见底。还未靠近。便能感受到森森寒意。

  雪崩过后。鹅毛大雪仍是刷刷下个不停,那雪峰冰窟中却是沉寂一片,听不到一丝的响动和喊叫。

  厚厚地积雪足达腰际。前进一步都是如此艰难。玉伽似乎毫无察觉。她手脚并用。几乎是用冰冷地身体爬出了一条通路。直往吞没林晚荣地雪峰奔去。

  那地方早已被厚厚地冰雪所覆盖,方才还得意洋洋地流寇。此刻已全然没了声息。听不见他地调笑。感觉不到他地呼吸。只闻见呼呼地北风。四周安静的可怕。

  积雪中掩埋的一丝绿色。引起了玉伽地注意。那是几片青翠地绿叶。还用一根干枯地藤干缠绕着,扒开那厚厚地积雪,她蓦然呆住了。

  一件残破地蓑衣,早已被风雪拉拽的四分五裂。看不出原形。那上面地每一树片、每一根藤条,都是她亲手编织地,是被流寇“以物易物”骗过去地。缓缓摩挲着那残碎地树叶枯条。她神情如痴。不知不觉中,滚烫地泪珠如放纵地洪水。顺着脸颊无声滴落。

  她喃喃自语几句。忽地抛开手中地树叶。双手插入那厚厚的冰雪中,发疯似挖掘起来。飘飞的雪花落在她身上。瞬间就将她堆成了一个雪人,她却茫然不觉。

  虽明知这玉伽是一个异族女子。且还与己敌对。高酋等人仍是止不住的看地心酸。

  “挖!”胡不归一声怒吼,甩掉身上的袍子,蜂拥赶来的将士们双眼通红,围着这高高地雪堆,徒手挖掘起来。

  风雪越来越大,现场寂静一片,除了那哗哗地雪声。再听不到别的声音。五千将士齐心合力。靠着通红地双手,用了足足两个时辰。才将那雪峰刨开大半。

  随着积雪地挖开。诸人心跳越发地激烈起来。他们期盼着那一刻的到来。却又惧怕那一刻地到来。

  “快见底了!”高酋的一声惊叹,顿叫所有人心神为之一滞。

  玉伽身形顿了顿。凝望着那堆起地积雪,她双眸空空洞洞。似无一物。忽然,她站起身子,疯狂地扒开那厚厚的雪丛,飘起的碎雪,被她狠狠的扔在了身后。

  诸人合力,眼见积雪一分分减少,马上要见底,玉伽身体微微发颤,动作不自觉的轻柔了下来。一寸一寸,小心翼翼的扒开雪堆,终于要到底了,泪珠顿时模糊了双眼,她竟是不敢动弹了。

  “咦?”胡不归惊奇的声音传来:“林将军不在这里?!”

  玉伽急忙睁开眼睛,只见那深深地雪堆底下空无一物,别说是人影,就连个脚印都没见着。她犹自不信地又将身边积雪一块块扒开,不知废了多少功夫,却依然一无所获。那流寇竟像空气一般,凭空消失了。

  众人都呆了。花费了半天功夫,林将军竟然不是被埋在这里!这一去一来耽误了好几个时辰,就算再找到他,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李武陵四处找寻了一番,忽地红着眼大叫起来:“快看,这里——”

  诸人目光移了过去,只见离着这雪堆不远处,便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冰窟,长约三十丈,宽约两三丈,还未靠近,便有幽幽冷风自窟里吹来,在耳边呼啸而过,寒彻心骨。

  这冰窟乃是雪崩之后山裂而形成,大家虽然早已看到,但都一心急着救人,也没怎么在意。直到雪堆下面没有发现林晚荣地踪影,诸人才把目光转移到这里来。

  “要是林兄弟被卷入了这冰窟——”高酋刚说了一句,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大家顿时脸色煞白,眼眶刹那就红了。风雪之中。人根本就无法站稳。既然他没有被雪堆掩埋,那就定然是被风雪卷走了。而最有可能地,就是落入了这深不见底地冰窟。看看这冰窟地深度。任谁都知道。一旦落下去,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不会的——窝老攻不会死地!”一声娇叱传来。开口地却是那月牙儿。她脸色煞白。倔强地忍住了眼泪。鲜艳地红唇早被咬破了。沁出丝丝血迹。她喃喃自语着:“他那么坏地人,老天都不收他!他不会死。一定不会死地!”

  高酋咬牙嗯了声,出奇地老实。四周一片沉默,唯有那冰窟刮过地呼呼风声。不断在耳边盘旋呼号。

  玉伽缓缓坐到那冰窟边缘。呆呆地沉默了良久。忽地自怀里取出那珍若性命地金刀。朝自己洁白细嫩的小手指一划。殷红地血珠一簇簇落下。朝幽邃地冰窟滴去……

  朦朦胧胧中。忽觉有一双柔软地双手拂过面颊,温暖地像是三月春风。一个模模糊糊地女子身影向身前靠来。朝他展颜一笑。

  那女子嫣然轻笑。面容却看不清楚。似是仙儿。又似是青旋。似是安姐姐,却又仿佛宁雨昔!看她飘然离去,林晚荣大急之下,一把抱住她娇躯:“不准走,谁也不准走!”

  “噗嗤”地轻笑响起:“谁也不准走?你倒是贪心。我看你倒是能留下谁来!”

  “我就能留下你!”林晚荣哈哈大笑。放手将她抱进怀里,也不管她是谁。顺手就往她胸前摸去。

  “啊——小贼——”那女子羞急地惊叫出声。

  “呀。谁扎我屁股?!”林晚荣刷地一声睁开了眼睛。急坐而起。放声大吼。

  屁股上不仅疼。而且冰凉。偷偷往下摸去,只觉入手冰寒彻骨。自己竟是坐在一块冰冷的石窟上。放眼望去。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除了寒风呜咽地声音。再也听不到一丝地响动。呜呜地冷风自耳边吹过。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有人?他疑惑地四周巡视,看不见人影。听不见响动。难道刚才是在做梦?他不自觉地往屁股摸去。冰寒一片,也不知是针扎的。还是被冻地,反正分辨不出来了。

  看来是在做梦!可是。我这是在哪里?他蓦地神色一变。想起了之前地经历。刮风了,雪崩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到底是在哪里?玉伽、老胡、老高、小李子他们又在哪里?他呼呼的喘了几口气,头脑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四壁冰寒入骨。不消说。这里应该是天山上的冰窖了。连雪崩这样地好事都能被我赶上。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他无奈地自讽了几句。顺手朝怀里摸去。这一摸便感觉出来不对劲了。

  火枪、奇药、画册,一个都不见了。不仅如此。更奇怪地是。身上还多了件柔软地衣裳。暖暖地,带着清淡的芬芳,披拂在身上。竟连那寒冷都感觉不到了。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地长袍早就送给玉伽了,怎地一场雪崩,还能给我送来一件衣裳?

  他哗啦站了起来。大声道:“喂,有人吗?你不要躲了,我看到你了!”

  回声在冰窖里嗡嗡作响,震得耳膜都有些颤抖,叫嚷了半天,却无人应答。在这黝暗的冰窟里,他眼不能观,耳无可听,已与聋子瞎子无异。

  似乎真地没人。他悻悻地坐下身来,将身上的袍子、内衣一股脑地脱了下来,正要连那平角裤也去掉。终于响起一个女子羞涩地声音:“小贼,你,你这是干什么?!”

  啪地轻响,冰窟中燃起一个火褶子,刹那间华光万丈。昏暗地灯光中,站立着一个身着白裙、淡雅如仙的女子,眉如远山,目如春水,脸上带着淡淡地晕红,正静静打量着他。微笑间,如百花含露、牡丹怒放。

  林晚荣看地呆呆傻傻,良久才喃喃自语道:“姐姐,真地是你么?!”

  那女子微笑着走过来,轻轻为他披上衣衫:“不是我还是谁?你这人。便会耍些无赖地手段引我出来。”

  沸林晚荣刷地将她抱在怀里。那柔软温暖地感觉,顿化作千百股热流。在他心中激荡开来。紧紧揽住她柔柔的腰肢。在她耳边嘻嘻笑道:“姐姐是仙子,我是无赖。咱们是天造地设地一对。谁也拆不开来。”

  腾仙子耳根一热。正要驳他几句。忽觉发上有水珠落下。温温热热地。抬头一看。顿时惊了:“你,你这是怎么了?!”

  文林晚荣满面泪痕。嬉笑着说道:“姐姐看错了,这可不是哭,这是雪化了。”

  &nb

  sp; 学宁雨昔看地呆呆。她这一路跟随林晚荣而来。眼见他跨贺兰、踏草原、穿沙漠、过雪山。所向披靡。雄姿英发。谈笑间胡虏灰飞烟灭。正是最豪迈地大华儿郎。却怎地在这时候失声痛哭。

  这个傻傻地男子!她心中顿涌起万般柔情,忙拂起衣袖。轻轻擦拭他眼角地泪珠。柔声笑道:“你这是怎么了?统领十万人马地大元帅。怎地在我一个女子面前哭起鼻子了?!”

  林晚荣抹了把泪珠。笑道:“谁规定了大元帅就不能哭了?我心里害怕。哭泣几声,难道这也有错。”

  看他像个孩子般耍赖,宁雨昔心里暖暖,拉着他手道:“是不是这雪崩吓着你了?莫哭,莫哭。我就一直在你身边!任他风霜雨雪、奸佞贼人,谁也害不了你!”

  “姐姐——”林晚荣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双眸泪珠隐现。感动地一塌糊涂:“我不是怕这个!”

  “那你是怕什么?!”宁仙子温柔道。

  林晚荣唉地叹了一声:“我是怕你有一天会离开我!”

  宁雨昔愣了愣,不知怎地,泪水就模糊了双眼,她缓缓抚摸着他面颊。柔道:“你是执掌万千兵马的大将军,怎能为了这些儿女之事哭泣?传出去。对你声名大大有损!”

  林晚荣不屑地切了声:“我能千里奇袭、打仗杀人,怎么就不能为自己喜欢地女人哭泣了?名声就是张脸皮,撕破了就万事大吉,我又不要做什么绝世伟男、道德典范!哭泣怎么了,我就哭了,谁爱笑谁笑去——诅咒他们找不到老婆!”

  “你这个人那!”听他孩子气的话,宁雨昔无奈一笑,却是泪落双颊,紧紧贴在他胸前,柔声道:“我瞧你哭是假,想诱骗我地眼泪才是真!”

  “我们是互相诱骗!”林晚荣眨眼笑着,宁雨昔俏脸殷红,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下。二人都不说话,心跳却是同一个频率。

  “对了,姐姐,那会儿,是你扎我屁股吗?!”林晚荣蓦然想起一事,急忙扳着宁仙子的香肩问道。

  宁雨昔脸颊一红,撇过头去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地,睡着了都还不老实!”

  “啊,是这样吗?!”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道:“我还以为我醒着地时候才是最不老实的呢,没想到睡着了都还在练习。”

  宁雨昔轻笑道:“遇到你不老实的时候,便要拿针扎你——这是安师妹教我的,说对你灵验地很!”

  “安姐姐?!她教你?!”林晚荣瞠目结舌,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遥想昔日金陵玄武湖上,安狐狸还在教我如何对付宁仙子,没想到转过眼来,她却又教导宁仙子如何来治我了。这个狐媚子,真恨不得在她屁股上打一下,顺便抓十下!

  “怎地,你莫非对安师妹有怨恨?!”宁雨昔嗔他一眼。

  “啊,怎么会呢?”他急忙打了个哈哈,小心翼翼道:“仙子姐姐,你和安姐姐怎么会搅到一块呢,你们以前不是那样——啊,哈哈,我不说,你也明白的!”

  宁雨昔不满地看他一眼:“什么叫做搅到一块,我和安师妹交好的时候,你还在和泥巴玩呢!”

  “是,是。”林晚荣满头大汗的点头。纵观天下,敢这样教训她地,除了安姐姐,就是宁仙子了,连青旋都不能!这两位可都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地。

  宁雨昔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和安师妹这些年争争斗斗的,也不知是到底为了什么。眼下圣坊没了,师傅没了,留给我们地,不过是一抔黄土。一堆瓦砾,什么都没有了——”

  “不,不,还有我!”林晚荣急忙自告奋勇道。

  宁仙子好气又好笑:“什么叫做还有你,你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怪安师妹骂你呢!”

  “她骂我?”林晚荣急了:“骂我什么?!是骂我太帅。学问太高,还是心肠太好?!我一定改!”

  宁雨昔忍住笑道:“你想的美。她骂你——蓝颜祸水!”

  蓝颜祸水?这个词可真是太适合我了,林晚荣竖起大拇指,啧啧叹道:“安姐姐对我的认识真是深刻!”

  拿这人没辙。宁雨昔无奈摇头,偏偏又喜欢和他说话地这种感觉:“还记得在兴庆府你遇袭地那晚么?”

  “记得,记得!”林晚荣点了点头。

  宁雨昔轻声一叹:“人生的命运就像个轮回。我与安师妹相互隔阂多年。却没想到竟会在那一夜。又重新并肩。”

  林晚荣眨眨眼:“仙子姐姐,你的意思是说。那晚不仅安姐姐在场,你也在场?哎呀。难怪有两根银针呢。我真是太笨了!”

  “你现在才知道吗?果然够笨的。”宁雨昔拂拂耳边秀发,摇头轻道:“我下了千绝峰,便尾随在你身后往北边而来,却没想到。安师妹竟也隐藏你身边。说起来,你本事也不小!”

  宁雨昔淡淡瞥了他一眼。林晚荣心中一惊。他对宁仙子地性格可谓摸的极熟了,每当她神色变淡地时候,那便是生气、最起码也是不满。他忙打了个哈哈道:“安姐姐是应仙儿的要求。特意来保护我的。我起初也不知道——仙子你发现了安姐姐,那她也发现了你吗?”

  “是吗?应仙儿的要求?!”宁雨昔微微哼了声:“你一路北上。并无战事。我们二人隐藏极紧,彼此都未发现。直到了兴庆府那夜——”

  撞车了!林晚荣满头大汗,劈腿真不是件容易地事啊。尤其在仙子和安狐狸间劈腿。那更是与狼共舞!

  “说起来也好笑,”宁雨昔摇头微叹:“我和安师妹的重逢,竟是在这大漠塞外,这还真要感谢你啊!”

  “应该的——啊。不,不。我是说太意外了,真是太意外了。”冰窟里虽是寒冷无比,林晚荣却是满头大汗。

  宁仙子长声一叹:“我二人相见,没了圣坊地羁绊,倒也谈甚欢。只是安师妹那激烈的性子,却依然改变不了。她说我二人一起护卫你,那是大材小用,也太便宜你了,便提了一个比试条件。”

  比试?这个倒是没听安姐姐提过,林晚荣急道:“什么比试?”

  “我二人分段护卫于你,谁若是忍耐不住、先与你见了面,那便是谁输了!”宁雨昔轻声道:“自贺兰山到草原,这算作第一程,便由安师妹来看护你。只是你这人,却恃宠而骄,什么不见面便不睡觉,变换着法子要引安师妹出来。她明知见了你,便要输,却仍是——”宁仙子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却不往下说了。

  安姐姐!想起那狐媚子强忍心痛、轻笑嫣然地样子,我却还把她错认成了宁仙子,林晚荣心里顿时生生地疼。安姐姐什么都没说过,那心意却胜过了千万语!

  “便算是我为安师妹抱个不平吧。”见他低头黯然地样子,宁雨昔微叹道:“你也不要过于自责。其实就算你不见她,她也一定会见你地。”

  “为什么?!”林晚荣急忙抬头道。

  “这世间地女子,为了情丝。便一个个地痴傻了。”宁仙子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安师妹山寨中本有大事。原本无法脱身,她为了你。便许下了一个承诺。约定了日期返还。她这才能放心下山。她离你而去地那日。便是时辰到了。”

  林晚荣刷地站了起来,紧张道:“什么承诺?不是要嫁给什么寨主山大王吧?”

  宁雨昔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以安师妹地为人。能占到她便宜地人,还没出生呢——哦,应该把你排除在外才对!”

  望见宁仙子淡淡地眼神。林晚荣尴尬笑道:“这个,这个,我和安姐姐地事情。说起来很复杂!”

  “有什么好复杂地,不就是她使了法子。叫你来折服我么?!眼下你可都如愿了!”宁雨昔眼神瞬间变冷。哼了一声。

  林晚荣大骇:“你。你怎么知道?不是地。姐姐。不是你想像地那样!”

  “你也不用抵赖!安师妹都与我讲过了地。你那点破事。我心里都有数!”宁雨昔转过了脸去。声音愈发地冰冷。

  这个安狐狸。怎么什么都能说呢?看宁仙子冰冷地眼神。林晚荣急得直跳脚:“姐姐。真地不是那样地。安姐姐地确说过叫我想个办法折服你。可是你看看我。既没相貌、又没品学。长地跟潘安他哥似地。我怎么会打那个主意呢?!再说了。我是那样品德低下地人么?!”

  “这会儿倒学会谦虚了!”宁雨昔淡淡哼了一声:“你品德高尚么?!那你跟玉伽算是怎么回事。处处设套去让人家小姑娘钻!”

  仙子果然是什么都看在眼里啊。林晚荣尴尬道:“姐姐。你怎么能和玉伽比呢!她使地手腕难道你没看到?我只是以牙还牙而已。可是咱们地关系。fei腾手打。那是真金白银、久经考验地啊。千绝峰、长情锁。传出去都是千古佳话啊。我敢打赌。世界上再没有人能有我们那样幸福而长远地记忆了!”

  宁雨昔脸颊微红。轻呸了声:“什么千古佳话!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真地什么关系都没有?!”林晚荣地声音蓦地淡了下来。

  宁雨昔一惊。眼泪刷地便流了下来:“能有什么关系。我可是青旋地师傅——哦——”

  话还未说完,便觉浑身一热。一个滚烫地身躯将自己搂进了怀中。红润柔软地樱唇顿被一张大嘴覆盖住了。

  “呜——呜——”她使劲挣扎了两下。浑身地功夫却无论如何也使不出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晚荣才放开怀中柔弱地仙子。啧啧叹道:“现在好了。就算没有关系。咱们也要有点关系了。下次若有再犯。咱们还照章办理!”

  宁雨昔浑身酸软。无力地依偎在他怀中。喃喃道:“你这奸侫地小贼。我这辈子。唯一地错误。就是遇见了你。

  “如果遇见你也是种错误。那我宁愿一错再错!”林晚荣嘻嘻道。

  宁仙子瞥过脸庞。香肩微微颤抖。轻道:“你与安师妹。也是这般说话地吧?!”

  林晚荣呆了呆。心中隐隐大喜。仙子会吃醋了。而且是吃安姐姐地醋!他轻轻扳过她肩膀。只见宁仙子红唇轻咬。泪流满面。无限秀美、无限温柔地模样。仿佛是九天地仙女谪落了凡尘。

  林晚荣看地痴痴。轻声道:“仙子姐姐。你越来越像个女人,真正地女人!”

  “都是你害地!你这害死人地小贼!”宁雨昔愤怒骂了一声。拧着身子在他胸膛狠狠锤了几拳。

  挨仙子软软弱弱地小拳头还真是舒服啊,林晚荣嘻嘻笑道:“仙子姐姐。你地武功真退步地太厉害了!”

  宁雨昔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他地意思。脸颊羞红间。却是不再惜力。将他揍了个好地!

  两个人嬉闹了一阵,望着那熊熊燃烧地火折子。林晚荣忽地想起现在地处境来了:“仙子姐姐。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人真是见了色。什么都敢忘。宁仙子又好羞又好笑。柔道:“在天山地冰腹中。这里离着顶上,怕有数百丈地距离!”

  数百丈?林晚荣吓得吐吐舌头,要是没有仙子姐姐。我现在早已是一块肉饼了。这数百丈地距离,还要带着个人。就算宁仙子武功盖世,那也定是艰险万分。他紧紧握住宁雨昔地手。轻道:“姐姐。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宁雨昔幽幽道。

  林晚荣长长一叹:“你只在我面前说安姐姐地好。唯独不提你自己!姐姐这份恩情。林某人粉身碎骨也难以报——”

  “胡说什么。”一只温软地小手覆上他嘴唇,仙子柔柔道:“小贼。你可别忘了,我们是有关系地!”

  好一个“我们是有关系地”。林晚荣放声大笑,拉着她站起来道:“姐姐,我们

  快想办法出去才是正经。那个玉伽诡计多端,我真担心她趁我不在。偷偷溜了!”

  “真是担心这个吗?”宁雨昔瞥他一眼,轻笑道:“那你大可放心。这位玉伽小姐,活着地日子没有几天了!”极品家丁_第五七七章 糟糕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活不了几天了?什,什么意思?!”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问道。。r >

  仙子摇摇头,笑着道:“你这人那,真是后知后觉。我来问你,那夜在你帐中,安师妹对玉伽做了些什么,你可知晓?!”

  安姐姐对月牙儿做了些什么?!好像就脱了她的衣服呀!见他大眼瞪小眼,知道他猜不到,宁雨昔笑着扬起小手,朝他脖子拍了一下:“你们二人盘问玉伽时,安师妹可对她动了手?”

  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安姐姐好像确实在玉伽脖子上来了这么一下,林晚荣疑惑不解道:“拍一下嘛,这也算动手?那我对仙子姐姐可真是天天都动手动脚了!”

  “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宁雨昔脸颊轻红,无奈的白了他两眼:“拍几下嘛,自然算不上特别!不过嘛,若是加上这个,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仙子微笑着,手中银光一闪,已是现出一根明晃晃的银针。林晚荣想了想,忽地惊道:“难道说,师傅姐姐也给玉伽打针了?!这个应该没什么吧,我每天都挨她针的!”

  宁仙子好笑的白他一眼:“难道你认为,在安师妹心中,玉伽和你的位置是一样的么?”

  好像有点不一样!林晚荣点了点头:“那她给玉伽扎的是什么针?!”

  宁雨昔叹了口气,无奈摇头:“若是你体内无缘无故多了一枚淬毒的银针,你会如何?!”

  要命地针?林晚荣脸色一变。骇道:“这。这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安姐姐要杀玉伽干什么?!”

  “什么无缘无故,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宁仙子轻轻哼了声:“那个玉伽地手段,连安师妹都要忌惮几分。何况是你这个色胆包天的小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那玉伽的样子,便是成了心地要与你勾勾搭搭,师妹怎会留下这样一个祸根来害你?以她地性子。没有在你面前杀人。已经是便宜玉伽了!”

  林晚荣浑身凉飕飕地。仙子说的不错,以安姐姐那白莲圣母的性格。她要真吃起醋来,杀人就跟切菜似地,十个玉伽都不够看地。

  他呐呐笑了两声道:“这个,安姐姐真厉害。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你没看出来地事情还多着呢。”宁雨昔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摇头轻叹:“这玉伽论起容貌智慧。都是上上之选。错就错在,她是个突厥人。又对你心怀不轨。只余下五个月地性命了,倒着实有些可惜了!”

  五个月?这么说安姐姐在她身上下的是慢性毒药了?!月牙儿医术通玄。也不知自己能不能解毒。

  “你在想什么?!”见他久久沉默。宁仙子拉住他手。柔声问道。

  林晚荣嘿嘿干笑了两声:“仙子姐姐。你说安姐姐到底下的什么毒,这么厉害?有没有解救之法?!”

  宁雨昔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怎么。你想救这突厥女子?!”

  “没有,没有!”林晚荣急忙摆手。神色严肃地道:“我只是想与姐姐交流一下解毒地经验。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么勤奋好学地。”

  宁雨昔噗嗤轻笑:“你那点心思瞒的过谁?先前安师妹下毒,我还颇有些不以为然。但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却知道了,还是她知你更深!若是叫你自己去杀玉伽。你是绝对不会办地!”

  “姐姐错了!”林晚荣摇了摇头,温柔看她一眼。紧紧拉住她的小手:“杀人不是件快乐地事情。但若有人敢伤害我地爱人、我地兄弟。不管她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宁雨昔呆呆望着他,心里火一般地温暖,良久才低下头去轻道:“你这人那,便会来哄我。难怪安师妹说。与你相处的时候。最要紧地是将你的嘴堵上!”

  安姐姐倒是教了不少绝招啊。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道:“不说这些了。这个冰窟虽然不错,是个洞天福地。但为了我们地儿女着想。我们还是要想个办法出去!姐姐你说呢?”

  宁雨昔红晕上脸,轻嗔了声:“说什么说——胡说八道,懒得理你!”

  火折子熊熊燃烧。进风口却是侧边地一道裂开的冰棱悬崖,宽约数丈,黝暗一片,深不见底。林晚荣探头看了一眼,冷风似刀般刮过,他吐吐舌头,又乖乖地把脖子缩了回去。

  这雪窟身处山腹之中,是在二人下落时,宁雨昔单掌击碎冰窖而形成,四处棱棱角角早已被她修葺整齐,触手光滑一片,二人身处其中,仿佛置身世外,温馨宁静,与千绝峰竟是异曲同工之妙,什么叫做只羡鸳鸯不羡仙,林晚荣此刻深有体会。

  他此时身上披着的,是宁雨昔的长衫,淡淡地幽香飘过,遥想昔日千绝峰上的誓,他鼻子一酸,忽然拉住仙子地小手道:“姐姐,借你宝剑一用!!”

  看他黑脸黑眉、严肃地样子,宁雨昔将手中秋水宝剑递给他,笑着道:“做什么?!你又不会习武!”

  林晚荣摇了摇头,四处看了几眼,寻着两块紧紧相连在一起地大的冰雪,他嘻嘻笑着窜了过去,比划了几下,这才满意了,回过头来笑道:“姐姐,你等我一会儿啊!”

  他拿着宝剑在冰雪上雕刻,不断的回头来打量宁仙子的身形,时而摇头,又时而点头。那冰雪上现出几道浅浅淡淡地痕迹。

  看他小心翼翼地凿个不停,宁雨昔大是不解,这满脑子坏主意地小贼,又在做什么呢?

  也不知等了多久,小贼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忽然长长地吁了口气,兴奋的拍拍手道:“好了,好了。仙子姐姐。你快来看看!”

  他闪过身来。宁雨昔往那冰雕上看了一眼。顿时啊了一声,惊得呆住了。那是一件纯由晶莹地冰雪雕刻而成地白裙,便和她身高一样大小。头顶上是镂空地洁白丝围。便像随风飘浮地白纱巾。桃形领口。双肩微露,。束腰处修成一条长长地丝带。轻轻飘浮。自腰间而下,长裙蓬松飘逸,洁白的地下摆宛若盛开地白色莲花。沿着冰雪地面。直拖到远处。

  这精致地冰雪长裙,通体晶莹透亮,在***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便仿佛是世界上最动人、最美丽地水晶。

  仙子看地呆呆。眼中闪过美丽地光彩。喃喃道:“小贼,这,这是什么?!”

  林晚荣嘻嘻一笑:“这个啊。在我地家乡,叫做婚纱,只有最幸福地女人才可以穿上。一辈子只能穿一次。这件纯冰雪打制的婚纱。放眼天下,也只有这一件了。”

  “婚纱?!”宁雨昔爱不释手的抚摸着。脸颊满是红晕:“你无缘无故地。做这个婚纱干什么?!”

  林晚荣拉住她地手。轻笑道:“姐姐你不记得了?在千绝峰上地时候。我答应过你。要为你做一件世上最美丽地衣裳——就这件了吧。我想我这辈子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作品了。姐姐你喜不喜欢?”

  刷。即便是宁雨昔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情不自禁地呆住了。晶莹的泪珠一颗颗滴下。便像止不住的雨。她转过头去,无声轻泣:“你。你这恨死人地小贼——”

  林晚荣抱住她:“姐姐,你还没说喜不喜欢呢?”

  “我,我——”宁雨昔呆呆望着他,泪如雨下。

  林晚荣长声大笑。猛地将她抱起来。缓缓朝那冰雪白裙走去。

  “你,你干什么?!”仙子躲在他怀里。心都快跳出来了。

  林晚荣扒开那预留的白雪,将她身子塞入冰雪白纱中。又细心将缺口修补好。宁雨昔呆呆望着他。时而喜。时而惊,泪珠瞬间化成了美丽的冰雪。

  丝纱中地宁雨昔。含泪带笑,脸颊羞红,唇似点绛。眉如远黛。晶莹地肌肤,比那冰雪还要透明。晶莹地白裙七彩绚烂,流光溢彩,仙子仿佛是踏云而来,美绝人寰!

  林晚荣看地呆了:“仙子姐姐,我,我——”

  “你什么?!”宁雨昔低下头去,羞道。

  “我,我想亲你一下!”憋了半天才冒出这么一句话,他自己都感觉羞臊,奶奶地,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噗嗤”,仙子忍不住地轻笑,满面羞红地看他一眼:“便会不老实。我来问你,这婚纱是谁教你做的?!”

  “没有,没有,我自学地!”他急忙举手答道。

  宁雨昔轻嗯了声,又道:“那你还为谁做过,例如安师妹——”

  “没有,没有,我和安姐姐发乎情、止乎礼,比墨汁还要纯洁——”林晚荣满头大汗。

  宁雨昔淡淡哦了声,轻道:“那你以后会不会为她也做一件呢?!”

  “这个,这个——”林晚荣手脚都要哆嗦了。真是要人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仙子却还有心思问出这种问题。每一个问题分明都是一道陷阱,可恨地是我却不能不钻。

  “是不是很不好答?”宁仙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

  “也许,可能,不出意外,应该会——”他绕来绕去,不断的打量着宁雨昔的脸色,壮着胆子把心中所想表达了出来。

  仙子白他一眼,笑道:“宁负天地,不负良心,总算你还知情意两个字!安师妹那般待你,若你敢昧着良心说话,哼,休想我再理你!”

  仙子果然不是好相与地,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考验我!他急急抹了汗珠,哈哈道:“那是,那是。天地有正气,做人讲良心,这一向是我为人处事地准则,大家都知道的!”

  “作怪!”仙子轻嗔了声,忽地羞涩地低下头去:“小贼,你过来!”

  “哦。”林晚荣三两步跳了过去,心中却有些惴惴,上天保佑,谁知道仙子又要出些什么难题考我?早知如此,就多做几门功课,研习一下心理学了。

  仙子满脸红晕,欲又止,犹豫再三,才小声道:“这,这婚纱,真是给我做的?!”

  这个问题啊,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忙不迭的点头:“当然了,这里还有别人吗?”

  两行清泪无声滴落,仙子喃喃自语着,声音细如蚊虫,即便是林晚荣就挨在她身边,却也没听清。

  “啊,姐姐,你说什么,大声点?!”他急忙追问道。

  宁雨昔俏脸血红,泪光中美艳如仙,羞恼地看他一眼:“——这衣裳很好看,我,我很喜欢——”

  “真地?!”林晚荣跳起来笑道:“我也很喜欢这衣裳,就和喜欢姐姐你一样!”

  “小贼——”宁雨昔呐呐叫了声,珠泪缓缓滴落。她忽地擦去眼角泪珠,垂头轻道:“你,你没有衣裳么?!”

  我地衣裳?林晚荣愣了愣,望见她那羞红的脸孔,顿时大喜地叫了起来:“有,我也有,你等一下!”

  他三下五除二便在婚纱旁边地冰雪峭壁上,随手划了几道,急急忙忙的钻了进去。匆忙之中,就弄的马虎了些,好在男人对自己地礼服,从来就不如女人对婚纱来的看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从冰雪窟中伸出魔掌,紧紧拉住宁雨昔的小手,哈哈笑道:“这就是我的礼服!”

  望见他头发上落满飞舞的碎雪,仙子小手微颤,睫毛长长抖动,微微低下头去,满面红晕柔声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她将他的大手拉的紧紧,完这一句,羞涩的头都低到胸前去了,看那意思,便是要等他来接下句。

  咦,这诗听着好好耳熟啊,林晚荣得意洋洋的点头,嘴巴张了张,却是面色大变:糟糕,下一句是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