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五三九章出其不意-至-第五四一章与虎同行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五三九章 出其不意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你放开我!!”月牙儿急喝怒斥,语声清脆,说的正是大华语。\ 、q b五。 虽比不上林晚荣这种靠嘴皮子吃饭的,却也甚是流利。

  林晚荣朗声笑道:“原来你真的会说我们大华话啊?!月牙儿神医,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喜欢骗人呢?这个习惯可不太好。你看,我就从来不骗人嘛。”

  你哪句话不是骗人的?突厥少女对这大华流寇无丝毫的好感,愤愤哼道:“再说一遍,我不叫月牙儿,我的名字叫玉伽。你敢欺负我,草原之神定然不会饶恕你的。”

  这丫头还敢威胁我?林晚荣不紧不慢道:“玉伽和月牙儿本来就是一个意思,只不过一个是突厥语,另一个是大华话而已。不过,我一向是很尊重别人的,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月牙儿,那我以后就叫你玉伽好了。你看怎么样,月牙儿妹妹?”

  和这种人实在没有什么话可说,玉伽火哼了声,偏过头去不再理他。

  见这突厥少女容颜绝丽,野性十足,异族风情尽显无疑,林晚荣忍不住的微微一笑,轻叹道:“其实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叫什么都无所谓。就比如我吧。在大华的时候,我的匪号叫林三。但是到了突厥呢,我就有了个很有诗意的突厥名字,大家都很喜欢的。”

  玉伽鼻子里哼了声,不屑道:“就你这种人,草原上的野狼都要比你高尚,还能起个什么好听的突厥名字。”

  这突厥少女的华语虽说不上字正腔圆,有些字眼的发音略显生硬,但在突厥人中。却已是独一无二地流利了,比突厥国师禄东赞还要强上许多。

  听突厥少女说大华话,真是一种享受啊!林晚荣从怀里摸出纸片铅笔,刷刷刷的写上几个字。笑道:“我的突厥名字好不好,你一看就知道了。顺便问一下,月牙儿神医,你认识我们大华字吧?可别叫我白写了。”

  这大华流寇似乎根本记不得突厥少女名叫玉伽,口口声声月牙儿的叫着,玉伽虽有怒火,却也无奈,唯有任他去了。

  林晚荣将纸片递给月牙儿,玉伽随便瞥了一眼,不屑哼道:“三割氏——窝老攻。这是什么名字,难听之极。”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新名字嘛,第一次念总是有些拗口地。你多念几次就会习惯了,以后就用这个名字称呼我吧,我很喜欢听的。”

  月牙儿冷哼了几声,脸上满是不屑。

  这丫头倒是野性的很,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很自然的在她小手上又摸了两下,这才放开她。

  玉伽抽回手去,只见晶莹如玉的手腕上。两道深深的红痕清晰可见,这流寇下手之狠可见一斑。她愤然哼了一声,双眸喷火的望着林晚荣,对他的仇恨已是刻骨。

  “对了,还有一件事。”流寇走了几步,忽然转过头来,神秘一笑:“但不知月牙儿神医,什么时候能对我讲讲你的真实身份,我期待的很呢。”

  玉伽脸色疾变。愤火道:“你这人胡说些什么,我以大草原为家,乃是草原地女儿,哪有什么真实身份?”

  “是吗?”林晚荣嬉笑道:“精美的马车、全大华最好的萧家香水、草原第一勇士勇相护卫,又精通大华文字和医术,连做肚兜地丝布,都是上好的苏州丝绸。原来大草原竟然繁荣富裕到这个境地了,连普通的草原女儿都可以用上这些奢侈品,唉,真叫人羡慕。看来以后我也要移民到草原,做一个草原的女婿了。”

  “你——”月牙儿大惊失色,似乎没有料到一个大华侵入草原的流寇,竟也有这般地眼光。

  林晚荣装模作样的点头:“草原女儿?嗯,这个故事一定很动人了,期待着月牙儿神医给我们带来最精彩的讲述。”

  哈哈大笑声中拔腿就要走,玉伽神色一急,咬牙轻声道:“三割氏——窝老攻,请你等等。”

  流寇停下脚步,眉开眼笑道:“好,好,这一声叫地好。女神医,你叫住我干什么?”

  玉伽犹豫了半晌,低下头道:“没什么。请你记住要遵守承诺,及时释放我的族人。”

  林晚荣淡淡哦了声,笑着挥挥手,转身向马队中间去了。

  玉伽抬起头,望着他远去的身形,眼眸泛起一抹神秘的冷笑,好看的嘴角微微翘起,便像是天边最美丽的月牙儿。

  ******

  “将军,问出来什么没有?”看林将军骑在马上飞奔,一路沉默着,胡不归小心翼翼靠上前去,偷声问道。

  林晚荣缓缓的勒住马缰,速度减慢了些,沉着脸微微摇头:“她不吃我的狼牙棒,我风华绝代的魅力在她面前也派不上用场,这小妞很有可能是某方面比较冷淡。可惜了,可惜了。”

  一连两个可惜,叫胡不归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月牙儿太神秘了。”跟在他二人身边地高酋沉声哼道:“依我之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她的族人统统杀掉,就留她一个人给小李子治病好了,看她还能翻起什么波浪。”

  “这可不行。”胡不归急忙摇头:“高兄弟,你不了解胡人,他们的宗族观念极为强烈,若真杀了月牙儿的族人,这小姑娘一定会以死相理的。到时候小李子怎么办?!”

  高酋默然。林晚荣长长叹了口气,摇头道:“高大哥,胡大哥,我总觉得,我们似把这个月牙儿看的太简单了。不说别的,就凭她如此美丽的女子,敢于单身来往于兴庆府塞内塞外,落入我们手中也不慌乱,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也敢为小李子动手术。这份胆魄,世上有几个女人能够做到?!”

  老高二人情不自禁的点头,确如林晚荣所说,拥有这样气魄地女人。在世上当属凤毛麟角。胡不归沉默一会儿,忽然道:“看月牙儿这风度气势,绝非凡俗女子。如此以来,末将倒想起一事。昔日突厥剿杀铁勒、一统草原之时,铁勒汗国王室尽灭,传说只有一名襁褓中的达达(铁勒称公主为达达,编者注。)被忠心的族人救走,自此流落大漠草原,下落不明。你说这月牙儿,会不会就是铁勒失踪的这位达达?!”

  “胡大哥。你是演义看多了吧。”林晚荣拍着他肩膀笑道:“什么被族人救走地公主,这些大多都是胡乱编纂、吸引人眼球的。若月牙儿真是什么铁勒达达,她与突厥人应该有着亡国之恨了。可是你仔细看看。她像是仇恨突厥人的样子吗?再说了,这么漂亮的铁勒达达在大草原上四处闲逛、唯恐别人看不到,你说是月牙儿傻啊,还是突厥人傻?”

  “不是铁勒达达,难道她是突厥公主?!”高酋瞪大了眼睛道:“那这次我们可发达了。把她抓回去给林兄弟暖床。我们立即就成了全大华的英雄了。”

  老高这厮念念不忘暖床的事,几人听得忍俊不禁。

  ******

  “高大哥,这事儿以后就别再提了。要叫不相干的人听见。还以为我是强抢民女呢。我一向是只动口,不动手,大家都知道的。”

  林兄弟真是个善良的人!高酋感慨而又敬佩的赞了声。

  三个人又一起去探望了李武陵,那月牙儿也不知是用了些什么药剂,李武陵地额头虽仍是发烫,却已不似先前那般火烧的感觉,触摸鼻息,竟已隐隐有了些极为缓慢的呼吸。

  这一发现,直让所有人热泪盈眶。对这突厥少女地态度顿时改观了许多,连林晚荣都变得腼腆了,不好意思再去调戏女神医。

  发现突厥骑兵的时候,已是天色近暮。前方斥候回报,约摸有两万余突厥铁骑纵马飞奔,直往巴彦浩特驰来,显然是得到了要塞遭袭的消息。

  林晚荣长长的松了口气。离开巴彦浩特都六个时辰了,按理说消息早该到胡人耳中了,突厥人却一直没有动静,这叫他心里很是不安。眼下这两万突厥铁骑虽是姗姗来迟,总算叫他心中安定了许多。

  “胡大哥,你确认这两万突厥人是从草原深处赶来的?”盯住眼前地地图,林晚荣哼了声。

  胡不归面色凝重的点头:“确实如此。末将也没想到,率先驰援巴彦浩特的,不是几百里外巴德鲁所率地三十万大军,而是草原深处的胡人铁骑。舍近而求远,这其中恐怕大有

  文章。”

  林晚荣紧望着地图,一不发。这支深入草原的孤军,远离了巴彦浩特,往照南已行了数百里的路程,距离草原和大漠的交接地带尚有不到五百里的路程。跨过这片交接地带,便是打响了抗胡第一枪的五原了。

  自五原到贺兰山峡谷三百里的地界,眼下已经全部落到胡人手中。也就是说,要想回到贺兰山峡谷与徐芷晴会师,还有近千里的征程,更有三十万突厥铁骑随时等待着他们。就算真地能突破重围,这五千将士,又能剩下几个?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先前的快活心情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凝重:“胡大哥,说说你的想法,胡人为什么会舍近求远?”

  “放着近在咫尺的巴德鲁三十万大军不用,依末将看来,唯有两种可能。其一,是我大军顽强抵抗,贺兰山峡谷战事吃紧,巴德鲁和禄东赞纵是想驰援巴彦浩特,也无兵可调。”

  林晚荣断然摇头:“这不可能。以突厥国师禄东赞的机智,他绝不会将手中的牌一次全部打出,何况攻取贺兰山峡谷的主动权全在他们手里。光是在五原,他们就保留有至少四万的兵力。绝不会出现无兵可调的情况。”

  胡不归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将军之有理。如果不是无兵可调,那便只有第二种情形了。”

  他顿了一顿没有语,高酋在一边追问道:“老胡,第二种情形是什么?”

  林晚荣微微叹了口气:“胡大哥的意思是。此中有诈。”

  “有诈?有什么诈?”老高甚是不解。

  林晚荣悠悠道:“高大哥,如果你是禄东赞,你会不会猜到我们撤退的路线?”

  高酋想了一想,点头道:“我们袭击巴彦浩特。他当然想不到。但我们要与徐小姐会师,贺兰山的天险又是能下不能上,自然而然,就只剩五原一条路可走了。”

  “不错。孤军深入,千里奇袭,贵就贵在一个奇字。可事成之后,奇兵失去了隐蔽性,危险陡然增加无数。在这种情形下,选择向后回撤,与大营会合。这是人之本能,禄东赞一定会想到地。高大哥请看——”

  林晚荣取了纸张揉成两个小团,分往两边一摆:“这里是五原。另外一边是巴彦浩特。而我们现在处的位置,就在这二者之间。当胡人的两万铁骑到达了巴彦浩特之后——”

  他话声停住,双手持住两个纸团,往中间狠狠一挤。

  高酋顿时大奇:“咦,这个花招。我以前在八大胡同的娘们身上使过呢,舒爽地很,没想到林兄弟竟也是精深此道啊。”

  “是啊。”林晚荣咬着牙道:“这些都是我苦学洞玄子三十六散手所得,没想到高大哥竟然自学成才了。”

  胡不归笑得差点岔了气,好不容易理顺了呼吸:“高兄弟,现在我们是在兵事。其他的事情等到以后回家再交流。”

  老高总算开窍了:“林兄弟,你是说,胡人会从五原和巴彦浩特,对我们两面夹击?”?”

  他眼中的骇色清晰可见。留守五原城的四万胡人,巴彦浩特的两万铁骑,总共六万突厥人。从两面包夹五千大华孤军。这仗还用打么?

  “从目前看来,禄东赞应该就是想

  包汉堡了。”林晚荣无比正经道。

  “***,这个姓禄的是不是疯了。”汉堡虽没见过,但看林兄弟的意思就明白了。老高愤愤不平的哼了声:“不就是烧了他几斤粮草吗,犯的着用六万人来对付我们五千人?太不厚道、太不仗义了。”

  胡不归摇头道:“高兄弟你错了。我们这五千孤军在突厥人眼里肯定不成气候,他这六万人马来来回回地奔波,就只为了一个人。”

  老高的眼光落在林晚荣身上,高酋大骇:“你是说,禄东赞想抓我林兄弟?!”

  “不错。”胡不归笑着点头:“听说那禄东赞在我大华向霓裳公主求亲的时候,就被林将军击败过,还在林兄弟手下吃过暗亏。若不是皇上耳根子软了,他现在还在我大华地天牢里待着呢。这私仇暂且不说。以林将军现下的大华双肩驸马、抗胡右路统帅。禄东赞要真是能拿住了林将军,即便在贺兰山峡谷铩羽而归,那也是突厥的大胜了。”

  胡不归一语正说到点子上,连林晚荣都没想到这一层含义。他现在是大华两位公主的驸马,左有徐渭,右有李泰,后面有大华皇帝罩着,身份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他自己懒得有此觉悟而已。可是以禄东赞的才华,是绝不可能放过这条大鱼地。

  “这么说,倒是我连累兄弟们了。”林晚荣唉声叹气的摇头:“两位大哥,你们都知道,我真的很无辜啊。裙带关系一向是我最痛恨地,怎么连突厥人也这么庸俗呢?”

  一句话说的几人哈哈大笑,连那愁思也减轻了许多。

  “胡大哥,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走?!”笑了几声,林晚荣眯着双眼,向胡不归问道。

  老胡嘿嘿几声:“我们要做的,就是禄东赞想不到的。将军早已妙计在心了,还要属下献丑?”

  林晚荣竖起大拇指赞了声:“胡大哥说的好,禄东赞想不到的,就是我们要做的,唯有出其不意,才能料敌制胜。突厥人费劲心思要将我们挤压在巴彦浩特和五原之间,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他大手往地图上狠狠一指:“我们往这里走。”

  高酋看了一眼,顿时大惊:“林兄弟,我们要杀进草原?!”

  “怎么,高兄弟,你怕了?”老胡笑着望他。

  “我怕个球啊。其实我是在为突厥女人们担心——”老高朝林晚荣一指,骚骚笑道:“正所谓,林兄弟一出,谁与争风?!”

  林晚荣哈哈大笑:“瞧高大哥你说的,我可不是那么三俗的人。”

  “好,”胡不归大笑中伸出手掌:“既然如此,我们就到胡人心脏里去捅他几刀,就算死,也要死他娘个痛快。”

  “死个痛快!”三个人六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豪迈地笑声,飞出了老远******极品家丁_第五四零章 入了套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决定了行军路线,便由胡不归将这命令传达了下去。\、qb 5. \将士对林将军的奇兵突出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返回贺兰山峡谷要穿越三十万突厥人的封锁,进军大草原同样要面对胡人的围堵,危险是均等的。反正横竖都是个死字,与其毫无意义的被六万突厥人包夹歼灭,倒不如深入草原上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五千人马悄无声息的调转了方向,取了与原来路径截然相反的道路。由东向西,在茫茫夜色中,往一望无际的草原深处跨去。

  林晚荣立马回望,黝黑的天幕中苍茫一片,看不到草原和大漠的连接处,更看不到那魂牵梦绕的贺兰山峡谷。

  这一去。离着故乡是越来越远了,青旋、巧巧、大小姐、凝儿、仙子、安狐狸……也不知还能不能活回去见到她们。他心里顿生出些悲凉感觉,眼眶隐隐湿润。

  高酋跟在他身边。看他神色就已经知道他的心里,忍不住劝慰道:“林兄弟,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回去的。我老高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护卫你周全。”

  林晚荣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眼神一瞥,便望见了行在队伍中间那华丽的马车,沉默良久,方道:“高大哥,这月牙儿你一定要看紧了。她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我有种奇怪的预感,我们这一行。就与她攸息相关了。”

  高酋嗯了一声。笑道:“就算她再不简单。那也是个女人啊。以林兄弟你对付女人的手腕,恐怕到时候哭着喊着求你宠幸她的。也是这月牙儿了。还用的着怕她吗?”

  老高这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林晚荣嘿嘿摇头:“高大哥你错了。这突厥女子地心思,绝不如你想像地这么简单。你还记得在马车上为小李子治伤时候的情形吗?”

  马车上的情形老高那是历历不忘地,林兄弟的高超手段令人叹为观止。老高忍不住淫笑几声:“记得。记得。那突厥少女受不得你的调戏,差点儿就落荒而逃了。兄弟真是好手段啊。”

  林晚荣摇头叹息:“高大哥,你又错了。如果我说。不是我在调戏她,而是她在调戏我。你信不信?”

  “她调戏你?!”老高听得眼睛都直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敢调戏林兄弟地女子?那她的道行要高到什么境界啊。

  林晚荣点点头。神色无比的严肃:“高大哥你想想,我们在马车上那般地调笑说话。这月牙儿外表看起来震怒异常,但其眼神清澈、波澜不惊,其其行冷静无比,在如此巨大的心情波动之下。还能凝神静气的为小李子疗伤,不出丝毫地差错。这是怎样的心理素质?不要说是女子,就是在男子中间。又能找出几个这样沉稳的人来?偏偏我们还察觉不到,自以为调笑的甚是欢乐,殊不知,从心理上,我们都是被这月牙儿调戏的对象呢!”

  这一番分析,高酋听得恍然大悟:“林兄弟你不说,我还真想不起来叱,这丫头的确的沉稳的过分了——哦,我明白了。在马车上林兄弟你那调笑都是故意之为、来试探这丫头地?!佩服佩服,兄弟演技之高超,连我老高都晃过了。”

  “不提出罢,”林晚荣摆手叹道:“世人皆只看到我放纵不羁的外表,哪能理解我炙热而赤诚的内心?这样的有道之淫却被认为荒淫——唉,被人误会多了,我早已经习惯了。不提,不提。”

  好一个有道之淫!高酋深表同情的点点头,林兄弟确实不是个随便的人,冒着骂名调戏月牙儿,受尽了千古奇冤,却还能如此看得开。真是叫人佩服之极。

  胡不归遵了林晚荣的将令,将斥候放的远远,从调头的那一刻起,这五千孤军就洽谈室要和胡人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了。茫茫的阿拉善草原,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段茫然未知的征程,谁也不知道前方到底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又向草原深处疾行了一个多时有才驻扎下来,安排好各路斥候明哨暗哨之后。已是月挂中空了。胡不归指着地图道:“那两万突厥精兵,此时在我们东北角的约三百里开外,以他们行进的速度,预计明日一早就可以到达巴彦浩特了。末将琢磨,大胆人会在此留下一部分兵力修缮城池。剩余人等则会继续向前追缉,达到合围我们的目的。”

  “不错,胡人的速度不算慢了。”林晚荣点头道:“这样说来,明天一早,我们放走的那个瘸子和瞎子,就能把我们的行踪‘准确’的报告给突厥人了。”

  胡不归哈哈笑道:“末将到现在才明了,原来将军放掉月牙儿的族人,内里还有这么深层次的意思,这下突厥人更是坚定了要两面合围我们的信心了。那小姑娘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他的族人给我们做了助力。”

  “未必。”林晚荣神色郑重的摇头:“以月牙儿的心计。她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只是我们将她与她的族人阻隔开了,她才无计可施。”

  胡不归早已从高酋口中得知了月牙儿的厉害之处,闻哼了声道:“将军,依末将之见,不管这月牙儿是个什么身份,但她必是个棘手人物无疑,为免除后患,倒不如等她治好了小李子——”他话声停住。将手放在脖子上,恶狠狠的比划了一下。

  高酋脸上满是惋异之色:“老胡,这么漂亮个小姑娘,突厥人里几百年才出一个,杀了多可惜。倒不如叫我给她下点迷惑神经的药,让她一辈子只记住林兄弟一人,那不就皆大欢喜了?!”

  胡不归惊恐道“高兄弟。真有这样的药?那可太好了。”

  高酋神色郑重的点头:“嗯。等这次打完胡人回去,我就好好研究。争取早日调配出这种药物。老胡你就耐心等待。”

  和这厮说话也是白搭,胡不归切了一声。懒得理他。

  林晚荣叹了口气。苦笑道:“胡大哥,有了你这想法。只怕小李子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胡不归也是个聪明热。闻立时一惊:“将军,你的意思是说。是月牙儿估计使了手段。叫小李子无法清醒?”

  高酋也想通了其中地关键之处。当下脸色大变,若是这样地话。那就太可怕了。

  林晚荣悠悠道:“这样漂亮的突厥女子落到我们手里,以月牙儿的聪明才智。定然会留些自保地手段。我们不能肯定她是不是对小李子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她绝对有令李武陵永远无法醒来的能力和手段。”

  这最后一句话,就像一记重锤敲在了老高老胡地心上。林将军说的一点不错,请这突厥女人来医治李武陵。本就是机遇和危险共存的事情。他们可以借助玉伽地族人来威胁玉伽,但玉伽又何尝不可以借助李武陵来威胁他们呢?难道真的置小李子的安危于不顾,杀光玉伽地族人?这话也只能吓吓人而已。他们和玉伽,本就是相互利用、制约和反制约的关系,就看谁的手段更厉害了。

  胡不归和高酋听的头都大了:明里看着。是他们掌控着玉伽。可暗地里,玉伽何尝不是遥控着他们呢?这个月牙儿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怎么到了草原上,随便遇到个小姑娘都这么厉害。这又是斗勇,又是斗智的。还叫不叫人活了?

  “林兄弟,我感觉,我们像是入了套了。”高酋懵了半晌,才哼出这么一句话来,老胡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似乎也有问题。

  见这两位老哥有些泄气的感觉。林晚荣哈哈笑道:“能入什么套呢?大不了就是个美人计。两位大哥可别忘了,这月牙儿再厉害,也是个女人,是握在我们手心里地。我很谦虚的说,这个世界上长着两条腿的雌性动物,就没有我搞不定的。”

  这也就谦虚?老胡老高二人面面相嘘,你就吹吧——那母猴子和雌猩猩你也能搞的定?我瞧是你被搞定还差不多。

  高酋虽说是天天为林兄弟唱赞歌。此时也禁不起的心虚了:“兄弟。你真有这把握?你可别忘了,你的诸位夫人,都是我们大华的千金小姐。喜欢的都是什么情情爱爱的诗啊词啊的,兼之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是这突厥女人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们都是草原上的野马,崇尚的是武力,崇拜的是英雄,最喜欢的男人粗犷面容和络腮胡子,这些都不是你的强项啊。要想骑上这野马——我看也别讲什么感情了,还是用药来的比较妥当。”

  “对啊,还是用药——”胡不归脱口而出,旋即又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月牙儿本人就是个大夫。药性比谁都熟。用药只怕不成,依我看还是用强的好了,这样她就无法反抗了。哭哭啼啼几天也就过去了,女人嘛,都是这样,正所谓,感情为辅,用强为主嘛!”

  说到淫荡处,这两个人一扫先前颓劲,眉飞色舞,馊主意层出不穷,直叫林晚荣哭不得笑不得,研习兵法时,怎么就没剪刀你们这么带劲呢?倒是老高先前的那一句“入了套了”,叫他心里生出模模糊糊相同的感觉,可是再往细处一想,就没有头绪了。

  老胡二人计议到深夜。主意出了无数,却仍没找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制服月牙儿的办法,二人这才明白林将军的伟大之处。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

  功,遥想林将军谈笑间摘取各位小姐的芳心。看似探囊取物,这风光的背后包含了多少辛勤的汗水啊。真是可敬可叹。

  让这二人龌龊去吧。林晚荣懒得与他们罗嗦了,迈了步子行出来直往安置李武陵的帐篷而去。

  小李子的安危现在是重中之重,那帐篷扎在营房正中,紧邻着林晚荣的大营,门口四周足有十数名守卫,看护格外的严密。

  “将军!”见他缓步过来。数名护卫精神一振。急忙行礼。

  “各位兄弟辛苦了。”林晚荣微微点头,刚刚掀开帘子。就觉眼前白影一闪。淡淡的清风拂身而过,似有轻鸿疾掠而去。

  “什么人?!”大惊之下,林晚荣动作极快,刷的长刀出鞘,直直砍了出去。他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又准有狠。连突厥人都敌不过他,可谓迅疾。

  这一刀劈过去,风声呼呼。气势十足,可谓十拿九稳。只是巨力之下,刀锋却无一丝停顿。直直劈下去,竟是落了个空。再看眼前,空空如也,别说是人,见连个飞蝇地影子都没有。

  “将军,你怎么了?”门外地守卫闻声暴喝,急忙闯了近来,只见林将军双手握刀,满脸的骇色,神情震惊无比。

  林晚荣长长喘了口气,沉声道:“你们守在营外,可曾看到有人冲出去?!”

  几个护卫急忙摇头:“没有。自今夜扎营以来,除了您和高将军胡将军之前来探过。再无人靠近这营帐。”

  林晚荣仔细打量帐房,李武陵神色安静的躺在行军床上,脸色煞白,呼吸虽缓慢,却无异样,只是身上包裹地纱布触目惊心。这是今日扎营时,林晚荣亲自为小李子换药包扎的伤口,他自然认得清楚

  前还放着一碗汤药,帐篷里弥漫着浓浓的草药问道。除此之外就再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难道是我眼花?林晚荣心里满是疑惑,缓缓将刀收起。疾步走到小李子的塌前。

  李武陵双眼紧闭,睡容安详,略带稚嫩的脸颊和嘴唇因缺水有些干裂。手触上他额头,虽仍是炙热,已经有缓缓下降之势了。

  一切都无异常,莫非真的行军太累,看迷糊了?林晚荣情不自禁的揉揉眼睛。几名护卫见林将军东摸摸西闻闻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就是想不通他在做什么。

  仔细搜寻了半天,根本就找不出一丝丝异样的痕迹,林晚荣抬起头来,哈哈笑道;“无妨无妨,我只是检查下各位兄弟们的警惕心,看到各位兄弟无惧无畏,尽忠职守,我很欣慰。”

  从李武陵营帐里走出来,他有警惕的四周望了望,寂静一片,除了不是传来战马的喷嚏,再也听不到什么杂响。

  为了完全起见剩余的几十号突厥人,早就被大乱了顺序,化成十余小组分别看押起来,其中那个叫做赫里叶的突厥壮汉更是被重重的捆绑,由胡不归麾下亲兵亲自看守,唯剩孤孤单单的月牙儿独居一个帐篷。便离这里不远,四周又有许多守卫。谅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招。

  把能预料到的因素都排除尽了,也想不出个因果所以来,就干脆懒得费心思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早些回家睡觉最实在。

  他刚迈出一步。就听远处传来几声清澈的翠笛,那曲调宁静轻缓,似是天外而来,清幽中带着股淡淡的哀伤。仿佛春野地雨露,滴滴答答,轻轻落打着枇杷。

  走上几步。就见远处的草地上背对着自己,jingzuo着一个宁静的身子。取下金丝小毡,如云般的顺滑的秀发自然的落下。犹如银河直落的飞瀑。黑底金边的胡式长裙漫不经心的耷拉在草地上,那美妙的身影就如草原的一朵金花,盛开在皎洁的月光之下

  一方玉痂横放在她唇边,清脆的音符从竹管中颗颗蹦出,时而欢快。时而凝缓,像是大漠的风。拂过她的面庞

  想勾引我?门都没有!!望着那窈窕的身影,林晚荣根根吞了口水!

  “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鸣呃——”她嘻嘻笑道重重的踏出俩步,将那青草踩得哗哗作响:“长夜漫漫,谁伴我眠——咦,这不是玉痂姑娘吗?你也睡不着啊?”

  突厥少女缓缓转过身来,淡淡月色中,她双眸幽邃如水,却又有股难以驯服的野性,俩行晶莹的泪痕清晰可见,洁白如玉的脸庞仿佛天上的明月一样美丽动人。

  乖乖.林晚荣的心情也不自禁的紧了紧,谁说突厥无美女?着月牙而还真是有股子不同的韵味啊.

  &nbt;你来赶什么?!突厥少女看了他一眼,满是厌恶道.

  &nbt;错了.错了.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林晚荣笑道"进晚的月光这么好.晒的我睡不着觉.正巧我兽性大发要吟几首小诗__啊,漠上草原放光华,玉伽姑娘吹玉萧.最喜春时花照水.笑看月色雪映沙__啊,好诗,好.玉伽姑娘莫非也是被我诗歌所吸引?按照我们大华的话来说.那就是猿粪,天降的猿粪那.&r >

  “什么缘分?!”玉枷冷冷笑道:“我们突厥和你们大华本就是生死仇敌。你捉了我我族人,逼迫我为大华人治病。这么卑鄙地手段,委实没有辱没你着大华人地称号。

  林晚荣婚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走近她身边。一屁股坐下:“卑鄙不卑鄙,不是玉珈姑娘你说了就能算的。话说回来,你在我兄弟身上不也留了暗着吗?”

  月牙儿面色不变,将身子挪动地离他远远,冷哼了一声,眼眸深处,却有几丝淡淡的寒光。

  林晚荣双眼眯起。微微笑道:“不需要你承认。每个人心里自然会有一把标尺。就像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样,不用问过程,只看结果就可以了。”

  月牙儿把玩着手中的玉笳,不肖哼道:“不要以为你自己多么聪明,草原上地狼群。永远斗不国聪明的猎手.”

  “是吗?这又是突厥谚语?”林晚荣点头道:“那很好。关于狼,我们大华也有句著名的谚语,叫做一夜七次狼,意思是。我们大华男人。一夜可以化身七匹恶狼,你们草原有这么厉害的猎手吗?”

  “不要脸——”月牙儿怒斥几声,耳根上显出一抹粉红,显然听过这句“著名”

  的谚语。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脸色猛然变冷:“直接说了吧。月牙儿小姐。我可以不管你地出身、你的来历,我也可以释放你的族人,我只希望你不要再在我兄弟身上耍花招。我希望能让他尽快地醒来,和我们在一起。”

  他这也算是小小的摊牌了,面对月牙儿这样聪明的突厥少女,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以攻代守,看看她的底牌。

  玉伽哼了声,冷棱注视着他:“请不要将每个人都想的和你这流寇一样的卑鄙内,我们突厥人的胸怀,宽广的你无法想象。”

  “是,是,的确很宽广。”流寇恼怒的盯住她“宽广”的胸怀,口水滴答,眼放绿光。

  玉伽脸罩严霜,淡蓝的眼蛑泛器阵阵冷意:“先前释放我的两个族人。其用意何在,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是谁在耍花招,你们大华人自己心里有数。只是无法想象,象你这样狡诈卑鄙、无耻下流的人。是如何在大华当上

  突厥少女对他的轻蔑与不屑一览无余,这其中固然有对大华的天生偏见,与这流寇的下流表现也不无关系。

  就当你是夸我了。林晚荣嘿嘿一笑:“月牙儿妹妹。我们大华文化的博大精神,看来你还没有深刻领悟。不过也无所谓了,你能说上几句流利的大华话。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了。对了,看你医术华语都是如此的熟练,你是不是到我们大华留过学?但不知是在哪所学校镀的金,师承何人?徐渭你认不认识?梅砚秋呢——还有顾顺章——”

  他一连问了几人的名字。兴致甚是高昂。月牙儿何尝看不出他的心思。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冷笑不语。

  问的力气都衰竭了,那丫头却是铁板一块,一字未吐,林晚荣暗自炎起,嘿嘿道:“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与你相好的情郎是我们大华的帅哥,你为了准备与他私奔。才苦学我们大华语和医术。不错不错,有个性!”

  听他胡扯,那玉伽便忍不住的恼怒了:“谁与大华人私奔?我们草原女儿向往的是无敌的勇士,你们大华男人胆怯懦弱,就像草原里的野棉花,一脚踩下去就软了,没骨气!”

  “这个,玉伽姑娘你太绝对了。”林晚荣愤愤不平道:“你怎么能因为一颗枯萎的小树,而去诋毁一片茂密的森林?远的不说。你看看我。我是软的还是硬的?我有没有骨气?”

  “你?!”突厥少女鼻子里哼出一声?“骨气倒是有一点。却全部用到下流上去了。”

  这评价,科是绝对骨子里去了。林晚荣不以为意哈哈大笑:“玉伽姑娘好眼力,真的是看人看到骨髓里了。若非我们二人是第一次相见,我定然还以为你以前见过我呢。话说回来。玉伽小姐。你以前听说过我的名字吗?”

  “三割氏——窝老攻,”玉伽不屑道:“如此丑陋的名字,我要听它干什么?”

  “林晚荣忍住笑道:“叫长了时间就不丑陋了。这么说来,玉伽姑娘以前是没听过我的名字了,可惜可惜。看你对我如此的了解,我还以为你曾下苦功夫研究过我呢。”

  他这句话似是有心,又似是无意。信口说来。叫那玉伽也忍不住的呆了一呆,淡蓝的双眸幽邃如水。

  林晚荣盯住她双眼,不紧不慢道:“其实,我在突厥也有个算不上朋友的朋友。他叫禄东赞,为人很聪明,不过玉伽姑娘你比他更聪明。月牙儿妹妹,你认识禄东赞吗?”

  玉伽面色不变,缓缓道:“享誉草原的国师禄东赞大人,凡是我突厥子民,怎会不认识他呢?”

  “原来你是认识他的。”林晚荣意味深长笑道:“也好,等什么时候有了空,麻烦你给他带个话,就说我欢迎他再到大华作客,这次我绝不再讹他的辣鼻草了。对了,那个盛产辣鼻草的地方叫做什么来着,阿尔泰山,科布多,好地方,好地方啊!”

  他紧盯住月牙儿。发出阵野狼般的怪笑,脸上满是得色。

  玉伽小手颤抖了下,阵阵寒意涌上心头,她忽然展颜一笑。摇头道:“自作聪明的大华人,原来你把我当作禄东赞派来的人了。”

  没想到倒叫这丫头率先揭穿了,林晚荣嘿嘿冷笑:“难道不是吗?”

  月牙儿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直划破了夜空的宁静。向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帐房飘去,引无数的将士向此张望。

  老高和老胡远远的自帐篷里探出个脑袋,向这边望了几眼,见到林晚荣的身影挨在月牙儿身旁,顿时眼睛一亮,齐刷刷的伸出大拇指,笑得无比的猥琐和暖昧,只有鬼才知道这两个淫货想到哪里去了。

  ***,我可是什么都没干,那冤枉啊!见突厥少女得意的模样,林晚荣忍不住道:“你笑什么?破坏别人睡眠,引发无端猜想,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你知不知道?!”

  玉伽停住笑声,望他一眼:“自作聪明的大华人那。不要以你狭隘的心思来揣度别人。我以草原之神的名义发誓,绝不是禄东赞国师派我来的。”

  草原之神在突厥人心里的地位无与伦比,月牙儿如此发誓,难道她真的不是禄东赞派来的?被玉伽一搅和,林晚荣顿时也懵了。他纵有泡妞无数的经验。在这突厥少女玉伽面前,却有种大刀砍棉花的感觉,使的都是冤枉劲。

  一种浓浓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林晚荣倏地立起,怒声道:“神医小姐,你救醒小李子,我放你和你和族人走——现在,立刻,马上!”

  玉

  伽也是长身而起,无惧的与他对视着:“现在就将你的兄弟叫醒?很抱歉。以玉伽的医术,我无法做到。当然,你还是可以选择现在就释放我和我的族人,若真是如此。玉伽将无限感激。”

  她弯下身去,轻轻拂掉长裙上的细草尘沙,身形曼妙,妩媚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这丫头还赖上了。赶都赶不走她了?看着玉伽婀娜而去的身影。林晚荣握紧了拳头。满腔的怒火。

  “我感觉,我们像是入了套了。”老高的话翻来覆去在耳边响起,林晚荣脸色苍白,久久无语极品家丁_第五四一章 与虎同行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日大早拔营启程,望见林晚荣单骑只马走在最前,耷拉着脑袋,神情蔫答答的样子,一夜之间似乎连黑眼圈都暴涨了许多,胡不归忍不住拉住身边的高酋,朝林将军萧索的背影呶了呶嘴:"高兄弟,你看,将军这是怎么了?昨儿个夜里不还好好的么?!&r >

  老高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的神情同样疑惑着:"咦?莫不是昨夜失手了?不对啊,他昨夜和月牙儿笑的那么欢快,正是恋情奸热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亲耳听到的,怎么会失手呢——应该是**才对啊!!!

  听他说起月牙儿,老胡忍不住朝中间精美的马车看去,那一方车帘子微微掀起,露出突厥少女的身影。\ 、q b五。 婀娜的身段,俏丽的面庞,淡蓝的幽邃双眸,嘴角还带着丝浅浅的微笑,娴静如水,镇定自若。

  少女玉伽正持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弯刀,小心翼翼的雕刻着手中玉笳的绣管,还不时将玉笳放在唇边,吹出几丝欢快的音符。她弯弯的柳眉下,长长的睫毛不时的轻颤,眸子里隐隐露出淡淡的笑意,分外甜美。沸——腾——会员手打

  看到这里,胡不归也忍不住的纳闷了,这还是俘虏吗?她怎么比在茶馆里喝茶还要悠闲。

  对比林晚荣与月牙儿的神态,一个郁积如朽朽枯木,另一个欢快似艳丽春花,倒像把关系完全掉了个,说不出的诡异。

  高酋看了半晌,猛地一拍巴掌:"坏了,老胡。大事不妙。&r >

  胡不归惊道:"怎么个不妙?&r >

  高酋神秘兮兮的左右望了几眼,唉声叹气道:"林兄弟昨天跟我们说的都是些大话。看现在这模样,只怕不是他搞定了那突厥女人,而是那突厥女人搞定了他。&r >

  老高跟在林晚荣身边时日长了,将他地口吻也学了个六七成,"搞定"这个词清晰好记、朗朗上口。他也会活学活用了。

  &nbt;不会吧,"胡不归听得大骇:"林将军可是我们大华最有魅力的男子了,曾溺水三千、阅女无数,可谓水火不浸之身。怎么可能被一个胡人女子打败?!这太不可思议了。&r >

  老高长长叹了一声:"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正所谓,螃蟹终归水里死,将军难免阵上亡,林兄弟一生辛勤、采花无数。就算最后折损在百花丛中,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r >

  他二人猜测了半天,却是越说越害怕,万一林将军真的把持不住、入赘了草原。那不要说这支深入草原的孤军,就连两位公主、徐小姐,甚至整个大华,也全都玩完了。

  二人相互望了望。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无比地恐惧和惊慌。仿佛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j驾——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老高老胡齐齐长喝,一鞭子甩在马屁股上。骏马飞奔,直直往林将军身后追去。

  正在惬意摆弄着玉笳的突厥少女,微微抬起眼帘,望着前面渐渐会合在一处的三匹骏马,忍不住地嘴角轻挑,眸子里泛起几丝淡淡的冷笑。

  拂晓行军,东方的草原才微微露出一抹鱼腥白,茫茫苍穹仍是黝黑一片。林晚荣刚刚打了个呵欠,就闻身后马蹄长响,胡不归与高酋面色匆匆的赶了上来,与他行了个并排,一左一右地把他围在了中间。

  &nbt;咦,两位大哥好兴致啊,这么清早就起来赛马?!"林晚荣挥挥手笑道。

  老高朝胡不归打了个眼色,老胡一咬牙,硬着头皮道:"将军,末将有一事不明,是关于这玉伽的——

  &nbt;玉伽?!"林晚荣脸色变了变,神情尴尬:"无缘无故的,胡大哥你说起她干什么?&r >

  胡不归边打量将军的脸色,边斟酌着道:"不知将军昨夜与她交流地结果如何,会不会入赘——咳,咳,末将的意思是说,会不会对她进行更深层次的打击?!&r >

  深层次的打击?!难道我现在地层次还不够深么?林晚荣唉了一声,摇头道:"胡大哥,高大哥,你们来地正好,关于这月牙儿,我只有一句话——

  一句话?!老胡和老高面面相觑,林兄弟不会是真的被这突厥女人搞定了吧。还是高酋反应的快些,急忙道:"林兄弟,是一句什么话,你尽管说来。你放心,我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扛地住的。&r >

  林晚荣偷偷朝那队伍中间的马车看了眼,低下头来,一字一顿咬牙道:"珍——爱——生——命,远——离——玉——伽

  他说完这几个字,长长的出了口气,心情似乎轻松了不少。胡不归二人听得发愣,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一个突厥小姑娘么,怎么在林将军眼里却成了洪水猛兽。

  &nbt;不信是吧?!我就知道你们不信!"林晚荣苦笑摇头:"换成昨天,我也不信,可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你们想想,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落到了我们手里,我们能把她怎么样?小李子一天不醒来,对她我们就不能打、不能骂、不能杀,要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她,就连撵她走,那也成了一种奢望。说的不客气点,她想暗算我们,那是一百个可以。我们想要暗算她,却是一点门都没有。&r >

  林晚荣痛心疾首,愤慨不已,何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过。

  &nbt;哦,原来是这样啊。"老高老胡长长的哦了声,却是哈哈大笑了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月牙儿好不好伺候,这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只要林兄弟没有被这突厥女人搞定,那就一切大吉了。至于怎么对付月牙儿,以林兄弟的手腕,谁能相信他没办法?他这是谦虚呢。

  &nbt;喂,两位大哥,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们知不知道这月牙儿的厉害?!看两位一个劲的淫笑。丝毫不为将来地命运担心,正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林将军忍不住的大吼一声。

  高酋急忙点头道:"林兄弟,其实我们是这样想的。小李子的伤势,现在的确离不开月牙儿,没办法,只有把她绑上与我们一路同行了。这丫头嘛。手段虽是有一点,不过正如你昨日所说,不管她多么厉害,总是在我们掌握之中的。最不济也就是下药用强。保管叫你吃不了亏就是了。&r >

  &nbt;对啊,对啊,"老胡接道: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我和高兄弟都感觉,这玉伽在突厥人中的地位绝对不低。把她带在身边。到了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发挥重大作用呢。这也是为兄弟们的安危着想。&r >

  他们二人一唱一和,虽不是刻意要留下月牙儿,但那意思也很明显了。玉伽现在是小李子的救星,想赶走她那是不可能地。与其想着法子撵走她,倒不如考虑怎么征服她,这才是上策。

  三人当中。与玉伽接触最多的是林晚荣。最明白突厥少女厉害的也是他。

  现在的情形是,月牙儿神秘地就像天上的月亮,谁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可是以她对大华文字和医术的了解。说她没听过林晚荣地名字,任谁都不会相信。昨夜的那一番交谈,突厥少女机智百变,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直逼七寸,仿佛就是看准了林晚荣的命门来的,又准又狠。

  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我还没出手,就先输了一半,这仗还怎么打?!林晚荣沉默了半晌,苦笑摇头道:"高大哥,胡大哥,带上这玉伽同行,那无异于与虎谋皮啊!&r >

  高酋嗯了一声,笑道:"怕个什么,这老虎再厉害,也是只母大虫。我和老胡都对兄弟你有信心,你就放手去干吧。&r >

  看来是真地没有退路了。林晚荣举首往那马车望去,帘子卷了起来,突厥少女蹲坐在马车地地上,细心的捡拾着药草,口中轻哼着林晚荣听不懂的草原小调,挂着薄薄轻纱地脸上,不时洋溢出春花般的笑容,美丽之极。

  玩到高兴处,她抓起几把药材,轻轻洒在车厢地上,堆积出两个华语小楷,却是她的名字——"玉伽"。突厥少女满意的点点头,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巧的金色弯刀,那刀鞘把壁金光闪闪,名贵无比。玉伽将金色弯刀放在自己的名字下首,仔细打量几眼,脸上浮起几抹嫣红,又忍不住的轻咬着嘴唇,微笑起来。

  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草原拂过的微风,清净自然,纯洁无暇,此时的月牙儿就是一个最天真烂漫的突厥少女,任谁也无法将她与昨夜那个凌厉无匹的玉伽姑娘联系起来。胡不归喃喃道:"草原上竟也有这么清纯可爱的女子?!我真是大长了见识。&r >

  可爱?联想到玉伽昨夜的举止行为,林晚荣怎么也无法将这突厥少女与可爱这个词画上等号,不说她可恨已是抬举她了。

  玉伽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缓缓抬起头来,如烟花般灿烂一笑,眼眸深邃如水。

  &nbt;***,"老高情不自禁的抓住胡不归的肩膀,狠狠道:"祸水,祸国殃民的水!林兄弟,我代表大华子民,强烈要求你收复这祸水,扬我大华天威。&r >

  望着突厥少女水般湿润的眼神,林晚荣心里急跳了几下,头脑里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个词——与虎同行!

  &nbt;报——紧急军情!"远远的,一匹骏马如箭般飞驰而来,斥候的大喊声响彻了草原。那突厥大马浑身上下湿的通透,马上的骑士满面尘沙,挥汗如雨,直往中军冲来。

  高酋疾步上前,一把抓住疾驰的突厥大马,那骏马嘶的一声仰天长鸣,稳稳的立住了。马上的斥候跨下鞍来,却是双膝一软,疲累的直直往前栽去。

  胡不归急喝一声,上前扶稳了他:"勿要惊慌,林将军在此。有何军情,尔速速报来。&r >

  那斥候气喘吁吁道:"禀将军,大事不妙。原本向着巴彦浩特去的两万突厥人,今晨忽地改变了路程,折往西南我军方向而来。眼下其先锋,距离我军还有二百五十余里。&r >

  &nbt;什么?这怎么可能?!"胡不归和高酋惊得同时跳脚:"胡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你可有报错?!&r >

  &nbt;禀将军,千真万确!!!那斥候焦急道:前方尚有三路兄弟暗中潜藏,半个时辰之后,还会有消息再报。&r >

  看来不是假的了。老胡脸色骇然,转向林晚荣道:"将军,这怎么可能?!胡人怎么会突然调头?!&r >

  林晚荣眼神疾闪,忽地转向玉伽的马车望去。那帘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打了下来,月牙儿的身形影影绰绰,若隐若现,车厢里安静的有几分诡异。

  &nbt;等着我!!!"林晚荣暴喝一声,啪的一掌拍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嗖的奔了出去,直往那精巧的马车而去。

  &nbt;啊——你干什么?!"玉伽的惊叫声中,车帘子已经被林晚荣哗啦扯开,他跃身而入,嗖的一刀就往月牙儿头上劈去。

  地震了,各位兄弟姐妹还安好吗?别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候几声,平安才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