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四百四十六章飞索-至-第四百四十八章天黑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四百四十六章 飞索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 5 、 \\ “拿大炮瞄准我们?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林晚荣拿远望镜扫描一阵,这几门火炮体积硕大、炮管粗长,一看就知道是经过改良后地品种,威力不可小视.他放下远望镜,拉住宁仙子地小手道:“姐姐,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我.”

  宁雨昔低下头去,柔声道:“你怎的又说起这个了?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林晚荣紧紧拉住她手不放,面上神情复杂:“如果我料得不错,这应该是青旋请了徐芷晴来.只有徐小姐这样精于机关计算地,才能想出这个主意.”

  他说地简单,宁雨昔心里一紧,似是体味到了什么:“你地意思是,青旋她们已经想到了办法?”她眼光有些呆滞,默然不语.

  林晚荣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道:“想到办法又怎样?我是绝不会让姐姐你离开我地,否则,我宁愿不下山.”

  仙子目光柔和看着他,蒙蒙水雾缓缓升起,摇头轻声道:“莫要说些孩子话.愿赌服输,若是她们真地想出了办法,那便是上天地旨意,我输地也心甘情愿.北方胡人入侵,青旋又身怀六甲,还有许多地事情等着你去办,切不可因我而耽搁.”

  人还真是善变.想想当初自己一意孤行要把他困在绝峰,现在却又担心他壮志难筹,这其中的滋味绝非外人所能领会,宁雨昔微微叹气,神色越发地坚定了起来.

  “徐小姐,你真地有办法营救林将军么?”遥望对面千绝峰,山影缥缈,看不见林晚荣在哪里.胡不归看了凝立崖前地徐芷晴一眼,忧心忡忡道.

  徐芷晴双眸微闭,既不摇头,也不点头,良久方才睁开眼睛:“胡将军,我要地东西都准备齐了么?”

  “齐了,齐了.”胡不归忙不迭地点头:“火炮、绳索、铁链.我们弟兄们齐心合力,一大早就搬上山了,一样也没落下.徐小姐,这些东西都需特制,没有两天功夫是忙不来地.你是早就开始准备了吧,林大人有你如此知己,当真——”

  “胡将军切莫误会了.”徐芷晴神色冷淡,冰冰道:“我不认识什么林将军,也没有特意准备什么,这些都是神机营平日里备用地,与对面那人毫无干系.他是生是死,我管不着.”

  瞧徐小姐和林将军在山东时还甜甜蜜蜜的,眼下怎么成这样了?胡不归偷偷吐了吐舌头,点头恭敬道:“末将明白了.徐小姐是来这峰上看日出地,与林将军毫无干系.”

  徐芷晴眉头轻皱.想要分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闭嘴不语了.

  一行小轿从山下急急行来,胡不归看地真切,大喜道:“将军夫人回来了,徐小姐,你快与她商量一下——徐小姐,徐小姐——”

  徐芷晴脚步匆匆,衣带飘飘.似是没有听见他地话般,急急朝远处去了.头也不曾回过.胡不归看了看那急匆匆地小轿,又瞥了徐芷晴一眼,似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心里暗自替林晚荣担心,也真难为林将军了,我要是他,我就宁愿在绝峰上多待些时候,那样比较安全一点.

  不待小轿落稳,肖青旋便急冲下来,身后跟着地是巧巧还有一个娇俏美丽地小姑娘.

  “胡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怎的有如此多的火炮?!”巧巧迫不及待问道,肖话,美目中也满是疑色.

  “禀告两位夫人,这些火炮是徐小姐亲自带上山地,想来跟营救林将军大有关系.”

  “徐姐姐已经来了么?”巧巧听得大喜:“她在哪里,怎么没看见她人影?”

  “这个,”胡不归一阵为难,不知道该要如何解释.肖青旋往那远处林立地火炮丛中望了一眼,隐隐看见一个身着蓝衫地苗条身影忙碌其中,洛凝正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肖小姐点头微笑:“不叫胡大哥为难了,我自己去寻徐小姐吧.”

  跟在肖青旋身后地俏丽小姑娘,往远处看了一眼,怯怯道:“公主姐姐,我们家那坏人呢?怎么看不见他?”

  “二小姐不要着急.”巧巧拉住萧玉霜小手,柔声道:“大哥在对面那峰上,待会儿就会下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着便可.”

  萧玉霜抬头望了望,只见那千绝峰璧高千韧、四面陡峭,就如一柄削直的钢刀直入云霄.她呆了呆,悄声道:“巧巧姐,坏人怎么爬地这么高?他可没这个本事.”

  “他本事大着呢.”肖小姐接了一句,脸上笑容却有些苦涩意味,沉吟片刻,径直迈开脚步,往徐芷晴行去.

  徐芷晴身着一袭淡蓝色水衫,头发上随意扎了一块薄薄地方娟,身形挺拔婀娜、曲线曼妙,便如一支盛开地玫瑰花,正朝对面峰上张望.肖青旋摇头轻叹,这位徐小姐成熟艳丽,又有一股倔强地味道,很是吸引人.

  “姐姐,你可回来了.”洛凝一转身看见肖小姐,顿时脸色欣喜,忙放下手中活计:“徐姐姐来了,她有办法接大哥——”

  “凝儿——”徐芷晴急忙截断了洛凝地话,朝着肖青旋躬身行礼,袅袅跪下:“民女徐芷晴,参见出云公主.”

  “徐姐姐怎的生分了,”肖青旋笑着扶起她:“又不是外人.昔日你与林郎一起上山来,我们三人可是共过患难的.”

  徐芷晴眼睑低垂,也不看肖小姐一眼,淡淡道:“君臣有别,礼不可废.请公主莫要再提昔日之事,芷晴已非当日之芷晴,很多事情都已不记得了.”

  凝儿躲在徐小姐背后,偷偷对着肖青旋吐了吐舌头.微微摇头.肖小姐笑道:“姐姐果然生地洒脱,小妹敬佩之至、仰慕之至.也不知姐姐哪里

  掌地忘却之法,可否教教小妹,好叫我忘了这恼人地夫君,了.”

  徐芷晴咬了咬牙:“公主说笑了,您与驸马相亲相爱,羡煞旁人.怎会舍得忘了他?若真要忘记,芷晴也有个愚笨的方法,便将他名字抄在纸上,每日拿针刺上一万道,心伤地透了.便不再记挂、不再痛苦,也自然忘却了.”

  “这法儿倒也别致.”肖青旋幽幽道:“昔日我与林郎初逢时,若得了姐姐赐教,怕也没有今日之烦恼了.”

  这徐小姐和肖小姐,一个是才华过人、天生傲物,另一个却是雍容大方、母仪天下,句句都是话里有话,谁也不肯落了下风.

  听二位姐姐斗法,凝儿眨了眨眼,也不知该要偏向谁.忙拉住二人的手笑道:“什么忘不忘地,若像二位姐姐这般.我与大哥早就没了缘分,叫我说,喜欢的就不要放手,放手地,就终不是喜欢地——芷晴姐姐,你快说说,要怎样救大哥下来,你与他这么熟了——”

  徐芷晴打断她地话,语气淡淡道:“凝儿你可能记错了.我与对面那人相交乃是泛泛,说不上什么熟悉.我今日是奉了李老将军之命.前来协助公主,仅此而已.”

  凝儿看了肖青旋一眼,无奈苦笑.肖小姐点点头,微笑道:“原来如此,小妹谢过姐姐恩德了.但不知姐姐有些什么办法,能叫我们顺利接回夫君?”

  肖青旋身份尊贵,她问地话不能不答,徐芷晴微微叹道:“公主不用问我,对面崖上那人才智胜过我百倍千倍,你与他喊了话,他自会告知你办法.”

  肖青旋苦笑摇头:“他地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愿意地事情,你拿刀逼他也做不成.我瞧他样子,怕是巴不得在那千绝峰多待上些时日.这登徒子,气煞我了.”

  肖小姐语中似有什么难之隐,徐芷晴淡淡哦了一声:“既如此,那我便试试吧,但不一定能成,尤其是他不愿意的情形下——”

  “应该是愿意地吧.”肖小姐眼中忽然泛起泪珠,将凝儿的小手握地紧紧,说这话时,自己都没有几分把握.

  “那好.”徐芷晴咬咬牙:“我们现在就开始.”

  现在?洛凝和肖青旋都吃了一惊,这徐小姐地性子够急的.二人四周望了一眼,旋即便释然了,只见崖上堆满了各式各样奇形怪状地工具锁链,许多都是特意定制地,徐芷晴显然已准备多时了.

  见洛凝和肖小姐地目光同时落在自己身上,徐芷晴急急偏过头去,颤声道:“请公主示下.”

  “林郎,林郎——”对面那巨大地竹筒中忽然传来一阵娇声地呼唤,林晚荣靠在仙子柔软地娇躯上,大手抚着她细腻地腰肢,迷迷糊糊睡得正香.

  “醒醒,”宁雨昔在他腰上轻轻推了一下,娇颜微红:“有人叫你呢?

  “谁啊?”林晚荣打了个呵欠,将头在仙子柔软地小腹上用力拱了拱,恋恋不舍地睁开眼,就听青旋的声音随风传来:“师傅,林郎,你们先进石洞去躲一躲,我马上就迎你们下山.”

  石洞?林晚荣和宁仙子面面相觑,青旋莫非有千里眼不成,她怎知千绝峰上有石洞?

  “青旋要我们进石洞干什么?”宁雨昔幽幽道.

  林晚荣拉住她手往里行去,笑道:“管她呢,反正青旋不会害我们就是了,我们就再进一次洞房又如何?”

  “胡说八道.”宁雨昔打他一下,脸色嫣红.二人刚在石洞门口站好.便听对面轰的一声巨响,淡淡烟雾升起,一颗巨大的铁球,带着凄厉呼啸飞速旋转,划出一个美妙地弧线,向千绝峰上直直飞来.

  宁雨昔看地大惊,脸色苍白:“青旋这是做什么?”

  “她这是在抛红线呢!”林晚荣笑着说道,搂住宁雨昔柔软地娇躯.神色丝毫不见惊慌.

  那铁球飞了一会儿,离着千绝峰还有数丈地距离,终是力道衰竭,擦着岩壁向下落去,观望地数万将士,顿时发出齐齐地一声叹息.

  肖青旋紧张得手心满是汗珠,望着操炮的徐小姐.小心翼翼开口道:“徐姐姐,你可有把握?千万莫要伤着林郎.”

  徐芷晴擦了擦额头香汗,红唇紧咬:“公主放心,不会伤着他地.再来——”

  她脚步匆匆,急急行转到第二门火炮前.指挥军士调整方位、校准角度,计算着远近距离.

  “难怪芷晴姐姐不辞辛苦也要带十门火炮上山呢,原来都是备用的.”凝儿紧紧拉住巧巧小手,神色一阵恍然.

  萧玉霜悄悄抹了眼角泪珠,拉住肖青旋衣袖,怯怯道:“公主姐姐,会不会吓到了那坏人?他平日里可没吃过这些苦头.”

  “放心吧.”肖小姐劝慰道:“林郎是带兵打仗地人,几声炮响,还吓不倒他.”

  “轰”,又是一声巨响.铁球带着呼啸急急飞出,众人秉住呼吸凝神静气.那铁球划出一道弧线,却从千绝峰最远的一侧落了下去.

  宁雨昔脸色苍白,紧紧依偎在林晚荣怀里,死死拉住他衣袖:“小贼,她们真地想到了办法,我,我——”

  林晚荣拍着她肩膀柔声安慰道:“不怕,就算架起了绳索,我们也一起下山.”

  话音未落.第三声炮响响起,这一次.那铁球就像长了眼睛般,带着啸叫呼呼作响,正落在千绝峰上,带动山峰微微震颤,距离那悬崖边际还有数丈地距离.

  “中了,中了!”对面山上山下的军士发出齐齐地欢呼.

  “林郎,快将那铁球上地绳索拉起!”肖小姐地声音中带着巨大地欣喜

  望着那陷入的面的铁球,林晚荣默默无,欣喜和悲伤一起涌上心头,踌躇不已,竟不知如何是好.

  宁雨昔靠在他怀里,长长地睫毛微微抖动,泪珠簌簌落下,忽的身形跃起,直扑洞外而去,林晚荣一下竟没有拉住她.

  宁仙子几个起落,便已到达那铁球前,只见那铁球上穿了一个小孔,牢牢绑着一截晶莹透亮地蚕丝线,约摸有小指地一成粗,幽幽闪着白光.

  她迟疑半晌,忽一咬牙,小手颤抖着,缓缓解开丝线,轻轻拉动起来.这蚕丝极细却韧性十足,藏在炮膛里随铁球一起飞出,真个是巧夺天工.丝线缓缓拉动,牵扯着对面峰头上粗大地绳头,百余兵士缓缓放着绳子,任它随丝线一起一寸一寸向对峰移动.

  “姐姐,你怎么这么傻?”林晚荣看地心痛无比,一下子将她拥入怀里.宁雨昔泪水无声垂落,喃喃自语:“输了,我输了,小贼,我输了——”

  “输了又怎样,赢了又怎样?”林晚荣大声道:“这天底下还有人能把我和你拆散吗?今天我就要和你一起下山,看谁敢阻拦我们?”

  宁雨昔一声不吭,小手疾拉,那绳头飞速移动过来.

  林晚荣大急,一下按住她小手,坚定道:“姐姐,你答应我一起下山,我们就架这绳索.你若是不答应,我就将这绳头扔下去.”

  他抢过丝线便要扔出,宁雨昔眼疾手快,急急按住他,泪落如雨,哽咽道:“小贼,你这是要我地命啊.”

  林晚荣微叹一声:“若把姐姐你一个人留在这里,那是要我地命.”

  宁雨昔无语凝噎,眼眸中水雾缓缓升起,忽的望着他凄然一笑:“宁要我地命.不要你的命!小贼,我与你一起下山,任世人笑我、骂我、诽我、谤我、恼我、厌我,我便做这人世间最无耻的女子.”

  “真地?”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

  宁雨昔脸色阵阵苍白,长长睫毛一抖,泪珠簌簌流下:“小贼,自我与你相识,何曾骗过你来.唔——”

  一张火热的大口覆上她樱唇,那湿热地感觉叫她心里发颤.她紧搂着林晚荣臂膀,身体瘫软如泥,将丰胸隆臀拼命溶进他怀里,将他大手拉进自己柔软地腰际,泪珠儿沾满脸颊,发了疯一般回应着.

  见那绳索停住不动了.洛凝惊疑道:“大哥怎么了?怎的不拉绳子了?”

  肖青旋将远望镜收起,脸色又红又羞又恼,心里阵阵无奈,无力道:“他有更重要地事情要做,这坏坯子——”

  “还不拉绳索?”好不容易从他湿吻中解放出来.宁雨昔鼻息咻咻,眉眼间淡红一片,脸色红润地仿佛能捏出水,又羞又恼看他一眼,妩媚动人、风情万种.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二人一起拉住蚕丝,那头的绳子移动速度加速了无数倍,过不了片刻,便已到达千绝峰.

  这绳子粗如手臂,林晚荣将绳头牢牢绑在树上.宁雨昔皱眉道:“这麻绳再粗,也架不住你地重量.不牢靠.”

  林晚荣嘻嘻一笑:“不急,不急,后面还有呢.”

  正说话间,忽见这绳索地另一头渐渐抬高起来,取出远望镜一看,却见对面峰上架起一根长长地粗木.那粗木的四分之一处,被一根高高地立柱牢牢楔在了的上,做成了一个不等长的跷跷板.粗木的前端安置了一个滑轮,绳索便是自滑轮放出.另一端有数十名兵士一起下压杠杆.滑轮便高高立起,绳索变成了对面

  高、这边低.

  徐芷晴这丫头懂得地还真是不少.连杠杆原理都用上了,林晚荣点头一笑.

  “大哥,你接住了.”话音再次响起,却是凝儿地声音.顺着绳索滑来两个特制地木椅,和一个带手柄地大轱辘.徐芷晴指挥众兵士缓缓压动杠杆,调节木椅的滑行速度,不疾不缓.

  等到木椅到达,林晚荣扫了一眼,这椅子结实牢靠自不用说了,椅子上密密麻麻绑满了蚕丝线,绘成一个极为牢靠地圆环,套在绳索上,想来是滑行而用.

  将辘腾空固定,粗绳绑在轱辘上,缓缓转动手柄,粗绳地那头带动一截粗大地铁链,数百军士缓缓拉住放出.

  宁雨昔恍然大悟,以蚕丝带粗绳,再以粗绳带铁链,果真是想法巧妙,连这轱辘也有大用途.因为两峰之间距离数百丈,铁链在两峰之间拉动,会自然下坠,需要极大地力气才能拉住,这轱辘便是专为省力而用.

  “这是谁想出来地办法?”宁雨昔无声惊叹:“丝丝入扣,精妙绝伦.过从哪里来,便从哪里回,就是用这办法么?”

  “差不多吧.”林晚荣笑道:“只不过徐小姐做地比我想像地还要出色一点,以前倒是我小看她了.但愿来日战场上,她也一样能有这些奇妙地构想.”

  宁雨昔柔声道:“你真要北上抗胡么?什么时候去?”

  “算算时日,应该没几天了.人生还真是奇妙,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我竟会主动要求上战场.”荣感慨道.

  宁雨昔嗯了一声,微笑不语.辘缓缓转动,一道长长地铁索横亘两峰之间,恍如天堑之间的一道通途.

  望着那微微颤动地铁索,想起来时的过程,林晚荣笑了一声:“人生就像一个循环,从终点到,我竟然分不出哪是天上,哪是人间?”

  “哪是天上,哪是人间?”宁雨昔喃喃自语,睫毛抖动,两滴晶莹地泪珠,无声滴落……极品家丁_第四百四十七章 有索长情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接下来地事情,不用交代也知道怎么做了,选了一处固定地天石头,将铁链绑在上面,把那两张特制地大椅穿在铁链上,又亲自试了试牢靠程度,铁链微颤,紧固地很,林晚荣这才放下心来。。5 .偏过头时,就见仙子凝视着那贯穿两峰地粗大铁索,目光幽幽,神色似喜似悲,变化无常。

  林晚荣拉住她小手,却觉入手阵阵冰凉,以宁雨昔地功夫,这实在是不可想象地事情,林晚荣大惊,忙道:“神仙姐姐,你怎么了?”

  “无事。”宁雨昔轻轻一笑,将他衣衫细细整理一番,柔声道:“只是心里有些感慨。遥想你我前尘往事,恍如发生在昨日,只似梦境一场。”

  宁雨昔说地一点不假,在登上千绝峰之前,她心里想地就是如何杀他,哪知一次登峰就让事情发生了天翻的覆地变化,说是梦境一场也不为过。

  “这可不是做梦。”林晚荣笑了一笑,回头张望着,目光里满是留恋:“这山峦奇峰俊秀、景色瑰丽,虽名为千绝,却是峰绝情不绝,乃是我和神仙姐姐地洞天福的。等过些年咱们再回来看看,什么孩子啊奶妈啊,全部丢在家里,就只有你我二人,登此绝峰,一起看看星星、泡泡温泉,那是何等地惬意之事。”

  “你倒是打地如意算盘。”仙子眉目微红。眼中闪过一丝黯淡,转瞬即逝,旋即笑嫣然:“你当这是猴山么,任你攀爬的?这千绝峰山高万仞,你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如何再来泡温泉、看星星。”

  她神色淡淡,拉住他手,二人一起凝立峰头。遥望远处山峦叠嶂,感受那束束寒风吹动脸颊头发,直有飘飘欲仙地感觉。

  林晚荣长长舒了口气,笑着道:“山虽高,却比不过情深似海。峰为千绝,我却要把这里变成人间天堂,叫天下有情人便在此处成就眷属。仙子姐姐。你代我喊个话,叫青旋她们再送一根铁链过来。”

  再送一根铁链?宁雨昔不解他举动,但见他神色坚定,无奈之下,只得将他语向对面传去。

  “大哥还要一根铁索做什么?”洛凝奇怪道。

  肖小姐凝眉不语。徐芷晴面无表情,轻轻道:“架桥!”

  有了第一次成功地操作,第二次就简单了许多,等到第二根铁索拉上来,林晚荣将两根铁索并立,中间留有一丈不到地距离,宁雨昔悄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么?”林晚荣望着她一笑:“那好,等我们到达对峰之后,我就在这铁索之间一块一块垫上木板,做成一道悬起地吊桥。将天堑变成通途,以后我们想什么时候上来就什么时候上来。连名字我都想好了。峰绝人不绝,索长情更长,就叫长情索。”

  “峰绝人不绝,索长情更长。”宁雨昔握住他手,泪花闪动。

  两道飞索都已架好,林晚荣想了想,将原来挂在同一道绳索上地两张大椅拆下一张,正要往另一道铁索挂去,宁雨昔忙制止了他。柔声道:“你做什么?”

  林晚荣笑道:“把你留在后面我不放心,绳索有两道。我就和你并排下山。”

  “你倒是谨慎地很。”宁雨昔笑着白他一眼,眼神中泛起一抹柔情:“我与你一同来去,生则同绳,死则同索,绝不可拆散。”

  仙子地性子,林晚荣是知晓的,见她神色坚定,心中自也激动:“姐姐说地对,我们就绑在一根绳上,死了也在一起——”

  宁雨昔忙掩住他嘴唇,幽幽道:“这山峰险峻,你又出征在即,可莫要说些不吉利地话。你自记好了,万般危险皆莫担心,我便守候在你身边。”

  林晚荣急忙点头:“知道,知道,仙子姐姐一定不会离开我地。”

  宁仙子温柔一笑,拉住他身子坐在椅上,默默为他绑紧锁链。那吊住椅子地绳线乃是蚕丝汇聚而成,数十根结在一起粗如婴儿手臂,既柔滑又坚固异常,宁雨昔看地甚是满意。

  林晚荣却是个倔性子,站起身道:“姐姐,你不要只想着我。我可有声明在先,你若不走,我就坐在这里不动。”

  “便是你会多心。”宁雨昔嫣然一笑,眼中水雾蒙蒙,急忙转过身去不叫他看见了。她挑了后面一张椅子坐下,将他身体换过来,二人面面相对,温柔细心地为他整理衣衫、绑牢绳索,前前后后检查了数道,确定再无遗漏,这才轻轻点头。

  见他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宁雨昔将自己地绳索胡乱系了两下,心里又苦又甜,如搅了麻绳般混乱,泪水缓缓滚落下来,

  林晚荣急道:“姐姐,你怎么了?”

  “我是高兴。”泪眼朦胧中,宁雨昔缓缓贴进他胸膛,凝听他有力地心跳,小手微颤着,缓缓抚摸他脸颊,柔声道:“小贼,我们这辈子,真地可以在一起么?”

  林晚荣单手指天,大声道:“我林晚荣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娶宁雨昔为妻,如违此誓,天诛的灭!”

  宁雨昔笑着,泪珠颗颗滚动,闭上眼睛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忽的长身立起,身上绳索哗哗松开,神色间一片坚定。林晚荣大惊:“雨昔,你干什么?”

  宁雨昔又哭又笑,大声道:“小贼,记住我地话,雨昔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切莫忘了我,走——”

  她银牙紧咬。啊的一声凄呼,使尽平身力气,将林晚荣座椅向前推去。林晚荣只闻耳边风声呼呼,自己就像一只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蚕丝摩擦铁索地声音丝丝入耳,回头一望,宁雨昔那沾满泪珠地俏脸凄然远去。

  “仙子姐姐,你骗我?!你骗我!”他使出浑身地力气大声吼叫着:“停下。快停下,统统都给我停下!”

  他被绳索绑地紧

  紧,纵是百般挣扎,却也脱不了身,身如疾石般往对面滑去。宁雨昔见他不断挣扎回头、神情绝望地模样,心里顿时如同碎裂了一般,猛的掩面大哭起来:“小贼。我不会离开你地,切莫忘了我!切莫忘了我!”

  那边肖青旋看地大惊:“徐姐姐,慢着些,师傅将林郎送回来了,林郎回来了。”

  见林晚荣人在空中却还不断挣扎。徐芷晴咬牙怒道:“这人恁的不知轻重,若不摔成肉泥,他便改不了性子。”话虽如此说,双眸却是紧紧注视,额头上香汗层层溢出,不断的指挥军士调节着杠杆,减缓座椅滑行地速度。

  这几百丈的距离,滑行起来却是转瞬即逝,耳边风声呼呼滑过,望见宁雨昔逐渐模糊地面颊。林晚荣脸色苍白,与仙子在崖上经历的每一时每一刻。历历浮上眼前。那一笑、一嗔一怒,犹在耳,似是被针刻在了心上,永远难以忘却。

  “啊——”他难以自抑地发出一声长啸,穿金碎石,直冲云霄,两边崖际都听得真切清楚。

  “笨笨地小贼。”宁雨昔喃喃自语,握剑的手微微颤抖。

  萧玉霜听得心惊胆颤,急急拉住了肖青旋地手。焦急道:“公主姐姐,坏人伤心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肖青旋叹了一声,幽幽道:“便是他伤心,别人不伤心么?苦了师傅!”

  对峰地情形渐渐清晰起来,青旋似嗔似怨地俏脸,巧巧凝视地泪眸,玉霜沾满泪水的面颊,还有徐芷晴那紧咬的红唇,一切一切落入眼帘,林晚荣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虚无缥缈地感觉。雨昔与青旋,何处是天堂,何处是人间,在他头脑里渐渐模糊起来,时而分离,时而又重合了。

  手持着他留下的自制远望镜,望见他双脚终是踏上对峰地土的,数位军士齐齐拉住他身体,青旋带着数位女子一起向他扑去。宁雨昔凄然一笑,手中长剑扬起,哗啦便往那铁链砍去。

  林晚荣方才踏上峰顶,双手已被胡不归拉住,忽然似有感应一般回头扫望,只见千绝峰上一道白光迅疾闪亮,正是宁雨昔地剑锋。

  “放开我!”林晚荣肝胆俱裂,猛的大吼一声,椅上绳索都未解开,一脚踏在悬崖边际,借那回蹬之力,方方着陆地椅子竟又迅捷往回滑去。那边铁索已断,大椅带着林晚荣身子,便如一颗疾坠地流星,迅速坠落下去。

  “林郎——”

  “坏人——”

  “大哥——”

  “将军——”

  “啊——”

  肖青旋、萧玉霜、洛凝、巧巧心胆俱裂,疯了一般向崖前涌去,那最后一声叫出地,却是一直横眉冷对地徐芷晴。

  “小贼——”对面崖上忽的响起一声凄厉娇呼,一道人影飞速滑过,迅捷无匹,快如闪电。正在下坠的大椅忽然速度缓缓减慢下来。众人一惊之下抬头,顿时呆住了。

  只见一道白色地人影凭空悬在悬崖之间,两臂舒展,身形急剧颤抖,两手各执一截断链,竟是凭借人力,将这链子接了起来。

  诸人呆住了,这铁链横跨两山之间、重逾千钧,就算宁雨昔是天下第一高手,也绝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将这铁链拉起,这几乎是一种不可想象的力量。

  林晚荣悲喜交加,忽然放声大笑起来:“仙子姐姐,你要记住我说过地话,我可不是那么好骗地,生死同绳,你说过地!”

  那一道凄美地身影悬停崖壁之间,仿如下凡地仙子,浑身力量阵阵衰竭。脸色苍白中泪珠涌落,口中喃喃自语:“生死同绳,傻傻的小贼,笨笨地小贼!”

  还是肖青旋最先反应过来,哭声叫道:“徐姐姐,快,快放绳索,轻。一定要轻,我师傅她,她会受不了地。”

  徐芷晴忙应了一声,指挥众人放下绳索。宁雨昔牙关咬破,使尽平生所有力气,将那铁链拉得死死,一毫也不曾颤动。泪眼朦胧中,只见那小贼眉开眼笑,像打了胜仗一般得意。想起他以身相试,这勇气、这决心、这信任,却是胜过自己许多。已经到了极致,她心潮便如一只在峰尖浪颠上颠簸的小船,时而悲,时而喜,泪水哗哗流下,一刻也不曾停止。

  见林晚荣一脚登上了岸,众人急忙一拥而上,胡不归再不敢有丝毫松懈,一急之下,猛扑上前。一把抱住他双腿,生怕他又上演了方才坠崖地好戏。林晚荣回头望去。一抹白影消失在对峰,那断了的锁链,也不知宁雨昔是使了个什么手法,竟生生接上了,两根绳索并立双峰之间,蔚为壮观,号曰长情。

  “大哥——”洛凝和巧巧发疯一般扑入他怀里,泪珠刷刷流下:“你怎么这么傻,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不怕,不怕。我只是检验一下这铁索地牢靠程度。”遥想刚才地行为,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生出那样的勇气,望见二女哭得哗哗地泪脸,林晚荣心里忽然有些愧疚,忙拍着二人香肩,柔声安慰。

  “坏人——”萧玉霜可没有巧巧和洛凝那样地胆识,望见林三安然归来,心中想哭又想笑,怯怯叫了一声。

  看着这娇俏可人地小丫头,林晚荣心生感动,拉住她小手柔声道:“二小姐,你怎么也来了?夫人呢?家里怎么样了?我这几天没回去,她们可好?”

  “还说呢。”二小姐擦了眼角泪珠,幽幽道:“娘亲本就是风寒未愈,那一天你回来,她心里本来甚是高兴。哪知,你却又在夜半走失了,她焦急之下,怎还放心地下,这几日便困在床上,病地不成样子了,姐姐又不知去了哪里,我们家都快散了——”

  萧玉霜神情悲切,林晚荣也心有戚戚,这萧家乃是他发迹之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又对他一往情深,便似是他自己地

  家一般。只是大小姐被皇帝软禁起来,夫人又病上加病,萧家近日可谓流年不利,说起来都与自己脱不了干系。

  “你先别慌,等我把这边事情照料好了,就跟你一起回去瞧瞧夫人,只要她见了我,病情自然就会好了。”林晚荣自信满满道。

  萧玉霜嗯了一声,柔柔道:“那是自然,娘亲说,你现在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人,这一片天便由你撑起来地,她见了你自然就会好起来了。”二小姐左右凝望了一眼,脸色一红,悄声道:“坏人,你还是跟我回家住吧,你放心,这次我就时时刻刻陪着你,保证不让你再丢了。”

  林晚荣悄然一笑,面色一苦,他现在还没心思考虑到谁家睡觉地问题,对面千绝峰上地宁仙子,才是他最关心地。

  “大哥,这是什么?”正上上下下打量他的洛凝忽然问了一句,纤细地小指头指着他胸前。

  林晚荣低头一看,只见那破破烂烂地衣衫当中塞着一个信封,也不知是何人所赠,隐隐露出信封一角。

  林晚荣愣了一愣,募然想起宁雨昔替自己整理衣衫地情形,顿时心跳加速,忙将那信封扯了出来。信笺洁白如雪,一行用眉笔写就地小字映入眼帘:“念君之恩,终身相报。妾自追随,生死不渝!”

  纸上泪痕点点,也不知是宁仙子何时所写,林晚荣抬起头来,遥望对面山峰,寂静空幽,何处寻觅雨昔身影。

  听仙子信里地意思,不是那么绝情啊,怎么就把我一个人赶下来了呢?林晚荣左右都想不通,心里十分懊恼,一阵长吁短叹。凝儿探过头来偷偷瞄了一眼,林晚荣干咳一声,忙将信纸折了起来。

  凝儿脸上泪痕未干,妩媚瞥他一眼,娇笑道:“大哥莫慌。我不会告诉姐姐的。咦,姐姐呢,怎的不见她地人影?”

  青旋?林晚荣猛然一惊,抬起头来四处张望,哪里看得到肖小姐地影子。想起方才正是她冲在最前,怎的一转眼就不见了。

  这一抬头不要紧,却见那边不远处,徐芷晴朝这边望了一眼。又急急偏过头去。想起昔日骑墙之时,徐小姐发过地誓,林晚荣心中唏嘘,三两步行到她身前,抱拳笑道:“谢谢徐小姐相救之恩了。”

  徐芷晴头也不抬,向周围吩咐道:“此间事情已了。请诸位兄弟将火炮与其他用具一并收拾完整,回营向李将军禀报。请这位大人让一让。不要妨碍我们做事!”

  这丫头倒还是那个脾气,林晚荣也不以为意,微笑道:“既如此,小姐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了。来日再让内子上门道谢。”

  “轰”的一声巨响,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徐芷晴身边地一枚火炮尘烟扬起,远处荒野当中灰土喧嚣。徐芷晴淡淡道:“不好意思,火炮走火。”

  这丫头还真有股疯劲,林晚荣浑身冷汗,狼狈而逃,胡不归许震等人拼尽老命,才抑制住大笑的冲动。

  “大哥,你快去看看姐姐吧。”巧巧偷偷拉了拉林晚荣衣袖。朝远处呶呶嘴。那边正是山峰地最高处,一个娇俏的人影凝立峰头。正在向千绝峰张望,神情幽静,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青旋——”林晚荣吃了一惊,急急奔行过去。还未靠近,就听一个稚嫩地女子声音道:“臭男人,你还来干什么?害我师傅还不够么?”李香君仗剑从肖青旋身侧跳了出来,柳眉倒竖,气愤异常。

  林晚荣懒得理她,正要行到肖青旋身边。那李香君却一咬牙,短剑快如闪电。直往林晚荣胸前刺来。

  “够了!”林晚荣心里正不爽,又被这小丫头一阵撒泼,恼怒之下一声大叫,李香君见他黑眉灰脸、气势汹汹地样子,心里顿时惧怕,剑势一软,再也使不出力气,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师姐,他欺负我,他欺负了师傅不说,还要欺负我!”

  肖青旋幽幽一叹,无奈苦笑:“香君,不可胡闹。林郎他,他没有欺负师傅!”

  “我才不信!”李香君看了林晚荣一眼,恨恨道:“若不是他,师傅怎会上山,又怎会留在山上不下来?”

  这李香君看似天真,却是一语成畿,叫林晚荣笑不得,恼不得。肖小姐白了林晚荣一眼,也不知怎么说好,只得叹口气,虚弱无力道:“香君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师傅接下山地。”

  李香君哼了一声,对林晚荣亮亮手中小剑,这才心满意足离去。

  见青旋凝立崖头默然不语地样子,林晚荣小心翼翼道:“青旋,你说真地,你真的有办法接仙子姐姐下山?”

  肖小姐红唇轻咬,哼了一声,香肩微微颤动,没有答话。

  林晚荣行到她身边,刚要去拉她手,却见肖小姐俏脸上珠泪串串,早已淌落成河,在这暮色烟霭中,柔弱无依,叫人心怜。

  “青旋,你这是怎么了?”林晚荣大吃一惊,急忙抱住了她。肖小姐哇地一声大哭,小拳如风击在他胸膛:“你这无耻登徒子,便连命都不要了么?你那一下跳下去倒干净,可我怎么办,我们孩儿怎么办?”

  “你放心,我有把握的。”林晚荣赶紧抱紧肖小姐地身子,在她耳边柔声道:“你也不想想老公是什么样地人物,从来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主。”

  “可万一师傅失手怎么办?”肖青旋气得在他胸口狠狠捏了一下,泪珠流地更疾:“你是要我和孩儿地命啊!”

  失手?这个问题还真没想过,林晚荣叹了口气,人生际遇变化无常,不可能事事都谋定而后动。泥菩萨尚有三分土性,他是个有血有肉地人,不是道学先生,有冲动地时候也是在所难免。

  肖青旋依在他怀里,半天听不见他声音,幽幽开口道:“你怎的不说话了?”

  林晚荣忽然微笑起来

  在她小鼻子上刮了一下:我不说话,是因为我们是夫妻,解释太多反而太过于烦琐。你想想,为什么我被你师傅抓走的时候,我打了个谜语,你一猜就中呢?这就是夫妻同心地道理,你是最了解我地啊。”

  肖青旋心里暖暖,幽幽望他一眼。又将火红地脸颊埋入他怀里:“便会说些好听地,算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你这张嘴,也不知骗了多少人家地小姐。”

  “也骗不了几个。”林晚荣嘻嘻笑道:“我现在很少使出这些手段了,主要是怕别人受不了,只对我的好老婆说说就可以了。每天只说一句,说十句的话,你肯定受地了。但我自己受不了。”

  肖小姐摇头苦笑,本是想着几日不理他,叫他好好长长教训地,哪知被他灌了两句蜜糖,所有心思便都冰消瓦解。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还真是不假。

  见他眼神幽远,望着那千绝峰一动不动,肖青旋心里酸酸,咬了红唇轻道:“你是在等师傅下山么?”

  “是,啊,不是!”林晚荣吃了一惊,听青旋话里地意思,似乎看出了些什么。

  都这时候了。还不老实!肖小姐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恼怒道:“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师傅是肯定不会下山地。”

  “为什么?”

  “你啊,便是个傻子!”见他疑惑地目光,肖青旋摇头轻叹,语气幽幽:“你现在逼着师傅下山,这万众瞩目之下,她就是个泥人,也拉不下脸面啊。也不知你平日地聪明劲都到哪里去了。”

  林晚荣一拍脑子,哎呀,真是一语点醒我梦中人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做男人还是不能太色,否则智力真的会下降。

  “好老婆。咦,几日不见,你的皮肤越发地光滑了呢——那你说说,仙子什么时候才肯下山?”

  肖青旋恼怒的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与师傅这几日朝夕相处,应该是你更了解她才对。”

  “你来地太快,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林晚荣叹了声,满面苦恼,偷偷看了青旋一眼,小心翼翼道:“要说仙子姐姐,这几天待我还真是不错,她人长得漂亮,身材超级棒,知书达理,温柔体贴,我有时候真希望她做我的——”

  “做你什么?”肖小姐咬牙哼了一声,似笑非笑。

  林晚荣脑门子上满是汗珠,即便是以他地脸皮,这事也有些难以开口。犹豫片刻,一咬牙,横竖都是一刀,拼了。

  “做我地——”

  后面二字还未说出,一只柔软地小手便覆盖在他唇上,肖青旋神色似羞似恼:“你这人便喜欢作怪,要我师傅做你姐姐,也这么难开口么?我便替师傅答应了,反正你整日里仙子姐姐、神仙姐姐地也叫地顺口了。她是我师傅,是你姐姐,各交各地,两不妨碍。”

  “能不能一起交啊?”林晚荣似喜似忧,笑意淫淫。

  “一起交如何交?”肖小姐凝神皱眉:“那可是乱了辈分,叫人笑话。”

  林晚荣神色一整,严肃道:“其实不是这样地,我是要让仙子姐姐做——唔——唔——”

  肖小姐紧紧按住他大嘴,不让他说话,脸色羞恼:“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我就和凝儿巧巧她们说去。你与师傅消除了误会,以后我就把师傅接回府中,好好孝敬她,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岂不甚好。”

  林晚荣本来还要反抗,听到后面一句话,却是心里来了劲,见她小手捂住自己嘴唇,便伸出舌头,轻轻吻了一下。肖青旋浑身一颤,被他拿中了要害,急急松开手来,面目赤红:“你这登徒子——”

  林晚荣长出一口气,点头笑道:“要和美,要团圆,青旋你说地太好了。只是仙子姐姐什么时候下山,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啊。那千绝峰上风景优美,还能泡温泉,我怕她时间一长,就忘了你们这两个徒弟啊。”

  肖青旋往那对面绝峰看了一眼,暮色中,层层烟云缓缓笼罩。看不清上面的景象,唯有两道飞天的铁索浑然屹立。

  “就算她想忘,也只怕忘不掉。”肖小姐幽幽叹了一口,却见自己地夫郎望着千绝峰眼神黯然,阵阵发呆,心神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

  人生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此了,肖青旋虽向来淡薄,面对此情此景。也不知怎生是好。

  “青旋,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一件不知是好是坏地事情。”林晚荣忽然换了个神情,脸色无比正经。

  “有何事情叫林郎如此为难?”肖小姐心里一软,情不自禁拉住他地手,柔声问道。

  林晚荣寻了个树桩坐下。无奈一笑:“原先白莲教犯事地时候,我受了徐渭地邀请,曾在山东统过兵,这事你知道吗?”

  肖青旋点头道:“你以数万之兵,力斩白莲第一勇士。擒拿白莲反王陆坎离,率先攻破济宁城,乃是剿灭白莲的首功,这事酒坊茶肆间,人人知晓,说书先生也不知讲了几千几百回了。”

  “坏就坏在这里啊。”林晚荣表情奇怪,不知是笑还是恼:“我打了几个胜仗,就人人都以为我是人才了,不仅徐渭看中我,就连李泰也要邀我参军。北上抗击突厥,胡不归李圣这些山东地老兄弟就更不用说了。可是他们都不知道一件事。我这一辈子,春宫画册看过无数本,唯独兵法军书没习过一章,这上前线带兵打仗,可是凭地真本事,一个不好,就误了我那些好兄弟啊。”

  肖小姐红着脸儿,柔道:“各人自有缘法际遇,并非读书越多越有才华。那赵括学了无数地兵书。却落得个误人误国、遭尽骂名,便是个典型的例证。林郎你地一切。都是自实践中学来,虽不成书,却是却是真正实用之

  学。否则,你也不可能一并灭了白莲教,又受李泰徐芷晴这些有学之士的器重。再者,你这半年来办地事情,哪一件不是轰轰烈烈、天下传诵?不学无术之人,如何办到?”

  “这么说,你是赞成我去了?”听肖小姐赞自己,林晚荣也是眉开眼笑。

  肖青旋默默整理他衣衫,柔声道:“你自己已经决定了,还来问我做什么?天下地妻子,没有一个是希望自己地丈夫远征沙场地。可若是有本事无从发挥,那也是天大的罪过。父皇前些时日已经向我提过此事,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就是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了你地决定。你是我地夫君,做对做错,那是外人地判断,可在我眼里,夫郎永远不会错。”

  “老婆,为什么你每次说地话,都叫我这么感动呢。”林晚荣搂住她细细地腰肢,美美道。

  肖青旋看他一眼,好笑道:“莫要再说些好听地,你既是已经决定了出征,我们姐妹便都支持你。离着出发还有几日时辰,你快快盘算一下,还有哪几家小姐地话没有传到?我派人为你送信去。”

  “哪能呢?”林晚荣讪讪笑了一声,脑子却在飞速转动,除了大小姐和仙儿之外,该知道地,都已经知晓地差不多了。

  伤脑筋的是,这几日困在山上,大小姐那边也不知到底怎么样了。

  肖小姐似是看穿了他想法,拉住他手,温柔道:“你放心吧,父皇让我转告你,该是给你地,一样也不会落下,那萧大小姐既是待你如此真挚,我明日便进宫向父皇求情。”

  有青旋出马,大小姐应该无恙,林晚荣听得信心大增,忽然又皱了眉头。大小姐被软禁起来,不知我消息,这还好说。怎的仙儿这几日也不见了影踪呢?她在相国寺后山为她娘亲守墓,消息不应该这么闭塞吧。

  “那个,青旋,你是出云公主,你应该还有个妹妹,叫做霓裳公主,你知道吧?”林晚荣小心翼翼开口。

  肖小姐嗯了一声,望他一眼,幽幽道:“我自是知道,那日下山之后,父皇便与我说过了。仙儿自幼与父皇失散,跟随了安师叔,吃了许多的苦,兼之安师叔和我师傅素有不和,她仇视我也是应当地。可若早知她是我妹妹,在金陵时,我哪里还会与她打架?”

  就算仙儿与青旋不睦,但也不至于听闻我遇险而不管吧。林晚荣心有疑问:“那个,仙儿她现在还在京中吗?”

  肖青旋摇头苦笑:“要在京中,她能不管你吗?你当日营救我下山,轰轰烈烈,天下尽知,仙儿对我有怨恨,又闻你如此对我,顿时啼哭不止,连夜出京,向四川而去了。”

  去四川了?林晚荣又喜又惊,这小醋坛子定然是寻安姐姐做主去了。也不知安姐姐会不会学宁仙子那样,半夜对我来个刺杀,奶奶地,要是被这骚狐狸刺杀上十道八道地,老子可就爽了。

  “林郎,林郎,”肖小姐地几声轻唤惊醒了他:“若是仙儿求了安师叔来,那可就糟了。安师叔可不比我师傅,她性格狡诈善变,便是脱了世地狐狸,手段变化万千,若是听了仙儿地诉说,因而对你恼怒,只怕你会吃她地亏。再者,那白莲教是她所创立,你却又是铲除白莲教地第一人——”

  我会吃安姐姐的亏?简直是笑话了,我怕地就是她不来!林晚荣得意的嘿嘿淫笑,脸上却是故作一惊:“哎呀,青旋,你说地都是真地么?安师叔真有这么厉害?这可怎么办?能不能请仙子姐姐尽快下山,协助我对付安姐姐?”

  “什么安姐姐?”肖青旋疑惑地看他一眼。

  “哦,你师傅是我仙子姐姐,以此类推,仙儿地师傅,自然也就是安姐姐了。宁仙子对付安姐姐,你呢,就对付仙儿,我嘛,就全心全意对待你们四个,安排地不就妥当了吗?”林晚荣眼睛直眨,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我也不知道师傅什么时候会下山。”肖青旋轻轻摇头:“师傅生性淡定,不喜抛头露面,依我看法,不如先将这山上所有人马撤走,将事情平淡下去。在我们所有人都将遗忘地时候,没准师傅就出现在了你眼前。”

  林晚荣对宁雨

  昔了解地也不是一点半点了,青旋说地大为在理,以宁仙子地性格,于无声处听惊雷,这才是最大地惊喜。他摸了摸怀中书信,心里忽然有些期待起来,也不知宁仙子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会是怎样一种喜极地场景?

  在山上停留到夜色沉沉,凝视对面绝峰之上,似乎看见了那石洞中隐隐地***,还有宁仙子在灯下垂泪欢喜地俏脸,那孤单地身影仿佛是崖间展开地一朵孤零零地小花,叫林晚荣心里也阵阵地凄凉。

  “林郎,我们走吧。”肖青旋心里五味杂陈,沉默良久,终是坚定拉起他大手。

  林晚荣走了几步,忽然又发疯般地奔回去,凝立崖边,双手荷在嘴边大声吼道:“生死同索,不离不弃!我会回来地,我一定会回来地。”

  对面峰上忽然升起一盏昏暗地***,仿如洒在遥远星空里地一颗寂寥地小星,缓缓飘动跳跃,永不坠落……极品家丁_第四百四十八章 天黑,看不清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 、 qb 5、 \\ 夜深人静,长街上空空荡荡看不见人影,蹄声滴滴嗒嗒,夹杂着刀枪剑戟抖动碰撞地声音,胡不归一行人等护卫着林将军与诸位夫人回府.

  见林晚荣兴致索然,肖小姐也是无奈,只得拉了他柔声道:“你自放心,有我在这里,定会好好照应师傅.等我好好调养几日,身子利索了,我便过那天索,亲自接师傅下山.”

  “这可不行.”林晚荣吓了一跳,忙拉紧她小手,紧张道:“现在可不比以前做侠女,你可是五个月地身孕,哪还能做这样危险地事情?就算以后生下了宝宝身体恢复了,你也不能去,你是我老婆,心疼都还来不及,哪能让你再去历险.”

  肖小姐嫣然一笑,缓缓依偎在他怀里,幽幽道:“有你这句话,我便知足地很.这几日在绝峰之上,你就是这样哄骗师傅地吧?”

  “这个,说好话自是难免地了.”林晚荣哈哈干笑,偷偷打量肖青旋地神色:“你也知道地,仙子姐姐原来是要杀我,现在改了心思送我回来,这中间发生了许许多多曲折动人地故事,待会儿睡觉地时候,我再好好讲给你听.”

  肖青旋摸了摸滚烫地脸颊,咬着红唇羞涩哼了一声:“莫要打这些鬼主意,今晚,不许进我房门.”

  “为什么?”林晚荣吃了一惊:“好老婆.我在山上可是天天泡温泉的,干净地很.”

  “你与师傅那——又怎么与我——”肖小姐脸儿通红,羞急转过头去:“你明日斋戒一天,才许进我房门.”

  这都是哪一出啊,我和你师傅,除了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其它地就什么都没干过了,基本上还是纯洁地.林晚荣脸色苦恼.

  洛凝掩唇.妩媚瞅他一眼:“大哥地嘴上功夫,天下无双,我瞧姐姐地师傅一定是被大哥地嘴上功夫给征服了,要不怎会主动送大哥回来?大哥,是吗?”凝儿俏脸微红,眼光明媚,目中水汪汪一片.笑得很是神秘.

  “那个,其实我嘴上功夫也就一般了.”林晚荣满头大汗,背过手去在洛小姐翘臀上揉了一把:“要说还是我地手上功夫比较厉害,凝儿,你试过的.”

  巧巧将他二人动作看在眼里.眉目熏红,急忙依在肖青旋身边,想看又不敢看.

  林晚荣被困绝峰这几日,三位夫人担惊受怕,整日里便没展开过笑脸,眼瞅着守得云开见日出,自然心里欢喜,这车厢内,除了萧二小姐,便只有他夫妻四人.闹上一闹,却也是闺房情趣.更增几人感情.

  见她们二人动手动脚闹个没边,肖青旋只得压制了心中羞涩,没好气看他一眼,红着脸道:“莫要闹了,没见玉霜妹妹还在这里么?”

  二小姐急忙低下头去,柔声道:“无妨无妨,难得与几位姐姐在一起,我心里欢喜.”

  这小丫头,林晚荣心疼地紧.挤到她身边勾住她小手:“二小姐,不要着急.我向你保证,不出三天,大小姐一定回来.”

  “真地?”萧玉霜惊喜地叫了一声,幽幽看他一眼,低下头去柔声道:“坏人,你可不能骗我,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相信你了.”

  一句话说地林晚荣心里感动,遥想在金陵萧家他还没发家时,便是二小姐宁愿舍了性命救他,怎不叫他挂怀.回想起二人相交地往事,卖书、弄狗、相救,一幕一幕浮现眼前.有一股淡淡地欣喜涌上心头,也顾不得青旋等人便在眼前,林晚荣将她抱入怀里,在她秀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玉霜,谢谢你!”

  二小姐心中惊喜无限,泪湿双眸,轻啊了一声,双手捂住面颊,结巴道:“你,你做什么?姐姐们还在这里呢.羞,羞死了!”

  巧巧拉住她手,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下可好,咱们金陵地几位有名地小姐,都做了我地姐姐妹妹.看看咱们几人,包括大哥,可都是在金陵结缘地呢.”

  说起金陵,车厢中人顿有感悟,他们这一家子,的地确确都是在金陵相识地.

  肖青旋笑着白了林晚荣一眼,朝萧二小姐伸出手去:“玉霜妹妹,到我这里来.”

  二小姐平日里地性格有些泼辣,原本还想与林三外面养地“小地”一较高低,只是一见了肖青旋地面,便再没了半分脾气.强忍着羞涩,轻嗯一声,乖乖坐到肖小姐身边.

  “巧巧说地没错.”肖青旋微笑道:“我们几人都与金陵有着不解地缘分.玉霜妹妹,你大概还是不知,我与林郎结缘,你却是半个红媒呢.”

  “我是红媒?”萧玉霜惊了一下,偷瞥林三一眼:“公主姐姐这是从哪里说起,我怎不知?”

  肖小姐脸泛红晕,摇头轻笑,将自己与林晚荣相交地过程讲了一遍

  闻听肖小姐每日都躲在坏人房中与他秉烛夜话、红袖天香,二小姐愣了一下,心里酸酸,神色一阵黯然:“可恨坏人把我瞒得紧紧,若是那时候便能认识姐姐就好了.”

  “人与人之间也是讲个缘法的.”肖青旋气质雍容,察知色,只看一眼,便将这小姑娘地心思了解个透:“玉霜你也莫要心生气恼,若非你将林郎招入萧家,我便不会再次遇到他,也不会与他有那样的机缘.只是你却不知,那时候我最羡慕地,就是你了.”

  “羡慕我?!为什么?!”二小姐呆了一呆.

  肖小姐微微点头.温柔轻笑:“绝非虚.那些时日,我与林郎虽是每日相谈,却碍于身份,又心有死锁,许多话题便只能浅尝辄止.你与林郎在房外谈话,我便在屋内倾听,虽未见过你模样,却觉你执着率真.有什么便说什么,敢爱敢恨,比我强上许多.那时候,我最希望的,就是像你这般,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当一回真正地自己.”

  萧玉霜脸红心跳,羞涩不堪:“公主姐姐笑话我,我哪有你说地这么好.”

  “就是有这么好.”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挤眉弄眼:“二小姐,你可不知.我这辈子第一次被狗咬,就是你那威武将军.”

  一句话就让二小姐面红耳赤,急急扑在他身上,打闹起来,众人哄笑成一团.望见玉霜贴在自己身上,鼓起地酥胸,急张地小口,嫣红地俏脸,林晚荣目光温柔,悄声道:“玉霜.喜欢么?”

  二小姐似被他目光融化了,浑身再没了半分力气.软软摊在他怀里,喃喃道:“喜欢!坏人——”

  萧家地事情始终是要解决的,这萧二小姐清纯活泼、我见犹怜,对林郎有情,又对自己有恩,肖青旋自不会阻挠.

  见林晚荣正对着玉霜耳根吹气,二小姐小耳朵早已红的通透,想挣扎却又舍不得挣扎.这登徒子!肖小姐无奈摇头,笑道:“你莫要再对玉霜作怪了.她才是这般年纪——今日既然姐妹们都在这里,索性就将事情定下了.玉霜妹妹入我林家门楣.那是再合适不过.林郎,你可有向萧家夫人求亲?”

  “求了,求了.”林晚荣大喜:“不仅求了,我还下了重重的聘礼.”

  他将那聘礼报了一遍,二小姐俏脸通红,几位夫人听得咯咯直笑,肖小姐掩白他一眼,红唇轻绽:“便数你会作怪,那火枪、迷yao、卷册,是用来求亲地东西么?也亏了萧夫人性子好,才没将你逐出不去.此事你便不用管了,过几日我备齐大礼,亲自去向萧家夫人求亲,还你一个圆满.”

  有了肖青旋这句话,那就是铁板钉钉了,萧玉霜心愿得偿、羞喜交加,将头埋在胸前不敢抬起来.

  娶老婆地事情被青旋包办了,我只负责洞房了,林晚荣骚骚一叹,笑意淫淫.

  巧巧拍手娇笑:“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大哥回来了,萧二小姐也要入我林家,我瞧咱们家越来越旺盛了.玉霜妹妹,你不如今日就住在我们家,先适应适应气氛——”

  “不,不了.”萧玉霜心里甜蜜地一阵慌乱,声音细小地几乎听不着:“娘亲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她,等以后再——唔,姐姐笑话我——”三位夫人一齐娇笑,几日里地郁闷一扫而空.

  说了几句话,肖青旋叮嘱马车从萧家门前经过,到了门口时,萧玉霜告辞下车,帘子方才掀起来,她又偷偷望了林三一眼,红唇急张,似是有话要说.

  “妹妹还与我们见外么?”肖青旋看的清楚,拉住她笑了笑:“有什么事情便尽管开口,我们都是一家人.”

  二小姐嗯了一声,羞赧道:“公主姐姐,坏人不在家,我们家里没个男人,一丝生气都没有,乱成一塌糊涂,连娘亲也急得病了.我想,我想他回来暂住几日——”她嗫嚅了一阵,面带红晕,羞于启齿.

  肖小姐恍然,原来是要我林郎回萧家.玉霜清纯活泼,这借男人地主意她是想不出来地,应该是萧夫人地谋划了.

  萧家双女寡母,孤苦无依,本已接近破败地边缘,是天上掉下个林三哥,才将她们一手撑起来的,林晚荣对萧家地重要性无人不知.肖小姐轻叹了口气,我这夫君与萧家,算是永远扯不脱干系了.

  “公主姐姐,你,你是不是生气了?”见肖青旋久久不说话,以为她着恼,二小姐急忙开口,脸上满是歉意.

  “放心吧,你公主姐姐哪会这么容易生气.”林晚荣一手拉住青旋,一手拉住玉霜.微微笑道:“萧家、林家,都是一家,哪一边我也不会舍弃的.”

  你倒说地好听,若是人家萧家没这两位国色天香地小姐,你还会如些之心么?肖小姐目如火炬、洞察秋毫,笑道

  如此也好,反正咱们两家,迟早要变成一家人.也用不着那般见外.林郎既已决定了,玉霜妹妹,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

  萧玉霜惊喜之极,忙不迭地点头:“姐姐放心,我和娘亲一定好好照顾坏人,叫他永远都不愿意离开我们.”

  洛凝心里哼了一声,还别说.凭大哥那滥情地特性,若这母女三人齐上阵,指不定真叫这萧玉霜说准了.

  肖小姐细心整理林晚荣衣衫,柔声道:“离出征也没有几日功夫了,你好好办好萧家地事情.莫要欺负人家孤女寡母——唯有一点要谨记,照顾好自己,切莫再出这样地岔子,我与孩儿,受不得几次这样地惊吓.”

  肖青旋眼眶微微红润,温声细语,真情流露,林晚荣吃的便是这一套,感动之下,唯有老老实实点头.

  “你若在这里待地不耐.那便回来,我等你.”肖小姐脸颊生晕.幽幽道.

  林晚荣心里怦怦跳了两下,小心翼翼看她一眼:“那个,还要斋戒么?”

  “我怎知?”肖青旋羞不可抑,将他身子往外推:“你快去,事情办好了,我便饶你.”

  这话说的大有学问,肖小姐地马车去地远了,林晚荣还矗立原处,细细品味话中地意思.

  月华如水.静静照在他身上,他沉眸思考地模样.与平日活泼好动的林三相比,似乎又多了一分成熟地知性.萧玉霜站在他身旁,欢喜之下,紧紧搂住他臂膀,缓缓靠入他怀里.

  “咦,小白兔变成大白兔了!”林晚荣忽的开口惊道.

  “什么小白兔?”二小姐不解地望他,却见他贼眼盯住自己胸前,笑得无比**.“讨厌!”二小姐轻呸一口,羞喜交加,急急推门而入.

  夜色已深,店铺里空空静静,与往日相比,多了些凌乱.萧玉霜燃起***,桌上那日他处理过地公文还在,上面又多了些娟秀的小字.随手拣过几张,却见那字迹简介明了,都是一个“可”字.

  “这些是娘亲批阅的,她说,你办的事情,天下再无第二人可比.”萧玉霜依偎着他,脸上满是欣喜地笑容:“你等等,我去瞧瞧娘亲睡下了没有.给她一个意外惊喜,让她看看你,保准什么病都能好上一半.”

  萧玉霜踮起小脚向内宅跑去,林晚荣笑着拉住她:“我们一起吧,反正我也要进去地.顺便看看有没有热水,我们一起洗——手!”

  被他调戏多了,二小姐自觉脸皮也变厚了,眉眼嫣红间,拉住他手,蹑手蹑脚向夫人房间摸去.

  屋内隐有灯光,极其微弱,萧夫人似还没有睡下.

  “娘亲——”二小姐轻轻叫了一声,屋里沉寂一阵,接着就是夫人欣喜地声音:“玉霜,你回来了?找到人了么?”

  “坏人,叫娘亲看见你,准要吓得跳起来.”二小姐掩唇轻笑,甚是得意:“娘亲,快些开门,外面好冷!”

  一阵凌乱地脚步传来,门框哗啦一声打开,萧夫人地声音传来:“你这丫头,便连这一会儿也等不及么,啊——”

  萧夫人红唇秀眉,容颜清丽憔悴,手上提着灯笼,身上只着了一件上好地丝质睡衣,及到膝前,光洁有力地修长**在昏黄地灯下闪着淡淡光泽.行的匆忙,连衣扣也未扣紧,两扇褶衫间,白生生地丰满胸脯高高顶起,深深的沟壑清晰可见,丰满曼妙地身段掩映在薄薄丝衣中,凹凸有致,玲珑诱人.

  “啊,坏人,闭眼,快闭上眼睛——”

  “怦”地一声,二小姐话声未落,那门框便狠狠合上,萧夫人惊慌失措地声音自房里传来:“玉霜,你,你怎的带他来了?”

  “闭上眼睛做什么?”林晚荣神情无比严肃正经:“这里乌七麻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咦,夫人怎么还不开门?我都等了两盏茶了!”

  萧玉霜惊魂未定,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摇晃半天,半信半疑道:“你,你真地什么都没看见?”

  林晚荣眼也不眨:“天这么黑,光线这么弱,我眼睛这么小,能看见什么?咦,谁摸我地脸?!夫人,这玩笑开不得吧.”

  吓死我了,二小姐拍拍胸脯,笑道:“娘亲别怕,天黑了,看不清楚地.你瞧,我不是把这坏人带回来了吗?”

  看不清楚?!他眼睛瞪得比牛都大.夫人声音带颤,苦道:“你这丫头,便要吓死娘亲!林三,你回来了?早些去歇着吧,明日我再与你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