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七章再见-至-第三百七十九章一定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百七十八章 奇特的补品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急赶两步,正扶住那摇摇欲坠的娇躯,洛凝身上冰冷的盔甲格在他胸前,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r >

  “凝儿,凝儿,你怎么了?”望着洛凝那消瘦的双肩,苍白无血的脸色,林晚荣心里阵阵的难受,紧紧搂住她柔弱的身子急声叫道。

  洛凝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美丽的大眼睛缓缓睁开,呆呆望着他,忽然“哇”的一声,扑到他怀里失声大哭:“林大哥,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是大哥不好,大哥来晚了。”望着洛凝那消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晶莹的泪珠,如一株带雨的梨花般楚楚可怜惹人心疼,林晚荣心里也不好受,紧紧搂住了她,任凭她在自己怀里尽情痛哭,尽情宣泄着。

  相思最是催人,洛凝与他分别数月,心里早已牵挂万分,又适家逢剧变迭遭打击,全凭一口劲苦苦支撑,如今见了他的面,心中那口气便彻底的散了,泪水顿如泄了闸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川流不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洛凝哭泣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林晚荣定睛一看,洛凝已在他怀中沉睡了过去。光滑细腻的肌肤便如一方上好的温玉般美丽动人,双颊上沾染着点点泪痕,如露珠般皎洁晶莹,樱桃小口因为失水有些干裂发白,却更让人怜爱心疼。

  望着她含泪带笑熟睡的样子,林晚荣长长嘘了口气,心中有一种淡淡的满足感,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幸福,人生就是这么简单。

  他抱起洛凝,正要移动步伐,怀里的娇躯却动了动,美丽的大眼睛缓缓睁开,惊道:“大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丫头都成惊弓之鸟了,林晚荣温柔笑笑,在她秀发上抚摸几下道:“傻丫头,这春寒露重的,你就这样熟睡下去,肯定要染上风寒的,我带你回府去,你好好休息一阵。”

  洛凝缓缓摇头,摇摇晃晃地自他怀里站了起来。林晚荣急忙扶住她,心疼道:“凝儿,你这是做什么?”

  洛小姐满面坚毅之色,好看的嘴角弯起一个倔强的弧线,望着他轻道:“大哥,爹爹出了事情,我现在还不能休息,一日找不出那些库银,我就一日不能躺下。”

  “谁说不能休息?”林晚荣强行将她抱起,哼了一声道:“寻找库银绝非一天两天之事,你这样下去,银子未找到,却先把身体拖垮了,这怎么能行?大哥还没与你洞房呢——”

  “大哥——”洛凝娇羞不堪的低下头去,自耳后到脖子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更衬的她肌肤如玉,美丽动人,凹凸有致的身体掩映在宽大沉重的盔甲里,如水柔情中,却又平添了一股英气,叫人好生爱怜。

  “傻丫头。大哥既然来了,就绝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罪,寻找银子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大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林晚荣朝她眨了眨眼睛,自信满满地道。

  洛凝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淡淡的水雾自她眼中升起,她轻轻嗯了一声,心里又酸又甜,紧紧抱住他宽厚的肩膀,轻泣道:“大哥,凝儿是不是很没用,每次都要给你添麻烦?”

  “怎么没用呢?”林晚荣哈哈大笑道:“我的凝儿能歌善舞,能诗会画,天真善良,关注民生,充满爱心和同情心,乃是一等一的好女孩,大哥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

  洛凝小嘴一嘟,轻轻摇头道:“我知道大哥你是安慰我,这样的女子,应该是你最讨厌的才是。我只会些无用的东西,诗诗画画的赚不了银子更救不了人,所谓的充满爱心,也不过是把你辛辛苦苦赚的银子大把大把的撒出去,大哥,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摆在案上的花瓶,外表光鲜,却百无一用,你是不是很嫌弃我?”

  这丫头倒挺善于自我检讨的,虽然你的确挺善于花银子的,但你老公我不在乎,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笑道:“凝儿,你觉得人的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是做什么?”

  洛凝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大哥最会狡辩,我猜什么你都会说错的,还是你说我来听好了。”

  汗,这丫头还真是了解我啊,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其实呢,人的一辈子,钱财富贵什么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过的开心。只要凝儿你喜欢,天天作诗作画又怎样?乱花银子又怎样?做个花瓶又怎样?你老公我有的是银子,就喜欢看你天天作诗作画的,就喜欢你天天花银子,我高兴、我乐意。你心地善良,助人为乐,就算别人说你是花瓶又怎样,你伤害到别人了么?你过的不开心么?”

  洛凝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我过的很开心。”

  林晚荣笑道:“这就是了么!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人这一辈子,太多的心理束缚,难得像你这样率性而为,以后有老公罩着你,你就尽情的吃喝玩乐,尽情的给我花银子吧,赚银子不就是为了花的爽么?哦,对了,你不是喜欢旅游么,我这次在京城恰好碰到了一个高丽旅游团,其中有一位导游小姐叫徐长今的,见识广博,眼界开阔,性格倒是和你有些像。你若喜欢的话,赶明儿到了京城,我让她带你去高丽转转。”[天堂之吻手打]

  什么老公花瓶的,听他信口道来,洛凝又喜又羞,待说到高丽导游徐长今,洛小姐再也难以抑制住心中的兴奋,拉住他手道:“真的么,大哥?我真的可以去高丽看看么?”

  “当然可以了。”林大人胸脯拍的当当响:“你老公我,在高丽的名头可是一等一的响亮。连他们的王子叫做李承载的,见了我也不敢大声说话。你到了高丽,想要什么,想拿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千万别客气,客气是犯罪!”

  他心里哼哼了一声,***,高丽人这次赚了,幸亏有了这夫人路线,要不是我老婆想到高丽转转,鬼才懒得理你呢。到时候一定要嘱咐凝儿多收礼,收好礼,从济州岛收到金刚山,要不然真对不起咱这番苦心。

  洛凝听得噗嗤一笑,风情万种道:“大哥就喜欢胡说八道,说的好像那高丽就是咱们家开的似的。”

  林大人听得眉开眼笑。拉住她小手道:“对极,对极,那高丽约等于咱们家开的,你尽管去就是了,我保证你乘兴而至,满意而归。”

  洛凝轻轻嗯了一声,脉脉含情望着他,柔声道:“大哥,你对我真好。”

  “好么?那就亲一个!”林晚荣嘻嘻笑着,在洛凝粉

  嫩的小脸上吧了一下,洛凝吓了一跳,急忙四周看了看,见四处灯光昏暗,没有人留意这边,她脸上嫣红一片,小手心里满是汗珠,忽地抬起头来。在林大人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下,又嘤咛一声,双手掩住脸颊,羞涩的低下了头去。

  “哎哟,凝儿可真讲礼貌,礼尚往来这么快就学会了。”林大人心怀大乐,拉住她的小手慢慢抚摸着。

  对于这世界上的女子来说,林大人的嘴就是最厉害的武器,听他胡吹了几句,又被他占了些便宜,羞喜交加之下,洛小姐心里聚集的郁闷早已一扫而光,连那寻银之事也似乎压不倒她了,小脸兴奋地红扑扑粉艳艳的,在他耳边莺声燕语,说不出的温柔,道不尽的甜蜜。

  这么一个娇媚的人儿在自己怀里欲说还休,晕红满面,林晚荣心里便又骚痒起来,琢磨着这么好的夜色,是不是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好好“安慰”一下洛小姐疲惫的、受伤的心灵。幸好身后不断响起的镐头撞地的声音提醒了他,老皇帝只给了七天的期限,今天已经过去,只剩下六天了,浑身冷汗之下,满腔的淫心顿时消散殆尽。

  牛皮吹得响,最终还是要靠真本事,若是寻不回银子,今天晚上说的话,就全等于放屁了。

  拉住了洛凝的小手,往回走去,还没到南门边,便听前面一个女子声音响起道:“前面可是凝儿妹妹?”

  洛凝惊喜道:“芷晴姐姐?是芷晴姐姐么?”

  见对面那女子惊喜的奔了过来,洛凝也面色激动,正要挣脱大哥的手去与芷晴姐姐相会,林大人却紧紧拉住了她,抢在她身前嘻嘻笑道:“徐小姐,凝儿今日身体虚,经不得你一抱,我代她领了吧!”

  “无耻!”徐芷晴躲闪不及,差点撞到他怀里,急急地停住了脚步,脸颊却是嫣红一片,丰满酥胸急剧起伏,划出道道诱人的波浪。

  “大哥,你坏死了!”洛凝玉颊绯红,轻嗔了一口,绕到他身前,与徐芷晴紧紧抱在一起,兴奋道:“芷晴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我是怕你不小心,受了别人欺负。”徐芷晴拉住洛凝小手,脸上满是喜色,又瞥了林晚荣一眼,轻轻哼出一声。

  老子抱了凝儿,凝儿抱了徐小姐,等于我间接与徐小姐拥抱,大家打平,不与你计较。林大人心里安慰自己,看见徐芷晴身后还站着一个虬髯大汉,顿时喜道:“胡大哥,你也来了?”

  胡不归笑着迈上两步,抱拳道:“见过林将军。卑职今日傍晚赶到,比将军与徐小姐快了两三个时辰。方才到洛大人府上见到了徐,将军寻洛小姐去了,我便跟随她一起过来了。”

  胡不归善带骑兵,精通相马,有他相助,林晚荣心里放下了许多,拉住他道:“胡大哥,你来的早,可曾到现场去看过?”

  胡不归点点头道:“卑职马不停蹄赶来,第一件事,便是去现场察看一番。呶,你看,前面就是那五千骑兵的营帐。”

  林晚荣抬头望去,离着立身的不远处,扎着数百个白色的帐篷,外围林立着数百兵士,显然是出事之后被派来封锁现场的。

  见洛凝与徐芷晴叙话正欢,林晚荣对胡不归道:“胡大哥,我还没来得及看现场,你带我过去吧。”

  “我也去!”徐芷晴突然开口道。

  敢情这丫头在偷听啊,林晚荣笑着道:“徐小姐,你与凝儿多日未见,你们还是好好叙叙话吧。这些粗活儿,留给我们男人干就行了。”

  徐芷晴没有搭理他,望着胡不归道:“胡将军,你带我去看看吧。”

  胡不归为难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这二位,一个是徐渭的千金,是李泰上将军看重的女军师,另一位是自己心悦诚服的顶头上司,一边一个号令,到底听谁的为好呢?

  洛凝见大哥与芷晴姐姐似乎有些不对路子,也不知道他们一路同行是怎么过来的,便笑了笑道:“既然要去,就请这位将军带路,大家一起去吧。”

  林晚荣担忧的看了她一眼:“凝儿,你身子虚弱,还是早些回去歇着,我们过去就行了。”

  洛凝脸色嫣红,紧紧拉住他的手,坚定摇头道:“大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与大哥,永远不分开。”

  “那我抱你去好了。”林晚荣嘻嘻笑道:“看你多走一步路,我都心疼。”洛凝腮上满是幸福的红晕,脉脉含情的望他一眼,那盈盈一瞥的温柔,便仿佛能拧出水来。

  徐小姐浑身一阵肉麻,哼道:“花巧语,巧令色,凝儿,你可不能轻易相信,啊——”徐小姐一声惊呼,急退了几步,望着洛凝身后,满面红晕,眼中带怒道:“林三,你,你——”

  “我怎么了?”林晚荣深深嗅了一口,嘻嘻笑着将那小盒收进怀中:“这一路劳累,我也只是进进补而已,徐小姐,你是不是想看看这奇特的补品呢?”极品家丁_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定要洗白白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你——”徐芷晴哼了一声,脸色通红间,离的他远远,再也不敢说话。全本

  这就叫做恶人还需恶人磨,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拉着洛凝的小手,跟在胡不归身后,往那营帐走去。

  官银丢失之后,洛敏早已下令济宁全城戒备,这营帐更是重中之重,连夜派了精兵把守,未得敕令,谁也不能进入,因此那夜官银走失后的痕迹保存的甚是完整。

  通过层层的关卡进了营帐,林晚荣抬头望了一眼,只见这大营正扎在东西官道的路边,来往甚是方便,南面面对的,就是波光灿灿的微山湖,在火光照耀之中,宽广的湖面如同染上了金色的霞光,景色甚是美丽。大营之中,数百个白色帐篷一个连着一个,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布置的甚是整齐。

  胡不归将林晚荣引到营地正中的位置,指着地上杂七杂八的车辙印记道:“林将军,徐小姐,二位请看。”

  林晚荣扫了一眼,只见满地的车辙印杂乱无章,弯弯曲曲,在他们四人立脚处最是集中。胡不归抱拳道:“据属下方才所观察,此地车印密集,官银前日夜里应该就保存在此地。从车轱辘撵出的印记来看,虽然杂乱,但是往东西方向去的车辙甚为明显。”

  “照胡将军的说法,那运银的车辆应该是往东西方向而去了?”徐芷晴轻轻道,眉头间微微拧起,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

  nbsp; 胡不归点点头,蹲下身去,用手指压了压那马车碾出的黄土,沉吟道:“若是空车载去,这车轱辘不会陷入泥土如此之深。从碾出的车印来看,往东西两个方向而去的马车,绝不应该是空车,而应该是饱承了重量的马车。至于车上装的是不是银子,我就不敢保证了。”

  胡不归观察细微,所有些道理,从留下的印记来看,马车确实是满载着货物,朝东西两个方向分别而去了。但是五千人马运送三十五万两官银,本就不是十分的宽裕,又是在偷偷劫了银子担惊受怕的情形下,他们为什么还要兵分两路?就只是为了让朝廷迷惑他们到底是往东还是往西么?

  林晚荣和徐芷晴对望了一眼,二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些疑惑,这事透着蹊跷,很多地方让人想不通,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林,林三,”徐小姐开口了,脸却微微红了一下,大概是又想起了他身上那奇特的补品:“你说,这劫走银子的五千官兵,皆已被毒害,此事是真是假?”

  “应该不是假的,济宁周边已经被封锁,层层警戒搜索,却没有发现这五千人的影子,他们不是上天,那便只有遁地了。”林晚荣叹息一声,想起那倭人佐佐木的话,心里不是个滋味。

  “这就怪了。”徐芷晴秀眉轻拧,如玉的脸颊上满是疑惑之色:“既然这五千人已经背弃了朝廷,又押运着官银,为什么这幕后之人,还要下如此毒手呢?”

  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惑着林晚荣,眼下暂时还找不出答案,他也不去多想,沿着车轱辘印记,缓缓向前走去。行不了多远,便看见前面摆着一排马厩,切好的干草装在马厩里,数量颇为不少。

  林晚荣拣起干草翻了翻,奇怪道:“胡大哥,你来看看,这些粮草是不是喂马用的?”

  胡不归早已察看过,点头道:“正是喂养战马用的。这些兵士从杭州而来,战马不适应山东的干草,还曾向洛大人要过粮草。”

  “哦,有这回事?”林晚荣惊奇道。

  洛凝就站在他身边,闻轻轻点头:“确实有此事。那日他们要在城里扎营,统兵的千总向爹爹禀报时,曾说过粮草不足,要在济宁补充一些。爹爹现场察看过,他们的战马粮草确实只能支撑一天了,便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只是粮草还没送到,他们却已劫了银子逃走了。”

  “支撑一天?”林晚荣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拉着洛凝的小手嘻嘻道:“凝儿,你没有记错吧?!”

  洛凝脸色一红,嗔道:“人家当时闲着无聊,听说有三十五万两白银运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些银子,还跟在爹爹身后来偷看过。”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偷看的好,偷看的妙。凝儿,大哥我也赚了不少银子,以后你就在家里偷看好了,大哥再顺便偷看偷看你。”洛凝小脸羞红,急忙欣喜的低下了头去。

  见二人公开**,徐芷晴轻轻咳嗽了几声,算是提醒一下他。林晚荣微微一笑,指指场中的草堆道:“胡大哥,你看看,这些粮草可以够多少匹战马吃的?”

  胡不归仔细观察了一番,摇头道:“以属下的经验来看,这些粮草顶多是千匹战马一天的口粮。”

  “这就对了。”林晚荣欣喜的一拍手,对胡不归竖起大拇指:“胡大哥,好眼光。”

  胡不归不解道:“林将军,你可是有什么发现了?卑职愚钝,还请将军明。”

  徐芷晴微一思索,脸上顿时现出一丝惊容:“林三,你的意思是,他们的战马根本就没有粮草?”

  这丫头反应真快啊,林晚荣诧异的看了徐小姐一眼,徐芷晴也正望着他,见他向自己瞟来,急忙哼了一声,又低下头去。

  “正是,正是,徐小姐冰雪聪明,一点就透,林某人我佩服的五肢投地。”林晚荣笑着道:“他们不仅是粮草不够,而且当夜走时,连战马都没喂饱。”

  胡不归哦了一声,惊喜道:“林将军说的不错。我们骑兵与战马相依相伴,喂马都有规矩的,战马能吃多少,就切多少干草。这五千人马明明粮草匮乏,临走之时,马厩里却又留下了成堆的干草,这说明他们走的极为匆忙,战马根本就没有喂饱。”

  “三十五万两银子,靠人力是拉不走的,全凭战马拖走,可是这些战马却根本就走不远。”徐芷晴眉头一松,忽地满面欣喜,娇声道:“我明白了,不是他们走的匆忙。而是他们根本就没准备走远!!这些车轱辘的印记,都是他们故意做出来吸引我们注意力,转移我们思考方向的。银子,银子一定就藏在这附近。”[天堂之吻手打]

  “芷晴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洛凝惊的小嘴微张,满面不可置信的神色。

  徐芷晴噗嗤一笑,指着她身边的林晚荣,美目轻瞥。哼道:“你问问你们家林三吧,他这个人最喜欢装神弄鬼。明明早就是胸有成竹了,却故意疑东疑西的来戏弄我们。”

  要说这徐芷晴,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林晚荣刚说了个开头,她便已将事情推测的**不离十,难怪她能以女儿身上前线抗击胡人,就她这灵活的头脑,世间也没有几个人能与她相比。

  “大哥,”洛凝惊喜地抱住林晚荣的胳膊:“银子真的就藏在这附近么?”

  林晚荣苦笑道:“按照徐小姐的推理,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这样的。”

  洛凝拔起小脚,娇躯一扭,转身就往回跑,林晚荣一把拉住她道:“凝儿,你做什么去?”

  “大哥,我去叫人来挖银子,就算是把这里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到。”洛凝抿着道。

  这丫头还真是个急性子啊,林晚荣摇摇头无奈一笑:“凝儿,我们现在是推测银子就在这附近,可没说就在我们脚底下啊。”

  洛凝愣了一愣,旋即柔声道:“大哥,你的意思是——”

  林晚荣缓缓走了几步,沉吟道:“这里是济宁城的南门,北边就进了城,他们再傻,银子也不可能偷偷运进城去。东西向是官道,是他们引诱我们追踪的方向,自然也不对。这样算来,就剩下一个南边了——”

  “南边?”洛凝抬头向南望去,只见浩瀚的微山湖一眼望不到边,影影绰绰的山影笼罩在朦胧夜色中,微风卷起的波浪轻轻拍打着岸堤,传来阵阵哗啦的潮声。洛凝眉头紧皱,轻声道:“

  难道,这银子藏在——”

  “不错,就藏在微山湖里。”徐芷晴拉住她的手,轻轻道:“此处距离微山湖,不过数步之遥,只要有船,便可轻松将银子运至湖中,就地沉入湖水,神不知而鬼不觉。为了掩人耳目,那幕后之人故意又让五千兵马兵分两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再施展毒手,杀人灭口。”

  “胡不归——”林晚荣忽地大喝一声。

  “末将在!”胡不归急忙抱拳应道。

  “着你率领两千人马,沿着微山湖畔寻访,重点询问周边渔民,近日是否有民船被征用,湖中是否出现过异常。一有消息,即刻禀报!”

  “得令!”胡不归一转身,匆匆赶去布置了。

  林晚荣凝立于微山湖畔,感受那带着湿气的清风抚过面颊,缓缓的叹了口气。他有八成的把握,那三十五万两银子就藏在微山湖里。这微山湖方圆几百里地,比济宁周边的城县还要大上几倍,那三十五万两银子,在陆地上虽是好大一片,可一旦沉入湖水里,那就是大海捞针了。妈的,这计谋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果然精妙无比,一环套着一环,即便是最后猜到银子藏在微山湖里,却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难不成叫我把微山湖的湖水给抽干了?

  洛凝站在他身后,一句话也不敢说,深怕打扰了他的思索。徐芷晴虽是聪明伶俐,但遇到这样大海捞针的事情,一时也寻不到办法,看着他孤单的背影矗立在那里,想起一路之上他的恶行,她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两个林三,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不知站立了多久,一阵温润柔软的感觉自后背传来,火热香嫩的娇躯仿佛着了火般紧紧贴住他背心,林晚荣急忙转身,却见洛凝脱去了盔甲。只穿一身单薄的长裙,紧紧抱住了他宽实的脊背,将脸颊贴在他肩胛,眼中射出万般柔情,轻声道:“大哥,凝儿喜欢你,喜欢的可以为你去死!”

  “你这傻丫头,”林晚荣急忙解开自己外套,将她柔软的娇躯包裹起来:“天寒地冻的,你把盔甲脱了做什么,要着了凉怎么办?”

  “凝儿不怕,凝儿要给大哥温暖。”洛凝温柔一笑,脸上几分羞赧几分坚定,紧紧的抱住了他,将他大手放在自己胸前:“大哥,你摸摸,凝儿的心跳的多么快!”

  温软顺滑的感觉顺着指尖传来,两团柔软的凸起将他大手紧紧夹在中间,牛奶洗过般的肌肤触手滑腻,吹弹可破。洛凝轻轻地闭上了眼睛,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兮,丰满的酥胸急剧起伏着,让他那藏在胸前的大手也不时弹起。林晚荣心里噗噗跳了几下,大手顺势在她胸前滑了一滑,却正覆盖在那柔软的嫩肉上,两粒相思红豆挺拔的凸起,在他粗糙的大手摩擦下,似是受惊的小兔般不断跳动着,抵触着他的掌心。

  “凝儿——”他急吞了口口水,掌心抵住那娇艳的红豆一阵轻轻的研磨。洛凝嘤咛一声低唤,软软地瘫倒在他怀里,红润的小口微微张开,娇喘吁吁,吐出兰花般芳香的气息:“大哥,凝儿是你的,永远是你的——”

  “咳,咳——”见他二人恋情火热、旁若无人,若再不制止,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立在离二人不远处的徐芷晴心中咚咚乱跳,脸颊如火烧般的滚烫,想要离开却又挪不动脚步,急忙假咳了两声,提醒一下二人。

  洛凝情热之下,早已忘记旁边还有一个芷晴姐姐,此时清醒过来,只见芷晴姐姐面颊通红,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她“啊”的一声惊呼,急忙躲在了林晚荣身后,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着,秀脸红的似要滴出水来,扑在大哥背上,再也不敢抬头。

  “啊哈,今晚的月亮真圆啊——”林晚荣嘻嘻哈哈的笑了一声,对徐芷晴的白眼装作没看见,腆着老脸说道。洛凝躲在大哥背后,想笑却又不敢笑,什么月亮真圆,今儿个才月初!

  这人真是不可救药,徐芷晴鼻子里哼出一声,见洛凝涨的通红的脸色,便微微笑着招手道:“凝儿,你过来。”

  “芷晴姐姐——”洛凝怯怯的应了一声,头都要低到胸前了。林晚荣在她手心轻轻拨拉了一下,偷笑道:“凝儿,怕她做什么,咱们是夫妻,办什么事都是正大光明。就这丫头喜欢做灯泡,坏人好事。”

  洛凝虽然不解什么是灯泡,但见了大哥嬉笑的表情,心里也得了勇气,轻轻点点头,不顾徐芷晴诧异的表情,将小嘴凑到他耳边,羞涩道:“大哥,凝儿一刻也不想等了,我想做你的妻子。你要我么?”

  这话说的,我不要谁要?林大人喜笑颜开,鸡啄米似的直点头:“要,要!我天天都想要!”

  洛凝鼓起所有的勇气,抱住他脖子,小脸红的通透,声音细如蚊蚋道:“大哥,凝儿在房里等你!你一定要来!”

  一说罢,再也不敢看林晚荣一眼,她飞也似的转身,拉住徐小姐的手,声音颤抖着道:“芷晴姐姐,我们快走!”

  “怎么了?”徐芷晴奇怪问道,这丫头怎么舍得她的情郎了?

  “你不要问,我们快走就是了。”徐小姐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觉得身边的洛凝似乎有无穷的力气,竟拉着自己飞奔了起来,连那林三也追不上。

  这事闹的,让女孩子主动,我怎么好意思呢?林晚荣哈哈大笑了几声,忽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急忙大声叫道:“凝儿,你住哪个房间?!我怕找不着地方?”

  洛凝急跑之中,惊得差点摔倒,恨恨的跺了跺脚,心里又是羞涩又是甜蜜,在徐芷晴惊疑的眼光中,轻声答道:“在徐姐姐隔壁!”

  林大人一阵发愣,在徐姐姐隔壁?那请问徐姐姐住哪?洛才女果然非同一般,话里都是玄机。

  见二女的身形快要消失在视线里,林晚荣大声叫道:“凝儿,记住,一定要洗白白!一定要洗白白!”

  “何谓洗白白?!”徐小姐悄声问身边的凝儿道。

  洛凝面热心跳,只觉得大哥一句话便让自己失去了力道,拉住徐芷晴的手勉强道:“洗白白,洗白白,哦,这应该是大哥家里的方,可能是洗手的意思吧。”

  “洗手?真个奇怪!”徐芷晴听得摇头轻笑:“那我也要回去洗白白。”

  见洛凝带着徐小姐飞奔,二女身姿摇曳风情万端,林大人看的心里骚痒难耐,嘿嘿淫笑几声,大步迈开,直往府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