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一章仙子-至-第三百七十三章太不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百七十二章 怒审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房外寂静无声,也不知道宁仙子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林大人可不在乎,他爱的人多了去了,再多一个也无妨,喊出这一声就像我要吃饭一样简单。\ 、 5 。

  “将军,什么仙子姐姐?”杜修元疑惑不解的问道。林晚荣摇摇头,叹道:“关于仙子姐姐,这是一个缠绵悱恻的情感故事,等以后有时间再讲给你听吧。你现在先把许震找回来,那小子去跟踪这师爷,眼下师爷回来了,他怎么还不见人影呢?”

  正说着,就听外面有声音传来:“林将军,杜大哥,不得了,不得了了。”许震气喘吁吁的穿过众人,急急奔到二人身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看见,我看见——”

  “你莫非是看见鬼了?”林晚荣和杜修元互相望了一眼,笑着说道。

  “不是见到鬼,是那师爷进了,进了——”他四周望了一眼,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道:“——进了诚王府。”

  杜修元脸色一变,急忙追问一声:“你没有看错?”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见着两个长得相像的人也不是什么稀奇,你一定是看错了。是不是啊,小许?”

  许震愣了愣神,他也是个聪明人,急急点了点头笑道:“对,对,一定是我看错了。两位将军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咦,他,他,他怎么在这里?”方才追问的急。许震尚未看清地上躺着的人是谁,待到见了他的面孔,顿时如同见了鬼般,满面惊异之色。这怎么可能?莫非真如林将军所说,世界上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而且恰巧同时出现在了两个地方?

  林大人嘿嘿一笑,对许震的惊奇丝毫不感诧异,倒是对宁雨昔的手段,心里很是佩服。这东瀛人的头子,假扮成师爷进了诚王府,定然是有什么图谋,宁仙子却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抓回来,手段可谓非同凡响。

  那假师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先前之时,林晚荣等人并未看清那师爷的样子,所以才叫这个东瀛人有机可趁。换上身衣服,贴上两撇小胡子,李代桃僵的混了出去。现在明白了,哪里还会放过,林晚荣朝他身上踢了两脚。那人倒在地上一声不吭。杜修元弯腰蹲在那人身前,触了触他鼻息,摇摇头道:“将军。他还没死,只是被打晕了过去。”

  林晚荣点了点头,宁仙子下手果然有分寸,知道这人我用的着,他一摆手,大声叫道:“取水来。”

  早有两个军士抬来一盆冷水浇在那人身上,假师爷浑身打了个冷战,缓缓睁开了眼,一见眼前站了众多军士。顿时大叫一声“八嘎”,他飞快的站起身来,习惯性的便到腰里去拔刀。许震眼疾手快,狠狠一脚踹在他后膝盖上,啪啦一声轻响,假师爷便跪倒在了地上,额头冷汗涔涔,痛苦不堪。

  没有翻译在场,林大人便只有自力更生了,他眨了眨眼,嬉皮笑脸道:“哟西,你的,听得懂英吉利语么?”

  “八嘎——”

  “八你妈个头!”林晚荣一脚踹在他小腹上,恶狠狠道:“连国际通用语英吉利语都听不懂,真没素质!老子都没法和你交流,就你这怂样,你们天皇也敢派你到我大华来瞎混?给我打——”

  许震和杜修元也不知道英吉利语是个什么语,但看林大人凶神恶煞般的发了号令,哪里还会忍得住,二人一起伸展拳脚,向那武士扑去。

  那东瀛武士怒圆睁,口里一阵叽里呱啦乱叫,张牙舞爪挣扎着要站起来,只是腿骨被许震踢折,无论如何也站不稳当,在杜修元二人的一顿老拳中,刹那间就鼻青脸肿,口角鲜血溢出。

  林晚荣止住了许震二人,脸上现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好了,先别打了。我大华是礼仪之邦,讲究的是以德服人——待会儿再打。这位武士,你听不懂英吉利语,只怪你爹没有教好你,我也不说什么了,可是你到我大华来瞎混,总不能听不懂我大华的语吧?”

  “嘟无麻,所噶组足伊斯塔!”那东瀛武士怒吼了一芦,眼中凶光闪闪,双拳紧握,面上满是狰狞之色。

  许杜二人面面相觑,这

  东瀛话晦涩难懂,他们哪里听得明白,便把求救的眼光望向了无所不能地林将军。林晚荣嘿嘿一笑,点点头道:“哦,我明白了,你是说你到我大华是拜见祖宗来了,唉,麻烦你下次吐词清晰点,要不然我真的很难听懂。”

  窗外传来噗嗤一声轻笑,旋即就没了声音,林晚荣听得大喜,我就知道,仙子姐姐一定是躲在附近的。他哈哈笑了几声,正要“所噶”“咪西”的施展一通,便听那东瀛武士操着生硬蹩脚的大华语吼道:“八嘎,东瀛武士,你的侮辱,大华,猪!”[天堂之吻手打]

  “操你爷爷!”林大人火火冲天,拔过旁边一把朴刀,厚厚的刀背一下击在那东瀛人的背上,砸得他一个趔趄,直挺挺的扑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许震和杜修元虽然不懂东瀛语,但是他侮辱大华的这句,却听得真真切切,二人眼中冒火,冲上去就是一阵老拳。三人拳打脚踢,畅快之极,林晚荣无心一瞥,只见那人眼珠泛白,似乎撑不下去了,顿时哎哟一声,急忙止住了二人,笑着道:“先不要打了,来日方长,咱们也不急在一时。”

  他朝那武士嘿嘿笑了一声,操着蹩脚的东瀛话,漫不经心说道:“你的,什么名字的,干活?”

  东瀛武士急剧喘气,来不及答他的话,林晚荣已经开口笑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的小鸡公王子叫做武树,你和他长得这么像,估计你是他哥哥,名字叫六树,怎么样,我没猜错吧。”

  “八道,胡说。”那东瀛武士愤怒的看了他一眼,大华语似乎也顺溜了许多:“你的,良心大大的坏。我们,武树王子,日照大神的儿子,我不是他的哥哥。我,日照大神门下,武士首领新佑卫门佐佐木。”

  新佑卫门佐佐木?妈的,这些东瀛人写字是把华语简化一半,起个名字却要拼命凑字,说他们不是怪胎,还真没人信了。

  “我说新佑卫门佐佐木啊,”林大人嘻嘻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们这次到大华,有何贵干啊?”

  “我的,没干的,什么都。”佐佐木鼻子里哼了一声:“我的,居住在这里,你们,闯进来,杀死我同伴,我,要向天皇禀报,惩罚大华皇帝。”

  惩罚大华皇帝?林晚荣仰天大笑,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些小鬼子真是什么借口都能想的出来。

  佐佐木惊疑不定的望着他,眼前这位大人,看起来是官,所作所为却更像无端匪类。

  “新佑卫门佐佐木,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林大人微微一笑道:“昨日相国寺的事,是你们干的吧?”

  佐佐木眼中神色一变,还未说话,林晚荣摆了摆手,高深一笑:“不用否认,老子不喜欢玩虚的,你们为什么而来,谁邀请你们来,我查的一清二楚。你也不想想,我是从什么地方把你捉来的?”

  佐佐木刚进了王府便昏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在这里了,还没来得及思虑前后因果,闻听他的话,顿时面色大变:“难道是王爷——不可能,他的,绝对不会,在山东——”他说了一句便意识到了什么,偷偷瞥了林晚荣一眼,急忙住口了。

  “你是说在山东,你们合伙劫走了三十五万两白银是吧?”林晚荣心里一喜,脸上神色丝毫不露,漫不经心说道。

  “你,你的知道?”佐佐木再也难以掩饰心中的惊骇,前日山东劫银,昨日相国寺刺杀,一环扣一环,皆是事先精心策划安排好的,就算这人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

  “哈哈哈哈——”林大人放声大笑:“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么?你们的日照大神知道那些银子藏在那里么?他肯定不知,可是本大人我知道啊。”

  “不可能。”佐佐木大惊道:“那些,士兵,毒药,统统死拉死拉的。你绝不会知道!”

  士兵?毒药?五千人!林晚荣倒抽了一口凉气,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紧握了拳头,缓缓道:“三十五万两白银,车马日夜不停的拖,也要走上几天几夜,决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银子,定然还藏在济宁周边——”

  佐佐木木然不语,林晚荣再也忍耐不住,一脚踢在

  他腿上,破口大骂道:“你他妈个畜生,竟敢下毒杀人,老子宰了你!”极品家丁_第三百七十三章 太不要脸了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杜修元和许震虽是不明原委,大概意思却是听得不差,知道这些东瀛人为了银子,竟然毒杀了如此多的大华同胞,顿时义愤填膺,拉住了佐佐木让他丝毫动弹不得,林晚荣重重踢了几脚,拔出钢刀架在佐佐木脖子上,冷冷道:“老子再问你一遍,那五千兵士,都被你们东瀛人毒杀了么?”

  佐佐木哼了一声:“他们的,没用。、 五。 \\死的,很好!”

  林晚荣额头青筋根根绷起,强自压制了愤火,阴阴一笑道:“许震,我把他交给你了,你要向我保证,一年之后他必须还活着,但是,要比死了还难受。”

  “得令。”许震嘿嘿一笑,眼中喷出阵阵怒火:“末将一定完成任务。”

  挥挥手,许震便将佐佐木压了下去,杜修元见林将军心情似乎不太好,便乖巧的退了出去,留下他一个人静静思索。

  “你真的要杀了这倭人么?你不想知道他们藏银子的地方了么?”一个女子声音在林晚荣耳边响起,轻柔缥缈,淡淡的幽香飘进他鼻孔,让他心思也活动了几分。若换在平日,他定会好好调戏一番,只是今日,却没了那兴趣。

  “这些是东瀛忍者,是他们培养的死士,藏银子的地方,你认为他会说吗?三十五万两白银,可不是那么轻易搬的走的,只要在济宁地界内,就是把济宁挖地三尺,也要找寻出来。至于这个杂碎,我不是要杀他——我是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后悔在这世界上投了胎。”林晚荣咬牙哼了一声,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五千人,足足五千人!这些倭人,在我大华的土地上,毒杀了我五千同胞,仙子姐姐,若是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宁雨昔眉头轻皱,淡淡说道:“倭人固然毒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五千人是背弃了皇帝,投入到了另一个阵营当中做了反贼。说的不客气些,他们是助纣为虐,死有余辜!”

  林晚荣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轻蔑味道,与从前的色迷迷眼光绝然不同,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轻蔑。这种神情出现在他身上还是头一次见。宁雨昔凝眉道:“怎地?我说错了么?!”

  “你没错!错的是你师傅。”林晚荣轻叹口气:“她把你培养成一个高高在上、不识人间烟火的绝代仙子。你代表的是正义,是公信,看起来人人敬仰,风光无限,可是,你真的以为自己了不起么?”

  宁雨昔恼怒道:“不许你背后议论我师傅。”

  “议论她?我没那兴趣。我是在教你,教你一个最浅显的道理,你和你师傅从来没有弄明白过的道理。”林晚荣冷冷一笑,说话如疾风骤雨,丝毫不留情面。

  宁雨昔转身便走,懒得听他废话,林晚荣看着她疾行,摇头轻蔑一笑:“你们根本就不明白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宁雨昔缓缓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扫他一眼,淡淡道:“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清楚么?仙子姐姐,你知道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吗?”林晚荣斜靠在桌边,脸上满是玩世不恭的神情。

  宁雨昔思考一阵。正色道:“每个人都有理想,这是他们活在世上的动力。”

  “扯淡吧。”林晚荣嘴边浮起一丝微笑,不屑的挥挥手:“让我来告诉你吧,仙子姐姐,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吃饭。什么理想,什么追求,那都是吃饱了撑的,和饱暖思淫欲是一个路数。你说那五千兵士是反贼,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对他们来说,效忠皇帝和效忠诚王有区别么?一样是要卖命,一样是要换口饭吃,注定只有少部分人可以飞黄腾达,其他人一样是要战死在沙场,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战斗,可是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的机会。说穿了,他们不是罪人,更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被人利用的可怜虫,不管是皇帝还是诚王,在他们面前,人民永远都是被利用的对象——我说的这些你能听懂么?”

  宁雨昔脸上满是惊愕之色,显然对他这番惊世骇俗的话语难以理解,林晚荣摇头苦笑,心中忽然想起肖青旋,在金陵之时,每日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与她聊

  天,胡聊海侃的,那丫头总是喜欢听他讲起各种各样的惊奇理论,然后深深思考,针对性发问,叫他都应付不过来。说起政治抱负,唯有青旋是他的知音。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轻声叹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天堂之吻手打]

  宁雨昔有些吃惊,她少女时代便已是万人敬仰的对象,这些年下来更是见惯了盛世繁华人间美景,何曾有人如此教训过她?偏林三这番话语字字珠玑、处处深刻,观点极为新颖独特,叫人忍不住的深入思考。

  “说的过于复杂了,你可能听不懂。”林晚荣嘻嘻一笑:“不过,以你的智商,听不懂也情有可原。”

  这一句倒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宁雨昔扫他一眼,哼了一声:“你这人,好端端的,为何又要骂人?”

  “不是骂人,只不过情不自禁的比较了一下你和安姐姐。仙子姐姐,你和安姐姐相互之间斗争了这么多年,彼此应该都是知根知底了。恰巧小弟弟我,又和两位姐姐都有过亲密接触,你知道在我心里,我更喜欢谁么?”林晚荣嘿嘿笑道,抛出了一个诱人的糖果,是个女人都逃不开这个诱惑。

  宁雨昔微微一笑:“我不听你胡说八道,我与安师妹的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你喜欢谁也与我无关——就算你喜欢她多一些又如何?”

  这仙子姐姐真是大大的狡猾,林晚荣哈哈笑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喜欢安姐姐胜过仙子你——至于原因么,唉,仙子姐姐一定不想知道,我还是不说为好。”

  宁雨昔摇摇头,无可奈何道:“你这人还真够无聊的,整日里不会做些正事么?不听你胡说八道,我要走了。”

  林晚荣心中偷乐,你平日里说走就走,哪像今日这般拖拉,还提前预警一声?看来仙子也有思凡的时候,她也是女人,女人的那点小心思,她也逃不脱。

  “原因很简单,安姐姐虽然败在了你手中,但是她不断的挣扎、坚强不屈,外表狡猾,内里却是温柔如水,叫人感动和爱怜,她活的更真实,更像个女人。而仙子姐姐你,高高在上,高不可攀,就像那水中花、镜中月,触不着,摸不到,虚无缥缈,难以接近。说的粗俗点,恕我直,除了胸前有肉,其他地方,还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女人味道。”林晚荣笑眯眯的在她丰满的酥胸上打量了一番,脸上神色正义凛然。

  “你——”宁仙子涵养再好,听他在自己面前口出粗俗,也忍不住气结:“你,你这卑鄙小人,无耻。”

  “姐姐你骂的还不够恶毒。”林晚荣嘻嘻一笑:“其实骂人也很有学问的,例如刚才这一句你就可以这样骂——嗯,你坏死了!!!关于这一点你可以虚心向安姐姐请教,一定会有不少的收货。当然,什么时候学会了勾引我,你就勉勉强强可以出师了——哎哟,哎哟,你做什么,君子动口,女人动手,猴子偷桃可以,但是打人千万不要打脸——”

  杜修元和许震在外面听得面面相觑,这动静闹的,林将军在里面演双簧么?一个人扮两把声,学的惟妙惟肖,绝了!

  咣当一声,大门推开了,杜修元二人望着推门而出的林大人,嘴巴张得老大,久久合不拢来,足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看什么,没见过男人打腮红么?”林大人捂住面颊,恼羞成火的说道。

  “见过,见过。”二人忍住了笑道:“将军想人所不敢想,为人所不敢为,实在是有想法,有创意,末将等佩服佩服!”二人说着,却还贼头贼脑往屋里张望着,似是在寻找什么宝贝。

  “来人啊!”见了这俩小子挤眉弄眼的样子,林大人一阵恼怒,大声吩咐道。

  “卑职在!”几个军弈速速上前,听候林大人差遣。

  林晚荣毫不犹豫的下令:“去大街上买十斤腮红回来,把这俩小子脸上屁股上全给我涂满了,少一个地方也不行。”众人哄堂大笑,杜修元和许震哗啦一声跑开,溜的比兔子还快,只留下一串大笑洒落在院中。

  远远的屋顶上,宁仙子出神的望着自己娇嫩的双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我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今日竟被他激的发了怒火,这人真是太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