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百六十五章偶然-至-第三百六十七章不妙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百六十五章 偶然发现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出了门来,高公公小心翼翼的将门掩上,深怕惊扰了里面经过千辛万苦才团聚的父女二人。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荣听着里面秦仙儿的轻泣声,忍不住摇了摇头,今日这件事算是办对了,但愿他们父女能好好相处,让林大人我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

  “林大人,林大人,”高公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有人要见您。”

  “见我?谁啊?!”林晚荣惊奇问道,在这皇帝的乾清宫中,还有人要见我,这才是奇事了。

  高平略一点头,轻轻道:“请大人跟我来。”他率先起步,向外殿的偏房走去,穿过了几间房屋,寻着了其中一间,恭敬道:“就是这里了,大人您请进。”

  大殿中所有的房间都是***通明,唯有这一间没有一丝***,满是漆黑,林晚荣心中疑惑,缓缓推门而入,就见一个苍老的黑影,静静站在窗前,空洞的眼眶闪着幽幽的光芒。

  “魏大叔?!!”林晚荣惊叫一声,急忙上前去拉住他手:“你,你怎么在这里?”

  魏老头微微一笑道:“我为什么不在这里?”

  林晚荣愣了半晌,良久才长吁一口气,点头一叹道:“我明白了,原来魏大叔你也是皇上身边的人。”

  魏老头微微一笑,语气中颇多感慨:“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皇上身边的管事。昔年皇上尚在潜邸之时,我就跟在他身边伺候了,算起来。已有三十多年了。”

  三十多年?一个瞎子跟在皇帝身边伺候三十多年,的确是个奇迹,这主仆二人倒是有情有义。老魏似乎洞穿了他的想法,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一个瞎子老头,怎么能跟在皇帝身边伺候三十多年呢?”

  魏老头是林晚荣的救命恩人,对他如同再造,林晚荣在他面前格外的老实,也不隐瞒心中所想,点点头道:“我的确有些疑问。”

  “你不用怀疑,说穿了很简单,在二十年多前,我与你一样,也拥有一双健全的眼睛。”老瞎子幽幽一叹。声音中隐藏着无比的愤懑与遗憾:“昔年先皇病重,皇上宅心仁厚,衣不解带。日夜照顾在他身边,孝顺仁义,美名天下传扬。先皇甚是感动,在殡天之前,拟下旨意。将皇位传于皇上。只是,在这最紧要的时刻,却突然有大批的刺客闯入先皇养病的相国寺中。皇上为了保护先皇,身受重伤,连唯一的皇子也遇刺身亡,我为了保护皇上,也失去了双眼。危急关头,幸有李泰忠诚耿直,调集数万大军,平息了内乱,才确保了皇上平安。”

  说起往事。老魏语气平缓中带着些激动,林晚荣听得暗自心惊,上次老皇帝轻描淡写的说过这事,语焉不详,魏老头一席话,却说的明白了许多。原来那一战,不仅魏大叔被刺瞎了双眼,就连老皇帝也身受重伤,而且,他还失去了一个儿子。大概是从那次受伤之后落下的病根,老皇帝登基之后,竟然没有生出一男半女,寻致江山后继无人,难怪他对诚王愤恨到了骨子里。

  “为了永葆大华江山,皇上自十几年前便开始挑选人才,我作为其中唯一地知情人,接受了这个事关大华千秋万代的重任,四处奔走寻访,搜寻可造之才,直到后来,遇到了你。”老魏顿了一顿,幽幽一叹,摇摇头道:“晚荣,我真不知道该赞你,还是该骂你?”

  “大叔,你想骂就骂吧。老实说,我做人的理念和你们不一样,我是先要快乐,再要权势富贵。如果没有了快乐,我宁愿什么都不要。”林晚荣老老实实道。

  “这一点我自然知道,我看中你,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的因素。你思维开阔,敢想敢做,想的开,放的下,行事的手段又不拘一格,仁义与狠辣兼备,的确是块好料子。当初看你快活无边的样子,我以为你得知真相后会有所改变,所以也没有在意。却没想到你了解了原委之后,竟还是一样的执拗。皇上对你,又是欣赏又是无奈,只是我却心有不甘那!”

  林晚荣嘻嘻一笑道:“大叔,我上次跟皇上说过了,能不能寻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即不为难我,也不为难他?你老人家足智多谋,一定能想出好办法地。”

  魏老头苦笑道:“你小子撂担子倒是一把好手,两全其美的办法,哪里有这么容易想到?虽然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让我多苟延残喘了几天。”

  “苟延残喘?大叔,我不明白。”林晚荣不解说道。

  “就是苟延残喘。”魏大叔一叹:“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皇上尽忠,为大华挑选一个合适的人才。一旦找到了这个人,也就是我走到尽头的时候——”

  “灭口?!!”林晚荣大惊道。

  “我心甘情愿。”魏大叔淡淡一笑:“主子给了我一切,为他尽忠,是我毕生的心愿。”

  林晚荣呆呆看着瞎子老魏,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不属于这个时代,自然难以理解老魏的心态,但他尊重魏大叔的选择。站在皇帝地的角度看,为了让大华基业千秋万代传承下去,为了永远的保守秘密,该死的人就一定要死。他无奈摇摇头,若是我今天答应了老皇帝,那就可能再也见不到魏大叔了,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天堂之吻手打]

  “公主回来了,好久没见皇上这么高兴过了。”老魏站在窗边,幽息一声,感慨道:“晚荣,我代主子,谢过你了。”

  他说着,竟要跪下身去磕头,林晚荣急忙扶起他:“大叔,你这不是要折我的寿么?我的这条命都是你救的!何况,仙儿是我娘子,老爷子是我老丈人,让他们父女消除误会,早些团聚,也是我应该做的。”

  “你与公主之事,怕不是这么一帆风顺的。”老魏缓缓道:“今天你若答应了皇上的要求,你的身份就会随之改变,皇上会安排你名正顺的进宫。你与公主之事,那就永远不要再提了。”

  林晚荣张大了嘴巴,难怪老皇帝要我与仙儿结为兄妹,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道道。不知道魏大叔说的名正顺是个什么意思?就算入了朝堂,风***自是难免,谁能驾驭那些老辣的重臣,又有谁能对付的了诚王?

  “这世界上还无人敢小看皇上,他对时局的掌控,对大事的把握和果断,是诚王那些庸人绝不能比拟的。”老魏哼了一声,缓缓说道:“你入朝之后,皇上会安排你逐渐掌管吏部,剔除叛逆官员,让你做恩科主考,擢升天下

  士子,还会叫你辅佐李泰,掌控兵权。只要有兵权在手,管他风大浪大,你的地位,自是稳如泰山。有官权与兵权,诚王那种小厮,一样是砧板上的肉,又能奈你何?”

  老魏浸淫在皇帝身边,熟悉他的心思,谈起这些政事来,是一个大大的行家,林晚荣听得暗自咂嘴,照魏大叔这样说来,还真是很有吸引力。唉,要是又能娶仙儿,又能玩权势就好了,老子做个逍遥快活王,岂不美哉?

  “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老魏虽然眼不能看,却是伺候皇帝出身,对人性深有洞察,微微笑道。

  “后悔倒也不至于。”林晚荣嘿嘿一笑:“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用抢也能得到。就像仙儿和老爷子,历经了这么多年的坎坷,最终还不是团聚了么?”

  魏老头点头一叹,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这次真是多亏了你,皇上没有看错人。”

  今日仙儿与老皇帝团聚,林晚荣又与魏大叔重逢,真可谓双喜临门。仙儿父女叙话良久,乾清宫的***一直亮到深夜,林晚荣便也在宫中住下了。与魏大叔秉烛夜谈一番,许多以前的疑问渐渐的明白了,心里当真是无比的快活。只是看着仙儿与老皇帝其乐融融一家团聚的样子,林晚荣欣慰的同时,却又有一些些的失落。世人皆有父母,皆可以承欢膝下,唯独他是个例外。表面看处处春风得意,却是无根之萍,不知道该飘到哪里,比那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还要孤单千倍万倍。

  他心里有事,睡到后半夜,却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春寒露重,窗外已凝积了些淡淡的露珠,一轮弯月挂在空中,点点萤辉洒落下来,说不出来的清冷感觉。披了件长衫,推开房门,缓缓跺出,一阵淡淡的寒气袭来,让他昏昏沉沉的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老皇帝房里的***仍未熄灭,不时传来轻轻的说话声和抽泣声,林晚荣听得清楚,这正是仙儿的声音。他忍不住的摇头轻笑,这丫头,与老爹团聚了,却从头哭到尾,也不知是太悲伤还是太高兴。

  出了乾清宫来,看见旁边一个院子有些***,便信步走了过去。那院子与乾清宫相隔极近,***幽暗,唯有几个值守的太监宫女,在油灯下打着盹。

  林晚荣踏步入了院内,只觉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似兰似麝,芬芳异常。他心有所觉,抬头仰望,正见大殿当中挂着一副长长的画卷,只扫了一眼,他便如遭雷击,呆呆的立在了那里。

  ********

  月底了,兄弟们手里的月票可不要浪费了,给俺几张吧,呵呵。极品家丁_第三百六十六章 踪迹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虽是宫灯昏暗,那画里的情形他却看的一清二楚。\ 。 5.杳杳湖光山色中,一片烟波浩淼,游船如织。近处的岸边,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正站在湖边扬眉冷笑。这男子侧身面对湖面,画中只见其轮廓,看不清面貌,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脚上那双破破烂烂的布鞋甚是扎眼。一个身着淡黄长衫的宫装女子娴静淡雅,静静立在湖边,正凝望着那男子出神,似是不解,又似是惊奇。画面右侧镌着两行娟秀的小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青旋,青旋!林晚荣看的痴痴呆呆,眼中渐渐红润,刷的一声冲了上去,旁边却涌出两个小太监,急急拦在他身前:“何人擅闯禁宫重地?”

  禁宫?我老婆在这里,老子管你什么禁宫,他欣喜激动之下,哪里还管有人拦在自己面前,脚步不停,直往里面闯去,口中高呼道:“青旋,青旋,你在哪里?”

  那两个小太监大概也未想到,在这皇宫内院当中,还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人,竟敢擅闯皇宫禁地。一时不察间,被他撞得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林晚荣冲到那画卷面前,仔细凝视那画上的女子,细眉修目,粉面樱唇,亭亭玉立于洛水之侧,笑容点点凝于脸上,便如谪凡的仙子般高贵圣洁。虽是多日未见,但这个身影早已刻在他骨子里,正是他苦苦寻觅的肖青旋。立于青旋旁边那个男子,笑得那么的奸猾。可不就是当日的自己?这画便是画的当日他与青旋在玄武湖畔初见的情形,看这笔法,必是出自青旋之手。

  他哗啦一声跳上长桌,小心翼翼的将那画图取下。仔细凝视一番,只见画上的肖青旋如同活了般浮现在自己眼前,仿佛看见她含羞带笑与自己嬉闹,又仿佛听见她在自己耳边浅吟低语,他看得呆呆傻傻,轻轻抚摸着青旋的面颊,想笑,鼻中却是哼出一声,一阵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

  “青旋,青旋——”他发疯般不停的仰天长呼。跳下桌来就往里面冲去。殿内挂满了秀幔长纱,在昏黄的灯光中美丽异常,轻轻飞舞。他一路寻去。将这大殿找了个遍,却是空空如也,别说是肖青旋,就连一个人影子都没有。

  “青旋,你在哪里?”望着画卷上那美丽如仙的面容。他仰天一叹,眼眶早已湿润。

  “就是他,擅闯禁地。快将他拿下了。”一阵乒乓乱响,殿外涌进两队侍卫,将他重重包围了起来。林晚荣似是没有看见般,紧紧盯住那两个小太监,大声道:“青旋在哪里?”

  “什么青旋绿旋,是哪里的野杂碎,我们不认识,哎哟——”话音未落,便听啪啪两声脆响。两个小太监腮帮子肿的老高,二人急忙捂住了面颊,惊恐的望着面前这人。

  “你敢辱骂我老婆?”林晚荣双手捏的咯吱咯吱作响,脸上肌肉猛烈抽动几下,眼中射出阵阵凶光:“老子杀了你这狗东西。”他满腹怒火之下,早已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一手拧住一个小太监脖子,竟将二人死死提了起来。

  冲进来地侍卫们看的呆了一呆,敢在皇宫里这么蛮横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正待冲上去救人,却听外面一声大叫道:“住手,快住手!”

  众侍卫回转头去,却见高公公急急忙忙奔了进来,一看见林晚荣的样子,吓得哎哟一声冲上前去:“林大人,林大人,您快住手啊,气着您奴才可担当不起。”

  啪啦两声大响,林晚荣将两个小太监扔在了地上,二人气喘吁吁的喘着粗气,脸色吓得煞白,见高平都要在这位大人面前弯腰屈膝,他二人便知道自己今天坏事了。

  “高公公,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吧?”林晚荣阴阴一笑,额角的青筋却是根根暴起。

  “哎哟,林大人,您这是从哪说起啊,咱家可不敢当。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高平急忙谄媚笑道

  他是跟在天子身边的人,皇帝对林大人怎么样,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虽说林大人现在官职不高,可那是林大人不想,只要他愿意,取代诚王和徐渭李泰,成为当朝第一人,那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对这样一位大人物,他哪敢懈怠呢。[天堂之吻手打]

  “那好,”林大人点点头,脸上满是阴霾,指着那两个小太监道:“这两个王八蛋,敢出侮辱我老婆,我要求不高,割掉他们舌头就行了。你骂我可以,你要是敢骂我的青旋,你他妈就是找死,找死,找死——”他暴怒之下,声音一声大过一声,恶狠狠的往两个小太监身上踢去,下手全不留余地。听着两个小太监凄厉的惨嚎,众侍卫面面相觑不敢吱声。皇宫内院是皇帝的家,一个外官,敢在宫内殴打内官,这简直就是欺负到皇帝头上了,再看高公公唯唯诺诺不敢开口的样子,更是匪夷所思。

  林晚荣又狠狠踹了几脚,才停了下来,哼道:“我从来不借权势欺负人,但是谁要敢触了我逆鳞,老子有的是手段!高公公,你看着办吧!”

  高平一点头,尖声道:“来啊,将这两个冒犯林大人的狗东西拉下去,割了舌头,再重挫一百大板——林大人,您看这样如何?!”

  林晚荣望着画卷上青旋美丽的瞳孔,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那两个小太监吓得尖声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里是禁地,奴才只是尽忠职守——”

  高平摆了摆手,众侍卫便将两个小太监拉了下去,林晚荣沉默良久,才开口道:“高公公,你认识这画里的女子么?”

  高平往那画上瞅了一眼,仔细的打量一番,良久才摇摇头:“咱家不认识这个女子。”

  不认识?林晚荣疑惑的看了高太监一眼,以今时今日自己在皇帝面前的地位,以及和皇帝的关系,高太监绝对不敢在自己面前说谎,难道他真的不认识青旋?这怎么可能呢?青旋作的画,青旋的画像就挂在宫中,他跟在皇帝身边多年,怎么会不认识呢?

  “那这里为什么被划为禁地呢?”林晚荣转了话题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自从我十几年前伺候皇上开始,这里已经被列为禁地了,一直无人居住。”高公公恭敬说道:“除了皇上本人外,再无他人来过此处,您手里的这幅画卷我也没见过。”

  除了皇帝,便再无他人来过?那青旋亲手所作的画像,论时间不会超过半年,怎么会挂到这里来呢?他思索良久,怎么也找不出原因,看来,只有去向老皇帝要答案了,不会又是像仙儿娘亲那样的一笔孽债吧?

  想着有了青旋的踪迹,他紧紧抓住那画卷,心里无比的振奋,急急忙忙向乾清宫走去,口中问高平道:“老爷子,哦,皇上,皇上睡觉了吗?现在。”

  “皇上方才已经安歇了。奴才是听到外面的动静,怕扰乱了主子的安休,才过来看看的,哪知就看到两个小兔崽子冒犯大人您。”高平急急说道。

  安歇?安歇也不行,我今天才为他做了这么一件大好事,他也必须得给我解释清楚青旋的事情,要不然我就闹他个鸡飞狗跳。

  心里有此想法,正要说话,却听前面传来一声轻轻娇呼:“相公,你怎么还没有安歇?”秦仙儿从乾清宫缓缓走了出来,眼睛哭得红肿,脸上泪痕未干,煞是楚楚可怜。

  “奴才见过公主。”高青急忙跪下行礼。

  秦仙儿淡淡一挥手,走到林晚荣身边,扫了一眼他手中的画卷,眼中闪过一丝奇光,小鼻子里却轻轻的哼了一声:“我道你如何半夜还不安歇,却原来是心里想着那狐媚子,连这画卷也舍不得丢下。”

  林晚荣微微一笑,不去答她,反问道:“你和老爷子谈好了么?不会再闹别扭了吧?”

  秦仙儿点头嗯了一声,柔顺的抱住他肩膀,缓缓依偎在他肩头,却顺手把那画卷取了过来:“相公,你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和父皇闹别扭了。我误会他老人家这么多年,今后一定要好好孝敬他,再也不让他一个人孤单。这画我先替你收着吧,以后有机会再看。”

  林晚荣心中好笑,这个着他父皇的事,却还念念不忘青旋。他未答仙儿的话,却转向高平道:“高公公,你去转告皇上一声,就说我现在要见他。”极品家丁_第三百六十七章 不妙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高平一阵为难道:“公主也知道,皇上他已经安歇了。、 五。 \\”见过的官员多了,还数这林大人最牛,别人都是等着皇帝吃饱喝足拉完了才能召见,林大人却是要把皇帝从床上拉起来。

  “安歇了也要去。”林晚荣深深一叹:“这件事情哽在我心里,要是不问个清楚,我心里就难以安宁。高公公你放心,有什么事情我担着,皇上要责怪就责怪我。”

  给高平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打搅皇帝的清梦,可是见了林大人刚才上演的全武行,他也深知,这位也不是什么好鸟,若是一不和,说不定也要挨上一顿霸王拳。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让他为难不已。

  “相公,你这么深夜还要见父皇,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么?”秦仙儿柔声道。

  “是很重要的事情。”林晚荣郑重点点头,在仙儿这小醋坛子面前,他可不能说明是什么事情,要不然,谁知道这丫头会从中捣什么乱。

  秦仙儿点了点头,望向高平道:“你去看看父皇睡熟没有,就说我待会儿陪相公过去。”

  见霓裳公主发了话,高平无可奈何的领命而去,秦仙儿看了林晚荣一眼,小嘴一撇:“相公,你是不是要问那狐媚子的事情?”

  “这个,可以不回答么?”林晚荣嘿嘿一笑,要说仙儿这小妮子,真不是一般的精明,什么都瞒不过她。

  “你要问便问,我还能拦住你不成。早就知道你对那狐媚子旧情难舍了。”秦仙儿嘟着小嘴道。

  旧情难舍?我什么时候舍过。这丫头可真会用词!林晚荣哈哈一笑,搂住她小腰道:“你放心吧,我会一根扁担挑水,两边打的平平的。唉,要照顾你们,我也不容易啊。,

  仙儿甜甜一笑,将搂住他臂膀地小手紧了紧,幽幽叹道:“相公,其实依着我的意思,我只想与你好好过一辈子,再好好孝敬一下父皇,对做什么公主,并不感兴趣。”

  “那你怎么改变了主意?”林晚荣奇怪问道。

  > “师傅说的对。相公你是旷古绝今的人才。要是埋没在民间就太可惜了。我有这样一层身份,父皇又那么宠爱我,只要相公你想做。这天下就没有什么你做不成地事情,何况父皇又是那么的中意你。”秦仙儿眼中闪烁着五彩的光芒,坚定的望着他,脸上满是依恋与信赖。

  不会是那老爷子又对仙儿说了什么吧?唉,觊觎之心不死。做人不能太出色啊!林晚荣将画卷收起来,搂住仙儿骚骚一笑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咱们一起努力。生他十几个娃娃,让老爷子每天抱一个,嘿嘿!”

  秦仙儿脸色嫣红,躲在他怀里不敢出来,轻轻娇哼:“胡说八道,我娘亲一辈子才生了我一个,我与相公生两个好了。”

  两人正摸摸抓抓,却见高平急急匆匆走了出来,望着林晚荣道:“林大人。皇上说他睡下了。”

  这话有水平啊,是忽悠我还是忽悠你那?林晚荣嘿嘿一笑:“这是皇上的原话?!”

  高平点头道:“是原话。他老人家让我传口谕,说他睡下了,若林大人有什么事,明日再自行求见。”

  刚给他办了事,眨眼就不认人了,这老爷子的脸还翻的真快啊,林晚荣正要拉住了仙儿往里闯,那高平又开口道:“皇上还说,擅闯禁宫之事就不追究了,你若有心,就谨记这三个字——折宝丁!”[天堂之吻手打]

  折宝丁?!!什么意思?林晚荣狐疑的望了高平一眼:“皇上还说了什么没有?高公公,话可要一次说完那!”

  高平苦笑一声,躬身作揖:“大人,皇上的口谕就是这些,我一个字也不敢落下,完完全全地传达给您了。这其中的意思,奴才是什么都不懂的。”

  见了高平的脸色,林晚荣知道,老皇帝今夜是不会见自己了,既然他连我擅闯禁地的事情都知道了,那他的口谕自然也是有感而发。只是冷不丁的了出“折宝丁”三个字,这到底怎么解释?莫非跟青旋有关?说的这么含糊,老爷子原来也是个谜语高手啊。

  他苦思冥想,却始终参不透这三个字的意思,想来就算硬闯进去见皇帝,以那老头子的性格,该打的哑谜他一样不会说透。今夜见了青旋的讯息,本是兴奋万分,只是想到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哑谜,自己与青旋就算身在咫尺,也无法相逢,心里说不出的郁闷,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一夜便在焦虑和冥想中度过了,就连今日在后山遇到东瀛人的事情,也忘了对皇帝说。

  第二日一早便去觐见,却被高平愁眉苦脸的拦住了,他四处张望了一眼,才小心翼翼的道:“林大人,您也不是外人,老奴就实话实说了,眼下御医们都在里面候着呢,皇上正在大发雷霆,已经拖出去斩了三个了。”

  斩了三个?难道是因为昨日遇刺受的伤?可是仙儿今早就回相国寺去了,她为娘亲结庐的愿望尚未完成,走的时候没听她说起老爷子的病情恶化了啊!想起昨日与徐渭、李泰他们商量的事情,心里有些明悟,这是欲擒故纵法,老爷子也是深谙其中之道啊!

  林晚荣想起昨天吩咐宁雨昔办的事情,也不知道她把话传到没有,心里有些记挂,但想着老皇帝可能知道青旋的行踪,却故意弄些玄虚,实在不够意思,便也懒得去管东瀛人的事情,让他们再刺杀一回好了。

  出了宫来,就见徐渭鬼头鬼脑的守在门外,模样甚是诡异。林晚荣蹑手蹑脚走过去,轻轻拍拍他肩膀,徐渭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见是他,顿时长长出了一口气:“林小兄,你总算出来了。”

  什么叫我总算出来了?林大人我又不是进号子,他嘻嘻一笑道:“这话怎么说?徐先生,昨儿个早晨不是还见着的么?”

  徐渭将他拉到一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又四周警惕的看了几眼,才点点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昨日皇上召见你,直到今日早晨都没有听到你的消息,萧家小姐和夫人都担心你,托我问了好几遍,巧巧小姐更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倒是疏忽了,昨天一心想着帮助仙儿父女团聚,后来又遇到魏大叔,见到青旋留下的画卷,又是惊喜,又是失落的,倒没时间想起大小姐和巧巧她们,林晚荣心里有愧,急忙问道:“徐先生,她们都没事吧?!”

  “没事!”徐渭摇摇头,意味深长的道:“你不知道,现在萧家有宫中侍卫暗中保护,出不了事的。倒是你,昨日去见皇上,颇叫老朽担心了一番啊。”

  林晚荣也是精明人,对徐渭话里的意思自然听得明白,昨日皇上遇刺乃是天大的事情,偏偏在最紧要的关头,皇上召林晚荣觐见,非是大吉便是大凶。别人见皇帝,都是盏茶功夫就出来了,偏偏他一天一夜没有影踪,徐渭这样的老滑头,自然能从中嗅出些不同寻常的味道来。

  林晚荣感激的抱抱拳,脸上神情极其复杂,说起昨日的经历,现在都还感觉心惊肉跳,一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老徐能够如此关心,倒还颇有些义气,叫他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还有一件事情,”徐渭眉头一皱,满面忧容,望他一眼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

  林晚荣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急忙道:“哎呀,我的徐老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谦虚什么,有话就直说啊。”

  徐渭苦涩一笑,摇头道:“不是我不说,是怕说了你沉不住气。你知道李泰大军,再过二十余日就要出发了吧?”

  “这个不仅是我,全大华的人都知道了。”林晚荣不耐的摆摆手:“徐老哥,说重点,说重点!”

  “李泰的数十万精兵,之所以拖到现在,是因为大战所需的饷银还未凑齐,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批银饷粮草,数目有三十五万之巨,乃是来自江南。”徐渭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

  “江南怎么了?银子凑齐了就是。”林晚荣笑笑说道,他又想起了洛敏在金陵对青楼征税之事,男人的裤腰带松一松,就什么都有了。

  “三十五万两银子,是剔除缴给国库的银子之外凑起来的,要押运进京,可是途中——”徐渭摇头一叹。

  “出事了?”林晚荣一惊。

  徐渭黯然点头:“三十五万两白银,五千精兵护送,却在山东境内发生哗变,一夜之间,三十五万两白银,连带五千人马,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