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 第三百二十三章外交-至-第三百二十五章霓裳

小说:极品家丁 作者:禹岩 更新时间:2019-12-05 10:0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极品家丁_第三百二十三章 外交礼仪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皇帝来了?”林晚荣心里一惊,这老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里头大有玄机啊。 . 5. \\

  “参见皇上!”大殿中众人纷纷磕倒在地。高丽使节起身长身一揖,没有下跪迎接。胡人使节阿史勒则是鼻孔朝天,哼了一声。继宫武树还躺在地上,更说不上相迎了。

  进来的这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面孔红润中隐藏着丝丝不易为人察觉的苍白,嘴角带着微微笑意,眼中却是闪过锐利的光芒。一袭团簇龙袍,脚步缓慢而又威严,虎目扫处,无人敢与他对视。那凌厉的气势,不用说话,便将众人压了下去。

  虽是隔着好几个月了,林晚荣仍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进来的大华皇帝,便是当初在杭州灵隐寺外相赠金牌的那华服老者。果然是他,难怪阅兵之时故意不召见我呢,却原来是老熟人。林晚荣心里一喜,这老熟人做了自己老丈人,我和青旋的事情,他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都起来吧!”皇帝往龙椅上一坐,双手虚抬,威严喝道。

  “谢皇上!”众人皆都起身位列两旁。皇帝虎目一扫殿中三把大椅,微笑道:“哦,这几位便是诸国来的使节么?”

  阿史勒傲然一哼,算是回答。皇帝眼中冷芒一闪,旋即恢复了正常,指着阿史勒道:“这位长相与我华族大相秉异的,是哪一国的使臣?”

  苏慕白甚是机灵,一看情形不对,便急急上前道:“启禀皇上,这位便是来自突厥汗国的使节,阿史勒大人。”

  突厥汗国?林晚荣心里一惊,这丫的不是先归顺大唐帝国,后来又被回纥灭了么,怎么到现在还存在?

  徐渭站在他身边,看见他神色,便知这人是个“史盲”,忍不住解释道:“林小兄对这突厥汗国怕是不熟吧?这突厥原是铁勒的一支。传说其祖先与狼结合后,生下十男,十男长大后,各娶妻生子,各自为一姓,后来突厥人成为柔然的种族奴隶,被迫迁居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南麓,后来突厥灭柔然,东走契丹及奚,北并契骨,势力日渐强盛。辖境辽阔,东自辽水,西至里海,南达阿姆河,北抵贝加尔湖。汗庭设在于都斤山(今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之北山)。”

  “什么母河?什么儿湖?什么金山?”林晚荣听徐渭的解释,头都大了。

  徐渭道:“这些地名都是前朝的游历和尚笔记所出,老夫也说不清个所以然,大概就在漠北一带。这些胡人是由奴隶演变而来,体态雄伟,凶悍无比,与我大华交战多年,胜多负少,占了我北方大片土地,至今尚未收回。”

  林晚荣当然知道突厥是干什么的了,他们的势力遍布中亚、新疆、甚至土耳其,在隋朝的时候就已经分裂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了。历史上记载,突厥曾多次归附于唐朝,又多次作乱。被大唐征伐,直到后来被回纥所灭。

  当然,这些都是他前世的历史了,但在这个世界里,突厥却是顽强的生存了下来,直到今天还在对大华构成着威胁。

  “突厥毗伽可汗,特嘱本使,向大华皇帝问好。”阿史勒点头道,语气生硬,全无一丝尊敬,轻蔑之色,一览无余。

  皇帝脸色不变,略点了点头,算作回答,继而转向那边空着的椅子,眉头皱了皱道:“东瀛继宫武树王子何在?”

  苏慕白还未说话,那边继宫武树才略微醒转,神智尚不清醒,他的两个护卫大声道:“我王子被你大华臣子重伤,我回去定要向天皇陛下禀报,发兵征讨你大华——”

  “大胆!”殿中徐渭开口,怒声斥道:“此乃我大华朝堂之上,哪容你化外之民撒野?”他双拳一抱,躬声道:“皇上,老臣请求将这二人重责,以儆效尤。”

  “不可!”苏慕白急急出列道:“禀皇上,禀徐大人,今日乃是东瀛王子以礼拜见我大华皇帝,并无错处,我大华乃是天朝上国,礼仪之邦,如何能对使节上刑?武树王子重伤,乃是林三擅自动手所致,在文华殿这等神圣庄严之地,殴打他国来使,此事非同小可,不仅伤我大华声誉,更是有损国体,还望皇上明察。”

  皇帝神光如电,虎目一扫,望了那两个护卫一眼,那二人如何能抵得住他目光,双腿一哆嗦,竟是跪倒在地。

  徐渭见苏慕白把矛头对准了林三,便道:“禀皇上,此中另有隐情,是继宫武树王子辱骂我大华在先,林三愤而不平才动手的。”

  “林三何在?”皇帝哼了一声道。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林晚荣笑着迎出来,一抱拳道:“皇上你好吗?好些日子不见了。”徐渭吓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小子不要脑袋了,竟敢如此对皇上说话。

  皇帝听得微微一笑道:“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你来说说,为何要与武树王子冲突?”

  林晚荣一惊道:“冲突?此从何谈起?是武树王子说我大华臣民皆是病夫懦夫,我为了验证他所为虚,才让他亲自体验一把,何来冲突之说?苏大人,请问我说的对吗?”

  苏慕白沉吟道:“就算武树王子有语不敬在先,你也不应该拳脚相加啊?毕竟是一国使节,你这样擅用武力,伤人事小,却折损了我大华的名声,酿成了外交纷争。将来他国来使,还有何人敢与我大华相交?”

  “非也,非也。”林晚荣摇头道:“怎么会是外交纷争?苏大人,饭可以随便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

  苏慕白道:“我哪里乱说了?请皇上明鉴!”[天堂之吻手打]

  林晚荣一笑道:“方才苏大人说,武树是一国使节,这事乃是外交纷争,对也不对?”

  “正是如此!”苏慕白沉声道。

  林晚荣大笑三声道:“错了,错远了。请问苏状元。这东瀛,是否是我大华的臣属国?”

  苏慕白沉吟一阵,徐渭接道:“确有此事。昔年太祖建国之时,东瀛曾有来使,呈上国书,附属我大华,此奏表仍保存完整,以备查阅。林三所非虚。”

  皇帝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小子每次都能给人以意外啊。

  林晚荣朝徐渭竖起大拇指道:“徐大人果然博闻强记,小弟佩服佩服。这样说来,就没有疑问了。既然东瀛附属大华,那东瀛便是我大华的臣民了,我林三虽然平庸,却也是大华一介小民,请问苏大人,两个臣民打架,怎么与外交纷争扯上了?难道你要将东瀛独立出去?这如何能行?就算你愿意,东瀛也不能答应啊,人家可是上了奏折的。”

  他这解释极为牵强,苏慕白却是个聪明人,林三这话暗含机关,自己说他对也不是,说他不对,那就更不是了。

  “唉,要说我做错了的地方呢,也不是没有。”林晚荣哀声一叹道:“就是在这文华殿打架,实在有伤国体,小民有罪。不过这个东瀛的小鸡公,却是先侮辱我大华千千万万子民在先,我一时冲动,才去打了他。说起来,他的罪过更不小,我与他都有罪。皇上,小民请辞!”

  &nb

  sp; 皇帝忍住笑,惊奇道:“你请辞,你请什么辞?”

  林晚荣大声道:“小民在金殿之上,与另一臣民打架,双方皆有错过。小民自感惭愧,请求皇上撤去双方所有的官职。哦,那相国寺的圆子,我就不要了,打仗的功劳我也不领了。不过那东瀛天皇也有过错,也请皇上将他撤了吧。”

  此一出,满座哗然,那东瀛虽是附属,却只是一个形式而已,谁曾把它真的当作过大华属国?林三真敢想啊!

  皇帝哼了一声道:“你二人果然都有罪,如何处置,待朕再想一想。”

  “皇上圣明!”林晚荣嘻嘻一笑。

  徐渭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林三的一张嘴,真可敌十万之兵啊。

  苏慕白急忙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草率。这邦交无小事,若是处置了继宫武树,失了礼仪,以后还有何国敢来与我大华交往?”

  皇上沉吟一阵,往林晚荣道:“林三,你作何看法?”

  狗屁礼仪,美国人和谁讲过礼仪么?还不是百鸟来朝!自欺欺人罢了!林晚荣摇头道:“我不同意苏大人的看法。何谓外交,在他眼里,礼仪便是外交么?错的太远。弱国无外交,外交是要靠实力说话的。继宫武树为何敢在我大华的土地上如此嚣张,便是他认为我大华国力积弱,可以任他欺负。若是他这样侮辱了我大华国人,我们还要忍气吞声,试问,这还是礼仪么?试想一下,若真有一天东瀛的国力超过了大华,那会是怎样一种景象?他会不会也像我们这样,继续讲究外交礼仪?”

  这一席话,让众人沉思良久,我大华素以礼仪之邦自居,国不分大小,都是以礼待之,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呢?

  ***************

  写了东瀛那一章,我本来情绪挺高的,可是看了书评区里某些人的发,谩骂,侮辱,我就像从一团火,变成了一块冰。昨天一天都没有码一个字,甚至连通知都不想出一个,因为心情差的无以表。其实我就一直待在书评区,看着谩骂,侮辱,甚至上升到对我和我家人的人身攻击,我实在无语,我什么都不想说。

  好吧,我承认,我是愤青,我不厚道,家丁是一本没有历史常识、没有常识、没有生话常识、没有外交常识的“四无”滥书。我老禹活了三十多岁,写了一本书,却连累的老婆孩子一起被骂,我的心拔凉拔凉的。

  我学历不高,小本,毕业瞎混两年后,98年拿着工作签证去美国,在一家it企业里做了三年。三年后,我辗转荷兰、比利时等地,直到最后回国。99年,驻南大使馆被炸,我和美籍同事提起了一句,他很直白的说,shit,你们中国人怎么不躲开?如果是看电影,大家看到的,肯定是美国佬很满洒的耸耸肩说,哦,我很遗憾,这是一次误会。什是外交,什么是阅历,我一点也搞不明白。

  我现在是在西南某部的营地里,带领着二十多个兄弟,做一个国防项目,这属于紧急加班,没有国庆假日,没有烟花,甚至没有一个女人。除了我项目组的二十多个兄弟,剩下的,就是漫山遍野的大兵。昨天,有个老兵的对象来探亲,他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警卫连的排长,晚上喝酒的时候,大家起哄让他们亲一个。他很不屑的说,亲啥,一年前才亲过的,大家哄堂大笑。

  喝完酒我就看着书评区,闹成一团,很热闹,我决定保持沉默。然后我睡觉,今早醒来的时候,决定继续做一个四无新人,继续无常识的混下去,继续无阅历的混下去。三哥的旅程也一如既往。如果你喜欢三哥,那就请支持一下老禹。如果觉得不爽,就请悄悄的离开。

  除了这一章,今天还有三章,把昨天的补起来。具体时间现在还不能确定,但肯定在今晚十二点之前。

  有月票的投月票,有推荐的投推荐,没票的——第五肢你总有吧,雄起一下!极品家丁_第三百二十四章 借据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皇帝眼中虎芒一闪,望了苏慕白一眼,又看了看林三,嘴角浅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 r >

  苏慕白读圣贤之书,对林晚荣奇特的理论大是不屑,我泱泱华夏礼仪之邦,怎能学化外之民那样唯利是图。他正待再辩,皇帝却挥挥手道:“你们也勿要再争论了,此事便到此为止吧。徐爱卿,着你拟一道谕旨,传于东瀛王,谕他严加管理臣民皇子,若再敢辱我大华臣民,朕必究他之责。”

  “微臣遵旨。”徐渭急忙抱拳道。

  “林三,你在这金殿之上,目无法纪,殴打他人,罪行恶劣。姑念你是第一次上朝,规矩不熟,朕便宽恕你一次,便剥去你的封赏,那相国寺后花圆归还朝廷,你在山东的功劳也一笔勾销,你可心服?”皇帝正色道。

  “服气,服气。”林晚荣嘿嘿笑道,这老皇帝虽然治国一般,但也不是糊涂人,怎么会沉溺于丹药之事,把个大华治理的乱七八糟呢?

  皇帝这一番判罚,看似公平,实则是继宫武树白挨了打,林三什么损失也没有,这一次,他是明显的偏袒林三了。苏慕白脸上神情闪烁,见皇上眼光落在林三身上越来越多,心里越发的沉闷起来。

  将继宫武树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皇帝的心情明显不错,望着那高丽使节道:“你便是高丽王的长子李承载么?”

  高丽王子点点头,行礼道:“在下正是李承载。承载此次奉父王之命,前来拜谒大华皇帝,并亲呈十颗千年高丽参。祝大华皇帝青春永在,万寿无疆。”

  这高丽王子李承载表面虽是谦恭,话里却是字字珠玑。高丽历来都是大华臣属国,臣子拜见皇帝。便应下跪行礼,但李承载不行礼不说,又将叩见说成拜谒,将双方摆在平等的位置上,朝奉更是少的可怜,这其中的心思不自明。

  林晚荣在一边听得清楚,什么千年高丽人参,你高丽有一千年历史吗?比老子还会忽悠。高丽不甘居于人下的这种心理本来可以理解,只是他们在有难的时候,便求庇护于大华,在大华困难的时候,却喜欢在背后捅软刀子,过河拆桥的事情干了不是一回两回了。叫林晚荣对他们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皇帝扫了李承载一眼,淡淡道:“高丽王有心了。朕身体康健,无病无疾,正待他亲自前来朝拜呢。你回去禀告你父王,等他亲自来大华谒见天子。朕便赏他东珠百颗,绸缎千匹,保他个一世安宁。”

  这话中的深意,场中任何一个人都听得明白,高丽与大华地域极近,又无天险可守,历朝历代讨伐高丽,鲜有失败的,高丽人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在三国使节中,他的心态也是最难以琢磨的。

  李承载鞠躬道:“承载必将陛下的旨意传达于父王。此来大华,除了拜谒大华皇帝之外。承载尚有两事相求,还望陛下应允。”

  林晚荣心里一动,听徐渭说,这东瀛和高丽的王子以及胡人的可汗,都要向公主求亲,眼下那东瀛的继宫武树肯定已被淘汰,这高丽的李承载莫非要趁着这个大好机会抢先下手?

  心里正思考着,皇帝却已开金口道:“哦,是哪两件事,说来听听。”

  李承载恭声应了声是,对着身后立着地那身穿粉红宫衣的俏丽女

  子道:“徐宫女,这第一件事情,便由你来亲自对陛下呈上吧。”

  “是!”徐宫女双手垂下,恭声应是,大华语很是流利。她走到阶前,轻声道:“大华皇帝陛下,我想向您求些宫中的医书、农书、冶炼技巧等杂科书目。我高丽地处偏远,民众凄苦,想向皇帝陛下借这些书目回去仔细研究一番,还望陛下成全。”

  原来是这么回事,众人心里一轻,连徐渭都摇头,这简直就是芝麻绿豆的一件小事,哪里值得亲自向皇上开口问询?

  别人都不明白这事里有什么玄机,唯有林晚荣望着那俏丽的宫女,眉头轻皱。这事大意不得啊,这么多好东西给了高丽,一个不慎,就会给后世子孙带来莫大的麻烦。

  皇帝微笑道:“哦,你要这些做什么?”[天堂之吻手打]

  徐宫女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道:“禀告陛下,民女对大华医术农业等方面的成就深感敬佩,想借这些书本来研习一番,为我高丽子民祛除灾病,并助他们丰衣足食,为我高丽繁盛,做一些贡献。”

  此女朴素淡雅、清新可人、谈吐大方、相貌甚佳,让众人顿生好感,皇帝对她观感也不错,微笑道:“我大华百科博大精深,你需要那些书本呢?”

  徐宫女早有准备,扳起手指一个个数道:“《四书五经》,《风寒赋》,《伤寒论》、《针灸集录》、《鬼谷子医术》、《水经注》、《天工开物》……”

  她信口道来,不见丝毫勉强之色,竟对大华文明了若指掌。一个个数下来,竟有百十种之多。刚开始还是通俗易懂的科目,到了后来,却是大量的林晚荣没有听过的奇书,不过看徐渭脸上惊愕的神色,便知这个徐宫女说出来的书名,定然极为偏僻生遐。

  待到徐宫女说完,徐渭问道:“这位姑娘,这些书名你都是从哪里得知的?据我所知,你要的这些,有很多是宫里的孤本,医术、农术、建筑、冶炼诸方面都有,且都是我大华数千年积累的精华,看姑娘娓娓道来,便知你定然有所涉猎。”

  徐宫女恭谨道:“这些都是我在杂书上看到的,前辈们推崇备至,民女就把他们一一记下来了,想着什么时候能到大华瞻仰一番,直到今日才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

  徐渭叹道:“姑娘如此刻苦钻研,实在让人敬佩。不瞒姑娘说,我大华有千千万读书人,可要他们像你这样,将百般学科信口道来,却是寥寥无几,遑论研究透彻了。”

  徐宫女脸上一阵羞赧,却更显可爱,皇帝龙颜大悦道:“我大华百科能够传于高丽,那是天大的好事一件。医书、农书、冶炼之书,都是利于国计民生的大计,又能促进高丽与我大华地交流,难得徐宫女这般刻苦之人,朕准——”

  “皇上!”久未说话的林晚荣突然出声大叫道。

  殿中众人正沉浸在对这徐宫女的惊叹之中,林晚荣这一出声,却似平地里响起的一阵春雷,让众人耳膜一震。

  皇帝眉头一皱,轻道:“林三,你有何事启奏?”

  启奏,启奏个屁啊,我都要被你气死了。我华夏民族数千年流传下来的瑰宝,你就见人家一个小姑娘生的好看,就这样大大方方的给了人家,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客”会给后世子孙带来多大麻烦?

  众人眼神不善的望着林晚荣,你殴打继宫武树,我们是支持你的,可是将我大华文化流传到高丽,这样有利于两国交流的好事,又是这样一个天真可爱、善于钻研的姑娘亲自恳求,不给她给谁?就连学问天下第一的徐渭老头,也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林晚荣,搞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林晚荣此刻是孤立的,但有些事情他若不做,那就没人能做了。见众人目光如炬,他硬着头皮道:“皇上,这位姑娘既博学又可爱,实在让人敬佩,不过——”

  “不过什么?”徐宫女好奇看了他一眼,轻启玉唇,睁着美丽的大眼睛道。

  林晚荣一叹道:“不过你一下子要走了这么多东西,且都是我大华文化的精锐,实在过于匪夷所思。即便你准备的再充分,也不可能在短短的生命之内,将这些都研习透彻。”

  徐宫女点头微笑道:“我一个人当然研习不完,但我们还有后代子孙,他们一定会继续我们的使命的。这位大人,你有什么担心的吗?”

  我担心的就是你们后世子孙,林晚荣抱拳道:“皇上,我有一个请求。我大华的文明精华给了他们,福泽于大众,这个自然可以。但是,希望这位姑娘和李承载王子能够立下字据,上面清楚写明,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我大华借走何书,有何用途,以后,因此而衍生下来的学科,必须说明其出处,例如韩医是发源于华医,并非高丽独创。同时请这位姑娘和王子一并注明,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等节日、二十四节气,都是起源于大华,他国都是照搬照用,不可用作申请文化遗产,并请将大华与高丽版图按照比例画上,请二位签名画押——大家不要看着我,我暂时想起来的,就这么多了。”

  语音一落,上自皇帝、下至护卫皆都轻笑了起来,连徐渭也摇头不止,林三这一番话,甚是可笑,简直就是杞人忧天,我把文化传于高丽,难道还被他抢了不成。

  **************

  今日第二章,不要走开,十分钟后还有一章!极品家丁_第三百二十五章 霓裳公主_全本全文免费阅读 上上下下笑成一团,林晚荣心里却是凉飕飕的,世人皆醉我独醒,这滋味还真他妈难受。\\。 5、 \他嘴唇一咧,露出个比哭还要难看的苦笑。

  那宫女眼神诧异,看了林晚荣一眼,对他微微一笑。

  “徐先生,这件事就算是我求你了。你帮忙向皇帝说说情。”林晚荣拉住徐渭,叹道:“我不是反对将文明传播四方,我只希望,他们在享用文明的成果的同时,不要忘记谁是他们的挖井人。这个字条一定要签下,否则,我们会被后世子孙戳脊梁骨的。”

  林三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以他的性子,能够低下头来求人,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徐渭虽不知道原委,但看了他的神情,直觉告诉他,林三是对的。他点头道:“林小兄,你放心,我支持你。就是签一个字据而已,用不了多麻烦。”

  徐渭抱拳道:“禀陛下,林三之担心,也不无道理。这好比借东西要立下字据,此次高丽要取走的,乃是我大华文明的精华,是先人的心血结晶,要他们立证出于我处,并无过分。”

  光林三一人说话,那是笑柄,但徐渭支持了他,效果就绝然不同了,皇帝思考一阵,道:“李王子,你们借这些,朕便准了你,但你必须按照方才林三所说签下字据,你可愿意?”

  李承载问了徐宫女几句,见她没有异议,便点头应承了下来。这一份独特的借文明协议,便就此诞生了。

  林晚荣长长嘘了口气。我能做的事情就这么多了,若后世还有人叫着端午节是他们首创的,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

  徐宫女悄悄行过来道:“这位大人,您是在担心什么呢?能告诉我么?”

   

  ;近距离看这徐宫女。只见她唇红齿白,皮肤便如洗了鸡蛋清般通彻晶莹,双目炯炯有神望着他,气质淡雅恬静,让人无法生气。

  这个时候,高丽应该还没有流行人造美女吧,这个应该是纯天然的,徐宫女皮肤真好。林晚荣嘻嘻一笑道:“我是担心你拿了这么多宝书,路上被人劫走了,去当了压寨夫人。那可就太糟糕了。”

  徐宫女脸孔略红,似是敷设了一层薄粉,轻声道:“大人笑话了。民女总觉得。文化是不分国界的,他是我们人类所共有的,若因自己私心,而阻止了文明的传播,那就太不应当了。”

  “你说的很对。我没有阻止他传播,只是让文明传播的途径显得更清晰而已。难道徐宫女你认为,我让你们写下字据,有什么不当之处吗?”

  “啊,没有,没有,谢谢您的照顾。”徐宫女急忙摇头道,脸上阵阵羞赧。

  “——今,你过来一下。”李承载旁边那年纪偏大的女子轻声道。她喊得太快,林晚荣又不太在意,一下也没听清徐宫女的名字,只听到一个“今”字。

  “韩尚宫娘娘叫我了,大人,失陪了。”徐宫女急忙向林晚荣行礼道。

  二人说话间,那边李承载已经向皇帝提了第二个请求:“陛下,欣闻您膝下最小的一位公主,生的国色天香、贤淑良德,我虽未见过她面,却一直梦寐以求。承载斗胆,恳请陛下将公主下嫁我高丽,两国永结秦晋之好,永世为邻。我高丽愿以丽参千颗,锦缎万匹,作为亲聘之礼,迎接公主的到来。”

  林晚荣气得鼻子都歪了,你那几颗萝卜人参就想换我老婆,做梦去吧你。

  被晾在一边许久的胡人使臣阿史勒叫道:“大华皇帝,我突厥可汗愿以骏马千匹、停战一年,来娶你驾下小公主为妃。”

  皇帝哼了一声道:“我大华地公主,个个都是仙露明珠,要娶公主,哪有那么容易。你纵有战马千匹又如何,朕身为大华天子,别说千匹战马,就算是万匹,十万匹,又有何难?若说开战、停战,我大华又何曾怕过谁来?”

  阿史勒身为突厥使臣,也不是无能之辈,见皇帝怒火中烧,有着继宫武树的例子在前,若他一怒之下,斩了自己,那这冤枉可就大了。他收敛了一下嚣张,问道:“那么请问陛下,不知贵国要将公主下嫁,有何条件?”

  “条件么?乃是由公主所定。”皇上道:“此次收到你们诸国的求亲,朕便将此事转告了公主。”

  阿史勒和李承载同时精神一震道:“公主如何说法?”

  皇帝看了二人一眼,又似是有意无意地扫了林晚荣一眼,微笑道:“除去东瀛继宫武树因辱骂大华失去机会外,其他人等机会均等。若有谁能过了朕的小公主的考察,朕便将小公主下嫁。”[天堂之吻手打]

  李承载前来大华,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娶回大华公主,闻急切道:“如何考察?请皇帝陛下明示。”

  皇帝朝身边太监一点头,那高公公便尖声唱道:“明日辰时,我大华霓裳公主于北门之外,公开选婿,凡通过公主考核,则招为驸马。”

  阿史勒和李承载顿时面现喜色,能公开选婿,则证明自己还有机会。他二人手下智囊多多,通过考核,把握极大。

  听到霓裳公主四个字,徐渭眉头一皱,似乎甚是不解。林晚荣却顾不得那么多了,霓裳公主,那应该就是青旋了,他心里焦急,青旋这是在搞什么玩意儿,放着正宗老公在这里不要,却还要搞什么公开选婿,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林三,林三——”见林晚荣愁眉苦脸,徐渭急忙拉了林晚荣一把,轻声道:“林小兄,林小兄,皇上叫你呢!”

  林晚荣抬头一看,只见皇帝面带微笑,正对自己点头:“林三,朕方才所,你可听清了?”阿史勒和李承载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徐宫女对他露出一丝笑意,唯有苏慕白脸色阴晴不定,煞是难看。

  “哦,皇上,你是在叫我吗?我站的太远,听不清楚。”林晚荣道。

  皇帝哈哈笑道:“你,很好,这种话也能说出来,不过却很是诚实,以后一定要保持。朕让你陪同两位使臣到我京中游历一番,你可记下了?”

  咦,陪同使节不是苏慕白的差事么?怎么交给我了?难怪那姓苏的看着我,就像我抢了他老婆呢。见这小子傻傻愣愣的,徐渭在他旁边急得直拉他袖子道:“林小兄,还在犹豫什么,谢恩啊,快谢恩啊!”

  林晚荣点头道:“谢皇上了,不过小民还有一事不明。今天陪同这两位使节出游,这公费是要找哪位报销?”

  众人听得无语,皇帝忍住笑道:“你旁边的,便是户部尚书徐大人了,这资费一事,便让他和礼部商量着办吧。记住了,善待两位使臣,切不可丢了我大华国体。你暂无官职,行事不便,兹有朕随身携带的金牌一枚,便交付与你。你若是再弄丢了,朕可不饶你。”

  说话间,高公公手执金盘,已将那金牌送了过来,林晚荣接过来一看,却正是宁雨昔那晚抢走的那块,绕来绕去,又绕回到了自己手里。也不知宁仙子和皇帝之间到底有什么协议,怎么宁雨昔又把金牌交还给他了呢。

  下了朝来,阿史勒和李承载各带领着一大群随从追着林晚荣,道:“林大人,林大人,今日你带我们去哪里观赏?”

  林晚荣眉头一皱,老子腰上还疼着呢,观赏个屁,若这时代有洗脚城、桑拿浴就好了,带领这俩小子蹦达一圈,保证他俩出来就成软脚蟹。

  他拉住徐渭耳边急语了一阵,徐渭笑着道:“林小兄,老朽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论起阴谋诡计,还真不是你的对手。”

  林晚荣嘻嘻抱拳道:“徐大人,您这是赞我呢,还是赞您自己?麻烦你快去跟胡大哥打个招呼,我估计这俩使臣马上就要过去了。”

  徐渭笑着急匆匆而去了,李承载和阿史勒赶到林晚荣身边,见他微笑而立,甚是高深模样。二人同时一愣,便道:“林大人,你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啊?”

  林晚荣见那徐宫女带着随从跟在李承载身后,便故作神秘一笑道:“我们要去的嘛,自然是些好地方,只是若带了女子去,甚是不方便啊,李王子,你看是不是——”

  霓裳公主招亲在即,给李承载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顺着林大人的意思想下去,天知道林大人是不是公主派来的干探,专门体察诸人习性的?他急忙摆手道:“大人,这个不行。父王对我管教甚严,绝不允许沾染***之所,只怕要让您失望了。”

  在我面前还装嫩,昨天晚上还不知道在哪里生龙活虎呢。林晚荣“无比惋惜”的道:“既如此,那咱们就不去了吧。唉,八大胡同,我可是好久没去了,我有十八个相好在那里,不骗你们,真的,十八个——”

  阿史勒听得哈哈大笑,李承载忍俊不禁,徐宫女则是羞红了脸颊。

  *****************

  今日第三章,不要走开,十分钟后还有一章!